•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19章 弱不禁风(1)

    第219章 弱不禁风(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行,你这副样子可不能放血的。 走,我带着你去和皇伯伯说,就说这个改日再进行。秦玉凝也染了风寒,她怎么就那么矜贵能不来?而你怎么就偏偏傻了吧唧地赶来。你比她矜贵多了?!币骨崛疚叛怨蠢魄吃?,当真信以为真。

        云浅月顿时有一种负罪感,这夜轻染是谁家的孩子呦,这么好骗,真让人忧伤。她躲开他的手,虚弱地道:“没事儿,我身强体壮,一碗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那也不行,你看看你的脸难看得和鬼一样?!币骨崛厩啃欣醋г魄吃?。

        云浅月再次躲开,想着这孩子能不能不说真心话,说一句违和的话也行。谁愿意将脸弄成这副鬼样子。她转头瞪了容景一眼。

        容景依然抬眼望天,似乎没看到夜轻染和云浅月这边的动静。

        “你躲什么?怎么这么大的粉味?”夜轻染此时才发觉,皱眉问道。

        “我脸色难看,就多扑了些粉?!痹魄吃孪胱庞盅搅艘桓鋈?,干干地笑了笑,问道:“此时脸色是不是好看了一些?”

        夜轻染张了张嘴,想说好看,似乎实在说不出,她看着云浅月殷切切的眼神,忽然移开视线,对她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和皇伯伯说!不让你放血?!被奥?,他不等云浅月再说话,足尖轻点,向监斩席施展轻功飞去。

        云浅月见夜轻染离开,转头瞪着容景,低叱道:“你干得好事儿!”

        容景收回视线,忍着笑意低而温柔地道:“嗯,是我干得好事儿!你没说错?!?br />
        云浅月脸一红,撇开脸不看他,只见夜轻染飞上监斩席,几乎与跑路的陆公公一同到达,她回头对容景叱道:“夜轻染比你好多了?!?br />
        容景笑意顿收,淡淡看了眼正和皇上上前说话的夜轻染,提醒道:“再好他也是喜欢叶倩,不喜欢你?!?br />
        “我知道,就你喜欢我行了吧?除了你天下没人喜欢我,不用总是对我提醒?!痹魄吃禄赝钒琢巳菥耙谎?,夜轻染喜欢叶倩就喜欢叶倩呗!他至于天天在她耳边念叨时刻对她提醒吗?

        “嗯,你明白就好!除了我真没人喜欢你的?!比菥笆掌鸬男σ庥致?,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这个家伙。

        “云浅月,你还站在那里磨蹭什么?赶紧快上来!”叶倩又喊。

        云浅月向监斩席上看去,只见夜轻染和老皇帝依然在说话,她转头对容景挑眉询问,容景对她一笑,“既然来了,何不上去看看?”

        云浅月抬步向叶倩走去。

        容景缓步跟在云浅月身后。

        “叶倩喊我上去,你跟着我做什么?”云浅月回头瞥了容景一眼。

        “陪你上去!”容景道。

        云浅月嘴角勾了一下,再不说话,转回头向前走去。她能清晰地听见容景轻浅的脚步在她身后,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味道,只要她回头,就能看到他,这种感觉奇妙得难以形容。

        上了监斩台,云浅月淡淡扫了那些尸体一眼,刚要对叶倩开口,只听叶倩忽然大喊了一声,“妈呀,鬼!”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叶倩,见她惊恐地看着她,她不由好气地道:“你见过有青天白日出来溜达的这么好看的鬼吗?”

        叶倩定了定神,细看云浅月,惊恐退去,怒道:“云浅月,你扮作鬼脸做什么?吓死人了!我魂儿险些被你吓丢了?!薄澳懔獗榈氐乃朗疾慌?,还怕鬼?”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你如今看起来比这些死尸可怕多了!”叶倩唏嘘了一声,扁扁嘴又道:“你当我愿意对着这些死尸啊,我这是硬赶鸭子上架,我虽然学了我们南疆不传之密的咒术,但是我从来没用过。如今还不是为了你,我第一次要开始用了?!?br />
        云浅月见叶倩说得委委屈屈的神色,有些好笑,“南疆王不就你一个女儿吗?你不学南疆的咒术谁学?总要有人继承祖业的。你早晚都会有第一次的,这次就当实验了?!被八淙徽庋?,但她心里想着叶倩第一次施咒,不知道靠不靠谱!

        “你说得也对!”叶倩似乎鼓起了些勇气,看到容景也走了上来,她讶异地问,“景世子?我没喊你??!你来做什么?”

        “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难道叶公主不同意我上来?”容景挑眉。

        “当然同意,你上来最好,有景世子在这,我就没那么怕了?!币顿涣Φ??;奥?,她凑近云浅月,用胳膊撞了她一下,低声询问,“你们和好了?”

        “我们打架了吗?”云浅月想着这叶倩看着迷糊,但实则精明的很??!

        叶倩一噎,立即远离开云浅月,不再问,看向监斩席,见夜轻染还在和老皇帝争辩着什么,她皱眉,“这夜轻染在干嘛?”

        云浅月也看向夜轻染,想着夜轻染对她真的很好,真够朋友,她对叶倩道:“你可不准三心二意,夜轻染多好啊,要不是早知道她喜欢你,我就喜欢他了?!?br />
        叶倩一愣。

        容景眸光绽出一丝幽深。

        “你……你不会是以为……你……”叶倩愣了片刻后忽然用手指着云浅月,结巴了半响,见夜轻染已经不再和老皇帝争辩,向这处飞身而来,她大声道:“谁说……”

        “叶公主,时辰到了!”容景忽然淡淡提醒。

        叶倩猛地转头看向容景,容景淡淡地看着她,她从那淡淡的眸光中看出警告的意味,立即吞了吞口水,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艰难地移开视线,噤了声。

        “怎么了?”云浅月看向叶倩。

        “没什么!”叶倩没好气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见他神色没有半丝异样,又见叶倩突然就对她甩脸色,她摸不着头脑,皱了皱眉,想说什么,此时夜轻染已经飘身落在了高台上,只能住了口。

        “夜轻染,你上来做什么?”叶倩问道。

        “我刚和皇伯伯说了,小丫头身体不适,不能放血?;什饬?,我来告诉她让她回府休息。今日这个作法施咒就算了,改日再进行?!币骨崛镜?。

        云浅月没想到老皇帝真的同意了。不知道是信了夜轻染的话还是因为被夜轻染闹了一通他无奈只能作罢,但总归听夜轻染这话是答应了。她不急着表态,看向叶倩。

        “什么?你居然说要改日再进行?你知道为了这个我今日可是准备了一整个早上,你说改日就改日??!她怎么就身体不适了?我看她好的很!别人都不操心,你是吃饱了撑的瞎操心!”叶倩闻言劈头盖脸就对夜轻染一顿臭骂。

        夜轻染被叶倩骂得一愣。

        “她如今脸上不就粉多一些吗?你仔细看看,你不是也会些医术吗?你过来给她号号脉,她明明就好的狠?!币顿灰话牙≡魄吃峦频揭骨崛久媲?。

        云浅月被叶倩推得一个趔趄,向夜轻染倒去。

        夜轻染一惊,连忙扶住云浅月,对叶倩大怒道:“你这个女人发什么疯?她明明就被你夺了被子受了寒气,如今连站都站不稳,你对我吼什么?你看看她的脸,不扑粉也白的不像话!不是身体不适是什么?”

        夜轻染说着,忽然气怒的用袖子在云浅月的脸上蹭了蹭,他动作太快,让云浅月想躲避也躲避不及。脸上的粉被夜轻染蹭掉了大半,露出她的脸。

        叶倩看到云浅月的脸立即噤了声,但又不甘心地道:“她脸白一些算什么?你没号脉给她吗?也许她是装的呢!”

        云浅月想着你们这么闹起来,我的脸不白才怪,想红的像桃花也红不起来了。

        “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我们走!”夜轻染拉着云浅月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你给她号脉,她身体根本没什么不适?!币顿焕戳司?,拦住夜轻染,“你别整日里犯傻,你可知道她根本就喜欢……”

        “叶公主,说话要注意分寸!”容景忽然开口,声音淡淡。

        叶倩手一颤,看了容景一眼,转头又看向有些恼怒的夜轻染,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是你要拧着我给你的小丫头追查背后凶手的,如今你将我叶倩当做什么?我辛辛苦苦准备了半天,你说算了就算了?”

        夜轻染抿唇不语。

        “告诉你,不可能!”叶倩怒吼了一句,显然气得够呛。

        “怎么就不可能?难道你看着她血尽而亡?”夜轻染也恼了,伸手按在云浅月脉搏上,停顿了片刻,他将云浅月轻轻推给叶倩,大怒道:“你给她号脉了吗?你看看她的身体到底虚弱不虚弱?你看看她还能放血吗?你没给她号脉就乱说一通,你看看,她再刮一阵风就要倒了!”

        叶倩接过被推给她的云浅月,见夜轻染言之凿凿,她疑惑地将手按在她脉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