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00章 南疆美人(3)

    第200章 南疆美人(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行,我要看着这个女人!”夜轻染摇头,又狠狠挖了一眼叶倩。

        “她跑不了,我给你看着?!痹魄吃孪胱乓骨崛菊庑∧醮永炊际侨帽鹑送诽?,没想到真是一物降一物,叶倩如今让他头疼了。

        “你看着我不放心。她就是一条小狐狸,你这个笨丫头怎么能是她的对手。她给你卖了你估计还会帮她数钱呢!”夜轻染还是摇摇头,伸手扯下外袍扔在云浅月软榻上,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她有那么傻吗?云浅月抬眼望着棚顶片刻,收回视线对他建议道:“这样吧!我隔壁有一间空着的房间,早就收拾好了,你去我隔壁睡,让我的婢女给你打水,你沐浴梳洗一番?;换灰路?,你这副模样别说美女,大妈都能被你吓跑了?!?br />
        夜轻染闻言皱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疑地道:“我如今真有那么邋遢吗?”

        “如今很有!”云浅月很肯定地点点头。

        夜轻染立即站了起来,抬步向外面走去,转眼间就出了房门。云浅月听见他对彩莲吩咐道:“给本小王去德亲王府将我的衣物都收拾来,未来我就住在这里了?!?br />
        云浅月一愣。

        只听彩莲惊道:“小王爷,您要住在我家小姐这里?”

        “嗯!你没听错,赶紧快去!”夜轻染肯定地点头。

        “那可不行,您怎么能住在这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家小姐……”彩莲摇头。

        “那个弱美人能住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夜轻染挑眉,对着彩莲挥挥手,断然不容反驳地道:“别废话了,你跟弱美人说话的时候敢废话一句?别觉得本小王好说话,你再多说一句,本小王就将你卖去青楼。你家小姐拦着也不管用?!?br />
        彩莲立即噤了声。过了片刻还是大着胆子小声道:“可是景世子刚刚走了,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你说弱美人走了?”夜轻染一愣,似乎这才想起来没见到容景。

        “嗯,是走了?;厝偻醺??!辈柿⒓吹?。

        “他走了不是更好?本小王才不乐意见到他?!币骨崛静荒头吃俸筒柿?,命令道:“还不快去!”

        “小王爷,不是奴婢不去,而是奴婢就算去了德亲王府的话,您府中的人能让奴婢将您的东西收拾来吗?”彩莲苦着脸道。

        “也是!”夜轻染皱眉,想了一下道:“那你让棋老头去,他一准能拿得来。另外你找两个人给本小王弄一桶水来,我要沐浴?!被奥?,夜轻染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彩莲知道再说无用,只能看向屋内听从云浅月的指示。

        云浅月这才开口,对夜轻染问道:“你怎么要住在我这里?我不过是让你休息一下而已,可没说让你将东西都搬来住?!?br />
        “我要看着叶倩,她今日在你这里睡得香甜,明日一准不走就住你这里了?!币骨崛靖隼碛?。

        原来如此!云浅月忍不住笑道:“好,那你就住这吧!”话落,她对彩莲吩咐,“去照小王爷说的话办吧!”

        “是,小姐!”彩莲也弄明白个大概,知道小王爷是奔着那叶小公主才住下的,顿时宽了心,连忙照夜轻染说的去准备了。

        “这个臭人!”叶倩忽然嘟囔了一句。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叶倩,见她皱着眉头嘟着嘴,不由好笑,低声道:“你居然骗我,你说若是我告诉她如今你是醒着的,你猜他会如何?”

        叶倩立即睁开眼睛,对云浅月露出一丝讨好的笑,悄声道:“我就知道你好,才敢骗你?;蛔霰鹑宋一估恋萌テ?!”

        “和着被你骗了一场,我还得高兴了?”云浅月挑眉。

        叶倩漂亮的脸蛋染上一丝不好意思,低声讨好地道:“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骗你了。那小魔王着实令人头疼,我这不是不得已嘛?!?br />
        云浅月嗯哼了一声,算是接受她知错能改了。

        叶倩继续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对了,南凌睿也住在我的府里。你知道吧?”云浅月忽然开口。

        叶倩刚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什么?你说他也住在你的府里?”

        “嘘!被夜轻染听到你醒了,我可保不了你?!痹魄吃律斐鍪种阜旁谝顿淮奖?。

        叶倩立即没了声,但还是一副被天雷打了的模样,不敢置信地低声道:“他怎么会住进了云王府?不是该在行宫吗?”

        “你是不是从来了就一直玩,没关注别的?”云浅月问叶倩。

        叶倩点点头。

        “南凌睿早就住在我府里了,有好几日了,还在我刺杀前面的时候就住进来了?!痹魄吃录顿恍×骋槐湓俦?,不忍打击她,但又忍不住想打击她,“他每日都喜欢来我的院子里溜一圈的。今日还没来?!?br />
        叶倩立即一副见鬼的模样,伸手将被子往上一拉,蒙住头,“我死了,别和我说话!”

        云浅月一愣,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夜轻染、南凌睿、叶倩这三个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绝对有娱乐她的品质。

        “小丫头,你在笑什么?”夜轻染声音从隔壁传来。

        叶倩身子顿时一僵。

        “哦,我在看书,正看到好笑的地方!”云浅月对着隔壁道:“你耳朵能不能别这么尖?赶紧快沐浴睡吧!人我给你看着呢,跑不了?!?br />
        “什么书让你这么好笑?”夜轻染又问。

        “鸳鸯枕!”云浅月胡诌。

        “那样的破书有什么可笑的?”夜轻染不屑地叱了一声。

        “嗯,我不看了,是没什么好笑的?!痹魄吃鲁峡业氐愕阃?。

        夜轻染不再说话,隔壁传来哗哗水声。

        叶倩猛地推开被子坐起身,郑重地道:“不行,我得赶紧走!”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你去哪里?别告诉我你要回南疆?在你南疆没给出交待之前,我可是不准你回去的?!?br />
        “自然不回南疆,天圣京城这么好玩,我还没玩够呢!”叶倩一边下床,一边找鞋穿,而且动作利索,堪比野战军将士了。

        云浅月看着叶倩,忽然心思一动,笑问:“你是喜欢夜轻染还是喜欢南凌睿?”

        “自然喜欢夜轻染,谁喜欢那个花花太子?”叶倩立即道。

        “嗯,那你赶快离开吧!趁着夜轻染在沐浴没空抓你,我会帮你包着的?!痹魄吃滦ψ诺愕阃?。

        叶倩忽然停了手上的动作,刚穿了一半的鞋子立即脱了,她重新上了床,扯过被子盖上自己,闭上眼睛,继续准备睡去。动作一气呵成。

        “怎么不走了?”云浅月疑惑,偏头问道。

        “这里这么舒服,我才舍不得走。我管他来不来,我睡我的。以后我就住你这里了?!币顿缓吡艘簧?。

        云浅月有些无语,什么时候她这里成了香饽饽了?人人都想住进来?

        “不准和我说话了,我要睡觉!”叶倩又强调了一句。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点点头,无奈地道:“好,我不说了,你睡吧!”话落,她听到又有熟悉的脚步声向浅月阁走来,抬头看向窗外,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怜悯地看了叶倩一眼,低声道:“恐怕我不和你说话你也睡不着的。南凌睿来了!”

        云浅月话音未落,叶倩忽然一个翻身,从云浅月身上滚到了大床里面,将被子利落地一扯,转眼间就将自己从头到脚蒙了个严严实实,对云浅月低声警告道:“不准对他说我在这里,你要帮我,我就帮你找出背后凶手,你要是不帮我,我也不帮你。就算天圣皇帝老儿命令我也不管用?!?br />
        “好,我帮你。不过我只能说我尽力,万一拦不住不能怪我?!痹魄吃滦ψ诺?。

        叶倩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从头到脚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连一根头发丝都不露。就像是一个直挺挺的大蚕蛹。

        云浅月笑了笑,看向窗外,见南凌睿打着一只玉女横陈的仕女图雨伞一步步走进,她想着这人是真风流,如此张扬无所顾忌将女人的美在他手里发挥的淋漓尽致的人,天下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她并没开口吩咐人阻拦。

        彩莲等人见南凌睿来了,都竖起耳朵听屋内动静,等了半响都没得到云浅月吩咐阻拦,便也都没出去阻拦南凌睿。她们这段日子也摸到了云浅月的脾气,知道小姐要是十分讨厌的人,比如太子夜天倾,那是连个门边都傍不上的。小姐对这睿太子算是和气相待。

        “本太子听说景世子离开了,想着不知道你还想听那曲桃花笑不?便就过来了?!蹦狭桀M泼哦?,随意得如入自家房门,将伞“啪”地一声合上,对云浅月笑着眨眨眼睛。

        云浅月很想说你既然知道容景离开了,那知道叶倩来了不?但刚刚被叶倩警告一番,她自然是不敢说的。同样笑看着南凌睿,对他撇撇嘴道:“你消息倒是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