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8章 南疆美人(1)

    第198章 南疆美人(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止做云浅月,也做李芸!

        李芸二十几年根深蒂固的灵魂和云浅月的身份都不是她说舍弃就能舍弃的!既然都舍弃不了,那么就让她做一个全新的自己也未尝不可,活出李芸和云浅月两个灵魂都不曾活出的快乐来!才算不枉此生。

        这样一想,虽然没从老王爷那里得到这个身体的秘密,但埋藏在心底之处的心结打开,云浅月心情还是豁然开朗了起来,她感觉整个人刹那就轻松了很多,如今一切都不能操之过急,她首要任务是将她胳膊上的伤养好,再想其他。

        拿定主意,云浅月打着伞准备离开,这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走近,她缓缓回身,就见云暮寒打着伞向她走来,遂止住要离开的脚步,看着他走近。

        云暮寒脸色不好地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在她受伤的那只胳膊上,语气微沉,“怎么站在这里淋雨?你不知道自己需要养伤吗?”

        “哥哥,你每次见了我不是对我冷脸就是训斥我,什么时候能说句好听的话?”云浅月看着云暮寒,见他一身疲惫,看起来这两日没睡好觉,怕是为了追查凶手给累坏了,不由有些心疼,“凶手找不到就找不到了,若是能这么容易找到也就不敢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刺杀我和容景了。人又不是铁打的,你一直训我,你怎么不知道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云暮寒脚步一顿。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我定会好好养伤,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云浅月又说了一句话,转身打着伞离开。出来这么一会儿工夫她感觉的确有些凉意,还是回去躺在床上比较舒服。最好是喝一碗姜汤,她暗暗想着。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离开,站着不动,也再没开口,一双眸子忽明忽暗。直到云浅月身影走远,他依然没收回视线,久久不动。

        “世子,清婉公主闹得厉害,皇上请您再入宫一趟!”云孟匆匆赶来,对云暮寒气喘吁吁地催促,“您赶快去吧!”

        “不去!”云暮寒收回视线,丢出两个字,抬步离开。

        云孟一愣,“世子,那您去哪里?”

        “回去睡觉!”云暮寒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头也不回地道。

        “这……这怎么行……皇上那里不好交代……”云孟连忙追上云暮寒。

        云暮寒脚步不停,冷冷地道:“我说了不去就不去。我若是死了的话,皇上那里是不是就好交代了?你告诉来人,禀告皇上,就说我累病了,如今需要卧床休息。至于清婉公主,他另请高明吧!”

        云孟这才发现云暮寒一身疲惫,脸色极其难看,他想着世子这两日因为追查凶手之事日夜不停,的确累坏了,遂停住脚步,恭敬地道:“是,那世子好好休息,老奴这就去回了来人?!?br />
        云暮寒再不理会云孟,脚步走远。

        云孟转身匆匆向大门口走去。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彩莲、赵妈妈、听雪、听雨等人都打着伞等在浅月阁门口,见她回来,人人面上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她笑着看了众人一眼,道:“我不过是去爷爷那里一趟而已,都干什么做这副阵仗?”

        赵妈妈、听雪、听雨没说话,彩莲忍不住埋怨道:“小姐您还说呢!您刚刚离开时的那副模样真吓死奴婢了。奴婢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没什么大事儿!回屋吧!我想喝姜汤,放些红糖和大枣熬一锅给我端到房里?!痹魄吃乱槐叻愿?,一边向屋里走去。

        “是,奴婢这就去!”赵妈妈闻言连忙跑了下去。

        彩莲跟着云浅月身后走进屋,她偷眼看云浅月脸色,发现小姐似乎心情很好,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你有话真不适合藏着?!痹魄吃禄赝菲沉瞬柿谎?。

        “小姐,那景世子呢!您……您刚刚将景世子气走了,万一景世子不理您该怎么办?”彩莲的确是个忍不住话的主,本来不敢说出来破坏云浅月心情,但没想到小姐让她说,她立即没了顾忌。

        听雪、听雨也跟在身后,竖起耳朵倾听。她们这些日子已经将景世子当成自己人了。如今自然还是希望小姐和景世子和好的。因为景世子无论哪方面都是好得无可挑剔,若是小姐真喜欢景世子,她们心中自然欢喜。

        “不理就不理,我还不理他呢!有脾气了不起??!”云浅月哼了一声,对彩莲等三人摆摆手,“你们没事儿别在我跟前晃悠了,也别瞎捉摸这些有的没的不该你们操心的事儿了,赶紧都去准备准备,过两日我娘的忌日,我如今手受伤,绣不来东西,你们一人给我绣两幅祈愿符来,我拿去也给我娘在天之灵表表孝心?!?br />
        彩莲三人一听,这可是大事儿,立即丢开了胡思乱想,齐齐点头,“奴婢们这就去绣!”话落,三人连忙回自己的屋子忙活去了。

        云浅月打发走了三人,舒了一口气,看着有些冷清的屋子,皱了皱眉,推开被子躺回了床上,睡了一日夜哪里还有困意?遂将容景扔在床头上看了一半的书拿起看了起来。

        看了两眼不由得撇嘴,原来他喜欢三流言情!亏他一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样!

        不过虽然是三流言情,但聊以解闷也好。

        赵妈妈端来姜汤,云浅月喝了,胃里暖融融的。刚要夸奖赵妈妈手艺,听到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走来,她想着云孟这大总管当得着实辛苦,每日里从早忙到晚,这一天走路下来没有百里怕是也有八十里。

        “小姐,南疆王的小公主前来探望小姐,别人来探望老奴都挡回去了,但这人特殊,老奴特意来禀告,小姐要见吗?”云孟站在门外,躬身对云浅月禀告。

        “南疆王的小公主?你说的是那个南疆第一美人?叶倩?”云浅月一愣。

        “南疆王就这一个小公主,正是叶倩!”云孟点头。

        “她来看望我?”云浅月一时间有些醒不过味来,想着这叶倩不是昨日才被夜轻染接来京城吗?今日就来看她了,她和她有交情吗?什么意思?

        “是,她如今正等在门口,说来看望小姐?!痹泼系?。

        “请进来!”云浅月想着既然人家送上门了,不如就请来见一见。她也正对这叶倩好奇不已,尤其是她不止是南疆王的女儿,和那个背后施离魂术刺杀她和容景的人必是有深刻联系,最主要一点她还是夜轻染和南凌睿一笔糊涂账中的女主角。

        “是,老奴这就去请叶小公主进来!”云孟得了命令,转身匆匆走了下去。

        “小姐,听说南疆擅长旁门左道的虫咒之术,如今景世子离开了,您就这样见那叶小公主,万一……”赵妈妈不赞同地看着云浅月。

        “没事儿,谁害人还跑到人家门上来害?你下去吧!我会会她?!痹魄吃陆胀氲莞月杪?,笑了笑。

        赵妈妈想想也是,再不言声,拿着空碗走了下去。

        不多时云孟引着一人来到了浅月阁。云浅月听到脚步声向外看去。只见跟在云孟身后打着伞走来一个十分窈窕纤细的女子,女子身穿一身火红衣裙,裁剪十分特别,颜色鲜艳,长裙拖地,那红裙的布料看起来十分轻软光滑,并不沾水,也不会因为拖地而染上脏污泥渍,看不见她的容貌,但她缓步走来,自有一分风韵姿态。

        云浅月心里先暗暗赞了一声,不见容貌就让她心生赞叹的除了容景也就是她了。她复又想着夜轻染和南凌睿是何等人物?看上的女子眼光自然是不错的。

        “小姐,叶小公主来了!”云孟来到门口,停住脚步。

        “叶公主请进!”云浅月客气地开口,十分有待客的样子。

        叶倩将伞一收,递给云孟,云孟立即接过,帮她挑开帘子,她抬步走进了屋。

        云浅月这才看到了叶倩的容貌,眸光闪过一抹赞叹,心里想着果然不愧南疆第一美人的称号,她认为秦玉凝已经很美,她这个身子的容貌也是美极,以为再难挑出一个美人,不想叶倩的容貌见了依然让她惊艳不已。

        眉似弯月,面如白玉,肤如凝脂,朱唇不点而红。五官如巧夺天工,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尤其是一双美眸生得极好,如被三月春雨洗过一般,剔透明净。一身火红艳丽长裙不但不压了她的颜色,相反令她整个人都明艳起来。

        云浅月觉得怕是这世间再没有人能将红色穿得如此淋漓尽致了,就如这天下除了容景无人敢去穿那月牙白的锦袍一般。她看着叶倩,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赞叹。

        云浅月打量叶倩的同时,叶倩不急着进屋,也站在门口打量云浅月。她眸中虽然隐隐也含着赞叹,但较之云浅月纯粹的赞叹之色更多了某些复杂的情绪。

        二人互相打量许久,还是云浅月先出声,“叶公主令我好奇已久,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多谢叶公主前来看我。如今我卧病在床养伤,不便出迎,怠慢之处还请见谅?!?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