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89章 一起看戏(2)

    第189章 一起看戏(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也许!”半响后,容景收回视线,声音淡得不能再淡。

        云浅月不以为意,又压低声音道:“你说我在灵台寺中的催情引是不是也与老皇帝有关?毕竟据说灵台寺当年是始祖皇帝命人打造的,皇室难道就没留有那暗室的图纸开关?那日我莫名其妙触动了灵台寺暗道开关掉了下去,我不相信那样精密的机关没有人做手脚能突然打开。尤其是当时有夜天倾在,我又中了催情引?!?br />
        容景眼睛细细眯了一下,并未言语。

        “那日夜天倾和秦玉凝与我一起掉下去,若是你没出现,可以想象有什么后果,那后果必是有很多种,但估计没有一种是我可以忍受的。总之对我都是有害无益。后来是你出现将夜天倾和秦玉凝打了上来,才有后面那些事情?;噬隙源酥凰党共?,但到如今屁个交代也没有,谁都知道交给大理寺审的案子最后都不了了之?!痹魄吃路畔驴曜?,又道,“况且清婉公主有你给的天山雪莲服下,就算以后伤了身子终身不孕,但也不至于烧坏脑子至今神志不清。这事情说不可疑打死我都不信?!?br />
        容景依然未言语,目光看向窗外,淡得没有一丝颜色。

        云浅月说了半响,都没得到容景的想法,她撇撇嘴,用胳膊碰了碰他,“你到说句话,什么想法?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

        “也许对,也许不对,没有确凿的证据时都做不得准?!比菥按油饷媸栈厥酉?,不看云浅月,放下筷子,闭上眼睛,淡淡道:“你如今该想的是赶紧将伤养好。再过不久就是你的及笄之礼了。别以为你这个云王府的唯一嫡女是好当的,皇上就算不将你嫁入太子府,也大约是不准许你逃出皇室的?!?br />
        云浅月心里咯噔一下,伸手一把拽住容景的胳膊,“说明白些!”

        容景闭着眼睛不动,再不言语。

        “我要你说明白些!”云浅月用手掐容景。

        容景睁开眼睛,偏着头看着云浅月,眸光如空山新雨后的天空,湛蓝宁静。他认真地看着云浅月,声音有一种幽幽的冷寂,“你非要我说明白做什么?敢说你自己心里就不明白?”

        云浅月手一颤,死死盯着容景的眼睛,容景眸光毫不避让。许久,她移开视线,垂下眼睫,缓缓松开了手,沉默片刻,忽然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容景而站,声音有三分的冷嘲和三分的漫不经心,“那又如何?也得我愿意不是?”

        容景目光追逐着云浅月的身影,只见她静立在窗前,纤腰笔直,阳光透过浣纱格子窗打在她的身上,斑斑驳驳如点点星光。明暗之间,她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坚毅。他忽然笑了笑,轻声道:“那若是你愿意呢?就会嫁入皇室?”

        “怎么可能?”云浅月叱了一声。

        “若是皇室有一个人会让你做出愿意的决定呢!”容景又问。

        云浅月觉得这话不对味,她转过身,看向容景,挑眉,“你指的是谁?”

        容景忽然收回视线,再次闭上眼睛,“没谁!”

        云浅月看着容景,不放过他脸上每一个表情??戳税胂?,他脸色一如既往浅淡无色,她撇撇嘴,“我想嫁的人是容枫,你别告诉我容枫是老皇帝的儿子就成?!?br />
        “容枫是文伯候府的后人!”容景道。

        “那不就得了?;适野ㄒ固烨阍谀诘哪羌父龌首佣忌喜坏锰?,就夜天煜还将就些,不过我对他无感。你这个说法大约是不成立的。再说皇室就是个火堆,我还没愚蠢到明知道是个火坑还往进去跳的道理?!痹魄吃伦赝?,继续看向窗外。

        “你记住你此时说的话就好?!比菥傲成廊坏?。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觉得跟这种人打哑谜是个费脑筋的事儿,刚想嘲讽他一句,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以及环佩叮当声响,她似乎闻到了一阵脂粉香,蹙了蹙眉,嫌恶地对外面喊,“彩莲,今日浅月阁闭门谢客,无论谁来,就说我在养伤,谁也不见?!?br />
        “是!”彩莲外应声,带着人连忙向门口走去。

        不多时云浅月便见果然有人来到了浅月阁门口,当前二人正是云王爷的三姨娘和五姨娘,后面跟着一群身穿花红柳绿绫罗绸缎的女人。人人手中拿着锦盒之类送礼用的东西,她收回视线,转身走回软榻上半躺下。

        浅月阁门口叽叽喳喳一阵后,那些人相继离去,终于清静了下来。

        不多时彩莲等人回来,人人怀里都抱满了东西,几人为难地来到门口,彩莲怯懦地道:“小姐,姨娘们说是听说小姐受伤前来看望小姐的,小姐要休息她们不打扰,但这些东西非要让奴婢留下。奴婢不留下,她们就不走。所以这些东西奴婢都带回来了。小姐,您看怎么办?是不是要奴婢带着人将这些东西都送回去?”

        “带回来就带回来呗!送上门的东西哪里有不要的道理?哭丧着脸做什么!”云浅月向着门口看了一眼,见彩莲、听雪等人怀里都是大包小包的,她笑了笑,摆摆手,“都收起来,今日虽闭门谢客,但是东西照收不误?!?br />
        “是!”彩莲一愣,随即带着几人欢喜地抱着东西下去了。

        云浅月也闭上眼睛,觉得这样什么也不做晒太阳的日子实在太好。

        不多时又有脚步声来到浅月阁,彩莲等人得了云浅月早先的吩咐连忙迎了出去,只见云孟带着人提着不少东西走了进来。彩莲连忙问道:“大总管,这是做什么?”

        “这是各府从昨日里派人来给浅月小姐送来的礼,希望小姐早日康复?!痹泼闲呛堑氐溃骸袄吓崭账?,将这些东西都给小姐送来了?!?br />
        “这么多?”彩莲惊讶地问。

        “这只是一半,还有一半呢!人手不够,一会儿我再带着人将另一半给小姐送过来。这是都给小姐的东西,自然要小姐做主安置。不会入大库房的?!痹泼系?。

        “那……大总管随奴婢来吧!前些日子小姐在灵台寺遭难皇上和皇后娘娘以及各府送的礼还没用多少呢,如今都堆在小库房,这回又这么多,小姐哪里用得完??!”彩莲语气听起来有些犯愁。

        “用不了就慢慢用。谁嫌弃礼多?”云孟一边带着人跟着彩莲向小库房走去,一边说着都谁谁送了礼来,谁谁送了什么好东西。云浅月听着脚步远去,忽然灵机一闪,问容景,“喂,是不是我及笄之时还有礼收?”

        容景瞥了她一眼,见她一脸财迷样,眸光染上一丝笑意,点点头,“是!”

        “啊,那好,到时候将别人送礼的东西能变卖的都变卖了。我就又有一笔收入了?!痹魄吃禄断仓缬谘员?。想着古人最重礼,这可便宜她了,不劳而获,若是多受几次伤,岂不是收礼收到手软?

        “你很缺钱?”容景看着云浅月。不明白这个女人见到钱比见到她亲爹还亲。

        “不缺,但钱可是好东西。谁嫌钱少?那些东西虽好,比如翡翠啊玉石啊玛瑙啊等等之类的,但在我看来都不如银子来的实在?!痹魄吃碌?。

        容景默了片刻,点点头,赞同地道:“嗯,你说得不错?!?br />
        云浅月寻思了片刻,想着让彩莲和赵妈妈私下去变卖那些东西难免不会被人知道暴露什么,传扬出去对她名声不太好,她虽然不注重名声,但难免不会有麻烦,于是又对容景道:“这样吧,我那个小库房就交给你了。你负责找人将我里面能卖的东西都卖了。最好是换成银票给我?!?br />
        “我为何要帮你?”容景扬眉。

        “还能为何?自然是补偿我为你挡暗器所受的伤?!痹魄吃率?,哼了一声。

        容景又沉默了片刻,语气似乎含了一丝无奈和叹息,“我不明白我何时成了你的存银库了。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对我来说是大材小用了吗?”

        想想他是天圣第一奇才,手握荣王府大权,荣王府被誉为天圣第一富甲,可谓是富可敌国。若是被人知道他私下里去变卖东西换银票??上攵嗌偃嘶嶙睬?。这个女人似乎还指使得他理所当然,一点儿自觉都没有。

        “对我来说这就是你最大的作用,银子至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也难行。你没穷过,自然不知道银子的好处。金银可比你紫竹苑那些雕栏玉砌珍珠翡翠玛瑙好使多了?!痹魄吃露匀菥班土艘簧?。

        容景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忽然一笑,再不言语,算是答应了下来。

        云浅月想着金银自然是实用的,尤其可以做很多除了穿衣吃饭外的许多事情。比如军火,比如兵器,比如弓弩,比如军队,比如隐卫,比如暗桩……若是老皇帝真敢对她下手,那么她总有用得到的那一日。

        云孟来往了两回浅月阁,终于将各府送的礼都搬进了云浅月的小库房。彩莲带着账单来交给云浅月时愁眉苦脸地说,“小姐,咱们小库房都满了,再也放不下东西了。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