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87章 赏心悦目(3)

    第187章 赏心悦目(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日,天色大亮,云浅月才醒来,睁开眼睛,就见容景躺在她旁边,她本来神清气爽的小脸刹那阴云密布,怒道:“你怎么在我床上?”

        容景早已经醒来,无奈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慢悠悠地叹道:“难道你忘了昨日之事?我怕你碰到手臂上的伤,这才看了你一夜未睡。 你不知感谢,反而刚醒来就对我冷眼以对,着实令人伤心啊?!?br />
        云浅月皱眉,昨日之事刹那冲入脑海,她脸色稍好了一分,但依然板着脸道:“那如今都天色大亮了。你别告诉我你准备躺在我床上一天,我不醒来,你还就不滚开了?!?br />
        “我倒是想离开,可是你的头压着我的胳膊一夜,你叫我如何离开?”容景再次叹息一声。都说女子最为温柔,他怎么从她身上半点儿也看不见温柔为何物?

        云浅月这才发现她的脑袋依然枕着他的胳膊,整个身子几乎都贴近了他怀里,霎时一僵,猛地一个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指着容景,想说什么,但见他的身子就躺在了床边,一分多余的地方都没有,再挤一挤就会掉到地上去,而她那边空了大半个床,此时容景正无奈地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等着她发飙,她沉默了片刻,红着耳根斥道:“活该!谁用你照看我了?你不看着我,我的胳膊也不会碍着?!?br />
        “那可说不准。这一夜你睡得和猪一样,还来回打滚,我要是不抓着你的胳膊,你如今早将伤口扯开,血尽而亡了?!比菥翱醋旁魄吃卵斓牧臣蘸投?,觉得她尴尬害羞的样子还像个女人一些。

        “你才睡得和猪一样?!痹魄吃鲁腥献约旱乃嗟娜凡缓?。但这么被人毫不客气地批评还是头一回,她哼了一声,没好气地用脚踹他,“赶紧起来,我要吃芙蓉烧鱼,你去做?!?br />
        “起不来了,胳膊麻了?!比菥笆栈厥酉?,躺着不动。

        云浅月不以为然,“少装。赶紧滚起来?!?br />
        容景闭上眼睛,幽幽地道:“我被你压了一夜,是真的浑身僵硬起不来了。好歹我也是守了你一夜,你就这么对待我?也太说不过去了?!?br />
        云浅月看着容景,见他面上气色不错,一点儿也不像是被她搅了一夜不得好眠的样子,但他胳膊腿僵着一直不动,看来的确是麻了,她犹豫了一下,脸色不好地伸手去拽他起来。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帘幕哗啦一下子被挑开,一人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那人冲进来看到床上的情形瞬间僵住,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二人,“小丫头,弱美人,你……你们……”

        来人正是夜轻染!

        云浅月要拽容景的手僵在,偏头见是夜轻染,她提起的警惕立即放下,见他一身疲惫寒气,衣袂皆是尘土,头未梳,脸没洗,不由愣了一下,笑道:“你这是怎么了?一夜没睡?怎么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

        夜轻染依然回不过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容景和二人身上的一床被子,他伸手指着容景,问云浅月,“这个弱美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还在她的床上!

        云浅月哼了一声,将自己受伤的胳膊摆出来给夜轻染看,“喏,我为了救他受伤了,他自然要留在这里照顾我,我睡相不好,需要看着,不用他还能用谁?谁叫我这伤是为他受得来着?!?br />
        夜轻染这才将目光移向云浅月的胳膊,将她胳膊被白纱裹了好几层,他收起惊讶,对容景不屑地叱了一声,“没出息,一个男人用女人挡暗器,你还有脸活着?”

        容景躺着不动,慢悠悠地道:“是她心疼我怕我受伤,所以就自己自告奋勇给我挡了暗器,如何能怪我?为何我会没脸活着?”

        “屁话!我心疼你个屁,我是怕你死了我那十二尊金……”云浅月闻言恼怒地瞪着容景,话说了一半,又猛地顿住,伸出脚踹了他一脚,转了话怒道:“还不快些滚起来给我做芙蓉烧鱼去!”

        容景着着实实挨了云浅月一脚,对他叹息一声,“你这个踹人的毛病实在不好,必须得改改?!?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收回脚,“还不赶紧快起来!你要在床上赖到什么时候?”

        “不是我不起来,不是告诉你我被你的压着睡了一晚上,浑身都麻了吗?”容景极为无辜又无奈,对上云浅月的恼怒和粗鲁始终不温不火。

        云浅月伸手将他一把拉起,往地上一推,警告道:“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将你扔出去?!?br />
        容景踉跄了一步,扶住了床榻才没跌倒在地。他看着云浅月,这回并没有言语,而是转身脚步有些别扭僵硬地走到清水盆净面。

        云浅月不再理会容景,开始用一只手披衣下床。

        夜轻染看着二人各自动作,将他凉在了一边,有些愣愣的,过了半响依然回不过神来。他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脑瓜子里一团乱,连忙挥去,定了定神,对云浅月不满地道:“小丫头,你怎么让这个黑心的弱美人住进了你的房间?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云浅月下了床,用那只完好的手拍拍夜轻染的肩膀,见他傻啦吧唧的模样一笑,“指不定谁是狼谁是室呢!他虽然黑,但人品还是毋庸置疑的,哪里会将我怎么样?”话落,她不欲再多说,对夜轻染道:“你还没说你这是怎么了呢?一夜没睡?追查那背后黑手来着?可有收获?”

        夜轻染看了一眼容景,见他背着身子净面,动作自然,与在他自己家理一样随意别无二致,他移开视线再看云浅月,见她毫无半丝做作和被他唐突地闯进来的尴尬和恼怒,想着她说得也对,他们之间若是有什么也不至于是现在这副模样。遂挥走了心中乍见到二人在一张床上的不舒服和慌乱,沉下脸回答云浅月的话道:“我和暮寒兄追查了一夜,只找到了丁点儿线索,而且那线索也不能算得上是线索。这等连环刺杀如此精妙,安排的天衣无缝。那些死士就像是从地缝里蹦出来的一般,看来那背后黑手是个高手,本小王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等高?!?br />
        云浅月早已经料到,昨日那些黑衣死士连环刺杀,精密筹谋,后来躲在暗处之人背后放出暗器也是早有算计,显然背后之人非泛泛之辈。不这么容易被夜轻染和云暮寒查到也不新鲜。

        “高手到不见得,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废物?”容景回头瞥了夜轻染一眼。

        “你不废物为何还导致小丫头受伤?你不是能得很吗?还天圣第一奇才呢!我看赶明日儿就叫天圣第一废物得了,还靠女人多暗器,你羞是不羞?”夜轻染立即火了,他忙腾了一夜居然还要招这个什么也不做的家伙鄙夷,他气不打一处来。

        “羞什么?天圣第一奇才是皇上封的,我从来没说自己是第一奇才,我本来就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如今又武功尽失,自然就是一个废物。你也没说错。哪里有你染小王爷有本事,曾经被南疆第一美人叶倩三戏兰陵断桥,倒是一桩美事。本世子可是自愧不如?!比菥耙槐哂檬峙敛撩?,一边温声道。

        云浅月想着夜轻染被南疆第一美人三戏兰陵断桥啊,不知道是怎样的故事。

        “弱美人,你再敢提一句叶倩,老子今日就废了你!”夜轻染额头青筋跳了跳,怒道。

        “好,我不说了。那是你的心爱之人,自然不准许别人提的?!比菥胺畔戮昱?,对云浅月温声道:“芙蓉烧鱼功夫太长,如今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将就着吃些别的吧,反正你的伤势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好的,我在这里也要待几日的,改日再给你做好不好?”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点点头,“好!”

        容景对站在门口没敢进来的赵妈妈彩莲等人看了一眼,那几人连忙跑了下去。

        “弱美人,我和那叶倩才不是……”夜轻染觉得有必要纠正这个弱美人的认知错误。省得他一对着他的时候就用叶倩刺激他。

        “行了,他就是嫉妒你有南疆第一美人喜欢,快别和他计较了。你给我说说昨日之事,皇上和我爷爷他们是怎么商议的,那些死尸弄到何处去了?皇上可是给南疆发了急令?”云浅月想着夜轻染和那叶倩之事她虽然不了解,但从容景和南凌睿的话语中也猜测出了个大概。大约是那美人曾经和南凌睿相好,但后来看上了夜轻染,设下了个圈套将他戏弄了几回,后来得了夜轻染的心,两人互许终身。这事儿听起来戏剧性,也许很多人还羡慕夜轻染的艳福,但是当事人夜轻染估计认为是丢面子的事儿,所以每次容景一提,他就恼怒得不行,她连忙帮他找了个台阶下。

        夜轻染说了一半的话被打住,转头脸色怪异地看着云浅月。

        容景眸光绽上一抹笑意,嘴角愉悦地勾起,对云浅月笑道:“你说得对,我就是嫉妒了。他出外历练七年,游遍山河,我却困守在荣王府尺寸之地。这等事情如何不令人心恼。所以,你以后要对我好些,就不用对他好了,他有南疆第一美人,我的身边是什么人也没有?!?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