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5章 连环刺杀(4)

    第175章 连环刺杀(4)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眼睛眯起,伸手拔下头上仅有的三支发簪扔了出去,三支发簪齐齐命中黑衣人咽喉,最近的三名黑衣人倒地而亡。

        与此同时,容景手中飞出类似飞镖之类的东西,又有几人倒地而亡。

        一瞬间连死数名黑衣人并没有击退黑衣人的暗杀,反而更加招式阴狠凶猛。

        云浅月摸摸头发和身上,再空无一物,她不禁恼恨自己真不该为了图轻便而只戴了几只发钗,她看向容景,见容景对她摇摇头,显然手中也没有东西。她顿时恼怒,“你不是神机妙算吗?怎么就算不得有人埋伏在此地暗杀我们?”

        “这是青天白日!”容景吐出几个字。

        云浅月顿时哑口无言。她想着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如今可是午时,当真是青天白日里居然有人在京城的大街上公然要刺杀容景和她,还动用了百名隐卫死士。她第一时间就想到孝亲王,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孝亲王如今怕是忙着治冷邵卓的手,哪里有这么快功夫来理会杀她报复?

        但是到底是谁要杀她和容景?她没有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也从这些黑衣人的身手看不出他们的来历,只知道是死士而已。所以,她实在想不出倒是谁想杀她。遂不再想,只盼着容景的救援赶快来到。

        此时那些黑衣人的刀剑前后左右夹攻,弦歌和莫离护着容景和云浅月转眼间就濒临险境。弦歌肩上被刺穿一剑,莫离手臂被划了一道口子,眼看数把剑带着森森寒光透过弦歌和莫离刺向容景和云浅月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横空落地十几名黑衣人,不见丝毫沉暗之气,甚至出现连半丝风丝也不见,齐齐打开了黑衣人的利剑,顷刻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弦歌和莫离以及被二人护在怀里的容景和云浅月护在其中。

        救援一到,围绕在四人身上的杀气和压力骤然散去。

        云浅月轻舒了一口气,只见是十八名黑衣人,显然都是武功高绝不属于弦歌和莫离。招式凌厉,比刺杀他们的黑衣人更狠更准,转眼间就有十多名黑衣死士倒地而亡。

        放箭的那一批黑衣人见状,有领头人一挥手,轻喝一声,也如早先第一批黑衣人一般,齐齐弃了羽箭飞身而下。两拨黑衣人百余人彻底地对容景和云浅月等人成围剿之势。显然势在必得,杀他们而后快!

        云浅月脸色阴沉地看着那些黑衣人,须臾转头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如诗似画的容颜依然淡淡,即便刚刚经过了生死之境,如今依然是血雨腥风,但他月牙白的锦袍被弦歌护着连一丝血迹都未染,长身玉立,一派从容淡定地看着面前的厮杀。

        云浅月转头再看向面前,虽然容景叫来的只有这十八个人,但这百人根本就进不了身,她眯起眼睛,今日这些人都是死士,放虎归山留后患不是她的作风。她一个都不想放过。转头对容景问道:“你还有人吗?再招来一些!”

        “没了!”容景摇头。

        “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是谁想要杀我们?”云浅月又问。

        “不知!”容景再次摇头。

        “我想要这些人只留一个人来盘问,你能保证你的人都能将这些人杀了不?”云浅月想着这十八人武功高绝,但若是将这些人都杀了还是费劲些。

        “死士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不如全都杀了?!比菥暗?。

        “我懂一门催眠术,也许可以问出什么也说不定?!痹魄吃绿菥罢饷此?,就知道这十八人能办到。她想着反正这个男人知道她会的东西不少了,也不在乎让他再多知道这一点。

        容景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并没有丝毫讶异,对场中吩咐,“摆九死一生阵,只留一个活口!”

        “是!”十八人齐齐应声,方位转换,瞬间摆出了九死一生阵,反过来将黑衣人团团包围住。

        弦歌和莫离护着容景和云浅月出了圈外,此时黑衣人再无人能接近他们分毫。

        云浅月看着场中,只觉这个九死一生阵实在奇妙,怪不得容景如此有把握,只有这十八隐卫,这十八隐卫可是胜过百人。本来一人能杀死十人,如今十八人合力可想气场何其强大?

        弦歌和莫离护着容景和云浅月出了圈外,此时黑衣人再无人能接近他们分毫。

        “剑上有毒,你们两人立即盘膝运功驱毒?!比菥岸韵腋韬湍氲??;奥?,扔给了二人一人一颗丸药。

        二人立即接住丸药吞下,盘膝而坐,连忙用功。他们心中清楚,此毒霸道,若是不立即用功,他们也就堪堪能保住一条命,一身修为会尽数毁去。

        云浅月闻言一惊,再次转头,刚刚她没注意,只见果然弦歌肩头和莫离胳膊上的伤口有黑色血流出,她本就沉着的脸色更为阴沉。到底是谁下如此狠手?是为了单独杀容景还是单独杀她或者连两人都一起杀着?她眯起眼睛。

        九死一生阵如一张铺天大网,将百名黑衣死士围裹的密不透风,场中黑衣死士已经被容景的十八隐卫杀去大半,黑衣死士已经现出恐慌,似乎在拼尽全力突围,却是丝毫没有作用,还没冲出包围,就被十八隐卫杀死。

        这一处街道弥漫着浓浓血腥之气。

        云浅月重新看向场中,脸上暗沉退出只余清冷淡漠。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虽然前世她也是手染血腥,但是也没重生后见过的血腥来的场面来得大而猛烈。她虽然秉持良善,但也不是圣母,向来她的准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还之。尤其是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日,被夜天倾用隐卫刀剑指着脖子她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你仁慈手软,就等于自杀。所以,她不想自杀,就只能杀了别人。

        她清楚地知道,若不是容景的十八隐卫来得正好,那么他和容景此时早去地府报到了。哪里还能等在这里观看这些人被杀?所以这百名隐卫即便今日全部葬身这里,也是死有余辜。

        这一刻的云浅月,面上和心里的情绪近乎冷漠而冷血。

        容景目光定在云浅月的脸上,清冷的眸光渐渐温和温暖。

        二人谁都没说话,月牙白的锦袍和淡紫色锦绣罗裙并排而站,两人容颜皆是清淡冷漠,在漫天杀气和血腥中静静而立。独成一幅风景。

        大约两柱香后,百名黑衣死士只余一人,那一人是百名隐卫的头目,被十八名隐卫中的一名隐卫废了武功带到了容景和云浅月面前,如烂泥一般躺在了地上。

        云浅月看着那名隐卫,目光清冷地对容景道:“这里是在大街上,我们找个地方审他一审?!?br />
        容景点头,刚要开口说好,只见有三道白光向他和云浅月、以及地上的隐卫射来,那白光无声无息,快若闪电,转眼间就到了三人近前。他眸光一黑。

        云浅月当然也发现了,她面色一沉,此时确定了,看来背后人要杀的就是她和容景两人一起。来的还是绝顶高手,杀手的背后还有杀手,好毒的手段!

        就在二人神色微变的功夫,那三道白光其中有两道射向容景和云浅月的白光忽然在他们二人三尺之距时又“啪啪”的两声破碎出两道白光,一共四道白光向二人射来。

        云浅月一惊,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暗器居然如此精巧到如此地步。

        容景凤眸也眯了眯。

        那十八名隐卫只有刚刚带着那死士头目来到云浅月和容景面前的隐卫距离二人最近,其余那十七隐卫因为刚刚一番杀戮都距离有些远,看到暗器向容景和云浅月飞来齐齐面色大变,飞身向二人而来,可是距离太远,那暗器又太快,根本就来不及。最近的那名隐卫当机立断去护容景。

        还没到容景近前,只听容景吩咐,“救她!”

        虽然没说这个她是谁,但那隐卫立即转向云浅月,毫不犹豫地挥掌用内力去震开向她飞来的暗器。

        云浅月没想到容景这黑心的家伙这么仗义,刚要夸奖一句他很男人,就见他居然不躲自己身上的暗器而向着地上的那名被废了武功的隐卫伸出脚,明显是要踢开救人,她面色一变,大怒道:“容景,你疯了!”

        容景恍若不闻,脚上的动作不停,头同时一偏,那名男子被踢开,他也躲过了一枚暗器,但另一枚射向他肋下的暗器是说什么也躲不过的。

        云浅月见那枚暗器就要射向容景,想也不想推开护在她面前的那名隐卫向容景贴了过去,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嗤”的一声清响,那枚本来要射在容景肋下的暗器射在了她的手臂上,手臂传来钻心的疼痛,她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容景听到声音回头,就见云浅月脸色惨白地站在那里,而她胳膊上钉着一枚暗器,暗器已经没入她骨肉内,只余一个尾坠,他面色一变,呆呆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