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4章 连环刺杀(3)

    第174章 连环刺杀(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当年我偷偷溜出宫去救了你是此生最大的幸运。 而嫁入皇家是我此生最大的不幸。我此生别无所求,只求在我有生之年云王府依然安然无恙。我就心满意足了?!被屎笥挠牡氐?。

        “可惜云世子不喜欢清婉,若是清婉能嫁入云王府,皇上最疼清婉,也许不会……可惜如今清婉病成那样,更不能再得云世子的心了……”明妃道。

        “明妹妹,你怎么到如今还不明白?即便清婉得了暮寒的心嫁入云王府,云王府就能安然无恙吗?”皇后看着明妃,声音微冷,“为何我无子无女?为何你无子?为何冷贵妃无子?为何四皇子的母妃和太子的母妃都早死去?为何这皇室唯一天资聪颖的七皇子母族被连根拔起?为何皇上这些年再不晋升妃嫔?为何那些年幼的皇子无甚依靠?这些年一桩张,一件件的事情,明妹妹,你听了多少,看了多少,还不够你明白吗?皇上他无心,父子父女亲情随时都会被他拿来用。他要的不过是江山永固,皇权集于一身,他要的继承人身无一物,雷厉风行,果断狠绝,不受任何外戚掌控,这才是他所要?!?br />
        明妃面色一变,惊得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姐姐……”

        皇后不再言语,移开视线,看向圣阳殿。那里有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后来又深深恨过的男人,如今她早已经麻木。

        明妃震骇了许久,才缓缓坐下,再不言语。

        “清婉喜欢暮寒,恐怕再喜欢十年也是无果。你最好有办法让她就此止住吧!免得耽误了孩子的幸福,强扭在一起的瓜从来都不甜,什么才是幸福,我们都是过来人,你应该清楚?;褂辛飨不毒笆雷?,恐怕也是妄想,若不想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你也要及时阻止?;褂衅吖鞯牟∑涫狄恢本褪切牟?,当年她亲眼目睹了文伯候府那场暗杀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找个机会宣来容枫让她见一面,容枫毕竟是文伯候府的后人,也许是个契机,让她能开口,从大梦中醒过来也说不定?!被屎笥值?。

        “姐姐说的是,我晓得了!这三个女儿本来以为就小六让我省心些,不成想她居然妄想景世子,即便她是公主,可是又如何配得上景世子?就算皇上有心指婚,景世子不喜也是不成?!泵麇愕阃?,顿了顿,她看着皇后又担忧地道:“姐姐,浅月小姐看来是真想嫁给容枫。万一皇上允许呢?”

        “那就更好了。我虽然还没过到容枫,但他既然是文伯候府的后人,自然是不差的?!被屎笮α诵?,“月儿从小就让人摸不着性子,她从来都会做出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这回皇上恐怕也没有料到她闹了这么一出?!?br />
        “以前浅月小姐虽然和清婉不和,但和小七倒是很好,每次进宫来都会去看小七,也会跑去我宫里坐坐。如今我看那孩子像是不认识我似的,见了我一句话也不说,也好久没去小七那里了?!泵麇Φ溃骸澳训朗墙憬愕米锪怂?,她连我一起恨上了?”

        “大概是吧!她的性子向来古怪,可能是那日观景园真的吓坏了。父亲想借太子试探皇上心思,偏偏拿我做了恶人,那小丫头恨了我一个多月,如今我从皇上那里讨要了那绿暖玉都不能让她多留一刻,可真是对我恨极了?!被屎笏底判α似鹄?。

        “她毕竟是年幼,总会明白姐姐对她的一番苦心的?!泵麇残ψ诺?。

        “不明白也没什么。我始终记着嫂嫂的嘱托的?!被屎罂戳艘谎厶焐?,起身站了起来,对明妃道:“午时了,我们回去吧!”

        明妃点点头,也站起身,二人出了鸳鸯池的亭子,由一众宫女嬷嬷太监簇拥着向宫内走去。

        一行人走后,云浅月从一处假山后探出身子,望着皇后和明妃离去的方向,眉头微蹙。她本来是打算尽快离开的,但想着不弄明白些事情不甘心,便又偷偷折了回来藏在了假山后。她以前最得意的不是学了多少门学问,拿了多少学位证书,也不是进入国安局,最得意的是懂得了这一门唇语。所以,即便距离的远,只要能看清对方的脸,她就能清清楚楚知道她们都说了什么。

        皇后和明妃说话的时候几乎都是冲着这个方向的,所以,她几乎听了全部。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将脑中听来的信息消化了一番,抬步向宫门口走去。此时正是午时,来回穿梭的宫女太监极少,也没碰到什么熟人,所以她一路很顺畅地出了宫门。

        宫门口,容景的马车果然等在你那里。

        云浅月走到车前,伸手挑开帘子,只见容景正坐在车内,手中拿了一本书,正细细品读,她叱了一声,“书痴!”

        “看来收获不???”容景抬头,目光落在云浅月手里拿着的锦盒上。

        “嗯,让你说对了。果然是有好处可拿!”云浅月扶着车辕上了车,将锦盒扔给容景,“你给我保管着吧!”

        她扔的动作丝毫不温柔,几乎直直打在了容景怀里。

        容景接过锦盒,打开看了一眼,又盖上盒盖,挑眉问,“给我保管?你放心?”

        “那有什么不放心的?你钱多的是,富得流油,还不至于黑了我这一点儿小钱?!痹魄吃轮苯犹稍诹顺瞪?,想着听墙角也是一件很苦的差事儿,她几乎大气都不敢出,蹲在那两个假山夹缝处,生怕被不远处的孙嬷嬷等人发现,如今感觉胳膊腿都是僵的。

        “那可不一定?!比菥八淙蝗绱怂?,还是将锦盒放进了他车内一个匣子里,回头见云浅月不停地用手揉胳膊,对她温声道:“我帮你揉揉?”

        “谢了!”云浅月也不客气,身子往容景身边挪了挪。

        “你到真不客气!”容景叱了一句。放下书本,如玉的手按在云浅月肩膀处,力道拿捏得不轻不重。

        云浅月舒服地哼了一声,闭上眼睛,享受着。想着这家伙真是全能了!过了片刻,轻声询问,“你说我姑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说呢?”容景不答反问。

        “一个可怜的女人罢了!”云浅月叹息一声。

        容景不再开口,看着云浅月愁思的小脸眸光微闪。

        马车离开宫门口,云浅月不再说话,容景亦不说话,车中静静。

        此时正午,这一条路上无人声吵闹,云浅月开始还想着,后来在这静寂舒适中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容景见她睡熟,缓缓住了手。目光静静凝视云浅月熟睡的容颜片刻,拿起书本,继续看了起来。刚看了两页,他眸光忽然一沉,扔下书本,伸手一把将云浅月抱在了怀里,转眼间带着她跳出了车厢。

        就在这时,只听弦歌怒喝一声,飞身而起。

        同一时间,无数羽箭射向马车,“嗤嗤嗤”,无数声响将帘幕穿透,不过转瞬间,帘幕四周插满密密麻麻的箭雨。

        云浅月睡得正熟,也被突然而来的杀气惊醒,她天生就对危险存在敏感嗅觉,察觉不对刚睁开眼睛,就被容景带着跳下了马车,二人身形刚落地,箭雨也随着呼哨而至,容景带着云浅月在地上几个打滚,躲开了向他们射来的箭雨。

        此时弦歌和莫离也落在了容景和云浅月身边,双双出剑,挡住了第二波羽箭。

        二人这才得到了喘息。容景拉着云浅月直起身,云浅月定了定神,这才看到此时马车正走在这一处背静的街道拐角处,四周埋伏在此地大约几十名黑衣蒙面人,都立在街道两旁的屋脊上,每一个人手中都拿着弓箭,每一双眼睛的神色都是冰冷死气,放箭的动作和手法一致,快、狠、准,显然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死士。

        箭雨僵持了片刻,都被弦歌和莫离双双挡住,容景和云浅月安然无事。黑衣人见弓箭不再顶用,其中领头人清喝了一声,那些黑衣人瞬间弃了弓箭,飞身而下。

        弦歌和莫离对看一眼,弦歌护住容景,莫离护住云浅月,二人同时开口,“走!”

        话落,二人同时飞身而起。

        就在这时,不妨黑衣人背后还有一群黑衣人,箭雨再次密密麻麻射向飞在半空中的弦歌和莫离。二人一惊,一手护着容景和云浅月,一手出剑应付。

        可惜二人即便武功再高,怀里护着两个人的情形下应对箭雨绰绰有余,若是再加上弃了弓箭出剑的黑衣人便是难以应对。

        云浅月看着黑衣人背后还有数十黑衣人,心底一沉。百名隐卫杀手,显然特意候在此地精密筹谋,这是有人要将她和容景置之死地。不惜花如此大的血本。她面色一寒,看向容景,“怎么办?”

        容景不看云浅月,伸手入怀放出一枚信号弹,信号弹在半空中粲然炸开,绚丽夺目。与此同时,那些弃了弓箭的黑衣人刀剑已经到达,直直越过手忙脚乱的弦歌和莫离刺向容景和云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