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72章 连环刺杀(1)

    第172章 连环刺杀(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也觉得可惜呢!大概是我天生命薄,佩戴不来那么珍贵的物事儿吧!”云浅月不再看冷贵妃,转头对皇后道:“姑姑,您将给我娘烧的东西给我吧!我还赶着回府呢!”

        “怎么这样着急?你才刚刚来,还没和姑姑说话呢!”皇后娘娘柔声询问。

        “景世子还在宫门口等着我,我是坐他的马车来的?!痹魄吃碌?。

        “嗯?你说景世子在宫门口等你?”皇后一怔。

        “是??!爷爷让他盯着我学课业嘛!”云浅月苦着脸道:“他倒是听我爷爷的话,将我看得死死的,连马车上走路也要我背课?!?br />
        皇后顿时笑了,仔细地看了两眼云浅月苦着的小脸,嗔怪道:“景世子能盯着你看书识字,教你课业,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你还偏偏不喜?!被奥?,她对孙嬷嬷吩咐,“你去宫门口知会景世子一声,就说让景世子先回府,稍后我派车将她送回去?!?br />
        “姑姑,怕是不行,我手中还拿着他的书匣呢!”云浅月将书匣抖了抖。这里她一刻也不想待。这一刻分外地感谢容景那家伙黑心,这个书匣虽沉,此时派上了用场。

        “你说这是景世子的书匣?”皇后再次一愣。

        “是??!据说这可是沉香木打造的,除了他还有谁用!”云浅月用手点点书匣,想说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奢侈。

        皇后看着云浅月手中的书匣,眼神变了变,鸳鸯池内在坐的妃嫔面色都是微变。

        “既然如此,那姑姑就不留你了?!被屎笊裆芸旎指凑?,又向后面那个嬷嬷伸出手,“将我给嫂嫂绣制的祈愿符拿给她吧!”

        “回娘娘,祈愿符在您宫中呢!奴婢忘记带来了,娘娘恕罪!”那嬷嬷立即道:“要不奴婢现在就去取来?”

        “这样??!那就算了!”皇后也没怪罪那嬷嬷,对云浅月道:“还是别让景世子久等了,明日反正你也要来皇宫上书房上课的,等上完课就去我宫中取吧!如何?”

        “好!”云浅月答的干脆,想着这嬷嬷怕不是忘记带了,而是皇后要找机会与她说私话。她若是不说拿着容景的书匣要坐他的车回去,大约她一会儿就会说让她跟着她去她宫中取了,顺便会跟她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不过如今她实在懒得在这待,没见到想见的清婉公主,才懒得陪这些女人唠嗑。

        “外面传言说景世子对浅月小姐另眼相看我还不相信,看来真是事实?!崩涔箦挚?。今日不给云浅月一个警告,让她尝尝厉害,她就不甘心。

        “是??!他受皇上姑父和我爷爷所托嘛!再加上我人品好,得了他尊贵的眼。自然就对我另眼相待了?!痹魄吃孪胱耪飧隼涔箦媸呛屠涫枥胍谎钊颂盅?,她转过头对着她笑得甜美,“比您侄女强,景世子连看一眼都懒得看?!?br />
        冷贵妃面色一僵,美眸凝聚上怒意,“看来浅月小姐是移情别恋景世子了?想要嫁入荣王府?才对太子殿下冷心绝情?发誓不入皇宫?”

        “娘娘说对了一点,我是要嫁入荣王府没错,但不是嫁给容景,而是嫁给容枫。容枫也算是荣王府的旁支,如今就住在荣王府的翠华轩。我对太子殿下冷心绝情那是八百年轻的事儿了。昨日在武状元大会我发现容枫很好,对他一见钟情,决定就嫁给他了??上Щ噬瞎酶覆淮鹩?,还要考虑考虑?!?br />
        “昨日我也听闻这件事情了。月儿,你真是太胡闹了!怎么拿终身大事开玩笑呢!”皇后娘娘接过话,对云浅月板下脸,不赞同地道。

        “姑姑,您要教训我也要等明日??!景世子如今还在宫门口等着呢!皇上姑父都不敢让他等的,若是我爷爷知道我让他等着,非打断了我的腿不可?!痹魄吃驴醋呕屎?。

        “那好吧!你赶紧快去吧!”皇后只能作罢。也知道这里不是训话的地方。

        冷贵妃脸色不好,但这回也没再开口阻拦。

        而秦太妃和明妃以及在坐的几位嫔级美人也都无人开口。

        云浅月抱着锦盒,拿着容景的书匣,转身大踏步离开,很快就出了御花园。

        云浅月离开后,鸳鸯池亭中有片刻沉寂。

        冷贵妃脸色极其难看,想着今日这么轻易让云浅月离开实在太便宜她了,不过来日方长。她转头对一脸沉思的皇后阴阳怪气地道:“皇后姐姐,您也该好好教训教训这浅月小姐了。她实在是不听教化,哪里有半丝知书达礼的样子?辱没了云王府的名声不说,也辱没了您的名声?!?br />
        “冷妹妹,皇上都不管的事情,本宫如何管?”皇后收起沉思,看着冷贵妃,淡淡道:“再说你的侄子侄女也不见得比月儿好了?她就是纨绔不听教化,不守礼了些,最起码不做那等欺男霸女,逼良为娼,残忍嗜杀的恶事儿。这些年冷小王爷可做了不少恶事儿,皇上睁一只眼闭一眼,但是不代表不知道。至于冷小郡主前几日在太子府和荣王府二小姐大打出手的事情也算不上什么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作为,她和月儿不过是半斤八两而已。同样是姑姑,你这个姑姑管不了侄子侄女,本宫又如何管教的了?”

        冷贵妃面色一僵,被堵了个哑口无言。

        “我看着浅月小姐着实可爱着呢!必是有优点,否则哪里能得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一同庇护?那二人可是咱们京中公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不是谁人都能入了他们的眼缘的?!币恢泵豢诘拿麇耸笨?。

        “有什么优点?纨绔不化,大字不识,什么都不懂,不过就是长了一张好脸蛋而已?!崩涔箦浜咭簧?,“那二人再是人物也是男人,不过是被她迷惑罢了?!?br />
        皇后脸色立时冷了下来,以往冷贵妃再怎么说云浅月不好也不会当着她的面,她冷声对冷贵妃道:“能长一张好容貌那是天生来的,有些人的容貌再如何用上好的胭脂水粉也涂染不出一分好来。能迷惑这京城甚至在天下叫得上号的人物也是本事?!?br />
        冷贵妃向来是最在意自己的容貌,闻言顿时大怒,“皇后姐姐,你这是在说谁?”

        皇后迎上冷贵妃的怒意淡淡一笑,“冷妹妹,我自然是在说我那不成器的侄女。幸好长了一张好容貌,还不是一无是处。今日我见她那容貌比丞相府的秦小姐还更胜了一分呢!冷妹妹气什么?难不成以为我是在说你?”

        冷贵妃恼怒地瞪着皇后,这是指桑骂槐!别以为她听不出来。

        皇后继续淡淡道:“你都一把年纪了,皇上也早已经过了会赏花的年纪,这宫中也好久都没进新人了,冷妹妹也不必太在意自己的容貌了。女人年华老去,即便是当年的第一美人,二十年后再看也难以入眼了。女人容貌也不是太重要的。本宫在说浅月,冷妹妹何苦往自己身上套?”

        冷贵妃心里一股恼火生生憋住,但她毕竟是有些本事的,否则也不能坐到四妃之首的位置,她压下恼火,笑着道:“皇后姐姐说这句话的确很对。所以浅月小姐空有容貌也是白搭,男人嘛!就那么回事儿,景世子是那般登峰高远之人,他该配的是和他一样才华冠盖的女子,如今对浅月小姐另眼相待大约是觉得她好玩,玩玩而已?!?br />
        皇后凤眸也积聚上怒意,生生克制住,面上的笑意也越发淡,“天下有多少女人怕是恨不得当景世子的玩物呢!即便能得他看一眼也是福气,可是景世子至今除了月儿谁也没能让他入眼,这么说来那些不得他一眼的女子岂不是连玩物都不如?比如孝亲王府的小郡主?!?br />
        冷贵妃一口气憋在胸口,额头青筋跳了跳,若是她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不是皇后的话,她怕是早冲出去撒泼了。她一时间找不到话语反驳,只是气恨地看着皇后。

        “话虽然这样说,不过冷妹妹这张嘴还是要慎言才是。要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景世子不过是受了我父亲的嘱托,才照拂浅月一二?;噬隙济凰凳裁?,就容不得别人来编排。你编排月儿没什么事儿,就算当着本宫的面本宫也不会计较。但是你刚刚说的话若是传到了景世子的耳中,你猜会如何?”

        冷贵妃面色一变。

        “还有刚刚你也听到了从上书房传出来的消息。染小王爷对月儿也是十分维护的,别人说她一句不好他都不干,更别说恶毒的编排了。连皇上都拿那小魔王没辙,当然,冷妹妹若是不怵染小王爷的话尽管说来。到时候你惹怒了染小王爷,遭了罪,可别找皇上和本宫来哭诉?!被屎笊戆逋Φ帽手?,一席话说得端庄威严,从气势上就压住了冷贵妃。

        冷贵妃身子不由得颤了颤,知道今日是惹怒了皇后。景世子和染小王爷的确是不能随意编排的,她今日是气糊涂了。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妹妹一时心直口快,还请皇后姐姐莫怪,说白了浅月小姐还是个孩子而已,是妹妹看着姐姐辛苦,不忍心,想劝姐姐教导她一下而已,没别的意思。不过姐姐说的对,你我都是姑姑,他们上有爷爷父亲健在,哪里轮得到我们当姑姑的教导?!?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