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8章 神机妙算(3)

    第158章 神机妙算(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哼了一声,“众人皆醉我独醒。 没办法?!?br />
        “哈哈……对,对,就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南凌睿哈哈大笑起来,折扇一合,“啪”的一声轻响,他附和云浅月赞道:“谁说夜轻染与你志同道合?本太子觉得你和我更趣味相投才对?!?br />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想着对面这个人除了风流成性外,人还是很投她脾气的。

        “小姐……”彩莲都快要哭了。难道自家小姐不知道睿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吗?据说南梁太子府的女子如过江之卿,而这位太子还整日游手好闲,日日游戏花丛寻觅美人收揽入府观赏。小姐怎么能还对这样的人笑呢!

        “还不快去拿筷子!彩莲,你越来越多嘴了!是不是真要将我惹恼了将你发卖了才甘心?”云浅月脸色一板,这小丫头真当她是无比好说话的人了?如今她说一句话她敢回八句,她的话都不顶用了。

        “是,奴婢这就去!”彩莲身子一颤,再不敢说话,乖巧地走了出去。

        “嗯,这种小丫头就是欠调教。只要多加调教后就乖觉了。要不我送给你两个听话的小丫头?保准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半分不敢违抗你?!蹦狭桀8魄吃陆ㄒ?。

        “不用!你留着自己使吧!”云浅月头也不抬。

        南凌睿撇撇嘴,不再说话。彩莲磨磨蹭蹭地将筷子拿来,还没走到面前就被他一把抢过,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你八天没吃饭?”云浅月看着他。

        “就算我一日吃了八顿,也抵不过这一顿是容景亲手做的?!蹦狭桀_磉娴氐?。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

        彩莲站在屋中不离去,小脸上的神情紧绷着,时刻警惕着南凌睿,似乎生怕他吃着吃着就兽性大发扑到云浅月身上去。

        “看来我来的还不算太晚。你说这是弱美人亲手做的饭菜?那怎么也要吃两口了!”夜轻染人未到,声先闻,转眼间就来到了门口,挑开帘子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身雨露凉气。

        云浅月一怔,想着容景做的饭菜面子就这么大?她看着夜轻染,“你怎么来了?难道这香味都能云王府飘到德亲王府去?”

        “我是路过,闻到味道正饿得很,就进来了!”夜轻染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云浅月无语,想着你路过的真是时候!

        “那还不快过来!景世子做的饭菜千载难逢??!”南凌睿对夜轻染友好地招手。

        夜轻染瞥了南凌睿一眼,快步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坐在了桌前,对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的彩莲吩咐,“去给本小王拿一双筷子来。和容枫打了半夜,累死我了?!?br />
        彩莲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小姐没反对,转身听话地下去了!

        “谁赢了?”南凌睿立即感兴趣地问。

        夜轻染哼哼了一声,“谁也没赢,明日接着打!”

        “早知道我就跟着你去看好戏了,错过了一场打架!不过明日本太子说什么也不会错过的?!蹦狭桀A⒓吹?。

        “你和容枫去比武了?明日武状元大会有你们打的,今日打什么劲?”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她想起外面一直下着雨来,这才发现夜轻染的衣服有雨水淋湿被他烘干了的褶皱痕迹,蹙了蹙眉,“而且你们还是顶着雨比试的?”

        “嗯!今日练练身手?!币骨崛镜?。

        “我看不是吧?”南凌?;骋傻乜醋乓骨崛?,一双桃花目似乎能洞彻夜轻染简单的表情后的深意,他笑问,“难道不是你跑去质问容枫为何会迷惑了月儿的心?容枫无可奉告,然后你一怒之下就对人家出手,人家无奈之下反击,你们就这样打起来了?”

        夜轻染脸色尴尬一闪而逝,没注意南凌睿对云浅月的称呼,怒道:“不是!”

        “我怎么看你这样的表情就像是呢!”南凌睿似笑非笑。

        “你是不是想本小王也和你打一???那这弱美人的饭菜你就不用吃了?!币骨崛咎裘?,冷冷地威胁南凌睿。

        南凌睿立即识趣地住了嘴。

        云浅月心思转了转,眼皮翻了翻,想着跑去找容枫倒是符合夜轻染的作风。

        彩莲拿来筷子,夜轻染不再说话,看来真是饿急了,狼吞虎咽起来。这回轮到南凌??醋乓骨崛狙?,“你难道饿了八天没吃饭?”

        “一天!我早上没吃,中午也没吃,晚上也没吃?!币骨崛净奥?,又唔哝了一声道:“你说得对,就算我一天吃了八顿饭,只要这一顿是那个弱美人做的,我也照样能吃得下?!?br />
        南凌睿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也埋头大吃起来。

        云浅月有些无语问天。面前这两个人一个是一国太子,一个是尊贵的皇族后裔小王爷。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一顿容景的饭菜而已,至于吗?她将芙蓉烧鱼放在自己面前,其它的都推给南凌睿和夜轻染。想着什么全部都是那丫的下厨做的菜?简直是屁话!她就觉得这盘芙蓉烧鱼味道和药老所做的这些菜味道不一样。其它的都和药老做的味道一模一样,不是药老做的才怪。

        不过这芙蓉烧鱼和她以往吃的味道一样,难道她每次吃的鱼都是那黑心的做的?

        怎么可能?

        “小丫头,你怎么不吃?”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小脸一变再变。

        “吃呢!”云浅月懒得再想,挥动筷子。

        房间内再无人说话,只萦绕着饭菜飘香。

        半个时辰后,一大桌子菜被一扫而空。南凌睿和夜轻染对看一眼,都颇有些意犹未尽。然后齐齐看向云浅月,云浅月抖了抖手中的仅剩的鱼骨头,二人彻底绝了心思。

        “吃饱喝足最适合秉烛夜谈,我们三人培养培养感情,如何?”南凌睿询问。

        夜轻染叱了一声,起身站了起来,抬步向门外走去,“本小王要回去睡觉?!?br />
        “那我们两个培养感情,如何?”南凌睿又转向云浅月。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着南凌睿摆摆手,“你若不想我有办法将你刚刚吃下的东西都帮你倒出来,那你就尽管留下来和我培养感情?!?br />
        “本太子觉得还是吃饱喝足还是睡觉最好!”南凌睿打了个哈哈,起身站起来,也跟随夜轻染出了房门。

        云浅月瞥了一眼离开的二人一眼,又看向桌子上十六个空空如也的盘子,她有些好笑地笑了笑,刚要吩咐彩莲将这些收拾了,只听外面传来夜轻染的大叫声,“那个该死的弱美人在饭菜里放了什么?”

        云浅月一愣,容景在饭菜中放了什么?

        夜轻染话落,又传来南凌睿的怪叫,“是巴豆!哎呦,本太子受不了,茅厕在哪里?”

        紧接着就听到两人脚步声不约而同地飞奔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感受一下自己的肚子,没有半分不适,她目光定在芙蓉烧鱼那个盘子上看了片刻,又看向被她仅仅每一个盘子动了一小口后来全部被南凌睿和夜轻染吞食入腹的十五个菜盘子,她嘴角抽了抽,无语地望向棚顶。诸葛亮的神机妙算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那黑心的家伙!他难道未卜先知南凌睿和夜轻染都会来她这里蹭饭?

        吃饱喝足,身体无半分不适。云浅月后半夜一觉睡到清晨。醒来后神清气爽,推开被子,起身下床,走到窗前拉开帘幕看向外面,大雨过后天朗日清。

        彩莲听到声响端着清水推开门进来,放下水盆,对云浅月轻声催促道:“小姐,您得快些,景世子的马车已经等在府外了?!?br />
        云浅月皱眉,想着昨日青裳似乎是说那个家伙今日来接她去皇宫。她也懒得跟彩莲废话,安静地洗漱,简单地用过早膳后出了房门。

        彩莲想跟上,被云浅月阻止了,她见云浅月出了大门口,才垮下小脸,想着以后再不能嘴碎在小姐面前说东说西了,小姐怕是烦了她不喜欢她了。云王府大门口,果然容景的马车已经安静地等在那里,如往常一样,帘幕紧闭。

        云孟见云浅月过来,连忙将手里的一个花篮递给她,在云浅月用眼神询问下他立即道:“这是上书房的课业,小姐拿着这东西赶紧快上车吧!别让景世子久等了。老奴还要去看看睿太子,昨日睿太子病了?!?br />
        云孟话落,不等云浅月再问,急匆匆跑进了府中。

        云浅月皱眉看着手中的花篮,里面整齐地叠放着一大叠书本和书简。她回头看云孟,见他早已经走的没影了,只能挑开帘子上了马车。

        马车内,容景正在看书,见她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书,对弦歌温声吩咐,“赶车!”

        弦歌立即挥起马鞭,马车缓缓走了起来。

        云浅月坐下身子,看了一眼容景身边放着一个精致的书匣,书匣敞开着,里面装着和她手中篮子内一样的书本,她挑了挑眉,问道:“这是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