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51章 再次轰动(1)

    第151章 再次轰动(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景世子是谁?那是站在天上云端之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连提到他都是对他的侮辱,哪里有人能画出景世子本人的一分风姿?就算天下第一画师也是不敢画的,自然无处去买了。 ”其中一人叱道。

        众人再次认同地点点头。

        “若刚刚那人真是景世子的话,可是浅月小姐不是要嫁给容枫公子吗?怎么会跟景世子那样……那样相携而来?”有人问出疑惑。

        众人都无人解答,这是一个难解之谜!更甚至他们到现在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来,不敢相信是真的见到了景世子,而居然还看到了景世子和浅月小姐那副模样出现在了醉香楼。当时那副场面,着实冲击众人的内心。

        “会不会是浅月小姐发现容枫公子不好了,又喜欢上景世子了?所以将景世子那样对待,还挟持来了醉香楼?”其中一人小心地开口,生怕大家揍他,还退远了些,小心翼翼地说出自己的意见,“毕竟浅月小姐无法无天,什么都敢做的?!?br />
        “也有可能,不过景世子看起来不像是被浅月小姐挟持的。当时进来时候浅月小姐都松开景世子要去扶掌柜的,景世子没借机离开??!”有一人又道。

        “那可能是景世子被浅月小姐威胁了?!庇忠蝗肆⒓凑业搅死碛?。

        “也许是!毕竟浅月小姐实在是女子中纨绔第一人,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绷硪蝗艘擦⒓锤胶偷?。认为这一种最为可能的理由。在天圣人们的心里,景世子是不可亵渎的存在,不可能做出任何不君子不守礼的行为的,尤其是在大廷广众之下,定然是被云浅月威胁了。

        “不错!一定是这样!”众人齐齐点头。都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种理由,心里羡慕云浅月的同时,又对她那样对待景世子而恼恨。众人心目中神邸一般存在的景世子如何能被人那般虐待?若是云浅月此时在的话,众人估计都会蜂拥而上教训她一顿。

        那女子收起容枫的画像,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怀里。

        众人谈论得意犹未尽,聚在一起再次七嘴八舌地说起了今天的事儿。自然从武状元大会云浅月向老皇帝请旨赐婚到云浅月挟持容景出现在醉乡楼。这两件事集合一起,话题似乎怎么也谈不完。

        掌柜的站在柜台前一字不露地都听了进去,一张老脸不停地变幻来变幻去。想着不出一个时辰,浅月小姐在武状元大会当众向皇上请旨赐婚的言论很快就会转移为浅月小姐在武状元大会之后挟持威胁景世子行不轨之举。而且这言论一经出去,定然能压下前者,覆盖整个天下。

        掌柜的想到此,老脸有些忧心忡忡,不知道是为了谁而忧心。

        此时,被众人谈论的主角容景和云浅月正坐在马车内向云王府走去。

        和二人一同坐在马车上的还有南梁太子南凌睿,不过南凌睿没有被允许进车厢,自己也知趣,知道容景的三尺距离的忌讳,也就和弦歌并排着坐到了车前。而他堂堂一国太子并不觉得有损威仪,相反从上了车开始就和冷峻着一张的脸弦歌套近乎。

        而弦歌恍若不闻,就当身边没有这个人似的,南凌睿丝毫不恼怒,一个人说得津津有味。说得大多都是他那些风花雪月的儿女情事,由他口中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而车厢内,云浅月和容景分别靠着车厢两壁对坐着。

        云浅月从一上了马车之后就狠狠踹了容景一脚,容景也不躲开,着着实实受了,她又踹了他一脚,容景依然不躲,她再踹了一脚,容景还是没躲。一连三脚之后,云浅月住了脚,瞪着他,“你怎么不躲开?”

        她气怒之下脚劲自然是很大的!亏他一直没躲开也没还手!她早就赌了气,若他敢躲敢还手的话,她就非要和他大打一场。

        “你解气了就好!”容景轻飘飘吐出一句话。

        “你若是不惹我,我哪里会有气?”云浅月恼怒。

        “好,算是我不对!”容景叹了口气,用极其舒缓的语气,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今日之事你想好如何处理吗?或者想好如何回府对云爷爷交待了吗?”

        云浅月提起这个就头疼,烦闷地道:“有什么可处理交待的?不用你操心!”

        “嗯!凭着你我半两银子都没有的交情,你如今是的确用不到我操心。但是容枫如今暂居荣王府,我是他叔叔,他的事情我还是理应要操心的。不如你如今和我说说你的想法?”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隐隐沉淀着某种情绪。

        云浅月瞪着容景,她如今越想当缩头乌龟不想提容枫他越是提,还一口一个叔叔说的顺溜,生生怕她不记得似的。她黑着脸看了他半响,忽然一咬牙道:“我的想法就是你看来要做好被我日日晨昏定省请安问礼的准备了?!?br />
        容景眼睛眯了眯,“何意?”

        云浅月嗤了一声,“你不是天圣第一奇才吗?还不知这句话何意?”

        “不知!”容景道。

        “为了不做出尔反尔有口无心朝令夕改胡言乱语轻易口出虚言糊弄人玩弄人感情的人,所以,我决定了,说到做到,一定要嫁给容枫?;厝ハ氚旆ㄋ捣壹夷歉鲈憷贤纷右偷?,再说服皇上和皇后,争取征得所有人同意,然后欢欢喜喜嫁给容枫,做他的夫人去?!痹魄吃乱槐菊氐?。

        容景看着云浅月,深深地,眸光溢出那一片深沉如海的漩涡似乎要将她吸进去。须臾,他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她觉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有品质有品格的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就是给面前这个黑心的家伙晨昏定省请安问礼喊叔叔吗?不就是等他死了之后逢年过年在荣王府祖祀叩头上香吗?她忍忍也就罢了,习惯后就觉得不是什么难事了。再说容枫那孩子真的不错,看起来也是对她有意思的,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她自然要把握住的。

        这样一想,从武状元大会出来之后缠绕着她心口的郁闷和头上的阴云散去,显出朗朗晴空。她狠狠吐了一口浊气,眉眼都明亮了起来,忍不住开口断然道:“对,就这么办,这就是我的想法!”

        容景依然闭着眼睛,身子靠着车壁一动不动,恍若未闻。

        云浅月也不理会容景,开始很有心情地听外面南凌睿絮絮叨叨的话,不时嘴角露出笑意,显然心情极好,听到有趣时笑容扩大。

        两刻后,马车来到云王府门口。

        弦歌勒住马缰,声音较之往日相比有些冷清僵硬,“浅月小姐,云王府到了!”

        云浅月自然知道弦歌态度为何转变,大约也是听得了她刚刚说的话,也不以为意。伸手挑开帘子,刚要下车,就听容景声音淡淡,“希望你能如意?!?br />
        “那是自然!”云浅月转头瞥了容景一眼,见他依然闭着眼睛,撇了撇嘴,一撩裙摆,轻盈地跳下了车。

        帘幕落下,车内容景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眸光幽幽。

        南凌睿也已经下了车,手中折扇“啪”地打开,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云浅月似乎听到一阵抽气声,她站稳脚抬起头,这才发现云王府大门口立了许多人。黑压压一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除了云孟、玉镯、绿枝、云香荷几人熟悉外,其余之人她一概不认识。大约有两百多人。而旁边停着十多辆马车。车上装着看起来像是衣食住行之物。

        此时众人的目光大多都定在她和南凌睿身上,看她的人大多是男子,疑惑、审视、惊艳、默然等等眼神,看南凌睿的人大多是女子,也是或明亮,或羞涩,或惊喜,或审视等多种眼神。

        云浅月眸光淡淡地将众人扫了一圈,想着这大约就是云王府的那些旁支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浅月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孟叔见云浅月回来,立即迎上前,当看到她身边的南凌睿脚步一顿,讶异地询问,“小姐,这位是?”

        “他是南梁睿太子!来看爷爷!”云浅月道。

        “原来是睿太子!老奴见过睿太子!”云孟一愣,仔细地看了南凌睿一眼,又看向云浅月,见她没什么异色,压下心中的疑惑对南凌睿连忙一礼。

        南凌睿点点头,“免礼!”

        云孟直起身,再不理会南凌睿,快步走到容景马车前,对着马车恭敬地一礼,“景世子据说是染了凉气,还辛苦送我家小姐回来,老奴谢谢景世子了。世子可是下车来府中小坐片刻?老王爷今日早上还与老奴说等世子送小姐回来后在府中用膳呢!不想没等到。这回若是世子进去,他一定会欢喜的?!?br />
        云孟话落,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看去,但只看到了通体漆黑的马车,想着车中坐着的是景世子,无论男女老少,人人眼中都不约而同露出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