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47章 佩服十分(1)

    第147章 佩服十分(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果然浅月小姐是饿坏了才要吃人!对于这醉香楼开业数年来说是头一回将客人在这里饿成这样的,稀奇??!”南凌??醋旁魄吃虏还诵蜗蟮匕丛诙亲由系氖?,懒洋洋地道。

        “再说一句话,连你一块吃着!”云浅月感觉是真饿了,早上就没吃几口饭,如今折腾了这半日她不饿才怪。对南凌睿警告道。

        南凌睿见云浅月一副饥肠滚滚的模样,很识时务地闭上了嘴。

        “放心,若是再不来,我让你吃?!比菥捌鹕碚酒鹄?,走到桌前坐下,浅浅一笑,极为温和地对云浅月招招手,“过来,坐下!”

        南凌睿怪异地看着容景,眼底奇异地闪着粼粼波光。

        云浅月松了手,懒洋洋地抬步走过去,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有脚步声上楼,一阵饭菜香味袭来,她立即脚步加快,转眼间就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筷子,眼睛盯着门口,“终于来了??!我的荷叶熏鸡!”

        容景浅浅一笑,给她斟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

        云浅月只顾盯着门口,听着脚步声一步步走近,她清晰地闻到了荷叶熏鸡的香味,颇有些迫不及待地舔了舔唇瓣,等脚步声来到门口,珠帘挑起,露出那人的脸和衣着,她顿时愣了,声音拔高,讶异地道:“夜轻染?”

        只见夜轻染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托盘上盛了好几盘菜,中间放着大大一盘荷叶熏鸡,听到云浅月喊他,扬唇一笑,缓步走了过来,“我怕你被弱美人欺负,过来看看,正好帮着那掌柜的将饭菜端来了!”

        云浅月看着代替掌柜的端来菜的夜轻染,听着他的话,颇有些无语。

        她看起来就那么像是能够容易被人欺负的人吗?

        虽然她的确是被容景那个家伙欺负了。但是她也欺负了回来了,若不是那个掌柜的和南凌睿先后出来坏了她的好事儿,没准如今的容景就已经成了“土耳其”人了。

        想到这里,云浅月没见到后面掌柜的身影,回头狠狠地瞪了南凌睿一眼。

        “咦?你居然也在?”夜轻染这时也看到了南凌睿,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

        南凌睿同样有些讶异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夜轻染,尤其看着他手中端着托盘正儿八经地走来,这一副模样实在冲进他的心脏,他默了一下,挑了挑眉,“染小王爷,好久不见??!这些年我可是想你想的紧?!?br />
        云浅月正端着茶水往嘴里喝,噗一下子喷了出来。这话令人听起来想不想歪都难。

        容景正坐在云浅月旁边,引起云浅月是头转向门口这边,所以他被喷了个正着,尽管他用衣袖快速地挡住,但还是淋湿了他的衣袖,他无奈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小脸怪异地扭曲着的,就知道她想歪了,淡淡一笑,加了一把火,“睿太子这些年的确一直心心念念着染小王爷,也没什么稀奇的。你就莫要大惊小怪了?!?br />
        靠!云浅月小脸扭曲的更厉害。和着这南凌?;故歉鏊粤?!

        容景瞥了夜轻染和南凌睿一眼,对云浅月温声道:“你将我的衣袖弄湿了,还不给我擦擦?!?br />
        云浅月脑中各种歪歪无限,听到容景的话不过大脑地掏出怀里的帕子拽过他的袖子给他胡乱抹了两下,又将帕子塞回怀里,继续歪歪,嘴里还不忘道:“好了!”

        “嗯!”容景点点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袖子,也不理会。

        南凌??聪蛉菥暗男渥?,又看了一眼云浅月,嘴角勾了勾,刚要什么,只听夜轻染凉凉的声音响起,“本小王可是一点儿也不想见你!”

        话落,夜轻染大踏步走过来,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桌子上,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

        “没关系!有本太子想你就够了!”南凌睿此时站起身,也走过来坐下。

        云浅月想着这南凌睿感情还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但她佩服他这份勇气,这样公然表白怎么就没被夜轻染这个素来有小魔王称号的人给扔出去?她眼睛盯在荷叶熏鸡上,手中的茶杯和筷子立即扔了,伸手就扯了个鸡腿下来,放在口中狼吞虎咽起来。

        容景眸光闪了闪,并没言语。

        “你最好给本小王老实些,否则本小王定然……”夜轻染闻言脸色顿时沉了几分,瞥了南凌睿一眼,话说到一半就看到云浅月不淑女的举动,他顿住,睁大眼睛,“小丫头,你八天没吃饭了吗?”

        “嗯,差不多!”云浅月一边用嘴撕着鸡腿,一边咕哝了一声。

        夜轻染见她吃得香,也伸手向托盘那荷叶熏鸡抓去,想扯下另一只鸡腿,手还没碰到那个鸡腿,就被横空伸出来的一只手拦住,南凌睿声音响起,“这个是我的!”

        “做梦!”夜轻染另一只手对南凌睿出掌。

        南凌睿也用另一只手出招接住夜轻染的掌风,挑眉道:“本太子想了你这些年,日也想,夜也想,想得寝食难安,夜不能寐,一个鸡腿你都不让?”

        “南凌睿!”夜轻染轻喝一声,面上现出怒意,“当年的事情本小王并没有错,你苦苦追着我作甚?你该找的人应该是叶倩!”

        云浅月心思一动,是不是那个南江第一美人?她从书中得来的知识似乎南疆族主姓叶。而容景说过夜轻染和那个族主的女儿两情相悦。那么叶倩就是那个第一美人的名字了?

        南凌睿哼了一声,“本太子找她做什么?罪魁祸首是你!若不是因为你,她如何甩了本太子?虽然如今本太子觉得那个女人其实也没什么好的,不过这个仇本太子可是永远都不会忘了?!?br />
        “不可理喻!”夜轻染怒叱了一声。

        南凌??醋乓骨崛?,对着他怒意的脸笑得春风荡漾,“况且本太子如今觉得你比那个女人好多了。所以……”

        “所以你就打算移情别恋,将夜轻染从那个背叛你的女人手中抢回来,是不是?”云浅月很快就吃完一个鸡腿,将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还在过招,两只手都挡在那盘荷叶熏鸡前,谁也拿不走那个鸡腿,她慢吞吞地伸出手去将另一个鸡腿扯下,慢悠悠地接过南凌睿的话道。

        南凌睿一愣,似乎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愣愣地看着云浅月。

        夜轻染也愣了,也看着云浅月。

        容景伸手拿起筷子,动作优雅地夹了一口茶放进口中,瞥了云浅月一眼,浅笑附和道:“嗯,你说得有些道理。这样的报仇才更解恨!”

        云浅月递给容景一个志同道合的眼神,想着这个黑心的家伙有时还是可爱的!

        “小丫头,你胡说什么呢?他是恨不得杀了我才……”夜轻染回过味来,俊脸霎时黑了,瞪着云浅月。

        “对,对,本太子就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本太子要将染小王爷抢回来,嗯,那个……那个……移情别恋!”南凌睿嘴角狠狠地抽了两下,见夜轻染的脸黑了,他立即附和,“就这么办!”

        “你找死!”夜轻染见鸡腿被云浅月抓去了,彻底怒了,双掌齐齐变幻,对南凌睿打去,这一掌带着排山倒海之势。

        “我死也要拉上你的?!蹦狭桀A⒓匆菜平诱?。

        顷刻间桌子震动,菜盘剧烈晃动,二人掌风呼啸而过,云浅月和容景这两个没有武功的人自然难以抵抗,云浅月手中的鸡腿险些抓不住,容景手中的筷子颤了颤,眼看就要有翻桌席的倾向。

        “喂,你们要打出去打,我还要吃饭!”云浅月立即大喊了一声。

        那二人仿若不闻。

        云浅月转头看向容景,容景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谁敢将这一桌子掀了,我就将他扒光了挂到南城门去!”

        夜轻染叱了一声,不屑道:“你一个没武功的还奈何的了本小王?”

        南凌睿本来想住手,但听到夜轻染的话,手中的招式顿了一下,继续接招。

        二人转眼间又过了两招,依然打得难解难分。

        “若是你们不相信,大可以试试!”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慢悠悠地道。

        眼看桌子就要翻,云浅月立即扔了手中的鸡腿将那盘荷叶熏鸡抱在怀里,对着二人大喊道:“对,你们尽管不相信这个黑心家伙说的话,我觉得我饿着点儿没什么,看两个美男子**我可是很愿意欣赏的!”

        夜轻染和南凌睿手齐齐一顿,偏头看向容景,见他一副无害的脸色,但他从来就是这副样子,什么人若是得罪了他亏都不少吃。虽然他武功尽失,但黑心尚在。再转头看向云浅月,见她抱着荷叶熏鸡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他们。二人齐齐打了个哆嗦,这架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本小王今日先饶你不死!”夜轻染权衡利弊之后,认为还是别冒险,撤了手,对南凌睿冷着脸警告地扔出一句话。被扒光了挂在南城门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小丫头似乎很感兴趣。

        南凌睿也撤了手,不以为然风流无比地道:“我倒是愿意尝试尝试景世子那个扒光了挂到南城门的说法。嗯,定然这天圣的所有小姐都会为我疯狂的。何不乐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