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31章 就嫁给他(2)

    第131章 就嫁给他(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可是往年也是这么多人?”云浅月疑惑地问。

        老皇帝一怔,再次看向场中,收回视线,摇摇头,“往年大约是这些人的一半吧!”

        “这就是了。往年才是一半人,今年却是增加了一倍人数。这未免有失公允。若是真将台上的赢者累死了的话,岂不是我天圣就少了一个英才?”云浅月道。

        老皇帝皱眉,看着容枫,似乎在认真寻思云浅月的话。

        “浅月小姐,文武大会的规矩可是由百年前就规定下的,难道你想打破?”孝亲王虽然离的远,但不影响和云浅月说话,声音也清晰地传来。

        “请问孝亲王,规矩是谁定的?”云浅月反问。

        “自然是始祖爷!”孝亲王府。

        “始祖爷也是人,他不是神,不能料到身后百年之事。既然规矩是人定的,为何不能打破?始祖爷已经不在,当今执掌这天圣江山的可是皇上姑父,皇上姑父也是一朝天子,自然有权利更改完善,施行与时俱进的方法,才能更好的建设我们天圣江山基业。若是一味地固步自封,如何能壮大我天圣?岂不是始祖爷时候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还谈何发展壮大,繁荣富强,宏图伟业,千载功勋?”云浅月本来不想出头,但这个规定太过陈旧不公平,她实在看不过。再说对于容枫她心里总感觉有一种抓不住理不清的感觉,想来是她这个身体主人的遗留下的情绪。所以,就帮帮他又如何?

        孝亲王被噎得一愣,似乎没想到云浅月也能说出这番话来,他看向老皇帝,老皇帝也是面色惊异,他立即道:“无知小儿,始祖爷的祖训如何说能改就改的?浅月小姐才识字几日,就妄谈治国,实在可笑!”

        “我是愚钝,什么都不懂。但我懂得一样,就是这样的比武着实不公平。我看不过去,自然要说来,皇上姑父既然要我坐在这里,总不能让我只是看着不说话吧!”云浅月横了孝亲王一眼。

        孝亲王反击,“什么叫做公平?这自古哪里有公平在?”

        云浅月立即抓住了他话柄,笑了一声,无精打采地道:“原来这武状元大会本身就存在着不公平???我还当多正规多公允,感情就是玩呢!哎,早知道就是皇上姑父一片好意恩准我来看,我也不会来了。真没劲,老是看他一个人在上面??吹阶詈蠊兰凭突峥吹剿鬯劳卵?。武状元一个也没有了。啧啧,这样的话还不如不看?!?br />
        孝亲王一时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顿时没了言语。

        “皇伯伯,月妹妹说得不错。这样下去车轮战后容枫指不定会累死。这样的确有失公允?!币骨崛镜?。

        夜天倾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无精打采的小脸有些不忍,犹豫了一下,转头也对老皇帝道:“父皇,月妹妹所言不错,始祖爷的时候是针对这京中官员子弟而设的比武大会。寒门百姓没资格参加,如今百年已过,您要广招贤才,这布衣百姓也有幸比武争夺武状元。所以,由百年前的几十人,增加到如今的千人,的确是人力难以承受,就算这容枫武功高强,也难以应对。也的确有失公允了?!?br />
        四皇子看了一眼太子,又扫了一眼众人神色,也当即建议道:“儿臣也觉得月妹妹说得对。既然只准高门子弟参加比武大会的规矩已经被打破,如今这个规矩也的确不符合公允了?!?br />
        云浅月知道夜轻染会帮她,但没想到夜天倾和夜天煜也会帮她。她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落在容景身上,见那人没有开口的意思,她收回视线,继续看向场中。

        “浅月小姐说得不无道理!”德亲王也认同地点了点头。

        云王爷看了云浅月一眼,不明白这个女儿为何要帮容枫,难道是因为景世子?这个规矩虽然表面上是定死,但是私下里还是有作弊可循的,就比如说抽号一项,若是想保存体力,就可以由抽号官那里下手,留着后面的号就是。染小王爷虽然不屑动这种手脚,但是德亲王爱护儿子自然给选了后面的号。所以夜轻染虽然参加,但如今依然还没上去。

        他看向容景,从容景清淡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他拿不准这位深思颇深的景世子的态度,到底景世子是想扶持文伯候府再次强盛,还是想置之不理打压了去,至今他没看出来。若说是扶持的话,他就该帮助容枫拿后面的号,而不是明知道这种是很吃亏的,却还要他第一个就上去,若说不扶持的话,以景世子的手段,容枫绝对回不了这京城,入住不了荣王府,也进不了这武状元大会。

        一番思量下,云王爷也附和着点点头,“小女说得也有几分道理?!?br />
        几位主要的人物都表态,一众大臣也纷纷表态。但是都说得比较隐晦。

        众人一番话落,老皇帝沉默不语。

        这一处亭中静静,再无人开口。高台上依然继续。容枫似乎不见丝毫疲惫。

        “嗯,月丫头说得的确有理?!惫似?,老皇帝点点头,问向一直没开口的容景,“景世子,你对此有何看法!说来朕听听!”

        “景对此没有看法!武状元大会发展百年至今,虽然有失公允,但这条规定是众所周知之事。上那高台之前每个人都是明白这条规矩的,也都立下自愿之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比菥暗?。

        云浅月猛地看向容景,他什么意思?难道就看着容枫被累死而不理?

        老皇帝点点头。

        “弱美人,你什么意思?”夜轻染问容景。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比菥暗?。

        夜轻染皱眉,腾地站起身,对老皇帝道:“皇伯伯,我也要上去,此回报名选拔出来够资格的人不就是这一千多名吗?我要和他一人一半,最后我们共同再较量一番。我相信在这场中无人能是我二人对手了吧?”

        “哦?你要上去?一人一半?”老皇帝挑眉。

        “是!这样公平公正!”夜轻染看着台上的容枫道:“我可不愿意占他便宜,等到他打累了,我赢了他之后别人说我胜之不武。那样多没面子?!?br />
        德亲王皱了皱眉,并未开口阻止夜轻染。

        “这样到也算是不失为一个公允的方式!”云王爷颔首道。

        “这样岂不是也打破了圣祖爷的规矩?染小王爷,你没看到台上的容枫根本就没半丝累的样子吗?也许人家能拿下这一千人之后依然不知疲惫呢!你岂不是小看了文伯候府的后人?!毙⑶淄醯?。

        夜轻染皱眉,“我们一人一半平分了这些人之后再进行对决,他能胜过我自然他武艺比我高强,若是败给我,本小王也不会觉得胜之不武。我如何会小看了文伯候的后人?”话落,他不给孝亲王说话的余地,对老皇帝道:“请皇伯伯恩准!”

        老皇帝似乎是在思量,片刻绕过旁人又询问容景,“景世子觉得轻染的提议如何?”

        “既然染小王爷不想胜之不武,这也算是一个好的提议?!比菥暗?。

        “好!那就依轻染所言?!崩匣实鄣阃?,对四皇子吩咐,“煜儿,你吩咐下去,将高台一分为二。设两场比武,同时进行!准轻染上去守台!若是能和容枫一起守到最后,二人再进行对决,决一胜负。若是中途有人打败二人而换人,就由两方胜者一决胜负!”

        “多谢皇伯伯!”夜轻染顿时大喜。

        “是,父皇!”夜天煜对身边的裁判吩咐了一句。

        身边的裁判立即扬声高喊,“皇上有旨,为了公正公平,将高台一分为二,再设一场武试同时进行。由染小王爷守台。若是能和容枫一起守到最后,二人再进行对决,决一胜负。若是中途有人打败二人而换人,就由两方胜者一决胜负!”

        裁判话落,下面千人顿时哗然,纷纷和身边人交谈起来。

        云浅月看到有些人一听夜轻染守台脸色立即就变了。她笑了笑,想着恐怕这些人怔在担心小命呢!若是夜轻染出手将人从三丈高的高台扔下去的话,保不住会下手重而导致人缺胳膊少腿。

        夜轻染勾唇一笑,飞身而起,身子潇洒如风,顷刻间飘然落在了高台上。

        “好!”老皇帝大赞了一声,哈哈笑道:“这小魔王七年历练,武功总算没白费!如今回来虽然还是一样玩世不恭的德行,但总算也知事了不少,朕心甚慰!”

        “也不枉费当年父王将他踢出去京城的苦心?!钡虑淄醯?。

        “哈哈,德亲老王叔疼这个小子疼得跟掌中宝贝似的,当年将他踢出去的确是下了一番苦心。朕今日就看看这小魔王的武功到底如何成就了!”老皇帝大笑道。

        德亲王笑着点点头。

        众人都无人言语。

        只听夜天煜又吩咐来一个裁判官高喊,“第一轮,染小王爷对丞相府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