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23章 比武大会(1)

    第123章 比武大会(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和你哥哥是云王府未来的希望,这天圣风云不知道哪朝也许就变了,你爷爷和父王怕是也护不住你们,就看你们自己的福气了。 尤其你是云王府嫡女,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多少人在盯着你。行差一步,也许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你自己明白小心就好?!痹仆跻愕阃?,似乎要伸手去摸云浅月,见她清淡的脸色,心下黯然,还是生生顿住了。笑着摆摆手,“你爷爷大约是在等着了,你去他那里吧!他这些日子总是念叨你,你也别怪你爷爷将你逼去学习,他是为了你好?!?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拿着令牌转身走出了书房。

        绿枝候在书房外,见云浅月出来对她恭敬一礼,“浅月小姐慢走!”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绿枝,认真地打量她半晌,绿枝依然不慌不乱,不卑不吭,她淡淡一笑,“我一直觉得我父王无甚可取之处,今日听他嘱咐了我一席话,再看到你云英未嫁一直陪在他身边侍墨多年,我觉得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br />
        “王爷只不过是从王妃过世之后伤了情颓废了数年而已?!甭讨Φ?。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抬步向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绿枝看着云浅月离开,转身进了书房,见王爷今日神态轻松,不似以往周身笼罩着阴郁烦躁之色,她笑了笑,“王爷这些年怕是看错浅月小姐了!”

        “是??!”云王爷点点头。

        “今日之后王爷大可不必忧心了。您该相信有王妃那样的女子,浅月小姐如何会真正的顽劣不通世俗礼数?老王爷人老,心却是不糊涂的?!甭讨Φ?。

        “这些年倒是我混账糊涂了!”云王爷叹息了一声,“自己女儿却不知她真正秉性,她在天之灵怕是会对我失望的?!?br />
        绿枝沉默不语。

        云王爷也不再说话,看着天空,一脸怀念和忧伤。

        云浅月一路来到云老王爷院子,云老王爷院子漆黑一片。

        玉镯等在门口,见她到来立即上前一礼,轻声道:“奴婢给浅月小姐见礼,老王爷刚刚睡下了。说既然王爷将他要说的话都说了,就不再浪费唇舌了,您明日自己小心就是。老王爷虽然不去,明日王爷,世子,还有景世子,染小王爷都是会在较场的,说有这么些亲近的人在,您要是害怕就不是她孙女,还说您要是吃了亏回来,那就太窝囊了,以后别说您是他孙女!”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看着院中黑漆漆的屋子,哼了一声,“这个臭老头!”

        玉镯扑哧一声笑了,对云浅月眨眨眼睛,低声道:“老王爷如今估计还没睡熟,浅月小姐说的话他还是会听见的?!?br />
        果然,玉镯话音刚落,里面传来云老王爷的骂声,“你个臭丫头,据说在景世子那里又瘦下了一层皮,还不回去睡觉休息!若是明天你吃了亏回来,仔细我再扒了你一层皮?!?br />
        云浅月抬头望天,也懒得理这老头,转身回了浅月阁。

        浅月阁内,赵妈妈、彩莲、听雪、听雨等人见云浅月回来自然是欢腾不已。但见她瘦得尖尖的下巴和小脸,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心疼。炖补品,做药膳,将最好的东西都搬到了桌子上,弄了满满的一大桌子汤羹饭菜。

        云浅月看着众人心疼不已的神色哭笑不得,好像容景虐待了她似的。不过这些日子着实瘦了是真的。她对着几人摆摆手,让大家坐下与她一起吃,这些她自己怎么吃得完?众人一番推辞,但最终还是和她坐在了一起吃了。

        从云浅月离开去了荣王府后,这些日子浅月阁众人都是沉闷无趣,尤其是彩莲、听雪、听雨等人,日日盼着小姐回来,如今终于将她盼回来,自然是欢喜不已,浅月阁内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

        云浅月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彩莲等人讲这些日子京城里发生的事儿。

        首当其冲第一桩事情就是冷小王爷当街拦截浅月小姐试图杀害却被景世子救下私了之事,京中闻风得知的人还是很多,毕竟那日是在大街上,但都无人敢大声宣扬,只百姓们在私下里拍手称快,而京中高门望族的人似乎齐齐得了耳鸣,无人上达天听,皇上自然是不知道的,或许皇上知道,也是默认了这种私下了结。据说冷小王爷那日回去之后被冷老王爷罚跪去了祠堂,但孝亲王府内部具体是何情形就不知道了,总之这件事情并未掀起波澜。

        第二件事情就是南梁睿太子大醉了半个月后终于在前几日醒了,从灵台寺下了山来到了京城,皇上给安排在了南梁的行宫暂住。睿太子仰慕天圣繁华,日日上街闲逛,最主要的场所就是那些烟花酒楼之地,他风流俊美,一双桃花目夺人心魂,又温柔亲和,一时间整个天圣的花楼女子都为之癫狂。京中不少大家闺秀女子上街见到了睿太子,一睹睿太子风流英姿,也是暗暗心仪。睿太子在天圣不过几日,当真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一时间风流无匹,盖过了天圣许多大好男儿,风头一时无二。

        第三件事情就是半个月前,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和孝亲王府的小郡主冷疏离因为争风吃醋大打了一场,容铃兰将冷疏离的头皮抓破了,冷疏离将容铃兰的脖子抓出了几道血痕,二女血染太子府。一时间为京中百姓所津津乐道。

        第四件事情就是清婉公主在前几日投湖自杀未遂,幸得云王府世子云暮寒救得及时。虽然捡回了一条性命但还是伤了身,再度缠绵病榻,十分虚弱,时而醒来,时而昏迷?;噬衔擞切牟灰?,命云世子云暮寒住进了皇宫公主寝宫的隔壁,照料公主,这虽然不合乎礼仪,但天圣上下人们这些年来都认为二人珠联璧合,朝中那些大臣也无人奏本对此有异议。

        只此四件大事儿,还有诸多小事儿接连发生,从彩莲等人口中声情并茂地说来,云浅月不时唏嘘一声,觉得这半个月她过着隐世的日子,可谓是错过了许多好戏??!

        戌时二刻,彩莲等人虽然还有许多话未能和云浅月尽兴而说,但想着她明日要去较场观看武状元大会,怕是会早起,还是有节制地住了口,都退了下去,浅月阁才彻底静了下来。

        云浅月躺在床上,没有困意,将明日要见的人在脑中过滤了一遍,直到深夜,才睡了下去。

        第二日天刚破晓,云浅月不用人喊便自发地起了身。

        先是打了一遍太极,然后又活动了一番拳脚,感觉精神气爽,想着今日不管发生什么,姑奶奶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老皇帝最好别算计她,否则她可是个记仇的,保不准去搬了他本就空虚的国库。

        彩莲进来帮云浅月沐浴更衣洗漱着装,一番打扮妥当,用过饭后,云孟也匆匆而来,人未到,声先闻,很符合这云王府大总管的忙碌架势,“浅月小姐,您收拾妥当了吗?景世子的马车已经等在门口,他和您一同入宫?”

        “容景?他又来了?”云浅月挑眉,想着这个家伙阴魂不散吗?

        “云世子从皇宫直接去较场,回府接您太过麻烦,自然是景世子来接您了。您跟景世子在一起,老王爷和王爷都是放心的?!痹泼闲呛堑氐?。

        云浅月撇撇嘴,她有一种被卖给了容景的感觉。

        “小姐,您快去吧!别让景世子久等?!痹泼嫌执叽?。

        “好!”云浅月抬步出了房门,回头不忘对彩莲等人道:“你们不用跟着了,你们跟着去了也是进不了较场,太阳底下曝晒的滋味不好受,在府中待着吧!”

        “是,小姐!”彩莲也知道那种地方不是她能随便跟去的,乖巧地点点头。

        云浅月出了浅月阁,向府门口走去。

        云孟笑跟在云浅月身后半步,对她嘱咐,“小姐,今日不同往常,您一定不能顽皮,要时刻跟在景世子或者咱们世子身边才行,也别到处乱跑?!?br />
        “好,我晓得?!痹魄吃碌阃?。

        云孟不再说话。

        出了内院,云浅月远远就看到门口除了停着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外还停了一辆极为华丽的马车,她见到云香荷一身华丽的衣装正站在容景的马车前似乎说着什么,而容景的车帘未掀开。她挑了挑眉,问道:“孟叔,她要去哪里?”

        “回浅月小姐,大小姐这是要进宫看皇后娘娘,前几日大小姐说想念皇后娘娘了,派人去给给皇后娘娘去请了旨意,皇后娘娘准了今日让大小姐进宫?!痹泼涎沟蜕?。

        “嗯!”云浅月点点头,心里冷哼一声,云香荷果然是个不甘于安分的主。

        “皇后娘娘虽然对浅月小姐您很好,但是对大小姐也是不错的?!痹泼嫌值蜕溃骸胺锊噱蛭槐嵛耸替?,大小姐怕是嫉恨在心,浅月小姐您以后要小心大小姐,还是防范些好。而且大小姐这些日子外出的勤快了些,各个府中的小姐聚会大小姐也不曾落下,这些年小姐您不爱这些小姐们的来往聚会,不和京中的那些小姐们走动,大小姐在这京中那些小姐们的小圈子里还是很得人缘的?!?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