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07章 乱棍打出去(2)

    第107章 乱棍打出去(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浅月阁依然如她走时一般,被打点的井井有条,窗明几净,院中兰花吐香。

        云浅月被人簇拥着进了屋。

        “这些日子小姐不在府中,府中到也安宁。没出什么大事儿。就是三姨娘和五姨娘来问过账本的事情,老奴说小姐带走去学了。三姨娘和五姨娘脸色虽然不好,但也没为难老奴?!闭月杪栊ψ诺?。

        “嗯!”云浅月点头。提起账本她就头疼。

        “小姐,奴婢看您脸色不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彩莲问云浅月。

        “没事儿!明日要去荣王府请容景教我学字,不想去而已?!痹魄吃碌?。

        “小姐,这可是好事儿??!景世子之才冠绝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比咱们府世子要有才华,您能跟他学习是您的福气,怎么就不想去呢?”赵妈妈连忙劝,“这京中恐怕谁人都没小姐的福气呢!”

        “是啊,小姐,您又能见到景世子了!”彩莲一听乐了。

        “景世子定然好好教导小姐的,比咱们世子要教得好?!碧┮擦⒓吹?。

        “是啊,小姐,您一定要去。没准您几日就能学会掌家了呢!”听雨也附和。

        云浅月无语,她真是不明白了,容景给这全天下的人都下了什么**汤?让人人都拿他当爷供着。她也实在佩服他有这份本事。她摆摆手,烦闷地道:“我说不想去而已,又没说不去。都不用说了?!?br />
        四人一听都齐齐现出喜色。想着小姐若是和景世子学的话,离掌家不远了。

        揭过了这件烦闷的事儿,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开始围着赵妈妈叽叽喳喳说香泉山祈福节的事儿,屁大点儿小事儿从她们口中也能说出花来,而且院中侍候的小丫头们也都挤过来听,一时间屋内热闹无比。

        云浅月坐在椅子上笑看着她们,觉得生活其实还是很美好的。至少前世她没这种时间坐着听别人叽叽喳喳唠嗑的快乐。

        一群人正说得兴奋处,云香荷和她的婢女走进了院子。

        “小姐,是大小姐来了!”彩莲正对着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进来的云香荷。

        众人闻言都立即住了嘴,向门口看去。

        “嗯!”云浅月向外瞥了一眼,她虽然没有武功,但是前世训练的敏锐还是能让她听到五十步之内的声音。云香荷和她的婢女走到院门口时候她就听到了声音。她皱了皱眉,对赵妈妈问道:“她不是被关在院子里养伤吗?”

        “是在养伤,老奴这些日子也没见到大小姐出来,怕是今日刚出来?!闭月杪璧蜕剩骸靶〗?,您若是不想见老奴将人打发了,就说你不见人?!?br />
        “不用了,让她进来吧!我看看她想作什么?”云浅月摇摇头。

        赵妈妈几人不再言语。

        “妹妹去灵台寺一趟,大难不死回来,姐姐过来看看妹妹?!痹葡愫商Р阶吡私?,脸上挂着笑意,“听说妹妹此回武功尽失,妹妹那么喜欢舞刀弄棒,如今武功失去,以后当真是花拳绣腿了。真是可惜??!”

        感情是来笑话她的!云浅月冷笑一声。

        “你大字不识几个,琴棋书画又不会,针织女红不懂。如今连唯一拿手的武功都没了,当真是一无是处了,我看……”云香荷一脚迈进门槛,口中一边笑道。

        “将她给我乱棍打出去!”云浅月以为这女人有什么新鲜呢!原来就是挖苦她来了?老王爷欺负她就算了,谁叫他是她爷爷,容景欺负她也就算了,谁叫她心没他黑,嘴没他毒,云暮寒欺负她就算了,怎么也是她亲哥哥??墒切⌒〉脑葡愫善臼裁锤依雌鄹核??真当她是好惹的吗?

        “小姐……”彩莲等人都看着云浅月。

        “我说将这个女人乱棍打出去,没听到吗?”云浅月加重语气道。

        “是,小姐!”彩莲、听雪、听雨齐齐应声。

        三人有的拿扫把,有的拿鸡毛掸子,有的拿蒲扇,向着云香荷冲了过去。三人这一带头,院中侍候的丫鬟婆子们顿时各找家伙,蜂拥而上。

        “云浅月,你敢!我是奉了父王之命来看你的!”云香荷大叫了一声。

        众人闻言立即住了手。

        “打!”云浅月吐出一个字。云王爷即便在她面前,这个女人敢这么冷嘲热讽她的话,她也照打不误。

        彩莲等人再不犹豫,手里的东西都向着云香荷招呼了去??蓟瓜率智?,后来东西打到了云香荷的身上,云香荷大喊大骂“下贱蹄子也敢打我”的话,很快众人就想起以前这位大小姐趾高气扬没少打了浅月阁的人,一时间旧恨都涌了上来,下手就丝毫不客气了。

        不出片刻,云香荷就招架不住,抱着头被婢女扶着打出了浅月阁。

        众人见将人打出去了,一时间得了畅快,都志得意满拿着手中的东西回来了。

        “不错!”云浅月笑看这众人,“以后这种事情就这样处理。我们浅月阁的人要抱成一团,不能让人欺负了?!?br />
        “是,小姐!”众人都点头。

        “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也不要仗着我纵容就嚣张地去欺负别人。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要是我浅月阁的人一日,我都会照拂你们,不会亏了你们的?!痹魄吃掠值?。

        “是,小姐!”众人再次垂首。

        “行了,刚刚没说够的接着说,没听够的接着听?!痹魄吃滦ψ虐诎谑?。

        浅月阁内霎时又热闹起来?;渡τ镞催丛皇贝鲈和?。

        云香荷头发被打得乱了,身上各处都疼,估计都青了。她恼恨地看着浅月阁,没想到云浅月如今没了武功还这么嚣张。她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更像是嘲笑她一样,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猛地一跺脚,“走,我去找父王评理!一定要处置了这个嚣张的死丫头?!?br />
        云香荷的婢女也挨了不少下打,但总得来说还是比云香荷轻,棍棒都招呼云香荷身上了,她连忙扶了云香荷,二人向云王爷的书房走去。

        云王爷书房内。

        三姨娘和五姨娘知道王爷回府,打听到来了书房,都屁股后面急急追了来。无非是惦记着掌家之权。此回二人私下里达成一致意见,两人不再争了,就算两人和着掌家,也要将掌家的钥匙拿在手里。若是云浅月那黄毛丫头掌家的话,她们哪里能有好日子过?好不容易整倒了凤侧妃,如今自然不能便宜了云浅月。

        可是软磨硬泡,旁敲侧击说了半天云浅月掌不了家,云王爷半分口也不松,言明浅月是云王府嫡女,她掌家无可厚非。一时间二人都觉得估计无望了。

        就在这时,云香荷和她的婢女来到,人还没进来,哭声就传了进来。

        云王爷被两个贵妾磨得心下正烦,听到哭声向外吼了一句,“香荷,你不是去你妹妹那里了吗?跑这里来哭什么?”

        云香荷哭得极其委屈,走了进来,哭道:“父王,女儿以后再也不去浅月妹妹的院子里了。若是再去的话,估计再没命回来了?!?br />
        “怎么回事儿?你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弄成了这副样子?”云王爷看着云香荷,皱眉问。

        “我刚刚去了她那里,人还没进屋,就被她给打出来了?!痹葡愫梢槐哂檬峙聊ㄑ劬?,一边哭得极是伤心,还掳开胳膊让云王府看,果然手臂有被打的青红痕迹。

        “真是浅月打的?”云王爷问。

        “父王,女儿还偏您不成?”云香荷垂下头,眼泪更多了。

        “浅月也实在太过放肆了!”云王爷道。

        “王爷,妾身就说嘛,浅月小姐如何能掌得了家?掌家者要恩怨分明,照浅月小姐这般刚刚回来就打了去看她的大小姐,以后这家如何公平?”三姨娘抓住机会,立即向王爷谏言。

        “是啊,王爷,你想想,浅月小姐天生就的任性嚣张纨绔不化的秉性。这么多年也没改成,如今更是无法无天了。听说在香泉山刚去一日就烤鱼险些放火烧了山寺圣地,后来又大醉一日夜,再后来想必也是因为她顽皮淘气才会又被掉进地下佛堂关了三日夜。如今刚一回来就打了大小姐。这实在不像话,老王爷宠着她,您不能再惯着她了??!”五姨娘立即接过话道。

        “是啊,王爷,再这样下去您是害了她,哪家的女儿如她一般纨绔不化?”三姨娘又道。

        “这京中的大家闺秀小姐人人都是循规蹈矩的。只有咱们府的浅月小姐不规矩?!蔽逡棠镉值?。

        云香荷不再言语,听着两个姨娘给云王爷吹风。只要能整了云浅月,她就不计较她们两个帮着云浅月整倒了她娘的仇。

        “你们都不要说了。本王和老王爷自有论断!”云王爷沉默片刻,对着三人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香荷好好在你的院子里养伤,既然你妹妹不喜欢你,你以后就少在她面前走动。你放心,浅月其实是个大度的性子,只是有些脾气和任性而已。即便她掌了家,也不会少扣了你一分份例的?!?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