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02章 有缘人(7)

    第102章 有缘人(7)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车不好,东西再好也是照样颠簸。 ”云浅月不领情?;奥?,再不理夜轻染微变的脸,对容景道:“还坐着干什么?赶紧起来收拾走??!你来时候将我带来,回去自然要送我回去。做人要有始有终。懂不懂?”

        “懂!”容景似乎笑了一下,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那走吧,马车就停在寺门口。你总不至于走不动让我背你到门口吧?我可背不动!”

        “自然不用!”云浅月跟上容景,走了几步又道:“喂,就这么走了?随身带来用的东西怎么办?不要了?”

        “你可真是操心,还真适合掌家。有人收拾,不用你管,走吧!”容景不回头,步履依然轻缓优雅,不紧不慢。

        云浅月想想也是!天生操心的命??!她又有什么办法?

        二人一前一后,向门口走去。连对众人客气谦让一番都没有。简直旁若无人。

        “世子哥哥,浅月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和你们一起?!比菸袅ψ妨顺鋈?。

        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也起身,走了出去。

        夜轻染起身站起来,“有好车不做白不做,我自然也要坐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话音未落,人已经追了出去。

        夜天煜也立即起身,快步跟上夜轻染,声音传来,“你要是去坐那沉香木打造的马车,你的马正好给我骑了回去。那可是不次于汗血宝马的好马呢!本皇子还没骑过!”

        “想也别想!”夜轻染声音传来。

        “你要去坐沉香木的马车,我就敢骑你的马?!币固祆虾敛幌嗳?。

        只听远处掌风呼啸声传来,显然二人你一拳我一脚动了手。

        夜天倾脸色极其不好,简直用阴云密布来形容,他都拉下身份和架子对云浅月好,可她仿佛视而不见,心中恼怒,哪个女子有这个胆子敢如此对他?简直是不识抬举!还有容景……容景……

        夜天倾袖中的手攥得死紧。容景他想做什么?对云浅月有求必应处处维护,以为云浅月真能嫁给他吗?荣王府与云王府想要联姻简直就是做梦!他忽然觉得容景如今十年后出府,大病初愈,是不是该让父皇给他指婚了?而那个人自然不是云浅月。

        “太子殿下,铃兰可以和您共乘一车,我的马车实在颠簸的很?!比萘謇家Я艘Т桨?,心中有些恼恨,不知道云浅月走了什么运,居然让所有人的眼光都追随着她,连以前对他最不屑一顾的太子殿下居然都如此拉下身段对她好,她居然还不识抬举。

        夜天倾抬头看向容铃兰,见女子一张小脸期盼地看着她,小心翼翼。他想着这才是女子该看着他的目光,希意他对她怜惜,眷顾,她对他爱慕,深情,都表现在这张脸上,他以前一见就心中舒服,可是为何如今全然没了感觉,脑中全是云浅月淡淡冷然的脸?

        “太子殿下?”容铃兰鼓起勇气再次询问。

        “好,你就与我一起坐我的马车吧!”夜天倾脸上郁气尽退,对容铃兰点头,转头对云王爷道:“云王叔,我们也启程吧!”

        “好,太子殿下请!”云王爷也敏感地觉出几人之间暗潮汹涌,想着景世子的确对浅月不错,染小王爷对浅月也不错。他不由一叹,心下担忧,希望别出什么事情就好。浅月即便不嫁入太子府,皇上恐怕也不允许她嫁入荣王府或者德亲王府的?;适易罴苫淞酱笫屏α霭?!他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

        夜天倾也起身向外走去。

        容铃兰没想到夜天倾居然答应和她一个马车,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提着裙摆追了上去。心中欢喜不能自已。

        那两名女医正也尾随其后离去。

        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对视一眼,转身向屋内收拾东西去了。

        灵台寺门口。灵隐大师。慈云方丈以及灵台寺有头有脸的几位僧人早已经等候在那。此时一见容景等人出来,都齐齐双手合十,打了声“阿弥陀佛!”

        云浅月走在容景身后,没想到左躲右躲离回去了居然还见着这老神棍了。她当没看见灵隐等人,直接越过容景向马车走去。

        “浅月小姐请留步!”灵隐大师开口。声音洪亮。

        云浅月恍若未闻,继续前走。

        “阿弥陀佛!浅月小姐请留步!”灵隐大师拦在云浅月面前。

        云浅月被迫停住脚步,看着灵隐大师,仙风道骨,的确像是神棍的样子。她后退了一步,也双手合十,口中大声道:“阿弥陀佛!大师,都说我佛慈悲,您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慈悲为怀?”

        灵隐大师一愣,“浅月小姐何意?”

        “您没看到我不待见您吗?求您慈悲为怀,放我过去吧!”云浅月做祈求之势。

        云浅月话落,只听容景低低笑了一声。虽然极轻,但是极为清晰。

        云浅月回头瞪了一眼容景。该死的家伙,他怎么没告诉他有神棍在这里等着?

        “哈哈,月妹妹,多少人想见灵隐大师一面都难如登天,你居然不待见他,果然是我辈中人??!我也不待见他?!币骨崛究醋旁魄吃滤趾鲜桓笨喙狭扯宰帕橐笫Φ难友锷笮?。这个小丫头就是得他心意。

        “月妹妹当真可爱的紧??!”夜天煜也笑了起来。想着他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云浅月居然这么好玩。从那日在皇宫之后她似乎才不同了。

        灵隐大师无奈一叹,苦笑道:“浅月小姐,老衲似乎不曾得罪于你?!?br />
        云浅月暗自腹徘,你是没得罪我,但是你是神棍,我是一缕异世灵魂寄宿了别人的身体,这样两个身份就注定你我势不两立的。除非你没神到家揭穿不了我。否则得罪我得罪大了。她定了定神,面上染上假笑道:“我天生对神棍……不,对和尚反感。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些?!?br />
        容景似乎又低笑了一声。

        “就知道笑,也不怕笑掉了大牙!”云浅月回头叱了容景一句。

        容景如诗似画的容颜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的眉眼如画,他看着云浅月,笑意不减,反而更甚,温声道:“好,我不笑了?!绷橐笫醋旁魄吃?,苦笑道:“浅月小姐,你对和尚反感没关系,老衲对你不反感就是了。老衲一直寻找有缘人作为此生卦象封笔之签。浅月小姐就是那有缘人,可否请浅月小姐抽取一签,以圆了老衲金盆洗手,自此做一云游僧人,再不闻世间占卜?!?br />
        “不要!”云浅月立即后退一步,“我才不是你的有缘人!”

        “此签只问去路,不问来路,不求前世之因果,只问今生之因果。浅月小姐,老衲保证,此签定是对你无害就是?!绷橐笫Φ?。

        “那也不要!”云浅月摇头。

        “多少人想要得知自己命运而不成,浅月小姐为何不算?”灵隐大师询问。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相信什么天意,自然不算?!痹魄吃潞吡艘簧?,话落,她又郑重补充,“你不用说了,反正我不算。强人所难不是大丈夫所为?!?br />
        “好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老衲第一次听到,的确是老衲强求了!”灵隐大师赞道。没有因为云浅月拒绝而有丝毫不豫。

        “既然如此,那我走了??!”云浅月对灵隐大师摆摆手。

        不妨她刚走两步,就被人一把拉住,云暮寒诚挚的声音响起,“大师,请你给她卜算一签,吾妹顽劣,自然不能任由她任性?!?br />
        什么??!云浅月忘了后面还跟着云暮寒这个其心不死的,她恼怒地瞪着他,“你是我哥哥吗?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不顾妹妹想法的哥哥?”

        “你可以问问后面的父王,也可以问问爷爷,再可以问问宫中的姑姑,让他们说说我们是不是一个母妃生的?他们要都说不是,那今日我就让你不卜算了?!痹颇汉暨旁魄吃率滞蟛环?,冷声道。

        云浅月抬头望天,欲哭无泪。

        “还请大师给他卜算!”云暮寒又对灵隐大师道。

        云浅月心下恼恨,难道就让灵隐神棍给她算卦了?她转头看向容景,见容景含笑而立,没有帮忙的意思,她恼道:“喂,你也忍心看着我被抓?”

        “又不是抓我?!比菥暗?。

        云浅月险些气死,她狠狠挖了一眼容景,看向夜轻染,“夜轻染,救我??!”

        “暮寒,月妹妹既然不想卜算还是不要了吧!你这样对她实在不好?!币骨崛旧锨叭ド焓忠目颇汉?。

        “这是云王府的家事儿!染小王爷还是少插手为妙。爷爷也是想要她卜算一卦的,若是因为你她占卜不成,爷爷定会大怒,估计你以后就甭想再见她了。尤其是和她赛马,更是不可能了?!痹颇汉?。

        夜轻染立即住了手,耸耸肩,苦着脸无能为力地看着云浅月,“月妹妹,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我以后还想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