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93章 斗气是情趣(1)

    第93章 斗气是情趣(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弦歌嘴角一抽,“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和浅月小姐斗气……”

        “让你说你就说!”容景命令。

        “是!”弦歌无奈,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果然见她啧啧的神色似乎是幸灾乐祸,难怪自家世子想打击她,她那神情分明就是欠扁,让他也忍不住想打击她,立即用传音入密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我家世子告诉您,如今云王府内住着的都是嫡系一脉,所以相对来说人是比荣王府少些。但云王府旁支甚多,犹如过江之卿,不久后据说都会入住云王府,您既然要掌云王府的家,到时候会有的是人让你忙乎。你一定会不亦乐乎的?!?br />
        清清楚楚的声音传进云浅月的耳里。云浅月啧啧声戛然而止。她顿时转头恼怒地看着容景。骂道:“黑心,黑肝,黑肺,黑肠子,黑肚子,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没一块好地方。烂人!”

        “多谢夸奖!”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吐出几个字。

        云浅月气血上涌,想着当初她辛苦给他治疗顽疾做什么?简直犯贱!刚要再骂。

        云暮寒压低声音道:“别闹了,已经到了!”

        云浅月只能住了口,但又不甘心,狠狠地挖了容景一眼才回转头,想着容景说的若是真的话,那么她还不如他呢!云王府旁支到底有多大?她顿时头疼起来。

        “小姐!”

        “浅月!”

        “世子!”“哥哥!”

        “……”

        云暮寒和弦歌刚刚稳住身子,别院门口顿时想起一大片呼声,人群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浅月,你怎么样?”云王爷快步上前了一步,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对这个父亲无感,但是也做不到对向她伸来的关心和温暖冷言冷语相对,她淡淡道:“还好!就是很饿!”

        “那快准备饭!”云王府一喜,连忙对彩莲等人摆摆手。

        “是,奴婢这就去!”彩莲立即向院子内跑去。听雪、听雨紧跟在她身后,三人跑得飞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浅月小姐平安回来就好,老王爷就可放心了,老奴这就去给老王爷送信?!痹泼狭⒓吹?。

        “让爷爷担心了,劳烦孟叔了?!痹魄吃露栽泼系愕阃?。

        云暮寒脚步不停,抱着云浅月大步向东厢院子走去。

        云老王爷刚疾走一步,又回转头看向弦歌怀里的容景,“景世子可好?”

        “多谢云王叔关心,景还好?!比菥罢隹劬?,对云王爷点头。

        “我先去看浅月,一会儿去看你?!痹仆跻酉乱痪浠?,也快步进了东厢院子。

        容景看向围在他面前的人,苍白的脸色清清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容铃兰先一步上前,欢喜地看着容景,“哥哥,您总算被救回来了?!?br />
        “世子,老王爷一直担心您,本来想亲自过来,但一听您失踪病倒了,就派二老爷、二夫人、三老爷、三夫人和老奴一起过来了?!比偻醺拇蠊芗乙残老驳氐?。

        “回来就好!”二老爷神色欣慰。

        “不错,我就说景儿吉人自有天相?!比弦埠苁切牢?。

        “这回父王安心,我们大家都能安心了?!彼睦弦埠苁切牢?。

        “是啊,当时得到消息之时将我们都吓了个够呛。尤其是你爷爷,直接就晕了过去。你这回回来可不是我们大家都宽心了?要是你出事,你爷爷再有事的话,这个荣王府恐怕就要垮了?!倍蛉艘部?,神色同样是欣喜和欣慰。

        “就是??!听说你是为了救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才被困在了佛堂暗室里三日三夜。你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贵重呢?居然这样胡闹,你要出了事情?荣王府怎么办?”三夫人欣慰的神色中是埋怨。

        “不错。你要因为救云王府那个纨绔不化的浅月小姐而搭上自己,可真是不值了。我们荣王府直系一脉可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四夫人接过三夫人的话,也语带埋怨。

        “就是,世子哥哥就算不自爱,也该为了我们大家爱惜你自己?!币桓瞿昵崮凶右步庸暗?。

        “可不是,当时听说你出事,大家都乱成一团,爷爷当时就厥过去了、这样的事情世子弟弟以后还是少做为好……”又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年轻男子道。

        “你们都别说了,世子哥哥回来就好了?!逼渲幸桓鍪嗨甑男∧泻⒘⒓茨盏?。

        “就是,都快住嘴!”容铃兰也有些恼。

        而容景在弦歌怀里一直静静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没有打断,也不说话。

        那小男孩和容铃兰话音一落,还有要说话的人顿时住了嘴,众人都看着容景,这时候才恍然记起面前的这个人是容景。不是他们的教训对象。即便他做错了,也不该是他们来出口教训。他们虽然是长辈,但容景的身份比他们高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他们此番是对他造次了。三位夫人立即垂下头,那几个年轻男子后退了一步,别院门口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你们都少说一句吧!如今景儿平安回来就好了?!倍弦戳酥谌艘谎?,转回头,对容景道:“你三位婶婶和兄弟都是关心你而已。景儿对刚刚所言别放在心上吧!”

        “不会!”容景惜字如金,面色清淡,没有看出任何不豫,对众人道:“如今我既然无事,你们都回去吧!留下弦歌在这里照顾我就好。你们回去,也好叫爷爷放心?!被奥?,他不再看众人,闭上眼睛,对弦歌吩咐,“我要修养,除了灵隐大师外任何人不准踏入这处院子?!?br />
        “是,世子!”弦歌绕过众人,大踏步进了院子。

        在弦歌进入院子之后,四周忽然现出十名隐卫守在门口,将众人格挡在外。

        二老爷等人对看一眼,人人面色不变,似乎对容景所行所止习以为常。

        “世子哥哥,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备崭漳歉鍪甑男∧泻⒋笊?。他声音还未脱变声期,有着稚嫩。是三老爷家最小的儿子。

        “好,那你留下吧!”容景同意。

        “哥哥,我也要留下。到时候跟你一起回去?!比萘謇贾酪固烨忝蛔?,她自然也不会走的。如今清婉公主早已经被皇上接回了皇宫,秦玉凝已经被丞相府派人接了回去。冷疏离也在那日一同启程回了孝亲王府,她则以哥哥失踪担心为理由留了下来,不过也确实担心容景,如今除了云浅月不算,就她一个女子,她自然要把握住机会和夜天倾相处??銮揖菟的狭禾踊咕妥砦葱?,她的心摇摆不定,自然不想走。

        “好,那你也留下吧!其余人就都回去吧!”容景同意,且堵住了别人开口的机会。

        “世子哥哥真好!”那小男孩欢喜地喊了起来,立即越过隐卫向院子里跑来。

        “昔儿!”三夫人立即出手拉住容昔,“不准留在这里,跟娘下山回府?!?br />
        “娘,世子哥哥都答应了。我才不要回府?!比菸舭谕讶蛉?,哧溜就跑进了院子里。

        三夫人抬步去追,被隐卫挡在了门外,冷寒的声音响起,“三夫人留步!”

        三夫人只能气恼,看着容昔那小身影跟随者弦歌跑进了容景屋中。三老爷过来对她轻声道:“在景儿身边昔儿不会有事儿的,就让他留在这里几日吧!难得他和他世子哥哥亲近,也好培养兄弟感情?!?br />
        三夫人闻言顿时不恼了。如今容景活着回来,荣王府还是他的。若是昔儿和他相处好,自然是吃不了亏,她顿时笑逐颜开,得意地瞥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一眼,笑道:“是啊,倒是我糊涂了。咱们昔儿出生之后就没见过他世子哥哥,这十年来不知道在世子的院子外转悠了不知道多少圈,世子院子外的地面都被他踩平了也没见过人。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世子出府,他自然欢喜,那就留他在这里住几日吧!也好培养兄弟感情?!?br />
        二夫人和四夫人脸色顿时一沉,齐齐看向自己的儿子一眼,似乎怒其不争。

        “我也进去看看哥哥!”容铃兰没想到容景真答应,欢欢喜喜地向里走去。

        容铃兰是二夫人的女儿,二夫人顿时笑了。儿子不上进,她还有个女儿不是?女儿不仅和清婉公主走的近,还和荣王府的小郡主走的近,如今又和世子兄妹关系看来不错。她没阻止,还笑着嘱咐道:“你哥哥既然让你留下,那你就要好好留在这里照顾她,千万别惹他生气。也不准胡闹?!?br />
        她连世子两个字都省了,直接说容铃兰的哥哥,仿佛容景是他家的似的。

        “娘,您放心吧!我知道了?!比萘謇即鹩Φ耐纯?。

        二夫人欣慰地点点头。容铃兰越过隐卫进入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