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7章 全力以施(2)

    第87章 全力以施(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嗯!”容景点头。

        二人说话间也未曾疏忽半分。则是用全力抗住那一角顽固的冰寒。但二人经过了云浅月驱除体内的催情引,又经过住容景驱除冰寒,如今持久两战打下来,体力在渐渐不支中。若是想不到办法,二人真气消失殆尽之时,便是冰寒反噬之时。怕两条小命就交代这了。最好的后果怕也就是云浅月能活一命,而容景则是必死无疑。

        “算了,你撤手吧!”容景话落,就要撤手。

        “别动,我虽然不会凤凰真经的心法,但是我会另外一种心法。但是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不管那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再说?!痹魄吃碌?。

        “不行,恐怕等你试了之后再撤退就撤退不了了,万一不成功,你不死即伤?!比菥耙⊥?,强硬地想将云浅月脱离出来。

        “我说了你别动就别动!没听到吗?别以为你这是在大仁大义保我不死。姑奶奶从来就不是孬种。大不了就小命一条而已,黄泉路上还有个做伴的人呢!”云浅月见容景强行驱离她,她根本就抵抗不了,急得怒吼了一声。

        容景手一顿。

        “你先挺着,我试试看成不成?!痹魄吃律舻土讼吕?。

        “好!”容景抬眼看了面前一排佛像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云浅月一直和容景双手交叠,盘膝而坐。如今双手双脚都不能站立行走,生怕她一撤出,容景很快就会被吞噬。她只能试着用意念在脑海中催动意向幻化成影像练习太极拳,看看能不能度过难关,这是她和容景的最后一丝希望。

        她没有想过扔下他去死而自己退却活命。她做不到,若没有这个人倾尽全力助她,她怕是早死了。若不是她坚持给他破除封印治愈体内顽疾,他也许最少还是能活几年的。如今真如她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再说即便如今不是容景,在她面前的换成别人,她也难以做到袖手旁观任人去死。这不是天生具有的正义,而是前世二十多年培养和军队训练根深植入灵魂的善念?!笆苁颇崾?,命意源头在腰隙,变转虚实须留意,气遍身躯不稍滞。静中触动动犹静,因敌变化示神奇,势势存心揆用意,的来不觉费功夫??炭塘粢庠谘?,腹内松静气腾然,尾闾中正神贯顶,满身轻灵顶头悬。仔细留心向推求,屈伸开合听自由,入门引路须口授,功夫无息发自修。若言体用何为准,意气君来骨肉臣,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翁。歌兮歌兮百四十,字字真切义无遗,若不向此推求去,枉费功夫胎叹息?!?br />
        云浅月将太极十三式的口诀歌缓缓念出。脑中开始从第一式练起。

        容景一怔,也随着云浅月的口诀歌在脑中默默而念,顿时觉得意蕴奇妙。

        几式过去,她丹田半丝动静也无。云浅月心下失望,却不停顿,不到最后一刻,她不认输。

        “似乎是不成,撤手!”容景感觉他真气已经快消失殆尽,云浅月真气也枯竭无几,他清声出口,想要抓住最后一丝机会救云浅月。

        难道真的就这样死了?

        云浅月突然有些悔恨自己任性而为,仅仅凭借一时意气就做根本没有准备完全之事。也许她不一时意气,以后寻到了机会,天时地利人和,或者身边多加个灵隐神棍辅助,也许真就能成了……

        她咬着唇瓣,摇头,“不可能!死就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英雄好汉,没什么大不了的?;迫飞嫌心阏飧雒廊伺阕?,我也不寂寞?!?br />
        “也罢!”容景已经没有力气去驱除云浅月。

        云浅月将太极最后一式在脑海中施展完,也开始等待死亡那一刻。

        就在最后一式在她脑中刚刚收尾,她丹田内忽然如泉眼打开,冒出涓涓泉水一般,温暖的气流腾升而上,瞬间游走了她七经八脉,顷刻间顺着她手心向容景体内流去,刹那援救了她和容景双双濒临枯竭的真气。

        奇迹出现了!

        云浅月顿时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一副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

        容景也惊了,同样震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二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半晌无言。在此时,在此刻,任何语言都太过苍白。

        “有救了!”许久,云浅月开口。

        “嗯!有救了!”容景点头。

        “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哈哈……”云浅月大笑起来,顿时眉飞色舞,似乎不用她用任何力气,她体内的真气就自发地通过她身体传递容景手心再传到他丹田,顽固的冰山一角被暖融融的真气包围,迅速在消融。

        容景嘴角勾起,浅浅一笑。如画的眉目似乎也注入了生机,如芙蓉花开。

        “幸好我坚持吧!你这个不识趣的,我但分有一点儿退缩或者被你打击,估计我们就都完了?!痹魄吃铝⒓闯羝ㄆ鹄?,又恢复了本色。

        “嗯,幸好你坚持!”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得意地挑挑眉,不再说话??嫉鞫嫫?,她怕万一高兴过头不加控制真气导致容景承受不住嗝屁了就一切都白费了。

        容景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也不再说话。成功的最后一刻,更要慎重。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关键时刻,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本色。

        诚如容景,诚如云浅月。都是坚韧且谨慎之人。

        半个时辰后,顽固的冰山一角终于消融。消融后,云浅月似乎看到了一望无垠的烧焦的灰炭和荒漠,那一处伤痕慎重,草木枯死,寸草不生。

        她想着这应该就是催情引烧灼的痕迹和被一击致命的重创之地,原来如此严重。若是她没有容景相助消灭了体内所中的催情引之毒,恐怕比容景的下场还要重,何止七孔流血,怕是全身被烧成焦炭也不为过。

        算计她的人,等着好了!姑奶奶出去之后誓必报仇后快!

        “我试试,看看能不能将这一处恢复生机?!痹魄吃滤淙豢谥腥绱怂?,但心下是坚定的。她感觉她体内的真气如水,暖暖的,温温的,若是分属水性,那岂不是真可以疗伤,给这枯死之地恢复生机?

        “嗯!”容景点头。他也感觉出云浅月这次启发的真气与早先不同??峙抡獠攀撬嬲哪诹?,真正的凤凰真经,早先那些不过是表象而已。

        云浅月依然如早先一般控制真气缓缓地如清风细雨般来回抚慰那一处灼伤??赡苁鞘奔涮?,创伤太大,半晌都无丝毫动静。而她却也不急,越发地轻柔舒缓,如小溪细细流过,滋润养护干枯的稻田。

        容景闭上眼睛,早先的如生割一般的疼痛退去,只感觉周身暖融融的。他贪恋这种暖融融的感觉。多少年了,日日冰寒彻骨,他以为此一生直到死去怕是都会如此了,他自认为心志坚定,却也耐不住十年漫长岁月。不想上天原来还未曾弃了他。

        大约百多来回后,云浅月忽然一喜,“真的可以的,你感觉到了吗?你枯死的心脉在恢复生机呢!是真的,我感觉到了?!?br />
        “嗯,我也感觉到了?!比菥罢隹劬?,笑着点头。

        云浅月顿时信心倍增。这样神奇的事情比她第一次进国安局还要兴奋。这在那个世界无论你怎么做都不会出现这种武功,内力,真气疗伤的奇迹,在这里却是真的可以。这种奥妙她至今懵懂无知。但是破解不了这种奥妙又能如何?只要有用就够了。

        她眉眼含笑,如吃到糖果的孩子,专心不二地重复舒缓抚慰动作,乐此不疲。

        容景微笑地看着她,眸光是从来不曾出现的暖。那种暖意不是骄阳烤照的那种炎烈,而是春日的晴天,风和日丽,不燥不热的那种暖。如融融春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容景创伤的心脉恢复了一半。

        云浅月早已经忘了在这里过了多久的时间,容景亦是。

        二人一个专心致志势必攻克还他一个好身体,一个闭着眼睛感受久违的暖意。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隐隐传来说话声,打破了静寂。

        云浅月一愣,容景也睁开眼睛,二人齐齐看向说话声音传来的地方。是在他们身后。声音极为清晰,显然只是一墙之隔。

        “本太子命你势必全力破了这个机关。否则你的脑袋就不用要了!”夜天倾的声音传来,威严中含着一丝狠厉和急迫。

        “是,太子殿下!”外面传来一个中年人恭敬的声音。似乎带着颤意。

        云浅月脸一沉,又是这个阴魂不散的!

        容景眉心微蹙。

        “阿弥陀佛!”外面又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底气充沛。

        “太子皇兄,你认为景世子和月妹妹是在这里吗?到如今都已经三日了,他们还能活着?”夜天煜熟悉的声音传来,似乎含着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