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86章 全力以施(1)

    第86章 全力以施(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此时却是不动,任云浅月施为,他微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大约两个时辰后,云浅月忽然开口,轻声提醒,“休息够了吧?开始了!”

        “嗯!”容景点头。刹那他所有真气包裹住云浅月的真气,像是一个缜密的真空笼子,半丝缝隙也不留。

        云浅月愣了一下,不由赞道:“你牛??!就这么大一会儿耗损的内息就恢复得这么快?比刚刚多了一倍?!?br />
        容景笑了笑,不语。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拿出全部精力,开始运用内外两道真气冲破灵隐大师封印。她冲了半天那封印依然牢牢坚固,她却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也无法擦拭,恨道:“这神棍的封印也太牢固了?!?br />
        “大师用的是金刚手法,不能硬冲,要逐一化解,他有三处关隘,只要你寻到窍门突破一关,封印自然得解。不用如此费力的?!比菥盎夯嚎?。他额头上也溢出细密的汗。

        “你怎么不早说?”云浅月瞪眼。

        “我以为你很懂?!比菥暗?。

        云浅月被噎得无语。她懂个屁??!她根本就不是以前的云浅月,这一身功力和身体都是人家的,她只占了个灵魂思想是自己的,哪里懂这个?她能启动功力还是得益于那日与夜轻染去后山香泉山烤鱼经他提点的功劳,再就是那日打了一场太极拳,她体内莫名其妙的内力就越来越强了,刚刚又得益于他助她驱除催情引时候的引导和指引,让她摸清了内功的些微门路,再结合理论推测,认为这个办法应该可行,哪里真懂了?但这话她说不出来。她怕她一开口说自己其实是个半吊子就要大胆地人家治愈旧伤,容景会突然抬手劈死她。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温声道:“再试试,你一定可以的!”

        “我肯定可以的?!痹魄吃麓笱圆徊?。不服输的劲头上来了。不就是灵隐神棍吗?她今日非打死它打破他打残他不成,让他再也不能给人家瞎算卦,瞎传播半仙论。

        容景不再开口,看着云浅月嘴角露出笑意。

        云浅月得到教训,不再硬冲,而是围绕着封印四周以寻求突破口。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她终于找到了破解之法,心下一喜,将真气凝聚到突破口处,那里似乎有个用真气拧成的环扣,极其细微,她上下一挑,果然如容景所说,迎刃而解。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也瞬间解开。她喜滋滋地道:“果然解开了!”

        “嗯!你厉害!”容景不吝啬表扬。

        “那是!”云浅月得意地挑了挑眉。

        容景不再言语。

        云浅月得意刚染上眉梢,只觉冲天的冰封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顷刻间就要将她吞没,虽然是容景的身体,但她此时真气在他体内流动,感知尤为强烈,就如在她体内一般。她一惊,连忙调动真气将那冰封包裹。雪山爆发顷刻间被她的庞大的真气再次封住。即便如此,她额头刚刚的汗水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抬眼看容景,他玉颜眉眼上却是凝聚了一层冰霜??上攵呛就璧亩拘愿糜卸嗲苛?。

        “我一点点消融它,你要挺住?!痹魄吃麓耸本醯盟残硐氲锰虻チ?。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好!”容景点头。

        “到时候挺不住难受就喊出来。没人笑话你?!痹魄吃掠值?。

        “好!”容景再次点头。

        云浅月紧抿起唇瓣,缓缓运动真气,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一点点,一滴滴开始融化容景体内如冰山一般的寒气。刚进行片刻,她心就在渐渐下沉,想着她的确是想得太过简单了,灵隐神棍都不能完成,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想要帮助他完成,此时才知道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能成就成,不能成的话怕是真如容景所说她刚从鬼门关被拉回来就要立即死去。不过她死过一次的人,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容景似乎知道云浅月心中所想,低声道:“你放心,即便不成功,我也会在最后一刻护住你。我死了,你也死不了?!?br />
        “说什么狗屁话!专心点!”云浅月骂了一句。

        容景不再言语。

        云浅月感觉她的真气虽然在融化容景心脉处盘踞的强大冰山,但她的真气也在快速消耗。如此下去,她不但救不了容景,也会真气枯竭被寒毒反噬而死。所以,她当机立断立即换了策略,将一部分真力用来护住一半冰寒,另一半真气细微的,缓慢的逐层去消融,这样进度虽然慢,但也减少了她真气损耗的速度,让她能随着体内的消耗随时补充体力,至少,不至于死得太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云浅月只感觉周遭一切都不存在,只剩下她唯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断的重复用真气消融那座似乎不可攀越的千年冰山,直到将它融化。

        而容景也感觉周遭一切都不存在,他只剩下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护住云浅月的真气,在她微弱不足之时迅速给她补充上。

        两个人的容颜似乎都化成了一座冰像,除了专心一致,再无旁骛。

        佛堂伫立的佛像或开怀,或悲悯,或慈悲,或诚地看着二人。这一张方圆,天地静谧。这里没有黑夜白天,没有黎明暮色,没有人声杂沸,没有俗事纷扰。似乎专门为此事准备。

        穿越时光的千载轮回,一成不变的却是那两颗坚定坚韧无坚不摧的决心。

        诚如云浅月,诚如容景。

        这二人都是心定坚韧之人!

        云浅月功力倾尽一半之时,容景体内的冰山似乎也消融了一半。她信心倍增。证明这种方法是有效的。只要有效,就不愁冰山融化的那一刻。眉眼神色更加坚毅。

        容景月牙白的锦袍已经湿透,再由内而外结成冰,一层冰刚刚融化,一层冰就再次袭来,周次反复,似乎无穷无尽。他玉颜愈加莹白,那是冰雪浸透了每一处由内而外的洗礼。如此艰难,必是承受千百倍痛苦,他却是不吭一声,神色依旧,从容清淡,眸光透过冰封的薄雾可以透析里面温润如温泉水的色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云浅月真气开始渐渐微弱枯竭,而容景心脉处盘踞的强大冰山还只剩一角,而这一角却最是顽固,任云浅月如何消融,它却纹丝不动。

        “完了,我的真气似乎不够了!”云浅月咬牙出声。

        “你且退开,我用自身的真气消融它?!?br />
        “不成,你剩余的真气还没我多?!痹魄吃乱⊥?,抿唇思索,不放弃地道:“我们想想,一定还有办法,只要能再有一些真气,我们定可以将它全部消融?!?br />
        “可是如今哪里来真气呢?”容景轻轻一叹,“也许天意如此?!?br />
        “狗屁的天意如此,我从来就不信这个。我信奉的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偿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痹魄吃锣土艘簧?,坚韧地道。

        “嗯?哪里来的典故?”容景问。

        “等我们活着出去我告诉你?!痹魄吃乱廊欢分炯ぐ?。她平生自认为最大的长处就是坚韧,且无坚不摧。越是困难,越是迎难而上。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有心,宇宙飞船都能载人上天,卫星定位,科技网络整个地球,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好!”容景点头,果然不再问。

        “我感觉我虽然内力有枯竭之势,但这只是表象,我体内似乎藏着无穷力量,但是不知如何开启。你可有办法?”云浅月觉得一人智断两人智长。容景这个天圣第一奇才,甚至是天下第一奇才怎么也不是吃干饭的吧?

        “你修习的可是凤凰真经?”容景问。

        “嗯!”云浅月点头。

        “那你启动你内功心法试试?!比菥八妓髁似?,建议道。

        “我不会内功心法?如何启动?”云浅月有些想哭。她不是真的云浅月??!会什么凤凰真经的内功心法?此时她恼恨那天在屋子内翻找凤凰真经心法时没有找到不应该泄气,应该多找一会儿,将地板也挖出来,将她的房顶也拆了,没准就找到了呢!此时哪里去找?

        “你明明修炼的是凤凰真经,如何不会内功心法?”容景疑惑。

        “我哪里知道为何?忘了!”云浅月恼道。

        “你既然忘了,恐怕就没有办法了?!比菥盎夯旱溃骸拔倚蘖兜氖翘斓卣婢?。与你凤凰真经是有渊源。但是此时恐怕也不能帮助你。虽然同宗一源,但到底是两门功法,还是不成的。而我自己也不能再启动天地真经本源,否则我体内这冰寒一角怕是也会随着天地真经的内功增长而增长,因为天地囊括天地万物,自然包括这寒气?!?br />
        云浅月紧咬唇瓣,“再想想,天无绝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