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72章 画功,笔墨传神(3)

    第72章 画功,笔墨传神(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用那么麻烦!”容景摇摇头,对醉睡不醒的云浅月道:“再给你一颗天山雪莲吃,要不要?”

        话音未落,云浅月已经张开嘴,将容景手指夹着的药碗吞了进去。

        彩莲惊得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一脸崇拜地看着容景,“景世子,您真神了!”

        “她就是一只馋虫,有好吃的自然不会放过?!比菥暗恍?,话落,转身向外走去,吩咐道:“她大约明日醒来,你留在这里照顾她吧!总是扯被子万一受了寒气染了风寒就不好了?!?br />
        “是!”彩莲捂着鼻子,头昏昏地想着怕是坚持不到明日她也要被小姐熏醉了。

        容景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见彩莲捂着鼻子做难受状,他忽然一叹,又折了回来,“算了,你们饮不了酒,而这酒又太烈,你们常在房中怕是吸了酒气也会醉上半日,你下去吧!我左右也是无事,在这里看着她好了?!?br />
        “这怎么行?如何能让景世子照顾小姐?还是奴婢来吧!奴婢受得??!”彩莲立即摇头。

        “下去吧!做不到就不用逞能。她的身体打紧?!比菥鞍诎谑?。

        彩莲一想也是,反正景世子是君子,断然不会对小姐做什么。她也实在受不住这酒气,如今就迷迷糊糊想睡觉,哪里还照顾的了人?弯身对容景一礼,“那就麻烦世子了,奴婢等人就在外面守着,若有什么吩咐世子喊奴婢一声就可?!?br />
        “好!”容景点头。

        彩莲捂着鼻子退了出去。走到门口本来不想关门,又想着万一敞着门有人来看到景世子在小姐房中就不好了。她又关上了门。对听雪、听雨摆摆手,三人聚在一边说话去了。

        容景抬步向软榻走去,刚走了两步,云浅月将被子又扯开了,他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她,见她不再动,又走了回去给她盖上,继续转身走去。这回只走了一步,云浅月又将被子扯开,他再次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她。见她这回不止将被子撤掉,也将衣领两个扣带扯开,露出纤细的脖颈,小脸和脖颈都泛着烟霞色。他微微蹙眉。

        云浅月睡得香甜,丝毫不觉春光外泄。

        容景又走回床前,看着她,伸手将她脖颈上的纽扣系上,将被子拉上,丝毫不在意如玉的手指碰到她脖颈温滑如凝脂的肌肤,警告道:“你再动一下,以后就别想再吃芙蓉烧鱼了?!?br />
        话落,他转身继续走离了床边,这回成功地走到了软榻上坐下。云浅月果然一动不再动。他看着云浅月,脸上酣睡的神情似乎露出些委屈和扁嘴,要多乖有多乖,他嘴角微勾,笑了一下,将身子靠在软榻靠垫上,闭上了眼睛。

        房中静静,酒香环绕。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外面传来弦歌幸灾乐祸的声音,“世子,灵隐大师听了您的话将那一坛兰花酿都给睿太子喝了,睿太子大醉,被他随从的几人抬了下去,估计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醒不来的?!?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

        “另外四皇子向着这里来了,似乎来找浅月小姐?!毕腋栌值?。

        “不用理会!”容景吩咐。

        “是!”弦歌再不多言,退了下去。

        不多时,果然外面传来脚步声,四皇子进了院子。

        彩莲、听雪、听雨正在说话,闻声一见四皇子来到,彩莲颤了颤身子,有些怕意,但还是立即应了上去,截住四皇子的脚步,行了一礼道:“奴婢给四皇子见礼!”

        “嗯,你家小姐呢?回来吗?”四皇子问。

        “我家小姐回来了,但喝了景世子给的酒大醉,如今昏睡不醒?!辈柿醋乓固祆?,离他微远,似乎还有那日皇宫四皇子要打杀她遗留的怕意,小心询问,“不知四皇子找我家小姐何事儿?待小姐醒来时,奴婢可以给四皇子转告?!?br />
        “她大醉昏睡不醒?”夜天煜一怔。

        “是!”彩莲点头。

        “为何?她不是和景世子去南山看广玉兰了吗?怎么会喝酒?”夜天煜问。

        “奴婢也不太清楚,据说是一种极烈的酒,小姐只喝了一杯就人事不省了。如今刚刚我家世子给小姐灌了醒酒药和醒酒汤。正睡着呢!大约明日才能醒?!辈柿亢撩惶崛菥袄垂颐焕肟诜恐?。

        “这样??!居然一杯就醉,那她酒量实在太差了。本皇子不过想找她叙会儿话居然来了两次都是吃闭门羹,算了。明日再说?!彼幕首涌聪蚪舯盏牧蹦?,那屋中有浓郁的酒气传出,他深信不疑,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边走还边想着何时起见她一面居然如此难了?

        彩莲见夜天煜走了,松了一口气,也转身走了回去。

        夜天煜刚走后不久,太子夜天倾缓步而来。

        彩莲想着今日是什么日子,居然接连有人来,而且还都是大人物。她再次迎出来,对夜天倾一礼,没有对夜天煜的怕意,但因为这位太子以前对自家小姐不屑一顾的原因她也不甚恭敬,“奴婢给太子殿下见礼!”

        “嗯!”夜天倾点头,看向正屋紧闭的房门问道:“你家小姐还没回来?”

        “回太子殿下,小姐从南山回来了!”彩莲道。

        “你去禀告,就说我有话对她说?!币固烨惴愿啦柿?。

        彩莲想着这是从她到小姐身边侍候这半年多来太子殿下第一次主动找她家小姐说话,但是如今小姐醉得人事不省,且有景世子在,她自然没法将小姐叫醒,况且小姐对太子殿下似乎真的绝了心,若是小姐不醉醒着估计也会说不见。若以前她还怀疑小姐心里依然装着太子殿下,但今日因为玉凝小姐一句话小姐再次绝然和太子殿下断绝关系的举动来看,小姐是真寒了心的。她立即道:“回太子殿下,小姐从南山回来就大醉人事不省,如今正醉睡着呢!奴婢没办法禀告,还请殿下有何话等小姐醒来再来吧!”

        “她大醉人事不???”夜天倾这才发现院中飘着浓郁的酒气。

        “是!”彩莲点头。

        “景世子给她喝酒了?什么酒?她喝了很多?”夜天倾又问。

        “奴婢只知道是特制的兰花酿,据说是一种很烈的酒。小姐只喝了一杯就醉了?!辈柿婢氐鼗氐?。

        “我进去看看她!”夜天倾点头,绕过彩莲,抬步向里走来。

        彩莲一惊,再次拦住夜天倾,连忙道:“太子殿下请留步,小姐只是醉酒而已,并无大碍的。更何况我家世子给小姐喂了醒酒药加在了醒酒汤里面,明日就会醒来。太子殿下进小姐闺房多有不便?!?br />
        夜天倾停住脚步,微微蹙眉,“云世子给她什么解酒药?”

        “这个……奴婢也不知,我家世子手里的解酒药自然是上好的解酒药。太子殿下不必挂心?!辈柿氐?。

        “这么大的酒气,我不放心,还是进去看看她吧!你躲开,我也不是外人,母后是她的姑姑,我是他表兄。兄妹之间又哪里有许多顾忌?”夜天倾一挥手,见彩莲还要拦阻,板下脸沉声道:“退下!”

        彩莲身子一颤,立即退后了一步,“……是!”

        夜天倾抬步向里走去。

        “太子殿下请止步!”莫离话音未落,人已经拦在了夜天倾面前。黑衣黑面,声音清冷,他一出来,阳光的炎热似乎都淡了几分。

        “你是何人?”夜天倾也是第一次见到莫离。他刚刚进院中觉得这院中虽然布置了隐卫,但他都能感觉出气息,这个人的气息却是不得耳闻。显然功力在他之上。

        “在下是小姐的贴身侍卫!”莫离也不见礼,清声道。

        “你是月妹妹的贴身侍卫?”夜天倾一愣,打量莫离,“为何从来未曾见过?”

        “浅月小姐以前从来不曾用我,最近才用?!蹦氲?。

        “我只是进去看看她,并不会伤害他,你且让开?!币固烨愕愕阃?,他并不是任何都不懂的太子,一国当权者要对朝堂和江湖都了如指掌。虽然江湖上之事会差一些敏感,但是莫离身上的气息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熟悉,那是神秘的莫家人身上才有的。

        “小姐闺房,如今醉睡,太子殿下虽是小姐表兄,但也不是皇后亲子,也不算真正表兄,即便表兄妹也是要忌讳些的?;骨胩拥钕轮共?,有何事等小姐醒来再说?!蹦氪绮讲蝗?。

        “他是云王府嫡女,将来云王府嫡女是要……”夜天倾有些恼怒。他不是当今皇后亲子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和她一样同样被教养在皇后名下的四皇子才敢对他不敬。如今被莫离点出,自是心中不舒服。

        “一日未曾定准,便属于有变数之事?;骨胩拥钕律餮??!蹦虢刈∫固烨阋隹诘幕?,清声警告。丝毫未曾当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

        “你……好大的胆子!”夜天倾些微的怒意变成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