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70章 画功,笔墨传神(1)

    第70章 画功,笔墨传神(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铃兰和冷疏离连忙收回视线,脸颊未染先红了。 齐齐对着南凌睿一礼,“见过南梁太子!”

        “两位小姐美貌天仙,无须行此大礼!”南凌睿笑道。身子未动一下。

        “见过南梁太子!”秦玉凝规规矩矩对着南凌睿行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礼。不见半丝情绪。

        “秦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南凌睿凝视了玉凝一眼,笑道。

        “原来父皇说南梁睿太子也会前来灵台寺,果然如此!清婉有礼了!”清婉公主从云暮寒离去的方向收回视线,黯然之色一改,尊贵大方的行了个半礼。

        “天圣吾皇公主无数,据闻偏偏独爱清婉公主。今日一见,公主果然有过人之处?!蹦狭桀J樟苏凵?,放下腿,对玉凝换了个半礼。

        “明日最后一日祈福节就结束了,睿太子可是在天圣多逗留几日,还是立即返程而归?”清婉询问。

        “我能来此是沐浴天圣吾皇圣恩,怎么能过家门而不入?定然会多逗留几日,拜见天圣吾皇一番才是?!蹦狭桀5?。

        清婉公主点头,不再言语。

        “既然睿太子还要在天圣多逗留几日,说话也不急于在此一时。如今天色不早了。我们下山吧!”容景对几人道。

        “不错!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公主和几位小姐可要小心路滑!”南凌睿站起身,折扇打开,含笑对容景一礼,“景世子请!”

        “睿太子请!”容景淡淡一拂袖。

        二人同时抬步向山下走去。

        清婉公主、秦玉凝、容铃兰、冷疏离四人对看一眼,齐齐抬步跟上??墒撬拿颖暇故且吕瓷焓址估凑趴?,何曾徒步走过这么远的路?一时间只听齐齐嘶了一声,面含痛苦。

        容景恍若不闻,继续前行。

        南凌?;赝房戳艘谎?,目光落在四人脚上,他一笑,出声询问,“几位可是脚疼走不动了?我随身侍卫正好有四人,可以助一臂之力,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不必了!我可以走!”清婉公主当先摇头。

        秦玉凝目光幽幽地看了前面恍若不闻轻缓而行的容景一眼,咬了咬牙,“多谢睿太子好意,我也可以自己走!”

        容铃兰和冷疏离本来一喜,但见清婉和秦玉凝居然拒绝有些懊恼,随即又一想她们是未嫁女儿,若是让睿太子的侍卫帮助下山的确有违礼数,顿时打消了念头,也齐齐娇声道:“睿太子好意心领了,我们也可以走!”

        “嗯,那倒是本太子多虑了!”南凌?;毓?,继续向前走去。

        再无人说话,一时间只听得脚步声或轻浅或沉重。

        半个时辰后,终于下了南山。

        清婉公主、秦玉凝、容铃兰、冷疏离已经再也走不动了,一个个小脸发白,再也顾不得礼数都跌坐在了石头上,云鬓倾斜,发簪歪斜,香汗淋漓,颇为狼狈。

        “四位看来走不动了,这可如何是好?”南凌睿欣赏眼前云鬓松散,娇躯微弱的美景,对容景笑问。

        “弦歌!去差遣她们的贴身婢女来搀扶回去!”容景吩咐了一句。

        “是!”弦歌不露面,应了一声。

        “景世子的贴身侍卫武功都如此高深,天下间能与之对横者怕是寥寥无几。令本殿佩服!”南凌睿顺着弦歌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睿太子随身这四人也不遑多让?!比菥暗恍?,问道:“不知睿太子可是有事?若无事就代替容景在这等候片刻,等公主和三位小姐的贴身之人来到迎接她们再行离开?!?br />
        “景世子何事如此着急?”南凌睿笑问。

        “这一坛兰花酿是十年前容景和灵隐大师共同埋藏,自然要拿去送与灵隐大师。方才山上再无酒杯可用,睿太子未曾喝到,稍后去灵隐大师处讨一杯也无不可?!比菥爸缸攀种械木铺?,对南凌睿道。

        “十年前得灵隐大师用半支天山雪莲救了本殿一命,如今前来灵台寺遇到灵隐大师,怎么也要去叨扰一番的?!蹦狭桀9恍?,“好,那景世子就先行一步吧!将四位美人丢在这里喂狼我可不舍,定然保其无恙。你大可放心!”

        “那容景就多谢了!”容景转身,当先离开。

        南凌睿见容景身影走远,回头对四人笑问:“不知道公主和三位小姐会玩什么?我们在这里等着多无聊,自然要找些乐子的。你们会玩掷骰子打马吊吗?会玩接长龙斗蛐蛐吗?会玩推地鼠挑大虫吗?”

        四人齐齐摇头,这些都是下三滥不务正业的玩法,她们如何能会?

        “???都不会??!那你们会玩什么?”南凌睿蹲下身询问。

        “我们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对句!”容铃兰道。

        “那多没意思,我说的是玩,不是品学?!蹦狭桀A⒓捶窬?。

        “我会玩踢毽子!”冷疏离立即道。

        “那是女人玩的,本殿下如何能玩?”南凌睿再次否决,“再说你们如今脚都伤了,能踢得起来吗?”

        冷疏离立即住了嘴,四人经她提起,都感觉双脚脚心一阵钻心的痛。

        “再想想,难道你们平时连娱乐都没有?那多无趣!”南凌睿道。

        “我们会玩捉迷藏!”清婉公主想了想道。

        “太小儿科了,那是本太子几岁时候玩的?!蹦狭桀T俅畏窬?。

        “那要不……猜字谜吧!”秦玉凝犹豫了一下道。

        “多费脑筋!不玩!”南凌睿摇头。

        “那到底玩什么?”容铃兰顿时气道?;耙怀隹诹⒓春蠡诹?,她怎么能如此情急,面前这人可是南梁太子。连忙改正低声道:“对不起睿太子,我只是……”

        “无碍,你只是心直口快而已。我们再想想?!蹦狭桀2唤橐?,挥手打断她,还对她绽放一抹笑。

        容铃兰脸一红,顿时芳心大动,想着夜天倾何曾对她这般笑过?如今更是言语冷漠。想嫁入太子府的决心忽然就那么动摇了几分。若是能嫁给睿太子也好,看这个人风流无匹,如此可亲好说话,定是好相处之人。

        “放风筝!”冷疏离瞥了一眼容铃兰娇羞无限的小脸,再看向风流无匹的南凌睿,心思也是微动。这个人不仅身份尊贵,而且英俊风流,又好接触,虽然南梁国一直俯首天圣称臣,但如今日益强大,皇上已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对南梁下旨,凡事遇事也要看三分薄面与南梁相商,论起来,这个人的尊贵虽然不及景世子,但比之太子殿下也是不差几分的。

        “可是你们的脚还是不能动??!哪里去找现成的风筝?”南凌睿似乎在思考。

        “我们如今太累,估计什么也玩不了?;故遣灰媪税?!”清婉公主看了一眼容铃兰和冷疏离,她与她们从小长大,这两个人一举一动一个表情她都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在她看来这位太子风流成性,云暮寒虽然冷漠淡远,但比他强多了。她的太子皇兄虽然深沉,但也不是烂惹风流债的人,这位可就不同了。

        “公主说得对。劳睿太子费心思为我们找趣了,如今我们腿脚不便,实在没什么可玩的。睿太子不必费心想了?!鼻赜衲擦⒓唇庸暗?。她觉得这位太子殿下性情看起来和染小王爷有几分相象,都是好玩之人。但实则大不相同。染小王爷对女人从来都一副鼻孔朝天,而这位睿太子却极为亲近好说话,但她却看不透,有时候越是好说话的人,越让人摸不准他自己想什么,更摸不准什么才是他最真的秉性。

        “哎,那好吧!本殿下就陪你们一起等吧!”南凌睿忽然看了玉凝一眼,将她思量暗暗审视的目光看入眼底,忽然一笑,蹲着的身子就势坐在了地上,也不怕一身干净的锦袍染尘。

        “反正殿下也不离开呢!等明日我们再玩也一样?!比萘謇剂⒓吹?。

        “是啊,明日再玩也一样?;蛘叩鹊钕掠胛颐且煌┲笸娴牡胤蕉嘧拍?!”冷疏离也立即道。

        “好!那就改日再玩!”南凌睿点头。

        几人再不说话坐在地上耐心等待各自的贴身婢女前来。而南凌睿扇子用力地煽着,呼呼风响。

        大约两柱香后,终于有几名婢女婆子气喘吁吁跑来,公主小姐唤个不停,连忙扶起四人。四人在婢女的搀扶下直起身,对着南凌睿告辞。

        南凌睿笑着挥手,“公主和几位小姐好走,本殿下此途护美可是完成了。这就去灵隐大师去叨扰一杯酒喝?!?br />
        “多谢睿太子,改日定当拜谢!”以清婉公主为首说了一句话,几人同时向住处而去。容铃兰和冷疏离走时回头看了南凌睿一眼,两双眸子含着微微情意。

        南凌睿等四人走远,忽然哈哈一笑,对身后几名侍卫道:“你们说这天圣是不是比较有意思?天圣的小姐们也是有意思!”

        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笑道:“属下未曾看到天圣小姐们有意思,而是看到太子殿下又惹风流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