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66章 披着羊皮的狼(2)

    第66章 披着羊皮的狼(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过是一句提醒而已,能得太子皇兄一个人情,弟弟今日赚到了。 ”夜天煜顿时笑了。他知道夜天倾会去查,当然,他也会去查。但是他觉得也许根本就查不出来,因为他们要查的那个人是容景。

        “走吧!我们去达摩堂,父皇交待的差事儿还是要完成的?!币固烨阕硐虼锬μ枚?。心里却在想着云浅月和容景孤男寡女去南山……这样一想,那种想法却是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他停住脚步对面无血色双眼含泪的玉凝道:“秦小姐不如去找清婉公主吧!你们女儿家自然不必顾忌许多,聆听佛音也不是主要,有佛心就成,你们可以去南山看看广玉兰。据说广玉兰开得极好,不去看就可惜了?!?br />
        玉凝经夜天倾提点顿时惊醒,刹那明白过来只云浅月和容景二人去南山了,她抿了抿唇瓣,还有机会不是吗?不争取就这么放弃怎么对得起她心心念念了十多年的人?这样一想立即对夜天倾微微一礼,恭敬地道:“太子殿下说得对,玉凝这就去寻清婉公主一起去南山,定要好好观赏一番广玉兰?!?br />
        “嗯!”夜天倾赞赏地看了一眼玉凝,抬步向前走去。若是以前他不知道玉凝的心思,如今他自然知道了。若是以前他想过他的太子妃和将来的皇后人选也许就要玉凝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如今嘛,他改了心思,所以不介意成全她一番心思。

        “祝秦小姐和清婉妹妹能玩得愉快,采摘几株广玉兰回来?!币固祆献匀灰彩敲靼椎?,他对着玉凝一笑,扔下一句话跟随夜天倾脚步而去。

        “多谢四皇子!”玉凝在夜天煜身后微微一礼。

        夜天煜不回头,对着他摆摆手。

        二人脚步走远,玉凝看向南山方向,已经看不到容景和云浅月的身影。她眸光坚定地看了片刻,提着裙摆转了方向去寻清婉公主了。

        此时容景和云浅月已经出了灵台寺转向了南山山道。

        容景依然步履轻缓闲庭信步而走,似乎刚刚一番变故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月牙白的锦袍在阳光照耀下越发显得洁净无尘。

        云浅月对讨厌的人和令她反感的事情也从来就不放在心上,所以,她也如早先一样,闲闲散散地跟在容景身后。一边心里徘腹这个人可不可以不要连一个背影都这么好看。一边手不停地拈了路边的花儿草儿把玩,脚也闲不住地踢踢踏踏。上山的碎石随着她踢动不断地滚下。

        “你真想让我点住你的穴道?”容景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不以为然,对他哼唧,“我正好走不动呢,你点住我穴道也好。那样你要不就自己上山,要不就背我上山?!?br />
        “还有一种你没说?!比菥翱醋潘?。

        “什么?”云浅月不耻下问。

        “我点住你的穴道,也不背你上山,就在这里看着你被狼吃掉。你要知道这里群山环绕,草木葱茏,怪石嶙峋,怪兽的品种也是多样,它们的活动也是很频繁的。平时这里寺中僧人都是结伴上山,从来不敢独自上山。猎户也不敢独自打猎?!比菥盎夯旱溃骸澳阋灰允??看我说的对不对?”

        云浅月立即不敢再踢石子了,她绝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骂道:“黑心!”

        “嗯,你明白我不是善类就好!”容景嘴角微勾,扔下一句话,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对着他背影轻叱了一声,但还是规规矩矩不敢再动了。人在屋檐下,焉能不低头?这个道理三岁小孩子都明白,她自然也是明白的。

        二人一前一后,脚步轻浅。

        “喂,玉凝喜欢你,你知不知道?”走了一会儿,云浅月忍不住开口。

        “喜欢我的人多了?!比菥巴芬膊换?。

        “你也不知道脸红!”云浅月发现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做得最多的动作就是翻白眼。撇撇嘴,斥道:“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自视甚高,自吹自捧,自我崇拜,自我陶醉,自负其能!说的都是你这种人?!?br />
        “不识字也能说出这许多语句,我居然从不知道你有如此大才?嗯?”容景再次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顿时一噎,然后立即扬起头冲容景道:“本小姐天生我才,不学也会。佩服吧?”

        容景意味幽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点点头,“嗯,佩服之至!”

        云浅月立即得意地挑挑眉。废话,二十多年国家教育,十几年不懈努力寒窗苦读,那些堆得比山还高的证书和学位难道是白吃干饭的?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古人我白活了。

        “既然你如此大才,等回去之后我奏秉皇上你不用云世子教学识字了吧!”容景回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温声道。

        那感情太好了!云浅月喜滋滋地道:“我本来也不用学嘛!是他多此一举!”

        “嗯,我觉得也是,你如此大才,还学那些做什么?没白的耽误时间?!比菥案胶?。

        “就是,我以为只有夜轻染明白我呢!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挺明白我的?!痹魄吃驴慈菥昂鋈痪醯盟逞哿?。这个家伙也不差嘛!

        “嗯,我会奏秉皇上不如让你入宫接替了太傅之职教那些皇子公主学习得了,反正那些太傅也老了该告老还乡了。你如此大才不加以利用实在浪费。教皇子公主学习也不埋没了你的天生我才?!比菥坝值?。

        什么?云浅月顿时傻了!她停住脚步看着容景。

        容景只留给云浅月一个背影,步履依然轻缓优雅,不紧不慢。

        云浅月顿时大怒,怒上加怒,恼道:“怪不得夜轻染说你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果然没错!你叫容景做什么?你叫容黑心还差不多。你那大才为何不入宫当太傅教导皇子公主们学习?凭什么我大才就不成?”

        “因为我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自视甚高,自吹自捧,自我崇拜,自我陶醉,自负其能!外加是披着羊皮的狼,而且黑心黑肺。我这种人品行不端,如何教导得了皇子公主们学习?岂不是误人子弟?”容景道。

        云浅月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脚下一滑,险些栽下山坡去。她支住身子,抬眼望天,想着怎么天不打雷劈死这丫的!

        “小心路滑,栽下去估计尸骨无存,你有多大的天生我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比菥盎赝房戳艘谎?,嘱咐了一句。

        云浅月磨牙,几乎咬牙切齿,“你放心,要尸骨无存我也会拉着你一起!”

        她即便下地狱,也不想要这个家伙在世界上祸害人!定要拉着他下地狱。

        “嗯!你如此对我心心念念,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比菥八坪跗奈锌?。

        云浅月压制住胸口翻涌的鲜血,住口不再言语,觉得她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非得被这个人气死不可。她好不容易重生,还想多活几年呢!被他气死都对不起老天爷辛苦将她弄来这里。她在那个世界怎么也自诩气死人不偿命,如今没想到遇到克星了。丫丫的,太不是人了!

        云浅月这样想着,支着身子懒得再走一步了,一屁股顺势坐在了山石上喘气。觉得她还能喘气真是幸福??!

        容景忽然低低笑了一声,声音如清泉般温润悦耳,说不出的愉悦,他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坐在石头上一脸漆黑的云浅月,笑得雅致舒缓。

        “你得意吧!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云浅月用冷眼挖他。

        “真走不动了?”容景问。

        “走得动也不走了,免得被你气死?!痹魄吃潞藓薜氐?。

        “走吧!大不了埋藏了十年的兰花酿我给你半坛喝,如何?”容景笑问。

        云浅月顿时来了劲,立即站起来,看着容景的笑晃了晃眼,“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比菥凹绦蚯白呷?,嘴角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溢出笑意。

        云浅月连忙快步跟上。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喝他的兰花酿,她没有节操就没有节操吧!这天下人谁能喝上半坛他和灵隐大师酿制的兰花酿?被他气一场也值。气多了的话,估计她不用参佛就练成佛了。

        二人这回再不多言,很快就上了南山。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云浅月皱眉,忍不住问:“到底在哪?怎么还没到?”

        “还有半个山头就快到了?!比菥盎赝菲沉嗽魄吃乱谎?,见她一副难受的样子,微微蹙眉,“按你如今的内力来说根本就不惧如此路程?!?br />
        “有内力是有内力,但是我脚疼!”云浅月有些恼。她忘了这具身体根本就不是她原来那具身体,这双脚更不是原来她那双能日行跑步百里的腿脚了。虽然这个身体练武,但毕竟是小姐??蠢此院蟛荒茉僦惶巴及惨萘?,要开始练习这副身子了。否则有朝一日得罪了谁被追杀的话,跑路都跑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