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63章 想要的,我就送你(4)

    第63章 想要的,我就送你(4)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果然再怎么成熟早熟还是小姑娘??!玉凝按理说比她这个身体还小了点儿。 云浅月无所谓地摆摆手,“害羞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就是喜欢夜轻染,不喜欢容景。那怕什么?”

        “姐姐,这话可不能乱说的。哪有女孩子家无忌地大声说喜欢男子的,会被人笑话的?!庇衲鹜?,依然满面红霞,眉眼含春,嗔怪地看了云浅月无谓的脸一眼,转了话道:“不过姐姐不喜景世子喜欢染小王爷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染小王爷和姐姐志趣相投,比较说得来。小王爷对这京中女子从来都不假辞色。只有对姐姐另眼相待。姐姐喜欢他也不为过?!?br />
        “嗯,反正夜轻染不错!”云浅月点点头。从不吝惜褒扬一个人。

        玉凝轻笑,再不言语。

        二人说话间来到西厢院子,云浅月停住脚步,站在门口高喊,“容景,走了!”

        “姐姐,这样喊景世子不礼貌,我们还是找人通报一声吧!”玉凝立即道。

        “你没看见他院子中别说人了,连一只蚂蚁都不见吗?谁给我们通报?”云浅月有些受不了这个女人,若是她知道昨日她登堂入室在容景屋中等他不知会如何?若不是有她在身边,她早杀进去拽了人走了。埋了十年的兰花酿啊,不知道有多好喝。

        玉凝顿时住了口。

        二人等了半响,不见屋中有人出来。玉凝询问云浅月,“月姐姐,会不会景世子根本就不在?”

        “容景!你死人吗?在不在?在的话吭一声!”云浅月等得不耐烦,吼了一句。

        “月姐姐,你怎么能吼景世子?”玉凝立即去捂云浅月的嘴,惊道。

        “呃……”云浅月忘了身边还有一个对容景无限爱慕的淑女呢!嘿嘿一笑,推开她的手,对她眨眨眼睛,目光看向中间的主屋道:“你看,他不是出来了吗?”

        玉凝放下手,顺着云浅月声音看去,果然见容景从屋中缓步走出,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裁剪合体,身姿清瘦挺拔,步履轻缓,如芝兰玉树,光风霁月,说不出的尊贵雅致,如诗似画,她不由屏住呼吸,视线顿时焦住了,怎么移都移不开。

        云浅月猛地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这一株烂桃花!”

        那声音太小,离她最近专神看着容景的玉凝自然没听见。而容景忽然脚步一顿,看向云浅月,忽然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不过转瞬间又恢复正常,缓步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想着这人的耳朵真尖??!不过她又没有说错,他本来就是一株烂桃花。

        “玉凝见过景世子!”直到容景走到近前,玉凝才惊醒一般,脸一红,垂下头,给容景见了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礼。

        “嗯,走吧!”容景看了玉凝一眼,抬步向前走去。路过云浅月身边,深深凝视了她一眼,温声道:“虽然如今是五月末,别处的桃花都开尽了,但是这香泉山灵台寺南山的桃树如今还是有桃花盛开的。既然你想看,我们一会儿顺便去看看?!?br />
        云浅月还没开口,玉凝已经直起身,柔声笑道:“原来姐姐想看的不是广玉兰,是桃花??!景世子说的是,这香泉山的气温因为地势高,所以偏低,别处的桃花都落了,这里确是开得正好呢!姐姐想看看还来得及?!?br />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看了天空一眼,点头,“好!”

        “那我们快走吧!”玉凝亲密地拉住云浅月的手,连忙跟在容景身后。

        云浅月余光扫了一眼玉凝娇柔熏红如胭脂色的脸蛋一眼,心里对前面缓步而走的容景鄙视,这丫的就装吧!这副样子迷惑世人,也只有她能看清她本来面目不受魅惑,她是何等英明神武,何等不容易??!只有夜轻染理解她。

        “景世子,昨日您和灵隐大师言”佛者,觉也!“,玉凝听得似懂非懂,还不是很明白,不知世子可否指点玉凝一二?”三人走了几步,只听玉凝柔声开口。

        云浅月想着这小妮子套近乎的话题来了!

        “秦小姐不明白便不明白就好,无须过多深究。佛法需要有佛性来顿悟,若你真能参透明白,那么便不再是你了?!比菥敖挪讲煌?,温和清淡地声音传来,一句话就给秦玉凝堵了个严实。

        云浅月垂下头,感觉全身一瞬间都在颤。这个黑心地男人!绝了!

        玉凝一愣,不但不恼,反而深以为受教地连忙松了云浅月的手对着容景背后一礼,诚心诚意谢道:“世子说得对,幸亏世子提醒,是玉凝太过执着想一探究竟了?!?br />
        云浅月无语。这也谢?明显是容景不想告诉她嘛!

        “秦小姐不必谢!你既然能领悟我所言,便是你的悟性甚高?!比菥巴芬膊换?,似乎不知道秦玉凝的动作一般,声音依然温和淡淡。

        “还是要多谢世子的,若您不点拨,玉凝会一直钻牛角尖的?!庇衲逼鹕?,温柔的声音如温泉的水,软软的,柔柔的,滑滑的,让人听了骨子都酥了。

        云浅月不由得抖了抖身子,离玉凝远了些。

        容景不答话,仿佛没听见。

        玉凝也不介意,似乎认为容景就该这样的。

        一时间再无话。玉凝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看着容景的背影,依然有眼珠移不开的架势。

        云浅月看看容景,一个背影就如画一般,又看看玉凝,这大家闺秀春心萌动的样子也实在美极,她觉得这二人真有趣,一边走一边用脚踢石子玩。石子滴溜溜在地上滚,她玩的不亦乐乎。

        “仔细将脚拗了,未来你就在床上躺着吧!”容景忽然道。

        “你少咒我!”云浅月瞪了他一眼。这个人嘴里从来吐不出好话。

        “月姐姐,你真是一会儿也闲不住,让你跟着景世子真是难为你了,若是染小王爷在的话定然带着你又该施展轻功了?!庇衲尤菥氨秤笆栈厥酉?,对云浅月捂住嘴笑。

        “对??!若是夜轻染在就好了。跟这个闷葫芦真是闷??!”云浅月深以为然。

        “你别想了,如今夜轻染在军机大营忙的怕是连口水都喝不上?!比菥盎赝菲沉嗽魄吃乱谎鄣溃骸叭绻憔醯妹频幕?,我们可以去达摩堂,那里人多,你绝对不会闷的。如何?”

        “才不要?!痹魄吃铝⒓捶炊?。

        “你不是觉得闷吗?”容景问。

        “我刚刚觉得闷,如今又不觉得闷了?!痹魄吃乱坏愣膊晃约呵昂竺艿幕傲澈?,很识时务地道。

        “嗯!你不觉得闷就好?!比菥坝α艘簧?,再不言语。

        云浅月对着他后背狠狠地瞪了一眼,继续踢石子,将石子踢得砰砰响。

        玉凝看着云浅月好笑,柔声道:“原来月姐姐怕听佛音??!怪不得你连达摩堂都不去露一面呢!也难怪,月姐姐从来就不喜欢学识字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这些东西,喜欢的无非就是武功刀剑。如今来这香泉山也难为你了?!?br />
        “是??!我不想来,家里那个老头子非要逼我来?!痹魄吃驴嘞铝?。

        “云爷爷是对你好,这是千载盛事,沐浴佛光可以祈求佛祖保佑,一生安平的。月姐姐,你要体会老王爷一片苦心?!庇衲桓敝榇锢淼淖雠?。

        “没有佛祖保佑我也长这么大了?!痹魄吃虏灰晕?。她怕沐浴了佛音之后佛祖将她当成妖孽。摆摆手,“我不信这个!”

        玉凝本来还想再劝,闻言只笑道:“月姐姐没有佛性,这是天生得来的,也没办法?!被奥?,看了容景一眼,问道:“景世子,是这样说吧?”

        “嗯!”容景若有若无的应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玉凝见容景居然顺了她的话应和,顿时高兴起来。

        云浅月撇撇嘴,她本来也没有佛性,那又如何?她从小到大得过的病屈指可数。谁说没有佛性就不能一生安平了?不过,唯一一次大难是她被那颗定时炸弹炸来了这里,难道是她从不信佛祖有关?佛祖故意让她来这里受罪?不会吧!

        “恐怕你今日想要闷的话也不会闷的。南山今日看来很热闹?!比菥坝值?。

        “嗯?”云浅月本来低着头冥思苦想她来这里是不是和佛祖有关,如今闻言立即打断思路抬头,只见在前方十字路口走出来几个人。正是夜天倾和夜天煜,这次倒是没有看到容铃兰和冷疏离。她看着夜天倾不由嫌恶地皱眉,怎么到哪里都能看见他?脸立即沉了下来,转身就往回走。

        “月姐姐?你怎么往回走了?”玉凝自然也是看到夜天倾和夜天煜了,见云浅月往回走去,立即出手拉住她。

        “我忘了拿一件东西?;厝ト?,你们先走?!痹魄吃禄踊邮?。

        “咱们后面跟着那三个人不是你的婢女吗?你忘了什么让她们去取就好了,都走了这么远了,何必亲自回去一趟呢?”玉凝看向后面拉开距离跟着的彩莲、听雨、听雪三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