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4章 烤鱼吃去了(5)

    第54章 烤鱼吃去了(5)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真是阴魂不散??!”云浅月收回视线嘟囔了一句。

        夜轻染也只是瞥了几人一眼就收回视线,哼了一声。

        二人说话间动作依然不停,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动作也丝毫不慢。仿佛没看见来人似的。

        “我说谁人敢在这灵台寺放火呢!原来是轻染和月妹妹!”夜天煜当先开口。似乎看了夜天倾一眼,对着那并排而坐的二人笑道:“皇兄,难怪我等寻不到月妹妹,听说轻染来了也没见着人影,感情二人是躲在这里吃烤鱼了?!?br />
        “在灵台寺杀生,若是被慈云方丈和灵隐大师知道的话。你们如何交代?真是胡闹!”夜天倾看着二人,目光落在二人并排紧挨着坐在一起的身影上,一人一双树木削的筷子一口一口吃着,连动作都是一致,不由脸色阴沉,轻喝一声。

        “太子皇兄,不如你将我二人抓去交给慈云大师和灵隐大师问罪?”夜轻染头也不抬地道:“反正我们是吃了?!?br />
        “你……”夜天倾气怒。一时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不可能将这二人抓去的交给慈云方丈和灵隐大师的。

        “不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就算我们在这里吃鱼又如何?我们心中有佛祖也不算亵渎的?!痹魄吃峦芬膊惶?。她可不想因为这几个人将她引到那个灵隐神棍面前被剖析。

        “哈哈,不错。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们虽然在这里吃鱼,但心中有佛祖也不算亵渎?!币骨崛竞鋈淮罄?。觉得身边这个人儿真是妙极了。

        夜天倾不再言语。只阴沉着一张脸。

        夜天煜瞟了一眼夜天倾,再看向云浅月和夜轻染,忽然嘴角微勾,笑了起来,“月妹妹看来还是和轻染近不和我近,居然如今都分而食之一条鱼了。真让我伤心?!?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四皇子这人是典型的亦正亦邪。

        夜轻染轻叱了一声,不屑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德行。你会赛马吗?会烤鱼吗?会玩吗?会支色子打马吊吗?你都不会吧?她自然是和我近的。因为我都会?!?br />
        云浅月白眼刚翻完,又接着翻了一个。夜轻染也不为自己的不务正业而脸红。

        “谁说我不会?那些我也会!”夜天煜走过来,伸手去夺夜轻染手中的筷子,“我赶着你脚后进了山门,只不过跑去达摩堂看了一眼回来你就没影了。找了半天才找到这里来。你到是有本事,居然将睡觉的月妹妹给拉起来陪你吃烤鱼,怎么就没想着我?”

        “你那也叫玩?你会玩也是不精?!币骨崛径愎固祆系氖?,被他抓了个空,立即道:“滚一边去,没你的份!”

        “香泉山的烤鱼最是好吃,我既然赶上了,怎么能不吃?”夜天煜没夺来夜轻染的筷子,伸手去夺云浅月的筷子,云浅月立即躲过,他皱眉看着二人,伸手接下腰间的匕首,将剩下的小半条鱼直接扎起来,张口就咬了一口,对着瞪眼看着他的二人唔哝道:“你看看你们这一堆鱼骨头,也不怕撑到?这些我吃了,你们要吃再去抓了来烤!”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摸摸肚皮,她已经吃够多了,放下筷子,摇摇头,“饱了!不吃了!”在夜天倾这些人刚一出现她就饱了。有些人让她没了食欲。

        “那好,我也饱了!”夜轻染也放下筷子。

        夜天煜得意地挑挑眉,一边大口吃一边道:“又香又软,真是美味??!从你离开这七年其实我也偷偷抓了几次鱼烤过,但总也不是这个味道?!?br />
        云浅月汗颜。原来四皇子也深喑此道。

        夜轻染叱了一声,“你哪儿能烤出本小王的水平?”

        “再给我烤一条去,这些不够我吃!”夜天煜道:“你和月妹妹吃够了,怎么也不能磕碜了我??!”

        “要吃自己烤,没空!”夜轻染起身站起来,看向云浅月,“在这里待了半日了,也吃饱了,我们去达摩祖师堂转一圈如何?看看那老和尚和那弱美人论法去。顺便看看那弱美人能遁入空门不!”

        “哈,你和我想得一样。他最好遁入空门得了?!痹魄吃露偈贝罄?,但想到彩莲说那老和尚神了,会看面相。她撇撇嘴,摇摇头,“不去,我困着呢,论法有什么好看的,我要回去睡觉?!被奥?,她打了个哈欠,毫不淑女地伸了个拦腰,“吃饱喝足睡觉正合适啊,如今更是吃了这么美味的鱼,一准睡得香甜?!?br />
        “好,那我送你回去睡觉?!币骨崛镜阃?。

        “走!”云浅月同意。本来想着吃完鱼上山上的瀑布上坐着看看风景,如今是一刻她也不想待了。

        “还比赛?轻功?”夜轻染问。

        “嗯!”云浅月应声的同时已经足尖轻点,整个人轻飘飘向山下飞去。

        夜轻染也不甘落后,几乎同时和云浅月一起飞身而起,只见两道光影从几人面前闪过,转眼间就飘出了十几丈远。端的是如清风拂过,奇快无比。

        夜天倾看着二人离开,俊脸瞬间如黑云压山,阴云密布。好你个云浅月,当我是透明的吗?居然视而不见就这样走了!他袖中的手攥紧,额头青筋直冒。

        夜天煜吃得正欢,没想到二人说走就走了,他想拦住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不由看着云浅月飘走的身影讶异地道:“咦?月妹妹的轻功何时居然进步如此神速?”

        夜天倾黑着的脸一愣,这才注意云浅月身姿轻盈,飘然如风。的确与以往身手天差之别,不知道好了多少。他薄唇抿起,漆黑的凤眸眯成一条缝。

        就在这时,云浅月忽然从三丈高的地方似乎是收势不住身法惊呼一声向地上栽去,哪里还有刚刚的优美轻盈飘逸,整个人如大虾米状,似是失去了掌控,吓得尖叫声传来,“夜轻染,快救我!”

        夜轻染似乎也惊了,发现云浅月向地上栽去,立即迅疾如风地扑向她身边,堪堪在她栽倒地上的瞬间将她接住。这才免去她险险和大地亲吻,怒斥的声音传来,“你个小丫头,轻功不好还逞能玩什么飘然?我要是接不住你就等着狗啃屎吧!”

        云浅月惊魂未定的伸手拍拍心口,声音有着惊吓后的恐慌和被夜轻染斥责的怯弱,极小的声音隐隐传来,“本来觉得挺好啊,不知道怎么就掉下来了。爷爷教给我的这是什么破武功,我以后不要学了?!?br />
        “是你自己笨学不好,居然还怪云爷爷?!币骨崛韭盍怂痪?,“笨死了!”

        “你才笨!”云浅月不满地瞪着他,“好,我笨行了吧?你聪明?你们一个个都聪明!就我笨还不成吗?那我离你们远些好了,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br />
        话落,云浅月气冲冲地甩开夜轻染,向前走去。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夜轻染连忙去追云浅月。

        “我看你就是那个意思!”云浅月不理他。

        “你不笨,其实一点儿都不笨的,刚刚你那姿势多优美啊,要是不掉下来就更美了……不,掉下来也美……”夜轻染似乎为了哄云浅月,有些口不择言了。

        “你还说!”云浅月脸都黑了。

        “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刚刚你掉下来我没看见,绝对没看见……”夜轻染做投降状。

        “你最好没看见。以后敢说出去,我就去挖你家祖坟去。谁若是敢说出去,我都去挖他家祖坟?!痹魄吃潞藓薜鼐媪艘骨崛疽痪?,似乎还向夜天倾几人这边扫过来一眼,声音很大,明显是为了让几人听到?;奥?,大步往回走去。

        “好,我不说。谁要是敢将你用轻功没用好掉下来的事儿说出去的话,本小王也去挖他家祖坟。跟你一起挖?!币骨崛玖⒓幢V?,似乎也向夜天倾几人这边看过来一眼,连忙追上云浅月紧紧跟在她身边。

        “这还差不多!”云浅月表扬了一句,似乎和孩子一般高兴了。

        夜轻染咕哝了一句什么没听清,二人再不施展轻功,并排着向山下走去。

        夜天煜眼睛睁大,一口鱼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直到那二人走远,他似乎才回过味来,连忙将鱼吞下,看向夜天倾,“我刚刚眼睛没花吧?我说她怎么一下子轻功高了那么多,原来都是花架子?!?br />
        夜天倾也收回视线,惊异之色消失无形,对夜天煜道:“你刚刚不是眼睛花了,是什么也没看见?!?br />
        夜天煜顿时一愣,“太子皇兄,你不会真怕那小丫头挖你家祖坟吧?借给她几个胆子敢?就算夜轻染那死小子也不敢,他的祖坟和咱们是一家,哪里挖自家祖坟的!”

        夜天倾哼了一声,“总之你没看见就是了。这件事情不准对外说!”

        夜天煜眨眨眼睛,再眨眨眼,似乎不解地看着夜天倾,“太子皇兄,你这是再给月妹妹遮丑?这事儿你以前都不会做的。如今怎么会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