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章 阴魂不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暮寒低下头,看着白纸上不能称做字的涂鸦,嘴角一抽。

        “怎么了?是不是写得不好?”云浅月看着云暮寒,心里鄙夷自己姥姥家去,但还是装作泄气恼恨地扔下笔,“我说我写不好,你非要我写。我不学掌家了,难死了?!?br />
        “若是爷爷知道你将云字写成这样,他的拐杖定会招呼到你身上?!痹颇汉玖丝谄?,拿起笔,对着云浅月道:“看着,要这样握笔,要这样写?!?br />
        云浅月点点头,盯着他的手。刚劲的字迹在他手下渲染到白纸上,说不出的好看。

        “你来!”云暮寒将笔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接过,继续涂鸦,完了又看向云暮寒。

        “继续!”云暮寒又道。

        云浅月只能再继续涂鸦,完了又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这回不再看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账本翻开,对着她道:“写一百张云字帖,写完了一起给我看?!?br />
        “一百张?”云浅月笔险些攥不住。

        “对,一百张?!痹颇汉溃骸耙徽乓膊蛔忌?。反正我们时间多的是?!?br />
        云浅月看着那个云字,顿时欲哭无泪。

        抬眼看云暮寒,那人似乎打算和她做长久战了。她小脸五颜六色不停变幻,一时间煞是好看。脑子也不停地转圈,想着她现在还能不能纠正错误?能不能一下子就写好让他满意?能不能说她都识得这些字,也能写好这些字,也会看账本,也能掌家,全全不用学习了,能不能?

        估计不能!若是那样的话,她就会被发现不是真正的云浅月,会被当成妖孽,被打杀了的?;乖谡饫锏备龉菲ㄐ〗?!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来到这个大字不识的小姐身上?

        云浅月越想越有想拿块豆腐拍死自己的冲动。最后,颓然地趴在了桌子上,对云暮寒道:“哥哥,你今日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没有!”云暮寒看也不看她。

        “那你先回去,我自己写成不?我写完让彩莲给你送去?!痹魄吃挛?。

        “不成,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写?!痹颇汉⊥?。又补充道:“不准多话了,赶紧写。否则我要爷爷来看着你写?!?br />
        这个死男人!云浅月咬牙。无奈,只能铺好纸,一点点在纸上涂鸦起来。

        一百张字帖不大会儿就被她画完了,还没开口,云暮寒就道:“继续写下一个字,孟字。也写一百张?!?br />
        “写完孟字呢?我是不是可以休息了?”云浅月问。

        “不可以,写完孟字再继续写下一个。直到全部都写会为止?!痹颇汉值?。

        “太不人道了!我不写了!”云浅月腾地站起来,恼怒地瞪着云暮寒,“我要出去玩,我要去和夜轻染赛马,我要……”

        “要不要我去请容景过来看着你写?”云暮寒截住她的话,淡淡问。

        “我……”云浅月感觉黑云压山,怒气突然就熄灭了,慢悠悠坐下来,恼道:“才不要。那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我写就是了?!?br />
        “这就对了。写吧!”云暮寒继续看账本。

        云浅月心中徘腹了云暮寒祖宗十八代,最后看着那人不动如山。她无奈,拿起笔继续涂鸦起来。她希望赶快天黑。

        好不容易混到中午,云浅月以为这人还不回去吃饭,没想到云暮寒吩咐赵妈妈他就在浅月阁吃了。云浅月彻底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暗无天日。

        傍晚时分,云暮寒检查完云浅月写完的一千张纸,点点头,扔下一句“明日继续?!焙笾沼诰妥吡?。

        云浅月在他走后,四仰巴拉地将自己扔在了梨花木的大床上,有气无力。

        佛曰:装也不容易??!

        云暮寒走后,彩莲、赵妈妈、听雨、听雪齐齐走进来。一个个心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对着四人大翻了一阵白眼,才无精打采地摆摆手,“我要睡觉?!?br />
        四人识趣地退了下去。想着小姐如今才学字,真是太苦了。从明日开始一定要给小姐炖鸡汤燕窝喝,一定要补补。否则这样下去一准瘦。

        云浅月盯着棚顶,天慢慢黑了,白月光顺着窗子流泻进来,一阵阵花香扑鼻,她想出去赏月光,动了动,胳膊酸疼,实在没力气,不由恼恨地想着明日一定要想个办法,绝对不能再被云暮寒折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来,实在累及了,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日天还没亮,云浅月睡得正熟,外面熟悉地脚步声走进了院子。她动了动眼皮,伸手猛地将被子拉上来蒙住头???,云暮寒不要这么早好不?

        果然不出片刻,彩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先和云暮寒行了礼,说了两句话,就来敲门,“小姐,世子来了?!?br />
        “告诉他,我还没睡够呢!”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彩莲顿时没了声,回头看云暮寒。

        “我以前读书的时候都是三更起来。如今已经五更了,你也该起了。爷爷说这些日子你不必去请安了,安心识字。我给你一炷香时间起床,你若不起,那我也进去的?!痹颇汉谰扇缱蛉找话?,声音淡淡。

        云浅月猛地一把掀开被子,脸立即黑了。他若进来怎么成?虽然他是她哥哥,但……她不是那个真妹妹??!懊恼地坐起床,恨恨地扯过衣服穿戴。

        “小姐,奴婢进来帮你穿戴?!辈柿颇汉彻砣タ丛褐械睦蓟?,她推开门走进了屋,就见云浅月和衣服较劲。心想小姐真可怜。

        穿戴洗漱完后,云暮寒走进来。云浅月一脸郁郁地看着他,他视而不见,拿起账本,对她道:“继续临摹昨日那些字帖?!被奥?,再不看她。

        云浅月站着不动,满带困倦的脸上阴云密布。

        云暮寒瞥了她一眼,“才一天就坚持不了了?昨日晚上我去爷爷那里汇报你识字的情况,爷爷骂我笨,说要是容景教你的话,你不出几日就能学会。我也正想见证一下爷爷说的是否有道理。要不……”

        “我写,我写还不成?”云浅月立即举手投降。

        “成,那写吧!”云暮寒收回视线。

        云浅月拿起笔,咬牙切齿。将那些字都当成容景练了。心想她和那个人有仇吗?没有??!他还救了她呢,可是为何如今感觉她好像和他有仇似的。难道她的脸上很明显地写着她很怕容景?所以让云暮寒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她?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威胁偏偏很管用。她这个人天生对危险的人比较敏感。容景那根毒草,夜轻染嘴里披着羊皮的狼,恐怕不止她知道,看老王爷和云暮寒这等话语也是知道那人黑心的。她有些绝望地想着,她还是不要接触为好。如今就忍着吧!云暮寒咋也比容景好。

        这样一日,又在云浅月练字中度过。

        傍晚云暮寒走的时候又扔下一句话,这回多了三字,“有进步,明日继续?!?br />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没言语。

        第三日早上,四更十分。云浅月就醒了。掀开被子坐起来,想着今日绝对再不能被这个人折腾了。她要反抗,反抗的办法就是今日偷偷遛出府去,让他找不到。这样一想,她也不困了,立即来了精神,也没喊彩莲,自己穿戴好了衣服推开房门,左右看了一眼,彩莲、赵妈妈等人看来还在熟睡,她心下一喜,脚步轻得不能再轻地向院外走去。

        刚到浅月阁门口,云暮寒正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云浅月碰了个正着。他淡淡瞥了她一眼道:“我就知道你今日知道用功了,所以早早过来等你?!?br />
        云浅月一吓,顿时欲哭无泪。这是什么人??!

        这一日,逃跑不成,云浅月又无精打采地在浅月阁练了一日字。傍晚云暮寒走的时候扔下一句话,“比昨日有进步,希望你明日也能起得和今日一样早?”

        云浅月险些拿着毛笔对着他的脸跩过去。

        云暮寒走后,云浅月气得牙痒痒,盯着浅月阁的门口看了半响,忽然他抬步就向外冲去。既然早上逃不了,那么晚上总成吧?这样一想又来了精神。

        “小姐,您去哪里?”彩莲连忙扔下手中的活跟上云浅月。

        “都给我在院子里待着,一个人也不准跟着我,更不准找谁去报信。谁要不听话,以后就别跟着我了?!痹魄吃禄赝范圆柿透侠吹恼月杪璧热司?。

        四人一愣,彩莲怯弱地道:“小姐,您……您这是要去哪里?”

        “你别管!”云浅月扔下一句话,大踏步就往外走。

        “妹妹,你这是要去哪里?”谁知云暮寒站在门口并没有走,见云浅月出来,淡淡地看着她问。

        云浅月脸顿时黑了,这人是和诸葛亮是一家不?神机妙算?她没好气地道:“找夜轻染去赛马!”

        “看来你还是不太累,既然如此,那还继续练字吧!”云暮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