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6章 装也不容易

    第36章 装也不容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暮寒一个个人名指下去,一边指一边解释。

        云浅月佩服地看着他,在他停顿的空挡又问:“哥哥,你也太厉害了吧?你是不是没什么事儿专门盯着三姨娘了?连她身边一个小小涮洗的丫头你都一清二楚。三姨娘长得很美吗?或者是她院子里的丫鬟都很漂亮吗?”

        云暮寒再次抬起头看向云浅月,这次不止是脸黑了,连清淡的眼睛都是黑的。只听他清淡的声音一改,冷冷道:“云浅月!”

        “在!”云浅月哆嗦一下,立即站定。

        “想要掌家,你就要清楚这府中有多少人,更要清楚每个院子多少人,每个人都是做什么的。否则你如何掌家?”云暮寒道:“三姨娘和五姨娘是除了凤侧妃之外比较受父王宠爱的两名贵妾。你说该不该知道她们院中之事和院中之人?”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这么清楚呢!”云浅月觉得她这样怀疑人家一个大帅哥的人品实在很差劲,于是立即自我反省一番,但还是忍不住道:“这的确是掌家的人该学习的,可是我就不明白了,那你既然这么明白,什么都清楚,你还教我做什么?干脆你自己掌家不就得了?”

        “我是男子,如何能管这后院之事?”云暮寒似乎怒了。

        “男子也可以管家??!你看孟叔不就是咱们府的大管家吗?”云浅月觉得她摆脱这个麻烦忽然有希望了,立即上前一把抓住云暮寒衣袖,眼睛再次晶晶亮地看着他,“哥哥,反正学这个东西好难,我就不学了,你就掌家吧好不好?反正你是世子,整个云王府将来都是你的。你掌家正好将后院都攥在手里,将来你的女人进门再接手,如今你这样辛辛苦苦教给了我的话,我也管不了几天家,反正我是要嫁人的嘛,你教了也白教,还不如不教,不教你也就不必这么辛苦,你也可以不用像皇上请假了,你还可以……”

        “你说完了吗?说完给我立即松手!”云暮寒声音忽然像是冰山崩塌,顷刻间都凉到底了。

        云浅月身子一颤,仿佛要被冻僵,但还是没松手,继续求道:“哥哥,你也知道我不是那块料,就不学了好不好?这东西真不是人干的,我觉得我还没学就开始老了好几岁,要真是学会了掌家估计会少活好几年,你就去和爷爷父王说,由你掌家两全其美,对了,你定亲了吗?哪家的小姐?她会掌家吗?要是会那就好了,我现在就去将她喊来提前来给咱们府里掌家,若不会的话,那你就教她吧,她……”

        “闭嘴!”云暮寒忽然怒喝一声,甩开云浅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抬步向门外走去。青色锦袍衣袂如风,看不见他有多快,转眼间就推开了门冲出了浅月阁。直到他离开,似乎他身后所过之处还一阵凉飕飕的风。

        这叫恼羞成怒?

        云浅月看着门口珠帘晃动,刷拉拉响,似乎昭示着那人濒临盛怒的边缘。她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透过珠帘传了出去,似乎震得珠帘晃动的响声更大了。

        “小姐?您做了什么将世子给气走了?”彩莲第一个冲了进来,一张小脸发白。

        “是啊小姐,老奴看到世子出去时脸都黑成碳了。这可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儿?!闭月杪枰步粽诺厮婧蟾私?,见云浅月大笑,立即问。

        “是啊,世子踩坏了院中两株兰花呢!似乎都气得不择路了?!碧┑?。

        “就是,那两株可是上好的翠兰?!碧暌哺胶偷?。

        云浅月依然笑不可支,越想越好笑。一双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她好不容易止了笑,但眉眼依然笑意浓浓,对四人摆摆手,“没事儿,哥哥去找未来嫂嫂替我来掌家了。不用管他?!被奥?,她伸了个懒腰,舒服又轻松地道:“终于不用学习了啊,真好!”

        “谁说不用学的?继续!”门口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冰寒刺骨。

        嘎!云浅月伸懒腰的手僵在半空中,猛地回头,只见云暮寒黑着脸站在门口正凉凉地看着她,她忽然感觉头顶上有一群乌鸦飞过,那么黑,那么黑……

        云暮寒去而复返实在让云浅月感觉意外,她看着他漆黑的脸心里发颤。连忙放下僵住的手,讪讪地对着他笑了笑,“哥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云暮寒盯着她,一顺不顺。

        云浅月讪笑的脸僵了下来,抿着嘴看云暮寒。

        半响,云暮寒忽然道:“你若是不想我教你学掌家也可以?!?br />
        “真的?”云浅月一喜。

        “不过我会去请荣王府世子过来叫你,我想若是他来教你的话,你估计很乐意学。也许还很快就能学会?!痹颇汉耙粢蛔?,又道。

        云浅月嘴角一抽,容景教她?想起那人外表看着雅致,其实心黑着呢!还是不必了。她立即摇头,讨好地走过去伸手拉云暮寒胳膊,“谁说我不乐意哥哥教我了?我乐意着呢,你快进来,咱们现在就继续学?!?br />
        “这可是你说的,若是你再不好好学,我当真对你不客气?!痹颇汉憧氖?,绕过她重新进了屋。

        云浅月伸手摸摸鼻子。她这是倒了哪辈子霉了?

        彩莲、赵妈妈、听雨、听雪四人对看一眼,齐齐捂住嘴忍住笑意退了出去。

        云浅月磨磨蹭蹭走到桌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白纸黑字,无奈道:“好,你继续吧!我这回好好学就是?!?br />
        “嗯!”云暮寒哼了一声,也一撩衣摆坐了下来,继续指着白纸上的黑字往下念,“朝烟、朝梦,五姨娘贴身一等丫鬟,打点五姨娘一切起居,钱婆婆,五姨娘陪嫁丫鬟,秋叶,五姨娘二等丫鬟掌管五姨娘院中一些琐事,方思,五姨娘的三等丫鬟,掌管涮洗……”

        云浅月点头??蠢凑馊棠锖臀逡棠锏奈环菰谡庠仆醺欣此挡槐缺幻槐嵛替暗姆锊噱疃嗌?。否则一个院子也不会有二三十人侍候。如今凤侧妃倒台,看来这二人还是最大了。

        “彩莲,你的贴身婢女。赵妈妈,以前掌管浅月阁小厨房。听雪、听雨,以前掌管浅月阁院内打扫。如今都被你提到身边?!痹颇汉魄吃掳胩烀恢ㄉ?,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认真地盯着他手指的地方,继续低下头念下去,“燕蝶,大小姐云香荷贴身婢女,姜婆婆,大小姐奶娘。白露,二小姐云香霞贴身婢女,何婆婆,二小姐奶娘……”

        云暮寒的声音清淡,吐字纯清。云浅月开始还端正而坐,后来渐渐没有骨头一般地趴在了桌子上,只盯着他手指看。想着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的手做什么?

        “好了。这些我都念完给你听了,记住了吗?”云暮寒收回手,看着云浅月。

        “没有,太多了,哪里记得???”云浅月头也不抬地摇头。

        云暮寒也不气,继续道:“那重新再来一遍?!?br />
        “好!”云浅月点头。

        半个时辰后,云暮寒又抬头问云浅月,“这回记住了吗?”

        “没有!”云浅月再次摇头。

        “那……再来一遍!”云暮寒又重新指向开头。

        又半个时辰后,云暮寒抬头看向云浅月,见她正郁郁着一张脸看着那些字,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他一叹,伸手揉揉额头,问道:“还没记???”

        “嗯!”云浅月无精打采地点头。

        云暮寒眉头皱起,忽然一叹,“是我太急了些,那就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头学起吧!”

        “好!”云浅月附和。

        云暮寒站起身,重新拿起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了个云字,将笔递给云浅月,“你来写这个字?!?br />
        云浅月接过笔,用小手紧紧攥住,一副生怕它从手里滑出来的样子。

        云暮寒见了摇头,提点道:“不用抓的那么紧,它掉不出来?!?br />
        “哦!”云浅月乖巧地点头,看着白纸却半天下不去笔。

        “写吧!”云暮寒有些头疼。

        “嗯!”云浅月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提笔用力地向纸上画去。

        “不用太用力?!痹颇汉俅纬錾?。

        云浅月再次点头,闭了闭眼睛,脑中用力想着自己第一次学写字写出的东西什么样。就算她自诩记性极好,但想了半天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也早已经忘记,如今脑中清晰地记得的都是怎么将字写好。她睁开眼睛,不由泄气。

        “放松写,写错了没关系?!痹颇汉粑潞土诵矶?。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写错了没关系的?”云浅月歪着头看着云暮寒。发现这个哥哥那日第一次在皇宫见觉得为人定是孤傲冷漠,如今看来也不是嘛!

        “没关系?!痹颇汉辉倏此?。已经做好了她写错的准备了。

        云浅月低下头,嘴角勾了勾,忽然提笔,照着云暮寒写的字画起来。足足有半柱香一个云字才写完,完后她自己看着那字都有些看不下去。但还不得不装作高兴地喊云暮寒,“哥哥,写完了!你看,我是不是写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