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5章 不想学也不行

    第35章 不想学也不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中,欲哭无泪。她有那么笨吗?

        “今日先不看账册,我先教你识字吧!”云暮寒忽然叹息一声,对着彩莲吩咐道:“准备笔墨纸砚?!?br />
        “是,世子!”彩莲欢喜地跑了下去。由世子亲自教导小姐学账本,小姐一定可以学会掌家的。

        赵妈妈和听雨、听雪也极其高兴,欢欢喜喜地开始收拾桌子。不多大一会儿就将桌子上的盘盘碗碗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彩莲也取来了宣纸和笔墨,铺在桌子上。喜滋滋地动手给研墨。赵妈妈和听雨、听雪站在远处,屏息凝神,期盼地看着云浅月。一个个眼中的欢喜掩饰都掩饰不住。

        云浅月抬头望着棚顶,想着真是虎落平阳??!

        “倒是磨得一手好墨!”云暮寒对彩莲赞了一句。

        彩莲连忙回道:“父亲没去世前是个私塾的教书先生,奴婢以前没进府时候常常侍候父亲笔墨。后来父亲去了,奴婢就进了府,好久没研墨了,手生疏了呢!”

        云暮寒点点头,再不言语。

        云浅月想起初来那日彩莲说她家中就只有一个祖母相依为命了。她眸光闪动了两下,想着改日陪她回去看看她祖母。

        不多时,彩莲磨好墨退回一边,云暮寒起身站起来,执起笔,在宣纸上书写。

        云浅月见盯了半响棚顶也不能出花,终于收回视线看向云暮寒。只见他一手抚着衣袖,一手执笔书写。墨黑的字迹铺洒在白纸上力透纸背,那字迹劲骨丰肌,银钩铁画,臻微入妙,端得一手令人一见便无比钦佩的好字。

        她压下眼中的赞叹,想着当年书法大展上她一时顽皮跑去参赛却没想到得了个第一回来。和人家这字比起来还是少了一分筋骨,亏得她还沾沾自喜好几天,后来还是她的授业恩师教训了她一顿,才将她一脸喜色压了下去,说她就是一块朽木,怎么雕琢也成了不才。她心下不服,年轻气盛,从此后更加刻苦,进入军区特殊培训学校后,各项功课都门门第一不说,课外选修的任何课程也都拔尖,当几年后她拿到十多项学士学位后,又去见老师,想着总也能得他一句夸吧!没想到那老头瞥了她一眼,说了一句话“大成成者,从不以身外物当做炫耀的资本。你认为你是第一?殊不知学无止境?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从此以后,她才开始反省自己,再不争强好胜,静下心来,后来果然她一步步走上梦想的高位,却从不觉得自己志得意满。

        云浅月想到此,心神一阵恍惚。才短短两日而已,那些似乎已经成了前尘之事了。

        “今日就先学这些吧!多了我怕你接受不来?!痹颇汉戳寺徽胖?,回头对着云浅月道。当见她神情恍惚地看着他的字不由一怔。

        云浅月立即警醒过来,收了恍惚的神色,看着那字换成一副烦躁和陌生的情绪,对云暮寒皱眉道:“这么多?我怎么能学得来?”

        “才一张纸而已,不多!”云暮寒摇头,对她招手,“快过来,我先念给你听?!?br />
        云浅月无奈走过来,这才看清满满一张纸都是人名。古代的繁体字而已,还难不倒她。尤其第一个名字就是云孟,她嘴角抽了抽,想必这都是这个府中有头有脸人物的名字了。但还是以一副陌生厌恶地情绪问:“这都写的是什么?好难??!”

        心中鄙视自己,装吧?不装怎么办?难道说她不是真的云浅月?

        “学学就不难了?!痹颇汉缸诺谝桓雒值溃骸霸泼?。这是孟叔的名字?!?br />
        “哦!云字我自然知道,原来孟字长得这样,真难看。孟叔怎么叫了个这样的名字?”云浅月皱眉点着那个孟字道:“孟叔估计不识字?!?br />
        “孟叔不但识字,而且还饱读诗书?!痹颇汉?。

        “啊,那就是他爹不识字。否则为什么要给他起了这个字。丑死了?!痹魄吃碌?。

        彩莲和赵妈妈等人闻言齐齐一脸黑线。

        “孟叔的爹曾经官坐太史令,负责编纂天圣史志。如何不识字?”云暮寒清淡的脸却没什么表情,依然淡淡道。

        云浅月嘴角一抽,又道:“那他的名字就是他爷爷起的。他爷爷不识字?!?br />
        彩莲和赵妈妈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齐齐转身走了出去,还不忘将门严严关上。

        “他爷爷曾经官拜前朝丞相。后来随着前朝亡朝后殉主而亡。你说会有不识字的丞相吗?”云暮寒挑眉。

        云浅月感觉那个小小的孟字突然冒出光圈,无限扩大,她怪叫一声,“妈呀,这孟叔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话落,她啧啧道:“还真看不出来。那为何他要在咱们府中做个管家??!”

        “当年爷爷救了他。所以他甘愿追随爷爷?!痹颇汉迕?,看向云浅月,“你的话是不是也太多了?”

        云浅月还想说什么顿时住了口,觉得不能太过没人性。怎么说这人也是她哥哥,又是一大美男。她捂上嘴,连忙道:“好,我不说了,你说,你说?!?br />
        云暮寒目光定在云浅月捂着嘴的手上,那手白皙娇小,如一汪白玉。他微微抬眸,就见她眼珠子滴溜溜在转,极是灵动。眉目也无往日阴郁之气,而且眉眼之间闪着清雅之光,他不由眼睛微微一眯。

        “好啦,你别那么看我,怪吓人的。我真不说话了,也不乱问你了?!痹魄吃露憧徊?,不明白哪里出了错让她这个哥哥如此看着她。怪慎得慌的。

        云暮寒收回视线,指向下一个名字,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不同,“这是玉镯?!?br />
        云浅月捂着嘴点点头。玉镯就是老王爷身边那个大丫鬟嘛!

        “这是林??!”

        林恕是谁?云浅月想着排在前面被提到,应该是府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他是父王的长随!”云暮寒无奈解释。

        云浅月“哦”了一声,原来是她王爷的长随??!这个人她似乎还没见。

        “这是绿枝?!?br />
        绿枝又是谁?云浅月一脸不懂的样子。

        “绿枝是父亲身边的贴身侍墨?!痹颇汉纸馐?。

        侍墨是个职位?云浅月依然不懂地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清淡的脸上终于染上无奈,“我真怀疑你这些年是不是生活在这府中,怎么连府中人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侍墨?”

        云浅月捂着嘴,唔哝两声。

        “我没不让你说话!”云暮寒有些无语。

        云浅月想着这人清淡的脸上也终于有表情了。她功不可没??!拿开手,立即开口反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我一门心思追着那死太子后面跑了?哪里有心思管别的?我和父亲也不亲,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有什么稀奇?这府中下人那么多,我哪里都能记住名字?我自己这院子里的人我还认不清呢!”

        云暮寒彻底没了言语。云浅月见他一副彻底无语的样子不由心下得意。哑口无言了吧?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是我疏忽了?!痹颇汉匦陆抗舛ㄔ诎字胶谧稚?,继续解释道:“侍墨就是父王身边添香侍候笔墨的女子?!?br />
        “通房?”云浅月想到这两个字,就说了出来。她知道古代大家的老爷公子都是有通房的,不由蹙眉看着云暮寒,“你也有通房?”

        云暮寒清淡的脸终于黑了,“我没有通房!”

        “哦!”云浅月点点头,“那有小妾了?我有嫂嫂了?大嫂嫂?小嫂嫂?”

        “我也没有小妾,没大婚,你哪里有嫂嫂?”云暮寒似乎磨牙了。

        “哦,那你也有侍墨?既然这侍墨不是通房,那是什么?暖床的?”云浅月又问。

        云暮寒忽然转头死死瞪住云浅月。

        云浅月吓得后退一步,有些惧怕地看着他,连连改口道:“好,我不问了,我不问了还不成吗?你爱有什么有什么?有什么我也不问了?!?br />
        云暮寒瞪了云浅月半响,收回视线,似乎深吸一口气,又恢复淡然道:“我什么都没有。侍墨也没有。侍墨是专门侍候父王书房书画笔墨的女子,帮父王打点奏折行走等物。不同于府中姨娘、小妾、通房。而是父亲身边独特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女长随?!?br />
        “哦!”云浅月恍然大悟。就是秘书嘛!看来这绿枝当王爷的侍墨定是才女。她不禁疑惑地看着云暮寒,“既然如此好用,那你为何没有?”

        “不需要!”云暮寒吐出简单的三个字,“我们继续!”

        好吧!人家不需要还有什么问的。云浅月识相地闭上了嘴。

        云暮寒又指向下面的人名,“这是红梅,这是海棠,三姨娘身边的两大近身侍婢打点三姨娘一切起居,这是关婆婆,三姨娘的陪嫁丫鬟。这是翠儿,三姨娘的二等丫鬟,掌管三姨娘院中一些琐事,这是丽儿,三姨娘的三等丫鬟,掌管涮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