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2章 请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彩莲又吩咐人收拾完院中的一切才走进屋。只见李芸连衣服鞋子都没脱,已经抱着被子躺在床上睡着了。她想着小姐今日真是太累了。希望明日有老王爷护着不会被王爷和凤侧妃惩罚。

        这一夜,太医进进出出凤侧妃的院子,云王府一夜灯火未息,而李芸睡得极其香甜,连梦也没做一个。

        第二日,三更时分,彩莲就进来喊李芸起床。

        李芸睡得迷迷糊糊,伸手将彩莲一把扒拉走,睡意浓浓地翻了个身道:“一边玩去,别吵我?!?br />
        彩莲看着李芸心下着急,昨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就不明白小姐怎么还能睡着?她可是听着凤侧妃的院子人影进进出出声担惊受怕一宿没睡,生怕凤侧妃杀来浅月阁。如今眼看三更天那边院子里没了动静,想必凤侧妃快处理完了大小姐的事情没准就要过来了,她怎么能允许李芸再睡?

        “小姐,您快起吧!已经三更了,您还是赶快去给老王爷请安比较妥当,万一凤侧妃和王爷过来,您就去不了了?!辈柿焓秩プЮ钴?。也顾不得什么奴仆之礼了。

        “不是才三更吗?别吵,我再睡会儿!”李芸再次扒拉开彩莲。这些年算起来顶数这一觉睡得最香。

        “小姐,奴婢求您了,快别睡了。凤侧妃的手段您知道,王爷又不喜欢您。他们要是真来了,截住不让您去老王爷那里,您一定会吃亏的。昨日晚上据说凤侧妃将宫中的太医都请来了,连太子府那边也惊动了?;共恢来笮〗愕氖稚说檬裁囱?!大小姐可是凤侧妃心尖上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情凤侧妃怎么能饶了您呢!”彩莲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利弊,一边使劲往起拽李芸。

        李芸被吵得睡不着,有些恼地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瞪着彩莲,“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你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烦人!来就来呗,怕什么?”

        “小姐恕罪,奴婢也是为了小姐好??!更何况昨日还出了奶娘被人杀死的事情。您还是赶快去老王爷那里吧!老王爷向着您,就是王爷和凤侧妃找去老王爷那里您也不会吃亏。否则奴婢真怕??!”彩莲快要哭了。

        “行,行,别哭,我起,我起还不成吗?怕了你了!”李芸败下阵来。彩莲立即一喜,连忙拿过衣服,帮李芸掀开被子,“奴婢侍候小姐梳洗换衣?!?br />
        “嗯!”李芸坐在床上不动,依然赶不走睡虫。

        彩莲手脚麻利地将李芸身上的旧衣脱了,换上一件同样颜色的罗裙,系好细带,扣好环扣,又在她手腕挽上一匹轻纱。

        李芸看着繁琐,这东西穿在身上也啰嗦不便,但也知道古代都是这般穿着,也无奈,只能像木偶一般任彩莲摆弄,自己则打量着房间。

        这间房间比老王爷房间小了些,但贵在布置典雅,处处流露着女儿香,香炉里香烟袅袅,墙上挂着一幅水墨画,两厢有一副百鸟齐鸣的屏风相隔。她身下是梨花木的大床,床前是淡紫色的轻纱床帐,门口是珠翠帘幕,屋内摆设不少珍奇古玩,皆是上品。

        李芸看着这样的房间不由心底疑惑,对忙活的彩莲问道:“这屋子是谁布置的?”

        “小姐真是睡糊涂了,这房间据说都是您亲手布置的,连奶娘都没让插手呢!”彩莲一愣,不由笑道。提起奶娘,脸色黯了黯。

        是她这个身体主人布置的?这个身体主人居然有如此高雅的品味。真不像是她从来到这里所听所感体会的作风。就比如那只被打扮的傲娇的马。想到此她又问:“那匹马呢?”

        “看,奴婢说小姐睡糊涂了还当真睡糊涂了。自然也是您??!骤风您从来不让别人碰一下的?!辈柿醋爬钴棵院难游弈?。以前都是奶娘贴身侍候小姐穿衣和其它,从来不知道小姐醒来居然这般迷糊,昨日在鸳鸯池小姐醒来迷糊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如今又是一样。想着难道小姐每每醒来都是这么迷糊的吗?这样一想,心里顿时松快了。小姐还是小姐就好。

        李芸惊醒,睡虫被赶走了一半,伸手揉揉额头,“是啊,我睡糊涂了,还想睡啊,怎么办?”话音未落,伸手抱住彩莲的腰,将脑袋黏在了她的身上。

        彩莲好笑,小姐居然和她撒娇。立即道:“小姐,快起来吧!想睡也不行,先去老王爷那里。等事情过去了您再随便睡。奴婢绝对不喊醒你?!?br />
        “这可是你说的?”李芸软绵绵地问。想着从今以后和安全局再也无缘了,她这回醒过来不是在地府,还是在这里,看来她真要做云浅月了。

        “是,奴婢说的?!辈柿⒓幢V?。

        李芸这才松开她,起身下地。

        “奴婢已经打了水,小姐净面后奴婢给您梳头,然后咱们就去老王爷那里?!辈柿⒓吹?。

        “嗯!”李芸走到水盆前,掬水洗脸。

        彩莲递给她手帕将脸擦干,然后李芸坐在镜子前,彩莲拿起梳子给她梳头。

        李芸这才第一次看到了她如今这张脸。和她看了二十几年的熟悉面孔没有一丝相似。大约也就十四五岁,如此稚嫩而陌生,她以前那张脸也还算个美女,可和如今这张脸比起来就天差地别了。如今这张脸虽然没长开,但也可见其貌绝美。怪不得昨日骑马和容景回来的路上那些百姓们说她很美的。这张脸的确不比丞相府玉凝小姐的容貌差。

        玉凝虽然倾城绝色,但重在温婉娇柔,而她则是同样倾城绝色,但比之玉凝多了一份清丽明艳。尤其是眉眼间的英气,如今更是灼灼。令她自己都恍然如梦,错不开眼。

        “小姐!为了赶时间,奴婢给你梳个简单的发髻吧!”彩莲没发现李芸愣神。

        “好!”李芸点头。

        彩莲快速地动手梳起头来,一头青丝很快就在她手下变成一朵盛开的花一般开在李芸头顶,虽然她口中说的简单,但在李芸看来还是太过复杂了。她很难想象她口中复杂的发髻是何种样子。

        没用多长时间,彩莲就收拾妥当,满意地看了镜中一眼道:“小姐,奴婢也发现您真的是更漂亮了呢!”

        “嗯,怎么说?”李芸问。

        “以前小姐虽然美,但是眉眼间总是带着阴郁之气,而且脸上也很少看到笑,如今小姐眉眼间阴郁尽散,笑容也多了,整个人看起来从内到外都不一样了呢!”彩莲语气真诚。

        “不过还是我而已。哪里能分辨得这么清楚?!崩钴康恍?,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若说舍不得安全局吗?是也不是。她只是感到迷茫。以前那个国安局最年轻最具才华的上将不见了,如今她不再是李芸,甚至除了她心底深深记忆的这个名字和那些经历外,从这个身体内外都再找不到一分李芸的影子。

        “小姐?”彩莲发现李芸神情不对,似是说不出伤感,连忙出声轻唤。

        李芸定了定神,笑道:“走吧!”

        彩莲认真地看了李芸一眼,再没发现小姐有何异样,连忙点头,向外走去。

        “云浅月!你给我出来!本侧妃倒是要问问你大姐与你有多大的仇让你如此下狠手废了她一只手?”外面忽然响起一声怒喝,紧接着一群杂乱的脚步冲进了浅月阁。

        彩莲小脸一变,声音都抖了起来,“小姐,完了,凤侧妃来了!”

        “来了就来了!”李芸想着来得可真早。

        “小姐,怎么办?”彩莲急得团团转,“看这架势凤侧妃一定不饶小姐的,您如今从后面用轻功赶紧去老王爷那里吧!这里奴婢顶着?!?br />
        “怕是后门也走不了?!崩钴恳∫⊥?。既然凤侧妃有备而来,断然不让她离开。

        “???那怎么办?小姐……”彩莲要哭了?;诤拮约河Ω迷僭缧┙〗阕鹄?。

        “没事儿!别怕!走,出去迎迎凤侧妃!”李芸想着要有事也是别人,不会是她。心里默念她从今以后再不是李芸,她是云浅月,以后就是云浅月,一定要将李芸这个名字尽快忘记,否则万一哪一日不小心蹦出这个名字就是大祸。

        她默念了两遍云浅月,镇定地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的这份镇定让彩莲害怕紧张的心莫名地安定了下来。再不阻拦,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了出去。想着凤侧妃要真惩罚小姐的话,动静闹大了,老王爷自然会知晓的。

        出了房门,只见院子门口气势冲冲地走来一群人。当前一名一身贵夫人打扮的女子,大约四十多岁。形容貌美,一身珠光宝气,头发高盘,金步摇随着她一步三晃,裙摆拖在地上老长,着实贵气逼人。她的后面跟着丫鬟婆子小厮有二十多人。

        云浅月不用费心去猜测,看着她面上明显的怒意,就知道此人是彩莲口中的凤侧妃无疑了。她不由感叹,果然是高门大院里的贵夫人,这一份派头就是十足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