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1章 的确不一样

    第21章 的确不一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李芸停住脚步蹙眉打量这十多人。古代大家大院都是有不止一个仆人侍候的??蠢凑庑┒际鞘毯蛩飧錾硖逯魅说?。刚刚院中这么大的动静都无人出来。她眸光微动,不说话,认真地看着这些人。虽然天色已晚,但她还是依然能看清楚每个人脸上的情绪,或害怕,或担忧,或幸灾乐祸,或冷漠无动于衷……

        “你,你,你,还有你。明日别在我这院子里待着了,哪里好就去哪里。另外,你,还有你,还有最后面一个,我不管你们以前是在这个院子做什么的,从今以后起都跟在我身边。其余人以后都在这院子里做事儿,没事儿别出现在我面前?!崩钴渴撬?,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如今一句话不用说,仅看每个人的表情就能看出个**不离十?;奥?,再不顾那些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神色,抬步向屋内走去,懒洋洋地挥手,“我的话都听到了吧?既然听到就散了吧!”

        “小姐,老奴一直侍候小姐,您怎么能赶老奴走?”其中一个婆子立即上前拽住李芸。肥胖的老脸满是不敢置信。

        李芸皱眉看着她,这个婆子是她第一个指到的人。她刚刚可是从她脸上看到幸灾乐祸的情绪了。虽然隐藏的很好,但还是瞒不过她的眼睛。

        “小姐,奶娘是从小就跟着您的……”彩莲不忍,不明白小姐怎么突然惩治院子里的人了。不过还好,小姐提拔的那几个都是善良心肠好的,平时和她交情也不错。其余人她自然也知道有各院的眼线,但小姐不惩治她平时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这奶娘可是小姐以前一直依赖的,不明白小姐今日怎么突然连奶娘也要赶走。

        “贪心不足蛇吞象。你以后好自为之吧!”李芸看了一眼奶娘穿金戴银,管手腕上的镯子就一大把,冷哼一声。她这个身体主人好蒙骗,她可不好蒙骗。奶娘就了不起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古代仗着喂了主子几口奶的奶娘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奶娘身子一哆嗦,嘴巴张了张,眼睛瞪大,更加震惊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芸。

        李芸甩开她,抬步向屋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愣神的彩莲吩咐,“这屋子的主事儿以后都由你管。哪个不听话就打杀了,别让我看着闹心?!?br />
        “是,小姐!”彩莲这才真正体会到小姐的确不一样了。以前的小姐看着虽然厉害脾气不好,但是心地其实最是软,奶娘每次有要求小姐必然千方百计给办到。更别说今日一句话不说就要将奶娘赶走了?以前的小姐哪里忍心?如今哪里有半分不舍?

        “你……你不是小姐!”奶娘顿时伸手指着李芸,眼含精光。

        李芸眼睛眯了一下,回头冷冷地看着她,“你说我不是小姐?那谁是?用我现在脱了衣服让你验明正身吗?别以为你是奶娘我一再容忍你就得寸进尺?!?br />
        “你就不是小姐!小姐是不会这样对我的?!蹦棠锒⒆爬钴康难劬?。

        “呵……”李芸忽然笑了一下,转头看向彩莲,漫不经心地道:“你告诉她,我到底是谁?”

        “奶娘!您怎么能如此说呢!这明明就是小姐,我今日始终没离开小姐!你不愿意离开求小姐就是,你怎么能说小姐不是小姐?”彩莲本来心肠就不坏,今日更是被李芸的温情关怀给收买了。如今转头恼怒地看向奶娘。

        “她明明就不是小姐,你个死丫头从哪里弄回来跟小姐一摸一样的女人冒充小姐的?还不从实招来!”奶娘这回也没了恭敬祈求之色,指着彩莲怒道。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找人冒充小姐?”彩莲瞪着奶娘。但奶娘长期积威下,她说话终是不及奶娘有气势,她心里也觉得今日小姐奇怪,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样一来反驳的话就更没底气了。

        李芸想着这小丫头还是欠调教。这样的场面都镇不住,以后还怎么能让她放心?既然如今她是云浅月了,就不容有人捣乱。今日好不容易过了云老王爷的关,怎么也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奶娘就坏了她的辛苦。眸光一寒,怒道:“你这些年都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难道非要我一本本都给你点出来吗?我今日一直在宫里,难道能从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手下被人掉包?回府就去了爷爷那里,难道他老人家还没你一个奴才眼力好?”

        奶娘似乎从来没见到李芸对她露出如此凌厉的气势,顿时身子一颤,后退了两步。

        “来人!将她给我扔出去!我没有这样黑心狗肺的奶娘!”李芸轻喝。

        院中十几个人似乎吓傻了,无人上前动手。

        “都聋了吗?我说扔出去!没听到吗?”李芸声音又凌厉了几分,喝道。

        “是,小姐!”早先被李芸点名留下身边侍候的几个人终于走上前去拽奶娘,还有以前冷漠以对被留在院中的人也立即上前,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得到过奶娘欺负而不敢反抗忍气吞声。如今见小姐真心是要将奶娘赶出去,哪里还有再不动手的道理?

        “小姐饶了老奴吧!老奴该死,老奴再也不会了……”奶娘见李芸来真的,这回是真怕了,连忙跪地求饶。

        李芸冷冷地看着她。想着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你要早死,自然成全你。

        无论她以前多么崇尚民主人权,但从来到这个世界这一日发生如此多的事情,尤其在皇宫险些被强权下强行入了大牢,她就彻底明白这个世界没有民主人权,只有谁更厉害,心软最是要不得。尤其在她刚刚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最不该心软。

        她应该感谢今日那帮子女人来闹了这么一出,让她趁机肃清这个院子的蛀虫。否则指不定刚来就会因此吃上一亏呢!尤其是对这个身体了如指掌的奶娘。而且如此心术不正。她断不能再留她身边。

        “小姐,老奴该死,老奴求小姐看在老奴侍候了您十几年的份上饶了老奴吧!老奴再也不敢了,求小姐饶恕……”奶娘不顾一旁人阻拦拉拽,跪在地上拼命地磕起头来。

        “要想我饶你也行,你说说你这些年都背着我做了什么?”李芸忽然改变了主意。她没有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没准这就是一个了解云王府内部的契机。

        “小姐?”奶娘顿时惊喜地看着李芸,“老奴要说了的话,您就能饶了老奴,不赶老奴走吗?”

        “嗯!”李芸听不出情绪地应了一声。

        “好,我这就说,我是……啊……”奶娘似乎下定决心,刚要开口,忽然惨呼一声,身子栽倒了地上,她的后背插着一柄匕首,匕首正中后背心的位置,一击致命。而她肥胖的脸扭曲,眼睛大睁,死不瞑目。

        李芸心下一寒,目光紧紧看向匕首飞来的方向。她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及时当着她的面就杀人灭口。那人的匕首太快,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即便不迟她如今也不敢冒然出手,毕竟是敌暗我明。

        “小姐,有贼!”彩莲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用身子挡在李芸面前。

        “是有贼!而且还是很大一只贼!”李芸看着院外那一棵榕树,虽然已经天黑看不到它物,但她依稀可见那树枝微不可见地晃动了两下后又静止了。就算现在她过去,那里也已经无人了。她抿了抿唇,收回视线,松开紧紧攥着的手,推开彩莲,“将她拖下去看好,明日交给爷爷处置?!?br />
        “小姐,难道不报官抓贼?”彩莲不解地看着李芸,实在不敢想象刚刚活着的奶娘就这么死了。她再不聪明也知道是有人怕奶娘说出什么秘密而杀人灭口了。而且不敢想象若是那匕首当时不是冲着奶娘而是冲着小姐来岂不是死的就是小姐了?实在可怕!

        “不用,这是云王府的家事,奶娘怎么说也是云王府的家奴。这事情还是交给爷爷来处置比较好?!崩钴恳∫⊥?。

        刚刚那人武功身手都是上乘,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那个凤侧妃的人,但那人背后的人肯定势力不容小视。她如今还没在云王府站稳脚,自然不适合将此事弄大。毕竟死的是她的奶娘。今日望春楼事情好不容易脱身,若是再因此将她牵连进去就不好了。反正这奶娘估计也没干什么好事儿,尤其还对她这个身体了如指掌,死了就死了。她也省得担心了。

        “小姐说得也是!”彩莲立即点头。

        “今日太晚就不必打扰爷爷了。明日早上再说吧!”李芸摆摆手向屋内走去。困死了,睡个觉也这么难。怎么从她来了就不得安生?

        “你们都听到小姐所说了,将奶娘……抬下去安置了。明日等候老王爷处置抓贼。都下去吧!小姐累了一日要睡觉了?!辈柿仓览钴刻哿?,只能大着胆子吩咐人将奶娘抬了下去。

        那些人本来恨奶娘,如今见她突然就这么被杀了,一时间还是有些悲愤之感。那贼人也太大胆了。几个人听从彩莲吩咐将人抬到柴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