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9章 出手不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都滚出去!再吵嚷一句全部送往别院,这辈子都别想再回云王府!”云老王爷勃然大怒,向外吼了一句。

        外面本来吵吵嚷嚷顿时鸦雀无声。

        “各位小姐都回吧!尽孝也不在这一刻。老王爷本来就在病中,若是真惹老王爷生气了被送到别院可就得不偿失了?!庇耧砥骄驳厝暗?。尤其最后得不偿失四个字加重语气。

        那些小姐本来不甘心。景世子十年不出府,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见一面,没想到却近在眼前见不成,实在令人恼恨。云浅月凭什么就能见到?而且还能得景世子相助?她不就站着个嫡女的身份吗?剩余的她有什么?还不是琴棋书画,女红礼仪样样不会?她们虽然是庶出,但不知要比她强多少倍?不知道这糟老头子怎么就非喜欢她护着她不可了。但尽管再不甘心,也莫能奈何。比起被赶出云王府,见景世子来日方长。

        这样一想,一众女子对看一眼,互相哼了一声,都慢悠悠地退出了院子。

        李芸想着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世界嫡庶之分太严重,还是云老王爷只宠云浅月一人别人都不看在眼里??蠢此飧錾硖逶谠仆醺性评贤跻肿呕故浅韵愕?。这样一想,挨两句骂也不亏。

        “真是气死我了,都是一堆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云老王爷气得哼哼。

        “爷爷别气了,真气病了就不好了。来,笑一个!”李芸觉得这老头就是个小孩,是需要哄的,伸手去揪他胡子,以求让他扯开嘴。

        “你个臭丫头。你是盼着我真病了好没人管你是不是?”云老王爷再次瞪眼,伸手打开李芸的手。

        “哪能呢!呵呵……”李芸收回手嘿嘿一笑。想着他总是瞪眼,眼睛也不嫌累。

        容景看着二人再次莞尔。他抬眼看了外面的天色一眼,起身站起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拂了拂月牙色锦袍被压褶的痕迹,对云老王爷一礼,“天色已晚,容景就告辞了?;噬现龈狼吃潞蒙毯蚰?,您未来些日子还是继续病着吧!”

        浅月?李芸想着她与他还不熟吧!云老王爷继续装???她更是一脸黑线。

        “嗯,你小子最知我心。哈哈……”云老王爷点头,大笑起来,摆摆手,“嗯,你回去吧!再不回去你家那容老头子该来找我要人了。继续病着不错?!?br />
        “容景告退,云爷爷早些休息?!比菥靶ψ抛硐蛲庾呷?。

        “臭丫头,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送景世子出府?真是不懂待客之道!”云老王爷挥手赶人。

        “是!”李芸慢腾腾从椅子上起身,抬步向外走去。想着终于送走了这尊大佛,可以回去睡觉了。困死了。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李芸凭着记忆向门口走去。

        容景依然如来时一般,步履缓步而优雅。似乎天上打雷下冰雹也不能让他着急。

        走了一段路,李芸看四下无人,回头对容景道:“你不是认识路吗?自己走吧!”

        “好!”容景点头,绕过她向前走去。

        李芸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好说话,真不用她送自己走了。她看着他背影犹豫了一下,打了个哈欠,实在耐不住困意,当真转身往回走不送了。

        彩莲一直等在云老王爷院子外,见李芸送容景出府她就在后面远远跟着,当看到小姐居然扔下景世子自己回来了,她连忙跑上前,小声道:“小姐,您怎么能让景世子自己出府而您自己就这么回来了?”

        “他说不用我送了,自己认识路?!崩钴恳桓龉方幼乓桓龉返卮?,对着彩莲担心的小脸不以为意地挥挥手,“没事儿,走,回去睡觉,我困死了?!?br />
        彩莲看着李芸,想着小姐也太诚实了。景世子说不用送她就真不送了??醋潘蚬?,又心疼又无奈,小姐从昨日火烧望春楼后晚上就一直没睡好,如今又折腾了一日也的确受不住。连忙挽住她手臂,拉着她拐上一条道:“小姐既然乏了,这就回去吧!奴婢侍候小姐梳洗睡觉?!?br />
        李芸被彩莲拉着,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她身上,更是将头也倚在了她的肩上。

        “小姐,您好好走,您这样奴婢走不了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院子??!”彩莲觉得小姐真是变了,以前的小姐绝对不会拉她上马,更不会将自己这样亲密地靠着她,虽然身上的重量很重,但她心里却是甜滋滋的。若不是她一直没离开小姐,她真以为换了一个人呢。不过这样的小姐可亲的让她喜欢。

        “嗯!”李芸身子直了几分,但还是没松开彩莲。

        彩莲轻松些,拽着李芸也走快了脚步,一主一仆绑得像是一根麻花。

        李芸虽然困得迷糊,但还是不忘时而在转弯处默记一下路。大约走过了十多分钟,眼前终于来到了一处院子,还没走近,就闻得阵阵花香。她吸了吸鼻子,感觉这花清雅好闻,气息如兰,看来是院子中栽种了兰花。

        “终于到了!”彩莲长舒了一口气,用袖中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

        “嗯,你辛苦了,我们可以睡觉了?!崩钴扛芯醭死蓟ㄏ慊褂信ㄅǖ闹畚?,不由蹙了蹙眉,从彩莲身上移开,直起身子。

        就在这时,只听她院子内传来一声尖刻的女声,“呦!妹妹,我说你如今送走了景世子可是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留景世子促膝夜谈呢!”

        话落,只见院子内走出几名女子,俱是绫罗绸缎,粉黛钗裙。面容娇柔貌美。一名女子走在前面,尖酸的话语和嫉妒的脸色损坏了她的美感。

        几个人一出来,浓浓的脂粉味扑面而来。

        李芸捏住鼻子,想着幸好这个身体主人品位虽差但没有这样脂粉气,否则她这一日刚活过来还不被粉再呛死。

        “云浅月!你那是什么表情!”那女子看到李芸嫌恶的神色,立即一怒。

        李芸扫了几名女子一眼,虽然早先没见到样貌,但听到声音也知道是去云老王爷那里闹的女人??蠢词窃谠评贤跻抢锍粤烁?,不甘心又跑她这里来了。她就不明白了,她这个身体不是不好欺负吗?怎么这些女人还敢来找麻烦?同是女人,都说女人不为难女人,她也懒得计较,摆摆手道:“你们有何事明天再说。今天我困了?!?br />
        几名女子同时一愣,早先那名女子立即露出不屑的神色来,“云浅月,你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居然妄想嫁给太子殿下,如今更是妄想把上景世子,简直是可笑!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几斤几两?你这个从小就对琴棋书画和女红礼仪白痴的女人!几个大字都反复学也学不会,你凭什么能得天圣奇才的景世子照拂?”

        李芸想着原来这个身体主人连几个大字也学不会??!真是笨!

        “哼!你会武功管什么?还不是那上不得台面的花架子!女人最重闺中礼仪,端庄贤淑,你看看你站哪一样?太子殿下不喜欢你那是太子殿下英明。你以为景世子能对你另眼相待帮助你就是看上你了?别做梦了!景世子是谁?那是比太子殿下还要有才华有眼光的人?!蹦桥佑值?。

        “就是!要说这天圣上下轮到谁让景世子另眼相待也轮不到你。丞相府的秦玉凝小姐,宫中的清婉公主,还有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小姐,还有孝亲王府的小郡主冷疏离,还有文大将军家的太子侧妃表妹文如燕,还有兵部侍郎家的赵可菡……这些女子哪个拿出去不是一等一的才女,你看看你这个蠢货哪里能比?”另一个女子也道。

        “就是!你这些年闯了祸还不多吗?父亲都懒得理会于你,要不是你有爷爷罩着,早就不知道死了几回了。尤其是一直恬不知耻地跟在太子殿下屁股后,而太子殿下看也不看你,你将咱们云王府的脸都丢尽了?!绷硪桓雠右膊桓事浜?,极尽嘲讽道?!白蛉漳慊鹕樟送郝?,那可是死了几百人呢!群臣上书皇上请求惩罚你,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用狐媚的伎俩魅惑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出面帮你。要不是他二人,你今日哪里能回得来云王府?早就蹲在刑部大牢等死了?!庇忠桓雠拥?。

        “可不是嘛!莫不是她去望春楼也和那里面的女人学来什么狐媚伎俩?否则怎么能让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出手相助?!痹缦饶堑谝桓鏊祷暗呐犹奖鹑苏庋?,立即紧紧盯着李芸,“说!你到底用了什么狐媚伎俩!”

        靠!一连串狂轰滥炸让李芸本来浓浓的睡虫给赶没了。她不恼怒,相反佩服地看着面前这些个女人能叽里呱啦一大堆话贬低她都不带喘气的。怪不得云老王爷嫌她们碍眼呢!在她看来这些女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儿干,欠抽!

        “就是,快说你是怎么魅惑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一众女子都紧紧盯着李芸。

        李芸想着看来这才是她们今日来的目的了,也是她们最关心的话题了。想来不止是她们,就是这整个京城上下多少人怕是如今还正在想着那二人为什么出手帮她呢!可是她怎么知道?她又不是那二人肚子里的蛔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