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13章 云王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张大嘴,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李芸见他吃噶,这回满意了。笑着对着他道:“你先走吧!景世子既然派陆公公传了话,皇上也知道,我不等怎么能行?岂不是违抗皇命?我就在这里等他片刻一起走?!?br />
        夜轻染闭上嘴,想想似乎又觉得没面子,但让他再笑还笑不出来了。嘴巴又张又闭半响,他看到李芸看着他好笑的神色,顿时一恼,在她头上敲了一个爆栗,笑骂道:“你这个小丫头,我怎么没发现七年不见你越发调皮了?笑多了容易使人提前衰老?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br />
        李芸没躲闪开,头上结结实实被打了一下,虽然不疼,但她一直没被人当做小孩打过,不由脸色一红,“你长不大还当别人也长不大吗?做什么动手动脚的。笑多了本来就容易使人衰老?!?br />
        最后一句话说得一本正经。笑多了,脸上就皱纹多。皱纹多了,可不显老吗?她可没说错。不过跟古人说这些怕是对牛弹琴。她叹息一声,又有些头疼,这里可是古代??!

        “行,你说得有理。走了,等那家伙做什么?皇伯伯知道你被我拉走了也不会怪你的。再说你做得惹皇伯伯怪罪的事情还少吗?若是都事事怪罪的话,你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币骨崛旧焓忠焕钴?,向着拴在木桩子上的两匹马走去。

        李芸想想也是,那就不等了。反正有人陪着她一起回云王府她胆子大些,无论陪着她回去的那个人是景世子还是染小王爷,反正都是两尊大佛,都一样。

        夜轻染见李芸痛快地答应,心里开心,拉着她很快就走到马前。上下打量了她的马一眼,见那马知道主人来,立即转过来,露出欢喜又委屈的神色,他强忍着笑道:“果然是月妹妹的风范,这马也太……”见李芸挑眉看向他,立即将可怜两个字吞了回去,转了话道:“这马能被你选中,当真骄傲的很?!?br />
        李芸抬眼望天,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可是听说了月妹妹马上功夫好的很,要不要比比马技?”夜轻染走到自己马前,解了马缰,一个利落地翻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煞是好看。他端坐在马上,看着李芸,神采飞扬。

        “有何不可?”李芸想着幸好她不是窝囊废。以前太忙的时候排解压力的最好办法就是会玩。什么飙车,赛马,登山,跳水,跳伞……所玩不可枚举。骑马她自然得心应手。

        “那还不快上来!”夜轻染催促。一双凤眸兴致勃勃。

        李芸点头,伸手解了马缰,将马头前面的零碎扒拉开,也学着夜轻染足尖轻轻一点,仿若一抹紫色的云霞流过,转眼间,她已经端坐在了马上。动作熟练,虽然不若夜轻染之干练张扬,但贵在轻柔爽利,如清风流云,这一霎那的风采令看过来的人群视线一晃。

        众人都想着怎么从来就没有发现浅月小姐这么美呢!丝毫不次于天圣第一美人丞相府玉凝小姐之貌。她上马的动作甚至比玉凝小姐还要美上几分。刚刚不屑的眼神齐齐退了几分。

        “好!”夜轻染毫不吝啬地大赞一声。端看一个人上马的动作,就能观其马技如何。她的马技无疑是上乘的。

        李芸受之无愧地挑了挑眉,想着身轻如燕,这就是有武功的感觉吗?真好!她对夜轻染询问:“开始?”

        “开始!”夜轻染同样挑了挑眉。

        二人同时打马,两匹骏马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刚一出去李芸就后悔了。她马技再好也不认识路啊……

        李芸心中无比郁闷,即便再不甘心,也只能微微勒了一下马缰放慢些许动作让夜轻染先行。夜轻染正神情飞扬,自然没注意李芸的细微动作。两匹马一前一后地跑离了宫门,跑向街道。

        出了通向皇宫这一条街道后,左拐就是一条繁华的主街。此时大街上人群如潮,熙熙攘攘。夜轻染恍若未见,纵马疾驰,高头大马如一阵风一般穿过,人群虽然发出大声的惊慌声,但都稳稳而站,显然并未伤到一人。

        李芸紧随其后,看着前面纵马飞扬的身影,心下暗赞了一声,果然是好骑术。她也并未勒住马缰,在人群中疾驰而过,同样惊起尖叫声一片,但也并未伤到一人。

        夜轻染余光扫到李芸只距离他半个马头的距离,心中同样赞了一声。他虽然听闻这小丫头什么也不会,就是练就了一身好轻功和好马技,他以前不以为然,想着女子骑术无非就是些花架子,如今看来他以前想法却是错了。这样的马术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名不虚传。

        两匹马穿过繁华的主街,又行了一段路,眼前是一条宽敞的长街。长街上高门府邸节次鳞比。夜轻染打马不停,略过一众府邸来到云王府门口,勒住马缰,回身看着李芸。爽朗的声音笑道:“小丫头行??!”

        李芸想着若不是我找不到路自然要强你一分的。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目光打量眼前的云王府。只见云王府府邸庄严,两扇大铁门紧紧关闭。门前两尊大石狮子栩栩如生。府墙有三丈高,看不到内部情形。她攥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希望能蒙混过关。

        “从我记忆起云王府就是如此,百年如一日,还真是一点儿没变呢!不知道里面的人变了没有?”夜轻染看着云王府,清爽的声音含着某种感叹的情绪。

        “变没变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芸淡声道。

        “不错!”夜轻染点头,对着大门扬声高喊,“来人!给本小王和你家小姐开门?!鄙羟嵫锍?,何止云王府一府听到,就是这一整条街怕是也能听到他的声音。

        李芸想着这人要是在现代唱高音估计不错。

        夜轻染话落,不出片刻,吱呀叮铛一声,大门应声从里面打开,走出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老者大约五十多岁,脚步稳且轻,显然身怀武功。他身后跟着一众守门的侍卫。

        李芸见那老者腰间挂着大总管的腰牌,知道古代高门大院都有管家之类的人物,想必这位就是了。云王府的管家,自然非常人能胜任,会武功也不稀奇。

        那管家走出来见到完好无损地端坐在马上的李芸,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脸色微微一松,眸光露出喜色,移开目光看到同样端坐在马上的夜轻染一愣,又越过二人伸长脖子扫了一眼二人身后的长街,只见长街没有见到他要找的人,不由疑惑地看向李芸。

        “棋老头,找什么呢?难道不欢迎本小王?”夜轻染不满地挑眉。

        那管家闻言立即收了疑惑,脸上堆满笑意,上前一步给夜轻染见礼,“云孟见过小王爷,小王爷七年出外游学,如今一看果然历练精神许多,比昔日风采更胜?!?br />
        “哈哈,你老头这个棋篓子还是如此会说话。如此不欢迎我难道怕我将你的水晶白玉棋再次偷了?放心吧,本小王如今得了一副好棋,比你的白玉棋好了不知多少倍,不再惦念你视如宝贝的破棋了?!币骨崛敬笮Φ?。

        云孟老脸染上一抹红,摇摇头,“小王爷说的哪里话?府中刚刚得了宫里传来的话,说景世子会同小姐一起回府,没想到来的却是小王爷,所以,奴才这才心生讶异,万万没有不欢迎小王爷的意思?!?br />
        “哦!你说他???他还在皇宫陪皇伯伯下棋呢?多大架子还要别人等他?我如今无事,七年没回京,又听说老王爷病了,自然赶先过来看看?!币骨崛痉硐侣?,将马缰绳扔给一个侍卫,抬步就往府里走,一边走,一边对李芸招呼,“还坐在马上干什么?还不进府?月妹妹,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br />
        李芸心中好笑,遂翻身下马,一个侍卫立即过来接过她手中的马缰。

        “恭喜小姐平安回来!”云孟对着李芸一礼。

        李芸点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跟着夜轻染向里走去。

        云孟又往外瞅了瞅,依然没见到容景的影子,遂对着侍卫吩咐道:“大门就不必关了,我先陪小王爷和小姐进去,等景世子来了,立即着人去告诉我?!?br />
        “是,大总管!”一众门卫齐齐应声。

        “真是天差地别的对待??!棋老头,你是盼着那个弱美人来陪你下棋,还是惦着将你家的闺女嫁给她?否则为何对那家伙怎么犹如供奉祖师爷?”夜轻染回头瞥了云孟一眼。

        李芸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这丫的嘴也太毒了。听到他一口一句说这个云孟是棋篓子,看来是个热爱下棋之人。

        “小王爷,老奴可没得罪您!再说老奴家里也没有丫头能嫁给景世子,就算有的话,有多少名门闺中小姐想嫁给景世子,也临不到老奴家的丫头??!小王爷您就别消遣老奴了?!痹泼峡扌Σ坏?,解释道:“老奴虽然酷爱下棋,也十分期盼和景世子对弈一局,但实在是刚刚老王爷听到景世子要来心中欢喜,对老奴吩咐了,说一定要好好接待景世子,老奴才会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