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11章 海盗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说自己闲那真是闲,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带燕大宝,费小宝每天还要上幼儿园呢,根本不需要她操心什么事,再说了,就算孩子有个大事小事的,展爸展妈还离的近啊,十来分钟人就到幼儿园了。

        问到龙宴和龙美优的航班,展小怜算准差不多的时间,直接带着燕大宝去接机了。

        燕大宝第一次到机场,是个陌生的环境,小家伙很喜欢,兴致还挺高,展小怜抱着她等在出站口,不多时,就看到龙宴和龙美优两人穿着普通的T恤情侣装,两人都戴着帽子和墨镜,手牵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三四个医护人员和七八个保镖,护卫阵容还是挺强大。

        展小怜立刻在门口喊了一声:“三哥!”

        龙宴抬头就看到了展小怜和燕大宝,立刻拉着龙美优走了过来:“小怜!”

        展小怜笑嘻嘻的走过去:“大哥,哟,小白花也竟然也跟来啦?”

        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见一面,展小怜就没个正经的,龙美优躲在龙宴身后,不敢露脸,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害羞。两人刚刚可是手牵手出来的。

        龙宴伸手把燕大宝抱过去:“哎哟,我们家的小美人长这么大;啦?对不起啊,舅舅这么长时间才过来看你,看看小美人都快不认识舅舅了?!?br />
        展小怜走在后面,对龙美优做鬼脸,这算不算如愿以偿?

        对龙美优和龙宴来说,还真是如愿以偿,虽然为了这一天付出的时间和代价都有点长。

        龙宴回湘江,最先找到的就是龙美优。而以前的每一次,龙宴回家最先找的都是两个哥哥,就算没找大哥二哥,龙宴也绝对不会主动找龙美优,而这一次,他背着龙湛龙谷,主动敲开了龙美优的房门。

        常年的深居简出养尊处优生活让龙美优犹如活在世外,身边没有多少人可以陪着说话解闷,小猪猪也已经上学,龙美优似乎又回到了曾经郁郁寡欢的时候,她一个人窝在房间里剪着花枝,往花瓶里挨个插花,这差不多是她生活的全部。

        展小怜曾经对她才承诺她早已不敢奢求,那不过是当年展小怜为了哄她高兴的一个即兴说法而已,谁还会记得她卑微又可耻的愿望?在龙美优看来,龙宴早已成了她永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但是,突然有一天,龙宴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她面前,目光炽热又热烈的看着她,用他从未有过的急切开口问道:“美优,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只是在一起,即便我们不能像其他夫妻那样有性生活,有孩子,但是我们能在一起,你愿不愿意?”

        龙美优的眼睛瞬间涌现出大滴的泪珠,她看着龙宴回答:“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不是吗?”

        对啊,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在一起的。

        不相见,不相碰,但是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一直在相恋。

        龙湛的愤怒不言而喻,他恨龙宴的不懂事,恨美优的不爱惜,他甚至暴力对待龙宴,企图让他像多年前一样离开湘江,可这一次,龙宴来了就没有打算回去,他来了,他自然会走,只是这一次,他不会让自己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他要牵住一个人的手,一起离开湘江。

        对峙了几个月后,龙湛妥协了。因为他都知道,不管是美优还是龙宴,他们一直都没有变过。

        一个终身不能婚嫁,一个决意终身不娶。

        在一起,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形式问题。

        龙美优离开湘江前,龙宴带着她做了一个全身检查,身体稳定以后才随着龙宴一起回到摆宴,他们如今面对的,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展爸展妈那边,他们要如何开口?

        因为龙宴是个路痴,展小怜来了以后直接往摆宴带,路上展小怜问了句:“三哥,你们打算住在哪里?”

        龙宴笑了下,说:“我在和医生的医院总部后面建了一座独栋的房子,离医院近,也方便我照顾美优,到时候美优就住在那里?!?br />
        展小怜点点头:“离医院近一点好,不过,里面的医疗设施……”

        龙宴摆摆手:“那里的医疗设备还行,和煦跟我说没什么问题。而且,我把美优的病历拿给了和煦,和煦说只要美优的心情保持平静就没有什么问题?!?br />
        龙美优看着燕大宝,忍不住感叹一句:“小怜,你们家这个小姑娘是不是太胖了点?”

        展小怜咂咂嘴,说:“没事,还会瘦下来的,现在还小呢?!?br />
        其实看到饭团到现在还以脂肪为美的事实后,展小怜心里可担心了,难不成她的燕大宝真的要走饭团的老路?一想这个心肝肺都不舒服了,燕大宝啊,赶紧瘦下来啊,别这样对待她脆弱的小心脏啊。

        燕大宝还不知道胖瘦美不美的问题,反正她现在心情好,“呜哇呜哇呜哇……”

        龙美优无比羡慕的看着燕大宝,伸手捏了捏燕大宝的小胖手,歪着脑袋看着她微笑:“燕大宝,这么漂亮的小公主,干嘛起叫燕大宝???”

        展小怜擦汗:“燕大宝她爸那二货起的,还跟我说是什么绝世好名。不过还好,她有大名,燕破晓,就是平时没人叫,都叫燕大宝呢?!?br />
        龙美优捂嘴笑:“三哥,小怜竟然骂她是二货?!?br />
        展小怜赶紧说:“哎哎,小白花你可别弄错了,燕大宝她爸可不是我老公,要说是什么关系的话……充其量,只能算个情夫吧?!?br />
        龙美优目瞪口呆,龙宴叹气:“美优,别听她瞎说?!?br />
        展小怜摊手,然后摆弄燕大宝:“大宝大宝啥时见?大宝明天见!哈哈哈哈……”

        燕大宝看到妈咪笑,然后也咧开长了几颗小牙牙的小嘴,也笑起来,口水哗啦啦的往下流。

        车到摆宴,因为龙宴说的房子正在建,所以龙宴把龙美优带去了绝地,展小怜抱着燕大宝也一起去了,李晋扬专门给龙宴留了一套大间的房,甚至还让人给龙美优送去一套首饰,算是给龙宴妻子的见面礼。

        龙美优的心情明显很好,她坐在房间里,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所有的东西她都好奇,长这么大以来,她出门的机会很少,即便是在湘江,去过湘江中心的次数也数的过来,展小怜陪着她一起看,嘴里还嘀咕呢:“小白花,这地方还不错,我觉得长期租也不错?!?br />
        龙美优甜蜜的笑了笑,“三哥说让我住哪,我就住哪,我就三哥的,他说了算?!?br />
        展小怜撇嘴:“哟哟,看你得瑟的哟。高兴了吧?我一直记着答应过你的事,看到三哥真带着你来摆宴了,其实我很高兴,真的?!?br />
        龙美优抿抿唇,突然上前一步,伸手连着燕大宝一起抱住了展小怜,说:“我以为你忘了,我还偷偷骂过你,说你说话不算话……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原来你一直都记得……谢谢你,真的很谢谢……”

        展小怜伸手摸摸她的头,嘴里大大咧咧的说道:“行了行了,我怎么听着就跟演戏的似的?你可别大喜大悲,我怕我三哥一会回来跟我拼命来着?!?br />
        龙美优顿时破涕为笑:“我是高兴,我哪有大喜大悲?再说了,别弄的我跟瓷娃娃似的,其实我健康着呢,哪里像你说的那样???”

        展小怜抱起燕大宝,对着她晃了晃,说:“来来,看下我们家燕大宝,你心情就好了,大宝,跟姨姨说,大宝明天见!”

        龙美优想是伸手抱抱燕大宝,结果展小怜不敢让她抱:“她重着呢,你坐到床上,我让你抱一下?!?br />
        龙美优赶紧坐到沙发上,展小怜把燕大宝小心的放到她的腿上,龙美优笨手笨脚的伸手,抱燕大宝搂到了怀里,突然眼泪汪汪的抬头说了句:“她好软,又小又软,身上都是奶香味,我好喜欢她……”

        展小怜笑了笑,没有接话,不敢让她抱久了,赶紧又抱起来,“大宝,来跟姨姨亲一下,嗯嘛!”

        龙宴回来,身后还跟着方清闲一帮人,明显就是来看龙美优的,龙美优被吓的手足无措,展小怜抱着燕大宝挡着龙美优半个身体,一只手掐着燕大宝,一只手对着摊开,抖啊抖的,对着门口嚷了一句:“喂喂,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干什么呢?我三哥的新娘子也是你们随便能看到的?来来来,一人一份见面礼,你们老板李晋扬还给我三哥新娘子一份大礼呢,你们好意思空手来?没带东西的自行出门剁手,慢走不送?!?br />
        方清闲现在就是半退休状态,快五十岁的人了,享受生活是必须的,培养新人是必须的,卫上就是方清闲看中的接班人,直接要了过来,卫上的妹妹是卫相是保全部的副部长,等于兄妹俩都在“绝地”,新势力很重要。闲来无事过来溜溜,结果还展小怜要收费了,后面有些看热闹的,没带礼物的真被吓唬走了,最后就剩下三五个。

        龙宴就说不让他们来,美优胆子小,见的热闹也少,怕被吓到,结果这帮人偏要来,看着被展小怜要礼金吓跑的,龙宴心里还说挺爽的。

        方清闲盯着展小怜怀里的燕大宝看了又看,半响说道:“小怜,这是燕大宝?哟,长这么大了?这小孩子长的可真快啊?!?br />
        展小怜点头:“可不是?方大叔都老了,我们家大宝肯定要长大???对了方大叔,你没走,是不是给我三哥的新娘子送了什么礼物???”

        方清闲擦汗:“你这敛财的毛病还没改?”

        方清闲对展小怜千方百计把“绝地”的花盆什么的往穆曦传媒搬这事真是记忆犹新,就是吸血虫一样的存在。

        展小怜得瑟:“这说我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好女人的证明,改了我还是好女人吗?难怪方大叔到现在还娶到媳妇,原来是因为没眼光???”

        方清闲扶额:“伶牙俐齿的本领见长啊。来,燕大宝,让我看看燕爷家的燕大宝吧!”

        方清闲抱过燕大宝,放在怀里掂了掂,感叹:“这么个小东西,还挺重,看着有点老板家饭团的架势?!?br />
        展小怜:“……”再次受到了重创打击,千万不能像饭团,她会跟穆曦一起对着两小丫头犯愁的。

        门口还站在好几个人等着看龙宴的新娘子呢,方清闲把燕大宝抱到他们面前让他们看正脸:“看看这丫头长的,标准的小美人,还别说,还挺像燕爷的?!?br />
        展小怜郁闷:“就没像我的地方?”

        方清闲看了看,“暂时没发现?!?br />
        展小怜:“……”有种吐血的冲动,打击:“真没有?”

        方清闲摇头,门口有个声音带着笑意说了句:“有,怎么没有?小姑娘的眼珠子黑漆漆水灵灵的,就和小怜很像?!?br />
        展小怜歪头一看,不由笑道:“还是边痕律师最好!”

        龙宴站起来说了句:“好了!看完了,你们赶紧出去!我刚回来,好歹让我休息一阵子,都出去!”

        那帮人都走出门以后才想起来,哎?龙宴的新娘子长什么样来着?完全没看到。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跟自己并排放,追问龙美优和龙宴:“你们看,燕大宝跟我真不像?”

        龙美优认真看看,然后说:“我觉得还是有点像的?!?br />
        龙宴不发表意见,他看不出来。

        因为龙美优确实累了,展小怜赶紧抱着燕大宝去接费小宝,还想顺便跟展爸展妈打个关照,到时候可因为怪龙宴刺激了龙美优。

        在“绝地”用的餐,然后展小怜抱着燕大宝去幼儿园等费小宝,还放学,展小怜就看到展爸展妈散步的走了过来,因为没想到展小怜会在这里,压根没朝她看,而是在幼儿园门口等着了。

        展小怜没办法,只好抱着燕大宝过去:“爸,妈!”

        “小怜?!”展爸展妈吓一跳:“你怎么在这???你还把燕大宝带过来了……”展妈顿了下,紧张的问:“你是不是又跟燕回吵架了?你自己跑出来了?”

        展小怜翻白眼:“妈,我们哪有那么多架整天吵???”

        展妈瞪眼:“你还敢说?我看你们是两天不吵都不自在了!你到底干什么来了?燕回知不知道你过来?”

        展小怜嘿嘿一笑,说:“我今天去接机了,嘿嘿,我三哥。对了你们猜猜还有谁来了?”

        展爸展妈就想着,跟龙宴有关系的,要么是龙家其他两个兄弟呗,还能有谁啊,龙湛夫妻还有龙谷那一对都猜了,就是没猜龙美优,确切的说,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往龙美优身上想。

        展小怜嫌抱着燕大宝累,展爸赶紧接过来,然后一起到房车上等,展小怜见他们俩都坐下了,才开口说:“和我三哥一起来的,是美优?!?br />
        展小怜话音刚落,展妈都站了起来:“什么?!美优?她在哪?怎么没听人说???美优人呢?”

        展爸拉拉展妈的胳膊:“坐下别着急。别吓着大宝?!?br />
        展妈勉强坐下,展小怜摊手,若无其事的说:“美优是跟三哥一起来的,三哥先顾着她身体,带她休息然后检查身体去了。再说了,以后见到的机会多着呢,不用那么着急跟你们说?!?br />
        展爸皱了皱眉头,想开口问什么,最终还是没问出来。

        展妈听了展小怜的话,点点头:“这倒是,我给忘了,哎哟,那美优现在在哪???好歹让我们知道地方,明天去看看她吧?!?br />
        展小怜抓头:“她要是没什么问题,肯定就会主动跟你联系了呀,我三哥带着呢,放心吧?!?br />
        展爸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小怜,美优跟老三在一起?他们一起来的?”

        展小怜点头,然后屁股一挪,挪到了展妈旁边,伸手抱住展妈的胳膊,嘴里说道:“妈,美优的身体呢,我在湘江的时候特地问过,医生说她的身体这辈子都不能结婚,也不适合结婚,因为稍微激动一点的行为就可能让她丧命,我知道你们都晓得美优的情况,不过爸,妈,美优身体不好,但是她心理和身理都是正常人,所以,她也会喜欢上异性的。如果她从小到大一直对异性没有,那美优肯定就不正常,你们说是不是?”

        展妈的心里突然就有了点预感,刚刚小怜一直在强调龙宴和美优在一起,就连这次他们不知道美优到摆宴来,也是因为龙宴带着美优的,展妈抬头看向展爸,颤抖着声音说:“她爸……”

        展爸抱着燕大宝,燕大宝正努力的想抓展爸脸上戴着的眼镜,自己跟自己玩的特别高兴,展爸呼出一口气,“小怜有什么好你就直说,跟爸爸妈妈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展小怜抿嘴,继续说:“美优小时候,因为大哥和二哥都忙,几乎没人管她,那时候三哥还在上学,平时美优都是跟三哥接触的,所以,美优很喜欢三哥?!?br />
        展小怜跟展爸展妈说的时候,肯定是要替龙宴打掩护的,她一直在强调是美优喜欢龙宴的,而且,肯定不会龙宴和龙美优年少无知时犯的错拿出来说,如果展爸展妈知道龙美优差点死了,绝对不会不等展小怜说完就一口否决,所以展小怜为两人做足了铺垫,她看着展爸展妈,继续说:“你们也看到了,美优很漂亮,很可爱,虽然有时候有点小脾气小任性,不过女孩子都这样啊,所以,久而久之,三哥也架不住美优这样的攻势,后来他们俩就相互喜欢了?!?br />
        展小怜见展爸展妈虽然紧张,但是没有十分过激的反应,心里想着她前期对美优的铺垫还是很成功的,“不过,大哥知道美优的身体不能结婚,他一直激烈的反对三哥和美优,甚至为了这事把三哥打个半死,说是三哥勾引了美优的,后来,三哥为了美优,就离家出走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明明龙家有那么大的产业需要人手,但是三哥一直在外漂泊,宁愿给人打工也不愿意回湘江的原因……”

        展小怜这样说,展爸展妈貌似还真发现是她说的那么回事,而且,展爸自己都奇怪过为什么老三不帮大哥二哥的忙,反而自己到处乱跑。

        “美优不能结婚生孩子,她自己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心脏不好,明明和三哥相爱了一阵子,突然有一天三哥就不辞而别了,她很伤心,但是没有办法,这也是美优为什么一直很消沉的原因,她不单单是因为孤单,她更多的是因为在思念一个人,一个她自己也知道不应该期待的人?!闭剐×财沧?,说:“爸,妈,我三哥再怎么也是龙家的三少爷,美优是养女,所以她会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三哥。而且,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他们是名义上的兄妹,伦理道德上会让她有心里负担?!?br />
        展妈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我可怜的美优啊……妈妈对不起她啊……”

        展小怜搂了搂展妈的肩膀:“妈,美优一点都没有怪你跟我爸,真的,她说她妒忌我,但是她理解你们想救她的心情,她甚至还跟我说,她活着的时候她养你们,要是有一天她没了,求我养你们……”

        展妈捂着嘴哭出声:“我苦命的美优啊……”

        展爸红着眼圈低着头,扭过头半天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一言未发。

        展小怜握着展妈的手:“三哥离家出走以后,美优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度抑郁,大哥千方百计请了几个年轻的心理辅导师帮她开解,美优在跟三哥分开的时候,很可怜?!倍倭硕?,展小怜又说:“但是爸,妈,三哥一样可怜,他跟我说,美优这辈子不嫁,他这辈子就不娶,他就这样一直陪着她?!?br />
        展妈低头捂着嘴哭,“为什么?为什么呀?……美优啊……”

        展爸重重的吐了口气,“小怜,我明白你说的,爸爸也能理解,但是医生说了美优不能结婚,爸爸就不敢让美优冒这个险啊……”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但是爸,三哥跟美优,他们分开了这么多年都在等着对方,看不到摸不到,但是一直都在等,爸,妈,与其让他们这样痛苦的等着,还不如让他们在一起。美优不能结婚生孩子,三哥比任何人都知道,因为美优身体的情况三哥一直知道,他甚至因为没有掌握了一下医用急救知识。爸,妈,我跟你们说这个,不是因为别的,我是希望你们分开他们,美优和我三哥,一直都活在痛苦和思念当中,已经很可怜了……”

        展妈的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掉,展小怜赶紧把抽纸给她拿了过来,伸手帮展妈擦鼻涕:“妈,你别伤心,美优现在很高兴,心情很好,你要是真去了,带着现在这副表情,她反而会难过。三哥什么都想好了,湘江的医疗设施摆宴也有,所以三哥在那家医院的后面买了一块地,盖了一幢独栋的房子,说这样离医院近,方便照顾美优?!?br />
        展妈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半响点点头,说:“我一定要先见见美优再说……”然后她扭头看向展小怜:“小怜,你放心,就算是为了美优,我也不会当坏人的,那是我女儿,虽然不是我养大的,可是我是跟疼你一样的疼,我最起码要去问问龙宴,尽一下我这个当妈的责任和义务……”

        展小怜握着展妈的手:“妈,我明白,也理解?!?br />
        正说着,费小宝的声音突然由远及近:“妈咪!”然后冲到房车门口,后面尾随过来的保镖看着他进到车里才推开,“妈咪……姥姥姥爷,小宝放学了?!?br />
        展爸急忙对费小宝露出笑脸:“小宝放学啦?”

        费小宝疑惑的看了眼姥姥和姥爷,然后跑到展小怜怀里:“妈咪,你来接小宝嘛?”

        展小怜点头,“是啊,妈咪跟姥姥姥爷还有妹妹等小宝好一会啦?!?br />
        费小宝扬起幸福的小脸,说:“妈咪,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展小怜点头,“可以啊,小宝在等十分钟好不好?妈咪和姥姥再说几句话?!?br />
        费小宝乖巧的点头,然后乖乖的坐到车后面的餐桌旁,认认真真的自己拿了一本燕回用来应付展小怜冲门面的童话书看。

        展妈吸了吸鼻子:“行了行了,小宝还等着,我没事了,赶紧带着小宝回去吧,这大宝都困了,不耽误你时间了,赶紧回去?!?br />
        展爸展妈下车,展小怜抱着燕大宝探头说了句:“爸,妈,往好里想哈?!?br />
        展爸展妈跟展小怜挥手,等放车开走了,他们又慢慢散步走了回去。

        房车走到半路的时候,展小怜接到了燕回气急败坏的电话,她刚按下接通键,就听到燕回的怒吼:“展小怜!你他妈现在在哪?给爷滚回来!快点,要不然爷抓到你会亲手杀了你……”

        展小怜把电话拿的离耳朵远远的,等那边消停了,才把电话拿到耳边:“我正带着小宝和大宝在回家的路上,还有十分钟就到了,你发哪门子疯?”

        燕回:“……”低头看看把他砸的一片狼藉的客厅,咔嚓挂了电话,快速的指使人:“五分钟之内,所有东西都物归原位,要不然你们的手就别想要了?!?br />
        周围的仆佣瞬间扑上去抢救现场,碰上个疯子主子没办法啊,刚刚他老人家回家发现夫人小姐不在家,啥话没说就开始砸东西,然后打电话,然后电话就说了一句就挂了,再然后就是他们倒霉了。

        车到门口,展小怜抱着睡着的燕大宝下车,费小宝从后面跳下来,展小怜斜着眼睛看燕回,燕回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冲上去主动抱起燕大宝:“爷来抱!”

        展小怜活动了下胳膊,抱久了就有点麻,燕回抱着燕大宝快速的上楼消失了,展小怜走进客厅就觉得今天的客厅特别整洁,以往的时候因为燕大宝一直玩这样玩那样,所以展小怜没让可刻意收拾,今天就不一样。

        展小怜左右看看,总算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了,门口摆在频繁两步的半人高的花瓶就剩下一只,靠墙放的长桌子上的花瓶换了颜色,还有诸如其他之类的小变化,也真的只有展小怜这样的记性的人才能记得。

        展小怜抬头看了眼楼上,让人带费小宝去洗手顺便准备晚餐,自己上楼去找燕回。

        燕大爷正跟燕大宝交流感情呢,燕大宝睡着了,燕回就趴在婴儿床旁边盯着燕大宝看,嘴里自言自语:“燕大宝,跟爸爸说说,那疯女人今天出去干嘛了?说出来爸爸有奖励……”

        展小怜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眯着眼冷哼:“你想问她也得等燕大宝会说话以后问才行,你现在问不出什么东西。怎么了?神通广大的燕爷没让人二十四小时跟着?那么发达的信息网不用上,岂不是可惜了?”

        燕回抱头装死,继续看燕大宝。

        展小怜自己有保镖,她带着自己的保镖她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燕回的一旦要让人跟着,她就会有种被监视的排斥,展小怜从来没正面说过,不过燕回自己知道,因为她老是会讽刺,所以,燕大爷为了证明他老人家其实是很大度很有风度很不斤斤计较的大人物,展小怜出行只要她带自己的人,燕回就不会惹她不高兴。

        展小怜斜眼看他:“跟你说话呢,你装死就行了?你出来,燕大宝睡觉了,女人睡觉的时候你一个大老爷们盯着她看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变态呢,你给我出来!”

        燕回大怒:“燕大宝是爷女儿!”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所以才说她是女人,你一直盯着别人的老婆看什么看?变态!”

        燕回一听,就跟要他的命似的:“别人的老婆?爷倒要看看哪个东西敢打燕大宝的主意!爷把他剁成肉酱喂鱼!”

        展小怜走过去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嘴里说了一句:“你这么大声嚷嚷干什么?不怕吵醒燕大宝?”拽出门外,展小怜喊了个保姆看着燕大宝,然后把燕回拉到楼下客厅,她指着门口原本放着大花瓶的地方问:“我能不能问问,这里原来有一个大花瓶哪去了?”

        燕回继续装死:“什么大花瓶?爷怎么不知道?”

        展小怜呼气:“燕回,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把那东西咯砸碎了?”

        燕回立刻说:“爷是不小心!进门不小心摔了一脚,就撞倒了?!?br />
        展小怜冷笑,指着那排小花瓶说:“你的手脚还真长,还不小心到墙角那边了?!?br />
        燕回一看这女人就跟都知道似的,顿时破罐子破摔了:“就是爷砸的,怎么了?谁让你这女人出门都不知道说一声?爷回来一看人都没了,爷怎么知道你去哪了?你要跟爷说一声,爷能着急?”

        展小怜哼哼两声:“你出门的时候我也没问你啊,你爱去哪去哪的,不敢说不是?你出门的时候不说,我也没打算给你添乱是不是?各自做各自的事,多好,你着什么急?得,不说这个,继续说花瓶,这么说你是承认花瓶是你砸的?”

        燕大爷冷哼:“就是爷砸的,怎么着?”

        展小怜点头,然后什么话没说,伸手指了指墙壁,嘴里说了句:“去立着去,十五分钟,没到时间你别放下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br />
        燕回大怒:“凭什么?你这疯女人就是想折磨爷!”

        展小怜点头:“没错,我就是个疯女人,你赶紧去立着,一会我生气了就不是你立一会没事的。这情节很严重,故意损坏家物,随意乱发脾气,你这是给燕大宝和费小宝坐坏榜样,你不认罚你就出去,我可不要我的费小宝和燕大宝以后跟你一样,动不动就摔这个砸那个的……”

        燕大爷冷脸,冷半天,眼看着那女人要让人准备上菜用餐了,燕回气势汹汹的走到展小怜面前,抓着她的肩膀往自己面前一拉,在她嘴上亲了一下,补充了一下能量,又气势汹汹的走到墙边,双手撑地抬腿倒立,直接靠墙倒立罚站了,提醒:“时间!记时间!”

        展小怜把手机闹铃调了十五分钟,然后在客厅里陪着费小宝玩,费小宝跪在地上,趴在小桌子上用铅笔写字,这都是跟小幽学的,费小宝每天晚上都会安安静静写十五分钟的字,刚好跟燕大爷的罚站合上时间了。

        燕回在那边没有被人关注,嘴里吼道:“展小怜!时间到了没?”

        展小怜一手托腮,看着笑眯眯的看着费小宝写字,头也不回的说了句:“没到,这才过了一分钟。你急什么?”

        燕回继续问:“现在呢?”

        展小怜托腮回道:“没有到?!?br />
        “现在是不是到了?”

        “没有?!?br />
        “现在呢?”

        “没?!?br />
        ……

        燕大爷不厌其烦的问,展小怜却烦了,直接不搭理,燕回大怒:“喂?!时间到了!爷要下来了!”

        展小怜头也没扭的说:“没有到,闹铃不想你就放下来,你就死定了?!?br />
        十五分钟以后,闹铃叮铃铃的响起来,费小宝不写字了,燕回也把腿放了下来,又跟之前一样,盯着展小怜说自己脑充血,其实就是想让展小怜多关注牛逼能倒立的燕大爷一眼,结果展小怜快乐的牵着费小宝的手,去餐厅吃饭了。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给爷等着!”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一起去吃饭了。

        对燕大爷来说,最好那女人的眼光整天都落在他身上才行,当然,落在燕大宝身上也行,就是不能光搭理那小兔崽子,所以,现在的生活远远不够,而燕大爷最想做的事,就是把他当宝贝一样藏在保险柜里的小红本拿给那女人看,让她知道她真是燕大爷的老婆,不是空口说白话的。

        不过燕大爷没这么做,他怕这女人拿刀追着他砍,万一砍坏了他玉树临风的脸,以后燕大宝嫌弃他怎么办?燕大爷觉得还是先不说,等以后哪天这女人得老年痴呆症的时候再拿给她看,反正她那时候什么都看不懂,也没法让他做倒立了。

        费小宝升小学的暑假,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回安享小镇,燕回死皮赖脸跟着一起去了,展小怜带着两个小家伙出海,燕回也死皮赖脸的跟着,反正展小怜说什么,他都跟着。

        展小怜坐在夹板的固定的椅子上,怀里抱着燕大宝,费小宝坐在旁边,托着腮看着浩瀚的大海,表情极为惬意,半响,他睁开眼睛扭头看向展小怜,说:“妈咪,爸爸会不会看到我们?”

        展小怜微笑着点头,说:“会,当然会。要不然妈咪就不会带着妹妹过来了,让爸爸看看妹妹,这样爸爸就会很高兴,很高兴……这样妈咪也会很高兴……”她嘴里说着很高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眶里却逐渐涌上了泪水,她压抑着吸了鼻涕,心里暗暗的问道:黑大叔,你会不会怪我?你会不会失望?……会不会觉得,你曾经的付出是那么不值得?

        燕回从船舱走出来,伸手把费小宝拉到旁边,扭头看看展小怜怀里的睁大眼睛看着大海的燕大宝,伸手又把费小宝拉过来,勉强不嫌弃的把他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伸出一手,直接把展小怜往自己的怀里一搂,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看海。

        离开安享小镇后,展小怜带着两个孩子旅行,周游在这个国家的大小城市,实现着她当初对费小宝的诺言。

        走到某个海滨小岛上,水边被人为制造了一首巨大的倾斜的海盗船,有人扮着海盗的样子在岸上发传单,“欢迎参观海盗船!欢迎参观海盗船……”

        费小宝仰头看着展小怜:“妈咪,小宝可以看海盗船吗?”

        展小怜点头:“当然可以啊?!?br />
        燕回抱着燕大宝,嫌弃的看了眼那一看就特别假的海盗船,嘴里说了句:“什么玩意,小破孩看,爷没兴趣?!?br />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小破孩玩的?展小怜让人去买了船票,然后牵着费小宝的手,拉着他上船,费小宝新奇又兴奋的问:“妈咪,我们会看到海盗吗?”

        展小怜忍不住摇了摇头:“不会有海盗,我们是来看海盗船的?!?br />
        费小宝依然掩不住的兴奋,“要是有海盗怎么办?”

        展小怜低笑:“放心吧宝贝,这里这么多人,海盗不敢出来呀?!?br />
        展小怜和费小宝上船以后,她回头看向岸边,“你不去就带着大宝在上面等着,我们看完了就出来?!?br />
        燕回抖腿,不满的嘀咕:“随便,谁稀罕!大宝跟爸爸去看美人去?!?br />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然后牵着费小宝的手顺着人群,朝着倾斜的黑色海盗船内部走去,黑色的巨帆上,一个白色的巨大的头骨图案下面是两个交叉的关节骨,看着阴深又恐怖,费小宝紧紧的拉着妈咪的手:“妈咪,你害怕吗?小宝?;つ??!?br />
        展小怜点头:“好呀。谢谢妈咪的小勇士!”燕回抱着燕大宝坐在岸上,把燕大宝放在自己腿上,“燕大宝,来来来,跟爸爸聊聊天,爸爸最喜欢的燕大宝,来,喊两声爸爸?!?br />
        结果,燕大宝喊出来的是“妈咪”,因为展小怜教的多,燕回妒忌,所以抓紧一切时间教燕大宝喊爸爸,但是燕大宝一直喊妈咪。

        “来,喊爸、爸!”燕大爷耐着性子叫,燕大宝的小嘴吐着泡泡,“泡泡……”

        燕大爷顿时激动了,急忙抱着燕大宝跟身后的保镖显摆:“听到没?燕大宝刚刚喊爷爸爸了!”

        保镖机械的点头,不点头咋办?挨燕大爷的打?明明小小姐喊的是“泡泡”,他非说小小姐喊的是“爸爸”,谁敢反驳?摊手。

        燕回带着燕大宝等在外面,半个小时过去,四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但是展小怜和费小宝还是没有回来。

        燕回扭头问了下后面人时间:“多长时间了?”

        那人看了下时间,说:“展小姐和小少爷进去有一个小时?!?br />
        燕回的手指在燕大宝的小屁股上快速的敲了敲,突然站起来说了句,“去几个人过去找找,肯定是那小兔崽子拉屎吃东西耽误时间了,你们去看看?!?br />
        ------题外话------

        胖妞妞们,重要号外:

        《臣服》粉丝榜第一名状元蔡美人家的小帅哥(20岁的超级小帅哥,未婚),于本周五晚(既29号)在四川卫视的公益节目《中国正能量》里有精彩的演出,感兴趣的胖妞妞们可以收看下,或次日网络搜索《中国正能量》系列,日期选择11—29日的节目即可。

        另:此文本周六完结,臣服最后一个月要票,胖妞妞们记得投票,本月无31号,胖妞妞们速度投票。29号的更新如果过了晚上9:30未更新,胖妞妞们切记勿等,渣爷应该是挪到周六一起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