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10章 受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冬去春来,天气逐渐转暖,费小宝每天乐飞速青城前往摆宴上学路上,费小宝是肯定不会告诉妈咪,每次去幼儿园路上,车里都有一个叔叔教他认枪认字。

        费小宝学知识某些地方很像展小怜小时候,展小怜小时候是不喜欢写作文,不喜欢考试,高兴了就写满分,不高兴了就零蛋。

        费小宝对幼儿园里老师讲一些东西不感兴趣,外教老师教ABC语言,那是费小宝一出生就听到,开口跟老师对话是费小宝本能,所以语言上他很有优势。

        但是其他地方,费小宝就不大配合,对老师而言,费小宝学习能力很有问题,他似乎总是游离老师说那些游戏之外,其他小盆友玩热火朝天时候,费小宝是慢腾腾跟后面,人家已经进入下一个环节,费小宝还重复着第一个环节,并且没有一点积极性。

        学校里,费小宝是老师关注重点对象,有几个老师一直怀疑他智力有问题,因为小家伙慢腾腾就跟听不懂老师指令似,相对于小馒头指哪打哪,费小宝看起来真有问题。

        只是别人看不到地方,费小宝以惊人学习速度吸收着他感兴趣东西,每天两个小时房车上学习,让燕回请过来专门教他老师十分震惊,费小宝能短时间内记住他讲过所有内容,他能速记住他看过书上图片,因为他还不认识字,所以对图片十分敏感,三个月以后,他已经把房车上准备让他看半学期书全给看完了。

        家教老师跟燕回说过好几次,这个房子是个神童,这让燕大爷十分不爽,晚上回去就抱着燕大宝看,想从燕大宝漂亮脸蛋上也看出神童字样,结果燕大宝每次都对爸爸吐泡泡,小嘴里长了两个白白小牙牙,十分显眼。

        燕大爷第二次听到老师说费小宝是神童时候,一脚把老师给踹地上了,当是没起来,怎么听怎么不爽,回去又去研究燕大宝,想着那疯女人是不是偏心,把费小宝生成了神童,燕大宝不是。

        展小怜对于这人一阵一阵发神经都习惯了,伸手把燕大宝抱过来下楼,把她放地上让她自己玩。燕大宝坐周围堆满玩偶抱枕地毯上,一个人高兴上下挥舞着手里小摇铃,笑脆嘎嘎。

        展小怜现有事没事就教燕大宝喊“妈咪”,哪天要是燕大宝无意中发出一个类似“妈咪”音,展小怜就高兴个半死,然后燕大爷就妒忌个要死,指着展小怜鼻子说她没教燕大宝喊“爸爸”。

        对此展小怜懒搭理他,有本事自己教去,不关她事。

        燕大宝七个月时候,展小怜就像穆曦曾经希望那样,想着法子让燕大宝打滚,结果燕大宝太胖了,躺床上时候倒是有打滚动作,但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翻身,就是翻不过去,然后自己急嗷嗷哭。展小怜没办法,只能伸手推一把,推完了燕大宝就能翻过去了,然后翻过去以后,就别想再翻回来,燕大宝一着急,又嗷嗷大哭,展小怜再帮忙,又得意又哭。

        燕大宝就跟演戏似,因为翻身,一天能哭四五场,哭展小怜都没辙了,掐腰对她大发脾气,燕大宝脾气可倔了,哭厉害,撕心裂肺,就跟有人要杀她似。

        白天燕回不,所以看不到,不过有天晚上燕回回到别墅就听到燕大宝哭跟什么似,燕回当时什么都给扔了,冲进去一看,就看到燕大宝仰面躺地毯上,挥舞着四个小爪子,哭小脸通红,而展小怜就托腮坐燕大宝面前,一动不动。

        燕回大怒:“你这个疯女人,你虐待爷就算了,你还虐待爷燕大宝?!”

        燕回怒气冲冲冲过去,把燕大宝抱起来,气冲冲上楼:“燕大宝,跟爸爸上楼,不理那个疯女人!”

        展小怜无辜托着下巴扭头看过去,她明明什么都没做,燕大宝这一阵一直这样,她有什么办法?

        燕回抱着燕大宝上楼,“燕大宝,燕大宝,爸爸燕大宝!”

        展小怜撇嘴,就好像这世界上就他一个人当爸爸似,得瑟什么呀?毛病。

        展小怜一个人坐楼上,燕回东西被人送进来,展小怜伸手拿过来,盘腿坐地上把袋子里文件拿出来看了看,一边看一边嘀咕:“这什么呀?合同有这样写?太霸王了……”

        燕大爷合同就没有不霸王,他身后有个霸王团队,就是为燕爷量身定做这些,说白了,就是怎么对燕爷有利就怎么做,因为燕回势力,他们根本没所顾忌。

        展小怜随手翻翻,合同确实很霸王,没一份都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合同都是人家先签好了,才拿给燕大爷看,说白了这些人就是上杆子,所以对于这些霸王条款,人家就算有想法也不敢说,因为只有他们不违反协议就什么事都没有,他们要是违反了协议,那就完了,燕大爷这边就凭着这些协议能搞死他们,而燕大爷要是违反协议了,拿着合同那是什么事都没有,这也是燕回之所以能肆无忌惮说违约就违约原因之一。

        展小怜抬头想了想,突然觉得生意场上,燕回相较于他整人时手段,还是有所收敛,毕竟他能想到合同这事,就说明他也是一定程度内肆无忌惮,而不是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展小怜靠一堆玩偶里面,百无聊赖翻着合同,一边看一边嘲笑,正挨个看时候,合同猛然被人给抽去了,燕回一手抱着燕大宝,斜眼看她:“商业机密?!?br />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撇嘴:“稀罕?!?br />
        说着站起来抬脚就往门外走,小宝该放学了,她去门口等着。

        外面天还有凉,展小怜站别墅大院子外翘首盼望,一会功夫以后就看到车队开了过来,正中间正是费小宝乘坐房车,车到门口停下,费小宝从车上蹦下来:“妈咪!”

        展小怜等费小宝扑到她怀里,然后伸手抱了一下,笑道:“欢迎妈咪小宝贝放学归来?!比缓笄W欧研”κ纸荩骸靶”?,坐车累不累???”

        费小宝精神抖擞摇头:“不累?!?br />
        燕回一只手捧着燕大宝,一只手拿着刚刚那袋子合同,把燕大宝和合同一股脑往展小怜手里塞:“你女儿你抱着,拿着拿着,全拿着!”然后扭头对费小宝招手:“小子,过来,爷有个东西给你看?!?br />
        费小宝一听,立刻松开展小怜手朝着燕回跑过去,伸手抓住他衣角:“勇敢叔叔,什么东西?”

        燕回斜了眼展小怜,满意看到她手忙脚乱抱燕大宝,生怕她摔下去场景,然后带着费小宝走了。

        展小怜就觉得自打年后燕回就跟费小宝好了,有事没事就把燕大宝往她怀里塞,弄展小怜一度很郁闷,小宝好像跟他都比跟自己关系好,伤心。

        其实燕大爷就是不要脸想干这事,想着法子让展小怜注意力放到燕大宝身上,虽然燕回之前也经常想法子让展小怜加关注燕大宝,不过效果都是适得其反,他越急越气,展小怜就越护着费小宝,这跟燕大爷本意根本背道而驰了。为此燕回没少想法子,结果却是差点让展小怜要带着费小宝走。

        展小怜对费小宝重视让燕回妒忌心肝肺都疼,不过冷静下来以后,燕回就知道了,那死女人因为费小宝要跟他们父女掰,燕大爷因为燕大宝出生觉得多了张王牌想法破灭了,还得那死小子身上下功夫。

        投其所好这个道理燕回还是知道,所以他继续从费小宝身上下手,结果这死小子还真是上道,两把枪就能让他兴高采烈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费小宝满意了,那疯女人竟然对燕大宝开始关注了,燕回就跟发现了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似,他只要把小兔崽子红高兴了,展小怜就会安心把多时间花燕大宝身上,而展小怜对燕大爷态度也好了。

        燕回知道了,归根结底还是那小兔崽子身上,虽然燕大爷不愿意承认,不过他发现这真是个事实,只要小兔崽子高兴了,那疯女人就会高兴,那疯女人高兴了,就会对燕大宝好,燕大宝被关注被喜欢,燕回就安心了。

        燕大爷现大愿望,就是让那女人喜欢燕大宝比喜欢费小宝加喜欢。当然,这是个非常非常长远且具有挑战性任务,短期内燕大爷肯定是完不成。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脚下还扔着好几份合同,她撇撇嘴,提着装合同袋子走到沙发上坐下,把燕大宝抱到腿上,惆怅说:“大宝,妈咪被哥哥丢下了,妈咪好伤心?!?br />
        燕大宝呜哇呜哇叫,可高兴了,压根不知道妈咪为什么伤心。

        日子一点一点滑走,展小怜带着燕大宝住别墅里,对于燕回生活和事务从来不管,燕回为此还闹腾过,觉得这女人对他真是一点都不关心,燕大爷好歹还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女人怎么能不担心他外面是不是有女人往燕大爷身上扑呢?太不像话了!

        展小怜重心就是费小宝和燕大宝身上,费小宝上学时候,她就带着燕大宝周围公园里散步,看到有跟燕大宝一般大孩子,还会跟人家母亲坐下来交流下育儿经,会为了燕大宝一个无意识发音高兴半天,也会因为燕大宝独自走了一步而激动,她就像天底下普通母亲一样,惊喜于孩子一点变化。

        冬冷意逐渐被春舒爽代替,燕大宝正是要学爬行年纪,展小怜终于体会到了当年穆曦逼着饭团爬心情,燕大宝不是不会爬,而是爬不动。

        胖乎乎小胳膊小腿,支撑不了燕大宝胖嘟嘟身体,撑着小身体哆哆嗦嗦还没开始爬,就已经累趴地毯上,然后撇撇小嘴,委屈哇哇大哭。

        展小怜对于燕大宝反应表示无比无奈,这小家伙怎么能这样呢?明明会爬,也想爬,结果因为太胖了没办法爬,展小怜围着燕大宝打转,是不是得给大宝减肥了呀?

        说减肥就减肥,晚上时候展小怜就开始给燕大宝喝半瓶奶和一堆煮烂米粥,结果燕大宝没吃饱,哭嗷嗷,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燕大宝都没吃饱!给她吃!”

        展小怜指着燕大宝说:“你自己看看她胖,爬都爬不动了,不减肥怎么办?”

        燕回抱着燕大宝,让人给她拿牛奶,“燕大宝胖也是个漂亮胖子,爷就喜欢胖燕大宝!你自己以前还不是胖跟猪似?你敢嫌弃胖燕大宝?”

        展小怜瞪大眼睛,被气直喘气,费小宝眼珠子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赶紧拉拉展小怜手:“妈咪不生气,吃饭,妹妹饿?!?br />
        燕回跟费小宝都站燕大宝那边,展小怜没辙了,没好气说了句:“随便你,以后你女儿因为太胖嫁不出去可别怪我没提醒?!?br />
        燕回不理,继续给燕大宝喂奶,燕大宝感动小眼神盯着爸爸看,展小怜无语,冷哼,自己吃东西。

        这家里每天也就这样了,吵吵闹闹一直不消停,两人会因为鸡毛蒜皮大点小事吵上半天,费小宝很乖,要么是带着妹妹旁边地毯上玩,要么是拉展小怜手,不让她生气。

        其实两孩子面前,展小怜还是很收敛,一般不会孩子面前跟燕回吵架,就是偶尔吐槽,费小宝就是很单纯孩子想法,他爱妈咪,同时他也喜欢勇敢叔叔,如果他们能不吵架他会很高兴。

        燕大宝才八个月,要说真给她减肥也不可能,看着白白胖胖女儿,其实展小怜还是挺高兴,心里知道孩子小,以后肯定还会瘦下来,不过看到她胖乎乎爬都爬不动样子,展小怜还是会很着急,揉着燕大宝脸犯愁:“大宝啊,我们能不能每天吃少一点???吃太多了怎么办呀,妈咪好愁啊?!?br />
        燕大宝高兴。

        展爸展妈偶尔周五晚上会跟着费小宝一起过来待两天,周一早上费小宝上幼儿园时候又跟他一起再回去。

        对展爸展妈来说,日子就应该这样过,安安稳稳平平静静就行,那种弄跟电视里演狗血剧似,哪是过日子???现这样才是过日子嘛。

        入夏时候,展爸突然一个周三晚上给展小怜打电话,说老家展奶奶去世了,要回老家。

        展爸展妈也就偶尔才去老家一趟,因为展小怜关系,逢年过节肯定是让人捎点钱回去,展奶奶那性格,就不回去添堵了,后来年纪大了,就加不想动了。,如今展爷爷去世,展爸展妈说什么也要回去,要不然不知道会被人家骂成什么样。

        展小怜一听,还用说嘛,她肯定也要回去呀,龙美优又不能回来,起码对外人家还是会说她是展爷爷孙女,不管他们怎么说,她肯定是要回去,倒不是为别,她就是不想展爸展妈难做人。

        等燕回晚上一回来,展小怜就跟他说了,燕回不管:“跟你又没关系,去什么去?不许去?!?br />
        展小怜无语:“是跟我没关系,但是跟我爸有关系,我哪能不回去???我明天一早跟小宝一块去摆宴,你自己家里带燕大宝吧?!?br />
        燕回大怒:“为一个死人,你竟然连燕大宝都不要了?!?br />
        展小怜叹气:“别说这么难听,死者为大,我又不是不回来。你不是一直说燕大宝好带吗?刚好让你实习下我每天滋味。别跟我吵架,我肯定要回去?!?br />
        燕回自动自觉闭嘴,想了想又添了句:“那爷让人陪着你?!?br />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你别想些龌龊心思,我说回来就回来,我会带小宝一起去,自然会带人跟着,不用你操心了?!?br />
        燕回敏感一动:“为什么带那小子不带爷燕大宝?你偏心!”

        展小怜咬牙:“小宝太小了,不适合出现那个场合,还是说你希望你女儿去?”

        燕回立刻抱着燕大宝上楼:“你爱去哪去哪,爷燕大宝爷带着?!?br />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去幼儿园,顺便跟老师替费小宝请假,然后又乘车去展爸展妈楼下,等着他们一起回去,展爷爷是周三夜里没,展爸展妈还有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周四早上赶了过去,然后展家准备丧事。

        展小怜带着费小宝一大早就走了,燕大爷从被窝探头时候身边肯定没人了,门外有人敲门,说燕大宝醒了一直哭,燕回想了想,让人把燕大宝抱了进来,燕大宝直接被塞到了燕回被窝。

        燕大爷看着被窝里躺着小美人,心里可美了,看把,世界上漂亮美人燕大爷被窝躺着了,说出去多有面子呀。

        燕大宝一如既往活力四射挥舞着小手动来动去,燕回伸手把燕大宝搂到自己怀里,美滋滋自言自语:“美人,当爷情人吧,来来来,跟爷同床共枕,交易达成!”

        燕大宝继续噗嗤小嘴,燕回燕大宝小嘴上狠狠亲了一口,“燕大宝,起床了,跟爸爸去打拳!”

        燕回打拳时候,燕大宝就被固定婴儿车上,被摆弄面朝燕回打拳方向,看着爸爸对着一个吊半空东西拳打脚踢,完了以后沙袋被撤走,上来六七个人围着燕回,开始当着燕大宝面对打。

        等燕回把那六七个人打趴地以后,燕大宝开始挥舞着小胳膊兴奋笑嘎嘎,她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不过燕大宝高兴纯粹是因为好玩,打架肯定会发出声音,燕大宝就是冲着那声音高兴。

        燕回打完拳,洗完澡,直接带着燕大宝去青城市中心了,燕大爷可是很忙,不能一直待家里,燕大宝待家里保姆带他不放心,所以直接把燕大宝带出去了。

        十个月燕大宝跟刚出生时候比,那完全是变了个模样,孩子样一天一个变,燕大宝也不例外,跟国内时候比,燕大宝这时候完全是个大美妞。

        燕回出门之前,还特地给燕大宝打扮了,天气热,穿少,燕回就把燕大宝衣服翻出来,给她套了件粉红色婴儿小裙子,一只手扶着,直接把小家伙捧肩膀上,然后出门了。

        燕爷黑色跑车疾驰路上,跟这辆车查擦肩而过人肯定会因为车上那个粉红色小肉球而担心,跑车速度特别,结果司机肩膀上竟然还坐着一个穿着粉色衣裙小婴儿,太危险了。

        燕大宝高兴嘎嘎笑,上下挥舞着小胳膊,一点都没有不适应情况,后面跟着车紧紧跟着燕爷,心里真是担心,怕这样下去小公主给弄感冒了,可是又没人敢跟燕爷说,结果有人直接给展小怜打电话,把燕爷干好事跟展小怜说了。

        展小怜当时正带着费小宝参加展爷爷葬礼,一听这样,顿时担心个要死,赶紧给燕回打电话。燕回一看展小怜来电,赶紧减慢车速,把燕大宝抱下来,又把车停到路边,要死没有燕大宝他老人家绝对是边开车边接电话,因为燕大宝,燕回直接停车:“喂?别跟爷说刚分开就想爷了?!?br />
        展小怜问:“你现干嘛?”

        燕回看看怀里燕大宝,说:“带着燕大宝去市中心,干吗?”

        展小怜又问:“你是不是开车?”

        燕回还惊奇呢:“算你聪明?!?br />
        展小怜突然一声狮子吼:“你要死???你带着燕大宝还敢开车?你不要命随便你,你给我看看燕大宝,适可而止!”

        燕回扭头,站起来,想看看是哪个不想活告密,结果肯定没人肯承认啊,展小怜继续吼:“你是不是觉得你冤枉了?我告诉你,你再敢带着燕大宝开车,我跟你没完!”

        “咔嚓”挂了电话。

        燕回:“……”扭头看看燕大宝,貌似鼻涕掉下来了,燕回脑袋顿时大了一圈:“燕大宝,你怎么能这么脆弱?爷燕大宝不应该像馒头仔一样结实?”

        馒头仔说是小馒头,小馒头那是真结实,他怎么欺负都不碍事,结果燕大爷发现他燕大宝竟然流鼻涕了。

        为了掩盖自己罪证,燕回赶紧换车,又带着燕大宝去医院,必须要防范于未然,不让那女人发现他干好事。

        燕大宝感冒了,不但感冒,还发烧,燕回顿时急上蹿下跳,指着医生鼻子说:“爷燕大宝要是不赶紧好,爷就挨个收拾你们!”

        小婴儿感冒,哪有那么容易好啊,不过燕大宝这个就是纯粹被风吹,孩子又小,有些药还不能随便用,特别是,这位是燕爷宝贝疙瘩,药就加不敢乱开了,几个护士轮流用水给燕大宝擦身体,愣是晚上时候让燕大宝退烧了,就连鼻涕都被水逼不流了。

        燕大爷本来还说带着燕大宝过来工作,结果明显燕大宝比工作重要,啥事都没做,直接耗生病燕大宝身上了。

        展小怜当天晚上没回来,燕回也得以逃过一劫,要不然被展小怜知道他把燕大宝给弄感冒了,绝对是要跟他打上一架才甘心,好好孩子,从出生到现就没有说生病情况,结果他故意带出去炫,给弄感冒了。

        燕回一整晚都看着他燕大宝,孩子睡觉他不敢睡,动不动就伸手试试燕大宝鼻息,护士都无语了,都退烧了,按理不该着急了,这人怎么还老试孩子呼吸呢?燕大宝睡梦里撇撇嘴,哼了两声,继续睡,燕回睁着眼睛看着她,等她老实了又托腮盯着。

        燕回当然知道这就是作出来,但是燕大爷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事实,要不然那女人发疯要撕了他怎么办?

        燕回顶着两只熊猫眼一直耗到第二天早上,燕大宝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饿了,然后哭嗷嗷,一听声音就知道中气十足。

        “哇唔哇唔哇唔……”

        燕大宝哭声把燕回吵醒,他揉了揉眼,伸手把燕大宝抱起来,怕她再感冒,还找了条毯子裹着,结果这大热天,一眨眼功夫燕大宝就满头是汗,热小脸通红哇哇大哭。

        燕回对于怀里还不会说话小婴儿完全束手无策,捧着裹严严实实燕大宝嘀咕:“燕大宝,你别惹爸爸生气,你再哭爸爸就生气了,爸爸生气后果很严重,爸爸会跟着你一起哭……”

        闻讯赶来护士还没进门就听到这么一句,扑哧一声笑出来,进来一看都无语了,这大热天,把孩子裹成这样,这是打算让孩子气痱子,赶紧提醒:“先生,孩子太热了,不能用这么厚毯子包?!?br />
        燕回皱眉:“万一冻感冒了怎么办?”

        护士擦汗:“这么热天,不会冻感冒,别吹风就行?!?br />
        燕回想了想,勉强把厚毛毯改成了薄,燕大宝还是热,哭啊哭啊,哭可可怜了。燕大爷正准备陪着他宝贝闺女一起哭时候,突然听到门口有人惊了一声:“咦?爷!”

        然后雷过客就跑了进来:“爷,您老人家怎么这???这不是燕大宝吗?大宝怎么了呀?”

        雷过客是陪着小笨带孩子过来看病,儿子昨天晚上吃多了西瓜,有点拉肚子,想让医生给开点药,雷过客过来找厕所,就看到燕回了。

        燕回指着燕大宝:“燕大宝跟爷发脾气,爷还不高兴呢?!倍倭讼掠治?,“你老婆也来了?”

        雷过客点头:“来了呀,儿子拉肚子,带过来看看?!?br />
        燕大爷顿时觉得心酸无比,人家老婆为什么会陪着,为什么燕大爷老婆不陪他老人家?

        小笨被雷过客喊过来,一看燕大宝裹,汗都下来了,赶紧伸手去抱:“老板老板,这小公主这样得多热啊,赶紧拿下来……”看看里面还穿着一件挺漂亮小裙子,她指指说:“就这样穿就行,不用再裹毯子了呀,看看这给热,后背都是汗,这样容易感冒呢?!?br />
        燕回一听容易感冒,就紧张了,速度把燕大宝往小笨手里塞,下达命令:“不准让爷燕大宝生命!”

        小笨抱着胖嘟嘟燕大宝,无语。

        小笨让雷过客往护士要了不少整块纱布,然后叠了双层塞到燕大宝后面,“这样会好一点,以后多找点吸汗东西塞着,不容易感冒?!?br />
        燕大宝喝了奶以后,总算消停了,除了人还有点焉焉,医生检查还没有其他身体情况,燕回提心吊胆把燕大宝带回家,展小怜也已经带着费小宝回到家里了。

        燕大宝没精神,展小怜一眼就发现了,小家伙正常情况下可都是活力四射,怎么好好突然这么没精神?展小怜怀疑抱过来,首先就是试了试她脑门:“大宝啊,妈咪跟哥哥出去,你跟爸爸有没有乖乖呀?怎么了宝贝?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

        燕回速度带着费小宝消失展小怜面前,丝毫没有因为展小怜一夜未归而表示任何不满。

        展小怜检查了下燕大宝,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是看着她精神不振,然后再检查了一下,就发现她后面还塞着吸汗用医用纱布,低头燕大宝身上闻了闻,竟然闻到燕大宝身上有隐约酒精味道。

        展小怜抱着燕大宝站起来,对着外面司机招手,问:“燕爷今天跟小姐去医院干什么了?是不是小姐发烧了?”

        那司机擦汗,这是展小姐自己说,跟他没关系,低头不吭声,其实就是明摆着默认。

        展小怜咬牙,站客厅喊了一句:“燕回,你给我出来!”

        燕回跟费小宝躲地下室,地下室入口锁起来,他费小宝耳朵上戴了隔音,又自动自觉往自己耳朵上也戴了一个,举起枪,对着前方目标抬手就是一枪,正中红心,费小宝顿时星星眼,也学着燕回动作,瞄准,射击,打边缘上,好歹没脱靶,但是对于小手还有点抖小孩子来说,已经非常不简单了。

        展小怜上面转了一圈,没找到燕回,燕大宝离了妈咪两天,正委屈呢,哼哼唧唧往展小怜怀里钻,展小怜抱着她慢慢哄,好不容易才把小家伙哄睡着了,可就算睡着了,燕大宝都紧紧抓着展小怜衣服不撒手,展小怜想把她放下,燕大宝撇撇小嘴就哭。

        展小怜叹气,她也想燕大宝啊,可是走不了啊,那么多人都,多少人眼睛盯着,总得等人火化了才能回来啊,再加上一个唯恐天下不乱展奶奶,嚷着说展小怜是冒牌货,展小怜真想带着费小宝一走了之,不过人还没化,还真没法走,只能看着展奶奶哭天抢地了。

        为了这个,展小怜回来路上还开解了费小宝一路,生怕他心里有什么阴影,结果费小宝慢反应真是帮了大忙,完全没有听进去展奶奶说什么,那么多人那么吵,他就盯着人家吹小号人看了。

        吃完饭时候燕回老老实实低头扒饭,费小宝看看妈咪黑脸,又看看勇敢叔叔龟孙子模样,乖乖低头吃饭不吭声,看来是勇敢叔叔又犯错了,他吃完了赶紧走,要不然勇敢叔叔挨骂日子会延后到明天早上,可怜。

        展小怜饭桌上都冷着脸,一口都没吃下去,燕回个私死人绝对是把燕大宝弄医院里罪魁祸首。

        正如费小宝想那样,吃完饭了,剩下燕回跟展小怜还有她怀里抱着燕大宝了,燕大爷苦日子就来了,展小怜简直是怒火中烧,就差指着他鼻尖骂了:“大宝长这么大,没进过医院一天,结果你就带了两天,然后医院待了两天,你到底是干了什么呀?好好孩子给你,你怎么就给她整医院了?你不是挺能吗?你把你女儿整医院了都!”

        燕大爷托腮抖腿装死,骂几句又不会死,骂吧,骂完了还要睡觉呢,燕大爷为了照顾燕大宝,可是一夜没睡,想想燕大爷也很苦逼,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呀?这女人凭什么骂他???他容易吗?

        展小怜呼气,看看怀里睡呼呼燕大宝,又怕把孩子吵醒,就只能压低声音发飙,“你有什么话说?”

        燕回继续抖腿,主动坦白:“爷认错,大不了以后不开车带燕大宝了……爷也不知道燕大宝会这么脆弱,看她挺高兴,爷还以为她喜欢……”

        展小怜忍不住吼了句:“她懂什么?再喜欢她也是个才十个月小Baby!”

        燕回立刻举手认错:“认错!”

        展小怜瞪他:“那你还认罚呢,你认不认?”

        燕大爷憋屈点头:“认!”

        展小怜点头:“那行,自己去靠墙倒立十分钟,时间不到你别放下来?!?br />
        燕大爷速看了眼周围,发现这周围没人盯着,顿时松了口气,往展小怜面前凑了凑,商量:“待会去房间行不行?”

        展小怜冷笑:“你要面子不要女儿是不是?”

        燕回愤恨站起来,走到墙壁,两手撑地,一挺身倒立起来,直接贴墙倒立,嘴里还嚷着:“计时!你这女人别忘了给爷计时!”

        展小怜拿了手机放到桌子上,然后抱着燕大宝站起来说了句:“待会手机响了你就可以放下来了,”回头:“你要是敢趁我不自己偷偷摸摸放下来,你就完了?!?br />
        燕大爷继续倒立,展小怜抱着燕大宝上楼去了。

        跟保姆交待了主意事项,好不容易才把燕大宝放到床上睡,她旁边看了一会,然后才出去,从楼梯往下看时候,发现那人还真老老实实倒立着,然后手机响了,燕大爷直接躺地上了,盯着往下看展小怜喊:“妞,爷脑充血了,你死定了……”

        展小怜撇嘴,懒搭理,把费小宝喊过来洗澡,身上衣服全给扔了,从老家回来,这些衣服都不要了,不吉利。费小宝洗完了去睡觉,展小怜自己也冲了把,能扔也给扔了,总觉得不吉利,全给扔了。

        燕回上楼,盯着展小怜说自己脑充血,展小怜真是被他烦死了:“你还有理了是不是???孩子生病可是你害!你睡不睡觉?不睡觉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燕回一听,速度洗了个澡,躺床上就睡,燕大爷可是一夜没睡觉啊。

        第二天一早,燕大宝小盆友又是生龙活虎燕大宝了,展小怜这才放下心。

        展小怜中午接到龙谷电话,龙谷电话里跟展小怜说龙宴湘江待了这么长时间,带着龙美优回摆宴了。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重复问了句:“二哥,你说我三哥带着美优来摆宴了?”

        龙谷点头:“对,他们俩一起,回摆宴了?!?br />
        展小怜:“真?!”默了默,又问:“二哥,那个……大哥能同意?”

        龙谷叹气:“大哥当然不同意,所以他才闹到现,也挨了不少打,不过,终大哥妥协了,只是现还没有完全消气,估计要过一阵才能缓过这个劲,小怜有时间就跟大哥说说。他也是为了美优好,怕没有那天真没命了,那展叔展婶能哭死?!?br />
        展小怜嘿嘿一笑:“知道了二哥,放心吧,他们什么时候飞机?反正我没事,我去接机呀?!?br />
        ------题外话------

        本月木有31号,胖妞妞们记得给渣爷投票,月底月票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