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9章 坑人的燕大爷

    第409章 坑人的燕大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家里捶足顿胸嫌丢人时候,燕大爷正带着费小宝和他宝贝疙瘩燕大宝出现青城城南某个黑势力帮派里面,燕大爷颠着腿,一只手里捧着燕大宝,把燕大宝往人家面前晃了一下:“哟,赵老板?年好年好,这过年了,爷路过,顺便来给赵老板拜个年,来来来,这是爷燕大宝,晚辈见长辈必须要拜年,燕大宝,说年好!”

        燕大宝肯定不会说年好啊,但是费小宝会说啊,进门之前燕回就关照了,待会进去要帮燕大宝说年好,费小宝乖乖巧巧扯着燕回衣角不撒手,老老实实奶声奶气跟五大三粗大老爷们说:“叔叔伯伯年好。妹妹不会说话,我帮妹妹跟叔叔伯伯说年好?!?br />
        这大过年才大年初四,这么小两孩子上门这肯定得有所表示啊,燕爷可以空手上门,但是这些人敢让燕爷再空手回去?赶紧让人准备红包,然后打算把燕爷留下来用餐,结果,红包一到手,燕大爷就大刺刺说了句:“大过年,爷就是顺路过来拜个年,吃饭就不好意思了,爷还得赶时间,小兔崽子,走了!”

        燕大爷一行人浩浩荡荡走了,留下赵老板一帮人大眼瞪小眼,这不要脸燕大爷,就是过来要红包吧?赶时间?燕大爷整天都闲冒油了,他老人家赶什么时间?他是赶时间去往下一家要红包吧?

        燕大爷志得意满往下一家前进,以前他是找着这样那样明头要钱,今年就理直气壮多了,谁让燕大爷有了燕大宝呢?有了燕大宝,红包不用愁,多好要红包理由啊,?;し咽裁刺烟?,燕大爷是青城良民,是绝对不会跟“?;し选闭馊鲎终瓷瞎叵?。

        燕大宝被爸爸当了一上午要红包道具,完全不知情,爸爸怀里特别高兴,可以看到各种各样花花绿绿色彩,眼前老是出现不一样东西,燕大宝很喜欢。

        当然,燕大宝也有让燕回不喜欢地方。

        比如拉便便。

        中午时候,燕大宝突然燕回怀里不安生了,哼哼唧唧,没哭,但是一直哼唧个不停,费小宝站燕回脚边,嗅了嗅鼻子,慢吞吞说了句:“勇敢叔叔,妹妹拉臭臭了?!?br />
        燕回瞬间跳了起来,“燕大宝!你敢拉屎?!”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勇敢叔叔,妹妹每次拉臭臭时候,妈咪都会给她洗屁屁,还给她换尿不湿?!?br />
        燕大爷洁癖一直很严重,虽然展小怜暴力面前有所收敛,但是换个人换个地方以后,燕大爷继续他“摸东西必擦手”习惯,如今,自己宝贝疙瘩拉便便了,燕大爷表示很忧伤。

        燕回肯定不能把燕大宝丢下来啊,那是她宝贝,但是一想到燕大宝屁股下尿不湿上有大便,燕大爷就忍不住头晕脑胀。

        燕回赶紧把燕大宝抱到一直跟着房车上,让人打了热水,开了暖气,然后直接把燕大宝小屁股上尿不湿给扒下来,燕大宝趴床上,白嫩嫩小屁股上全是小婴儿黄金便。

        其实小婴儿都是喝奶,拉出便便没有臭味,但是燕大爷还是被熏直翻白眼,心里琢磨着燕大宝要是光吃不拉就好了。

        燕大爷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看到燕大宝小屁股,那是他闺女,凭什么让人家看,所以燕大爷亲自动手给燕大宝洗屁股。

        燕大爷动手清洁那是绝对奢侈,一条温热白毛巾擦一下,绝对不会卷起来擦第二下,一眨眼时间,就燕大宝那么点小屁股,就用了十几条毛巾。直到燕回觉得完全擦干净了才罢手。

        换尿不湿这么妇女事燕回也会,本来他是不会,但是展小怜暴力威逼下,不得不会。所以擦完屁股,燕回完全是轻车熟路给燕大宝换了尿不湿。

        让人把那些东西都清理了以后,燕大宝又是一个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燕大宝了,燕回再次抱着燕大宝往下一家出发,不把燕大宝这一年尿不湿钱给赚上来,燕大爷是绝对不会罢休。

        一天下来,燕回抱着燕大宝跑了十二家,远近大小都跑了一遍,燕大宝收获颇丰,一起去费小宝背着小书包里,慢慢红包,小家伙完全不知道红包概念,他现喜欢就是妈咪给一块钱,所有钱里,费小宝觉得一块去是厉害,其他钱都不是钱。

        等到下午时候,费小宝终于发话了:“勇敢叔叔,小宝宝宝好重啊?!?br />
        早上是空书包,中午是半书包,费小宝背着还能承受,等到了晚上,里面玩意重量积攒多了,费小宝小肩膀就有点累了,燕回伸手一拍他头:“这么点分量就觉得重?是男人吗?背着!”

        费小宝点点头,妈咪说了,他是男子汉,男子汉不能喊苦喊累。

        临回家之前,燕回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去了趟酒店,酒店里人一看燕爷还带着闺女来了,有钱没钱哪怕是充面子都要塞红包,本来是准备一个,结果再一看燕回脚底下还跟着一个陌生小男孩,看样子有四五岁,长只能算白净秀气,但是确实是燕爷带来,关键是,燕爷讨厌人家碰他,谁敢碰了他肯定是要剁人家手脚,那小男孩是从头到尾都是扯着他衣角,搞不清关系人为了不让燕爷不高兴,不得不准备两个红包。

        燕大爷对于酒店人这么给燕大宝面子很高兴,所有过年期间留下来值班工作人员一人奖励一个大红包,那帮人瞬间沸腾了,一个比一个高兴,一个比一个热情,给费小宝和燕大宝买了一堆东西,说是年礼物。

        费小宝一直都是个很有礼貌小盆友,谁给他东西都说谢谢,不但自己谢,还会代替妹妹一起道谢。

        燕回抱着燕大宝上楼,费小宝紧紧跟着,这里没有妈咪,他只认燕回,所以燕回到哪他都跟到哪,燕回上楼他也跟着上楼。

        燕大宝被燕回放地毯上,燕大宝软绵绵躺地毯上,费小宝旁边看着,燕大宝乱蹬小腿,费小宝就旁边哄:“妹妹不要乱踢,乖乖躺好?!?br />
        燕回从桌子上拿了一堆文件资料,胡乱塞一个袋子里,过去把燕大宝抱起来,跟费小宝喊了一声:“小子,回家了?!?br />
        费小宝站起来穿上鞋,赶紧跟着燕回下去。

        走到走廊时候,雷震从远处过来:“爷,刚刚听到您过来了,我过来看看……”一眼看大燕大宝:“还把小公主给带来了?”

        燕回把燕大宝往雷震面前一晃,赶紧缩回来,得瑟说:“爷燕大宝是不是超级美?”

        雷震实话实说:“那是,这可是我们燕爷女儿,那肯定是美人?!笨吹椒研”κ掷锘固嶙糯?,“爷,桌上东西您都看到了?有几个毕竟,爷回去有时间得多看看?!?br />
        燕回不耐烦:“啰嗦,知道了?!庇职蜒啻蟊ν渍鹈媲盎瘟艘蝗?,提醒:“燕大宝,跟这家伙说年好?!?br />
        费小宝一听暗号来了,又慢吞吞开口:“伯伯年好。妹妹不会说话,我替妹妹问伯伯年好?!?br />
        雷震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弯腰拍拍费小宝肩膀:“原来这边还有个小男子汉呢,年好?!鄙焓稚砩厦嗣?,雷震顿时就知道大条了,来急了,没带钱,没准备红包,摸半天没摸到一张能拿得出手票子。

        燕大爷等半天,没等到,拉了脸,“今年一年你没奖金了!”然后气呼呼带着费小宝抱着燕大宝走了。

        雷震宽面条:“……”不是有意??!

        燕回带着燕大宝走大厅里,大厅里还有不少人,看到燕回过来立刻毕恭毕敬站着等他离开,就要走门口时候,瞳儿踩着细长高跟鞋从外面走了出来,烈焰红唇似妆容让她本就美艳面容加妖娆动人。

        失去年龄优势,但是瞳儿依然有着一长保养得当又漂亮妖冶面孔。高跟鞋踩光洁地板上,发出清脆响声,燕回抬眼看到瞳儿,没有停步意思,即将走过去时候,瞳儿突然开口说了句:“爷,小公主可是个美人胚子,这长大了绝对是个大美人?!?br />
        燕回立刻停下脚步,抱着燕大宝瞳儿面前晃了一下:“爷燕大宝漂亮吧?爷种怎么能不漂亮?来来来,燕大宝,说年好?!?br />
        费小宝看了下瞳儿脸,慢吞吞说:“阿姨年好。妹妹不会说话,我代替妹妹跟阿姨说年好?!?br />
        “小朋友你也年好……”瞳儿伸手去摸费小宝头。

        费小宝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然后抬头看着她说:“对不起阿姨,女士不能随便摸绅士头?!?br />
        除了身边人,费小宝一直都不喜欢别人摸他头,他喜欢妈咪摸他头,也不介意勇敢叔叔摸他头,姥姥姥爷都可以,小馒头妈咪可以偶尔碰一下,除此之外,别人不能摸他头,因为他是绅士,是男子汉,不能摸。

        瞳儿笑容僵了一下,“呀,真是对不起呀?!?br />
        费小宝还是慢吞吞说话:“没关系好阿姨,妈咪说,不知者不罪?!?br />
        燕回嗤笑,伸手敲了下费小宝脑袋:“看不出来你这小兔崽子还会一套一套说?!?br />
        费小宝伸出手抱着小脑袋,可怜巴巴看着燕回,不吭声。

        瞳儿缩回手,“爷,现要走?”

        燕回皱眉,怎么还不给燕大宝红包?

        瞳儿压根就没想到,燕爷要红包?谁能想到啊。

        燕大爷很生气,抱着燕大宝就走:“明年没有奖金!”又气呼呼走了。

        瞳儿面无表情站原地,半响她讽刺似勾了勾唇角,奖金?有再多又有什么用?有没有,她都不稀罕了。

        透过玻璃门,瞳儿慢慢转身,居高临下从玻璃门缝隙看向下方,燕回抱着燕大宝弯腰进了停门口房车,跟着那个小男孩也钻了进去,车门关上,汽车开走了。

        瞳儿目送汽车走远,半响,重转过身,抬脚走向酒店里面,尖细高跟鞋,发出清脆声音,“咯哒咯哒”,她一如既往吸引了周围男人眼光,即便如今青春不,她依然是女人群里焦点。只是,落她身上目光,却永远少了她希望那一个。

        展小怜正家里着急,心里急跟什么似,这人到底是去哪了呀?打电话也不接,带着两个孩子出去,也不知道早点回来。

        正急满头包时候,总算听到外面有车队停下声音,展小怜急忙冲出去,看到燕回抱着燕大宝下车,然后一个背着小背包小身体从车上蹦了下来,站稳后撒腿朝着展小怜跑过来:“妈咪!”

        展小怜急忙蹲下来把费小宝搂到怀里,“小宝!”

        费小宝被展小怜搂到怀里,嘴里说了句:“妈咪,小宝回来了?!?br />
        燕回抱着燕大宝走过来,为了跟费小宝抢展小怜注意力,立刻伸手把燕大宝往展小怜手里塞:“拿去!”

        展小怜赶紧接了过来,对他吼了一句:“这是孩子,你小心点!”

        燕回当没听到,抬脚进屋,

        展小怜一手抱着燕大宝,一手牵着费小宝手进屋,“小宝,今天跟妹妹出去高兴嘛?”

        费小宝点头:“高兴,妹妹很乖,小宝也很乖?!?br />
        展小怜伸手想把他身上小书包拿下来:“小宝,你身上背什么?怎么这么重???”

        费小宝慢吞吞把书包拿下来,嘴里说了句:“勇敢叔叔说,这是我们成功?!?br />
        展小怜踢了踢,真很重,赶紧拉着费小宝坐到沙发上,把燕大宝放到腿上靠怀里,伸手揉着费小宝肩膀,“小宝,肩膀累不累???这么重怎么不跟勇敢叔叔说?”

        费小宝摇头:“小宝勇敢,小宝不累?!?br />
        展小怜叹气:“小宝,这么重东西,需要人和你一起分担,要不然肩膀压伤了怎么办???”

        费小宝撅嘴:“妈咪,小宝是不是做不对?”

        展小怜摇摇头:“妈咪不是说小宝做错了,妈咪是心疼小宝,背这么重东西,很累人?!?br />
        给费小宝揉了肩膀以后,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跟费小宝说了句:“小宝,勇敢叔叔让你背什么东西?你打开让妈咪看看?!?br />
        费小宝蹲下来把背包打开,然后展小怜就看到里面红通通全是揉成一团挤一起红包。

        燕大宝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展小怜赶紧抱着她往楼上走:“小宝,妈咪送妹妹睡觉好不好?”

        费小宝点头:“好?!比缓笞约憾紫吕赐婧彀?。

        展小怜把燕大宝送到婴儿房睡觉,然后下去看费小宝,“小宝,这些红包是小宝吗?”

        费小宝这个看看那个看看,嘴里说:“是小宝和妹妹?!?br />
        展小怜看看那一团乱七八糟红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些玩意别指望燕回过来收拾,就算费小宝把这些东西当垃圾烧了他也不会伸手去捡。

        等吃完晚饭以后,展小怜过去跟费小宝一起蹲地上,嘴里说道:“小宝,来跟妈咪比赛好不好?看看我们谁能很把里面东西拿出来还不坏掉,好不好?”

        费小宝睁大眼睛:“把里面东西拿出来?”看到展小怜点头以后,他赶紧正襟危坐坐好,“小宝和妈咪比赛,开始!”

        展小怜哄着费小宝一起把里面钱全拿了出来,少几百,动辄上千,现金多过万,上面金额是五位数,反正整个小背包里钱拿出来,数量还是挺惊人,展小怜看着桌子上堆着一堆钱,无语抬头看天,这是压岁钱?这送礼吧?

        费小宝举着小手喊:“妈咪,小宝拿完了?!?br />
        展小怜点头:“非常好,现,请小宝去洗手手好不好?把感冒细菌洗跑了好不好?”

        费小宝点点头,自己跑去卫生间洗手。

        燕回顶着一头湿漉漉头发站楼梯口对着展小怜喊:“爷头发是湿!”

        展小怜当没听到,坐桌子边数钱,燕大爷很不高兴,气冲冲下楼,把毛巾往展小怜头上一扔:“爷头发是湿!”

        展小怜把毛巾抓下来扔地上,继续数钱。

        燕回大怒:“你这个掉钱眼里臭女人!爷说爷头发是湿!”

        言外之意就是让展小怜帮他擦头发,这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尝过一次甜头以后,就整天惦记,好不容易逮住了,结果这女人还不搭理他,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

        展小怜受不了斜了他一眼,直接把钱塞到费小宝小书包里,打算过几天带摆宴,给展爸展妈花。

        燕回还瞪着她,展小怜弯腰捡起毛巾,然后站起来绕到沙发后面,指指座位:“坐下吧?!?br />
        燕回一听,走到展小怜身边,速她嘴上亲了一下,直接跳过沙发坐下,展小怜站他身后,用刚刚捡起来毛巾就往燕回头上擦,燕回顿时大叫:“换!给爷换!爷不要掉地上……”

        结果,展小怜直接揉到他头上,“你干净什么呀干净?你洗再干净下次还脏?!?br />
        燕回:“……”

        头上揉了一通,展小怜又让人把吹风机拿下来,擦上插座,开始给他吹头发,费小宝洗完手回来,捂着小耳朵坐地毯上把地上掉红包挨个捡起来,一边捡还一边说呢:“妈咪是勤劳妈咪,小宝是勤劳小宝?!比缓筇房戳搜嗷匾谎?,又慢吞吞说:“勇敢叔叔是了不起勇敢叔叔?!?br />
        展小怜刚好关了吹风机,然后就听到费小宝说这句话,笑着问了句:“小宝,勇敢叔叔怎么是了不起勇敢叔叔???”】

        费小宝眨了两下眼睛,说:“因为妹妹拉粑粑时候,勇敢叔叔会给妹妹洗屁屁换尿不湿,小宝不会?!?br />
        展小怜惊奇:“是吗?勇敢叔叔什么时候为妹妹洗屁屁了呀?”

        费小宝还是慢吞吞说:“今天啊?!?br />
        展小怜趴沙发靠背上,弯腰歪头看燕回,“真?”

        燕大爷颠腿得瑟:“爷什么都会?!?br />
        展小怜伸出大拇指:“看不出来呀,不错,表扬一下。那你洗干不干净???洗不干净话,大宝会不舒服?!?br />
        燕大爷见这女人还敢怀疑他,大怒:“爷用了十几条毛巾,怎么会不干净?”

        展小怜:“……”咬牙切齿:“你可真奢侈,十几条毛巾……”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吼:“你们家给小孩洗屁股要用十几条毛巾???”

        燕回点头:“爷就是,不然洗不干净,难道要爷燕大宝屁股上沾着屎穿尿不湿?”

        展小怜被气直翻白眼,这个二货!伸手他头上胡乱揉了一把,“你去死吧你!”

        燕回怒气冲冲回头瞪她,展小怜气呼呼走了,燕回回过头看费小宝,问:“小子,爷是不是很了不起?”

        费小宝点头:“勇敢叔叔厉害,很了不起?!倍倭硕?,又说:“不过,被妈咪骂了?!?br />
        燕回大怒:“这是那女人没眼光,爷这么好男人,她敢嫌弃?”

        费小宝抿抿小嘴,继续低头玩,勇敢叔叔被妈咪骂了以后,心情不好,他不跟勇敢叔叔吵架。

        展小怜气呼呼上楼,小心把燕大宝尿不湿打开检查了一遍,发现虽然浪费了十几条毛巾,不过燕大宝小屁股还是挺干净,好吧,暂时就忍了,以后还得教,有钱不能这么败,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得把家给败光。给小孩洗一次屁股要扔十几条毛巾,这也太夸张了。

        展小怜给费小宝放水洗澡,出去跑了一天,洗个热水澡让他睡觉,水放好以后把费小宝喊上来洗澡,洗完了送被窝盖好:“宝贝晚安,明天见?!?br />
        费小宝从被窝里伸出个红扑扑小脑袋,奶声奶气说了句:“妈咪晚安?!?br />
        展小怜关了灯,跟陪护保姆交待了一下才出去。

        卧室里,燕大爷正仰面躺床上跷二郎腿,看到展小怜进来,眼皮子都没抬,还为刚刚事不高兴呢。

        展小怜洗了脸打算休息,伸手推推他:“别压着被子,睡觉呢?!?br />
        燕回打个滚,展小怜脱了外套躺到被窝里,扭头看了他一眼:“你不睡?”

        燕大爷冷着脸说了句:“没看爷正生着气?”

        展小怜翻白眼,直接躺下不搭理,谁爱生气谁生气去,跟她又没关系。

        燕大爷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敢不搭理爷?”

        展小怜翻身,给他留给背,闭眼睡觉。

        燕回自己也往被窝钻,然后又厚着脸皮伸手,“喂?”

        展小怜被他掰身体直接翻过来,没好气说了句:“你不是生气吗?继续生你气去?!?br />
        燕回嘀咕:“小气,爷就说说,你还真信了……过来,跟爷说说话?!?br />
        展小怜受不了:“你带着他们出去跑一天,你也不累???睡觉!”

        “不累!”燕回不要脸说:“爷一看到你就特兴奋,不信你摸摸……”

        展小怜咬牙:“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吗?睡觉!”

        燕大爷叹气:“这是家暴!”

        展小怜气死了:“我又哪家暴了?”

        燕回说:“不让爷睡爷老婆,这不是家暴是什么?”

        展小怜懒再跟他啰嗦:“睡觉!困了……”然后往燕回怀里靠了靠,闭上眼睛安安静静不说话。

        燕回看了看,皱眉:“真睡了?猪!”

        一夜好眠。

        年后,费小宝幼儿园要开学,展小怜让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摆宴,燕回上蹿下跳不让走,说什么都不让走:“你是爷老婆,回什么摆宴?这房子还是你,你就得住这?!?br />
        展小怜莫名其妙看着:“小宝要上学,我哪能一直住这呢?”

        燕回直接开口:“这里到摆宴就一个小时,爷每天都会安排人接送,不过一个小时,你跟燕大宝住这,哪里都不能去!爷又没让你住青城市中心,这里离摆宴近……不能走!反正都不能走!”

        展小怜掐腰,气心肝肺都疼:“你别告诉你,当初过年时候你就打这主意?!?br />
        燕回打死不承认:“你是爷老婆,你就得住这!这小子爷让人每天准时送他上下学,保证一天三餐伺候好,反正你不能回去!”

        展小怜呼气:“我们本来就是决定过年时候过来过,小宝开学就回去,你突然这样……”

        燕回摇头:“爷没答应,爷也不知道,反正你过来了,你就住下,爷燕大宝刚喜欢这里,你就要走什么意思?”

        费小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半响拉拉燕回衣袖:“勇敢叔叔,是不是我们以后都住这里了?”

        燕回眼睛一亮,直接抓住费小宝到旁边,然后蹲下来,回头看了眼正盯着这边看展小怜,跟费小宝低头那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一会两人又回来了,然后费小宝就跟展小怜开口了:“妈咪,小宝喜欢这里。妹妹也喜欢这里,小宝想住这里,可以吗?”

        展小怜:“……”扭头看向燕回,瞪着他,这人跟小宝说什么了?怎么小宝突然这样说了,昨天晚上说时候还说喜欢摆宴那个房子。

        燕回摊手:“爷什么都没说,不信你问他?!?br />
        展小怜蹲下来对费小宝招手:“小宝!”

        费小宝慢吞吞走过去,燕回旁边蹲下来,嘴里说道:“妈咪,是小宝喜欢这里。这个房子很大,很安静,小宝喜欢?!?br />
        展小怜也不知道要问什么了,“那小宝意思是,就住这里?那姥姥姥爷要是想小宝和妹妹了怎么办?”

        费小宝伸手指指车,说:“我让姥姥姥爷坐小宝车,我们一起来这里?!?br />
        燕大爷抬头看天,表示自己很无辜,表示自己什么都没说。

        展小怜呼气,然后她微笑摸摸费小宝脸蛋,说:“那让妈咪想想好不好?妈咪和勇敢叔叔商量一下,好吗?”

        费小宝点头:“好?!?br />
        展小怜伸手拽着燕回胳膊,把他拖到屋里:“你跟小宝说什么了?”

        燕回摊手,“爷什么都没说,就是问他喜欢那个地方,他说喜欢这里,爷有什么办法?”

        展小怜闭目想了想:“摆宴房子怎么办?那房子离幼儿园近,现小宝每天都要花那么多时间路上……”

        “他只管睡觉就行,这房子什么你就别担心了,”燕回大刺刺说:“爷已经卖了……”

        燕回话没说完,展小怜一听说房子被卖了,立刻跳了起来,指着他尖叫:“你说什么?卖了?你凭什么卖我房子?!你这个坏蛋,你把我房子卖了干什么……”左右看看,冲过去抓起沙发上抱枕,对着燕回冲过去就打:“你把我房子还回来!还回来!还回来!……”

        展小怜青城几天,燕回就让人去找卖主,完了立马给卖了,这世上还有燕大爷卖不掉东西?管你人不,卖了再说。

        一个卖掉房子,不是他们家东西了,摆宴没有了费小宝感兴趣枪房,他干嘛还要喜欢?一听燕回说这里地下室会被改成让他专门玩枪枪房,费小宝立刻选择了这个别墅。

        燕回把展小怜手里抱枕砸抱头鼠窜,这疯女人怎么每次发起疯来都这么吓人?

        展小怜都气哭了,“你打算气死我是不是?”

        燕回本来打算跑,结果一看这女人被气泪汪汪了,又赶紧回来:“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两个房子钱爷都给你还不行?看你心疼……”

        展小怜剁脚:“我这是心疼吗?我这是被你气!你好好卖你自己房子就行,你凭什么卖我房???”越想越气,展小怜抓着抱枕对着他又是一顿打。

        后燕回伸手抓着她手腕:“卖都卖了,你光打也没用,住下了不就行了……”

        展小怜抓狂,又扭不开:“你还敢说?”

        燕回伸手把她两只手别到身后,嘴里说道:“你这女人别这么小气,爷说错了还不行?”

        “错你个头!”展小怜干跳脚:“你把我房子还回来!你这个混蛋!”

        燕回把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搂:“冷静!冷静!卖出去房子收不回来,你这女人就别指望了……哎哎,爷意思是,先住下,大不了爷以后看到适合,再买回来……”

        展小怜真是被气吐血了,眼泪直往下掉:“真是气死我了!那,那现小宝怎么办?难不成真要来回跑?”

        燕回讨好:“爷保证每天都让人按时接送,绝对保证他安全,要不然爷自己找把刀扎死自己,这还不行?”

        展小怜吸鼻涕,“你把小宝喊进来,我跟他说?!?br />
        燕大宝不是问题,因为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展小怜肯定是要跟费小宝解释清楚,要了解他想法。

        燕回一看这事有戏了,屁颠屁颠出去喊费小宝,展小怜趁机赶紧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费小宝抬头看着展小怜:“妈咪?”

        展小怜蹲下来,然他坐自己腿上,问道:“宝贝,勇敢叔叔说你喜欢这里,是真吗?你真喜欢这里吗?”

        费小宝点头:“小宝喜欢。而且,摆宴没有房子住,所以小宝喜欢这里?!?br />
        展小怜暗自咬牙,燕回这个死人,没房住了,孩子当然会觉得找了好,她想了想又问:“那如果妈咪摆宴重买了房子呢?小宝愿意回摆宴住吗?”

        费小宝慢吞吞问了句:“那,会有地下室吗?”

        展小怜实话实说:“小宝,这个妈咪不敢保证,因为现有些房子都不准备地下室?!?br />
        费小宝听了以后,确认似说:“那小宝还是喜欢这里?!?br />
        展小怜默了默,然后点点头:“那我们这里住一阵子,如果小宝不喜欢这里,或者是每天上学都很累,很辛苦,那么妈咪再带着小宝回摆宴好不好?”

        费小宝点头:“好?!?br />
        燕回门外得瑟,哄那小兔崽子很简单,逗猴子似逗他玩就行。

        当然,这么大事展小怜肯定要跟展爸展妈说啊,展爸展妈都傻眼了,???就过来这么十来天,房子被卖了?不但把他自己那房子卖了,还把小怜房子也卖了?

        展小怜电话里真是恨牙痒:“卖了,都是他卖,真是气死我了!”

        展爸展妈急忙:“那小宝怎么办???是青城上学还是怎么着?”

        展小怜呼气:“燕回说他每天安排人接送,中午送去‘绝地’吃?!?br />
        展爸展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死孩子,怎么这么气人呢?竟然好好把小怜房子给卖了,话说,这房子主人不还能卖房子?

        展小怜抓狂:“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事???我真想把他脑袋打成猪头!真是气死我了!”

        展妈赶紧说:“大过年,别说那些话。既然都这样了,得想想怎么办才行?!?br />
        展小怜气急:“我就是生气??!我房子……他竟然给卖了?!”

        展爸展妈主要觉得费小宝“绝地”吃饭不行,幼儿园其实午餐,不过展小怜担心费小宝吃不饱,就想着他放学以后吃点东西回家,这样路上不会饿肚子,展爸展妈后来跟展小怜商量,放学以后别去“绝地”了,展妈家里做好了,然后费小宝送过去,让他吃了回家,反正割又不远。

        展小怜当然是同意,她妈跟“绝地”比,她肯定是相信展妈。这事就这样说定了,展小怜想想燕回那烂人就憋屈,当然,为了压住展小怜心里这股邪火,燕大爷缩头当龟孙子好几天,生怕触了这女人逆鳞,前功弃。

        燕回守信,费小宝开学以后送展小怜和费小宝去幼儿园报道,当天穆曦家吃饭,然后又把他们给接回来,第二天费小宝上幼儿园,燕回安排了七辆车专门护送载着费小宝房车去摆宴上课,阵势大离谱,不过展小怜还是觉得少,她没身边,就一直担心孩子,巴不得全世界人都是费小宝保镖才满意。

        直到晚上费小宝又被安全送回来,展小怜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连续三周以后,展小怜才适应费小宝生活,每天费小宝回来第一件事,展小怜就逮着他问习不习惯,结果费小宝每次都很确定点头,然后吃完晚饭都会跑去找燕回,燕回总是趁着展小怜不注意时候,带着费小宝失踪。

        展小怜为此还问了费小宝,结果费小宝什么都不说,守口如瓶,小脑袋摇拨浪鼓似,自己玩自己,不回答妈妈问题。

        小宝都有自己小秘密了,展小怜有种我家小宝初成长蛋蛋忧桑。

        燕大宝飞长大,五个月时候个子已经比一般同龄小盆友高了,吃又多,胖乎乎,展小怜看了很惆怅,这小胳膊上肉肉有点多啊,不会又是一个小饭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