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8章 压岁钱必须要

    第408章 压岁钱必须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脸上挂着一抹邪恶笑,微微勾着唇角,悠然坐沙发上,优雅跷起二郎腿,一手撑着头,目光冷酷看着地上挣扎老人。

        那一刻,燕回像个审判囚徒尊者,他低垂眼眸没有丝毫感情,冷漠而又残酷说着恶毒话语,“有句话怎么说?祸害遗千年?你还真是够命长,都起不来了,该死了,别有事没事往爷面前凑,爷怎么看,怎么恶心?!?br />
        蒋老头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手臂力量根本支撑不了他身体,怎么爬都爬不起来,他叹口气,放弃了挣扎:“子归,我知道你恨我,也知道你讨厌我,但是子归,我终于还是你……”

        燕回不等他说完,嗤笑一声:“别跟爷说那些乱七八糟!趁早死,你要是死了,爷不定还能给你烧两张纸……”

        “燕回,你干嘛呢?”展小怜把燕大宝抱到楼上,一个人走下来,站楼梯上就看到蒋老头趴地上,燕回悠然自坐旁边无动于衷。

        展小怜赶紧下楼梯跑过去,把蒋老头从地上扶了起来:“您起来!小心!”她扭头瞪着燕回:“过来搭把手!点!”

        燕回坐着不动,展小怜发飙:“燕回!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燕回冷着脸,瞪着展小怜一眼,伸手一只手拉着蒋老头身体,直接顺着展小怜力道把他拉到了后面沙发上,嘴里讽刺:“不能走就别走,别弄爷好像故意打算弄死你似……”

        展小怜气个半死:“大过年,你能说两句好话吗?”

        燕回大怒:“臭女人,你还为这老不死吼爷?”

        展小怜头也没抬说了句:“你也有成为老不死一天,我等着看你把燕大宝教跟你一样,到时候她也这样对你,你还得瑟个什么劲?!?br />
        燕回抬头看天,认真想了想,大怒,站起来就往楼上去:“爷现就去教训燕大宝!”

        蒋老头一看,生怕他手脚不知轻重伤了孩子,急又要站起来:“子归啊,大宝现还是婴儿啊……”

        燕回自动过滤蒋老头话,当没听到。

        蒋老头真急了,他了解燕回,就是那种想什么就什么,根本不管合理不合理应该不应该,他万一真打孩子或者训了,那大宝也听不懂啊,那么小,赶紧对展小怜说:“??!拦着他,拦着子归……”

        展小怜还没抬头,直接蒋老头后面塞了个抱枕,让他坐,然后转身去看费小宝,嘴里对燕回说了句:“燕回你敢把大宝吵醒,我一会上去跟你拼命?!?br />
        燕回都跑到三楼了,一听展小怜话,顿时停住了,从楼梯上往下探头一看,嘴里说了句:“爷去看爷燕大宝,爷是去看望!”

        展小怜撇了撇嘴,懒搭理,去找费小宝,半天没动静了,干嘛了,可别睡着了。展小怜过去一看,发现小家伙还真窝滑滑梯下面睡着了,展小叹气,臭小子,这样也能睡着。

        展小怜好不容易才把他拉出来,一边轻声哄着一边使劲抱起来,往楼上爬:“小宝,跟妈咪到楼上觉觉,不能下面觉觉呀,会感冒来着……”

        这边刚把费小宝哄好了,那边燕大宝楼上哭嗷嗷,小公主这是睡醒了,开始闹人。

        展小怜当没听到,反正燕回呢,是他女儿,他不哄谁哄?就该他哄。

        这边把费小宝送去卧室睡觉,找了保姆看着,那边燕大宝哭是撕心裂肺,燕回隔壁婴儿房喊:“展小怜!展小怜!来看燕大宝,一直哭!”

        展小怜出了房间走过去,燕大宝已经醒了,就一会功夫就哭小脸通红,燕回站旁边不敢碰,看到展小怜来了一骨碌站起来往外跑,展小怜大怒:“燕回,是不是你把大宝给吵醒了?”

        燕回头也不回跑了。

        展小怜气死了,检查下小家伙是不是尿湿了尿不湿,给换了个,然后把她抱出来怀里哄,燕大宝到了妈妈怀里,哭声慢慢就笑了,闭着眼睛吧唧着嘴巴,又眯了一会,展小怜打算把她再放下去,结果小家伙又开始哭了,哭那个伤心啊,别提多可怜了,展小怜被气心肝肺都疼,肯定是燕回闹,要不然燕大宝肯定还能再睡半个小时。

        展小怜把醒了不安分燕大宝抱下搂,蒋老头因为腿脚不方便,也走不动,一直坐沙发上,展小怜直接把燕大宝抱过去:“来,大宝,来见见爷爷。跟爷爷说,爷爷年好呀?!?br />
        燕大宝长长睫毛上还挂着几滴大泪珠,时不时抽噎一下,小拳头握紧紧,可怜巴巴睁着黑溜溜大眼睛,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了。

        蒋老头顿时激动想站起来:“大宝,大宝啊,我是爷爷,是爷爷??!大宝……”

        燕大宝听到陌生人声音,扭头往展小怜怀里钻,撇撇小嘴又要哭,这是起床气犯了,特别是没睡好被燕回给闹醒情况下,燕大宝小盆友心情就加不好。

        展小怜赶紧抱起来怀里颠啊颠,嘴里说道:“大宝乖,大宝不哭,是妈咪呀,妈咪呢……”

        燕大宝就这样断断续续哼唧了能有一个小时才消停,展小怜累胳膊都抬不起了。所有小婴儿都赖母亲,燕大宝也不例外,家里保姆好几个呢,但是燕大宝闹人时候也只有展小怜抱了才消停。

        好不容易把燕大宝哄好了,蒋老头这才有机会真正看清燕大宝长相,真是越看越好看,真想伸手抱抱,又怕展小怜不放,对蒋老头来说,展小怜能把燕回说服了让他进屋来看燕大宝就已经是极限了,他是真不敢奢求别。

        看看燕回反应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待见外面所有人,今天要不是因为展小怜,蒋老头是绝对进不来这个别墅门。

        展小怜掐着燕大宝咯吱窝,送到蒋老头面前,蒋老头急忙扔下手里拐杖,伸手去接燕大宝,燕大宝舞动着四肢,又开始不怕生了,笑口水往下流。

        展小怜不敢完全松手,因为蒋老头年纪大了,手一直抖,怕他抱不住,蒋老头突然出声:“我能抱得住她,就算摔了我,也不会摔了她?!?br />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才松手,蒋老头小心翼翼把燕大宝抱到怀里,摸着她暖呼呼身体,蒋老头整个人都有点虚幻,有种做梦错觉,他怀里抱着,竟然是他孙女。

        蒋老头抱了一会,跟展小怜求助:“我想,我想看看她,能不能让她躺我怀里?”

        展小怜伸手捧着燕大宝,让她躺蒋老头胳膊弯,蒋老头一直盯着睁着乌溜溜大眼燕大宝,一直盯着看,然后展小怜听到他突然吸了下鼻涕,然后微颤颤伸手抹了下眼泪,颤抖着声音说:“大宝,大宝,我是爷爷,是爷爷??!大宝点长大,长大大,爷爷陪着大宝玩儿,好不好?”

        燕大宝继续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发出小婴儿笑声。

        展小怜扭头看向一边,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但是也不敢离开,真是怕蒋老头抱不住给摔了。

        燕大宝什么都听不懂,蒋老头就是自言自语,一直说个不停,多,还是畅想着燕大宝未来:“大宝,你点长大,爷爷给你好吃,好玩,你要什么爷爷就给你买什么,大宝啊,等你上学了,爷爷每天都去接你好不好?哎哟喂,乖娃娃,爷爷真是太喜欢大宝了……”

        保姆从后面过路,递给展小怜一瓶牛奶,展小怜蹲燕大宝面前把奶嘴塞到她嘴里,蒋老头赶紧说:“让我来!让我来!我会……”

        蒋老头说他会,他是真会,若干年前时候,他正值壮年仕途坦荡,他也这样抱着一个极为漂亮小婴儿这样喂他喝奶,那个时候,他心里,洋溢是作为父亲喜悦;而如今,他早已年迈,怀里小婴儿是他唯一孙女。

        展小怜看了蒋老头一眼,蒋老头红着眼圈,抱着燕大宝手努力往上抬,想控制他拿着奶瓶手哆嗦,展小怜让保姆过来旁边帮忙照顾,然后站起来上楼,燕回刚刚也不知道跑哪了。展小怜沿着楼梯上楼,直接去了卧室,没发现燕回,正奇怪呢,隐约听到拳房有动静,展小怜抬脚走了过去,果然那里看到燕回脱了外套,穿着一件单薄衣服对着吊拳房中央沙袋拳打脚踢。

        展小怜门口站了一会,然后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燕回!”

        燕回转身扭头看了她一眼,又转过身去继续对着沙袋打,展小怜撇嘴,伸手推推,结果燕回没注意,胳膊一抬,直接撞展小怜鼻子上,展小怜伸手捂住鼻子,与此同时燕回也发现自己撞到东西了,回头就看到地上滴了好几滴血,展小怜眼泪汪汪捂着鼻子瞪着他。

        燕回顿时额头冒汗,啥话没说,拉起展小怜就往卫生间跑:“你这女人傻了?鼻子流血了你发什么呆???”

        展小怜就是故意站原地让他看到她鼻子流血,要不然她这鼻子不是白挨了那么一下子?

        燕回手忙脚乱接水给她擦鼻子:“爷打拳时候你往前凑什么凑?不知道拳脚没长眼睛???真是越来越笨了……”

        展小怜一边鼻子一边忍不住吼了句:“你还有理了?我待会就打电话给我爸,我就说你家暴,你把我鼻子都打破了!”

        燕回大怒:“爷是不小心!”拉着她头发让她抬头,揉了两团卫生纸往她鼻孔眼里塞:“堵??!不让流!”

        展小怜洗完脸了,扭头看向燕回,那样子就别提有多难看了,头发两边湿漉漉,鼻子被揪通红,鼻孔眼还塞了两团白色卫生纸,展小怜问:“我这样会不会吓到燕大宝?”

        燕回点头:“她肯定不认识你了,从现开始不许碰爷燕大宝!”

        楼下燕大宝总算跟蒋老头和谐了,燕大宝只要不哭就是和谐,哪怕就一直吐泡泡,蒋老头也是高兴。

        燕回下楼时候看到燕大宝被蒋老头抱着,一下子就变了脸,速冲过去,一把把燕大宝抢了过来:“要孩子自己生,别用你是脏手碰爷燕大宝!”

        蒋老头正逗燕大宝玩高兴,孩子一下子被抢走了,他差点被燕回动作扯摔地上,又不敢跟燕回直接吵,燕回要是不高兴了,能抬脚踹他。

        展小怜小心捏着鼻子下楼,好歹有人,试探试探发现不流血了,纸团就被展小怜给扔了,她下楼就看到燕回抢了燕大宝:“燕回,你怎么抱孩子?你这样抢人似,玩意扯伤了孩子胳膊腿怎么办?”

        燕回冷着脸:“爷燕大宝,不是谁都可以抱!那些下三滥东西,以后不准碰燕大宝!”

        展小怜对燕回招手,好声好气说:“你过来下?!?br />
        燕回顿时警惕看着展小怜:“你干什么?”

        展小怜一边朝着他走,一边对他招手:“你过来呀!大宝下面尿不湿松了?!?br />
        燕回依旧警惕,这女人绝对不会突然这么温柔对他,绝对有阴谋,抱着燕大宝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你这疯女人搞什么鬼?”

        展小怜继续吵他走,“我让你过来听到没?!”展小怜嘴里说温柔,手里依旧开始抓客厅里一个大玩具了,抓到了就朝着燕回大步走过去,燕回一见,低头看到燕大宝还怀里,转身往保姆怀里一送,转身就朝着门边跑:“你这个疯子,爷不跟你一般见识……”

        展小怜手里东西直接砸屏风上,对着门口就是一声狮吼:“有本事你别给我回来!”

        燕回声音外面响起,蹦跶:“你是爷老婆,爷不回来睡你爷去哪?你这个疯女人,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气喘气:“你给我等着!”

        那边蒋老头已经如愿把燕大宝重抱到了怀里:“大宝啊,没被爸爸吓坏吧?大宝爸爸有点调皮,爷爷不舍得打他,大宝不要跟爸爸生气好不好?”

        燕大宝小嘴一个劲吹泡泡,“嘟……嘟……”

        展小怜气呼呼走回来,掐腰:“气死我了!”

        蒋老头小心抱着燕大宝,似乎感慨似说了句:“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子归这样放松了……”

        展小怜不由自主接了句:“我一直看他这破德性,气都气死了,烂人!”

        蒋老头愣了下,然后低下头说了句:“小怜……我叫你小怜,你不会生气吧?以前我对你做了很多不好事,还一直觉得自己是对,现想想,我错离谱了……子归从来都不是我能控制。我也后悔啊,总觉得会有好,总觉得子归肯定会有理解我一天……可是现看到大宝,我突然就想当初那个孩子要是能生下来,是不是也像大宝这样健康漂亮?小怜,子归这辈子,就是活仇恨里,我知道他恨我,恨他母亲……其实我也恨啊……”

        展小怜对保姆使了个眼色,保姆赶紧站起来走了,展小怜坐过去护着燕大宝,一言不发垂眸。

        蒋老头吸了下鼻子,感慨似说了句:“我知道我对不起子归,子归性格就是我跟他母亲造成,他本来是个好孩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可是突然有一天,他不笑了,他看着我目光充满了仇恨,充满了厌恶,就好像我是他仇人一样,我子归,都是我们害……都是我们害……”

        蒋老头小心碰了碰燕大宝小脸蛋,燕大宝抓住蒋老头手指不撒手,“啊啊”叫,蒋老头苍老声音慢慢响起:“我真很多年没看到子归像一个正常人那样跟人家吵架,像个正常人一样闹脾气了……所以啊,我看到子归,我突然觉得,我做错了。如果……”他闭了闭眼,说:“如果我能早一点意识到这点,或许子归就会少受一点苦了……”

        展小怜只是笑了笑,依旧没有答话。

        “都怪我,都怪我……”蒋老头眼泪滴燕大宝襁褓上,他急忙伸手抹了下,“都怪我!小怜,我错了,你就当我老糊涂了,别把我错算到子归头上,跟他没关系,都是我错……”

        展小怜抬头,摇摇头:“我没算他头上,当然,我也没那么大度,我还是会记心里,还是会想念那个孩子,想时候还是会恨您。只是,我知道我再怎么想都无事于补,所以我会加倍对我现两个孩子,这样,我才不会加惋惜。只是,人都要朝前看,我如果今天把您挡门外,我是倒退,我很高兴这个世上喜欢燕大宝人又多一个,这样对她也是一种爱?;蛐碛幸惶?,我会释怀,或许我这辈子,都会恨着你。发生过事不是非要释怀才是圆满,这事不是每件事都是那么圆满,您也不必一直记心里?!?br />
        展小怜手里拿着燕大宝喝完牛奶瓶轻轻转圈,“至于燕回,您也不必操心。他是如何歪着长大,我就会如何把掰正,他需要我,我就会……陪着他!”

        蒋老头连连点头,红着眼眶点头:“好,好……”

        燕回站门边,背对门框而立,高抬着下巴,低垂着眼眸,半响一动未动。

        大年初一中午饭,饭桌上气氛不算热闹,费小宝一直很安静,燕大宝喝完奶自己躺婴儿车里盯着车上挂着风铃看,燕回一句话不说,绷着脸,自己吃自己,说话只有展小怜,蒋老头有点小心翼翼,多是感慨,他吃不说饭,而是和燕回和燕大宝同一个饭桌上气氛。

        燕回本来是死活不上桌,还是展小怜拉过来,展小怜直接跟他说了句:“一年第一天不吃团圆饭,你这一年都别想上桌吃饭了?!?br />
        燕回一听,为了防止这不吉利事出现,麻溜出现饭桌边,只是看到蒋老头那脸都是冷飕飕,越看越不爽。

        展小怜不管,人了就行,好歹意思意思吃一顿,满足一个老人后愿望罢了。

        蒋老头吃完饭,抱着燕大宝拍了好多照片,这才心满意足准备离开,走时候展小怜抱着燕大宝站门口送了下,回头一看燕回大腿跷二郎腿坐客厅沙发上一动不动,展小怜呼气:“燕回,过来抱燕大宝?!?br />
        燕回对于抱燕大宝这事还是挺积极,立刻站起来屁颠屁颠抱燕大宝,嘴里突然嚷了一句:“燕大宝,爸爸抱!”

        展小怜愣了下,抬头看了他一眼,燕回只顾着把燕大宝往怀里楼,没有看到展小怜表情,抱过去以后就打算往屋里走,展小怜一把拉住,对着外面指了指,说:“让燕大宝跟爷爷再见?!?br />
        展小怜本来还以为他肯定会大发脾气往屋里走,当没听到,展小怜都准备挽袖子吼一通了,结果燕回听了以后,没有往屋里走,而是不情不愿但是却磨叽着转过身,冷着脸,抱着燕大宝象征性往前走了两步,抓着燕大宝手上下晃了两下:“赶紧滚?!比缓笞砘匚萘?。

        蒋老头扶着车门,连连点头,“好,好……”然后身边住手搀扶下上车,车门被关上,他透过车玻璃对展小怜摆摆手,“回去吧……”

        展小怜目送车队离开,门口站了一会,抬头看了下天空,呼出一口气,进屋。

        这是展小怜后一次见到蒋老头。

        大年初三,展小怜逼着燕回安排车辆,然后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坐车回摆宴,回家吃团圆饭。

        燕大爷一肚子火,觉得说好过年青城,结果现就要回去,不像话,说好不算话。

        展小怜气个半死:“过年走亲戚懂不懂???我回我爸我妈家吃饭,这不是天经地义吗?你再叽歪你赶紧下车,我又没带着你,我是带着小宝和大宝回家!”

        燕大爷不服气:“凭什么你带他们回家不带爷?爷偏要去?!?br />
        费小宝默默抿嘴,对于勇敢叔叔每次都挨妈咪骂表示不发表言论。

        燕大宝啥都不懂,耳边所有人说话都是噪音,“哇唔哇唔哇唔……”

        展爸展妈知道展小怜一群人要过来,老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人来了,周围邻居还说呢,老展家今天这么热闹,是有什么高兴事,展妈手里提了一堆东西,乐滋滋说了句:“这个呀?我们家小怜今天回家吃饭,俩孩子呢,我得准备准备呀?!?br />
        对于展小怜,展爸展妈很少跟周围说起来,之前实是因为展小怜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家,他们就顾着心疼了,肯定不会对人家说自己家孩子怎么了,现展爸展妈还是有点底气,虽然燕回这小子不大靠谱,不过他死缠着小怜是真,关键什么吧,他偷偷摸摸把结婚证都给办了,展爸展妈心里就有底气,小怜这可是结了婚,虽然她自己还不知道。

        展小怜带着两孩子回家,燕回这人就是没皮没脸,展小怜路上赶他走都不走,一路跟了过来,这猛一看就是一家四口。以前展小怜回来过,展爸展妈不说,展小怜还带个孩子又是一个人,人家都嘀咕,小怜是不是离婚了呀?哪有回娘家就一个人带着孩子。

        燕回以前三天两头往展家跑,人家都认识了,一直都有人传这是小怜男朋友。结果这次回来了,不但多了个小萝卜头,还多了个男人,再看看那好看不像话男人,不就是以前那个一直往他们家跑男人吗?

        展小怜回家,隔壁邻居头探头看,“哟,小怜回家了?这是你对象吧?”

        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进家门,对邻居笑了笑:“丁老师年好?!?br />
        燕回怀里抱着燕大宝,跟着展小怜伸手进屋,燕大爷又回娘家。

        展爸展妈一看到展小怜和费小宝进屋,就赶紧招呼:“哎哟喂,总算过来了,我还让你爸打电话问问你们什么情况呢?!?br />
        费小宝乖乖轻轻对着展爸展妈喊了一声:“姥姥姥爷年好?!?br />
        展爸展妈可高兴了,“我们小宝年好呀?!?br />
        展妈赶紧跑去厨房继续和食材奋战,展爸去给费小宝拿玩具,这些都是早就准备好,就等着他们来了。

        费小宝拿着玩具去找小幽,小幽正老老实实坐客房改造房间里写字呢,展爸给她任务,写大字,费小宝一见,很喜欢,然后两人都慢吞吞趴客房里面写大字。

        展爸探头看了一眼,笑着说了句:“没想到,小宝和小幽还能玩到一块去,两人一块写字呢?!?br />
        燕回对于燕大宝没人搭理表示很气愤,把燕大宝抱紧了。

        展小怜真想打他一顿,他把燕大宝抱那么紧,人家怎么搭理?展爸刚刚第一件事就是想把燕大宝接下来,结果燕大宝护闺女呢,躲开了,展爸能有什么办法?再说燕大宝睡觉呢,要去把她闹醒了逗弄?什么人啊。

        燕回抱燕大宝总算抱累了,从青城抱到摆宴,又抱到家里,不累才怪:“喂,把爷燕大宝抱过去,爷要歇会?!?br />
        展小怜斜他一眼:“你女儿,你不抱谁抱?”说着挽挽袖子,去厨房问问她妈有没有要帮忙。

        展爸看燕回可怜,抱着女儿不敢撒手,保姆保镖都楼下没让上来,他又舍不得丢沙发上,展爸叹口气,赶紧过去接过来:“我送她去床上睡,这样容易着凉?!?br />
        把燕大宝抱走,燕回开始跷二郎腿自,展小怜厨房跟展妈说话,展妈不让她上手,展小怜就乖乖站着,笑嘻嘻跟展妈说话:“妈,这么多,你当我是猪???小宝又吃不了多少,大宝又不吃这些,喝点奶就行了?!?br />
        展妈一边忙一边说:“你和小宝能吃多少?不是还有两个男人吗?你爸和燕回,他们吃多啊,特别是燕回,身强力壮,你以为跟你一样就吃几口就饱了?”

        展小怜嘿嘿一笑:“你别管他,他饿不死。少做点米饭,哎哎,别舀那么多米??!”

        展妈真是服了她了:“你别老欺负燕回,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容易,适可而止点,别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好好不好吗?好不容易能安安稳稳,我这心呀,就老替你们提着……”

        展小怜笑:“妈,你替我们提什么呀?我跟他你们就别操心,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跟我爸呀,管你们身体就行了,你退休了,我爸年纪也不小了,能退休话就赶紧退了,别舍不得那点工资,计算你们没有养老金,不是还有我吗?”

        展妈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孩子还回过头来劝我了,行了行了,妈老了,不跟你啰嗦,我们老管自己,你们小也管自己,总行了吧?”

        展小怜点头,嘿嘿一笑:“那是?!?br />
        展小怜跟展妈说了几句,推开客房门一看,发现费小宝跪椅子上,学着小幽样子正一张纸上一笔一划写毛笔字呢,展小怜好奇走进去看了眼:“你们俩干嘛呢这是?写毛笔字?哟,小幽写不错,表扬一下……”

        小幽立刻抬头,咧着嘴对展小怜笑,因为被表扬而事发高兴,然后继续低头写。

        费小宝绷着小脸,表情十分认真,也一笔一划写,对于一个还没有正式系统学习写字读书小朋友来说,他能找着现成字一笔一划把字描出来,描还有八分像,对展小怜来说,费小宝已经非常棒了。

        费小宝认认真真把一个字写完,然后扭头看着展小怜,“妈咪,小宝也会写字?!?br />
        展小怜看着他描好一个字,点头,“妈咪小宝一直都很棒,妈咪没想到小宝还很喜欢写字?!?br />
        费小宝咧着小嘴说:“小宝以后也要写字?!?br />
        展小怜立刻点头:“好,那妈咪就给小宝专门弄一个写字地方,好不好?”

        费小宝高兴扭头写字。

        展小怜走出客房,燕回一个人坐沙发上继续颠腿,手里捧着一本书,也不知道看懂没,反正看专心致志,一边看,还一边说呢:“这写什么玩意?乱七八糟……”

        展小怜伸手拿了过来,往旁边一坐,脱了鞋,窝沙发上,捧着书看:“你不喜欢就别看了,这书上是我以前订,我爱?!?br />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看书脑袋挪面向自己,说:“一本破书也敢说爱?重说!”

        展小怜想了想,说:“小宝和大宝是我爱,行了吧?”说着继续低头看书。

        燕大爷憋气,想了想,又把展小怜脑袋挪过来:“除了大宝和小宝呢,还有谁是你爱?”

        展小怜翻白眼:“还用说吗?我爸我妈呗?!?br />
        燕大爷严重憋气,“除了他们,还有呢?”

        展小怜抬头看天,“我大哥二哥三哥吧?!?br />
        燕大爷握拳:“除了他们,还有呢?”

        展小怜摸下巴,“其实傻妞应该排我大哥二哥三哥之前……”

        燕回大怒:“那爷呢?怎么没有爷?”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你?”

        燕回点头:“对,爷!”

        展小怜咂咂嘴:“你嘛……”

        燕回愤怒:“你到底说不说?”

        展小怜继续咂嘴,说:“你不一样啊?!?br />
        燕回怒火瞬间没了,“不一样?哪里不一样?说清楚点?!?br />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说:“你就是个外人,怎么都扯不到爱上面吧?”

        燕回勃然大怒:“臭女人,你想死是不是?”

        展小怜继续捧书看,不搭理。

        燕回没得到想要答案,干扰她看书:“你给爷说明白了,你是爷老婆!”

        展小怜被他烦不行,“你有完没完啊,吵死人了,你别把大宝吵醒了?!?br />
        燕回拧她脑袋:“你还没跟爷说清楚!”

        展小怜无奈,扭头看向他:“亲爱,你对我来说特别。满意了吗?”说完继续低头看书。

        燕回僵原地,半响,突然发神经对着展小怜扑过去按着乱亲一通:“妞,爷他妈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爷就知道……”

        展小怜比他压下面嗷嗷,书都掉地上了,她爸她妈还有小宝都呢,这神经??!展小怜手忙脚乱对着他一通打:“你给我起来!起来听到没有?……”

        展妈一边厨房忙活,一边受不了小声嘀咕:“又吵架了,你们这是一天不吵心就痒痒啊……”

        展爸叹气,伸手把门关起来,里面看着燕大宝。

        小幽和费小宝两耳不闻窗外事,认真写大字。

        一大家子吃完饭,燕回坚决要求回青城,坚决要求等费小宝开学以后再来摆宴,还摆出一大堆理由说人要言而有信什么,展小怜都被他烦死了:“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你七老八十吗?你还是年期到了?”

        燕回指着展小怜跟展爸告状:“你看你看!她每天都是这样!”

        展爸叹气:“小怜,好好说话?!?br />
        燕回得瑟,斜眼看着展小怜:“看吧看吧,挨训了吧?!?br />
        其实展爸就说了一句话,他就旁边说展小怜挨训了。展小怜一眼都懒看,直接抱住燕大宝带着费小宝上车,“爸,妈,我们回去了?!?br />
        展爸展妈跟展小怜摆手,燕回赶紧死活跳到车里,生怕被丢了人:“等等!等等!”

        展爸展妈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人是不是就是整天找骂啊,一天不挨骂,他就心痒痒。

        车队上路,展小怜抱着燕大宝躺房车床上,闭着眼睛昏昏欲睡,费小宝睡另一头,因为怕碰到妹妹,缩小身体一动不动,只是睡着以后就不老实了,所幸燕大宝很小,碰不到。

        燕回跷着二郎腿摆弄一把枪,跟展小怜说时候都说是仿真枪,费小宝睡觉枕头下面就放了一把,他当宝贝一样看,谁都不让碰。

        展小怜看到过两次,因为燕回一直说是仿真枪,她就没往心里去,就是一直提醒燕回不能给他塞子弹,仿真枪也不让放子弹。

        桌子上手机突然响了两声,燕回伸手拿起来不让声音吵醒床上人,站起来往车头位置走去,嘴里说了句:“有屁放?!?br />
        自然又是给燕爷拜年电话,千篇一律客套话,带着恭敬和讨好,燕回听耳朵都起了茧。

        展小怜睁开眼,看了燕回一眼:“谁又得罪你了?看你脸绷,不知道还以为你脸上挂了猪肚肠呢,难看死了?!?br />
        燕回抬了抬眼皮子:“爷是烦那些烂人,不知道爷燕大宝正睡觉?”

        展小怜看了看燕大宝,随口说道:“人家当然不知道,又不千里眼顺风耳,你觉得要是我们干什么人家都知道,这是好事?吓都吓死了好不好?”

        燕回不说话,然后摆手:“算了算了,爷明明什么都没说?!?br />
        展小怜稍稍翻了翻身,嘴里说了句:“明天大年初四,就待家里睡觉吧,今天跑一趟,累死了?!?br />
        燕回摇头:“爷明天要带燕大宝去市里,这是替燕大宝要压岁钱好机会,爷绝对不能错过?!?br />
        展小怜受不了:“你能别这么不要脸吗?你缺钱吗?你好意思整天往人家要钱???”

        燕回理所当然:“爷燕大宝到哪都无敌漂亮,谁敢不喜欢?给压岁钱是天经地义?!?br />
        第二天一早,燕回就带着燕大宝出去了,当然,为了多要一份,还顺便把费小宝带出去了,展小怜起床以后还以为他去打拳了呢,结果保姆转达,燕回带着费小宝燕大宝出去要压岁钱了。

        展小怜:“……”她以后绝对不会跟他们三走一块,太丢人了!

        ------题外话------

        爷考虑是断几天周六一次性上传大结局,还是每天一点,像费小宝一样慢吞吞完结,胖妞妞们说话,爷考虑下。另,别忘了月底票投给爷,完结了,胖妞妞们表要留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