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4章 满月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青城燕爷家公主满月宴举行了两场,因为邀请人数太多,没有那么大场地,燕爷为了“照顾”部分宾客,所以特地分成两场。一场摆宴“绝地”举行,到场全是亿万富豪级别人物,不论出生,有这个身价就行。

        自然,燕爷大成本可也是有回报,他花了这么大代价,燕大宝小盆友也屈尊露面,那红包肯定就不是单纯红包了,有人受不知名人士启发,送了个红色大包,里面堆满了现金外币,有人用燕大爷提供那个红包装了薄薄一张纸,那是支票。

        赔本生意傻子才做,燕大爷钱上面从来都是人精,再说了,“绝地”场地提供是李晋扬送给燕大宝见面礼,酒宴上饭菜酒水是穆曦送给干哥哥喜得贵女贺礼,说白了燕大爷就是打开钱包让人丢,他一毛钱都没花。

        展小怜燕大宝满月宴上没露面,她一个都不认识,也不可能让人家看到,本来展小怜就从来没承认过和燕回有什么瓜葛,现顶多是两人生了个孩子。对展小怜来说,燕回带着燕大宝这样那样也正常,他是孩子父亲,他有这个权利。

        燕回自己不抱燕大宝,就配了个专门训练过保姆抱着,燕大爷到处显摆他漂亮人神共愤闺女,谁看到必须夸几句,要不然燕大爷就不高兴,再说了,生日宴都来了,谁还能不夸奖???

        燕大宝长是真好,特别是那双眼,睫毛长离谱,很像展小怜睫毛,闭起来时候,那完全是一把小扇子。皮肤粉嫩嫩奶白,身上是小宝宝特有奶香味,反正穆曦一看到燕大宝,抱住了就没撒手,盯着燕回问:“哥!哥!能不能给我家小包子或者是小馒头当媳妇???”

        燕回一听,大怒:“爷燕大宝凭什么给你家那两个臭小子当媳妇?爷家燕大宝爷以后给她挑男人!谁敢勾搭燕大宝,爷就把他剁成肉酱!”

        穆曦扭头看向李晋扬:“老公,我哥怎么这样???我们家小包子和小馒头长可帅了!”

        燕回有了燕大宝,其他小孩他老人家眼里,那都成了狗屎,只有燕大宝才是这个世界上可爱小孩,必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像燕爷一样是个万人迷。

        李晋扬直叹气:“曦曦,孩子才两个月,现就说那些是不是太早了?”

        穆曦睁大眼睛强调:“不早!以后男多女少,男孩都娶不到媳妇,我要提前帮小包子和小馒头预定一个媳妇,要不然以后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李晋扬伸手扶额:“……”娶不到媳妇男人确实有,但是不代表就是他们家啊,真正娶不到媳妇,大多是那些没钱没权没本事男人,看看那些条件好,多少女人往上扎???李晋扬就没担心过他家两小子娶不到媳妇。

        可穆曦就不,人穆曦很有先见之明,万一以后一百个男人一个女人怎么办?谁知道小包子和小馒头就一定能娶到媳妇了?

        燕大爷生气让保姆把燕大宝抱回去,继续带给下一个人显摆他宝贝燕大宝,等一圈显摆完了,燕大宝也睡着了。

        第一场满月宴结束,展小怜一直后面车里等着,等人把燕大宝抱回来以后,她直接抱着孩子先回去了,费小宝坐展小怜旁边,看着展小怜手里抱着妹妹,好奇问了句:“妈咪,妹妹今天过生日吗?为什么妹妹没有戴帽子?”

        费小宝说帽子是小孩子过生日戴那个东西,他以前过生日时候就戴过。展小怜笑着亲了下他脑门:“今天是妹妹从妈咪肚子里出来第三十天,所以要庆祝一下,不算妹妹生日,所以不用戴帽子啊?!?br />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妈咪,小宝从妈咪肚子里出来第三十天,妈咪也有庆祝吗?”

        展小怜微笑着点头:“有啊,是妈咪和小宝爸爸还有很多好朋友一起庆祝啊,就像今天好多人来跟妹妹庆祝一样?!?br />
        费小宝顿时兴高采烈踢腾着小腿,说:“小宝和妹妹是一样?!?br />
        展小怜顿了一下,然后她微笑:“对,妈咪心里,小宝和妹妹是一样,都是妈咪是宝贝,小宝还要?;ぢ柽浜兔妹?,还是妈咪和妹妹勇士呢?!?br />
        费小宝点头:“嗯,小宝厉害?!?br />
        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回家,让人抱燕大宝上楼去睡觉,费小宝自己外面玩,展小怜去洗脸,抬头朝镜子里一看,小脸圆鼓鼓,肚皮上肉还没下去,她左右看看,哎哟,这胖,都不能看了,反正现也不喂奶,展小怜琢磨着是不是该减肥了呀。

        展小怜和孩子回家以后,燕回还“绝地”呢,没人敢灌燕大爷酒,就只能趁着这个大好机会结交一些朋友,本来这种场合吃饭喝酒都是假,认识人脉才是重要。这种千载难逢机会,有人嫌燕爷霸道,但是多人是想借这个机会进到这个场子里,平时可不是有人能随便就见到那么富豪级人物。

        进场除了富豪,还有些特殊身份人也,那就是官场上人物,蒋笙是官场上宾,只是他为人低调,为了避嫌,只是露了下脸抱了下燕大宝,给燕大宝递了个红包,然后就随从陪同下匆匆走了,这场奢华场合确实不适合一市之长出现,所以他真只是走过场。

        蒋老头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这种场合蒋笙都小心翼翼,蒋老头自然加不能出现。

        燕回得了个女儿,蒋老头很早就知道,只是他真是一直没机会过去,就连包好红包见面礼都没办法给,展小怜就是不待见他,燕回就是不让人进见家门,蒋老头能怎么办?蒋老头做梦都梦着他小孙女长什么样,可惜到现就是没见过,有人给他看了照片,照片哪有人来直接,蒋老头摸着照片就不撒手,这是子归孩子呀,就是这名起不大好,叫什么不好,非要叫大宝,这不知道人,还以为人家做抹脸霜广告呢。

        蒋老头人没出现,这心里急抓肝挠肺,他就是想看看孩子呀。

        蒋老头年纪都这么大了,今年就要退休,这年纪大了人就盼着能有孩子逗乐逗乐,以前觉得吧,子归那么多女人,怎么着也不用担心孩子事,结果,弄来弄去兜兜转转,还是落那女人身上。蒋老头虽然不愿意,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子归性格真像镜子,执着、坚持,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一直想着能不能给他扭过来,如今蒋老头已经完全看清了,他小时候管不了,成年以后他就加管不了了。

        燕回才不管这个人怎么想那个人怎么想呢,燕大爷如今可谓春风得意,有女万事兴,心情好了,有些事办起来也就容易了,以前跟人家合作东西,因为燕大爷心情不好一直搁置,如今对方看到燕大宝,一副惊为天人表情,把燕大宝夸天上有地下无,那事情立马就成了。

        燕大爷就是喜欢听人家夸他家燕大宝。

        这摆宴满月宴结束了,燕爷开始张罗青城满月宴,那些第一次进不来“绝地”人托关系找人想进去,这次进去人比较杂,但是除了混世,其中经商人多,且身价不菲,只是和“绝地”那些富豪级别人,这些家财万贯人就显得降档次。

        燕大宝首次出现青城,燕回这一次心情似乎比上一次好,总觉得这是燕大爷家里,燕大宝本来就应该青城。

        这雷震这帮人第一次看燕大宝,几乎所有人都往一块挤,想看看燕爷公主到底长什么样。保姆和一群保镖抱着燕大宝房间里等着燕爷通知出去会客,雷震门口亲自守阵,左三层右三层保镖,看着阵势特别夸张。只是这帮见识了燕爷安保保镖们早已习以为常,燕爷从来都是这样爱惜小命。

        雷震左右看看,然后转身进屋,燕大宝躺精致婴儿床里睡跟小猪似,小拳头握紧紧,吧唧了两下小嘴,继续睡,雷震其实看不出孩子长到底怎么样,特别是这么小孩子情况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孩子长像燕回,不能说脸上没有像展小姐地方,只是她那张漂亮小脸上,像燕回地方太多,就冲着燕回那张脸,就能看出这孩子以后绝对是个美人。

        雷震一直盯着燕大宝看,说实话,雷震心里还是挺激动,他跟了燕回这么年,虽说燕回脾气阴晴不定,挨打被踢也是常有事,不过雷震只得,燕回近身这些人,燕回还真是没亏待过。本来出来混事,不是冲势就是冲钱,这两样燕回都占全了,所以能做到燕回身边,那也算是到顶了,除非,这人有本事做掉燕回当老大,可谁都知道,就算有人真做掉了燕回,那这个人也没有接手燕回这么摊子本事,到哪里找一个比燕回背景强人?

        雷震看着安静燕大宝,三个保姆旁边很紧张,雷震长人高马大特别强壮,保姆就怕这些人,一看就不像好人,这小公主可是燕爷宝贝疙瘩,要是有个闪失她们估计全得陪葬。

        燕大宝就像知道有人看她似,睡了一会,突然哼唧了两声,然后睁开眼睛,茫茫然看着这个模糊不清世界,张开小嘴,开始大哭起来,小家伙哭嗷嗷,不遗余力,就跟谁打了她似,“呜哇呜哇”哭个不停,保姆瞬间行动起来,有人忙着热牛奶,有人忙着拿尿不湿,其中一个小心抱起燕大宝:“小小姐是不是饿了?来来来,我们来喝奶奶啦……”

        雷震刚燕大宝一声给吓退到了门后面,当初雷过客家那小子小时候他就没不敢碰,觉得太小了,害怕,如今看到粉雕玉琢燕大宝,这可是燕爷小心肝宝贝,雷震加不敢碰了。燕大宝一哭,雷震就被吓到了门口,然后小心挪到了外面,继续守着。

        门里燕大宝哭声随着她咕叽咕叽喝牛奶声音小下来,雷震不由自主松了口气,卿犬站门口,冷着脸,抬着下巴看着里面那个小东西,突然问了雷震一句:“你都开始干这事了?”

        雷震一愣:“什么事?”

        卿犬勾了勾唇角,抬抬下巴指了里面:“沦落到护着个小孩了?!?br />
        雷震往门上一靠,看着正喝牛奶燕大宝,说:“你觉得燕爷要是知道我没乖乖给他宝贝疙瘩站岗,他能不宰了我?”

        卿犬嗤笑一声,抬脚朝着里面走去:“算了,来都来了,我来看看我们燕爷宝贝疙瘩到底长什么样?!彼底?,卿犬抬脚走了进去。

        雷震还是靠门上看着里面,卿犬走进去,抬着下巴,居高临下看着燕大宝,视线燕大宝肉呼呼小脸上从上扫到了下。

        燕大宝一口气把大半瓶牛奶直接喝了下去,然后吧唧了两下小嘴,睁开黑黝黝毛茸茸大眼睛,看了卿犬一眼,卿犬今天里面穿了件红白衬衫,色彩相对来说还鲜一点,燕大宝睁着大眼睛,盯着卿犬衣服看,卿犬斜着眼睛看着这个小丫头,然后试探着往旁边挪了挪,燕大宝小脑袋立刻跟着他身影扭动,卿犬又试着走回来,发现燕大宝小脑袋跟着他衣服又扭了过去,然后裂开小嘴,笑声音脆嘎嘎。

        卿犬勉强同意暂时喜欢这个小丫头,看燕爷份上,看燕大宝肉呼呼小脸,卿犬嫌弃觉得这小丫头胖就跟她妈以前似,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缘故还是天生这样,反正燕大宝就是胖乎乎,卿犬勉强认同这小婴儿很可爱。

        雷震惊奇看着卿犬里面动作,就跟故意似一会走到这,一会走到那,然后回头盯着燕大宝看,心里还琢磨这小子是不是魔怔了,他以前不是讨厌小孩?觉得小孩烦人,又哭又闹说什么都不听,结果他现还逗弄燕大宝呢。

        燕回过来带燕大宝出去会客时候,就看到卿犬怀里抱着燕大宝,保姆正跟他说怎么样抱孩子什么呢,燕回大怒,“卿犬!你个死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你是不想勾引爷燕大宝?”

        雷震:“……”

        看看燕大宝,又看看卿犬,这卿犬要是现结婚生儿子,让他儿子勾引燕大宝还差不多。

        卿犬怀里抱着燕大宝,回头看了燕回一眼,抬脚走到燕回面前,绷着脸,伸手把燕大宝往燕回怀里塞,嘴里说了句:“爷,接着你女儿!还给你!”

        燕回本能伸手,直接把燕大宝捧手里,燕大宝刚刚睡醒,又喝了一大瓶牛奶,心情好不得了,咧嘴粉红色可爱小嘴,笑手舞足蹈。

        燕回愣原地。

        手里有一个神奇小生命,小小身体,温暖身体,肉呼呼软绵绵躺燕回手心,燕回僵着身体捧着燕大宝,身体一动不动,半响,他小心翼翼缩回手,学着平时展小怜抱孩子动作,用一只胳膊把燕大宝捧手里,紧紧帖子他自己身体。

        燕大宝小手挥舞着,时不时碰到了燕回身体,燕回全身都因为她轻轻碰触而显得僵硬,他一只手捧着燕大宝,保持着一个固定动作抬脚往外走,眼睛紧紧盯着燕大宝,生怕她一不小心有大动作摔跤。

        燕回一直这样捧着燕大宝,然后走进了生日宴会场。

        人声鼎沸,司仪燕回捧着燕大宝进场一瞬间,开始演说,直接把全场气氛调动起来,燕大宝本来就是满月宴明星,如今她被燕回亲自抱了出来,场内人自然就激动。

        燕大宝精神抖擞,睁着大大眼睛看着周围,虽然什么也看不清,燕回一直僵着身体,周围保镖里外两层护着,挨个送给人家砍:“看!爷燕大宝!”

        有人好奇:“爷,燕大宝是公主名?”

        燕大爷得瑟,难道抬头看向那人:“这名怎么样?”

        那人本来就是小人物,好不容易托关系进来,就是趁着热闹问一句,没想到燕爷会打理他,结果燕回还真搭理了,人家孩子名都起了,那肯定是觉得好才起呀,这人立刻伸出大拇指应道:“这名起好,燕爷家千金,可不是就是个大宝贝?”

        燕回当时就高兴了,“算你有眼光,爷就知道燕大宝是绝世好名!”然后又低声嘀咕:“就那女人没审美,竟然不承认燕大宝是绝世好名……”

        回头那人那家小公司就成了燕爷一个项目指定供应商,眨眼小公司变成了大公司,就跟鱼跃龙门似成了龙。

        青城满月宴过后,燕回愣是带着燕大宝青城多住两天,把燕大宝介绍给“夜宫”里蔡美人,皇朝里总经理,还把青城各个地方负责人都喊过来得瑟了一下,后才带着燕大宝回摆宴。

        结果,燕回青城跟人家得瑟显摆时候,展小怜没带好燕大宝,干脆自己带着费小宝回家了,费小宝每天开开心心上学放学,展小怜已经请人制定了一系列减肥计划。

        展小怜说减肥就减肥,为了能速恢复体重,还专门请了个健身教练,健身教练是位很有魅力帅气混血儿,一直都是穆曦御用形体教练。

        听说展小怜找健身教练,穆曦大方把人借给展小怜了,拍着展小怜肩膀笑嘻嘻说:“胶带,这人就先借给你用了,不用客气,管拿去用吧,等你减掉肉肉了,再还给我?!?br />
        展小怜坏笑着凑到穆曦耳边:“傻妞,这教练长这么帅,你们家李晋扬没吃过醋?”

        穆曦眨巴了两下眼睛,说:“没有呀,他从来没说过呢?!?br />
        展小怜惊奇:“没道理啊,他怎么会让你跟帅哥单独相处?”

        穆曦继续眨巴眼睛:“什么呀,李晋扬都是跟我一起锻炼?!?br />
        展小怜:“……”难怪没有吃过醋,原来李晋扬是亲身上阵看着呢,有老公看着,绝对不会出问题。

        燕回带着燕大宝回来以后没看到展小怜,一问,人家说展小姐顶楼健身房,那健身房是展小怜刚来时候就让建,结果建好了一直没用,如今为了减肥,这几天一直都上面,墙上还贴了详细减肥计划,每天什么时候做什么运动,吃什么水果。

        燕回听说展小怜上面锻炼,嗤笑一声,燕大宝都生出来了,胖就胖呗,还减肉呢。

        燕大宝睡着了,燕回就往楼上晃,想去打击一下那疯女人,结果燕回还没走到上面,就听到上面传出一阵笑声,笑声里有男有女。

        燕回脑子瞬间就充了血,两个大步一跨走到了楼梯上面,然后就看到展小怜倒躺做仰卧起坐,头发随随便便挽起,穿着健身运动服,倒躺那里,嘴里撒娇似嚷嚷:“雷蒙!我真起不来了!今天就到这里行不行?”

        雷蒙摇头:“不,不行,我对您负责,必须要求您按照制度计划实施,否则穆小姐会说我对您没有用心,拜托展小姐,请你再坚持一下?!?br />
        展小怜满头是汗,累直喘粗气,然后一边嗷嗷叫着一边把身体抬了起来,“??!救命——”

        就差一点就起来了,展小怜大声嚷嚷着,雷蒙伸手她后背上轻轻一托,展小怜就差那么一点力气,直接被他那一托顺利完成了后一个仰卧起坐。

        燕回大步过来,直接一脚把雷蒙踢翻地上,伸手抓起旁边一个哑铃朝着雷蒙就砸了过去,雷蒙一呆,毕竟是经常锻炼身体,年轻又身强力壮,速躲开,“先生……”

        展小怜本来还说总算完成了今天计划,结果刚坐起来就看到燕回冲进来不要命打人,她急忙爬起来一把拉着燕回,冲着他气急败坏吼道:“燕回!你干什么?!”

        燕回阴着脸,伸手就把她推开,抬手一抹,从鞋帮里抽出一把刀朝着雷蒙再次走了过去。

        本来好好,什么事都没有,雷蒙还说今天任务完成了,晚上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结果突然闯进一个疯子,什么话没说就打人,而且一看打人架势就是那种亡命徒不要命似,完全不顾及会不会打死人,拿起练臂力轻哑铃对着他脑袋就砸了过来,要不是他躲得,不定现脑袋就开花了。

        展小怜愣了一下,一看他都拔刀了,立刻冲过去,伸手抱住燕回腰,趴他背上说了句,委委屈屈开口:“怎么了呀?这位是傻妞借给我健身教练呀,你好好冲过来打人,我怎么跟傻妞交待???好好……你别生气行不行呀?”

        燕回手里握着刀,站原地,眼睛直勾勾盯着雷蒙,展小怜抱着他不撒手,“燕回,燕回……我都等你好几天了,你一直不回来,刚回来就跟我生气,你不想过了是不是?不想过我带着小宝走就行了,给你腾地方还不成?好好……”

        燕回猛伸手,一边把展小怜拖到自己面前,咬着牙开口:“你敢走试试?!看爷不打断你腿!”

        展小怜立刻伸出胳膊勾住他脖子,踮起脚尖他唇上亲了一口:“那你能不能说说,你好好回来就打人干什么?”

        燕回指着雷蒙:“爷要剁了他手!”

        展小怜扭头看了眼雷蒙,好好帅哥一眨眼就变脸上都流血了,她撇嘴,斜眼看着燕回:“你剁了他手,我要怎么跟傻妞交待?人家好心好意借人给我,结果这样了,怎么办?”说着,展小怜伸手把燕回手里刀拿下来,不让他握着,“这么大人,整天动刀动枪像什么样子???你也不怕你女儿以后也跟你学会了……”

        燕回还是冷着脸,阴测测盯着惊魂未定雷蒙,展小怜回头对雷蒙说了句:“雷蒙,今天辛苦你了,您可以回去了,非常感谢你今天帮助?!?br />
        雷蒙那真是连滚带爬离开,碰到疯子了,明天还要不要来???

        雷蒙一走,展小怜就松开手,伸手把扎成辫子头发解了下来,什么话没说,抬脚朝着楼下走去。

        燕回一伸手就把展小怜拉住,往怀里一抓,禁锢住,嘴里恶狠狠说了句:“再让爷看到你跟那个野男人亲亲我我,看爷怎么收拾他!”说完,燕回伸手一推,把展小怜推开,绷着脸,直接下楼。

        展小怜站原地,伸手掐腰,翻着白眼抬头看天,然后赶紧追上去,半道上把燕回拉?。骸拔腋崭战馐土?,那是傻妞借给我健身教练,有些肢体接触是必要,比如我抬手抬位置不到位……”

        燕回猛一拍楼梯扶手,盯着展小怜,暴躁吼了一句:“爷管他妈是谁,碰了就不行!”

        展小怜呼气,认真看着他说:“燕回,你这是无理取闹!”

        燕回冷笑:“不管!爷说不行就不行!”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扭头看向楼下,费小宝和展爸展妈正抬头看上来,展小怜对他们笑了笑,还跟费小宝挥了挥手,费小宝见了,重蹲下来继续玩自己。

        展小怜摊摊手:“算了!随便你?!比缓蟛嗷厥窒侣?。

        燕回握拳,对着楼梯扶手栏杆踹了一脚。

        冷战由此开始。

        当天晚上,展小怜直接把燕回枕头给扔出卧室,爱去哪去哪,别往哪个她眼前凑。

        燕回对着门踹:“开门!你这个疯女人!你给爷开门!你凭什么把爷东西扔出来?”

        展小怜直接躺床上睡觉,半夜起来喝水,习惯性伸手推身边燕回,结果一伸手发现是空,展小怜伸手开灯,慢慢坐了起来,自己站起来去倒了一杯水喝了,然后上床继续睡。

        展小怜屋里动静让一直门外燕回精神高度紧张,他深半夜打了个电话,直接展小怜住宅周围布置了保镖,生怕她突然收拾东西离开摆宴,为了防止万一,燕回这两天一直把费小宝和燕大宝带身边。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起床,她抓着头发拉开门,发现小幽缩成一团蹲门口,她一出来,小幽就跟小老鼠似蹲地上速挪进了展小怜房间,一眨眼不知道跑哪了。

        展小怜洗漱完以后回来,卧室里到处找小幽,“小幽?小幽你出来了是不是?”对着展妈问了句:“妈,有没有看到小幽出来?”

        展妈随口说了句:“她刚刚还门口呢,不知道啊,是不是跑去那躲起来了?”

        展小怜抓头,没找到小幽,展小怜自动默认她是出来自己跑去玩了,本来小幽存感就不强,跑哪了躲起来正常不过了。

        展小怜跟燕回不说话,吃早饭时候各自吃各自,展小怜吃完了放下碗筷,站起来跟展爸说了句:“爸,你待会送小宝上幼儿园去吧,我有事出去趟?!?br />
        展爸点点头:“行。你去忙吧,别着急?!?br />
        燕回警惕抬头看着展小怜背影,速放下手里东西,抬脚跟了出去。

        展小怜坐到车里,给了司机一个地址,说了句:“去这家医院?!?br />
        雷蒙给展小怜打了电话,说今天不过来了,他要去看脸上伤,这伤是燕回弄出来,还是展小怜家里,展小怜肯定要去看望一下,这还不知道穆曦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燕回车跟后面,紧紧跟着,展小怜托腮看着窗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燕回说白了就是吃醋,展小怜一直觉得这人占有欲过强,也容易吃醋,只是没想到他已经到了扭曲变态程度,展小怜伸手抓头,也不对,她应该很早就知道这人一切都是扭曲。

        要说跟外面男人没有一丁点接触,那肯定是不可能,什么人敢保证这辈子不和别人接触?燕回意思很明显,谁碰她一下都不行,谁碰了,他就要砍了人家手脚,哪有这样???

        燕回车紧紧跟着,直到一个医院门口停了下来,燕回坐车里,看着展小怜下车,司机先下车跑去买了一捧康乃馨递给展小怜,看着她拿着那束花迈步走进了医院。

        燕回狠命踹着车里能踹一切,恶狠狠又气急败坏,然后伸手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展小怜去看望了雷蒙,鉴于她和燕回关系,展小怜自然要为燕回行为向雷蒙道歉,并且安排了两个人专门医院照顾,等安排好了,展小怜才起身走了出来,走出医院门,抬眼就看到燕回靠她车后门位置,一脸“看吧看吧,被我抓到了吧”表情。

        展小怜看向一边,嘴里呼出一口气,抬脚走了过去,伸手去拉燕回身体,想把他拉开上车。

        结果燕回反手抓住她手腕,拉开车门,直接把她塞进去,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司机一看,什么话没说,赶紧连滚带爬下车跑远了,这气氛一看就不对??!

        展小怜车里坐好,扭头看向窗外,一言不发。

        燕回伸手,强行把她身体掰过来看向自己,指控:“爷他妈就知道你外面勾三搭四,爷他妈就知道你就是瞧不起爷,想找那那种小白脸玩……”

        展小怜被气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死过去,直接冲着他骂了句:“你有病吧?!”

        燕回不管,继续指控,“你凭什么瞧不起爷?你他妈孩子给爷生了,你现是爷老婆,你凭什么瞧不爷?燕大宝那就是人证物证,你凭什么嫌弃爷了?”

        展小怜咬牙,“我就是瞧不起你怎么了?生孩子又怎么了?这世上生了孩子女人多着呢,生个孩子就不得了?那结婚还都离婚了呢,何况是我们俩?我真是受够你了,我就是嫌弃了,我烦死你了!我这样说,你满意了是不是?!”

        燕回阴着脸,突然一伸手,强行把展小怜按怀里,“不满意!爷听了一点不高兴!爷老婆凭什么让那些乱七八糟贱男人碰?你凭什么趁着爷不就跟那小白脸有说有笑?你跟爷一块时候都不是这样,凭什么你跟他就要那样?……”他不顾展小怜推他手,狠狠扣着展小怜肩膀,嘴里说道:“爷他妈一点都不高兴!爷就想把那东西砍成八十块解恨,爷安妈好不容易才把你这疯女人带回来了,凭什么便宜了那些东西?”

        展小怜逐渐安静下来,安静趴燕回怀里,半响,她伸手搂住他腰,轻声说了句:“你都看到了,我现都这么胖了,人家哪会看上我?你不是一直说,除了你,还有谁会看上我?何况我现都胖成这样了……就像你说,孩子都生了,难不成我还要燕大宝再换个爹?”展小怜把头换了个姿势,继续趴他肩膀上,说:“我不喜欢你不分青红皂白就乱发脾气态度,也不喜欢你因为自己不高兴就乱打人,那是我家里,我爸、我妈、还有小宝都,我能跟我健身教练做什么?你一上来就打人,本来没什么,你一打,就好像我真跟人家做了什么似……”

        “那你还说是爷错了?”燕回大怒,然后拧着眉头认真想了想,大度说:“算了,爷不跟你这疯女人一般见识,算你识相,爷就不跟你计较了!”

        展小怜还趴他肩膀上,继续搂着他腰,嘴里说道:“燕回,我跟黑大叔说过,我这辈子不会结第二次婚,我依然坚持,所以,我不会随便找一个男人做这样那样事??墒?,你来了……燕回,我现能坚持就是这个,又怎么会找那些乱七八糟男人呢?你看轻了我,也看轻了你自己,不是这世上所有女人都是一样,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会自动分成三六九等,你不用因为你心里有一个既定模式,所以就认定所有女人都不可信……”

        燕回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

        展小怜靠他怀里,轻轻说道:“所以燕回,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放弃我,我不喜欢这种被人怀疑感觉……”

        车里一片沉默,突然,燕回不耐烦开口:“算了算了,爷都说算了!回家回家!”

        展小怜抬头:“你是真不生气还是假不生气呀?”

        燕回一副十分大度样子:“爷是什么人,当然真不生气!过两天你就把那个什么蒙喊回家教你减肉,爷刚刚摸着你满身肥肉,就想到了猪,爷还是喜欢有点曲线……”

        话没说完,展小怜已经一改刚刚小鸟依人,拿起手里包对着他就是一通打,然后怒气冲冲对着外面吼了句:“司机人呢?开车回家!”

        雷蒙教练果然重回来了,然后展小怜就发现每天她健身阶段,燕回都会带着费小宝和燕大宝出现健身房,美其名曰看妈妈减肉肉,便于费小宝强身健体,方便燕大宝以后减肥用。

        展小怜:“……”

        ------题外话------

        打滚,渣爷昨天忘了说票了,握爪,今天要说,此文月底完结,这眼瞅着就月底了,胖妞妞们看着渣爷要完结份上,记得有票砸过来。握爪,渣爷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