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401章 风水轮流转

    第401章 风水轮流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私心里希望肚子里孩子是个女孩,她不知道如果这是个男孩,小宝以后该怎么办。

        只是是男是女不是她说了算了,展小怜自己也没办法控制,只是她每次看着费小宝时候就会不由自主这样想,燕回现关注力已经绝大部分放了她身上,对费小宝自然会有忽视,虽然他代替了展小怜之前位置送他上学放学,但是不会再那么心,因为他现有了自己关注重心,他孩子,而这正是展小怜怕情景。

        费小宝其实真是个不让大人操心孩子,就像展小怜对费小宝宠上天心情,即便她这样宠,也没有把费小宝宠成一个无法无天孩子,同样,燕回那样带着邪性人,同样没有把费小宝带成一个同样邪性嗜血孩子,他就像一个独立,刀枪不入个体,可以慢慢吸收外界东西,同样可以抵御外界东西,慢吞吞,像一只小蜗牛一样面对这个复杂多变世界,却依然保存着他原有色彩。

        费小宝喜欢事就是坐妈妈身边,和妈咪一起摸着妈咪肚子里小妹妹,然后抬头看着展小怜跟她说他喜欢小妹妹。

        展小怜摸摸费小宝脑袋:“宝贝,妹妹要是出来了,小宝要和妹妹做朋友,不能让人欺负妹妹,知道吗?”

        费小宝慢吞吞点头:“小宝?;ぢ柽?,?;っ妹??!?br />
        展小怜满足微笑,对,妹妹,肚子里孩子是个妹妹,这样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小宝,都是好结果。

        燕回开始到处显摆他儿子,到哪都能讹个红包回来,拿回来红包就往展小怜手里塞,得意洋洋说:“这是人家送给爷儿子红包?!?br />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纠正:“勇敢叔叔,妈咪肚肚里是妹妹?!?br />
        燕回脸都扭曲了,凶狠:“什么妹妹?那是爷儿子!爷要儿子!”

        展小怜抬头瞪了他一眼:“小宝说妹妹就是妹妹,要儿子你找别人生去?!?br />
        展爸展妈现已经习惯了这两人到一块就吵相处模式,反正挨打挨骂不是他们家闺女,怎么着都行,展爸近带费小宝多一点,因为燕回已经开始神神叨叨整天跟他儿子聊天了,展小怜被他烦都烦死了,对着还是个小胚胎小东西说话,这不神经病吗?

        因为展小怜对自己身体没那么自信,所以家里固定住了两个医生,就跟二十四小时观察似,燕回这神经病本来就打算把展小怜塞医院之间住下了,结果展小怜不愿意,她要是直接住医院了,小宝怎么办?她要是真住进去,那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个月,难道让小宝一个小孩子也主到医院?

        为此燕回表示十分愤恨,可惜展小怜根本不搭理,燕回还是住展小怜家里,他一个就跟入赘似人,有什么资格人家女主人叽歪那么多?

        肚子里小豆芽闹腾展小怜,展小怜就报复燕回,燕回就只能默默承受,入赘男人伤不起,明明人燕大爷家都隔壁,可惜燕大爷展小怜家里,那还是个没身份没地位人。

        龙宴展小怜确定怀孕第二天就出现展小怜面前,手里大包小包提着一堆孕妇补品什么,隔几天就提过来一些,还有些是从湘江和安享小镇那边递过来,反正就是全是为了展小怜身体。

        龙家兄弟不待见燕回,可是身体是展小怜,那肯定就没法不待见了,所以关心什么还是必不可少,特别是展小怜二胎身体加不稳定情况下,他们就加紧张了。

        龙湛一个月来了三趟,龙谷带着薇薇安先去了湘江,说晚几天就会过来,龙宴三天两头就出现展小怜家,反正现展小怜再次成了龙家瞩目中心。

        展小怜晚上吃完饭,睡觉之前都吐了,吐苦胆都出来了。

        半夜时候燕回被展小怜拧醒,他揉着被拧疼屁股吼:“你这女人有病???”

        展小怜头也不抬说了句:“你儿子饿了,去给我弄点吃……”

        燕回一头火没了,默默爬起来出去了。

        等过了一会,燕回进来了,手里端着个托盘,往床上一坐,把托盘捧手里,推推展小怜:“猪食来了?!?br />
        展小怜爬起来,用手揉了揉肚子,嘴里嘀咕了一句:“宝贝,这神经病就是你爸,听到没?说你是猪,喂你猪食呢?!?br />
        燕回大怒:“爷是让你吃!胎教!胎教!别教坏爷儿子!”

        展小怜翻白眼:“你也知道胎教?那以后就说人话?!?br />
        燕回一气愤,差点没托住,展小怜不耐烦说了句:“拿稳了!你打算烫死我是不是?”

        燕大爷:“……”愤恨。

        展小怜一边吃一边继续说:“你好歹也有点当父亲样,有你这样吗?说自己儿子是猪,我看你才是猪……”

        “……”燕大爷继续愤恨。

        展小怜伸手端汤喝了一口,重放下,“燕回,我跟你说,我爸我妈跟我说,你老欺负小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欺负小幽?你知不知道你这种弱智男人,欺负女人是代表什么意思?这就是我们小时候常说,喜欢你就欺负你,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小幽?所以有事没事就欺负她一下?学人家纯情少男少女那招是不是?……”

        燕回瞪眼:“你这女人胡说个什么劲?爷可是清白!”

        展小怜继续吃饭:“清白?你清白连带着你节操一起喂狗了,你当我不知道?忽悠谁呢?那你能不能告诉爷,为什么你老欺负小幽,她跟小宝玩好好,你上去就能踹她一脚,你碍着你走路了还是硌了你脚了?你脚是不是要断了所以非要踹她一下?”

        燕回认真想了想,才说:“爷就是看她不顺眼!”

        展小怜咕叽咕叽嚼着:“不顺眼?你凭什么看人家不顺眼?小幽现是我爸我妈养着,你凭什么看她不顺眼?还是你根本就不是看她不顺眼,你就是嫉妒她比你好命?一个傻子都有人疼是不是?你呢?谁看到你就躲,都没人真心疼你,唯一有个疼你人你还觉得他膈应,你心里不平衡了是不是?你对小幽就是羡慕妒忌恨……”

        燕回大怒,有种被人揭了伤疤暴躁:“闭嘴!吃饭都堵不住你嘴是不是?爷明天就把她打死!”

        展小怜头也没抬开口:“打死?你打呗,你也好意思说法治社会?你打死拉倒,一了百了,好你跟她一块死了,我给你们埋一块做亡命夫妻,你高兴了吧?我看着你就是暗恋小幽所以才一直欺负她……”

        燕回气急败坏:“谁他妈喜欢要给傻子?”

        “一个神经病一个傻子,不是刚好一对吗?”展小怜吃完后一口揉着肚皮满足了,“拿走,我吃饱了?!?br />
        燕回愤恨:“你这女人就是想跟爷吵架是不是?”

        展小怜慢吞吞往被窝里躺:“我才懒跟你吵架,我是看不下去你整天欺负人,我爸都跟我抱怨好几次了,说你老欺负小幽,小幽够可怜了,你非要欺负她干什么?我跟你说燕回,你要是再欺负小幽我把认为你是喜欢她,这样话我把她送给你当老婆,你别不好意思,我会替你做主……”

        燕回直接把手里托盘给扔到门外,爬到被窝就想把这女人掐死,“你这个疯女人,爷就是路过时候不小心踢到了,怎么就是欺负了?大不了爷以后走路小心点,小心眼臭女人!”

        展小怜慢吞吞翻了个身,嘴里说了句:“小心你措辞,女人确实小心眼,别让我发飙?!?br />
        燕回乖乖闭嘴,心里琢磨着明天要怎么收拾那个傻子,从楼顶扔到底楼?不成那傻子天生软骨,不一定能摔死,摔不死就算是白丢了,那淹死?万一再跟那小兔崽子一样自己游上来了,岂不是白忙活了?

        那还是给喂点药好了……展小怜忽睁开眼睛,“燕回,你别想背着我欺负小幽,我要是发现她情绪不对了,你就给我滚出我家里,这是我家,你我家欺负我家里人,你是不是觉得我没脾气?”

        燕回打死不承认心里刚刚有其他想法了:“爷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你这是诬陷爷!”

        展小怜满意了,伸手搂住他腰,慢吞吞往他怀里靠了靠,嘴里轻声说道:“好吧,不吵了,我要睡觉了,不许欺负小幽……”

        燕回满心火气被她那一个轻飘飘动作给浇灭,往下挪了挪身体,小心把搂到怀里,嘴里嘀咕着说了句:“算你识相……”

        费小宝近心情很好,看着就像有什么高兴事似,展小怜一问,才知道费小宝幼儿园要开家长会,说到了每年一度秋游日,要家长带小宝宝参加幼儿园举行秋游,费小宝满心喜欢可以和妈咪还有妈咪肚子里小妹妹一起参加,结果燕回一听说,立马否决了:“小子要去你自己去,爷儿子还这女人肚子里,不许去!”

        费小宝小脸垮了,还有点委屈,展小怜伸手摸摸他小脸:“没关系宝贝,妈咪陪小宝一起去,这是我们暑假时候就说好,妈咪说话算话来着?!?br />
        燕回警惕抬头:“爷说不行!”

        展小怜不理他,继续哄费小宝:“没关系,小宝去找姥爷玩好不好?”

        费小宝扭头看看冷着脸燕回,又看看展小怜,慢吞吞走了。

        等费小宝走了,展小怜看向阴着脸燕回,开口:“我暑假时候就答应小宝陪他去了?!?br />
        燕回盯着她脸看:“爷儿子怎么办?”

        展小怜回答:“我会?;に??!?br />
        燕回气急败坏:“你怎么?;??你这女人现还吐死去活来,你忘了是不是?”

        展小怜淡淡说:“我是母亲,我答应小宝了,我不能言而无信?!?br />
        燕回指着她肚子:“所以你就欺负爷儿子?凭什么?”

        “凭什么?凭我是母亲!”展小怜抬头看他:“燕回,你不能这样直白拒绝小宝,我可以有一百方法和小宝说我不能去,但是我不喜欢你对待他态度,他还是个孩子,他也会伤心,如果他母亲都不爱他,他还能指望谁会爱他?小宝是个好孩子,任何话和他都说通,我本来可以和小宝商量让我爸或者我三哥带他去,但是现因为你对他态度,我非去不可?!彼低?,展小怜站起来,转身找费小宝去了。

        燕回坐原地,猛拍了下桌子,展小怜没回头,他瞪着展小怜背影,愤恨,连着拍了好几下桌子,然后开始摔东西发脾气,可惜没人搭理他。

        费小宝正跟展爸一起做游戏,看到展小怜过来,眼神殷切看着她:“妈咪?!?br />
        展小怜他旁边坐下来,“小宝跟姥爷玩游戏?妈咪也来参加好不好?”

        费小宝看着她问:“妈咪,你明天回去参加妈咪会吗?”

        展小怜笑了笑,点头:“会啊,因为妈咪答应小宝了?!?br />
        费小宝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半响,他突然又皱着眉头问:“那妈咪,妹妹没关系吗?勇敢叔叔不高兴?!?br />
        展小怜依旧微笑:“没关系,小宝可以?;ぢ柽溲?。勇敢叔叔不高兴,是因为小宝没有邀请勇敢叔叔参加啊?!?br />
        费小宝顿时了然,一骨碌爬起来往前面跑:“小宝去找勇敢叔叔!”

        展小怜跟展爸坐原地,展爸问:“小宝刚刚跟我说,他要去秋游,你这会情况哪能跟他一起去?别冒险了,反正我刚好没什么事,我带小宝一起去就行?!?br />
        展小怜摇摇头:“没事?!?br />
        展爸看了她一眼:“又给他吵架了?哎,爸爸可没偷听,爸爸是听小宝说了?!?br />
        展小怜摆弄着手里玩意,嘴里说了句:“那个人,不吸取点教训,他就学不会,你看看他对小幽对小宝,根本就没有那个意识。小宝还是个孩子,小幽就是个可怜人,她这辈子也只能这样了,他非得跟人家反着来。要是一直这样放任,我不担心别,我就担心小宝……”

        展爸点点头,“我明白,那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你肚子里可是有孩子,别为了跟他置气把自己身体给弄不好了,不值得是不是?”

        展小怜被展爸劝有多松动,她现是怀孕,不是其他,不过她一直没说,燕回那边一晚上就是不踏实,晚上睡觉时候展小怜躺下去了,燕回那边小心翼翼问了句:“哎,妞,你还生气呢?有必要吗?爷都不生气了……”

        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问:“你有什么好生气?”

        燕回改口:“道歉!”然后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搂,“爷道歉!”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慢吞吞翻身,面朝燕回躺着,盯着他看了一会,伸手他脑门上试了下:“没发烧呀?!?br />
        “喂!”燕回黑脸,然后又强行让自己扭过来:“那个,爷带那小子去,你就待家里,哪有让怀孕女人出门道理?男人又没死绝……反正,你别去了!睡觉!”

        展小怜盯着他看了一会,没说话,乖乖闭上眼睛。

        次日,家长会是展小怜参加,不过秋游那天是燕回去,很显然,对于燕回陪着一起出门,费小宝还是很高兴,自己兴高采烈往小书包里装食物,这个是给勇敢叔叔,那个是给小宝,小书包塞满满,背身上,高高兴兴出门了。

        展小怜呕吐主要集中前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呕吐情况慢慢好转,燕大爷苦日子终于有了点回转意思,而展小怜肚子也慢慢鼓了起来。

        穆曦三天两头往展小怜这边跑,今天提点东西说对孕妇好,明天又提点东西说是可以光长宝宝身体不长妈妈身上肉宝贝,反正把她收集来,以为是好东西玩意一股脑往展小怜家里送,弄展小怜一看到穆曦就翻白眼,这丫头还能再傻一点吗?人家说就信???

        穆曦才不管,有一次还带着小馒头过来跟费小宝玩,然后问小馒头喜欢胶带阿姨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结果小馒头眨巴了两下毛茸茸大眼睛,举着粗壮小胳膊嚷:“妹妹!要漂亮妹妹!当小馒头媳妇!”

        穆曦:“噗——”

        展小怜擦汗:“说吧,你们家到底谁教他?”

        穆曦坚定摇头:“胶带,天地良心,我从来没说过这话,小馒头才多大啊,我干嘛跟他说这个?”

        展小怜翻白眼:“这绝对有人教,要不然他一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媳妇???”

        结果,小馒头那边主动交待了:“爸爸说,美人舅舅家里有妹妹就给小馒头当媳妇?!?br />
        穆曦:“噗——”急忙举着手澄清:“我就说不是我说吧!”

        展小怜叹气:“是你老公你撇清又怎样?”

        穆曦鼓嘴:“反正不是我说?!?br />
        燕回阴着脸,冷飕飕对着小馒头喷毒液,心里琢磨要怎么弄死慕容开家这只小崽子,敢打燕爷家小公主主意,弄死!

        小馒头毫无觉察死神来了,跟费小宝一块说笑话,笑前俯后仰,直接摔地上了,爬起来继续笑,也不知道小家伙笑个什么玩意。

        展小怜对着燕回砸了个桔子,燕回瞪她,展小怜对他笑了笑:“吃呗?!?br />
        燕大爷顿时高兴了,剥桔子。

        穆曦跟展小怜两个人阳台上晒太阳,一边吃水果一边聊天:“胶带,你跟我哥是不是打算结婚了呀?连孩子都有了,不结婚那不是非婚生子?”

        展小怜头也不抬说了句:“结婚什么,再说吧,我没想好,反正孩子生出来也不用担心户口什么,不想那么多,过一天是一天?!?br />
        穆曦鼓了鼓嘴,“那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彼底拍玛厣焓置嗣剐×瞧?,嘴里嘀咕了一句:“可怜宝贝,你妈妈太无良了,竟然打算让你做非婚生子,没关系,等你生出来了,姑姑疼你?!?br />
        展小怜淡定说了句:“你算哪门子姑姑?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充其量是个怪阿姨?!?br />
        穆曦:“……”然后站起来说:“我要跟我哥告状!”

        展小怜动都没动:“去吧,记得多说两句坏话?!?br />
        穆曦跑去上厕所,回来以后偷偷溜出去找燕回,“哥!哥!”

        燕回正欺负小馒头,捏着小馒头脸蛋不撒手,小馒头皮实很,根本不喊疼,还以为舅舅跟他玩呢,笑嘎嘎。燕回扭头看着穆曦:“干嘛?”

        穆曦瞄了眼楼上,凑到燕回耳边,低声说:“哥,胶带好像一点都不想跟你结婚哎,是不是你平时欺负她欺负多了,她不想跟你结婚???我刚刚问了,她一点都不乎来着……哥,赶紧有时间哄哄胶带,要不然你家儿子就成非婚生子了?!?br />
        燕回脸阴测测抬头看了楼上一眼,捏着小馒头脸蛋力气加重:“儿子都要生了,凭什么不乎?爷晚上找她聊聊!”

        穆曦一听,吓坏了,还以为燕回晚上要收拾展小怜,急忙摆手:“哥!哥!你可不能欺负胶带??!胶带都怀孕了,怀孕女人很辛苦!”

        穆曦到现都记得燕回第一次看展小怜时候,用纸团砸她场景,可怜胶带,都是她害。

        燕回继续冷脸,为了显示燕大爷威风,握拳:“爷非要教训那女人一顿!”

        穆曦被吓小心肝都哆嗦,这可怎么办???胶带脾气也不好,燕回脾气也不好,可是他们俩要是碰一块,吃亏肯定是胶带啊,这孩子都有了,总不能打起来吧?再说了燕回可是有些变态嗜好,穆曦清楚,心里琢磨是不是要跟李晋扬求助一下,帮帮胶带。

        一会功夫以后,穆曦鬼鬼祟祟跑上来跟展小怜告密:“胶带!你要不找个地方躲躲吧?我哥说晚上要教训你来着……”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知道了?!?br />
        穆曦跳脚:“胶带,你要重视起来,我哥万一家暴怎么办?”

        “家暴?”展小怜撇嘴,实话实说:“他每天都家暴中度过,我都习惯了,他还能不习惯?”

        穆曦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一想到以前那个开朗可爱人见人爱胶带整天都活家暴里,穆曦瞬间受不了了,红着眼圈看着展小怜,拉着她手说:“胶带,我一定要带你脱离苦海,我一定要?;つ愀”?,我哥怎么能那么禽兽?太不像话了,他还是男人吗?你都怀孕了,他这样对待你……”穆曦哭嗷嗷:“胶带,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当初我把你带去青城,你就不会跟我哥认识了……”

        展小怜看着这丫头就跟演戏似哭稀里哗啦,无语:“傻妞,你咋哭成这样?又死不了人,我跟你哥都没哭,你哭啥???”

        穆曦哭着说:“我觉得你可怜,我哥太禽兽了……”

        展小怜点头:“确实很禽兽,要不然我肚子里这孩子哪来?”

        穆曦哭厉害了,知道燕回不是东西,但是不知道他不是东西到这个程度……穆曦去卫生间洗脸,洗完了越想越替展小怜生气,直接掏出手机给李晋扬打电话:“老公!”喊了一句以后,穆曦直接哭出声:“老公……呜呜呜呜……”

        李晋扬一听小娇妻哭成这样,立刻站起来:“曦曦?!你怎么了?你现哪?别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穆曦哭着说:“老公,胶带太可怜了,你救救胶带吧……胶带整天都活家暴里,我哥不是人……”

        李晋扬:“……”急忙安慰:“曦曦,你哪,说慢点,我现去找你,你慢慢说,好不好?”

        穆曦哭上气不接下气,“老公,我哥一直欺负胶带,胶带都怀孕了,他还不收敛,我就提醒他对胶带好点,哄胶带结婚,他就生气了,还说晚上要教训胶带……老公,我哥怎么这样???胶带以后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李晋扬让人看着饭团和小包子,自己直接上车去找穆曦。

        展小怜正对照书本学剪纸呢,压根不知道穆曦上个厕所厕所哭昏天暗地,二十分钟了还没出来,展小怜心里还想着傻妞是不是便秘啊,上个厕所都有半个小时了。

        结果一会功夫以后,下面似乎有了点骚动,小馒头欢声音从楼下传来:“爸爸——”

        李晋扬进来看也不看燕回,直接找穆曦:“你好,我找我妻子穆曦,请问她吗?”

        仆佣把他带上搂,“展小姐,有位李先生来找穆小姐?!?br />
        展小怜对着厕所方向喊:“傻妞,你家男人来找你了,出来!还真便秘了啊,出来吧……”

        结果,穆曦出来以后哭跟泪人似,看到李晋扬就扑过去:“老公……”

        李晋扬脸都冷了:“曦曦,怎么了?到底谁欺负你了?”

        穆曦断断续续说,指着展小怜,又指指夹着张牙舞爪小馒头和费小宝燕回,哭着说:“我哥……一直欺负胶带……一直家暴……胶带好可怜……”

        燕回:“……”

        展小怜:“……”

        李晋扬伸手扶额,“曦曦!”

        穆曦对着李晋扬哭:“你到底……帮不帮胶带?”

        李晋扬看了看脸色红润展小怜,又看了看她极富闲情雅致听着古典音乐,慢条斯理剪着繁复窗纸手工制作,表示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一丝一毫受过家暴影子,李晋扬擦汗:“曦曦,是不是你误会了?我看展小姐挺好……”

        穆曦哭着反驳:“那是因为你不了解……胶带天生就是乐天派……”

        家暴受害者眨巴了两下毛茸茸大眼睛,伸手揉了揉鼻子,站起来,慢吞吞走过去,伸手拍了拍穆曦肩膀:“傻妞,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看你这么贴心份上,我受这点家暴真不算什么,你们家庭和睦才是重要。一个是你哥,一个是你朋友,孰轻孰重一眼就知道了,我不会怪你,李先生和你哥还是朋友,利益关系密切,怎么能因为我破坏了他们同盟关系?傻妞,谢谢你,你有心想到我已经很感激了,但是不能因为我破坏了你们夫妻关系,也不能破坏你们兄妹关系,不能破坏钱钱相扣金钱朋友关系……”

        李晋扬:“……”他要是没听错,这个叫展小怜,是报复吗?

        展小怜语重心长拍拍穆曦肩膀,垂着肩膀进卧室,无比萧条落寞。哦哦,曾经她还视为理想情人李大叔也是个坏蛋,别以为她哥是他属下就不会跟她透露些秘密,好歹看着她是傻妞同学份上帮一把呗,结果呢,没利益关系就被抛弃了?这是人吗?当然,对傻妞来说那是天神,对展小怜来说李晋扬就不是个人。

        怎么着也扳回一局才甘心。挑拨离间也得看时机不是,送上门机会不用白不用。

        穆曦一看展小怜样子,顿时哭着跳脚,对着李晋扬发飙:“老公!”

        李晋扬头疼:“曦曦,你肯定是误会了,展小姐跟你开玩笑……”

        穆曦气直哭,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别人她就不管了,可是那是胶带,是她这辈子好朋友,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呢?“老公!你帮帮胶带好不好?”

        燕回站原地,胳膊下面两个小家伙还扭动,小馒头嗷嗷叫:“妈妈,爸爸!”

        燕回看看李晋扬,又看看关着门,伸手把咯吱窝里夹着小家伙丢了下去,然后气势汹汹过去踢门:“死婆娘,你给爷滚出来!看爷怎么教训你!”

        穆曦一看,急了,“老公,你看你看!”然后推开李晋扬冲过去拉燕回,不让他踢胶带房门,“哥,哥!胶带现是孕妇,你不能欺负她……”

        李晋扬顿时觉得头疼无比,这两人还演双簧了?李晋扬开始思考,他什么时候得罪了燕回还是得罪了展小怜,对燕回,李晋扬自己还是有数,不能说对他有多好,但是双方交锋中绝对没有让他不高兴,至于展小怜……李晋扬脑子转了几圈,按理他们不该有交集……然后李晋扬就想到了边痕。

        没错,边痕!

        当初就是曦曦国外养胎时候,边痕好像和一个女人外面同居,然后燕回盯上了。

        李晋扬突然就想起了这件事,确实是这样,当初为了保边痕,他确实明确给出了指示,必要时,只保边痕。李晋扬有种阴沟里翻船感觉。他都忘了,真忘了,要不是曦曦今天这么大反应,他真不会想起来这么件事。

        李晋扬一直都知道穆曦重视展小怜,确切说她把展小怜当成她这辈子除了家人之外,重要朋友,没有之一,她当然愿意看着展小怜过好,结果突然得知展小怜一直遭受家暴,穆曦接受不了,李晋扬能理解,只是他麻烦来了。

        这个“施暴”男人是曦曦干哥哥,也确实是他生意上伙伴,两人也确实有利益关系,李晋扬脑子转,如果顺着这件事发展,他要怎么做才能让曦曦满意?如果直接否认,什么样方式才能让曦曦相信她好朋友没有遭受所谓家暴?

        毫无疑问,满意办法就是让展小怜自己主动跟穆曦说,其实她说那些,都不是真,可问题是,展小怜愿意说吗?关键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燕回帮着他女神演戏,看看他踢门力度多用劲,希望晚上时候发现他大脚趾肿了。

        穆曦哭嗷嗷,拼命阻挡燕回,“哥!哥……老公!”

        燕回动作比她利索多了,逮着机会了就踢门。费小宝不明所以,一看勇敢叔叔架势,还以为妈咪里面出不来了,急忙冲过去拍门,被吓声音带着哭腔使劲喊:“妈咪!妈咪!……”

        小馒头稀里糊涂看着费小宝哭,跟着也跑过来学着费小宝样子,小胖手拍门,使劲喊:“妈咪!妈咪……”

        李晋扬:“……”

        展小怜房间里戴着耳机听着外面动静,半响她把耳机拿下来,慢吞吞走过去,伸手拉门,门口站着三个集体趴地上,燕回一骨碌爬起来,“你这个欠教训女人!”

        费小宝慢吞吞爬起来,小馒头打了个滚,也一骨碌爬起来,刚爬起来,没站稳,再次跌倒,把小蜗牛一样刚爬起来费小宝压倒了。

        展小怜看了燕回一眼:“吵死了!”

        燕回老实了,直接把地上叠罗汉两小子抓起来,下楼去了。

        穆曦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了,眨巴了两下眼睛:“胶带……”

        展小怜睨了她一眼,拿了纸巾走过去往她脸上敷:“你多大人了,哭成这样……我说家暴你就信???叫你傻妞真没叫错?!?br />
        穆曦委屈:“我哥真很变态……”

        李晋扬叹气:“曦曦?!毖嗷靥讲欢ㄔ趺捶㈧?,燕回可以展小怜面前,不代表他也会穆曦面前忍,还是小心点为妙。

        展小怜嫌弃展小怜脸上擦了几下:“跟你开玩笑呢,你也信,看看哭,待会你家小馒头不定怎么看你呢?!?br />
        穆曦抽噎:“胶带,你真是骗我?”然后她哭着上前一步,伸手把展小怜报道怀里,哭着说:“我真高兴你是骗我,我可怕真是这样了……”

        展小怜从穆曦肩膀透过去看李晋扬,然后微微勾了勾唇角,李晋扬沉默对她点了下头,然后两人各自移开视线。

        展小怜利用,就是穆曦心软,她可能破坏不了他们婚姻,但是她可以他们婚姻中划开一道裂缝,虽然展小怜从来不舍得破坏穆曦幸福,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穆曦幸福,她一直愿意因为穆曦而受点委屈,但不代表她没有这个想法和能力。她曾经一度维护穆曦和李晋扬感情,如今她同样维护,但是她同样要为自己遭受过给予相应报复,没有人可以一直处于不败位置,不管是燕回,还是李晋扬。

        展小怜拍拍穆曦肩膀,笑着说:“放心吧,看到你这样维护我,我很高兴,傻妞,我不会让人欺负我,就像我一直都不会让人欺负你一样?!?br />
        穆曦红着眼睛点头,委屈:“嗯,胶带,你以后有事情要跟我说,我哥要是真欺负你了,你也要跟我说,我老公很厉害,他一定可以帮你……”

        展小怜点点头:“成啊。再说了,这山不转水转,风水可一直都是轮流转,不定哪天我也能帮上你忙呢?!?br />
        穆曦努力点头,扭头跟李晋扬说了句:“就是呢,老公,小宝可是公爵,说不定以后我们就能有事麻烦小宝呢?!?br />
        李晋扬微笑着点头:“对?!比缓笏房聪蛘剐×骸岸嘈?!”

        展小怜摊手:“开个玩笑罢了,李先生可别介意?!?br />
        李晋扬摇摇头:“怎么会?你是曦曦好朋友,自然也是我重要客人,欢迎你带着公爵前往寒舍做客?!?br />
        李晋扬带着穆曦和小馒头回家,小馒头地上放赖:“小馒头要跟宝一起觉觉,小馒头要跟宝一起觉觉……”

        穆曦吸吸鼻子,直接说了句:“老公,我们回家,把小馒头扔这算了,以后都不让他回家了?!?br />
        小馒头一听,吓坏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冲过去拉住爸爸大拇指:“爸爸,小馒头跟爸爸妈妈一起回家?!?br />
        李晋扬叹气,伸手抱了起来,穆曦鄙视看着小馒头,见风使舵小东西。

        小馒头趴爸爸肩膀上,对费小宝摆摆小手:“宝,拜拜?!?br />
        费小宝跟小馒头挥手:“拜拜?!?br />
        等那一家三口走了,展小怜长长伸了个懒腰,抬脚朝着楼上走去,“我困了,我要去睡一会?!?br />
        燕回赶紧跟过去讨好:“晚饭怎么办?”

        展小怜头也没回说了句:“不吃了,暂时不饿?!?br />
        燕回:“……”这女人绝对是想夜里起来折磨他。

        展妈一听到展小怜这样这样说,赶紧去翻翻营养食谱,把食谱往燕回面前送:“待会喊她吃饭,哪有晚饭不吃光吃夜里那顿?对胃不好?!?br />
        燕回摇头:“跟爷没关系,爷不管?!?br />
        展妈瞪他:“怎么没关系?小怜肚里孩子是老天塞进去?你去不去?”

        燕回:“……”默默抬脚跟了过去:“妞,妞!马上开饭,必须要吃饭!”

        展小怜对着门扔了个枕头,继续躺床上睡觉。

        燕大爷很苦逼,就为了让那女人吃饭,被打满头包。这算什么事???

        这戏码不但连展爸展妈完全淡定了,就连费小宝都淡定了,反正小宝只要?;ぢ柽渚托?,勇敢叔叔可以?;ぷ约?,后,脱离燕爷魔爪不挨打小幽都完全习惯了。

        那边展小怜对着燕回动手,这边几个人可以看报纸看报纸,做家务做家务,玩汽车玩汽车,完全不受影响。

        展小怜停止呕吐以后,食欲大增,一天能吃六七顿饭,那肚子就一天比一天大,就跟个面团似发了起来,上楼下楼都成了问题,坐沙发上了想爬起来非得要人扶,要不然就起不来。

        燕大爷苦日子就没个头,展小怜高兴不高兴就拿他撒气,燕大爷看自己儿子份上,不跟那女人计较,忍,心里还想着,等他儿子出生了,他非要好好教训下这个疯女人不可。

        自然,燕回这就跟长期驻扎摆宴似,青城那边大事小事自然就要有人专门往摆宴传达,有些事可以打电话,而有些东西就非要有人亲自送过来,燕爷完全不放心上,现重要就是他儿子。

        展小怜听他那边打电话把人骂个半死,撇嘴,“儿子儿子,就跟你看得到似,万一是个女儿我看你怎么办?!?br />
        燕爷理所当然开口:“本来就是儿子,爷就喜欢儿子?!?br />
        外面有人送青城文件过来,燕回头也不抬说了句:“拿进来,还要爷出去接你?”

        每次送文件人都很苦逼,燕爷脾气阴晴不定,不定他老人家啥时心情不好了,就能挨一顿打回青城,所以每次送文件人都胆战心惊,轮到谁来完全是抽签决定,谁都不愿意当专职信使,但是总得有人过来呀。

        瞳儿抬脚走了进来,目光首当其冲落展小怜身上,她圆圆肚子,她红润脸庞,瞳儿把资料放桌子上,不敢看燕回,然后小心退了出去,转身时候她回头看了屋里两人。

        展小怜闲适靠抱枕上,捧着硕大肚子,看着一本书,懒洋洋伸着一只手,握着展小怜手指是燕回,他低头盘腿坐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工具打磨展小怜指甲,笨手笨脚但是专心致志,展小怜因为翻书动了一下,燕回强行握住,警告:“再动爷就剁了你手……”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燕回当没看到,不理。

        然后两人继续低头,各种做自己事。

        ------题外话------

        渣爷勤奋有木有?打滚,胖妞妞们票跟进,完结神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