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8章 什么样的未来最适合

    第398章 什么样的未来最适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98章什么样未来适合

        展小怜被费小宝话说一愣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她温柔看着费小宝,忍不住笑道:“小宝,你喜欢妹妹,要不妈咪给你领一个妹妹回家好不好?”

        费小宝眨巴了两下眼睛,说:“不是妈咪肚子爬出来妹妹吗?”

        展小怜擦汗:“你还挑妹妹呢?”

        燕回旁边冷脸打断:“爷要儿子!”

        展小怜懒搭理他,就当小狗旁边叫唤得了,她跟小宝说话呢,关他什么事???

        燕回见没人搭理他,伸手扯了展小怜一把:“爷说要儿子,听到没?”、

        展小怜扭脸斜了他一眼,站起来,直接走了。

        燕回:“……”等展小怜走了开始欺负费小宝:“兔崽子,去跟你妈说要弟弟,去!”

        费小宝小屁股被燕回踩一晃一晃,小身体差点就要摔跤了,他努力用手撑着地面,小乌龟一样慢吞吞把自己小屁股换了个方向,继续玩着手里玩具,头也不抬。

        燕回换了只脚,长腿一抬就踩费小宝屁股上,费小宝还是不吭声,呼哧呼哧继续把自己小屁股挪开,不让燕回踩,继续玩。

        燕回欺负了好一会,小家伙一声不吭,燕大爷觉得非常没意思,完全没有成就感,这小兔崽子不应该哭吗?嗷嗷哭才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费小宝是个很少哭孩子,刚出生那会也不哭,还是医生拍了脚底板才哭,长大一点了哭次数手指头手指头数过来,展小怜带他时候特别省心,所以穆曦跟展小怜抱怨家里那几个没一个好带时候,展小怜就开始显摆她家小宝是个乖宝宝。

        小馒头有多调皮,费小宝就有多乖,小馒头幼儿园就是个小霸王,有这个小霸王,老实费小宝没有小朋友敢欺负他,因为那个小朋友敢抢费小宝玩具,小馒头冲上去就能把人家推倒,然后把玩具抢回来,妈妈说了,宝是弟弟,小馒头要?;け?。

        暑假将至,展小怜得知费小宝暑假放假时间时候就订了飞机票,费小宝一放假展小怜就开始让人收拾东西,她要带着费小宝暑假期间去安享小镇。

        薇薇安是年后生了个男孩,展小怜一直没过去,要趁着暑假带着费小宝回去看望,顺便带着小宝再去其他国家旅行走一圈。

        燕回迅速得到了消息。

        燕大爷近有点懈怠,来摆宴次数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主要是他老人家觉得那女人乖了,也睡过了,主要是他手指头戒指让燕大爷觉得那圈把那女人完全套住了,所以燕大爷就从心眼里觉得那女人就是自己。

        结果,展小怜要带着费小宝离开摆宴,燕回瞬间炸毛。

        行李都被搬到了车上,展爸展妈都带着小幽提着行李过来了,正装车,他们要跟着展小怜一起去安享小镇,顺便看看龙谷家儿子,结果燕回车队到了,什么话没说,燕回直接把门给堵住了,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正打算出门,燕回带人堵住门,他伸出扯着衣领,犹如一只被人逼急野兽,展小怜和费小宝面前来回来走,“又要走?!爷哪惹你了?你凭什么又要走?!……”

        展小怜冷眼看着他一副气急败坏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是带小宝去安享小镇,你好好急成这样干什么?还有,你带着这么多人来什么意思?”

        那么多人,门窗都被堵住了,让展小怜有种其实她是恐怖分子感觉。

        燕回扯着衣领,伸手抓住展小怜手腕,强硬说:“哪都不许走!你给爷乖乖待摆宴,哪里都不许走!”

        展小怜呼出口气:“燕回,我带小宝回家……”

        燕回猛打断,指着地面说了句:“这里就是你家!你回什么家?哪里都不许去!你敢走出这个门,爷就摔他!”

        展小怜心肝肺瞬间搅了一起,“燕回!你好好发什么疯?我带小宝回家碍着你什么事了?又不是不回来,你搞什么呀?”

        燕回走过去,一把扯过费小宝,指着门瞪着费小宝:“出去,门外等着?!?br />
        费小宝抬头看看妈妈,又看看燕回,展小怜对费小宝扬起笑脸,“宝贝,听勇敢叔叔话,到外面等着?!?br />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妈咪,你要跟勇敢叔叔吵架吗?”

        展小怜蹲下来笑了笑,摸摸费小宝脑袋:“不是吵架,勇敢叔叔好像有点误会,所以妈咪要和勇敢叔叔说清楚,小宝外面等妈咪好吗?”

        费小宝抿了抿嘴,伸手牵着展小怜手:“妈咪,小宝?;つ??!?br />
        展小怜不由笑道:“小宝乖,勇敢叔叔知道我们家小宝是个勇敢小孩,所以勇敢叔叔不敢欺负妈咪?!?br />
        费小宝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眼脸色铁青燕回,走到燕回面前抬起小脑袋看着他说:“勇敢叔叔,你不可以欺负妈咪哦,妈咪是女孩子,男人不能欺负女孩子?!?br />
        燕回真想抬脚踹死这个啰嗦小东西,伸手一拨他脑袋往后一推:“知道了,出去!”

        费小宝往前冲了两步,边走边回头,展小怜对他微笑,费小宝对展小怜摆摆手,走了出去找姥姥姥爷。

        屋里就剩下燕回和展小怜,展小怜呼了口气,主动说:“我用暑假时间带小宝出去转转,她开学之前回带他回来,他这边上学,我又不是不回来……”

        “谁他妈知道你回不回来?”燕回狂躁吼道:“你以为爷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就是瞧不上爷,你就是千方百计想甩了爷?爷他妈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敢出去,爷就宰了那小兔崽子……”

        展小怜觉得他疯病又犯了,说白了燕回就是疑心病重,不单是对展小怜,对周围人都是,所以他才要什么都掌控手里。展小怜低头想了想,往前走了一把,伸手拉住他手,放低声音,安抚似开口:“我没告诉你,是知道你这一阵忙,你都很少过来了,肯定是有要紧事,我刚刚不是还给你打电话了?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小宝好不容易适应这边环境,我干嘛不回来?我说回家,是说安享小镇是小宝家,他那里出生,父亲是那里人,那里当然是他家。你突然这么生气,我还以为发生了天大事,其实你就是不高兴我都要出门了,还没跟你说是不是?”

        燕回狂躁情绪随着她声音逐渐安静下来,依旧冷着脸,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br />
        展小怜伸手摸了燕回脸,笑笑说:“我会先去安享小镇,然后带着小宝去凉地方度假,顺便让他见见多人和物。我没有不回来意思,我爸我妈还有我三哥都摆宴,我怎么会不回来?”

        燕回表情逐渐放松,被展小怜握着手开始往她腰上摸,低头凑过去轻轻啃噬展小怜下巴,嘴里含含糊糊说了句:“反正……不许走……”

        展小怜伸手搂着他脖子,主动把自己下巴抬了抬,燕回满足于她顺从,伸手托起她身体往沙发背上一放,整个人站她面前,搂着她腰低头啃她唇。

        展小怜伸手推开,阻止他进一步侵袭,看着他说:“燕回,要不你找个人跟着我,就当监视,要不你自己偷偷跟着,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不回来了是不是?再一个,我爸我妈退休工资还要从摆宴这边拿呢,你担心什么呀?”

        燕回情绪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他皱着眉头,脸上表情有点无措:“要是你走了不回来爷怎么办?”

        展小怜摇摇头,“不会,我怎么会不回来?我家这里,小宝学校这里,我干嘛不回来?”顿了顿,展小怜看着他,说:“而且,你还这里呢,我不回来你整天又做坏事怎么办?”

        燕回强行堵住她嘴,狠狠咬了过去,然后喘息着松口,看着展小怜认真而又凶狠说:“你说,这是你说!你要是敢骗爷,爷发誓,爷他妈一定亲手杀了你和你那个小兔崽子!”

        展小怜点点头:“我保证回来?!?br />
        燕回不撒手,搂紧她腰近一步说:“不许外面给爷招惹些乱七八糟贱男人,要不然爷亲手阉了他们!”

        展小怜笑着点头:“好?!?br />
        燕回得寸进尺:“说话都不许!”

        展小怜皱眉:“这个不现实吧?哪有让人不说话?”

        燕回大怒:“爷说不许就不许!你要敢说了,爷就割了他们舌头!”

        展小怜犹豫了下,点点头:“好吧,我量?!?br />
        燕回又提醒:“坐飞机时候和男人说话!”

        展小怜忍了忍,然后点头:“行!”

        燕回继续得寸进尺:“不许吃他们发东西!”

        展小怜想发飙,继续忍:“也行,我会让人带食物了?!?br />
        燕回又说:“一眼都不许看!”

        展小怜终于忍无可忍,“你还有完没完了?!你怎么不说把我眼睛抠了舌头割了连胳膊都剁了省事?你给我死开!小宝还外面等我呢?!?br />
        燕回不撒手:“你还没答应爷呢!”

        展小怜伸手往后摸到了沙发上抱枕,拿起来对着燕回劈头盖脸砸过来:“我答应你个鬼!你给我死开!”

        燕回被她砸抱头鼠窜,“你这个疯女人……你还砸?!”

        展小怜打头发衣服都乱了,她气呼呼扔了抱枕,重走近洗手间整理发型和衣服,走出来时候小脸都扭曲了,走到燕回面前,抬脚对着他膝盖一脚踢了下来:“你去死吧你!”

        尖头皮鞋踢膝盖还是挺疼,燕回抱着膝盖骂:“擦!”

        展小怜瞪了他一眼,一转身,气势汹汹走了。

        费小宝看到展小怜走出来,急忙跑过去:“妈咪!你跟勇敢叔叔吵架,吵输了吗?”

        展小怜弯腰捏捏费小宝脸蛋:“怎么会?妈咪怎么会输?妈咪可是小勇士?;?!”

        展爸展妈立刻过来:“小怜!”

        展小怜对他们宽慰笑了笑:“爸,妈,放心吧,没事?!?br />
        展爸怀疑看了眼大门:“你跟他里面说什么了?这么长时间?”

        展小怜伸手挽着胳膊,带着他往拉开车门边走:“他就是发神经,觉得我是带着小宝和你们拖家带口往安享小镇跑,心里不平衡呢,我骂几句就老实了。爸,我都这么大人了,真没事,你别老担心行不行?”

        展爸点点头,刚要上车,又回头跟展小怜强调了一句:“小怜啊,你不要嫌爸爸唠叨,爸爸不能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你跟谁都行,就是他不行,你千万不要被他假象骗了,别人家三言两句哄就心软……”

        展小怜点头:“我知道了爸,来来,我们上车,要赶飞机呢?!?br />
        展爸还想唠叨,被展妈赶紧拉车上了:“赶紧走,要不然赶不上飞机那损失可不是一两个人飞机票,是我们这么多人……”

        看着展爸上车,展小怜松口气,然后抬脚朝着费小宝走去:“小宝,我们上车吧,要赶飞机哟?!?br />
        带着费小宝坐到车里,展小怜回头看了眼二楼,二楼房间窗户口站着一个人影,燕回居高临下看着她,展小怜看了一会,然后缩回头,吩咐司机:“司机,开车!”

        车辆接二连三开了出去,消失大门口转弯处。

        燕回独自一人站了一会,走到床边,往床上一坐,身体往后直接躺床上,然后慢吞吞翻个身,抓起被子闻了闻,想闻闻有没有那女人味道,结果还真发现有点那女人身上味道,踢腾着鞋,然后钻进被窝躺着。

        展小怜一行人经过漫长旅行,终于当天晚上到达安享小镇。

        薇薇安看到展小怜和费小宝回来非常惊喜,抢着把怀里孩子送给展小怜看:“莲,你看!我儿子,这是我们爱德华家族又一个男孩,是不是非??砂??”

        龙谷伸手扶额,那是他儿子好不好?什么爱德华家族又一个男孩?

        龙谷动作迅速,孩子刚出生确定是男孩时候,就已经动作麻利把户口问题给解决了,龙帝这名可比龙呜呜霸气多了,就算是小名也听起来也比较靠谱,英文叫Apple,翻译过来就是苹果意思,那人家好歹还是英文名嘛,可怜龙呜呜就杯具了,长大以后不管怎么牛逼,他那充满着卡通风大名和奶娃味小名总会让他形象不时崩塌。

        龙帝是龙谷看到他第一眼时候就想到,小家伙出生时候个子很大,薇薇安根本生不出来,后是破腹产,出来以后一称重,八斤二两,真是超级大宝宝,薇薇安都不相信那么大小家伙,是从她肚子里抱出来。

        怀孕时候薇薇安肚子确实大,都还盼说双胞胎呢,结果不是,就一个,还是个大个子,比当初龙呜呜出生时候还要重,结结实实一个胖小子,哭声震房顶。

        展小怜一看到就被吓了一跳,小心抱过来:“好胖小家伙呀!哎哟,乖乖,我是姑姑哟,我们家Apple以后是不是得当皇帝???瞧这小脸霸气?!?br />
        薇薇安一脸犯愁说:“其实我不担心别,我就担心他长不高,我一直惦记着基因问题,现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个子这么矮,他又那么矮,万一孩子以后长不高怎么办???”

        被嫌弃龙谷一脸黑线,无语。

        展小怜大笑:“放心吧,不会,现孩子营养好,怎么着都会比父母高,再说了,我二哥不算矮呀。你看看,他小腿骨还挺长,怎么看都矮不了?!?br />
        龙谷接过孩子,捧手里左看看右看看,嘴里说道:“说起来,这小子还是挺乖,哭次数不多,像我?!?br />
        薇薇安嫌弃:“像你还得了?就知道出去玩女人!”

        展小怜擦汗:“二哥,你干嘛了?”

        龙谷无语:“我什么都没干呀?!?br />
        薇薇安撇嘴:“撒谎!我三个月前还接到你前前前前前女友打过来要和你重归于好电话!”薇薇安认真和展小怜说:“莲,你赶紧跟你二哥说说,孩子都生了,我们也该离婚了,我都跟他说好多回了,他都说不急,这怎么不急???他女朋友也不高兴,我也不高兴,他也不高兴,不离婚,我还怎么嫁人???再说了,我都答应人家了……”

        展小怜抬头看天,这事她可不会说,他二哥难得想找个女人结婚安定下来,她怎么能怂恿他离婚呢?赶紧岔开话题:“薇薇安,你看看他,是不是撒尿了?突然不老实了?!?br />
        薇薇安注意力被吸引,赶紧把孩子抱过去撕开尿不湿查看:“还真撒尿了……”

        龙谷叹气:“哎,一天到晚都惦记这个,这女人什么脑子,就说是弱智儿了……”

        展小怜赶紧举起手指“嘘”一声:“二哥你还敢说!”

        薇薇安没生孩子之前那还真是个不靠谱小姑娘,不过这一生了孩子,就有当妈样了,她跟龙谷闹归跟龙谷闹,不过对孩子确实很心,虽然不怎么会当妈妈,不过她愿意学,这就是好事。

        龙谷带着费小宝出去玩了,展小怜和薇薇安哄小龙帝,薇薇安又跟展小怜抱怨龙谷说好离婚,但是现不离婚事了,展小怜想了想,说道:“薇薇安,你就这么讨厌我二哥???你要是真这么讨厌,你跟他做亲密事情时候不觉得恶心???”

        薇薇安愣了下,想了想才说:“我不知道哎,我又没跟别人比较过,要不我下次试试,看是不是跟别人做时候会恶心……”

        展小怜急忙擦汗:“别!这个你千万别试,你试完了不打紧,你们家儿子以后完了,人家得说他有个乱搞男女关系妈了,你就不怕你儿子以后没法做人?”

        薇薇安抓头:“这样???我不会乱来,肯定离了婚以后才会找别人呀?!?br />
        展小怜觉得薇薇安这丫头有点不靠谱,这种不靠谱还不是故意,她就是没那个意识,跟燕回某些事情认知上有一比,赶紧摆摆手:“你说还真轻松,你就没想过我二哥为什么要跟你结婚又为什么不愿意离婚?你想过没?”

        薇薇安茫然。

        展小怜撇嘴:“我就知道你没想过,很简单啊,我二哥肯定是喜欢你才愿意跟你上床,当然,我二哥那人吧,我个人也觉得他私生活毕竟混乱,女人挺多,但是之前没人跟他生过孩子,这点我得老实说,但是你怀孕以后我二哥肯定就没乱来,结婚以后就老实了,薇薇安,我二哥肯定不单单是为了apple,要是单纯为了孩子,他找谁生不是生???干嘛非得你这一棵矮脖子树上吊死???我跟你说实话,我二哥真是很喜欢身材高挑大胸大屁股女人,不过他既然选择你了,肯定就是认准了,薇薇安,你别抱着非要离婚心情跟我二哥相处,就想着你家小apple,然后跟他相处,你肯定会发现他优点?!?br />
        薇薇安鼓着嘴,认真想了想,“薇薇安,我觉得你说也是对,真,有点道理,其实我每次跟问什么时候离婚时候,我心里就想,我要是跟他离婚了,apple怎么办?我以前一直觉得孩子生下来我带走就行了,可是我发现他很喜欢apple,我就想着我要孩子,他肯定也会要孩子???apple只有一个呢……”

        展小怜点头:“对??!总不能把apple分成两半吧?你也想要,他也想要,这可怎么办???”

        薇薇安也点头:“对??!所以他说再生一个就好办了?!?br />
        展小怜:“……”

        二哥,你狠!

        默默扭过头,然后展小怜赞同点头:“薇薇安,我觉得二哥这主意好!”

        薇薇安抬头看天,想了想,重重点头:“对!我也这样觉得!”

        展小怜:“……”

        可怜薇薇安……

        家里这两女人聊热火朝天,外面龙谷带着费小宝也聊热火朝天。

        龙谷带孩子风格和他贵公子身份十分吻合,用绅士方式和费小宝聊天,他慢慢、循循善诱问,费小宝就慢慢,乖乖回答,两人走一起风格,看着还挺和谐,有种父子感觉。

        费小宝一边走一边扭头问:“舅舅,小宝以后要变很厉害很厉害,这样才能?;ぢ柽??!?br />
        龙谷微笑着点头:“对,但是小宝厉害一定要让妈咪觉得荣耀,而不是做一下不好事情让妈咪伤心,知道吗?”

        费小宝好奇问:“舅舅,什么是不好事情?”

        龙谷牵着他手,回答:“比如小宝说小宝喜欢和勇敢叔叔玩打枪枪游戏,但是这个枪枪不能乱打人,不能让警察叔叔说小宝是个坏孩子,要不然妈咪就会伤心,知道吗?”

        费小宝抬头看着龙谷,说:“勇敢叔叔说不让妈咪知道,要不然妈咪不让小宝玩枪枪?!?br />
        龙谷点头:“勇敢叔叔是怕妈咪不高兴,但是我们小宝要有自己想法,你要怎样不让妈咪伤心又可以玩枪枪呢?”

        费小宝认真想了想,才说:“小宝玩枪枪,不打人,不当警察叔叔不喜欢坏孩子,小宝当好孩子,不让妈咪伤心?!?br />
        龙谷微笑着点头:“对,我们小宝真棒。小宝可以玩枪枪,但是不能打人,不能打自己,要不然妈咪就会很伤心很伤心?!?br />
        费小宝瞬间兴高采烈起来:“舅舅,妈咪说,勇敢叔叔回做坏事,让小宝帮助勇敢叔叔改正错误?!?br />
        龙谷弯腰抱起费小宝,一边走一边问:“那我们小宝又帮助勇敢叔叔改正错误吗?”

        费小宝耷拉下小脑袋,说:“小宝有帮助,可是勇敢叔叔不听怎么办?”

        龙谷带着他坐到草坪上,给拿了片西瓜,说道:“那小宝也很厉害了。因为我们小宝能发现勇敢叔叔错误,并且帮助他提出来,我们小宝真是太棒了。那小宝觉得勇敢叔叔要改正事情,是错误,是吗?”

        费小宝点头:“是不对,勇敢叔叔打人,把一个叔叔头打流血了,有红色血,小宝害怕?!?br />
        龙谷伸手捏了下西瓜瓤,红色是汁液流出来,他指着那西瓜水:“小宝不用害怕,这个也是红色。但是呢,我们知道勇敢叔叔那样做是不对,所以,我们要跟勇敢叔叔学习吗?”

        费小宝捧着习惯摇头:“不要。打人是不对,小宝不要学?!?br />
        龙谷对他晃晃大拇指:“非常好,舅舅觉得我们小宝是比勇敢叔叔还要勇敢小孩?!?br />
        费小宝红着小脸,兴高采烈低头啃西瓜,吸着西瓜水,说:“小宝不害怕,小宝是勇敢小孩?!?br />
        龙谷微笑:“对!”

        晚上时候,龙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两本书出来,对正客厅里玩费小宝招招手:“小宝,到舅舅这边来,叔叔给你看好玩东西?!?br />
        费小宝跑过去,看到书上图片顿时眼睛一亮,“舅舅!”

        展小怜和薇薇安推着apple出来,看到那一大一小两人沙发上并排坐着看书,龙谷嘴里还说着:“这个是ak47,是世界上著名突击步枪,这种枪一般用于战争,是士兵喜爱步枪……”

        费小宝抬头问:“舅舅,这个枪会打死人吗?”

        龙谷点头:“对,所以我们不能随便用枪打人?!?br />
        费小宝眨了眨眼睛,说:“可是勇敢叔叔说要是有人欺负小宝,小宝就要打他?!?br />
        龙谷笑道:“如果别人用拳头欺负你,你要用两个拳头打回去,但是不能用枪?!?br />
        费小宝茫然:“为什么?”

        龙谷捏捏他小脸:“因为能用拳头打你人,就不是想要杀你人,你用枪打人,警察叔叔就会觉得你是坏孩子。那,现轮到舅舅提问?!绷人担骸叭绻幸惶?,有一个人用棍子打了小宝,小宝要怎么办?”

        费小宝想了想,说:“小宝用两个棍子打回去?!?br />
        龙谷大笑,又问:“那如果一天,有人拿一把枪打小宝,小宝要怎么办?”

        费小宝想了想,握起小拳头说:“小宝用两把枪打回去?!?br />
        龙谷再次大笑,翻开下一页,说:“来,我们看这个枪……”

        费小宝追问:“舅舅,那小宝刚刚回答对不对?”

        龙谷点头:“对,这就是舅舅想告诉小宝?!?br />
        费小宝顿时兴奋着小脸继续看书。

        展小怜皱着眉头,想说点什么,但是她又觉得龙谷说是对,费小宝回答也不能说错,一个人拿枪打了他,难道要他不还手送给人家打?只是展小怜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特别是她发现龙谷给小宝看是一本世界枪支大全书后,就加觉得不对劲。

        想了想,抓了一晚上头发,展小怜没吭声。

        费小宝听龙谷念书听聚精会神,还会时不时提问,一直听到他每天睡觉那个时间,展小怜才出声提醒费小宝该睡觉了。

        把费小宝哄睡着以后,展小怜下来,走过去随手翻了翻那两本书,嘴里问了句:“二哥,怎么别书不讲,给他看这种书?这种是不是有点宣扬暴力???”

        龙谷低笑:“怎么会?男孩子对枪支对汽车飞机火车这些东西感兴趣是应该,要不然那些玩具卖给谁?小宝说他喜欢不是坏事,你别觉得这是对他不好。小宝是个有爵位人,他以后要是碌碌无为当一个徒有虚名公爵倒也罢了,他以后但凡有一点成就,就有可能成为别人目标。小宝不但要对枪支感兴趣,他以后必修课里,还必须要有射击这一项,小怜,你要有这个自觉,你要是真为了小宝好,这一点就必须认清楚?!?br />
        展小怜抬头,睁大眼睛看龙谷:“二哥,我不能让小宝成为一个玩枪弄刀公爵……”

        龙谷伸手按展小怜脑袋上,“小怜,你希望小宝一直生活你羽翼之下,还是希望他有一天成长为真正男人,能撑起一片天空成为一个独立人?”

        展小怜沉默,长久沉默,后她嘶哑着声音说了一句:“二哥……其实我都明白,所以燕回带着他出去时候我担心,但是不会阻止……但是,二哥,我怕……”

        龙谷笑道:“小怜,你怕是应该,因为你是他母亲,但是小怜,你不可能一直陪着他,你会老,而他会长大,就像你现这样强大,但是展叔展婶却老了一样。小怜,如果你能保证燕回不会伤害小宝,你把他交给燕回,燕回确实不算个好人,也正因为他不是个好人,甚至不是个好混世人,所以他才仇家无数,这世上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他那样招人恨人。但是,我相信他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必然有他自己不可撼动生存法则,对于小宝这样一个有着特殊身份人来说,他想安稳活到老,活到寿终正寝,燕回会是他好生存导师。小怜,你要做,就是纠正燕回带给他负面影响,引导他朝着正确方向前进?!?br />
        展小怜抽泣,她低头,把脸埋腿上,伸手捂脸哭着说:“二哥,我要冷静一下……”

        “好?!绷惹崆崤呐乃?,然后站起来走了出去。

        展爸站后门位置,没进去,他垂着肩膀安静站着,半响,慢慢退了出去。

        展小怜一个人安静坐客厅沙发上,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自己脚麻了,然后舒展了一下自己腿,她擦干了眼泪,抬脚上楼。

        龙谷理解展小怜作为母亲心,一如他现当了父亲,对于小龙帝怀有期待一样。

        但是有些事他必须对小怜点清楚,费小宝和龙呜呜、和龙帝都不一样,他们以后可以是平凡富二代,他们可以挥霍青春,可以坐吃父辈产业,但是费小宝不一样,他重担和责任显而易见,爱德华家族如果想复兴,就只能依靠费小宝,而他一旦有所成,那么他公爵身份可能会为他带来许多应想不到麻烦。如果费小宝没有足够应付这些麻烦经验,等待他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展小怜来费小宝睡觉房间,对看护?;せ踊邮?,示意她出去,然后脱了外套费小宝身边躺了下来,低头安静看着他小脸,紧闭眼,可爱小脸,展小怜眼里,费小宝一切都让她无比心醉。

        没有母亲不希望自己孩子优秀,没有母亲不希望自己出人头地,展小怜也不意外,她看得清很多东西,但是涉及到孩子时候,她会强迫自己逃避,她坚持小宝还小,坚持他不应该那么早就接受不该他接受事务,可是今天龙谷话刺果果揭开她一直逃避东西。展小怜知道龙谷说是对,所以她找不到任何反驳借口和理由。

        展小怜伸手擦了下眼泪,摸着费小宝小脸,低头亲了亲他额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小宝,妈咪不是故意……”

        费小宝砸了砸嘴,翻了个身,跷着一腿继续睡,展小怜忍不住带着泪笑了下,明明那么乖孩子,睡觉姿势这么嚣张,臭小子!

        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安享小镇住了半个月,龙谷每天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费小宝出去玩,有时候单独带着费小宝出去,去地方大多是安享小镇图书馆,龙谷发现费小宝确实对枪支有着极强天赋,他慢吞吞性子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个对枪支极为灵敏灵魂,他不容易记住别东西,但是他看过枪,听过关于枪内容,他能轻而易举记住,虽然表现不那么明显,但是龙谷还是敏锐发现费小宝记忆力涉及到枪支内容时,可以说是过耳不忘。

        费小宝现还不认识字,龙谷相信,只要他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认字以后,他对于看过有关枪支内容,也绝对能达到过目不忘程度。

        龙谷把这个发现跟展小怜说时候,展小怜还愣了一下,半响她抓抓头,说了句:“这个啊……小宝没有吧?”

        不是展小怜不细心,而是因为展小怜从来都不想让费小宝接触到那些不好东西,所以她始终无法发现费小宝涉及枪支上面展现出天赋。

        展小怜真不怎么相信,不管她怎么坚持自己宝贝儿子有多优秀,展小怜对这一点小宝记忆力方面还是挺有自知之明,要知道,她自己就是个过目不忘人,所以对自己儿子这方面关注度自然很高,她是真没发现,所以龙谷一说,她直觉就否认。

        龙谷叹气:“小宝这方面表现不明显,因为他还不认得字,你以后注意观察下应该能慢慢发现?!?br />
        展小怜点点头,还特地跑到费小宝面前看了看,怎么也没看出她慢吞吞小公爵有什么过人之处,抓头,放弃,以后再观察了。

        安享小镇住了半个月,燕回电话打了不下六十个,每天拿起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什么时候回来,展小怜都被他逼疯了,又不能关机,估计关机了那人能炸毛,展小怜每次接完电话就跟打完仗似,累。

        半个月以后,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和展爸展妈还有小幽一起开始往另一个国家旅行。

        行程是订好,有专人陪同,所以团队旅行其他问题这里都不会出现,一打家子人剩下时间里逛了三个国家,各个名胜古迹拍了很多照片。

        后,燕回狂轰滥炸电话中展小怜败下阵来,忍无可忍对着电话吼了一句:“回去了回去了!你满意了?”

        燕大爷问清楚具体回来日期,心满意足挂了电话,顿时觉得身心舒爽,太阳都变亮堂了点。

        展小怜看着被挂断电话,被气直喘粗气,“烂人!”

        渣爷爬,病了还,握爪,渣爷真是勤奋啊勤奋,胖妞妞们票为毛不勤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