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7章 戒指这个闹心玩意

    第397章 戒指这个闹心玩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发现这一阵费小宝特别黏燕回,家里玩具也多了一些玩具枪之类,还有一把黑色,高仿真,展小怜为此还把燕回骂了一顿,不过因为没有子弹,小宝又特别喜欢,所以展小怜才勉强同意他留着那把仿真枪。

        其实费小宝之前也喜欢跟燕回一块玩,因为燕回会跟他做一些大动作,这些动作肯定是展小怜做不到,费小宝是男孩,天性里会有一些冒险精神,所以他发现燕回有一些妈妈没有技能后,就喜欢黏着他。

        不过之前黏不会像现这样,一放学就目标明确找勇敢叔叔。

        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往家里走,费小宝扭过小脑袋看着展小怜:“妈咪,勇敢叔叔今天不来接小宝嘛?”

        展小怜无奈说了句:“小宝,你都问了五次了,勇敢叔叔今天有事,妈咪来接你?!?br />
        费小宝抿抿小嘴巴,一脸垂头丧气模样,半响,他抬头看向展小怜,又开口:“妈咪,那小宝可以去找勇敢叔叔吗?”

        展小怜笑道:“如果我们吃完饭,勇敢叔叔家话,小宝可以去找勇敢叔叔?!?br />
        其实一开始展小怜对燕回极度不放心,他带着费小宝出去展小怜电话一个跟着一个打,后来她发现费小宝每次回来都很高兴,而且也没看出来他哪里又不好地方,展小怜才稍稍放心。有了前面四五次提心吊胆后,燕回再把小宝带出去以后,展小怜就淡定了,只要他把小宝安然无恙带回来,小宝又喜欢,她就不管。

        刚吃完晚饭,费小宝放下碗就问展小怜:“妈咪,小宝可以去找勇敢叔叔吗?”

        展小怜对门口保镖招招手,“你去看下隔壁燕爷不?!?br />
        保镖领命赶紧跑了出去,一会功夫以后回来了:“展小姐,燕爷不,他家人说燕爷今天不过来?!?br />
        展小怜对费小宝摊手:“勇敢叔叔不怎么办?”

        费小宝耷拉下小脑袋:“小宝自己玩?!?br />
        燕回又开始忙碌起来,毕竟是两个城市,再速度也要两个小时才到摆宴,费小宝是这边上幼儿园,展小怜肯定不会丢下费小宝去青城,所以燕回就只能厚着脸皮往这里跑。

        开始那么勤,那是燕大爷追女人节奏,如今这会,是典型追上了节奏,追上了,是自己了,就不用担心别,自然不用二十四小时伺候了。

        展小怜对于费小宝近期超乎寻常热衷于找燕回表示很疑惑,为此她还特地哄了费小宝半天,想知道费小宝跟着燕回都干嘛了,结果费小宝睁着一双黑漆漆眼睛,无辜看着展小怜,说:“跟勇敢叔叔做游戏?!?br />
        展小怜继续问:“我们家小宝和勇敢叔叔做什么游戏???”

        费小宝就开始鼓着小嘴,嘴巴里发出“呜呜”声音,张开胳膊客厅里装小飞机飞来飞去,然后停下来看着展小怜说:“打枪枪游戏,开玩飞机游戏?!?br />
        展小怜笑着摸摸费小宝小脸:“好,小宝记得要提醒勇敢叔叔,不能做坏事哟?!?br />
        费小宝点头,去不成勇敢叔叔家,自己一个人家里玩,把那把仿真枪拿过来,一会功夫被他拆一块一块,展小怜看了可头疼了,“小宝,你怎么把它弄坏了?下次怎么玩呀?”

        费小宝坐地毯上,抬起小脑袋看着展小怜,说:“妈咪,小宝厉害,小宝会装?!?br />
        展小怜坐沙发上,下巴搁沙发背上,看着他小手一堆乱七八糟东西里摸东西,展小怜笑笑,回过头,扭回头看书。母子两人各自做着自己事,等展小怜设置费小宝睡觉时间到了以后,费小宝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揉着眼睛喊了一声:“妈咪,小宝要觉觉?!?br />
        展小怜赶紧放下书,走过去带着费小宝上楼:“我们先去洗澡澡,然后睡觉觉好不好?”

        费小宝打着呵欠,点头:“好?!?br />
        展小怜带着费小宝上楼,客厅地板上,那把被费小宝拆四零八乱仿真枪完完整整安安静静躺地板上,就跟它一直都是那样完整似。

        哄了费小宝睡着以后,展小怜从他房间走出来,洗了澡准备睡觉,刚躺下,就听到外面有动静,一听那动静就是燕回走路声音,果然,几秒钟以后有人使劲敲门,大有不敲门就把门卸了意思,展小怜咬牙,爬起来,披了衣服走过去开门,“不知道小宝旁边睡觉?轻点会死?”

        燕回不理她,直接进去踢鞋,很自觉去洗澡,展小怜白了他一眼,关门重躺回床上,侧躺着闭眼睡觉。

        燕回擦着头发回来,嘴里还嘀咕一句:“累!”

        展小怜睁开眼抬头看了他一眼,他还有累时候?重闭上眼睛懒理他,他累也是自找,肯定是赶路觉得累,展小怜就没发现他工作上会有什么好累。

        燕回爬床上往展小怜那边靠,“喂,爷跟你说话,爷说累!”

        展小怜不搭理,燕大爷顿时不高兴了,“爷跟你说累!”

        展小怜觉得他有毛病,没好气说了句:“你累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睡觉不就行了!”

        燕回不乐意了,伸手把展小怜掰过来,义正言辞开口:“爷这么累是为了谁???爷是男人,爷这是要养家糊口才累!”

        展小怜睁开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忍不住问了句:“你有家养吗?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还好意思说养家糊口……”

        燕回床上坐了一会,气鼓鼓说:“男人不都是养家糊口?爷怎么就不算了?你说你钱被你败光了,以后谁养你?”

        展小怜撇嘴:“放心,我钱够我败一辈子了,拜不光……”

        燕回刚要躺下,一听展小怜这话直接又坐了起来,抓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配合一下会死?你不把你钱败光了,爷钱赚给谁花?”

        “爱给谁给谁?”展小怜兴趣缺缺说:“你钱是你,我和小宝什么都有,就算我现死了,我留给小宝钱也够他这辈子吃穿不愁了,你不必费心?!?br />
        燕回抬起脚直接踹了展小怜小腿肚子一脚:“你起来!”

        展小怜被他踹疼死了,顿时一头火冒了出来:“你又发什么疯?”

        燕回把展小怜拉起来,用被子围着她,理论:“你是说爷是吃闲话是不是?你把爷放什么地方了?你凭什么不花爷赚钱?”

        展小怜都被他气笑了:“你愿意让我花我花还不行?谁怕钱多砸手???你说你这深半夜,你什么毛病???你要不睡觉你赶紧给我死开,我困死了?!?br />
        “睡!怎么不睡?”燕回冷着脸,直接率先躺下了,展小怜被他气直翻白眼,也跟着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闭着眼睛,展小怜都睡着了,结果燕回突然转身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揽,抱着她闭眼就睡。

        展小怜被他抱鼻子堵他胸前,差点喘不过气,抬头往上看了一眼,不由自主叹了口气,燕回忽睁开眼,低头看着她问:“你叹什么气?”

        展小怜摇摇头:“没什么……不是说累吗?赶紧睡你觉?!?br />
        然后两人都不说话,闭眼相拥各自睡觉。

        次日,展小怜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燕回盘腿坐保险柜前,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扁口螺丝起子正撬保险柜,展小怜一骨碌坐了起来,冲着燕回吼了一句:“燕回,你干什么呢?”

        结果,燕大爷头也不回继续蓄撬保险柜,嘴里说了句:“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为了证明爷是赚钱,顺便往里面塞点钱体现下保险柜价值?!?br />
        展小怜:“……”赶紧下来走过去,伸手去拖燕回:“你赶紧给我放开,这是我家里保险柜碍你什么事了?”

        燕回被展小怜拖都躺地上了,赶紧把展小怜手拉开:“大清早别惹爷生气,没看爷忙着了吗?”

        展小怜呼气:“燕回!你我家里就不能消停点?”

        燕大爷继续撬:“等爷把这玩意解决了再跟你说……”

        “燕回!”展小怜真是疯了,“你赶紧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生气了!”

        燕回扭头,不耐烦说了句:“你这女人怎么动不动就生气?爷都没生气!”

        展小怜走到门边,拉开门:“出去!要不然你以后就别来了!”

        燕回一听,动作麻利收拾收拾扳手起子锤子什么,速度出去了。

        吃早饭时候展小怜脸都是绷着,费小宝感受到了妈妈身上传来低气压,乖乖低头吃饭,哼都没哼一声。燕回识相学费小宝安静用餐,吃完了速度站起来,费小宝也跟着站起来,“妈咪,今天勇敢叔叔送小宝上学?!?br />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用鼻孔眼发出一声:“嗯?!?br />
        费小宝立刻精神抖擞,撒腿就往外跑,主动跑过去牵燕回手:“勇敢叔叔等等小宝……”

        展小怜呼出口气,吃完了上楼,检查了下保险柜,这才发现保险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撬了那么多痕迹出来,左一道右一道,看着不太像一天两天弄出来,就跟每天都遭受过摧残似,这保险柜是展小怜来摆宴以后买,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去碰它,所以很难让一个保险柜看起来伤痕累累,结果展小怜家这个保险柜轻而易举就做到了。

        展小怜蹲保险柜面前,眨巴了两下眼睛,顿时抱头吼了一声:“燕回!你给我等着!”

        肯定是他干,要不然还有谁那么无聊干这事?神经??!

        送完费小宝正回青城路上燕大爷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要不然就要破坏燕大爷英俊潇洒威武霸气玉树临风形象。

        展小怜家里被气牙疼,燕大爷逍遥自回了青城。

        展小怜趁着费小宝上幼儿园,让人开车送她回展爸展妈住地方,展爸上班去了,展妈看到她过去可高兴了,小幽身上穿着是展小怜旧衣服,展妈改过,看着还挺合身。小幽看到展小怜就有点怕怕,展小怜让她干什么,她不说话,但是会特别乖去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展妈就称奇了,“这孩子怎么别人说了不听,就听你呢?!?br />
        展小怜趴桌子边喝展妈给她盛汤,随口说了句:“可能跟我有缘,嘿嘿?!?br />
        展小怜就是来蹭饭,过一阵就像吃一顿展妈做五花肉,而且,因为上次展爸被展小怜气进医院了,展小怜肯定要过来哄,生怕她爸再有其他什么,关于燕回,展小怜现是绝对不会展爸展妈面前提一个字,反正燕回消息灵通,展爸展妈一过去他就乖乖不出现。展爸展妈没见到他,也就不闹心,这就跟皆大欢喜似。

        展小怜喝了一碗热汤,幸福揉揉肚子:“妈,喝完了我觉得舒服多了,大姨妈每次来都不舒服?!?br />
        展妈忙着给她做饭,嘴里说了句:“现不疼了,你以前还疼呢,自己要注意了,那些养身体法子要坚持,反正又不要你动手,别偷懒……”

        展小怜点头:“吃着呢。放心吧妈,我很注意?!?br />
        小幽低着头老老实实坐沙发上,展小怜没事了跟小幽说话:“小幽?!?br />
        小幽抬头看着展小怜,不说话。

        展小怜皱皱眉头:“我好想没听过你说话,你说句话听听,老不说话,人家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你叫什么?”

        小幽紧紧抿着嘴,不说话。

        展妈听到展小怜话,笑道:“她就不喜欢说话,就是偶尔跟你爸说一句,别人都不搭理。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br />
        展小怜翻白眼:“那就是会说话,单身不愿意说了?!闭剐×焓峙牧讼伦雷?,说:“我问你答,不回答我就收拾你?!?br />
        小幽被展小怜拍桌子声音吓忽一下直起腰,眼睛紧紧顶着展小怜。

        展小怜问:“你叫什么名字?”猛提高声音,“回答!”

        小幽被吓一哆嗦,就跟条件反射似冒出一个字:“哟——”

        展小怜一愣,这不是叮当三姐妹口头谈吗,怎么她也学会了?展小怜又问:“几岁了?”

        小幽立刻伸出两只手,十个手指头一起举出来,展小怜翻白眼,“你怎么着也不止十岁吧?到底几岁?”

        小幽想了想,把鞋也脱了,连脚趾头也一起露出来,展小怜看了看她伸出来个数,点点头:“明白了,十七岁?!碧酒?,“不过看起来连小宝智商都没有?!?br />
        展小怜托腮看了看她打扮,不由笑起来:“看来我爸我妈还是挺喜欢你?!?br />
        小幽低头玩自己手指,不吭声。

        吃午饭时候,展爸回家来吃了,看到展小怜挺高兴:“小怜今天来了?”

        展小怜笑嘻嘻看着展爸:“爸,我来蹭饭了?!?br />
        展爸笑道:“我闺女回家哪能说蹭饭?这是回家,吃是自家东西?!?br />
        展小怜盘腿坐沙发上,说:“我可是背着小宝来,吃完了要速度回去?!?br />
        展爸她旁边坐下:“以后呀,你中午不想家里就过来吃,反正你妈现闲很,就想找个人说说话什么?!?br />
        展小怜点头:“行啊,反正很近,车头一转就回来了,就是我有时候会犯懒。嘿嘿?!?br />
        吃完饭,展小怜先回家,结果进到卧室一看,发现燕回那死东西又撬保险柜,展小怜抓起床上枕头,冲过去对着他就是一顿砸:“你跟我家保险柜有仇???你干嘛非得撬它?”

        燕回抱着脑袋跳到床上:“你这个疯女人怎么回事?爷都说要给它塞钱进去了!”

        展小怜气直哆嗦,伸手:“钱呢?你把钱给我!我自己塞!”

        燕回坚决摇头:“爷要亲手塞进去,这样你才会有惊喜?!?br />
        展小怜真是被气死了,往床上一坐直喘粗气,半响她点头:“行,你亲手塞,你去把钱拿过来,我让你塞?!?br />
        燕回一听,立刻把扔床底下一个方便袋拖了出来,直接拽着手提袋一边走到保险柜旁边,抬脚踢踢保险柜:“妞,你过来打开这玩意?!?br />
        展小怜平复了一下心情,走过去蹲下来,扭头瞪了他一眼:“你走远点,我密码不能让你知道?!?br />
        燕回慢悠悠晃了远一点,等展小怜打开了才走过去,眼珠子迅速里面扫了一眼,然后蹲下来,没往里面塞钱,而是速伸手把里面一个塑料袋包起来东西拿了出来,展小怜立刻伸手去抢:“你别乱拿人家东西……”

        结果燕回那袋子钱也不要了,拿了那东西就跑了出去。

        展小怜:“……”半响原地剁脚:“燕回!”

        燕回拿了拿东西速跑出去,往自己屋里沙发上一躺,直接伸手掏出来,挨个打开看了一遍,然后拿起一样东西放嘴上吧唧就亲了一口,其他东西重塞回去,还给展小怜:“别说爷没还给你,拿去?!?br />
        展小怜疑惑看了他一眼,接过来,打开,找来找去发现少了自己那一份重要东西,“燕回,你是不是拿了我户口本?”

        燕回摊手:“户口本是什么东西?爷又不认识?!?br />
        展小怜闭上眼睛想了想,确认她东西是和小宝东西放一起,呼口气,说:“燕回,你把我东西拿哪去了?”

        燕回打死不承认:“爷都说没拿了?!蔽酥っ骱媚胁桓?,直接走了。

        不过,第二天中午燕回就把展小怜东西给送了回来,还一脸鄙视说:“丢爷家垃圾箱里了,爷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还放保险柜里,原来就是这些破玩意,谁稀罕?”

        展小怜心肝肺都疼,被他气,一把拽过来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变化,赶紧拿回去送到保险柜里了,省那家伙再乱什么鬼。

        近燕大爷心情非常好,确切说是有种春风得意感觉,谁都不知道燕大爷到底高兴个什么劲,说他追女人成功吧,貌似也没什么大进展,人展小姐看到他时候还是没好脸色,不定什么时候就他老人家脑袋上敲个包,这有什么好得意?说他赚钱发财吧,貌似燕大爷发财时候也没现样子,要说他老人家有宠了高兴吧,貌似也没看到身边带女人,近似乎一直围绕展小姐打转呢。

        谁都没猜出来燕大爷到底得瑟个什么劲,反正他老人家真很得意,谁都看得出来。而且,听说燕大爷近订了一套首饰,据听说是打算送给燕大爷那位女神,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人家领不领情。

        赌注开始下了,有人赌燕大爷脑袋上被打三个包,有人赌被打五个,还有人赌直接把燕大爷打医院躺着了,反正就是没人赌展小怜会接受。

        首饰真是一套,从耳环项链手镯到戒指,甚至连腰链都有,要说其中什么吸引人注目,估计就是戒指了,戒指质地一看就是极少有货色,上面镶嵌宝石也独一无二。

        三周后展小怜还真接到了这套首饰礼物,她怀疑看了眼燕回,又看了看那套首饰,疑惑问:“你什么意思?”

        燕大爷心情好,指指那玩意说:“爷心情好,送给你?!?br />
        费小宝旁边附和燕回:“勇敢叔叔送给妈咪礼物,小宝喜欢!”

        展小怜看向费小宝,费小宝立刻挪着小腿走过去,拿起好拿戒指就往展小怜手指上套:“小宝喜欢?!?br />
        展小怜抬头看向燕回:“你对小宝说什么了?”

        燕回无辜:“爷什么都没说,你这女人不能冤枉爷!”

        费小宝睁大眼睛看着展小怜:“妈咪,小宝选?!?br />
        展小怜一听,顿时俯下头看着费小宝:“哦?是小宝帮妈咪???”

        费小宝点头,慢吞吞说:“小宝喜欢,送给妈咪礼物?!?br />
        展小怜一听,心顿时化了成水,“哎哟妈咪小宝贝,妈咪高兴死了,谢谢妈咪小宝,妈咪高兴死了?!?br />
        燕回对着费小宝喷毒液,死小子,抢爷功劳,不过看那女人戴上戒指份上,燕大爷决定不予计较。

        当然,让燕大爷高兴不是别,而是因为那枚戒指跟他老人家无名指上那枚是一对。

        展小怜是真没注意,要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戴那枚戒指。

        燕回实不是东西,他那手指头上长年累月都带着十来个戒指,颜色花样各异,谁还会注意他某个手指上戒指被换了一个?

        展小怜试了试戒指,后发现那戒指邪门了,只有套无名指上时候才是合适,其他位置要么有点紧,要么有点松,只有无名指刚刚好,取下戴上都容易,展小怜捏着戒指看了一会,有点无语,这一看就是高档货,八成是燕回怂恿小宝选了这个。

        展小怜本来还想着敷衍下小宝,总不能天天戴吧,这么一货色,展小怜戴手上时候还老觉得自己是抱着别墅走路,结果,展小怜摘下戒指第二天,费小宝就跟专门监督她似,吃饭时候就慢吞吞问了一句:“妈咪,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宝了?”

        展小怜微笑:“怎么会?妈咪喜欢小宝了?!?br />
        费小宝低头,不高兴:“妈咪没有戴小宝送给妈咪戒指?!?br />
        展小怜擦汗:“对不起小宝,妈咪早上洗脸时候取下来,忘了戴回去了?!?br />
        燕回旁边冷着脸说风凉话:“小子,你妈就是不喜欢你,不想戴意思,你一会自己一个人躲着哭鼻子吧?!?br />
        费小宝一听,撇了撇嘴,展小怜赶紧站起来跑房间把戒指拿出来戴上了,然后费小宝面前晃了晃:“宝贝,妈咪戴上了,妈咪以后一定记住了,好不好?”

        费小宝捧着小碗,点点头,把眼泪缩回去了。

        展小怜顿时舒了口气,顺便瞪了燕回一眼,烂人!

        燕大爷得意洋洋,吃完饭主动要求承担送费小宝任务,任何直接回了青城。一周三四天走奔跑青城和摆宴中间,燕大爷乐此不彼,有事没事把他某根手指上戒指拿出来显摆显摆,这是有意义,绝对有意义,只不过这个所谓意义,是燕大爷自己单方面认为,人另外那位压根不知道这回事。

        展小怜对于燕回近没有频繁往她面前凑表示很满意,看他就眼疼,不来好。虽然如此,不过费小宝一直惦记,只要燕回来了,他跟着燕回走时候都不回头,把展小怜伤心个半死,这死孩子,都不要妈了。

        费小宝跟展小怜说,燕回教他打枪游戏开飞机游戏,一点都没撒谎,费小宝小盆友从来不撒谎,因为他确实跟燕回玩打枪游戏,只不过这个枪不是展小怜以为那种玩具枪,而是真枪实弹能打死人枪。

        费小宝耳朵上被套了防护工具,防止小孩子耳膜被枪声损伤,一个屁大点小奶娃,站凳子上,两只小手握着一把枪,朝着前方靶子瞄准,燕回抬脚踢了踢他腿:“笨!手再高点,抖什么抖?注意力要集中……”

        费小宝开枪,小身体晃了下,然后他慢吞吞爬下来,把耳朵上东西撤掉,又慢吞吞走了,燕回斜眼看他:“干什么去?”

        费小宝走到过玻璃门,到了外面,跟着把手里枪给拆了,一堆废弃枪支里面翻了翻,把小手枪改成自己喜欢样子,重回来,继续试枪。

        打枪游戏,名副其实打枪游戏。

        飞机也是真飞机,第一次是燕回带着他,结果第二次就逼着费小宝带他了。只不过这次飞机是全自动功能,燕爷怕死,虽然逼着费小宝开飞机,不过底下还是有人操控飞机,万一掉下来就完了。

        费小宝慢吞吞坐副驾驶座上,燕回跟他实地演说,费小宝动作还是慢吞吞,燕回怎么说他都那样,这个试试,那个试试,第一回没成功,他把里面东西都摸遍了,就是没开起来,第二次燕回又说了一遍,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太虎了还是太自信了,反正那飞机就跟喝醉酒似,摇摇晃晃升了起来,越过一个山头以后,就稳定了。

        燕回开始是以为下面人操控,后来才知道这是小笨蛋自己给开起来,他干什么都慢吞吞,虽然飞机上时候小脸白煞煞,不过飞机是正常飞行,等他下了飞机以后,吐昏天暗地。

        燕回就没见过这样,开飞机人晕飞机,这是哪里来怪胎?

        开飞机游戏,也是正儿八经开飞机游戏。

        燕回说白了就是投其所好,费小宝喜欢什么,他就跟他玩什么,哄好了他好处也来了,展小怜为什么戴戒指了?她就是为了费小宝戴,就冲着这个,燕大爷近一段时间也不能把这小兔崽子弄死。

        展小怜对于儿子脸上越来越多笑容还满意,小家伙除了性子慢,人比他小时候要开朗不少,看人时候眼睛开始明亮,不像早先那样胆怯,费小宝依然会羞涩,只是这种羞涩对展小怜来说无伤大雅,一如公爵再世时那样羞涩让人觉得无比可爱。

        展小怜近发现费小宝喜欢画画,歪歪扭扭线条往一块叠加,猛一看就像是一把枪,展小怜拿起来看了看,笑道:“小宝,你画是什么呀?是枪吗?画真好,是老师教吗?”

        费小宝被妈妈夸奖,小脸红扑扑,看着展小怜认真强调:“妈咪,这是小宝自己画,不是老师教,是小宝自己想?!?br />
        展小怜觉得儿子又可爱又聪明,就像穆曦家那三个小家伙一样聪明,听着儿子话,展小怜可高兴了,“我们家小宝真是太棒了,妈咪喜欢死了?!?br />
        费小宝乐滋滋把纸拿回去重画。

        展小怜托腮看着儿子,脸上笑眯眯,就这样就行,好好长大,健康长大,娶妻,生子,生一个健康孩子,那样她就圆满了。

        燕回旁边斜眼看她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展小怜看费小宝眼神不爽,一个小破孩有什么好看?难看死了,再看,再看把眼睛挖了。

        燕回扭过头,冷着脸坐原地,手指飞敲着胳膊上,冷不丁说了句:“爷儿子什么出来?”

        展小怜愣了下,看了他一眼,没搭理,继续看着费小宝微笑。

        燕回大怒:“喂!爷跟你说话呢!爷儿子什么出来?!”

        展小怜瞥了他一眼:“你什么毛???你儿子什么时候出来我怎么知道?我送子观音???”

        燕回指着展小怜肚子:“肚子你那,不问你问谁?爷也要儿子!”

        展小怜冷哼:“想要儿子自己生去!”

        燕回再次大怒:“爷要能生还找你?”

        展小怜直接说道:“我生不了,你别想了。我什么肚子你不知道?”

        燕回沉默半响,突然又开口:“你都生了这个了,怎么就不能给爷生一个?”

        展小怜翻白眼:“我说真,我生不了,你别指望我,想要儿子,你还真得找别人帮忙?!?br />
        燕回冷着脸,猛一锤沙发面,说:“你都给别人生了,凭什么不给爷生?”

        展小怜叹气:“我说不够清楚吗?我真生不了,我这辈子,估计只有小宝一个孩子了?!?br />
        展小怜刚说完,费小宝突然从画里抬头,对展小怜说了句:“妈咪,小宝喜欢妹妹?!?br />
        “哎?”展小怜一愣,费小宝看着她重复说:“妈咪,小宝喜欢妹妹,漂亮妹妹?!?br />
        ------题外话------

        渣爷不舒服,病了,就介木多了,胖妞妞们别忘了给渣爷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