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90章 青城好公民

    第390章 青城好公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9章青城好公民

        鉴于燕回早先前科,展爸展妈都担心这死小子不会走,他以前可是死赖活着小怜房间,打死都不走。

        结果,出乎展爸展妈预料,燕回吃饱喝足了,乖乖走了。

        展小怜本来还说要问问飞机票事,结果一看到他那死样子,就蹭蹭蹭往上冒火,然后就把他赶走了。

        人赶走以后,展爸赶紧把她手里刀夺下了,“你这孩子……你这都当妈人了,怎么做事还这么虎?动不动拿刀动枪你光荣是不是?”

        展爸刚刚看到小怜拿刀那样子,魂魄都飞了一半,这死孩子别看平时多乖巧,被人家逼急了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万一真砍下去怎么办?

        展小怜坐沙发上发焉,展爸跟她说什么总会神游,直到费小宝出来找妈妈才把展小怜注意力拉回去。

        第二天早上,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吃早饭时候燕回又出现了,这次保镖有经验,速度打电话给展小怜汇报情况,展小怜捏着眉间说了句:“来就来吧,他是一个人上楼,没事,有事我喊你们?!?br />
        展小怜回不去,薇薇安又怀孕,她真是急半死,想着今天得耐着点性子,不能直接把人赶跑了,赶跑了问都没得问了。

        门是被燕回用钥匙打开,展小怜当时又上火了,他什么时候又他们家钥匙了?再看展爸展妈都习以为常样子,展小怜就上火了,敢情这人不是一天两天做这事了?昨晚上他就拿钥匙开了半天门了,没打开展小怜还以为他是瞎蒙,结果早上咔嚓一下就打开了,还是骚包花蝴蝶似,大刺刺走进来,往餐桌旁一坐,直接把费小宝食物拖到了自己面前,拿起来就吃。

        展小怜开始冒火,那是小孩食物,这人神经病???

        费小宝撇撇嘴,眼睁睁看着属于自己鸡蛋和牛奶进了叔叔肚子,等燕回吃完了,费小宝没吃了,眼泪汪汪看着展小怜:“妈咪……”

        展小怜伸手按着胸口,“妈!你把小宝带厨房,帮他煎一只鸡蛋?!?br />
        展妈赶紧把费小宝带走。

        费小宝一离开,展小怜就抓起燕回喝过牛奶杯,对着燕回脑袋就砸过去,好好谁让她砸啊,要是砸到要害位置,不定就出人命了,燕回伸手就去挡,护脑袋,怎么也不让燕爷那张魅惑众生脸受到一点损伤,展小怜气急败坏动手打人,气心肝肺都疼,小宝食物他都抢,这人得多不要脸???

        两人客厅里闷不吭声打了半天,除了东西砸身上闷响,其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展爸一直卫生间,展妈带着费小宝给他表演煎鸡蛋。

        展小怜真是打累了,气喘吁吁,心肝肺一直纠结,这人到底想干什么?打完了,燕回已经挪了屁股到对面坐着了,摆明了就是不跟疯婆子坐一起,对于展小怜杀人般视线完全视而不见,理所当然坐对面看报纸,也不知道能看懂多少内容。

        把所有报纸都翻了一遍,燕回站起来拍拍屁股,又走了。

        展小怜:“……”

        费小宝端着展妈煎鸡蛋高兴跑出来:“妈咪,蛋蛋?!?br />
        展小怜笑着点点头:“小宝,坐到桌子边吃吧?!?br />
        费小宝一个人端着小碗拿勺子自己往嘴里舀稀饭吃,展小怜旁边低头沉着脸,一言不发。

        展爸出来以后还奇怪呢:“刚刚好像听到什么人来了,怎么没人?”

        展小怜依旧沉着脸:“走了?!倍倭硕?,展小怜看向展爸,“爸,那人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往我家跑?要吃要喝?!?br />
        展爸叹口气,晾着手上水,嘴里说道:“这个,怎么说呢?以前他是经常来,不过他一直很老实,所以就没跟小怜说,不是什么大事,就一口饭事,他吃一口饭能安生一整天,爸爸觉得值了,所以没说,小怜千万别因为这个跟爸爸生气,爸爸觉得不是什么大事?!?br />
        展小怜摇头:“爸,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气???我就是问问,没事?!?br />
        展小怜是不容易生气,让她生气人和事还真挺少,但是,展小怜一看到燕回就气,看他骚包孔雀那样,看他干什么都理所当然样,怎么看怎么生气,就恨不得一巴掌拍他脸上。这神经病怎么不去死???

        曾经传闻了长达一个月燕回之死传闻一夜之间打破,那些挂牌卖洽谈人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低价资产乐,就被燕回重招摇青城内外事实打击一蹶不振,和青城燕回对抗,有几个人有这样胆子?

        那些曾经跃跃欲试帮派瞬间全部销声敛迹,那些蠢蠢欲动意图取代燕回如今大佬位置大人物们再次成了卑躬屈膝小人物,向燕回宣示着他们廉价忠诚。

        燕回名下所有产业一夜之间恢复了正常运作,那些带薪放了一个多月假期员工们兴高采烈重上班劳动。

        因为燕回之死而产生各大帮派之间纷争矛盾一个月期间不断扩大激发,同时也成就了青城大力打黑功绩,对于这场因为意外而发起打黑行动,青城领导阶层对于那位愚弄大众燕爷表示很伤脑筋。

        这位爷动不得搬不动,还得小心翼翼捧着,对于他老人家打黑行动中巨大推动和影响力谁都不敢否认,青城这次规模浩大行动确实是因为他带来,所以,面对一天三趟往政府大楼跑燕大爷时,一个个纷纷表示无语。

        燕回去那地方去不是为了别,而是要一个功绩,人燕爷说了,他是这次行动大功臣,必须给他一个奖励才行,燕爷不缺钱,要是三五十万奖金就算了,人老人家看不上。燕爷说了,他老人家要一个好听,一看就特别牛逼奖状,要让女人小孩一看到这个奖状就对他老人家特别崇拜奖状,好是一下子就拜倒他老人家西装裤下奖状。

        燕爷看起来跟他身份背景极为不搭,貌似十分文明和守法要求把官们难住了,到底什么样奖项这么牛逼,还要让女人小孩一下子拜倒他老人家西装裤下面?乍一听起来,就好像这人追女人追不到,就想用这奖项把他要追女人引回来似。

        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来到底什么奖项这么牛逼,后来青城官大人百般无奈之下,电话求助蒋市长,把情况跟蒋市长说了一遍。

        蒋笙因为燕回假死一事被气七窍冒烟,他以为是真,所有调查结果都显示是真,他甚至见到了满身是血时燕回尸体,所以才会通知了蒋老,蒋老因为燕回死几乎要了他半条命,当时就晕了过去,结果是假,竟然是假!这死人!

        蒋笙想起来真心想一巴掌把燕回拍死,他是不是太闲了没事做了?不过,当蒋笙得知展小怜突然回国以后,差不多算是明白了怎么事,他还真是为了把那女人引回来不择手段了。当然,方法几乎也有效了。

        青城电话打到了摆宴,蒋笙深呼吸一口气,说了:“你们就给他弄个看起来好听,比如杰出青年,合法守法良民,或者是政府好帮手之类,反正看起来要让他像个好人,他就高兴了,要是一个牌子写不下,就多弄几个牌子,好几个奖项,他高兴,对了,别太大,要让他好拿出去给人看,要不然又要发脾气……”

        青城官大人:“……”然后赶紧对蒋笙道谢:“谢谢蒋市长提点!”

        挂了电话,官大人大手一挥,来来来,宣传部准备,来表彰下杰出青年燕回,对于青城好公民燕回协助政府打黑时表现予以嘉奖,对于燕回先生作为政府好帮手,身体力行帮助政府行为表示崇高敬意,全民学习燕大爷,鼓掌!

        燕爷瞬间从黑社会老流氓变成了杰出青年,和谐青城好公民,政府好帮手,小学生都嚷嚷着要向燕爷学习,雷翻了一众混黑大老爷们。为此,燕爷一高兴,捐了一幢楼钱,燕爷身后幕僚们为了树立燕爷形象,把燕爷捐出去一幢楼钱弄了个希望小学,小学名字就叫燕回希望小学,燕大爷对此表示很高兴,幕僚们一人奖励一套房子。

        展小怜被困国内一个多星期,她觉得自己都长蘑菇了,薇薇安就安享小镇公爵府养胎,龙谷去找了几次,结果薇薇安压根没有要结婚打算,一本正经和他说从来都没打算跟他结婚,还说孩子要是生下来了,她肯定会找个喜欢人结婚,把龙谷气个半死。

        龙谷那么聪明一人,可他再聪明脑子薇薇安面前压根没用,不管龙谷说什么,薇薇安一句话就压过去了,“结婚不是要两情相悦吗?可是,我都不喜欢你啊。干嘛要跟你结婚?”

        龙谷为此吐了三升血,眼看着薇薇安肚子慢慢大起来,龙谷就急了,绝对不要自己儿子当非婚生子。好话歹话说以后,龙谷骗她:“我是孩子爸爸,你是孩子妈妈,孩子要是非婚生子以后长大了会被人鄙视,所以,为了儿子以后,我们先结婚,你好歹把他弄成是合法出生,生出来以后我们再离婚,这样对孩子好。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一心想要儿子不是个合法出生公民,你是到底是好妈妈还是坏妈妈?!?br />
        薇薇安眨巴了两下眼睛,又伸手摸了摸鼓起来肚子,认真想了想,后点头同意了:“好吧,那我们就先结婚,等他出生了再结婚?!?br />
        龙谷要去准备婚礼,薇薇安立马跳起来:“我们有不是真结婚,要什么婚礼?让人家知道了,还以为我真结婚了,不行,就领个证就行,绝对不能办婚礼?!?br />
        龙谷为了不让她炸毛,毫不犹豫同意了,刚好现大着肚子,穿婚纱也不好看,那就以后再说。速度领证,龙谷根本就是有备而来,他证件齐全啥都有,直接带着薇薇安把婚给结了,再然后带了一帮子专业人士到达安享小镇,理所当然入住公爵府,把薇薇安给圈养起来。

        展小怜知道以后直叹气,二哥也有今天,活该他被薇薇安嫌弃,以前玩女人时候估计就没想过有今天,活该,虽然她一直觉得二哥活该,不过她是也希望两人真能好好,她对龙谷提唯一要求就是结婚了不能玩女人,之前他怎么样展小怜不管,但是跟薇薇安都领证了,他就必须收敛。

        龙谷能不知道展小怜想法,真是没办法了,他都多大年纪了?他都奔四了,还有多少力气和精力玩女人?难得这个年纪有孩子,没打算收心他就不会哄着骗着薇薇安领证结婚。

        展小怜算了下,似乎短期内没法回国,燕回摆明了就是不让她走,她回不回去其实影响不大,她名义上和公爵也是离婚,但是小宝不回去不行啊,他幼儿园总要上。

        费小宝坐沙发上,手里拿着苹果,踢腾着小腿看电话片,里面放是中文动画片,他好奇睁着眼睛想明白,不过看起来很吃力,还好小孩子看这个就是看画面,有时候也能笑脆嘎嘎。

        展小怜被急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总不能让小宝一直不上幼儿园啊。

        燕回还是那样,人家不跟他说话,他就不说话,但是每到吃饭时候就要过来,一天三顿饭,他每顿饭都要花两个小时车程来吃,一天三趟往摆宴跑。

        又到中午吃饭时候了,燕回果然如期而至,只是这一次他手里提了个袋子,袋子里似乎装了很沉东西,走路时候一直叮叮当当响,像是什么东西相互摩擦声音。

        燕回走过来,伸手把他手里提东西放到展爸怀里,然后自己去厨房盛饭,燕回展家可是有自己专门碗筷,还是当时经常来那会展妈给他买,燕回自己认得,拿出来盛了一碗饭坐展小怜身边。

        小幽现坐位置是展爸和展妈中间,这样燕回就没法打她,这些可是展小怜教,小幽当时就记住了,为了不挨打,就要往展爸展妈身边坐,所以小幽选择既坐展爸身边,又坐展妈身边,刚好是中间。

        展爸疑惑看着袋子里东西,他跟展妈对视一眼,又跟展小怜对视一眼,然后好奇拿出一个东西,是个奖杯样子东西,上面还有内镶嵌字,青城杰出青年奖,后面获奖人名字显示是燕回。

        展爸眼都直了,这还真是政府颁发奖,杰出青年啊。

        展小怜鄙视眼神越来越明显,还杰出青年?就他?杰出老流氓还差不多。

        展爸那边继续袋子里拿。

        哦,和谐青城好公民。

        啊,政府好帮手……帮助政府干什么了呀?

        展爸看看前后面还真是政府颁发,这个政府机关字样一般人谁敢作假???

        展爸展妈面面相觑,展小怜都翻白眼了,别人他不敢说,但是燕回,她比谁都了解,这人有什么做不出来?他做了什么杰出事情值得人家奖励???八成是死缠难打来,要不就是威逼利诱,反正脱不了这些。

        展爸展妈可没展小怜会想,他们就是很感慨,很震惊,看不出来小伙子还这么本事,就是这个……他到底做了什么呀?

        燕回低头扒饭,就想听到身边女人夸一句,要不然吭一声也行,结果,从头到尾就听展爸展妈嘀咕,身边女人一个屁都没放过一个,就一直夹菜往费小宝碗里夹菜,当没看到那些东西。

        燕大爷表示很不爽,他带过来是为了谁???吃完饭,这次燕大爷没像之前那样拍拍屁股就走人,而是专门往展小怜面前凑,就连桌子上那三个奖杯也一直放着没动。

        展小怜帮展妈收拾桌子,嘴里对着展爸嚷道:“爸,给我拿个垃圾桶,我要把桌子上垃圾清理下?!?br />
        桌子上干净很,要说有什么东西,那就是那三个奖杯。

        展爸擦汗:“小怜,桌子够干净了?!?br />
        展小怜自己去拿垃圾桶,往桌子边走,燕回冲过去赶紧把他奖杯抱起来,这是给她看,不是让她当垃圾扔了,这死女人怎么还是跟人家不一样?

        展小怜跟谁都说话,就是跟燕回不说话,看他就眼疼,别说说话了。

        燕大爷表示很忧桑,他什么坏事都没干,他表现那么好,凭什么不理他呀?他又没把她往床上按,虽然他想这个想了很久了,但是他没干不是?而且,又没打算把她那小崽子扔山里喂狼,虽然他也想很久了,但是没干就不算,他还给她拿奖杯看,她凭什么不搭理自己?

        燕回不走,就是往哪个展小怜面前凑,展小怜扫地,那两条长腿一直出现眼前,一扫把打过去,燕回揉着腿退了好几步,继续跟踪,就不信她看不到了。

        展小怜打扫完,费小宝揉着眼睛发焉,一看小家伙就是要睡觉,展爸展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燕回,他就是过来蹭饭,也做别,赶又赶不走,还真是没辙,小怜下面那么多保镖,可是小怜一个都没让上来,说明小怜就是没打算弄僵,展爸展妈就只能静观其变。

        展爸抱着费小宝去卧室,让展妈哄他睡觉,展小怜嘴里说了句:“爸,你跟我妈休息,我去哄他?!卑诿髁司褪遣淮蛩憧吹窖啻笠?。

        展爸展妈疑疑惑惑进卧室,但是房门没敢关严,那小子不走,他们那敢关门?就等着他走了大家睡安生午觉。

        燕回死皮赖脸往展小怜房间挤,展小怜冷着脸伸手关门,燕回就卡门和门框中间,脸都被挤变形了也没缩回去。

        展小怜看了眼坐床沿上昏昏欲睡费小宝,还是心疼儿子,怕摔下来,赶紧松手扶住费小宝,然后给他脱衣服,燕回成功挤了进去,还要关门,展小怜猛一扭头,咬着牙压低声音:“你把门打开!”

        燕回没说话,转身,真把门拉开了,然后自己搬了椅子,骑椅子上看展小怜侍候费小宝。

        展小怜觉得自己火又往上串了,真想戳瞎他眼睛。

        费小宝一被塞到被窝里就睡着了,展小怜给他拉好被子没一会,费小宝便摆了一个极为**姿势继续睡,展小怜叹气,咋好好孩子睡姿这么难看呢?不过自己儿子,怎么看都觉得帅,虽然小宝实际上长不咋。

        收拾好儿子,展小怜拿了他脱下来衣服往卫生间走,打算把费小宝衣服扔卫生间,走了两步赶紧回头,燕回孩子屋子里,万一他想干点坏事怎么办?

        结果燕回就跟知道他想什么似,嘴里说道:“爷是良民!不做违法事!”还伸手指着外面桌子上奖杯说:“爷有良民证!”

        展小怜是真不想跟他说话,可摆明了一直都不说也不行,她现回不去,燕回虽然没对她怎么着,但是就是不让她回去,这也不说个事。

        站起来,展小怜走到门口看着他,“燕回,你出来,我有事想跟你说?!?br />
        燕回眼睛一亮,速从椅子上站起来往门口走,展小怜把卧室门打开,以防小宝醒了她能听到,然后跟燕回走到沙发上坐下,燕回还磨磨蹭蹭想往展小怜身边坐,展小怜直接起身坐到了对面,她抬头看着他,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小宝要上学,我要带他回国,我很忙,我不能一直待这里,燕回,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燕回理所当然说了句:“爷什么都没干?!?br />
        展小怜扭过头看着窗外,呼了口气,又回头看他:“你就是耗死我是不是?燕回,我三十岁了,三十岁,不是十三岁,我有丈夫和孩子……”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说:“不是已经死了?现不是没有?”

        展小怜真是被气笑了:“我一个寡妇也值得你惦记着?他是死了,可我心里他一直都?!?br />
        燕回就跟看怪物似看着她,“死都死了,爷电视上都看到了,活心里不就是死了意思?你说爷一个大活人,不比死人招人惦记?”

        展小怜嗤笑:“你还真一点没变,自恋要死。燕回,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你别自降身价讨人嫌……”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突然站了起来,一步跨到展小怜面前,一条腿曲着跪沙发上,一只手直接把展小怜拉过来揽进怀里,说:“小怜,别来无恙……”

        展小怜愣住。

        燕回揽她胸前,嘴里说道:“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爷你要什么,为什么非要爷去猜你心思?就一句话,爷说出来?!倍倭硕?,他两手揽住展小怜身体压向怀里,展小怜看不到他表情,却只听他说道:“一直想你……”

        展小怜沉默,半响,她伸手推向燕回:“能不能好好说话?”

        燕回被展小怜强行推开,拧着眉头一脸不高兴,嘀咕了一句:“怎么不管用?”

        展小怜又想扇他了,“燕回,我需要机票,或者航线,我要回国,小宝要上学!”

        燕回被她推了一下,顺势跌坐沙发上,挨着展小怜坐下,嘴里说了一句:“你已经回来了,还要回哪?那小兔崽子那么个小东西,上什么学?”

        “我小宝已经是幼儿园中班了?!闭剐×媸茄棺牌⑵祷?,“燕回,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你不甘心也不服气,觉得被我甩了丢面子,你就是想报复一下让自己舒服一点。何必呢?我们俩之间那点事,你不吃亏。何况,我们都这么老了,我都忘了以前那些事了,我都不恨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燕回坐沙发上,垂着眼眸,半天冒出一句:“凭什么?”

        展小怜看着她,不解。

        燕回继续说:“凭什么你孩子都生了,爷他妈还惦记着你一个生了孩子女人?”

        展小怜冷笑:“你这是什么理由?这要问你自己,你气量就这些?不觉得太廉价?”

        燕回突然抬脚踹了下面前茶几,伸手把展小怜按沙发背上,对着吼了句:“可他妈……爷就是惦记着怎么办?对,爷是廉价,那就是惦记着了怎么办?就是你老了,生孩子了,爷他妈还是惦记着,想着法子把你给弄回来,你说怎么办?爷有什么办法?那么多女人,就是没一个让爷瞧着顺心,一个个都丑跟什么似,爷就是惦记你了,你说怎么着?”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他,半响她猛扭动身体想挣脱:“你神经病……”

        “对,爷他妈就是变态神经病,”燕回强行抓着她肩膀不让她挣脱,无赖似说道:“爷要是正常一点就不会惦记你这个老女人,可爷就是惦记了,怎么着?”

        展小怜气急败坏:“你有病吧?!你松开!”

        燕回点头,邪笑:“没错,爷就是有病,不是一天两天了,还非要你治了!”摁着展小怜肩膀对着她嘴就啃了下去,又凶又狠,就跟恶狼扑食似,只不过就一下子他就抬起头,说:“爷想着这一口都想了好几年了……”

        展小怜真是哭笑不得,气都气没劲了,她开始还挣扎了一番,这会完全冷静下来,乖乖靠着沙发坐着不动,嘴里说了句:“燕回,你还是真是屡教不改?!?br />
        燕回立刻提高声音辩解:“改了!爷早改了!什么坏习惯都改了!”

        展小怜抬眸看着他:“哦?改了?那我能不能请教下燕爷,你改了什么?”

        燕回愣了下,似乎思考自己到底改了什么,半响他才开口:“烟……烟不抽了!”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哦?”

        燕回立刻举着手保证发誓:“爷他妈要是撒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心里加了一句,是爷他妈,不是爷。

        展小怜嗤笑:“还有呢?”

        “还有?”燕回努力想了想他身上还有什么缺点,燕大爷觉得自己完美无缺,完全没有缺点,但是展小怜问了,就要回答:“还有……还有爷再也不打人了,再打人剁手……”燕爷心里加一句,直接砍,比打人省事。

        展小怜还是那个表情那个语调,“就这些?”

        燕回急忙表态:“还有!还有……”燕爷使劲想自己身上还有什么缺点,“爷……讲礼貌了!”不让喊老太婆老头不喊就行了。

        展小怜冷笑:“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讲礼貌?不打人?我们家小幽今天是被哪个神经病打呀?又是哪个精神病院出来东西我们家来去自如,骗吃骗喝还不打招呼?你以为讲礼貌是装死?别惹我笑了行不行?”

        “改!”燕回急吼吼说:“爷改!”

        展小怜真是懒看他,这人说话有靠谱吗?展小怜压根就不信,就当他放了个屁。

        燕回突然又说:“对了!”他正色,把脸看向展小怜,难得一本正经说:“女人!戒了!爷没找女人,以后也不会找!爷他妈要是撒谎天打雷劈……”心里再加一句,是爷他妈,不是爷。

        展小怜低头:“行,我信了,你能不能先松手再说?!?br />
        燕回看着她脸色,觉得没生气,松手,结果刚一松手展小怜就抓起沙发上抱枕对着他劈头盖脸打过去,一边打一边骂:“天打雷劈天打雷劈,要是发誓管用这世上还会有那么破事?要是发誓管用,你现都焦了,你还敢跟我说这样那样,你当我好骗是不是?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不去死……”

        展爸展妈听到动静偷偷打开门,发现是小怜打燕回,那小子缩着脑袋抱着头没还手,展爸展妈又偷偷关上门,只要不是小怜挨打就行,那死小子就不管他了。

        燕回被打抱头鼠窜,嘴里直嚷嚷:“唉唉,打一下就行了,一直打爷就生气了……”话没说完,一枕头落下来打头上,跟着又一枕头落下来打头上,一下一下,压根就没消停意思。

        展小怜打气喘吁吁,抱枕扔沙发上,一手掐着腰,一手点着燕回,气急败坏说:“飞机票……我明天一定要看到飞机票……”

        燕回站沙发另一头,正伸手试图整理他被展小怜打乱发型,抓了几根没抓起来,不会弄,只好放弃,嘴里应道:“爷不知道什么是飞机票……”

        展小怜伸手抓过抱枕朝着他走了一步,燕回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步:“爷让人把那小兔崽子送回去行不行?”

        展小怜直接把抱枕砸他头上,“我要飞机票,要不然……要不然……”展小怜顿了下,突然大吼一声:“要不然你明天就等着看我跟小宝尸体!”

        燕回把抱枕扔沙发上,不无委屈嚷了句:“你走了,爷怎么办?”

        展小怜顺着心口:“我管你!我跟你有什么关系?”顿了顿,展小怜苦口婆心劝:“燕回,你真不是小孩了,你都奔四人了,你说你还做这么幼稚事,你好意思吗?”她伸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这张脸,什么是人老珠黄?我这脸上体现一清二楚,你说你还跟我一个老女人叫什么劲呢?”

        燕回往沙发上一坐,嘴里说道:“爷就喜欢老女人?!?br />
        展小怜一个没忍住,上前抓过他手里抱枕,对着又是他一顿劈头盖脸打:“你还上瘾了是吧?老女人……让你老女人……让你老女人……”

        展爸展妈再次拉开门,看了一会又默默关上了,展妈里面嘀咕:“又打起来了?!?br />
        展爸叹气:“这可怎么办呢?小怜绝对不能跟他再一块,但是小怜现回不去也是问题……我们得想办法让小怜带小宝离开?!?br />
        展妈也犯愁了:“可怎么才能给她弄到票?对了,龙宴现不摆宴?”

        展爸点头,“联系不上,不知道去哪了,问了龙家兄弟都说不知道,他们都找,工作单位也问不出来什么……”

        龙宴是真没消息了,龙湛龙谷试图联系过,但是都没联系上,电话不通杳无音信,这事他们都没敢跟龙美优讲,生怕她胡思乱想影响到身体,但是两兄弟还真是急,前两天展小怜问展爸能不能把龙宴喊过来,展爸还是编了龙宴出差没回来理由。

        外面战争结束,展小怜和燕回两人面对面坐沙发上,中间隔了一张茶几,又进入谈判阶段。

        展小怜抬抬下巴,“燕回,你就说吧,你到底想怎么着?!?br />
        燕回摸着下巴瞅着她看了一会,说:“你不是想结婚吗?反正你现就一个人,一个女人带孩子容易被人家欺负,你嫁给爷,爷护着你们,多好事,你儿子还有个免费老子。爷没想怎么着,谁让爷一直惦记着你?你刚说了,爷都奔四人了,爷就想找个有孩子女人,这样不用爷费劲去生……”忍着脾气说了一半,燕回突然提高声音,愤愤不平说:“不是说你不能生吗?你怎么就生了呢?爷还没孩子怎么办?”

        展小怜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然后咂咂嘴,说:“燕回,你能不能别想些不切实际事?我不可能嫁给你,你忘了我说过话是不是?我们之间,没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答应嫁给你,再说了,我还第一次知道有人上杆子当人家后爹,你搞什么呢?你找不着女人了还是你又把自己给弄了一次?你干嘛非得吊我这棵歪脖子树上?说难听到,我可是个二手货,燕回,爷,燕爷,您老人家脑抽什么时候能好?为我这样一个女人,值得吗?”

        燕回跷着一条腿,搁另一条腿膝盖上颠啊颠,低头抠着裤脚含含糊糊嘀咕:“爷也是二手,爷就喜欢二手货怎么了……”

        展小怜深呼吸,“我不想跟你说太多,我要飞机票,我儿子要上学!”

        燕回不理,嘴里说:“这里也可以上?!?br />
        展小怜再次深呼吸:“我儿子还小,不能随便换环境,而且语言不通?!?br />
        燕回赶紧摆手,“继续说刚刚那个话题?!钡咦磐瓤冢骸胺凑?,爷就是要你,大不了,你以后说什么就是什么,爷什么都听你总行了吧?爷要是再玩女人,你就用刀阉了爷总可以吧?阉了还怎么玩?没得玩了。你要是不答应,你这辈子都不能离开摆宴,爷不做惹你生气事,爷就是不让你走。你当年不就是因为爷玩女人被气跑了?爷以后不惹你生气了,绝对不惹,那些女人爷也看不上?!?br />
        展小怜被气直点头:“你总算承认了,我还以为你要死撑到底跟你没关系呢?!?br />
        燕回站起来伸手去拉展小怜手,展小怜往后一缩,警惕看着他:“你干嘛?!”

        燕回挪过去往她身边坐,嘴里说:“拉着手说话,你就知道爷是说真话还是假话了?!?br />
        展小怜嘲讽看着他:“你是居委会大妈说八卦呢?还拉着说话……你放开!”

        燕回强行握着她手,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下面部表情,就跟背书似开口:“爷想过了,爷以后保证当一个听话不做坏事,不抽烟不喝……酒可以喝吧????也不行?那算了,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女人,不随便打人和谐社会好公民?!比缓笫蕴阶盼仕骸笆遣皇怯懈芯??”

        展小怜看耍猴似看着他,撇着嘴,一脸嫌弃。

        燕回不管,继续背书:“爷决定了,以后一定把你儿子当成爷儿子,他要什么给他什么。爷以后保证三心二意对你和小宝……”

        燕回巴拉巴拉拉着展小怜说半天,展小怜小脸都扭曲了,燕回大怒:“爷都背半天了,还不行?你好歹跟爷喘个气!”

        展小怜斜眼看他,猛缩回手,讽刺他:“你还真会背,谁给你写稿子?三心二意?你去查查词典三心二意是什么意思好不好?你几年级毕业???丢不丢人???”

        “哎?”燕回义正言辞:“爷明天就去考高中毕业证书!”

        展小怜翻白眼:“你能别搞笑吗?我都提你为难了?!?br />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怎么了?爷真回去考,一定能考到!你等着爷什么时候考中了你什么时候嫁给爷……”

        展小怜继续翻白眼,站起来去看小宝,燕回怒气冲冲跟着她后面:“爷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

        展小怜真是懒理他,“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反正我明天必须见到飞机票,要是没有,我就抱着小宝跳海?!?br />
        燕回咬牙:“爷都说那么多了,你这女人怎么还是这样?爷都保证发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了……”

        展小怜回头:“你现从楼上跳下去死了,我就信?!?br />
        燕回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跳下去,再说了,这女人回来他还一次没睡过呢,“喂!展小怜!”

        展小怜把费小宝跷高高腿拉下去,嘴里说了一句:“你小声点,别吵着我儿子?!?br />
        燕回依靠门口,看着展小怜给费小宝盖被子。

        展小怜一边歪着头看着费小宝脸一边说:“燕回,我现没有心思也没有精力去跟你折腾,我所有心血都小宝身上,我这辈子,只为小宝活着。我这辈子不会再嫁,”她扭头看向燕回,说:“因为我相信,这个世上不会有第二个我丈夫那样人,他连到死都为我考虑,逼着我给他承诺,逼着我对着保证我会再嫁,因为他心里,我还年轻,不能一辈子都守着小宝过日子。但是燕回你知道吗?我心很老了!我戒赌了,这辈子不会和同一个人赌第二次,所以燕回,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动于衷,我不会记进心里,特别是我享受过一个男人细心完美关怀后,其他任何男人我都不会看眼里?!?br />
        燕回还是靠门口,半响他慢吞吞站直身体,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展小怜说:“改,爷也可以?!?br />
        展小怜一脸无奈笑了笑:“燕回,何必呢?你这是自降身价,我不会领情?!?br />
        燕回强行伸手拉住展小怜手:“你说过,爷是老鼠,爷现就是想变成人,你就当可怜一直老鼠行不行?爷要是有一点办法,就不会这赖着你,可是爷就是想要你怎么办,对,你说不是想要就给,小怜,你能不能就当是可怜一只老鼠,好心一次?”

        展小怜睁打眼睛看着他,眼眶里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盈满了眼泪,长长睫毛眨了几下,带起泪珠顺着脸颊滚落而下,她猛扭过头,伸手脸上擦了擦,嘴里说道:“你毛病???你老记着别人说什么话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话,哪有人说自己是老鼠?!?br />
        燕回纠正:“这你说?!?br />
        展小怜火又开始往上冒了:“我说你是狗屎你也是?”

        燕回继续纠正:“那狗屎不能动,还没眼睛腿什么,老鼠能跑,不一样啊?!?br />
        展小怜抿了抿嘴,指指门:“你先出去?!?br />
        燕回不动,死皮赖脸:“那刚刚说……”

        展小怜再次指门,提高声音:“出去?!?br />
        燕回还是不动,继续赖:“爷好不容易才承认是老鼠,爷讨厌脏东西,爷恶心老鼠,这要被人知道……”

        展小怜顿时火冒三丈:“让你出去你听到没有?”

        燕回:“那……”

        展小怜咬牙,站起来,直接把他推到门外了,然后赶紧把门关上锁了。展小怜靠门上一会,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知道他离开卧室门了,她深深呼了口气,抬脚走到床边,看着费小宝安静睡容,脱了外套,他身边躺下,伸手搂着孩子一起睡。

        第二天早上,燕回又来了,这次来时候又换了几个奖杯,反正那些玩意就跟不值钱似,全是刻着政府颁发字样,看着还不像加,看展爸展妈十分无语,这些真是他得?青城好人奖,青城一代慈善家奖,青城佳风云人物奖……反正各种各样名头都有,展小怜一听那些玩意就知道跟他不搭,好人奖?好意思说???砍人奖吧!

        燕大爷觉得自己很低调,每次拿过来时候他都没打开显摆,他都是让展爸打开,所以燕大爷觉得自己很低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燕大爷希望看到那死女人就是不看,还一脸鄙视表情。

        展小怜就关系一件事:“我飞机票呢?”

        燕回低头扒饭,死活不吭声。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弯腰抱起费小宝,真抬脚就朝门外走,展爸展妈面面相觑:“小怜,你突然不吃饭带着小宝干什么去?”

        展小怜嘴里应了句:“跳楼!”

        展爸展妈:“???!”

        展小怜抱着费小宝真直接往顶楼走了,展爸展妈顿时被急赶紧站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跳楼??????她爸,你愣着干什么?去把小怜拉回来???”

        燕回扒饭扒了一会,发现那女人还没回来,一扔筷子,火速朝着门外跑去,蹭蹭直接窜到楼上,老远就听到费小宝和展小怜对话:“妈咪,为什么要跳楼?”

        展小怜说:“因为回不了家?!?br />
        费小宝乖巧趴展小怜肩膀上:“妈咪,那小宝能不能见到爸爸?”

        ……

        燕回长腿长脚,几步窜上去,越过展爸展妈,伸手抓着展小怜,指着天上说:“买!”

        展小怜站楼梯上方,难得居高临下一次,“不买话怎么办?”

        燕回举手保证:“爷从楼上跳下去?!?br />
        展小怜直接抱着费小宝回家吃饭。

        费小宝又和展小怜对话:“妈咪,为什么不跳了?”

        展小怜:“摔下来很疼,不能跳?!?br />
        费小宝乖巧:“哦,小宝不跳,妈咪也不跳……”

        展小怜点头:“嗯。傻子才跳呢?!?br />
        下了两个楼梯,展小怜抱着费小宝进门,费小宝才说:“刚刚哭鼻子叔叔说跳,叔叔是傻子?!?br />
        燕回对着趴展小怜肩膀上费小宝目露凶光,费小宝慢吞吞缩回脑袋,伸手抱着展小怜脖子,眨巴着眼睛看着燕回,面无表情。

        燕回眯着眼,恶狠狠对着费小宝做了个捏死动作,费小宝顿时往展小怜怀里钻,展小怜抱着他坐到餐桌旁准备喂饭,嘴里说了句:“小宝怎么了?”

        费小宝接收到燕回威胁目光,默默低下头,半天才摇了?。骸奥柽?,小宝饿?!?br />
        当着展小怜面,燕回用他满手戒指手蹂躏费小宝头,不知道还以为他有多喜欢小宝,结果小宝被他揉满头肿疙瘩,好几天才消下去,隐藏黑乎乎头发里,还不容易看到。

        费小宝看到燕回都是绕着走,偏偏还从来不跟展小怜告状。

        飞机票已经预定成功,展小怜无意中看到燕回又用手揉着她儿子头,被他手上戒指晃眼疼,“燕回,你别用你手碰我小宝,你手上戴着那么多石头,不知道小孩子脑袋嫩?你再敢碰一下,我就用锤子砸你脑袋?!?br />
        燕回悻悻缩回手,“爷就摸摸……”

        展小怜冷笑:“我也用锤子摸摸你头行不行?”她走过去费小宝头上揉了揉:“小宝,疼不疼?”

        展小怜刚好挡住了燕回,费小宝对着妈妈点点头,说明他脑袋有点疼,展小怜一听,这火又上来了,扭头看向燕回,“燕回,把你手上戒指借我看看行不行?”

        燕回看看自己手,想着讨好这疯女人机会来了,问:“要哪个?”

        展小怜把他整只手戒指都取下来,挨个戴到自己手上,然后举起了,对着燕回脑袋就扑下去。

        燕回顿时捂住脑袋,勃然大怒:“你这女人疯了?谋杀亲夫是不是?”

        展小怜气个半死:“还敢说摸摸?你自己嫌疼!”

        费小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一本正经坐对面,看着妈咪替自己报仇,半响,突然“咯咯”笑起来,“妈咪,叔叔是炸毛母鸡?!?br />
        展小怜对着费小宝比划了一个“V”手势,“小宝乖,妈咪跟叔叔开玩笑,妈咪也摸摸叔叔脑袋?!?br />
        燕回脸都扭曲了,展小怜把戒指直接扔桌子上,那些单个就价值连城戒指就这样被嫌弃了,展小怜带着费小宝继续吃饭,还把啃过骨头跟戒指混合一起。

        燕回看着那几个戒指,然后咬着牙,打着哆嗦,挨个从骨头堆里挑了出来,又挨个戴上,戴完以后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心满意足。

        展爸展妈就特别无语,这什么人???这以前洁癖不是挺严重?刚来时候筷子碗都嫌弃,这会东西跟油露露骨头混一起,擦都不擦就戴上了,这是真洁癖还是假洁癖???

        燕大爷是绝对不会告诉这两位不懂浪漫老头老太太,这戒指是那疯女人戴过,虽然展小怜戴起来仅仅是为了打他一顿。

        展小怜回安享小镇日子已经定下,东西也都收拾好,出奇,燕大爷非常配合,就是每天都来蹭顿饭,吃饭时候偶尔也会说话,虽说展爸展妈还有展小怜,哪怕是小幽都不待见他,但是这丝毫不影响燕大爷进食。

        只是,展小怜带着费小宝出发时候,突然明白为什么燕回又爽爽放人了。

        N年前今天,渣爷破壳而出,闪亮登场。为了庆祝渣爷破壳日,胖妞妞们记得投票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