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9章 欺负人有意思吗?

    第389章 欺负人有意思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爸是开车过来,展小怜先坐到车里,展爸把费小宝小心抱到她手上,展妈也跟着坐下,展妈指指后面成群结队保镖:“小怜,这些人和行李怎么办?”

        展小怜头也没抬说了句:“他们会自己想办法?!?br />
        费小宝吐完了就睡着了,睡跟抓头似,手里还抓着小肥妞奶糖那个玩偶,他是真喜欢那个小玩偶,走时候展小怜发现他没带,还以为他特地放家里了,结果走到半路了小家伙突然要求带上小妈咪,说小妈咪一个人家里没有小宝陪会伤心。展小怜对费小宝那真是言听计从,特地让人回去拿了,一路上抱着就不撒手。

        展小怜把孩子抱怀里,给他摆了一个舒服姿势让他睡,展妈旁边看着,突然说了句:“没想到一转眼,我们家小怜就当了妈妈,小怜当妈妈了,我这个当妈也老了……”

        展小怜扭头看着展妈,笑着说道:“我爸我妈才不老,我都没长大呢,你们怎么舍得老???”

        展妈眼圈瞬间就红了,她伸手抹了把眼泪,赶紧解释:“我这真是太高兴了,看到小怜和小宝回家,高兴眼泪都留下来了?!?br />
        展小怜笑着点头,“我知道?!?br />
        车小区住宅楼下停下,展爸展妈从车上下来,展小怜抱着费小宝下车,而后面展小怜保镖团队和行李也跟着送到,保镖领团速安排轮班,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守周围,毕竟是陌生地方,而且不像湘江龙家那样又完善安保系统,所以就要加小心?;す舴蛉撕托」?。

        家门被展爸打开,展小怜站门口,看着家中熟悉一切,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这里所有一切她都熟悉,她家时候,这里东西都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东西早已变半旧不。

        她站门口,伸手摸玄关门口鞋柜上,一点一点从这头摸到那头,她像一个好奇孩子,把家里每个地方都摸了一遍。

        展爸展妈不说话,展妈去看着小宝睡觉,展爸走到展小怜面前,伸出胳膊把展小怜搂到怀里,低声说了句:“小怜,欢迎我宝贝小怜回家?!?br />
        展小怜哭着抬头看着展爸,压抑着抽噎声音,开口:“爸,我想家……一直都很想……”

        展爸拼命点头:“对不起小怜,都是爸爸妈妈没本事,妈妈爸爸不敢让你回来……”

        展小怜摇头:“爸,这不怪你跟我妈,这是我问题,是我自己造孽,都是我才害了你们……”

        父女俩抱头痛哭,各自心中感慨万千,展小怜吸了吸鼻涕,伸手面巾纸擦脸,抬脸已经扬起笑脸,带着一点鼻音说道:“爸,放心吧,我爸我妈心里,我一直没长大,一直让你们担心,但是小宝心里,我是妈妈,我是他全部,我以后,一定让你们放心?!?br />
        展爸点头:“我放心,对我们家小怜,爸爸一直都很放心?!?br />
        展妈红着眼圈出来,嘴里说了句:“来个人看着小宝,我去买点菜?!?br />
        展小怜主动站起来走进自己房间,她站房间中间,细细打量着这个曾经属于她天地小空间,电脑还是那台电脑,被展爸展妈?;ず芎?,桌子还是那个桌子,一尘不染,一切都没变,看眼里,熟悉却又陌生。她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她是被人遗忘配角,戏台下角落演绎着自己属于自己故事,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她却乐其中。

        现,梦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原来曾经前尘过往,不过是梦一场,回到家里,站自己房间,突然发现,展小怜其实还是那个展小怜。

        她低头看着扭腿摆腰睡姿**费小宝,不由笑了笑,然后走过去脱鞋,把费小宝姿势摆正了搂怀里,然后掀开被子躺费小宝身边,抱着轻轻闭上眼睛,小宝,你现是妈咪房间睡觉,你知道吗?

        费小宝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中间都没带睁眼,醒来第一件事就喊饿,晚饭都没吃就这样过了一夜,不饿才怪,展爸展妈就惦记着孩子没吃饭,生怕他深半夜醒了要吃,所以厨房电饭煲都是温着,他要是啥时候饿了,就啥时给他弄点吃。

        费小宝是好孩子,从来不挑食,就算是狗屎,只要有人吃给他看,他都会吃,根本不分中餐西餐,展妈旁边看着孩子吃美滋滋,这小心肝也跟着激动,“哎哟,我们家小宝怎么这么乖?自己吃饭吃真好。来,姥姥给你擦擦小嘴?!?br />
        费小宝头也不抬吃东西,等他下巴上汤水已经滴到身上了,才慢吞吞抬起下巴让展妈擦:“姥姥擦?!?br />
        展小怜旁边笑着说了句:“妈,你让他自己吃?!比缓竽昧丝榭谒嘉Х研”Σ弊酉?,费小宝继续吃啊吃。

        幽一直被关客房里乖乖写字,她一直很听话,但是,她听到外面吃饭动静时候,小幽立刻放下笔,忘了展爸展妈叮嘱,伸手拉开门走了出去,一边朝着厨房走一边揉着肚子。

        展小怜刚好端着费小宝吃完碗想放到厨房里,直接就碰上了,展小怜被吓了一跳,“你是谁???爸,妈,来??!”

        幽专心致志找吃,明明电话煲就有吃,结果她非要从柜子开始找。

        展爸展妈听到展小怜声音,立马就知道肯定是小幽被小怜看到了,赶紧冲过来:“小怜!”

        “爸!”展小怜急忙指着幽跟展爸展妈说:“这个女人突然从客服里走出来,蹲那啃生玉米?!?br />
        费小宝也慢吞吞走过去来,拉着妈妈手?;に?。

        展爸展妈赶紧把展小怜和费小宝带到客厅沙发里坐下,展爸又去把幽带过来,给她拿了一只馒头,里面塞了点菜让她抱着啃。

        展爸清了清嗓子,说:“小怜啊,爸爸妈妈一直不敢跟你说。小幽这里不太好使,不怎么会说话,也不大听得懂人家说话,反正不是个正常孩子。早先是燕回带过来,也不拿她当人待,经常忘了给吃,以致这孩子对吃东西特别执着,有一次他们来了又走了,结果把这孩子给忘我们家了,爸爸到处找人想把她送回去,这么大个活人我们家算什么事???可是爸爸找遍了人,又报警又打医院电话,想把她弄走,但是没有人愿意接回去。小怜啊,爸爸妈妈看这孩子可怜,连生面粉生米都吃,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就跟一个小孩似,这还是小姑娘,我们就怕直接把她扔出去,被坏人欺负了怎么办???所以,爸爸妈妈就决定把她养了,就当是家里多了只能吃饭小猫……”

        展爸展妈不会因为小幽让展小怜伤心,谁是自己孩子他们心里还是有认知,小幽跟小怜比,那是完全没有可比性,如果因为小幽让小怜不高兴,他们会毫不犹豫选择小怜。

        展小怜搂着费小宝,突然开口:“她是燕回人……”展小怜抬头,“爸,她有攻击性吗?”

        展爸立刻摇头:“没有,绝对没有。这孩子行为有时候倒是有心诡异,不过,没有燕回指令,她就是个孩子,完全没有攻击性?!?br />
        展小怜点点头,“那就行?!彼鸩慌?,就怕有人伤害她小宝,特别是她听说这个女孩是燕回人以后。

        费小宝安静坐着,半响,突然朝着幽走了过去,然后他歪着小脑袋,认真盯着幽看,幽发现了费小宝存,也学着他样子歪着脑袋盯着费小宝看,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好一会竟然都没说一句。

        展小怜哧一下笑了下:“小宝!你别跟小阿姨瞪了,眼睛疼不疼?”

        费小宝慢吞吞走回来,往展小怜身边一坐,然后才说:“妈咪,我喜欢她?!?br />
        展小怜惊奇:“哟,我们小宝喜欢小阿姨是不是啊,那让小阿姨和小宝朋友好不好?”

        费小宝慢吞吞点头:“好?!?br />
        展爸展妈顿时松了口气,小宝喜欢啊,喜欢了好,喜欢了小幽这可怜孩子就能留下来,如果小宝不喜欢,他们没办法拒绝展小怜要求暂时把小幽送走决定。

        费小宝似乎把小幽当成了一个玩具,吃完饭没有事情做,就拿着小肥妞玩偶去小幽客房,他蹲小幽面前,慢吞吞跟小幽聊天,说很高兴,东扯西扯,说还是英文。

        小幽一句话都不说,茫然睁着眼睛看着他。

        费小宝看到她头上戴着黑色发箍,用手指着那东西问:“我想看看这个东西?!?br />
        小幽不明白他意思,蹲地上没动,费小宝重复问了一遍,小幽依然不明白,费小宝说:“我可以动手摸吗?就摸一下?!?br />
        小幽歪了下脑袋看着他。

        小家伙以为自己征得了玩具同意,伸出小手就想摸一下上面那朵黑色花,结果还没摸到,小幽突然伸手推了他一下,费小宝还是个小宝贝,一下子被她推跌坐地上。

        展妈不放心费小宝,刚好看到了,立刻上前把费小宝抱开:“小幽,小宝不能推知道吗?”

        展小怜听到展妈话走进来,“怎么了?”

        展妈抱着费小宝往外面走,嘴里嘀咕了一句:“这孩子,小宝想摸她头花,就推了小宝一下?!?br />
        展小怜站小幽面前,冷着脸,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突然抬脚对着小幽肩膀踹了一下,小幽被她踹靠到后面,展小怜看着她说:“如果你想一直有吃,你好对我儿子好一点,你都这么大人了,但是他还是个小孩,你以后敢碰他一下,我就让你活活饿死?!比缓笳剐×蝗焕魃实溃骸疤矫挥??!”

        小幽仰着头看着此时展小怜,慢慢卷缩着身体,眼中流露出恐惧神情,她伸手抱着头,然后连连点头,脆弱小心灵被眼前突然变极为恐怖女人打击七零八落。

        展小怜点点头,然后蹲下身体和她平时,放低声音说:“看来你你听得懂我说话,既然这样,刚刚你推了小宝,那么现请你对小宝道歉,”她指了指小幽头上发箍,说:“把这个拿给小宝摸一下,就算你向他道歉了?!?br />
        小幽眼睛里满是泪水,她还是胡乱点头,展小怜站起来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发现小幽还蹲那里,展小怜说:“过来?!?br />
        小幽立刻站起来跟着展小怜走到外面。

        展妈抱着费小宝安抚,其实费小宝脸上没一点表情,没哭没闹,很安静,展爸因为学校有事出去了,展妈就没指望小幽能听她话,结果她刚出来就看到小幽老老实实乖乖巧巧跟小怜后面出来了,展妈很震惊:“哟,小怜,她怎么跟你出来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她又不是听不懂人说话,训她两句就听话了。小幽,过来!”

        展小怜和小幽说话是很凶狠那种,对展小怜来说,一个白痴一样女人,不管她长有多好看,都不是燕回想要,燕回喜欢聪明漂亮又懂眼色女人,他不会允许他身边女人不听话。

        但是小幽是燕回人,甚至是被他带出来利用,说明小幽就不是一个普通弱智少女,她绝对是被燕回驯服了,所以首先一点她就知道,小幽虽然不会怎样表达语言,但是她听得懂别人话,只是她会有选择过滤,只要她听得懂,那就好办了。

        按照展小怜对燕回理解,他指使一个女人,绝对不会想展爸那样有耐性,他选择他理所当然认为方式来对付小幽,展小怜对一个不相干人不会像对待小宝一样有耐性,所以她直接了当选择了燕回式沟通方式,而小幽也条件反射给予了她回应,因为她对那个男人怀有恐惧之心。

        小幽委委屈屈拿下她头上头箍,泪汪汪送到费小宝面前,结果费小宝盯着她手里东西看了半天,摇了摇头:“不要?!?br />
        费小宝不要,但是小幽还要继续执行展小怜下达指令,就拼命往费小宝面前送,不摸不行,一定要摸。

        展小怜对费小宝挤了挤眼睛:“小宝,小阿姨喜欢你,让你摸摸来着,你摸摸看?!?br />
        费小宝好奇摸了两下,还上面抠了抠,然后说:“好了?!?br />
        展小怜对小幽打了个手势:“好了?!?br />
        小幽立刻把头箍往头上戴,展小怜看着她动作突然喝道:“等下!”

        小幽不明所以,以一个手举头箍动作停半空,展小怜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她手里东西,皱着眉头看向她头箍上那朵黑色花,刚刚被费小宝好奇之心抠过地方露出一个微小电子装置,展小怜凑近了认真看着,直接去楼下把保镖领队喊了上来,她指指那个东西问:“你认不认识这是什么?”

        保镖领队就看了一眼,什么话没说,伸手把那东西强行抠了下来,朝地板上一扔,抬脚皮鞋,用鞋跟对着那东西使劲一踩,顿时被他巨大力道踩扁,然后他才开口,“夫人,这是高端窃听装置,常用于情报机关……”

        展小怜愣了下,突然变了脸,咬着牙念出一个名字:“燕回!”后退一步,对保镖领队说,“带人搜索这幢房子,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地方?!?br />
        领队点头,把下面人交上来,分头开始地毯式收拾展家各个房间卧室。

        小幽似乎感觉到了展小怜愤怒,她睁着惊恐眼盯着展小怜表情,生怕自己惹她不高兴。

        展小怜冷着脸,抱着费小宝坐沙发上,小幽像一只被猫抓到老鼠,整个人缩着脖子瑟瑟发抖,展妈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小怜,这是怎么了?”

        展小怜说了句:“妈,别担心,我是怕我们家被人装了窃听装置没有**,所以我让人查一下放心?!?br />
        展爸回来时候搜索人还没走,他还奇怪呢:“怎么回事啊这是?小怜?怎么了呀?”

        展妈拉拉他衣袖,把事给说了一遍,展爸愣了半天,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小幽这次来那么宝贝她头箍,不是因为她喜欢,她一定是被人重点关照过头箍不能碰,不能换,否则,按照小幽那么喜欢花花绿绿性子看,怎么会舍弃展妈给她买红色,而一直坚持戴着黑色?

        小幽见展爸回来,还扭头可怜巴巴看着展爸,就跟寻求帮助似,展爸训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别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这是你家了,你还帮着外面人坑自己家是不是?”

        展小怜跟展爸说了句:“爸,你别怪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被人要求这样做,说白了,就是她从别人那里得到一个指令,必须?;に饭?,不然她没好果子吃,她害怕?!?br />
        搜索结果出来了,展小怜房间多个隐秘地方发现窃听装置,只是这些东西因为时间太长没有电池已经失效,按照领队对窃听装置年代破析,展小怜大体知道了燕回什么时候开始往放这东西了,差不多从他第一次出现她家里就开始了,估计来一次放一个,展小怜抓了抓头发,这个神经病。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问展爸:“爸,小幽什么时候我们家?她头上头箍什么就发现了?”

        展爸赶紧算了下时间:“小幽来我们家是燕回死了一个月以后,小幽没人要了,所以就被人送我们家门口了?!?br />
        展小怜愣了下,突然无奈自语了一句:“就知道……”燕回哪有那么好记性和耐性管一个弱智小姑娘?人家就是故意送过来,她爸她妈心软,展小怜一直都知道,可能他们自己两个女儿都是女孩缘故,所以展爸展妈见不得就是女孩子流落街头。

        展小怜叹口气,抬头看着展爸,说:“爸,以后莫名其妙东西别往家里捡,就算捡了也要把包装给扔了,谁知道有没有细菌???”

        展爸连连头,这是他们错,当时间小幽实喜欢那个头箍,所以就没忍心扔,早知道,当时说什么也要把那东西扔掉,刚想到这,展爸突然问道:“小怜,燕回都死了,为什么还有人要利用小幽对付我们家?”展爸顿了顿,猛睁大眼睛,说:“难道……”

        展小怜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叹完了,展小怜忽就笑了一下,她扭头看着展爸,问:“爸,你觉得我很年轻很漂亮吗?”

        展爸愣了下,哪有父母不觉得自己家孩子长好?费小宝那样,展小怜自己还觉得那小疙瘩是世界上漂亮聪明可爱懂事小孩呢。展爸刚要开口说当然了,结果展小怜又摆了摆手,说:“算了。我知道我爸心里头我那就是天仙下凡?!?br />
        展爸心里正急呢,小幽这个小傻子把窃听器给弄家里来了,那这个躲背后偷听是什么人???展爸突然站起来,嘴里说了句:“小怜,爸爸现就给你买飞机票去机场……”

        展小怜跟费小宝这刚到摆宴第二天,展爸就急吼吼要把他们送走,展小怜擦汗,怎么说呢,走肯定是走不了,燕回闹这么大阵势,不就是为了把她给骗回来,这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展小怜对展爸摆摆手:“爸,别着急,没事。我现都多大了?我儿子都四岁多了,我一个已婚妇女有什么好担心???”

        展妈旁边都傻了,指着小幽气道:“你这孩子怎么坑自己人呢?我们对不好是不是???”

        小幽正撇着嘴,捧着她被人扯坏黑色头发伤心,展妈看不下去了,转身去把她买红色头箍给她戴上,嘴里说了句:“这红色多好看???非要个黑色,丑死了?!?br />
        小幽继续撇着嘴,展小怜伸手拍了她一下:“放心吧,没人打你,你可是你主子大功臣?!?br />
        小幽撇着嘴瞬间就拉直了,没人打她,主子不打她,放心了,立刻扔掉手里坏掉头箍,护住头上红色往镜子面前照。

        展爸惊奇死了:“哎哟,我们家小怜就是厉害,小幽可是不听人家说话。小怜说什么她都听呢?!?br />
        展小怜嘿嘿一笑:“那是,不听话我就打她呗?!?br />
        展爸还担心:“那小怜,现怎么办?万一那个……”

        展小怜摊摊手:“就这样吧,他那个人吧……嗯,怎么说呢,要是他想扯破脸,我下飞机时候肯定到不了家,所以,不用太担心?!?br />
        展小怜扭头看了眼正招呼人收工保镖领队,“你先让人下去备车,我待会要和小宝出去一趟?!?br />
        展爸急了:“小怜,你这会还要去哪???”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说:“去看看木头哥哥?!?br />
        展妈差点炸毛:“那死小子说不定就下面等着呢……”

        展小怜笑了笑,说:“妈,真没事。燕回这个人我还是很了解,他不过就是不甘心罢了。他这辈子吊儿郎当惯了,觉得我是他碰上铁板,没面子,所以啊,他也就是要扳回面子。而且,我这一趟回来,就是为了看看木头哥哥,看不到他,我就是白来了?!?br />
        展爸展妈对望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主要是孩子大了,轮不到他们管了。再说小怜经历了多少???小怜干什么都是胸有成竹,虽然展爸展妈心里头还是隐隐有点担心,但是还是稍稍放了点心。

        展小怜看了他们一眼,垂下眼眸,伸手拍拍费小宝小脸蛋,说:“小宝,要不要跟妈咪去看一个叔叔???妈咪小时候很喜欢一个叔叔,非常非常好哟?!?br />
        费小宝慢吞吞抬起头看着她,又慢吞吞点点头:“要?!?br />
        “妈,”展小怜一边去卧室拿外套一边问:“木头哥哥坟墓什么地方?”

        展爸伸手抱起费小宝,嘴里说了句:“小怜,既然你一定要去,爸爸带你去?!?br />
        费小宝手里抓住小肥妞玩偶,展爸怀里捏着小玩偶玩,展小怜脸上表情淡淡,披散着一头被人精心保养过长发,换了双中跟鞋,穿着黑色外套,跟展爸后面一步一步走。

        费小宝趴展爸肩膀上看着展小怜,问:“妈咪,你为什么不高兴?”

        展小怜急忙抬头对他露出笑脸:“妈咪没有不高兴?!?br />
        费小宝乌溜溜大眼睛一直盯着她,然后说:“妈咪有不高兴,小宝看到了?!?br />
        展小怜无奈笑道:“是,妈咪不高兴,因为要带小宝去地方有很多天使光临过?!?br />
        费小宝抬起头,然后问:“哦,他们都是很有才能人吗?像爸爸一样吗?”

        展小怜点头:“对,所以,小宝要有礼貌知道吗?”

        “好,”费小宝小声说:“小宝很有礼貌,不吵?!?br />
        外面停了好几辆车,展爸抱着费小宝上了其中一辆,展小怜跟着也坐了进去,展爸给司机指路,四五辆车朝着摆宴和青城相邻,位于交界处国家公墓园驶去。

        一路上展小怜沉默不语,她手托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费小宝感受到妈妈身上散发出低迷气息,突然奶声奶气说:“妈咪,小宝给你唱歌听好不好?”

        展爸立刻捧场拍手,“姥爷还听过小宝唱歌呢,来来来,唱给姥爷听,姥爷喜欢听小宝唱歌了?!?br />
        展小怜也笑眯眯看着他,“好呀,妈咪也想听小宝唱歌呢,那就唱给妈咪听好不好?”

        费小宝坐直身体,还动手做了个拉了拉面前不存小领带动作,开始唱幼儿园时候老师教给小朋友赞美诗:“乐女神幸福美丽……”

        展小怜脑袋随着费小宝唱歌节奏一左一右晃脑袋,等费小宝唱完了,展爸跟展小怜就拼命鼓掌:“我们家小宝唱真是太好了,妈咪和姥爷都好喜欢?!?br />
        费小宝小脸又被激动红了,问:“妈咪,那你还要不要听别???老师还教过《小约翰圣诞树》?!?br />
        展小怜点头,“好呀?!?br />
        费小宝别方面腼腆,就是唱歌很大方,说唱就唱:“嘀哩哩嘀哩哩圣诞节乐,嘀哩哩嘀哩哩圣诞节乐,小约翰说喜欢圣诞节……”

        费小宝一连唱了好几首歌,展爸跟展小怜都特别捧场,这种欢乐气氛中,时间很就过去了,眼看着就要到公墓了,保镖领队突然从后面车里跟展小怜这辆车通信:“夫人,后面有车跟踪,我们好不要前面停车,一旦下车容易被控制……”

        展爸急忙扭头看向后面,结果后面车太多,分不清到底那辆才是跟踪车:“小怜,要不我们不下车了好不好?下次再来?!?br />
        展小怜没回答,而是伸手拿过通信器,对着里面问了句:“能分得清有几辆车吗?”

        保镖领队答:“前后都有,我们被人包围中间……抱歉夫人,这些车就刚才从岔路地方拐弯过来,似乎早有准备,夫人,我安排让劈路,您恐怕不能下车……”

        展小怜想了下,回头看了眼费小宝,然后说:“按原计划下车,如果到时候有什么事,你们唯一?;ざ韵缶褪枪?,其他什么都不用管?!闭剐×低?,伸手挂了电话。

        展爸急了:“小怜!”

        展小怜笑了笑,说:“爸,我们车被包围中间,刚刚路没那么宽,就算想劈路,也没那么容易,逼急了,反而容易出车祸,小宝车上,我不敢冒险。而且……”顿了顿,她说:“这次我见不到木头哥哥,以后都不会见到。爸,你放心,不会有事。燕回,他也是有顾忌?!?br />
        “可是!”展爸真是着急死了,这下车万一出事怎么办?

        展小怜知道,下不下车她今天都要见燕回一面,那个人,不达目怎么他可能会罢休?

        车开进公墓园停车场,展小怜下车,费小宝还还沉浸唱歌欢乐气氛中,慢了好几拍小宝贝还没反应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刚妈妈和姥爷都没注意听他后面唱什么歌。

        展爸抱着费小宝,带着展小怜朝着公寓后排走去,保镖紧紧跟他们身后,高跟鞋踩冰冷水泥地上,发出沉闷敲击声。随着越走越近,展小怜心跟着也提了起来,她沉默跟展爸身后,直到展爸突然一处站住,嘴里说了句:“小怜,到了?!?br />
        展小怜站住脚,她慢慢转身,看向一个墓碑正面,一个年轻穿着警服男人照片出现她眼前,展小怜看着那张照片,眼泪从眼角滑落,多年轻照片啊,那是安里木当警察没多久,特地穿着一身警服去拍照片,当时展小怜还陪着他一起去。

        展小怜居高临下看着那张照片,眼睛睁大大,任由眼泪往下掉,嘴里喃喃说道:“木头哥哥,别来无恙……”

        她回家了,他却不了。

        费小宝懵懂站展爸腿边上,然后他抬头看看展爸,问:“姥爷,妈咪为什么哭?是这个叔叔欺负过她吗?”

        展爸蹲下来让费小宝坐自己膝盖上,摇摇头说:“不是啊,是因为妈咪很长时间没看到这个叔叔,她太高兴了,所以才哭?!?br />
        费小宝“哦”了一声,站起来,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拉住展小怜手,对着墓碑上照片说:“叔叔你好,我叫小宝,妈咪说我是她小宝贝,妈咪还让我讲礼貌,你不能欺负妈咪,你看她都哭了?!狈研”κ咕⒗耪剐×?,把她拉蹲下来,伸出小手给她擦眼泪,嘴里说道:“妈咪不哭,爸爸说小宝要?;ぢ柽?,不能让妈咪哭?!?br />
        展小怜伸手擦眼泪,“妈咪这是高兴眼泪,不是伤心……”她扭头看向那个刻墓碑上字体,眼泪模糊了双眼,深深呼出一口气:“木头哥哥,这是我小宝,我儿子,是不是很可爱?你当警察时候说,你以后一定要伸张正义除暴安良,当一个对得起天地良心好警察……木头哥哥,你做到了是不是?对不起,我来晚了,我怎么也没想到……看一眼愿望都没有实现……”

        展小怜伸手,安里木遗照上摸过,“木头哥哥,我以后可能不会来看你了,因为我不想一直活缅怀你伤心里,我丈夫跟我说,我以后人生,只能微笑,所以这是我后一次因为伤心而哭,以后,我只会笑……”

        那个曾经牵着她手跑过大街小巷男孩,那个漫天烟花中露出灿烂笑容少年,那个微笑着给她承诺和未来男人,再也不会出现了,之后岁月,他会随着时间推移被模糊成一个影子,一个名字,慢慢、慢慢被人遗忘,他像所有生命消失人一样,和大地融为一体,消失……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眼泪,然后站起身,“木头哥哥,我看你一眼,我心愿达成,所以,我要走了,木头哥哥你保重?!?br />
        费小宝举起小手对着安里木照片挥了挥:“叔叔拜拜?!?br />
        展小怜也对安里木照片摆了摆手:“木头哥哥拜拜?!?br />
        展爸一直站旁边没吭声,展小怜扭头跟展爸说了一声:“爸,行了,我们走吧?!?br />
        说着展小怜和费小宝前面走,展爸看了眼安里木照片,叹口气:“木头啊,保重,我和你展婶,会经常去看看你爸妈?!?br />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前面慢慢走,展爸跟着后面,一点一点朝前移动,当走到墓园通往停车场主干道时,停旁边一辆黑色车上靠着一个人,低着头,曲着一条腿,一下一下踢着身后汽车。

        展小怜看着他愣了下,带着费小宝继续朝前走。

        燕回慢吞吞抬头,站着没动,就是嘴里对着展小怜说了句:“喂,爷也死了,怎么没看到你去祭拜祭拜?”

        展小怜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他,燕回还是那个燕回,骚包到了极致,不管是身上衣着还是身后车,都是奢华到了顶点,他一脸满不乎,就好像刚刚跟踪包超人不是他一样,像他们不过是偶遇一样。

        展小怜对他笑了笑,说:“祸害遗千年,燕爷哪有那么容易死?”

        展小怜保镖速从后面围了过来,结果,燕回身后从不同方向和距离冒出一大群拿着枪人。展小怜回头对着保镖领队做了个手势,保镖领队会意,立刻拉住想要冲过来展爸往隐蔽地方退,展爸敢冲上去,那些人就敢开枪射杀,展小怜心里,燕回从来都是毫无顾忌人。

        燕回慢吞吞晃过去,朝着展小怜位置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摊着手,目光从展小怜脸上落到了她身后站着费小宝脸上,又从费小宝脸上落到了他抓着玩偶,然后用怀疑目光打量着费小宝,微微眯着眼,似乎想从费小宝脸上找出点什么。

        展小怜看着他表情,突然嗤笑一声,瞬间明白了他疑惑,她不奇怪,这人绝对不会关心这种事,所以也不需要了解这种生理常识,要是有人告诉展小怜,说燕回不知道什么是辣椒她都信,这个人,根本不能用常识来看他。

        费小宝站展小怜身后位置,抬头看着展小怜,又看看燕回,慢吞吞说:“妈咪,小宝想……”

        燕回试探看着费小宝,对于看惯了漂亮人和物燕回来说,费小宝真不好看,他就没从他脸上看到一点好看东西,他居高临下斜着眼盯着费小宝,费小宝从他视线中逐渐感受到了不同寻常气息,他悄声无息往展小怜身后躲了躲,同时又想起爸爸说了小宝要?;ぢ杪杌?,小家伙纠结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燕回表情愈发阴险,甚至带着一点暴怒节奏,只是,他脸上表情他强力控制下,逐渐散去,取而代之他惯有,带着邪气笑容:“这个小子……”

        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燕爷这是什么表情?放心,姐小说看多了,带球跑那种戏码太老套,姐觉得那种女人就是傻B,姐不喜欢。再说了,燕爷继承人怎么可能轮到姐来生呢?话说要是真生了,现也该有六七岁了吧,这个才多大?宝贝过来,告诉燕爷今年多大了?!?br />
        费小宝奶声奶气说:“四岁?!?br />
        燕回微微抬着下巴,脸上满是燕回式笑容,抬脚,继续摇摇晃晃走过去,看着仰着脑袋看着他丑八怪,伸手摸了摸费小宝脑袋,笑惑人心魂:“那,这个野种是谁?别告诉爷,这是你跟哪个野男人生。爷说过,爷不喜欢?!?br />
        展小怜把费小宝往自己身边拉了拉,笑笑说道:“燕爷别这样啊,您大人大量,跟死人呕什么气呢。就算您想挖坟再阉也不成啊,那骨灰都撒海里了?!倍倭硕?,展小怜微笑依旧,“另外,说到品种问题,燕爷可千万别搞错了,我小宝可是正儿八经贵族出身,真正皇亲国戚,出生就有伯爵爵位,爱德华家族爵位继承人,国王陛下亲自下令授予皇家规格洗礼,可不是燕爷挂嘴边野种?!?br />
        展小怜抬头,看着燕回严谨,唇边挂着一抹讥讽笑:“事分是非对错,人分三六九等,燕爷可不能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后一句话,一字一顿,无情而出。

        “展小怜!”燕回犹如被人用刀狠狠扎心脏上,他用一种几乎失控态度咆哮出展小怜名字,他伸手抓住头发,死死睁着眼睛盯着地面一角。

        那是他灵魂深处不愿让人企及地方,那是他不惜一切代价要忘记回忆,那是他用一切力量武装起来角落,那是他一生恐惧记忆。

        因为他不为人齿出身,因为他那对一旦昭告就会被天下人唾弃父母,因为他目睹那个让他疯狂场景。

        那是不可一世燕回心底里深痛,那是高高上青城燕回无法磨灭噩梦,他强迫自己忘记那些不堪入目画面,可每每想起来,他都会陷入癫狂难以自拔,他厌恶,他痛恨,可他始终无法永远忘记。那样不堪,那样龌龊,那样让人作呕。

        她用世上锋利刀扎中了他身体脆弱部分,狠狠,毫不留情刺了下去!

        展小怜站路中间,手里紧紧牵着费小宝手,静静看着那个似乎陷入癫狂回忆男人,半响,她冷静开口:“燕回,你可以任何人面前做任何无法无天事,那是你能力和自由。但是别我面前说我小宝一句坏话,你敢碰他一根头发,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放过你。小宝父亲你见过,就是把你驱逐出境那位皇家贵族,也是我丈夫,我想,神通广大燕爷如果想知道,一定什么都知道。燕爷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呢?这么多年了,我早已看开,恨不恨,都过去了还有什么?本想跟燕爷说句别来无恙,不过燕爷似乎每次是出人意料打破我原有计划,看来我们永远都无法达成共识。燕回,希望我们永不再见!”

        说完,展小怜牵着费小宝手,抬脚走过燕回身边,径直离开。

        展小怜身后保镖带着展爸从墓碑中速穿过,展小怜带着费小宝速坐到车里,司机早已接到通知,等人一上车就速开了出去。

        展爸惊魂未定摸摸费小宝头脸,“小宝,有没有哪里疼?小怜,没事吧?”

        展小怜看着窗外脸扭过来,对展爸笑了笑,摇摇头:“没事,就是吵了几句,没事了?!?br />
        费小宝也后知后觉摇头:“没有,刚刚叔叔跟妈咪吵架吵输了,哭?!?br />
        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摸摸费小宝头,笑着说:“叔叔不会哭?!?br />
        费小宝鼓起小嘴,表情很委屈,很肯定说:“叔叔就是哭,羞羞脸,吵架吵输了就哭鼻子?!?br />
        展小怜对着儿子笑,“好,叔叔哭,那我们小宝以后可不能哭,妈咪家乡这里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意思就是男子汉不能随便哭,不管碰到什么事都不能哭,知道吗?”

        费小宝似懂非懂点头:“知道了妈咪,小宝是男子汉,小宝不哭,叔叔羞羞脸,叔叔哭?!?br />
        展小怜把费小宝搂到自己怀里,看着窗外发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展爸看看她脸色,也没敢说话。

        车到楼下,已经接近十二点,展妈还说要不要打电话给展爸看看啥时候回来呢,结果电话刚拿起来,人已经到家门口了,费小宝展爸怀里睡着了,展小怜急忙拧开门让展爸先进去,然后自己进去关上门。

        展妈正拿了一只小碗把菜夹出来放进去,这是专门给小幽吃,筷子能用,但是用不好,一不小心就能把菜拨满天飞,所以展妈就给单独小碗吃饭。

        把费小宝放到床上,展妈站起来招呼两人过来吃饭:“她爸,你跟小怜吃饭,我去看着小宝?!?br />
        展小怜站起来说了句:“他现大了,不看也行?!?br />
        展妈没理,“我刚刚吃了一口,现也不饿,你们去吃吧?!闭孤枘睦锔椅事飞嫌忻挥惺裁词?,人回来了说明什么事都没有,剩下事肯定是木头事,小怜心情不好那是肯定,就别问了惹她伤心了。

        展小怜跟展爸坐桌子上吃饭,父女俩都没说话,展小怜也没吃几口,吃完了过去让展妈吃饭,她坐床边看着费小宝,把小家伙胳膊腿给拉下来,结果一会功夫以后他自己又跷了上去。

        展小怜坐床边发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有点空,手脚有点麻,似乎经历过一场浩劫一样,她伸手抱头,把手指插进头发里狠狠抓了一把,想把燕回发狂时样子给忘了,那些话有着怎样杀伤力展小怜比任何人都知道,她看过那本日记,她知道燕回这个世上不为人知秘密,所以,她才能一刀扎中他心脏。

        如果问展小怜后不后悔,她回答很坚定,不后悔,不管是谁,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说小宝一句坏话,特别是当着她面,否则她会给予对方成千上万倍打击。只是,她脑子里反复出现那个人那一刻近乎恐惧疯狂和痛苦。

        展小怜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低低自语:“忘掉!点忘掉!”

        展爸过来敲敲门,“小怜,你二哥电话?!?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接过展爸电话出去接电话,展爸留里面看着费小宝,看着费小宝睡姿展爸直咂嘴,看着那么乖小孩,这睡姿是不是太**了?

        展小怜拿着电话“喂”了一声,“二哥,我小怜?!?br />
        龙谷拿着电话担心问了句:“刚刚展叔跟我说了,伤到人没有?”

        展小怜笑了下:“我爸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二哥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

        龙谷点头:“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说了几句打算挂电话,结果龙谷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干脆,“哎小怜,等下,我还有事问你?!?br />
        展小怜奇怪问了句:“二哥,还有什么事???”

        龙谷站窗口,一只手插口袋里,问道:“小怜,我是想问薇薇安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没有啊,她不是一直都住湘江别院吗?”展小怜一骨碌站直了:“二哥,薇薇安又离家出走?你找不到了?”

        龙谷赶紧摆手:“这倒是,她回安享小镇了,走时候也没说一声,我问问她有没有跟你联系过?!?br />
        展小怜摇头:“没有?!逼婀至耍骸岸?,你都知道她回安享小镇你还管那么多?”

        龙谷有点懊恼解释:“不是,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结果她带着孩子跑了?!?br />
        还真又带球跑?展小怜:“噗——”顿时提高分贝:“二哥!你不是不喜欢薇薇安那款吗?怎么会怀孕呢?”

        龙谷叹气:“二哥这不是一时脑抽,想换个口味试试?结果就怀孕了,她一看怀孕了,连夜跑了?!?br />
        展小怜发晕:“二哥,你那么聪明人……这个……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不喜欢人家你把人家往床上带什么???薇薇安一直想跟你生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老早就跟我说了,就是要跟你生孩子,又没打算嫁给你,你这不是上杆子让她睡吗?”

        龙谷:“……”

        龙谷“咔”一下挂了电话,捏着眉间想,龙家孩子,说什么也不能姓了别人姓。

        展小怜看着挂断电话,无语。

        二哥也有脑抽时候?他不是一直喜欢大胸大屁股妖艳型美人吗?整天说薇薇安平板电脑飞机场什么,还说需要二次发育,结果呢?

        男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啊。

        展小怜也犯愁了,薇薇安怀孕了,那她得赶紧回去照顾着点,好歹那是二哥孩子,总不能真姓了爱德华姓啊,愁人了。

        展小怜是真打算回去了,跟展爸展妈商量了下,说了薇薇安情况,展爸展妈虽然舍不得,但是也不好留,就同意了,展小怜安排人去买飞机票,结果连买两天都没买到,展小怜就奇怪了,对着电话差点发飙:“飞机票怎么也买不到?这系统能坏两天?飞机场还做不做生意了?”

        展小怜气呼呼挂了电话,抓了抓头,飞机票都订不到了,真是邪了门了。其实展小怜心里隐隐约约猜到是不是燕回搞鬼,不过又想那人真那么不要脸?都被骂成那样了还往前凑?

        展小怜还真是看低了燕回了,跟他碰过以后第三天晚上,就出现展家门口了。

        展小怜一家正吃晚饭,结果有钥匙开门声音,一家子人还以为见鬼了,谁都家,还有人谁有他们家钥匙???

        几个这门锁是被展爸换过,那钥匙一看就是以前配,因为拧了半天,门都没开,外面传来不耐烦踹门声,家里人面面相觑,展爸站起来往门边走,嘴里问道:“谁???”

        从猫眼往外面看,就看到燕回站门边上,脑袋上还顶了五六把枪,展爸一哆嗦,压低声音喊展小怜:“小怜,你带着小宝躲到屋里去!”

        展小怜瞬间就知道外面是谁了,她坐没动,对展爸点点头:“爸,让他进来吧,看他到底想干什么。飞机票两天都没订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航线也被人预定满了,等于我现回不去,小宝还要上学,我耽误不起,他就算不来,我也打算去找他了?!?br />
        展爸见展小怜说认真而严肃,犹豫了一下,伸手把门拧开,展小怜保镖挡门口,又五六个,手里都拿着枪,燕回一个人站门口,身后倒是一个人没有。展小怜对保镖点了下头,说了句:“你们外面等着,有事我叫你们?!?br />
        保镖领队看了燕回一眼,点头:“是夫人?!?br />
        燕回就这样大刺刺走了进来,要不是他那一身骚包打扮,展爸展妈都有种这人又回他们家吃饭错觉,因为燕回轻车熟路去厨房,盛了一碗饭捧回来,从展小怜身边绕到里面,对着小幽连续踹了几脚,小幽被他踹到了角落缩着瑟瑟发抖,燕回大刺刺坐到了小幽位置,费小宝旁边,展小怜立刻伸手把费小宝从一边抱了另一边,然后推推费小宝,说:“小宝,到姥姥姥爷那边去?!?br />
        说白了,就是怕燕回伤害费小宝。

        燕回坐下来以后才发现他没吃饭工具,伸手把展小怜用来喂费小宝勺子躲了过去,结果嫌弃费小宝口水,又塞回去,把展小怜筷子拿过去,低头扒饭。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犹豫,不知道还以为这是演练好。

        展小怜从刚才他进来就盯着他看了,一直盯到他低头扒饭,脸上表情就跟看到鬼出现似。

        展爸展妈也目瞪口呆,完全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这是什么意思???重回他们家蹭饭呢这是?

        展小怜眼睛瞪圆圆,然后扭头看向展爸展妈,展爸展妈同样一脸茫然,面面相觑完全说不出话来。

        小幽因为燕回存,一直缩角落不敢动,展小怜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跟小幽说了句:“小幽,你待那干什么?过来吃饭?!?br />
        小幽微微颤颤站起来,但是不敢过去。

        展小怜一拍桌子,瞪着小幽:“小幽,让你吃饭,你吃不吃?”

        小幽被吓身体一颤,怯怯看了燕回一眼,又看了展小怜一眼,赶紧抱着自己小碗挨到展爸展妈身边,小心往嘴里扒饭。

        燕回继续低头扒饭,当没看到,一筷子菜下去,那菜能少一半,这筷子绝技就是展家练出来,展妈一开始不给他准备吃,他闷不吭声就动手抢,抢来什么是什么,抢多了,展爸没吃了,展妈为了不饿着展爸,只好准备两人份食物。

        费小宝看着家里来客人,好一会才惊奇说:“哦,妈咪,吵架吵输叔叔?!?br />
        燕回听不懂,恶狠狠瞪了费小宝一眼。

        费小宝鼓着小脸看着她,半天才委屈说:“妈咪,我不喜欢爱哭鬼叔叔,我害怕?!?br />
        展小怜伸手抓起桌子上筷子,对着燕回打过去,燕回猛直起身,扭头凶狠瞪着她,展小怜同样凶狠回瞪,半响,燕回伸手摸了下鼻子,回过头继续扒饭。

        展小怜:“……”她有种毛骨悚然感觉,这人打算干什么?

        燕回吃完饭,把小幽拖过去又踹了一顿,本来展爸展妈还有展小怜都不跟他说话,结果看小幽被踹抱头一声不敢吭,看着特别可怜,展爸展妈忍不住了,展爸赶紧过去伸手拉?。骸靶』镒有』镒?,你有什么气你说出来,你别拿人家小姑娘撒气是不是?”

        展妈也赶紧跑过去把小幽拉到房间关起来:“哎哟,你好好,老打她一个小姑娘干什么呀?”

        展小怜生怕费小宝受到不良影响,这教育可是大事情,真是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让展妈带着费小宝房间看童话书,她走到厨房,伸手抓起厨房刀,走到燕回面前,也不跟他说话,就是掂着刀,伸手一指门,意思就是:你这个死变态赶紧出去,别家里带坏她儿子,要不然她就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