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6章 天使降临过

    第386章 天使降临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386章天使降临过

        晚上睡觉时候展小怜躺床上,公爵从外面进来,展小怜从被窝里探头看着他问:“黑大叔,小宝睡了?”

        公爵伸手关门,床沿上坐下,“睡了,你也先睡,我去书房看会书?!?br />
        展小怜斜眼:“别以为你现认真看书就是合格公务员,你本来就是吃闲话,黑大叔早点睡觉呗,这都九点了,还看什么书???”

        公爵低笑:“我去看半个小时,很就回来,习惯了,不看我睡不着?!?br />
        展小怜勉勉强强被窝里点头:“那好吧,不能太晚?!?br />
        等公爵出去以后,展小怜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伸手从枕头下面拿出几张纸和一本书,把纸垫书上面,又从书夹缝里抽出一支笔,开始上面纸上划线写字,差不多有半小时时候,听到外面公爵关门走路声音,她速把纸笔塞回枕头下,钻到被窝里一动不动。

        公爵回来以后,先是弯腰她额头亲了一下,然后拿了衣物去洗澡,回来钻进被窝,伸手把展小怜搂进怀里。

        展小怜闭着眼睛翻身,抱着公爵,把脑袋埋到他怀里。

        三天以后,展小怜趁着下午公爵带着儿子睡觉时候出门,直接找到了自己个人医生,然后给医生掏出了几张纸,“你帮我看看这份体检报告里有没有问题?!?br />
        医生接过来一看,愣了下,“这个是……?”

        展小怜指指纸:“你就告诉我有没有问题,其他你别管?!?br />
        医生看着那几份特殊体检报告,满心疑惑,不管是格式还是上面文字都跟体检报告一样,唯一不同,就是这份特殊体检报告通篇都是手写。

        看着这样几份报告,医生真是满心疑惑,这样发费力气照着体检报告抄一份,不如直接复印一份来省事又直接,干嘛非得照着临???有那个抄写时间,一千份都复印好了。

        展小怜是不会告诉别人,这些是她花了好几天时间根据公爵那份几份体检报告默写出来,公爵只知道聪明,记忆力比一般人好,但是从来都不知道她记忆力其实已经强到了过目不忘程度。

        医生拿着那份手抄报体检报告,认真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把目光放后面一些数据上,开口:“报告显示常规项目一切正常,不过……”

        展小怜立刻挺直了腰板,紧追了一句:“不过什么?”

        医生把报告拿到展小怜面前,指着每份报告后面一句话说:“这两份报告指出,病人身体隐含着某种疾病,也就是某种疾病携带者,但是没有说明究竟是什么疾病,夫人,这个需要病人和医生配合才能知道?!?br />
        展小怜茫然地眨了两下眼睛,说:“隐含?甲肝?乙肝?”

        医生笑了笑,摇摇头:“差不多是这样意思,但是不是,因为前面肝功能检查一切正常,病人身上携带应该是不知名病毒,所以才会后面备注?!?br />
        展小怜站了一会,问:“那,我要怎么才能不让病人知道情况下知道他究竟携带了什么样病毒?”

        医生认真想了想:“这种情况,好方法就是和病人沟通,了解病人家族史,结果病人私人医生问诊,需要反复化验和验证才能确认……”

        展小怜把那几份报告拿了回来,对医生笑了笑:“我明白,谢谢你。再见!”

        辞过医生,展小怜用速度赶回家中,出去一个小时,公爵和费小宝都没有醒,展小怜一个人坐落地窗面前,看着窗外发呆,然后站起来去后院找正监督人除草山羊胡管家,“管家大叔!”

        山羊胡管家立刻向展小怜跑来,那么大年纪,但是精神抖擞:“哦,夫人!您找我!”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山羊胡管家跑进,往前走了几步:“管家大叔你好,我找你呢?!?br />
        山羊胡管家问:“亲爱夫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管吩咐?!?br />
        展小怜点点头:“是有事麻烦你啊,那个就是公爵私人医生蕾拉联系方式是多少?抱歉管家大叔,我一直忽略了这个,只知道她叫蕾拉?!?br />
        山羊胡管家一听展小怜是为了关心公爵身体,立刻跑去屋子,不多时又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纸条:“夫人,这个就是蕾拉医生联系方式,给您!”

        展小怜接过来,对管家挥挥手:“好,谢谢管家大叔!”

        展小怜一边往回走一边拨通手机号码,电话通了,展小怜立刻开口:“您好蕾拉医生,我是爱德华公爵夫人,关于我丈夫体检报告,我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

        和蕾拉医生约好时间,展小怜就挂了电话,再次朝着家中走去,费小宝还睡,不过公爵已经醒了,展小怜进门时候公爵正问仆佣展小怜去哪了,展小怜立刻笑嘻嘻往楼上跑:“黑大叔,我这呢,你醒啦?”

        公爵皱皱眉头,下楼走过去:“小怜,怎么没一会睡觉?”打量了一下她服装,公爵奇怪:“出去了?今天周末,还要去学校?”

        展小怜斜眼看他:“哦哦,黑大叔竟然还对我查岗了?!?br />
        公爵扶额:“我哪有,我就是问问?!?br />
        展小怜歪着脑袋看他:“那我就不说了,耶!小宝醒了没有???”

        公爵摇头:“还没有……小宝,别去捏他脸,万一捏醒了又不高兴?!?br />
        展小怜小手一挥,说:“我们家小宝就没有不高兴时候,我们家小宝可是超级好脾气小孩,就像……缩小版黑大叔!”

        公爵低笑,“瞎说?!?br />
        展小怜吐着舌头往卧室跑,蹂躏了费小宝一会,费小宝被她捏醒,揉揉惺忪睡眼,喊了一声妈妈,翻个身继续睡,展小怜旁边笑个半死,公爵站门口直叹气。

        周一上学,展小怜从学?;乩疵挥兄苯踊丶?,而是去见了蕾拉医生,蕾拉医生看着公爵夫人手绘那张体检报告呆了好一会才开口:“哦,夫人,我想说您很用心,真,这是我见过特殊体检报告,猛一看真很像,夫人字写很漂亮?!?br />
        展小怜笑了笑,直接开口问道:“蕾拉医生,据我所知你一直都是我丈夫私人医生,我丈夫也很信任您,所以,我想您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丈夫身体状况。请不要用任何无关紧要话来敷衍我,公爵是我丈夫,不存**问题,我希望您能如实回答?!?br />
        蕾拉沉默了一会,然后她站起来,走向靠墙摆放书柜里,弯腰从下面柜子里拿出一个木盒子,然后小心从里面捧出一本书,走回来送到展小怜手里:“夫人,您问题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我和您一样,正努力破解公爵大人身体情况,夫人可能不知道,我从一年半以前就试图弄清公爵身体状况,但是很遗憾我能力有限,我始终无法没有搞到具体原因,这是公爵大人家族史记,因为某种原因被这本书是被禁止面世,所以现图书馆已经没有,如果实要找,只能去博物馆,我父亲也是历任爱德华公爵医生,一直保留了这么一本书,我愿意把它借给您,希望能帮助到您找到原因?!?br />
        展小怜看着那本封面破旧硬壳书,看眼里突然觉得那是不详之物,她愣了好一会才伸手接过去,然后找了一张报纸把书包了起来,临离开之前她站住脚,回头看着蕾拉开口:“我弄清楚之前,我不希望我丈夫知道我打听过他事?!?br />
        蕾拉立刻回答:“是夫人,我迄今为止还没有和您见过面,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再见夫人!”

        展小怜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那本书展小怜没敢家里看,而是带到了学校,空闲时间翻看那本书,书本中记载时代,是爱德华还是小婴儿时候事,内容涉及到了公爵前面所有历任公爵,把爱德华家族整个发展史做了详细介绍,其中,对于爱德华家族从鼎盛到衰退过程有详细记载,而消亡原因不是爱德华家族某任公爵毁了爱德华家族声誉以致一蹶不振,而是因为爱德华家族人丁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稀薄。

        早爱德华家族人丁兴旺,同辈存人多达到了十来个,整个家族鼎盛时期达到三百多人,但是后来,爱德华家族成员越来越少,成员出生或者是青壮年时候会死于疾病,虽然家族成员试图寻找疾病原因,但终无果,这成为爱德华家族诅咒似疾病,因为书中记载,疾病特征各异,但结果无一例外为死亡。

        展小怜看到有人用笔疾病特征各种表现上画了加重线,笔记陈旧,看着像是很久之前画下,也就是说,蕾拉父亲或者是其他得到过这本书人都曾试图找出爱德华家族疾病史,但是都没有结果。

        展小怜拿了书签夹那个地方做记号,合上书,良久未发一言。

        接下来时间展小怜每天离开家出门上学,但是到达学校门口时候她就离开,甚至有一次驱车两个多小时出现市中心图书馆门前,寻找着有一点关于爱德华家族资料,她翻开众多同时期贵族家庭资料,从其他家族历史记录中寻找爱德华家族蛛丝马迹,收集着关于爱德华家族所有资料。而回家以后,展小怜依旧是那个笑嘻嘻逗弄公爵和欺负费小宝开心女主人。

        公爵这一阵经常抱着费小宝进出王宫,因为展小怜要上学,所以很多时候她也不知道,等她回家了才知道公爵抱着小宝从王宫刚回家,为此展小怜鼻子都气歪了,指着公爵抗议:“黑大叔,你这是排外!你们父子俩就是欺负来着!”

        公爵扶额:“小怜,你要上课,难道你还想拉下些课程?”

        展小怜其实就是故意找个话题,她对公爵带着费小宝出门很高兴,她没有弄明白之前,她不想公爵有什么明显异常,如果那样她会加担心。

        公爵身体看着一直很好,展小怜重视完全是因为龙谷提醒,为什么她二哥比她还关心公爵身体?是他听到了什么还是真因为公爵摔了一脚才有想法?

        展小怜自己是靠猜,龙谷不是个八婆人,他也不会兴口开河,所以展小怜开始重视,她要报告之前,是真以为公爵有可能缺钙,可随着她一点一点了解,她突然就很肯定确定公爵不单单是缺钙这么简单,他身上,很可能非常不幸遗传到了爱德华家族那份可怕疾病诅咒。展小怜必须要弄明白,否则,以后小宝怎么办?既然是家族遗传,爱德华家族这种不知名遗传疾病,会不会也悄悄遗传小宝身上?

        展小怜不遗余力锲而不舍想弄清楚,她把她收集到所有资料都送给蕾拉,“我不确定这些对你有没有帮助,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很抱歉我轻视了你能力,我从杰拉尔管家那里知道您是著名医学院毕业高材生,您为爱德华家族已经服务了将近三十年,我愿意协助您,即便我们终也弄不明白,但是我依然感谢您付出,请帮助我,我不想失去我丈夫……”

        蕾拉惊讶看着展小怜,她两个月内记录了厚厚两本笔记,复印了众多有关爱德华家族资料,蕾拉接过那些资料,点点头:“非常感谢您夫人,虽然我不敢保证能帮到您,但是我发誓我会确定,服务爱德华家族是我们荣耀,我很高兴您这样说?!?br />
        展小怜没有乘车回家,而是慢慢朝着家方向走去,后面保镖和车隔了一段距离跟着,然后一直走到家门口,展小怜回到家中,毫无疑问公爵和费小宝都不,肯定是再次进宫了,她伸手扯下脖子下围巾,往沙发上一丢,独自一人上楼,回到卧室往床上一躺,脱了鞋,直接钻到被窝里。

        不知过了多久,展小怜被推门声惊醒,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费小宝流着口水小嘴悬她上空,看到她睁开眼睛费小怜立刻笑小花朵似可爱,“妈咪……”

        展小怜不由一笑,伸手掐住他腋窝放床沿上,自己也跟着从被窝里坐起来,抬头看到公爵站床头,她开口:“咦,黑大叔,你们回来啦?”

        公爵看着她身上衣服,叹气:“小怜,睡觉时候要脱外套,别这样睡,醒了容易感冒?!?br />
        展小怜把费小宝抱到怀里,笑嘻嘻说了句:“知道啦知道啦……黑大叔你别说啦?!?br />
        公爵皱眉,展小怜吐舌头,举手保证:“黑大叔,我保证改正错误?!?br />
        公爵依旧是那副不高兴表情:“你保证了多少次了?”

        展小怜闭嘴不吭声,逗费小宝玩装死,公爵叹气:“小怜,以后自己要记住这些事,知不知道?”

        展小怜伸手比划了个“K”字样:“知道啦!黑大叔你放心吧?!?br />
        展小怜继续收集着爱德华家族所有资料,而公爵还是时长单独带着费小宝去王宫,时间一长,展小怜也听到了一些不和谐风声,似乎如今开朗许多公爵易招桃花,因为公爵近半年都是单独带着费小宝进宫,以致外面人误会公爵和公爵夫人感情出了问题,打算趁着这个机会上位年轻美人大有人。

        以前公爵露面机会极少,即便露面也是戴着墨镜,墨镜是个很有距离感东西,会让人不由自主拉开距离,而如今公爵服装展小怜整天嚷嚷着老古董打击下,逐渐有了其他颜色,曾经倍受公爵宠爱墨镜也成了下堂之物,再加上他手里牵了一双可爱小手,现公爵显得平易近人多,以致让人觉得有机可乘。

        这些声音没有影响到展小怜和公爵感觉,但还是会让展小怜觉得不爽,她嘟着小嘴,抱着胳膊,气鼓鼓等着公爵和费小宝回家,公爵和费小宝一回家就看到展小怜那张没有笑容气鼓鼓脸。

        公爵看着她脸色问了句:“小怜?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惹你不高兴了?怎么这副表情?”

        展小怜委屈瞪了他一眼:“是啊,有人惹我不高兴来着,可是这个人还不知道!他带着儿子出去吃香喝辣,看到美人还跟人家调**,可美了,把他家里糟糠之妻给丢到了后脑勺!”

        公爵叹气:“小怜,你说这个人是我吗?”

        展小怜抱胳膊:“要不然呢?你以为我说谁呢?我今天放学时候学校门口看到李奥伯爵夫人了,她跟说公爵现有多好多好,还好心好意提醒我以后要多关心关心了,还说现有很多富家千金对你虎视眈眈,黑大叔,你说,你是不是带着小宝当掩护,其实是去泡妞去了?”

        公爵:“……”他一副头疼表情,“小怜,别听人家瞎说,我去哪再找一个小怜这样可爱姑娘?”他走到展小怜身边坐下,看着鼓着嘴只跟费小宝玩展小怜,伸手搂住她肩膀,说:“小怜,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想告诉你,我这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这是这辈子做勇敢事,而且,事实证明我没爱错,小怜,我爱你,到我死时候,我都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

        展小怜猛扭头看着他:“你要是再说死死死,我就跟你急!”

        公爵急忙学着她每次犯错都会举手保证样子,说:“我错了,保证以后不会再说,请你原谅我……”赶紧看向费小宝,“小宝,帮爸爸跟妈妈说错了?!?br />
        费小宝立刻奶声奶气说:“妈咪,错了……”

        展小怜撇嘴,伸手捏着费小宝脸蛋?。骸盎档?,跟爸爸出去几天,就帮爸爸说话了?”

        费小宝重复:“错了……”

        展小怜翻白眼,公爵把她往怀里一揽:“不要教我们小宝学翻白眼,不好看?!?br />
        展小怜立刻不高兴:“哦哦,黑大叔竟然嫌我不好看了!”

        公爵叹气:“我不是嫌你不好看,我是觉得我们小宝学了不好……”

        展小怜瞪着他,“哦哦,小宝学了不好,黑大叔是找到了比我好教育小宝人了是不?”

        公爵立刻不敢开口了,“那个小宝,爸爸带去你洗洗小脚脚换个袜子好不好?”

        费小宝乐从展小怜腿上爬下来,牵着爸爸手走了。

        展小怜:“……”

        以后日子,公爵依旧会带着费小宝去王宫,外面风言风语依然存,特别是涉及到一些娱乐明星,这种政治和娱乐绯闻就会会被夸大,越演越烈。公爵对于外界传闻完全不做任何回应,不否认,不承认,只是带着费小宝时长出现宫廷舞会上,而这种舞会展小怜肯定不会去参加。

        展小怜心里也会不满这些传闻,只是她选择漠视这些乱七八糟闻,公爵一直都不是电视上焦点,似乎也就是这半年时间开始频繁出现人们视野,安享小镇很多人都开始登门,想和公爵攀上一点关系。只是,除了会参加宫廷宴会外,公爵似乎对于结交朋友没有多大热心,一如既往和外界保持着一定距离。

        外面关于公爵绯闻满天飞时候,公爵会带着费小宝,牵着展小怜手安静公爵府后院散步,会那里铺一张地毯,然后和展小怜相互依偎一起,看着费小宝傻乎乎对着满天飞蝴蝶扑来扑去。

        关于生死话题展小怜从来没有提过,她至今不知道公爵家族病史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从蕾拉那里得到消息却依旧不理想。

        费小宝如今是会跑会跳年纪,展小怜开始禁止任何人抱着他,包括公爵,确切说,展小怜为了不让公爵抱着费小宝而摔跤,禁止任何人抱他。

        费小宝很少闹脾气,不管是跟爸爸还是跟妈妈,他都会安静像个小木偶,即便没有人抱着,他也不会哭一声,公爵带着他去宫廷,就算累到站着睡着,费小宝都不会爸爸抱,妈妈说了,不能让爸爸抱。

        随着外界不断传来声音,公爵名字开始被人冠上花心称号,不明真相外人们喜欢人云亦云,对于爱德华家族这样一个有着良好声誉和历史贵族,人们乐于看到出现一个纨绔来破坏这个传统,成就大部分平民因为无法企及贵族层次而产生不平衡心态。

        展小怜这些风波中保持着沉默,确切说,是公爵给了她沉默信心。那些怀有幸灾乐祸心里男男女女们只看到公爵一次又一次出现美人环绕宫廷宴会上,却没有看到这些喧嚣繁华背后,那两只紧握双手和彼此看向对方眼神。

        展小怜学业继续,她只用了一点心思她学业上,多时间花了公爵和孩子身上,除去她去学校和公爵带着费小宝去宫廷时间,她抓紧时间每时每刻都和他以及孩子呆一起,即便是晚上公爵要去书房那半个小时,她也让人书房中间放了一张单人沙发,公爵写写画画时候,她就安静坐那张小沙发上捧着一本书看,直到昏昏欲睡。

        展小怜一如既往把费小宝哄睡着,有保姆陪着,她自己书房沙发上看书,公爵坐椅子上,转身看着他,无奈说道:“小怜,你先去睡觉?!?br />
        展小怜头也不抬说了句:“黑大叔,你就算写情书给你哪位美人我也不会偷看,放心好了,我对别人**还是很尊重?!?br />
        公爵真是哭笑不得:“小怜,我不是这个意思?!?br />
        展小怜抬头,“那你是哪个意思?”

        公爵扶额:“小怜……”

        想了想,公爵笑了笑,然后他收起面前东西,站起来走过去,伸手去拉展小怜,这是公爵习惯性动作,他喜欢把赖皮展小怜拉起来,然后搂到自己怀里,两人相拥着回卧室。公爵拉着展小怜手,嘴里说道:“小怜,我不看书了,我们现就去休息一会……”

        公爵话未说完,他拉着展小怜手突然一软,整个人就像失去支撑一样一下子跌展小怜身上,展小怜猛伸手抱住公爵压下来身体,嘴里惊呼一声:“黑大叔!”

        四五秒钟后,公爵睁开眼睛,伸手撑着身体沙发扶手上坐了下来,他微微弯腰,脸色未变,安抚似说:“抱歉小怜,我突然腿软了下,压到你了吗?”

        展小怜愣愣看着他,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往下落,一直盯着公爵看,却一言不发。

        公爵脸色稍稍变了变,然后他不自然笑了一下,伸手搂住展小怜肩膀,小心问:“小怜,怎么了?我压到你了是不是?抱歉小怜,我不是故意,压疼了吗?哪里?小怜?”

        展小怜抽噎着,无声哽咽,然后她伸手一抹眼泪,一脸气鼓鼓表情,说:“你当然压到我了?我鼻子,我肩膀,还有我膝盖,被你压疼死了!黑大叔你干嘛这么不小心???我疼死了,我都疼哭了!”

        公爵慌乱而又无措伸手揉着她膝盖,然后又摸向她鼻子,嘴里急忙问道:“很疼是不是?对不起小怜,我不是故意,我给你揉揉,每次小宝哪里疼了,你都是这样揉揉就不疼了……”

        展小怜顿时破涕为笑,“黑大叔,我又不是小宝,你还真以为揉揉就不疼了?”她吸了吸鼻涕,开口说:“黑大叔,你哪里疼?我也给你揉揉就不疼了?!?br />
        公爵低笑:“我哪里都不疼,走,我们去休息好不好?”

        展小怜站起来,换她伸手拉公爵手,然后两人一起去卧室休息。

        公爵跌倒频率随着时间推移增加,多到费小宝都知道妈妈面前说爸爸又摔跤了,展小怜每次都是抬头看着公爵一言不发,公爵一脸歉意开口:“我会注意,我保证我会注意?!?br />
        展小怜再次出现蕾拉面前,她坐沙发上,那张从来都笑嘻嘻脸上,充满了茫然和无助,她目光空洞看着蕾拉,说:“蕾拉,怎么办?公爵跌倒次数越来越多,他每次跌倒时候整个人都是失去意识,他根本不知道会什么时候跌倒,甚至连预防都没有办法做……”

        蕾拉看着展小怜,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握着她手,说:“我很抱歉公爵夫人,我没有办法找到源头,我无从下手,即便我求助了我老师,也无能为力。我想告诉您是,公爵大人从来没有放弃过治疗……”蕾拉伸手拿过手边一叠病历资料,说:“这是公爵大人上周交给我资料,希望能让我找到爱德华家族病理原因。夫人,公爵大人一直都很努力配合治疗,病历记录是国家疾病中心特种病情研究中心,把自己当成供人研究怪物一样送到那些人面前,希望能找到自己病因。他跟说我,不管怎样,他都希望我能继续下去,不管什么样治疗他都愿意配合,只希望他能多活几年,因为他不单单是一个人,他还有妻子,还有一个可能遗传了爱德华家族病儿子……”

        眼泪眼眶里打转,展小怜伸手擦了下眼泪,然后她吸了鼻涕,站起来,抬脚往外走了两步,然后又顿住,转身看向蕾拉医生:“谢谢你蕾拉,一如既往,我依然没有来过,再见?!?br />
        蕾拉笑了下,点了下头,“是夫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您,从未和您通过话,再见夫人?!?br />
        展小怜依旧是走了回去,她用行走时间来沉淀着脸上表情,缓解着红肿双眼,走到家中时,公爵带着费小宝后院晒太阳,展小怜去洗了脸,换了衣服和鞋,朝着那两人走去,一边走一边喊:“黑大叔!”

        公爵回头,看着她淡淡微笑:“小怜?!?br />
        展小怜笑嘻嘻跑过去,坐费小宝旁边,跟公爵一人一边把费小宝挤中间,费小宝觉得空间小了,拍拍小手,顺着地毯往前爬,脱离爸爸妈妈伸手范围,站起来草地上跑来跑去。

        公爵扭头看着展小怜,“饿不饿?要不要让吉拉尔给你拿点吃?”

        展小怜摇摇头:“一点都不饿,再说了,我还要减肥呢?!?br />
        公爵叹气:“小怜,你现已经很漂亮了,不要再减了?!?br />
        展小怜近一阵瘦很,以一种不正常消瘦瘦了下去,为此展小怜公爵面前臭显摆,一脸得意洋洋,对于公爵说不要再减肥话题,展小怜每次都是一副我不听,偏要减架势,害每次公爵都会对着她说教半天,然后展小怜就旁边手托腮笑眯眯看着他,就跟挑衅似嘟囔着拒绝。

        展小怜身体往后一躺,闭着眼睛说:“啊,黑大叔,天气真好,以后每天都要出来晒太阳?!?br />
        公爵点头:“好?!比缓笏烧剐×肀?,俯身低头她嘴上亲了一下,展小怜忽睁开眼睛,嚷:“哦,偷香贼!”

        公爵低笑:“对,偷香贼。小怜要怎么惩罚我?”

        展小怜伸手搂住他脖子,笑嘻嘻说:“惩罚登徒子方式就是亲回去,我变成偷香贼就报复回来了?!?br />
        费小宝歪着脑袋旁边好奇看着爸爸妈妈,然后说:“妈咪……不能吃爸爸嘴……”

        展小怜、公爵:“……”赶紧松开,不能带坏小宝。

        如今状况维持这样一种极为温情气氛里,打破时间是公爵又一次摔倒后,公爵突然把展小怜带到了书房,认真看着她说:“小怜,我想……我需要你帮助!”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他:“黑大叔,气氛被你营造太浓重,我害怕?!?br />
        公爵低笑,摇摇头,开口:“我是有事请小怜帮忙,小怜怕什么?”他顿了顿,笑着开口:“爱德华家族资产遍布全国,甚至还有两家跨国公司,这些东西有专人打理,但是小怜,这是我们东西,你不能置之不管是不是?偶尔也需要小怜帮我一下,是不是?这是我们共同东西,还有我们小宝东西,小怜作为小宝母亲,是不是有责任看护下我们小宝这些东西?”

        展小怜直直盯着公爵,公爵伸手摸摸她脸,说:“小怜,你要允许我偶尔偷偷懒对不对?”

        展小怜忽对他露出笑脸:“黑大叔,我还第一次知道你除了是国家公务员,还是有钱人。我局限了,原来只有我们国家才禁止公务员不能从商来着?!?br />
        公爵叹气:“小怜,这是家族资产,贵族之所以叫贵族,除了先天条件和外界赋予,资产也是一方面,否则只会被人称为没落贵族。那么小怜,我们继续刚刚话题好吗?”

        展小怜斜眼看他:“非得要我帮忙吗?我还上学呢?!?br />
        公爵点头:“非得小怜帮忙,否则我会不平衡,小怜不是一直说女人顶半边天?那么我要看看小怜半边天作用?!?br />
        展小怜想了想,一脸惆怅说:“可是,我对这些还真不懂,要说知道一点话,我以前大学时候跟朋友合伙开公司,管理过一阵子,但是黑大叔,那个管理跟这个可是一点都不一样?!?br />
        公爵笑了笑:“我知道,起码我小怜还是懂一点,所有管理都是大同小异,而且,我可以教小怜是不是?”

        展小怜看了看公爵脸色,然后点点头,说:“好吧,我先试试,不过黑大叔,要是我做不好你不能骂我?!?br />
        “好,”公爵说:“我怎么舍得骂你?我只会感激你而已?!?br />
        展小怜伸手搂住公爵脖子,委委屈屈说:“黑大叔,我希望我成为百万富婆,但是,我不想成为一个只剩下钱百万富婆,黑大叔……”她强行压着就要冒出来泪意,说:“我喜欢黑大叔赚钱给我用,我喜欢黑大叔一直这样陪着我和小宝,你突然让我打理生意什么,我心里好不平衡……”

        公爵搂着她腰,愧疚低声道:“对不起小怜,我真需要你帮助……”

        展小怜开始慢慢接手公爵转交过来固定和不固定资产,从费小宝庄园开始,她一点一点渗透到里面,了解庄园人员结构,了解庄园主要负责人性格脾性,慢慢做着她以为必要做事,公爵陪着她行走庄园每个角落,跟她讲庄园发展史。展小怜极强记忆力让她成为一个学习能力超强女主人,她轻而易举就能记住公爵介绍过那些人,能很理解庄园里错综复杂人员关系和厉害得失,对于公爵说过每一个重点她能倒背如流病很理解,她就像一台大内存电脑,源源不断吸收外界输入信息。

        展小怜面前面前笑颜如花,只是每次给湘江打电话时候,都会哭像个孩子,她抱着电话对龙谷哭着说:“……他一点都不告诉我,他什么都不说,但是已经开始安排以后事……还骗我说是要我帮助……”

        龙谷沉默听着她说着这一切,她稍稍冷静下来以后才会轻声开口:“小怜,你继续不知道好吗?尊重他所有决定,你要相信,他所做每一件事就是为了你和小宝,这样他才会觉得对得起你,你不能打乱一个病人行走脚步,我相信,这是爱妻子和孩子男人所做防范于未然步骤之一。小怜,不哭,人生难得碰到这样一个真正爱你男人,没有几个女人真正能碰到这样一个男人,所以小怜,你要微笑而不是痛哭,特别是他还为妻子和女儿未来努力时候?!?br />
        展小怜抽噎着答应:“嗯……”

        她说生死有命,她说他死了她就长寿,说把他那份一起活了,可是说起来容易,当她意识曾经说过话,有可能会短时间成真时,突然觉得这个事实会让她那样恐惧。

        展小怜按照公爵安排乖巧做着自己事,开始和她了解过高层接触,潜移默化让人接受她存事实。这是个现实世界当这些人陆续发现公爵是打算让他年轻漂亮妻子开始接受爱德华家族事务时,有人接受,因为他们知道掌权才是金主,有人跳槽,因为不甘于臣服一个女人脚下,当一轮风波过后一轮风波就会出现,经历过一次动荡展小怜就不会害怕第二次同样轮回,这是江山易主一个重要标志,即便有人不动,她也会强行要求这些人动起来,她要是忠心她下属,而不是她掌权后添乱挑事人。

        公爵似乎接受了自己小娇妻超强接收能力,总是按照一个固定步骤进行,向展小怜介绍产业性质,产业起源,用途,未来发展,然后是内部人员结构介绍,重要人物性格和脾性等等。

        听着公爵不需要任何资料都能说出每一处资产所有情况,展小怜才知道原来她公爵不是一个不思进取只知道拿工资公务员,他之所以那样空闲,是因为他曾经那样忙碌过,然后他开始享受他人生了。

        展小怜笑嘻嘻看着公爵,对着他冒星星眼:“黑大叔,我突然好崇拜你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啊,这么多乱七八糟人你都能记得住,连人家长什么样你都知道,真是太厉害了?!?br />
        公爵看着小娇妻一脸崇拜表情,男人虚荣心得到了莫大满足,摸摸展小怜头,说:“小怜比我容易做到,因为小怜比我加聪明,我能记住,是因为这些是我从小就必须要知道东西,也是爱德华家族每一任继承人必须要做事,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住我们家族所有产业,然后把他们发扬光大?!?br />
        展小怜对着公爵晃大拇指:“黑大叔,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喜欢死你这样了。我们以后要把我们家小宝也弄成这样,然后我们家小宝儿子才能成富三代……”

        公爵点头微笑:“好,我知道小怜一定可以做到?!?br />
        公爵慢慢移交他名下所有资产,一部分费小宝头上,一部分展小怜身上,还有一部分是薇薇安嫁妆,公爵不动声色做着这些,甚至没有跟展小怜说他每移交一处产业,就会把产业直接过户出去,正如龙谷所说,他用他自己方式为妻子和孩子做着后努力。

        费小宝满三岁,被展小怜送到了幼儿园,费小宝真是不让人操心孩子,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接受了去幼儿园事实,没有哭没有闹,展小怜把他送到幼儿园里面,老师接进去,他回头跟家长摆摆手,乖乖进去了。

        而公爵就是费小宝上幼儿园三个月后再次跌倒,只是这一次,他跌倒以后就没有爬起来,他意识清醒语言流畅思维清晰,除了身体没有了站立功能外,其他没有任何问题。

        展小怜眼泪包眼泪,坐公爵床头看着他,公爵伸手拉展小怜手,展小怜任他拉着,公爵讨好看着她,说:“小怜,别生我气好吗?我只是想着,我总会好起来,所以我不想让小怜担心罢了?!?br />
        眼泪顺着脸颊滚下,展小怜伸手一抹,吸了下鼻涕,说:“可是……我想为你分解一点心理压力……”

        公爵拉着她手:“可是现也不迟是不是?小怜,小怜别哭!”

        展小怜抹着脸上眼泪,说:“我没想哭……可是,眼泪自己往下掉怎么办???”

        公爵安静看着她,然后努力抬手抹她脸上泪,“但是,我只想看到小怜笑样子怎么办?”

        展小怜使劲吸了下鼻涕,嘴里说道:“黑大叔,就今天一天,我以后都会笑?!?br />
        公爵点点头:“好?!?br />
        两人没有围绕公爵身体做任何交流,似乎公爵身体他们看来不是问题,展小怜让人找来轮椅,把卧室改一楼,方便进出,再次申请休学,推着轮椅去草坪,像以前一样坐着草坪上晒太阳,真正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公爵身边。

        三岁费小宝虽然不常说话,但是表达还是没有问题,要说有问题,估计就像公爵一样,说话慢吞吞,他连续三天都看到了爸爸,但是第四天时候才发现轮椅存,他很奇怪仰起头,后知后觉十分好奇问:“爸爸,你为什么坐着这个椅子走路?你腿为什么不走路?”

        公爵微笑着拍拍费小宝小肩膀,说:“因为小宝长高了,比爸爸高了,成了家里顶梁柱,所以爸爸就要退休,让小宝好?;ぢ杪?。小宝都上幼儿园了,是大孩子了,小宝是男人,妈妈是女孩子,小宝能?;ず寐杪杪??”

        费小宝慢吞吞点点头:“当然?!倍倭硕?,费小宝突然红着眼圈看着公爵,说:“可是,小宝不想爸爸退休……”

        公爵依旧微笑着看着他:“小宝,爸爸没有小宝厉害,?;げ涣寺杪枇?,所以只能有小宝?;ぢ杪?,小宝,你愿意接受爸爸委托,勇敢?;ぢ杪杪??”

        费小宝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慢吞吞点头,说:“我很勇敢,我愿意?;ぢ杪?,也愿意?;ぐ职??!?br />
        展小怜站公爵身后,笑眯眯看着父子俩关于?;ぢ杪瓒曰?,然后上前一拍手,说:“好了,小宝,现请你帮忙推着爸爸去草坪,妈妈让杰拉尔管家为我们准备草坪午餐好不好?”

        费小宝点头,然后走到公爵身后,伸手推轮椅,公爵控制着轮椅速度和方向,让费小宝觉得那是自己利用作用,父子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朝着草坪走去。

        展小怜看着他们身影,然后去厨房安排午餐。

        爱德华家族资产转移继续,只是展小怜不再接受公爵讲解,她直接以公爵名义通知各处,要求发来她想要资料,陪着公爵草坪晒太阳时候看,如果有不明白地方,公爵会提一两句,多时间是他们坐一起,静静相依相偎一言不发。

        费小宝慢慢感受了爸爸妈妈之间那种不经意间透出凝重气氛,他加安静陪他们身边,不说不问,有时候看妈妈发呆,他甚至会走过去拉住展小怜手,给她讲他幼儿园被老师夸奖和得到奖励故事,却常常让展小怜泪流满面。

        只是,公爵希望转交还没有完成就不得不终止,三个月后,公爵因为一次突然昏迷被送入医院,后来转入皇家专用医院。

        费小宝幼儿园请假,和展小怜一起守公爵病床边,公爵醒来第一眼,就是展小怜和费小宝脸,他无力笑了笑,想抬手摸一下他们脸,却发现怎么也抬不起他手,“怎么办小怜,我想摸摸你们都没办法了……”

        展小怜伸手握住他手,捂自己脸上,说:“黑大叔,我这里啊……”

        费小宝乖巧凑过头,把脸凑爸爸手背上,脸上满是凝重表情。

        消息传出,众多人都前往探望,甚至惊动了国王大驾,展小怜大方而得体接待每一位探望病人,几乎除了国王,再没有人见到公爵面,展小怜不愿让他们看到公爵憔悴而没有血色脸。

        展小怜不知道公爵和他忠于国王陛下究竟说了什么,只是国王离开后,公爵突然对展小怜说,爱德华家族位于都城所有产业无偿捐献国家,爱德华家族都城产业占据了爱德华家族一半,且都是公爵一一和展小怜介绍过并成功移交过。

        公爵看着展小怜,还是那样淡淡微笑:“小怜,那么多产业,我怕你打理不过来,所以把他们捐献给国家,你别不高兴,我担心你太累,所以留下了不动产,就算是靠一些房子房租,也够你和小宝吃穿不愁一辈子,何况还有其他地方资产?!彼倭硕?,继续说:“我已经把这些东西都移交你名下,所以,这些资产是以你名义捐献给国家……产业移交,你必须亲自去他们派过来接手人交接……”

        展小怜哭着点头:“黑大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不高兴……”

        费小宝看到妈妈哭了好一会,茫茫然看了半天,然后才跟着哭起来:“妈咪,你为什么哭???小宝也想哭?!?br />
        展小怜顿时破涕为笑,她伸手抹着眼泪,捏捏费小宝脸蛋,说:“妈咪是心情不好,你呢?”

        费小宝止住泪,哭丑巴巴小脸蛋上还挂着两颗大泪珠,然后说:“小宝不知道……呜呜呜……”

        公爵低笑:“小宝,妈咪是女孩子,妈咪可以哭,但是小宝是男子汉,所以小宝不能像女孩子那样哭。小宝想当男子汉嘛?”

        费小宝点头:“想。当男子汉,?;ぢ柽??!?br />
        公爵轻轻“嗯”了一声,“对,小宝是勇敢男子汉……”

        展小怜速擦眼泪,“小宝,妈咪也不哭了,你也不哭,以后我们都不哭好不好?”

        费小宝点头:“不哭?!比缓笏锨耙徊缴斐鲂∈?,展小怜脸上胡乱擦了一下,说:“妈咪不哭,小宝长大了,小宝?;つ??!?br />
        没有人对公爵身体有办法,他就像个没有水植物,一天比一天虚弱,医生多他身体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日渐衰弱,一如爱德华家族那些患病先辈一样。

        蕾拉出现公爵清醒时候,公爵对她述说着他身体所有感受,哪怕一丁点疼痛和麻木,展小怜抱着费小宝坐旁边,轻声和费小宝讲着虚拟童话故事,费小宝懵懵懂懂问:“妈咪,天使为什么要带走那些聪明、有才能、还很勇敢人?”

        展小怜笑着说:“因为天堂需要一下聪明和有才能人来管理啊,要不然不久乱七八糟了吗?”

        费小宝“哦”了一声,过了好一会,他突然又围绕刚刚话题问:“妈咪,天使会带走爸爸吗?”

        展小怜看着他,反问:“小宝觉得爸爸是什么样人呢?”

        费小宝认真想了想,就展小怜以为他不打算围绕这个发问时候,费小宝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他一边哭一边说:“妈咪,我们能不能把爸爸打笨一点???”

        展小怜猛把费小宝搂怀里,让他趴自己肩膀上,不让他看到她眼里眼泪,公爵扭头沉默看着她,然后他别过眼,继续和蕾拉说话:“刚刚说到哪了?……哦,心脏感觉……”

        蕾拉红着眼圈离开医院,不忍听到小伯爵充满童真话,对公爵她很抱歉,她现学识还不能查出爱德华家族病因,但是她愿意继续为了探明愿意而努力。

        费小宝趴展小怜肩头睡着,展小怜抱着他放到了隔壁靠近窗口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她站起身,走到公爵身边,公爵看着她红通通眼睛,微笑提醒:“小怜!”

        展小怜速擦干脸上眼泪,强词夺理:“是小宝带,不是我自己主动要哭,我是感动,真是感动,我们家小宝可懂事了?!?br />
        公爵虚弱点头:“对,小宝很懂事?!彼醚凵袷疽庹剐×?,一脸愧疚说:“小怜,我们说说话好不好?但是你要答应我,要是我说事有些你不爱听,你也不能生气?!?br />
        展小怜抹了下眼泪,说:“要是玩女人什么,你就别说了,我肯定生气?!?br />
        公爵一脸无奈表情,“小怜,别瞎说,不是这些。但是你要答应我不生气我才能说?!?br />
        展小怜看着他表情,然后点头答应:“我答应,不生气?!?br />
        公爵对她轻声说了句:“小怜,我前半生为国王陛下而活,我虽然没有亲手杀过人,可是我曾经作为陛下智囊团做过决策和政令,却间接害死过人,他们会因为不适应法令而导致破产而自杀,我知道这是改革必然过程,但是我依然会因为这些而忏悔,但是我从来不曾后悔过,我后半生,我希望是为小怜和小宝而活着,只是,上帝让我牵了你手,却没打算让我走到底,……小怜,怎么办?我一点都不想离开你,可是……我感应到了我头……所以小怜,为了报复上帝,你要比我活长,这是你答应过?!?br />
        展小怜睁着大大眼睛,眼泪像珍珠一眼滚了下来,她点头:“我答应过,不会后悔?!?br />
        公爵看着她手,展小怜主动捂住他手,扣住他手指,公爵似乎心满意足说:“小宝……我们小宝会一直?;つ?,所以,你要答应我,不能拒绝他?;?,那是他作为男人责任?!?br />
        展小怜哭着点头:“我答应……”

        “还有,”公爵歪了歪头,说:“下面有一个文件袋,你帮拿出来好不好?”

        展小怜用另一手伸进去,果然摸到两个本子一样东西,她看着公爵,公爵微笑着说:“帮我拿出来,好不好?”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掏了出来,视线一触及到那个东西,突然猛砸地上,哭着骂道:“你这个混蛋!”

        公爵安静看着她:“小怜……”

        展小怜站起来后退一步,哭着看着他,“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一滴眼泪从公爵眼角一滴滴滑落,他泪眼模糊看着展小怜:“小怜,别恨我好吗?这个国家人,对于失去丈夫女人不会抱有仁慈之心,他们只会觉得这个女人是不祥之物,是害死丈夫灾星……所以小怜,这是我后能为你做,哪怕是用一种伤害你方式。我娶你之前没有问题,我们婚后出了问题,外界人只会加苛责你……小怜,这是我唯一愧对你事,也是我这一生仅有几次用权势和关系做过私人事,离婚我一年前就已经办了,我知道爱德华家族病,所以我不能自私等,我没放弃,但是我要为你和小宝考虑,小怜,你别生我气好吗?小怜……”

        展小怜站原地,泪眼朦胧看着他,然后她一步一步走过去,抓住他手,抹着眼泪苦笑着说:“黑大叔,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办离婚证?你也不怕有人传出去说你是坏蛋?背着老婆搞离婚证,带着儿子去泡妞,背地里不知怎么龌龊,你那么乎爱德华家族声誉,你好歹跟我商量下……”

        公爵低笑:“不行啊,因为我怕小怜知道我们离婚了……会离开……”

        展小怜吸了吸鼻涕,拉着他手说:“黑大叔你真是太坏了,你让我们非法同居了这么长时间……”

        公爵安静看着她哭红眼睛:“对不起小怜……我竟然不能牵着你手走到后……不知道以后,会是哪个男人有幸拥有呵护小怜机会……”

        展小怜摇头,哭着说:“不……我这辈子只结这一次婚……”

        公爵低笑,轻声说:“小怜答应过我,以后会一直笑,只有小怜和小宝家庭,小怜笑不会开心,所以,小怜要为小宝找一个好父亲,能够善待他好父亲……”

        展小怜坚定摇头,用她带着哭过后浓重鼻音说:“不!我这一生只结一次婚,我丈夫只会是黑大叔一个人……”

        公爵微微叹气,“小怜,这是我后一个心愿,再没有其他了……”

        展小怜沉默看着他,半响说道:“黑大叔,如果我能找到第二个黑大叔一样男人,我答应你,我会再婚?!?br />
        公爵皱眉:“小怜!”

        展小怜别开脸,看向窗边床上睡着费小宝,说:“黑大叔,这世上,有几个男人会把别人孩子当成自己孩子来养?小宝是我们孩子,我不能为了我自己,遗漏小宝成长,我不能冒险,把黑大叔唯一孩子养歪,所以黑大叔,我也有底线,你不能逼我?!?br />
        公爵沉默看着她,然后他轻轻点头,“好!”

        一周后,公爵展小怜和费小宝紧握住他手时候离开,他微微笑了笑,轻轻对展小怜说了一句:“小怜,我困了,我想睡一会,你能让神父进来吗?”

        展小怜站起身,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黑大叔午安?!?br />
        费小宝站床头,爸爸脸上亲了一下,说:“爸爸午安?!?br />
        公爵闭上眼睛一瞬间,发出一声类似叹息回应:“安……”

        展小怜低头,久久把自己脸埋他逐渐冷却手心,眼泪打他宽大手掌上,费小宝安静跪妈妈身边,一言不发,他看着睡着父亲,轻轻碰了碰展小怜手,问:“妈咪,爸爸是被天使带走了吗?”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轻轻点头:“是,天使需要一个有才能人去帮助他管理天堂,所以,他带走了小宝妈妈?!?br />
        费小宝牵着展小怜衣角,撇了撇嘴,却没有哭出来,然后他伸手去擦展小怜脸上泪珠,说:“妈咪不哭,小宝会?;ぢ柽??!?br />
        展小怜伸手,把他搂怀里,然后她站起身,弯腰抱起费小宝,让他趴自己肩膀上,看着神父站床头,捧着圣经念念有词。

        当天下午,国家发布爱德华公爵病逝消息,爵位由其唯一儿子继承,国王下令按照公爵遗愿举行火火葬,骨灰由其子以及离异妻子陪同下,撒往靠近安享小镇一片深海域。

        一周后,已故爱德华公爵前妻宣布无偿捐出爱德华公爵离婚时分给前妻家产,以缅怀爱德华公爵一心为国遗愿,并正式交接。

        爱德华公爵病逝消息瞬间传遍国内外,各大重要闻均重点时间播出,爱德华家族作为国王陛下忠实拥护者,爱德华公爵去世昭示着国王失去了一员重大大将,小爱德华公爵年纪尚幼,无法分担公爵事务,各大帮派为了争夺有利形势,均有蠢蠢欲动势头。

        展小怜对于这个国家权势争斗没有任何想法,她沉浸丈夫去世痛苦中,短期内无法康复。

        湘江龙家兄弟全面出动,摆宴展家夫妻也葬礼时赶了过来,展小怜不需要任何安慰,她只是需要一个缅怀丈夫平台,却不想,他果真连这样平台都不曾给她。

        爱德华公爵遗留外产业各处动乱,爱德华家族分布全国各地远近亲属纷纷出动,为了分得家族遗产一杯羹而努力,他们犹如暴动暴徒从全国各地赶来,聚集公爵府大门外。对于展小怜这个已经和公爵离婚前妻,他们根本不会放眼里,一个离婚女人,凭什么要继承爱德华家族产业?

        费小宝成了众人争夺重要对象,似乎觉得只要费小宝点头,他们就能分到遗产一样,费小宝安静窝妈妈怀里,爸爸说了,小宝是男子汉,必须?;ぢ杪?。

        薇薇安参加完公爵葬礼后连夜离开了安享小镇,等想起她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她行踪。

        展爸展妈一直没走,他们什么都不敢说,看着小怜红肿眼睛,他们只能沉默握住她手,代替千言万语安慰。

        费小宝正常上下学,展爸展妈专门接送费小宝上下学,比任何人都心,到那都带着保镖寸步不离,他们是守幼儿园门口,生怕孩子被人抢走。

        龙谷展小怜消沉期间,用了整整一夜时间把除去捐出去资产以外其他产业摸了个**不离十,他用商人手段,以展小怜和费小宝授权代理人身份出现公众视野。

        作为费小宝合法监护人,展小怜看着费小宝惶恐而又努力装着镇定小脸,她伸手摸摸了儿子脸,对他笑了笑,说:“小宝别怕,你?;ず芎?,所以妈妈才不会害怕。我们小宝真棒!”

        爱德华家族资产体系复杂,龙谷从湘江带过去律师团和管理团队总会遇到各种各样阻碍,资产所地方势力涉及众多,或多或少参杂到了黑暗势力,龙谷带过来一个律师被人暗杀后,靠近沿海那处城堡和两处工厂整顿管理进入了死胡同。

        为了突破现有僵局,龙谷开始通过人脉和关系接洽西溏卿家,希望能借助海上之家势力打通沿海周边关节点,就龙谷让人开始接洽,还没有取得任何头绪时候,因为公爵去世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山羊胡管家进来汇报,“夫人,那叫卿犬卿家少爷外面,说要见您?!?br />
        展小怜一愣,她二哥正让人接洽,早上还说暂时没有头绪,犬怎么来了?她站起来去洗手间洗脸,想洗去一脸颓废,看着镜子里自觉,头发凌乱眼睛红肿,她发现自觉都不认识镜子里人了,原来失去一个重要人,也会让素来以为自己无敌她受到这样打击。

        她没办法,她会夜里睡觉时候翻身,习惯性想把四肢往公爵身上搭,结果却扑了个空,她夜里渴了想喝水了时候习惯性开口:“黑大叔,我要喝水……”可等待她不是公爵那声熟悉应答,而是静悄悄空气。

        展小怜看着镜子里人,然后她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黑大叔,我伤心了两个月多了,我觉得我该开始努力先替你活你那一部分时间了,黑大叔,你要帮我加油!”

        展小怜回卧室,换下身上睡衣,用梳子把头发梳理了一下,然后伸手扎了个马尾辫,拉开门走了出去。

        卿犬坐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报纸副刊上一小部分位置,写着关于爱德华家族资产争夺战简况,他嗤笑一声,低低自语了一句:“都是些跳梁小丑……”

        展小怜下楼,对着卿犬背影喊了一声:“犬?”

        卿犬翻报纸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他放下报纸回头,顿时皱起眉头,果然不出展小怜所料,狗嘴不吐象牙开口:“丑死了!”

        此文11月底会完结,此为《臣服》后一个月爬月榜机会,渣爷很少为冲榜要票,胖妞妞们实现下渣爷后愿望,帮爷冲下榜,即日起到本月月底,无特殊情况会高速。

        另:即日起留言留言低于4字渣爷不回复,胖妞妞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