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2章 大龄青年

    第382章 大龄青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卿犬目光从费小宝身上移开,然后看向展小怜,拧着眉头,一脸嫌弃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开口:“丑死了?!?br />
        展小怜:“……”怨恨:“你就是找我吵架是不是???好歹好几年没见,你就不能说点好听话???”

        卿犬随手把包扔沙发上,迈开长腿直接坐展小怜对面,冷飕飕再次打量了她一眼,“胖跟猪似?!?br />
        这话直接击中展小怜心脏,把她打击体无完肤:“犬,我生气了!儿子,这个破叔叔是坏蛋,你对他吐口水!”

        卿犬目光落费小宝身上,那小奶娃脸上仔细看了一遍:“真丑!”

        “喂!”展小怜真是怒了,说她丑行,说她家小宝不好看就不行:“你是不是找不到女人生孩子心里扭曲灵魂暗黑跟着身体和眼神都变态了?我们家小宝长这么可爱这么讨人喜欢,哪里长丑了?”展小怜指门:“我和我们家小宝不欢迎你,你赶紧哪来滚哪去,你这是来看我?你这是专门来气我吧?”

        卿犬斜了她一眼,站起来一个欠身直接把费小宝抱起来,看看费小宝穿着尿不湿,卿犬放心放腿上,捧着费小宝脸又看:“这孩子是你男人私生子吧?我怎么从他脸上看不出一点像你地方?”

        展小怜瞪着他:“这说明我老公基因强大,怎么着?”

        费小宝特别乖,被初次见面人抱着也不闹腾,卿犬把他放怀里折腾,结果费小宝一声不吭,卿犬嫌弃:“傻乎乎?!?br />
        展小怜站起来,一把抢了儿子:“还回来!你就是嫉妒,你就是羡慕嫉妒恨,犬,你这心灵彻底扭曲了,你赶紧找个女人给你治治,要不然你就完了,看我有儿子你都嫉妒?!?br />
        卿犬怎么听她说话怎么刺耳:“我什么时候找女人关你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br />
        展小怜撅着嘴巴对费小宝亲嘴,费小宝咧着小嘴对着妈妈笑跟小花朵似,展小怜越看越觉得自己儿子可爱,“我们家小宝就是可爱,妈妈好喜欢??!”然后抬头看了卿犬一样:“对了,你怎么有时间到我这来???”

        卿犬悠然自得坐沙发上,看着眼前那对白痴母子,别开眼:“一年忙到头总要有休息时间,我出来旅行,顺便过来看看,怎么?你还真不欢迎?”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没有啊,你别说我家小宝坏话,我就欢迎,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你就赶紧给我滚出去?!?br />
        卿犬弯腰,跟费小宝大眼瞪小眼:“多大了?真是你儿子?不是我说,长真不像你?!?br />
        展小怜把费小宝转过来自己认真看:“像我老公也行啊,是我生出来,不是我儿子,难不成还是你儿子?哎,你交女朋友没???老大不小了,都成大龄青年了,找个女人结婚呗,真不知道你整天都忙什么呢?!?br />
        卿犬冷飕飕看了她一眼:“不是说好了等你离婚?”

        展小怜撇嘴:“小心眼,你还记着呢。我跟我老公感情好着呢,才不会离婚?!?br />
        卿犬嗤笑:“这可说不准,你也不看看你现是什么样,你以为有几个男人喜欢胖?你有一百五十斤了吧?”

        展小怜瞪圆了眼,肠子都气打结了:“你才一百五,你全家都一百五!我才一百一十九,而且,我还减呢,很就能和以前一样了?!?br />
        “小怜!”公爵喊了一声,人已经从楼梯下走了下来,果然换了一身正装,他对卿犬微微点了点头:“卿先生你好?!?br />
        卿犬跟着站了起来,伸手跟公爵握了下:“打扰了爱德华先生?!?br />
        公爵接过费小宝抱怀里,展小怜身边坐下,“小怜自从结婚,就很少有朋友登门,听说你能来看她,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卿先生到来能让小怜这么高兴?!?br />
        费小宝抓住公爵衣角放嘴里咬,乐喜笑颜开。展小怜赶紧拉下来:“小宝,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爸爸衣服不能吃……”

        卿犬冷眼看着面前一家三口,有种他根本不该来错觉,正发愣,展小怜突然问了句:“对了犬,你有没有给我们家小宝带礼物???”

        卿犬错愕了一下,然后狼狈说:“我怎么知道你有孩子了?”

        展小怜抗议:“就算不知道有孩子,你总该给我带礼物了吧?你看看,你看看,你到我们家登门拜访都不带礼物,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

        卿犬忍不住问道:“你缺钱吗?你掉钱眼里了是不是?每次见面都要礼物,再说了,我送你礼物戴了吗?不像戴你要什么要?”

        展小怜眨巴眼睛,然后扭头看向公爵,又看向卿犬:“犬,你就是小心眼!”

        卿犬冷哼一声,扭过头懒看碍眼一家子,换了条腿跷二郎腿:“懒理你,我待一会儿,过一阵就走,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本来是想来打击打击你看你笑话,不过现看看,貌似过不错,那我就放心了?!倍倭硕?,卿犬又低声自语了一句:“也是……你这没心没肺女人向来都知道怎么让自己过很好……”

        展小怜瞪着他:“犬,你一个人那嘀咕什么呢?说我坏话是不是?是不是?”

        因为公爵面前,卿犬没跟她吵,只是抬手看了手腕上手表,“我待会就走,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了……”

        展小怜撇嘴:“走什么走???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好歹吃顿饭啊,虽然你这么抠门,不过我们家一顿饭还是请起,吃完饭再走吧?犬,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你这样来去匆匆,不知道人还以为我有多吓人呢,看我一眼就被吓跑了?!彼屯纺罅四笱先猓骸拔艺媾至??哎,女人过了二十五就走下坡路了,看看你,还是花一朵呢,不公平??!”

        卿犬白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呢?还花一朵……你是胖了,不过还挺漂亮,当妈妈人,要那么瘦干什么?”

        公爵突然抱着费小宝站起来,以一个固定姿势托住小家伙急匆匆离开:“抱歉!”

        展小怜捏着鼻子看着公爵背影,经验老道跟卿犬说了一句:“小宝拉臭臭了!”

        卿犬垂眸看着自己跷起二郎腿鞋尖,半响,低声问了一句:“展小怜,你现,觉得幸福吗?”

        展小怜松开手扭头看向卿犬,点头:“幸福啊,我觉得很幸福?!?br />
        卿犬抬头:“就这样一辈子这个小镇上,到底有什么好幸福?”

        展小怜理所当然说:“这个……人活一世,能待地方本来就不大啊,就算是你,世界上那么多地方,可是你大部分时间不也是只待青城那个小小地方?我也一样啊,我大部分时间待安享小镇,有时间出去旅行,除了地方不一样,我觉得我跟你没什么区别。犬,你是不是挺我抱不平,觉得黑大叔把我困住了?”

        卿犬身体往后一靠,说道:“没,我只是没找到这里有什么好,以前看你时候,从来没想过相夫教子四个字会出现你身上?!?br />
        展小怜扭扭脖子踢踢腿,一边做着运动一边说:“女人嘛,结了婚相夫教子才是正常人,你是觉得我不是正?;故窃趺醋虐??我一直梦想就是相夫教子好不好?犬,你这正儿八经犬眼看人低了?!?br />
        卿犬身体一动,展小怜以为他要打人,被吓了一跳:“犬,开玩笑,开玩笑,不带打人!”她笑嘻嘻看着卿犬:“犬,你现有没有女朋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你认识,有没有兴趣?”

        卿犬嗤笑:“你对当媒婆还有兴趣?你说是那个叫什么薇薇安?我对白痴女人没兴趣,要是我没记错话,那女人对龙二少爷情有独钟?!?br />
        展小怜叹气:“那不是情有独钟,她是把我二哥当精子库来着,犬,你真不考虑考虑?我觉得薇薇安很不错,真?!?br />
        卿犬懒搭理:“你要是太闲了就去给我弄点吃,完了我就走。算了,我也不饿?!?br />
        展小怜撇嘴:“好不容易来……”

        卿犬睨了她一眼:“你都结婚了,孩子都有了,我来了当电灯泡?不惹人嫌,来看看就行?!?br />
        展小怜斜眼:“犬,我没嫌弃你啊,我们都那么熟了,而且,你也没少帮我,我哪会嫌弃你???我觉得你不嫌弃我就不错了,当然,你也没嫌弃错,我确实胖了,不过我会减下去?!?br />
        卿犬认真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一下:“算了,跟你扯能扯半天,我还真就是过来看看,知道你结婚,知道你生孩子,但是都没过来,所以这次我就是来看看,你到底过怎么样,现看,比我预想要好,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遗憾了?!比缓笄淙酒鹄?,走过去,伸手拿起沙发上包往身后一甩,“给你们家省顿饭?!?br />
        展小怜回视着他,皱了皱眉头,嘀咕:“你有什么好遗憾?哎,我们家不缺你一顿饭哎,你干嘛不吃就走???”

        卿犬走到门边回头:“我怕我吃了被噎着?!倍倭硕?,他又说:“对了,以前话还作数,你要是哪天离婚了,记得去找我?!?br />
        展小怜眼都直了:“犬,你找打是不是?”

        卿犬转身,头也不回对着展小怜摆摆手,走了。

        等公爵亲手给费小宝洗了屁股换了尿不湿出来以后,卿犬已经走了,他奇怪问:“小怜,你怎么让你那位朋友走了?难得来一次?!?br />
        展小怜惆怅:“他说要给我们家省一顿饭,所以非要走?!?br />
        公爵愣了下,然后一手抱着费小宝,一手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笑道:“小怜朋友真贴心,知道为我们家小宝省尿不湿,谁说人家没带礼物?看看小宝尿不湿多了一包?!?br />
        展小怜扑哧一声笑出声:“黑大叔,亏你想得出来!”

        “小怜说了,我们要自我安慰?!惫襞ね房聪蛘剐×?,两个人对着笑,费小宝不知道爸爸妈妈笑什么,也跟着咧着小嘴笑口水哗哗。

        对于现展小怜来说,这也是她人生一个圆满,曾经以为她这辈子都当不了妈妈,结果老天给了她送了这样一份惊喜,她可以花一天时间陪着费小宝,跟他讲故事,给他唱歌,逗着她面瘫小宝贝露出点笑意。

        费小宝是聪明小孩还是笨小孩展小怜不知道,不过费小宝反应慢是真,不是听不到,也不是听不懂,而是会慢一拍,小宝宝表情也不多,发呆时候看着特别傻,展小怜一直不敢跟公爵说费小宝是不是有点傻这个话题,而公爵也完全没有发现,心里眼里他家小伯爵就是个听话乖小孩,展小怜叹气,她还是选择相信小宝其实是和他爸爸一样,反应慢两拍吧。

        小孩子长很,一天一个月,身高是费小宝从来不让展小怜费心事,或许是继承了爸爸基因,费小宝身高一直比同龄小孩要高,展小怜带他出去玩时候,碰到其他小朋友,费小宝绝对是被人夸身高。

        依依呀呀学语时候,费小宝先喊是爸爸,把展小怜妒忌个半死,对着公爵吼吼:“黑大叔,你偏心,你肯定每次都教他喊爸爸!”

        公爵擦汗:“小怜也可以教他喊妈妈呀?!?br />
        为此,展小怜逼着费小宝学了一个月妈妈,以致呆萌费小宝条件反射,看到公爵也喊妈。

        费小宝是王宫???,公爵经验带着他入宫,每次都能给展小怜带一堆礼物回来。费小宝反应慢是慢了点,不过费小宝很好讨展小怜欢迎,他会简单说单词表达意思时候,每次都能用一朵小花一根小叶子或者是一根羽毛来哄妈妈高兴,傻乎乎小男孩,蹒跚着小腿,摇摇摆摆走到展小怜面前,捏着一根小草送妈妈,流着口水跟展小怜说:“妈咪……宝宝……送……”

        这招很管用,轻而易举就能让展小怜心花怒放,把儿子抱起来狠狠亲一大口,“送给妈妈礼物是吧?妈妈爱死了!”

        费小宝每一个变化展小怜都想跟人家分享,自打有了费小宝,展小怜给展爸展妈打电话,说全是费小宝,还经常跟潘弦交流育儿经,小猪猪现已经满地跑,会说会蹦了,明天九月份就要上幼儿园,潘弦息影,每天主要事就是带小猪猪。小猪猪长相和性格完全就是龙湛翻版,长特别像,脾气也一样,小脑袋瓜子特别聪明,什么东西学了都能记住,还特别会讨龙谷喜欢,爸爸不给买东西,能哄着龙谷给买。

        展小怜那边碰到什么问题,潘弦就用自己经验跟展小怜讲,反正潘弦跟别人处不处都没所谓,但是她一定是要跟展小怜关系弄好,结果偏偏就是这点让龙湛特别喜欢,坚持认为自己家大猪识货,能看到小怜好。

        因为费小宝出生十分金贵,所以他公爵府就等于是被所有人宠着,包括展小怜。别看展小怜平时干啥都理智,跟人家说时候说孩子不能宠,但是面对费小宝时候,展小怜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那种,等于就是宠上天了。公爵就别提了,孩子和妈妈一起宠,都没下限了。

        这要换了别小孩,不定就宠出个小魔头,但是费小宝不会,他是个有点傻气、反应也不灵敏小孩,面对着爸爸妈妈以及身边所有人那种无条件宠,费小宝没什么大反应,安静玩着自己玩具,翻着自己书,摆弄着自己各种大小造型各异小汽车。

        展小怜和公爵第一次带着费小宝回湘江过年,是公爵专机飞行,费小宝趴飞机小舱口,一定不定,就是小脸有点白,然后慢吞吞翻身,坐着飞机上,看着特别淡定,展小怜还跟公爵说:“黑大叔,我们家小宝好像很喜欢坐飞机,你看他多淡定??!”

        结果,下了飞机以后小家伙吐昏天暗地,还直接被送进医院了。

        展小怜抓狂:“这孩子怎么晕飞机都不给点提示???我还以为他特别喜欢呢?!?br />
        公爵擦汗:“小怜,小宝还是小孩子,多做几次飞机就好了?!?br />
        展小怜看着睡着费小宝,叹气:“都这样了,还敢带他坐飞机吗?”

        公爵无奈:“除非你不愿意带他回湘江,要不然就必须坐飞机?!?br />
        展小怜:“……”

        这一年湘江龙家比往年加热闹,展爸展妈和龙宴是一起来湘江,已经完全摆宴稳固了势力,如今早已不像当年那么忙。龙宴回家过年,高兴人莫过于龙美优,龙美优性格开朗了很多,从讨厌潘弦到接受经过了一个过程,潘弦也做了不少努力,如今龙美优家时候不会那么寂寞,还经常能听到她笑声,因为小猪猪还是很喜欢这个姑姑,小家伙能讨龙谷欢心,讨龙美优欢心就加容易。

        龙美优开朗起来,龙宴心情也就没有那么糟,虽然还保持着不能跨越距离,但不会像以前那样生硬和决绝。

        小猪猪现是哥哥,一般小孩就是喜欢跟哥哥玩,偏偏费小宝没反应,他安静坐着,眼珠子随着小猪猪跑来跑去身影移动,完全没有要跟着小猪猪一起跑意思,龙湛一把抓住小猪猪,大怒:“龙呜呜!怎么不带着弟弟一起玩?”

        小猪猪伸手指着费小宝嚷嚷:“爸爸,弟弟傻傻,不跟我玩?!?br />
        龙湛一巴掌拍下去,“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弟弟那是沉稳,哪里傻了?!”

        公爵大人表示很不高兴,对龙呜呜这个小盆友说他儿子傻傻很不满意,他儿子是全世界聪明小孩,哪里傻了?

        展小怜看着哭可伤心龙呜呜,翻白眼,过去拉过小猪猪:“小猪猪不哭,小爷们哭什么???弟弟是姑姑儿子,你得疼他,不能欺负他,你喜欢他,?;ち?,姑姑才能喜欢你?;つ?,你说是不是?弟弟不淘气,小猪猪应该加喜欢弟弟才对?!?br />
        小猪猪脸上挂着大泪珠,似懂非懂点点头:“姑姑,我懂了?!?br />
        费小宝还是那个表情那个动作,傻傻看着大家,也不说话。

        公爵大人臭脸,展小怜对他瞪眼,公爵大人默默扭过头,抱着儿子坐一边,一大一小,一个造型一个气场,展小怜叹气,果然小宝就是像黑大叔缘故。

        公爵和展小怜回龙家,是住龙家专门为他们修建一个居所,楼上楼下两层小楼,仆佣管家一应俱全,位置就原先潘弦养胎那个别院旁边,作为他们临时居所,平时无人居住,就留着让他们过来住。

        过年期间展小怜一家三口就住居,费小宝跟着保姆睡,公爵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孩子,然后抱着孩子出门呼吸下鲜空气,展小怜迷迷糊糊抬头对着公爵喊了一声:“黑大叔,别让小宝受凉了呀?!?br />
        公爵回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我会小心,你再睡一会,我抱着小宝出去转转就回来?!?br />
        公爵带费小宝到哪展小怜都挺放心,她都习惯了,反倒展小怜带费小宝时候公爵不放心,其实就是心理作用,觉得展小怜自己就是没长大孩子,再带着个小宝宝,他就不放心了。

        公爵带小宝出去呼吸鲜空气,展小怜自己乐滋滋重躺回被窝,安心睡回笼觉。

        费小宝乖巧趴公爵肩膀上,小婴儿穿着妈妈买可爱卡通童装,帽子上耷拉着两只长长兔耳朵,小屁股后面还挂着一只兔尾巴,趴着不动时候,就是只可爱小兔子。

        小猪猪早早就爬起来了,正跟着龙谷跑步,撒着小短腿跑可起劲了,公爵和龙谷打招呼,小猪猪也和公爵打招呼,还围着公爵转了一圈跟费小宝打招呼:“弟弟早上好!”

        说完小猪猪就跑了,费小宝慢吞吞从公爵肩膀上爬起来,人小猪猪都走了,他才开口:“多多……早……”

        公爵擦汗:“小宝,哥哥都走了?!惫粝肓讼?,后知后觉发现,他们家小宝这性子是不是有点慢???

        费小宝重趴回爸爸肩膀,鼓着小嘴吹泡泡,这个动作,是费小宝像展小怜地方,鼓嘴吹泡泡,展小怜小时候就喜欢这样,现她还喜欢鼓嘴表示抗议和不满。

        公爵抱着孩子到处,完了一圈后回去,展小怜还没起床,公爵一边抬脚上楼一边说:“走,我们去看看妈妈起床没有,妈妈是小懒猪,我们都回来了她还没起床?!?br />
        费小宝挥舞着小胳膊:“猪……猪……”

        公爵擦汗赶紧改口:“爸爸错了,不应该这样说妈妈,妈妈带小宝很辛苦,我们要体谅妈妈,但是妈妈该起床吃饭啦?!?br />
        费小宝继续挥小胳膊:“吃……吃……”

        展小怜真睡跟猪似,正美着呢,突然听到费小宝“哇”哭了一声声音,就一声,就没了,展小怜猛睁开眼睛,伸手抓过外套,衣服也没穿,拉开门就冲了出去:“小宝!”

        展小怜气喘吁吁跑到楼梯口,就看到楼梯下方围了好几个仆佣,其中一个真抱着费小宝哄,其他几个人围着公爵嘘寒问暖,展小怜没看到什么异常,松了口气,然后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问:“黑大叔,怎么了?我好像听到小宝哭了一声?”

        公爵扭头,看到她就穿了件外套,皱起眉头,抬脚走上去,拉着展小怜往房间走:“小心着凉,赶紧去穿衣服。没事,我刚刚抱着小宝上楼,不小心踩空了,小宝贝吓到了?!?br />
        展小怜立刻回头看着他:“摔跤了?”

        公爵无奈:“放心,没摔到小宝……”

        展小怜瞪眼:“那摔到你也不行?你老实说是不是摔到了?摔哪了?疼不疼?我看看……”

        公爵不理她,直接把展小怜给推屋里让她换衣服:“男人摔一下跌一下还不正常?就磕了一下,不疼?!?br />
        展小怜动作麻利穿衣服,穿好以后直接蹲地上,伸手就去撩公爵裤腿:“你让我看看……”

        公爵叹气:“真没事,骗你干什么?我们去看看小宝,他刚刚被吓哭了,不过抱起来就没事了?!?br />
        展小怜怀疑看了他一眼,公爵举手保证:“我发誓真是踏空,以后一定注意?!?br />
        展小怜下楼找费小宝,公爵一个人房间坐了会,然后起身走了下去。

        刚才被吓时候费小宝哭了下,展小怜下去找到他时候就没从他脸上看出,除了睫毛上挂着两个泪珠,脸上完全正常,小家伙木木,跟小木桩子似,展小怜伸手蹂躏着他脸,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伤啊什么,结果费小宝啥事都没有,往地上一放,就自己一个人啃着小手玩。

        展小怜噘嘴,捏他脸:“我家傻儿子!”

        ------题外话------

        有二。月底了,月票过期作废,胖妞妞记得戳几下爷月票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