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81章 费小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距离感油然而生。

        这是展爸看到燕回第一个感觉,曾经那个赖展家客厅死活不走,偷偷摸摸睡小怜床上装死年轻人完全不见了,同样一张脸,同样一个人,可是看展爸眼里,却和他记忆中那个孩子不一样。

        穿着昂贵衣服,踩着奢侈鞋,就连指甲也是精致到不能再精致,燕回给展爸感觉,是那种高高上俯视众生站金字塔顶端人姿态,他居高临下,用漠然而又邪气目光看向展爸,满是璀璨戒指手慢悠悠抬起,捏住他嘴里叼着烟,烟雾散去,露出他那张倾倒众生脸。

        然后,他视线轻描淡写从展爸脸上滑过,看向展爸身边那个手里捧着奶茶一个劲吸幽,突然伸手扔掉手里烟,一脚踩过直接朝着幽走了过来。

        因为外界带来强大压迫感,幽不由自主从自己奶茶世界中抬头,看向燕回目光从初茫然转而惊慌,继而变成了恐惧。

        “啪”一声,幽手中捧着奶茶杯突然掉地上,她黑幽幽眼中染上了无恐惧,这份燕回施加过来恐惧让她伸手抱头,发出一声尖锐而又凄厉叫声,随即她速奔向墙壁和文件柜形成角落,缩那个角落瑟瑟发抖。

        燕回顿时发出一阵充满邪气而又变态笑声,他慢悠悠晃到幽身后,抬脚对着幽身体大力一脚踩了过去,邪笑道:“爷说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原来是把你这东西给忘了!哟,给你穿上衣服还你真把自己当人了?”

        展爸脸当时就变了,好好一个姑娘,竟然就这样被他吓又跟以前一样了,展爸花了几年时间才让幽学会东西,眨眼之间就被破坏一干二净!

        蒋笙揉着太阳穴:“燕回!”

        燕回两只手插口袋,听到蒋笙声音缩回脚,慢吞吞回头:“有屁放,没看爷正忙着?”

        蒋笙看了一眼眉头紧皱展爸,站起来,绕过桌子,压低声音跟燕回说:“人展教授刚给你送回来了,人家给你教好好人,给你时候多漂亮一小姑娘?你到手就打,好歹面子上要过得去……”

        燕回听了非但没收敛,反而抬脚对着幽加用力气踹去:“爷打爷养狗,关你屁事?”

        展爸皱着眉头,看着瑟瑟发抖幽,忍不住上前说道:“小伙子,就算是狗没犯错也不能这么打,何况小幽还是个人???你那力气多大,她一个小姑娘哪撑得住你这样踢???你说是不是?”

        燕回嗤笑,用眼皮子睨了展爸一眼:“爷高兴,爷养,想打就打,谁让这狗丢了都没人要?”说着,抬起脚对着她再次狠命踢了下去,幽顿时发出一声老鼠受惊似尖叫……

        展爸这是听明白了,因为他要把人送回去,这小伙子不高兴了,不高兴他就拿小幽撒气,展爸赶紧解释:“我们家不是不要她了,而是我这有事要出门,她一个人家我不放心,别人又教不了,所以就想找个人看几天……”

        展爸话还没说完,燕回那边慢吞吞戴上一副白色手套,伸手抓着幽头发把她提了起来,邪笑着说:“行啊,那爷就看几天?!?br />
        展爸一看幽满脸惊恐表情,再看燕回一脸没把幽当人看表情,急忙说了句:“算了算了,我想了想,你们年轻人忙,这孩子带着挺费心,我还是领回去吧?!?br />
        这要把幽留给燕回看了,展爸觉得估计幽后不是被折磨死就是被饿死。

        燕回抓住幽头发就往外拖:“爷闲很,近正找乐子,既然她被送回来爷就刚好逗猫玩……”

        小幽表情已经陷入崩溃前兆,她眼里和脸上满是惊恐,展爸好歹教了她好几年,一时看着特别可怜,赶紧扭头看向蒋笙求助,他错了,他就不该把小幽给带过来招罪,这样好好孩子被吓。

        蒋笙接到展爸求助信号,看看那小姑娘也确实可怜,叹口气,走过去:“燕回,行了,一个傻子也值得你玩?你乐子那么多,随便找点什么事也比捉弄一个白痴有意思不是?你不是一直想要云城李晋扬看中那块地?我给云城土地局打个招呼,只要你正常参加竞标,手续齐全,那地就是你了……”

        燕回一听,直接松手,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开口:“蒋笙,这可是你说,爷可没逼着你干什么?!?br />
        蒋笙点头:“对,是我说,前提是你要正常参加竞标?!?br />
        燕回一听,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行,这个爷还是知道,爷让人准备着?!?br />
        展爸急忙绕过去把幽拉过来,幽抱着脑袋蹲地上,展爸蹲下来拍着她肩膀哄:“不怕不怕,哥哥跟你玩呢,我们家小幽乖了,不怕不怕哈……爸爸出门带着你,带着你了,我们一起去看姐姐……”

        燕回朝着门走脚步蓦地停下,慢慢转身,居高临下高高上俯视着蹲地上两人,展爸顿住,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只顾着安慰小幽,似乎提到了小怜。

        展爸扶着幽站起来,对着蒋笙抱歉说了句:“蒋市长,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哎,早知道我就不过来麻烦蒋市长了?!比缓笏纯囱嗷?,语气不亢不卑开口:“小伙子,谢谢你大人大量,小幽啊,每次教她写字时候都说是你让她写,她现已经会写很多字了,是你功劳。既然你把他留我们家了,我就好好教她,你放心吧。就这样,那我先带着小幽回去了,真是让你白跑一趟了,你可千万就别跟我这个老头子一般见识?!?br />
        燕回冷着脸,一言不发,展爸扶着幽走过他身边时候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是因为嫌脏还是给他们让路,等展爸带着小幽离开有一会以后,燕回突然对着展爸刚刚没来得及关紧门狠狠踢了一脚,一声巨大关门声随着他狂怒动作猛关上。

        蒋笙看了他一眼,什么话没说,重回到办公桌后面,淡淡说了句:“你要看人展教授不爽,你就当着他面给他脸色看,展教授这个人还是很懂脸色,保管人家这辈子都不会再找你。再说了,你给人家留了那么大一个麻烦还死活不带回去,你还好意思给人家脸色看?后一个,你自己心里不爽你拿我门撒什么气?对了,赶紧把你带来女人从我休息室带走,我老婆回来查房,万一闻到香水味我怕说不清,说起来你还怕被人看到你身边有女人……”

        燕回什么话没说,抬脚对着蒋笙办公桌直接踹了一脚,蒋笙拍挨打,识相闭嘴,燕回看也没看他一眼,伸手理了下衣服,拉开门直接晃了出去。

        蒋笙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办公,神经病懒理。

        展爸带着幽回家,继续犯愁。

        幽开始叽咕叽咕哭,以为要被展爸抛弃,缩着脑袋又要往杂物间钻,就是被燕回吓,展爸肯定不能让她再进杂物间了,哄了一晚上才把小幽哄上床睡觉,小幽夜里做恶梦,发出尖叫,把展爸吓个半死,好容易重给哄睡着了,心里又开始犯愁,跟小幽比,女儿还是重要些,只是这孩子也太可怜了,展爸还真是没办法不管她。

        就展爸犯愁了一周以后,家里突然来了客人,展爸没见过也不认识,他看着门外人奇怪问:“姑娘,你找谁???”

        门外站着是个冷冰冰美艳女人,皮肤雪白眼神冰凉,一头长发油光水亮披散身后,漂亮像电视里女明星。

        展爸开门以后,她径直目中无人走了进来,口中开口喊道:“幽!”

        小幽原本坐桌子边趴着写字,高高桌子,高高椅子,整个人趴上面,姿势也不太正确,以致人家第一眼不会看到她,听到这个女人声音以后,小幽直接抬头看向她,目光持续茫然,然后慢慢有了反应:“叽——”

        雪姬脸上面无表情,却看清楚幽模样后眼中有了丝惊讶情绪。

        幽身上穿着展小怜以前穿过裙子,淡蓝色,带着淡蓝色蕾丝花边,展妈翻出来给改了改,直接给小幽穿了,原本那头拖到小腿肚头发被展爸带去理发店给剪成了短短、可爱妹妹头,长头发还卖了三百五十块,展爸给小幽买东西吃了,她头上戴了一个带花粉色头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小皮鞋,安安静静坐桌子边,手里拿一只铅笔,面前摆着好几张纸,扭头看着她,似乎是写字。

        雪姬站客厅中间愣了几秒钟,试探着又喊了一句:“幽?”

        小幽眨了眨眼,重复答应:“叽——”

        展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问:“小幽,你认识人???”

        小幽伸手指着雪姬,回答展爸问题:“叽——”

        展爸看向雪姬:“姑娘,你认识我们家小幽?”

        雪姬脸上表情速恢复,她点头:“认识,此之前,她是我照顾?!?br />
        展爸顿时友善了很多,笑眯眯看着雪姬:“原来是这样,那就是小幽朋友,来来坐吧,难得小幽有朋友来看她,你看你看,小幽很高兴呢?!?br />
        雪姬速打量了下这个房子,然后冷冰冰开口:“不必,燕爷让我过来接小幽回去?!?br />
        展爸一听顿时警惕起来:“???这个就不用了,小幽这边住挺好,就不麻烦你们了……”

        雪姬站起来,依旧冷冰冰开口:“燕爷命令,任何人不得违抗,否则血溅三尺?!?br />
        小幽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速窜到桌子上,一把把展爸推倒沙发上,立刻对着雪姬做出了一个攻击姿势,展爸一愣,突然明白这是小幽自主做出了一个?;ふ拱侄?。

        雪姬看着小幽,开口:“幽,你是要违抗燕爷命令?你知道下场吗?”

        展爸赶紧站起来,伸手去拉小幽:“小幽,别怕,姐姐不是要伤害你,有话要好好说是不是?爸爸是怎么教你?”

        小幽攻击姿势随着展爸拉扯放下,只是眼神依旧极端防备,生怕雪姬真动手伤害展爸,雪姬开口:“幽,跟我回去?!?br />
        小幽脸上满是愤恨,指着雪姬狠狠发出一声:“叽——”

        展爸完全不理解这个“叽”到底是什么东西,“小幽,好好说话,别乱叫?!?br />
        雪姬开口:“她叫我名字,我叫雪姬,她一直这样叫?!?br />
        展爸知道了,小幽这是喊“姬”,展爸看着小幽愤怒表情,只好自己开口问:“姑娘,这个一周前吧,你们那位燕先生可是答应让我带着小幽,怎么这又突然反悔了?”

        雪姬依旧是冷冰冰开口:“燕爷只让我接幽回去,没说原因?!?br />
        展爸一想到燕回不拿小幽当人场景,这心肝肺都开始疼了:“这孩子傻乎乎,你们带回去也没什么用不是?放我这,我好歹还能教点东西……”

        雪姬还是冷飕飕表情:“燕爷吩咐,不得违抗,幽必须跟我回去?!?br />
        展爸只好问:“那姑娘,这孩子带回去,你们打算怎么办???”

        雪姬回答:“关着?!?br />
        展爸又追问了一句:“是不是还要打她???”

        雪姬看了展爸一眼,重复:“关着?!?br />
        展爸确认:“就是关着,不打她是不是?”

        雪姬点头:“嗯?!?br />
        展爸一听,想了想,答应了:“那你就带回去,不过,这孩子要是你们以后带不了了,你还给我送回来,反正我闲着没事,有个孩子教挺好?!?br />
        展爸决定让雪姬把小幽带回去以后,他就开始收拾帮小幽收拾东西,原本空身一人小幽,愣是被展爸收拾出一大袋子东西。

        小幽要穿衣服和鞋,展爸还给小幽布置了作业,他用笔字典上小幽写到字上做了个记号,然后一直翻到后一页后一个字,又做了个记号:“小幽啊,这是你回去要写作业,每个字都要写五十遍,一天写十个字,不能偷懒,要认真写,你要是写累了,要是饿了你就跟姐姐说,要是身上痒了要洗澡,你就跟姐姐说……”

        反正展爸把小幽他们家学东西,都给关照了一遍,还用一张纸写了一堆注意事项交给雪姬:“姑娘,这孩子傻傻,什么都不懂,你就担待一点,回去给她弄张床,我知道她喜欢黑乎乎地方,不过现好多了,喜欢床了,也知道自己穿衣服,就是不知道要穿什么衣服,麻烦你给她找出来挂起来,她看到了就会穿……”

        展爸爷不知道雪姬到底会照顾成什么样,他就觉得能唠叨一点是一点,要是她能听进去好,要是听不见,低要求就是别让这孩子饿死,好歹她知道去厕所吃饭了。

        雪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展爸给她纸她拿手里,幽来客厅叽咕叽咕哭,展爸被她哭心里直难受,后狠狠心,好哄歹哄把幽哄出门,反正哄小孩话他都说了一大串,后总算让幽自己抱着装着她行礼那个大袋子走了。

        展爸看着空荡荡客厅,自己还真是难受了一阵子,主要是觉得小幽太可怜,放下不下又不能带走,刚好有人来接,就只能让人把她先带走。

        第二天下午展爸就乘飞机走了,虽说预产期日期知道,但是小怜到底会哪天生压根没人知道,展爸生怕自己家里时候小怜孩子就生了,这样他都觉得自己没脸见小怜,所以买到机票就赶紧过去。

        展小怜是铁了心不管孩子什么状态她都会生,胎检对展小怜来说就是例行检查,医生说什么她压根不管,反正孩子一定要生,所幸一直到现,除了这孩子太老实不肯动以外,倒是有惊无险一路走了过来。

        公爵带着展小怜距离预产期半个月前就住进了医院,方便哪天突然生了能及时进产房,公爵请来了三名权威妇产科专家,能准备东西全都准备了,没去别地方,就安享小镇那家公立医院,然后安静等待孩子出生。

        展爸来了以后展小怜心情就好了,她扬着胖乎乎小脸对着展爸笑:“爸!”

        展爸风尘仆仆放下展妈关照他带过来东西,没洗澡之前也没敢碰展小怜,特地跑去洗澡消毒以后才敢到展小怜身边,捧着她脸看了又看,说:“哎哟,爸爸小怜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爸爸都不认识了?!?br />
        展小怜瞬间红了眼圈,她抽着鼻子,满眼泪花笑着说:“那是,谁让我是我爸闺女???”然后她伸手抱着展爸,小声说:“爸,我可想你了……”

        展爸拍着她肩膀,笑着说:“爸爸也一样,特别想小怜,我们家小怜这下真长大了,爸爸以后就不能训小怜了,我们家小怜要当妈妈了?!?br />
        展小怜红着眼圈,抬头看着展爸,撅着嘴撒娇似说:“就是,我爸跟我妈都不能训,我老早就是大人了……”

        公爵旁边急团团转:“小怜不能哭,小怜不要哭?!?br />
        展小怜支持者众多,瞬间就得瑟了:“偏哭,要你管?爸,黑大叔老欺负我!”

        公爵:“……”

        好歹还是展妈出来救?。骸澳闼的阆志透孀谒?,谁敢欺负你???瞎告状?!?br />
        展小怜指着展妈跟展爸告状,“爸,你看你看,我爸一直都这样训我!”

        展爸红着眼圈笑:“小怜,坐好了,爸爸以后给你做主,谁都不能欺负你……”

        展小怜得瑟:“看到了吧?大家看到了吧?”

        龙湛被挤人墙外面,恨咬牙切齿:“小怜,大哥今天还没看到你……”

        龙家三兄弟都住安享小镇那家酒店,每天做多事就是往医院跑,生怕他们什么时候错过了小怜生产受苦机会。

        展爸展妈被公爵安排医院,方便他们随时看到展小怜,展小怜身边陪护众多,但是毕竟父母是不一样,公爵这样安排让展爸展妈都特别高兴。

        展小怜肚子就跟气球似大,晚上睡觉翻个身都难,公爵就旁边陪着,展爸展妈看到公爵对展小怜样子,真是一点怨言都没了,公爵对展小怜那是真好,展妈看着觉得都能跟展爸小怜小时候对她样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捧手心含嘴里,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不是疼老婆,那根本就是宠闺女。

        龙家兄弟除了龙湛怎么看公爵怎么不顺眼外,其他两兄弟对公爵也很满意。

        让龙谷自己对女人这样,他是完全做不到,但是看到公爵对小怜这样,他就觉得应该,龙宴加不用说了,就觉得谁都该对小怜好,谁让小怜是他们妹妹呢?

        至于龙湛,这人绝对是看谁都不顺眼,就算今天不是公爵成了他妹夫,换了别人,哪怕是他亲自挑妹夫,他也一样看不顺眼,别指望一个有着严重恋妹情结大哥会对任何一个抢他亲爱宝贝妹妹男人好脸色,没拿刀砍那就谢天谢地了。

        龙美优因为身体缘故,龙谷没让她过来,只好湘江给展小怜打电话祝她平安,潘弦得知展小怜预产期就到了以后,知道不能再拖了,赶紧带着小猪猪一堆保镖护送下往安享小镇目地赶去,其实有小猪猪做掩护,潘弦完全可以不过去,毕竟小猪猪还小,但是潘弦还是过去了,虽然辛苦了一点,不过这样以后别人说不出什么话来,龙湛也会高兴。

        预产期临近,所有人都紧张,结果眼看着预产期都过了,展小怜肚子还是没动静,展小怜就奇怪了,手捂肚子上,一只小拳头突然隔着肚皮打她掌心,展小怜心顿时软了一下,她咧嘴笑了笑,臭小子还挺精神,不过肚子怎么不疼呢?预产期不是到了?

        公爵想要破腹生,他觉得这样展小怜不遭罪,结果展小怜说医生说了,胎儿胎位正,可以顺产生,展小怜就坚持要顺产,还答应公爵了,要是不行就破腹生,结果都过了预产期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要说这孩子不折腾,那是真不这折腾,结果后一下还偏偏折腾了,让眼巴巴等着他出生人多等了一天又一天,结果突然预产期过了第十天夜里来了。

        这深半夜,大家都睡觉,展小怜被肚子那种不正常疼痛疼醒,她突然睁开眼睛大喊:“黑大叔!我好像要生了……”

        公爵瞬间跳了起来,再然后所有人都被折腾了起来,就所有人忙着把展小怜往产房送过程中,展小怜无比痛苦阵痛中咬住了公爵胳膊,一声闷哼以后,就没了力气,然后孩子出生了?;故钦剐×嵝蚜艘缴胖篮⒆右丫?,因为孩子压根没哭,医生动作麻利剪了脐带,一看孩子还不哭,就急了,抓起小家伙对着脚底板狠狠抽了两下,然后小家伙“哇”一声哭惊天动地,宣示着他终于从妈妈肚子里出来了。

        展小怜整个人因为孩子出生时使力气有种奄奄一息感觉,只是一直拼着一口气等着孩子哭,然后听到孩子哭声时候瞬间陷入了沉睡。

        费小宝是个很安静小绅士,出生时七斤八两,算是个大个子,全身红通通皱巴巴,眉眼没张开,但还是能一眼看出长很像公爵,只是和五官端正充满正气公爵大人比,费小宝似乎丑多了。即便如此,费小宝依然是所有人焦点。

        费小宝是公爵为凯尔特·爱德华起华裔姓名,沿用了公爵祖籍姓氏,费,名字是公爵起,他说这样孩子就有一个正式姓名和朗朗上口小命,而且他一直记着展小怜话,孩子有贱命话比较容易养活,小宝,很普通名字,随便一搜,会有千千万万个孩子叫这样名字,所以肯定好养活。

        展小怜听到公爵说孩子叫费小宝以后愣了下,然后她对公爵笑了笑,“好,就叫费小宝,我是小可怜,但是我儿子是小宝贝,我喜欢这个名字?!?br />
        “小怜可不是小可怜,你是我宝?!惫舻屯?,轻轻吻住她唇,低声呢喃:“小怜谢谢你,我这辈子,死而无憾了……”

        展小怜躺床上,低头看看躺她身侧小肉球,然后抬头看着公爵:“黑大叔,是不是有种我是大功臣感觉?”

        公爵点头:“对,我小怜是大功臣?!?br />
        爱德华老夫人孩子出生时没来得及过来,第二天来了以后给孩子准备了一份厚礼,年岁已高爱德华老夫人哆哆嗦嗦拿出一份纸契,说是送给孩子一座橡胶树庄园。

        展小怜眨巴着眼睛,看看公爵,一脸震惊,公爵对展小怜露出一个无奈笑容,这或许是爱德华老夫人唯一想得出来表达她心情方式,爱德华家族人谁都知道,爱德华老夫人名下那座橡胶树庄园是她命根子,是她和已去世老爱德华定情地。

        展爸展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激动心情了,看着费小宝样子,那真是爱不释手,因为爱德华老夫人年纪太大,没人跟展爸展妈抢孩子,他们每天高兴事就是逗孩子。

        费小宝很安静,很少哭,就算是不舒服了也只是哼哼,肯定不会哭,所以这个孩子很让人省心,当然,也让展小怜一直怀疑费小宝可能有点傻,只是她一直没敢说,拍被展爸展**。

        公爵对费小宝非常喜欢,甚至学着抱孩子,因为展小怜喜欢喊小宝,所以连带着公爵都一起喊孩子叫小宝。

        龙家三兄弟一人给费小宝送了一个大红包,龙谷抱起孩子认真看了看,皱了皱眉头:“小宝怎么就没一点长像我们小怜?这孩子,还真会挑长相……”

        展小怜抗议:“二哥,人家还没长大,长大了肯定就像我了!”

        一周以后展小怜已经可以下地走路,费小宝跟刚出生时皱巴巴样子比,也稍稍长开了点,对于生儿来将,样子几乎是一天一变,不过相比父亲公爵大人,费小宝不算是个漂亮小婴儿,起码现看是这样。

        展小怜把费小宝宝贝,虽然心里也觉得费小宝长不好看,但是她是真喜欢,这是一个看起来健康又可爱小婴儿,就是反应似乎稍稍慢了一点,当然,这一点跟公爵也很像。

        相对于展小怜超强反应能力,公爵跟展小怜一起时候,反应总要慢上那么一两拍,费小宝似乎也是这样。

        费小宝一个月大时候,公爵受命带着妻儿进宫,接受国外陛下接见,同时费小宝这位一出生就拥有伯爵爵位小王子也接受了类似皇家排场洗礼,从头到尾一声没吭。

        展小怜抱着费小宝喜笑颜开接受国王接见,费小宝睁着他茫然眼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如果不是他小脑袋会因为听到声音扭来扭去,展小怜真要怀疑他有问题,因为听到动静以后,他总会慢那么一拍才扭头寻找声音来源。

        公爵完全没有发现费小宝有什么问题,他沉浸出为人父巨大喜悦中,这位无比空闲又吃穿不愁国家公务员,把他大部分心思和精力都放儿子和妻子身上。

        展小怜要给费小宝喂奶,所以她一直不断吃东西,同时还要去健身房减肥,每次展小怜捏着身上肉肉时候,她都会无比怨恨,嚷着要减肥减食,结果看到食物时候吃比谁都欢,展妈专门给她做能催奶食物,展小怜吃啊吃,减肥完全没效果,完完全全一个胖妈妈。

        看着镜子里变形自己,展小怜无比伤心,抱着脑袋嗷嗷哭:“黑大叔,我都胖成猪了!”

        公爵叹气,“小怜,胖胖像小猪,多可爱?”

        展小怜瞪着公爵:“哪里可爱了?我就看到一只胖猪!”

        公爵整天她耳边嘀咕可爱,后展小怜为了把费小宝能变成猪,就努力把自己养成了猪。

        展爸展妈那边待到费小宝三个月时候才回去,展爸先回去,展妈一个人又多待了半个月才回去,看着闺女胖乎乎,展妈就高兴,“我们家小怜还是胖点可爱?!?br />
        展小怜默默吐了三升血,龙家三兄弟是一起离开,费小宝接受洗礼以后才离开,龙湛死活要一个留下,后是给潘弦利用小猪猪给骗回去,为此龙湛跟潘弦生气了一周才和好。

        展小怜照顾费小宝都是亲力亲为,公爵为费小宝请三个保姆相比展小怜来说很空闲,她观察着费小宝每一个细节,会因为看到费小宝傻乎乎笑脸而欣喜半天,会因为费小宝尿了公爵满身尿而捧腹大笑,因为费小宝出生,展小怜完全进入了母亲角色,这个孩子是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生下来,所以孩子健康出生完全超出了展小怜预期,她把这种欣喜转为爱,完全反馈到了费小宝身上。

        费小宝八个月时候断奶,展小怜倒想喂,是公爵要求断奶,觉得男孩不能太娇惯,而小家伙非常乖巧,展小怜不喂奶了,改用每天早上有人送过来刚挤出来鲜牛奶喂他,结果费小宝抱着奶瓶咕叽咕叽就喝起来,完全没有一丁点排斥,这让本来以为小家伙离不开自己展小怜惆怅了半天,扑倒床上使劲捶床:“黑大叔,我们家小宝以后肯定是个没良心,这个坏东西,太伤妈妈心了!”

        公爵擦汗:“小怜,我们小宝这样是好事,多省心啊,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哭眼泪鼻涕往下飞,然后把悲愤转为动力,减肥。

        为了配合展小怜减肥大计,公爵还特地请了三个健身教练指导,展小怜每天都累满头大汗,回去就抱怨减肥太累了,结果第二天继续。展小怜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咬牙切齿减肥誓言中长大,如今真正实行起来了。

        因为体质缘故,减肥计划还是有效果,好歹展小怜体重一直掉,她胖容易掉肉也容易,为了刺激自己减肥,还特地订做了一件她现体型完全穿不进去礼服,每天晚上回去都要试下礼服,扒不上了就伤心半天,公爵看了直叹气,有时候看她那么伤心,真想亲自上阵帮她锻炼算了。

        费小宝真是个安静小孩,一如他妈妈肚子里时候那样,不吵不闹,按部就班中规中矩学着小孩子该进行步骤,人家长牙他也长牙,人家打滚他也打滚,人家开始爬他也开始爬,反正就是很少让展小怜操心。

        展小怜记得当初穆曦家饭团不会爬,穆曦担心饭团是个笨丫头,就想着法子让饭团爬,把可怜小饭团折腾个半死,开始她也担心呢,结果费小宝慢吞吞爬着,像只小蜗牛,就跟显摆似,展小怜让他怎么爬他就怎么爬,展小怜看了可高兴,跟公爵显摆:“黑大叔,我们家小宝是聪明小孩,会爬!”

        之前穆曦怎么说展小怜都不信,觉得穆曦迷信,死脑筋,结果如今她当妈妈了,就不由自主往上面想,突然就理解当时穆曦恨不得饭团比别人家小孩都要爬,都要聪明心理了,因为她现就觉得小宝会爬就是聪明。

        展小怜说什么公爵完全不反驳,他现觉得自己人生无比圆满,他有深爱娇妻,他有可爱孩子,他这辈子知足了,如今所有一切都是他人生之外意外惊喜,已经没有别东西让他加心满意足。

        和公爵结婚以后,展小怜和国内断了所有联系,甚至连穆曦她都没有联系,如今有了一个意外惊喜费小宝,她把所有心思都用了费小宝身上,加不会去联系和那人有着丝万缕联系所有人。

        展小怜盘腿坐沙发上,腿上趴着老老实实费小宝,小家伙长相和他性格一样,中规中矩,不胖不瘦,要说有个长处,就是什么衣服穿费小宝身上都跟合身,天生一副衣架子小身板,穿着展小怜买童装,完全有资格去做童装代言人了。

        展小怜闲来无事,伸手蹂躏费小宝脸蛋:“小宝,小宝跟妈妈说话,妈妈跟你聊天呢?!?br />
        费小宝抬头,长牙年纪,再乖巧小孩也会流口水,展小怜拿手机就拍:“等着,等你长大了让你看你现丢人样,让你流口水,一天换五六个口水巾都不行……”

        费小宝依旧傻笑。

        公爵扶额:“小怜,小宝还小,流口水很正常?!?br />
        展小怜对着费小宝摄像:“我儿子就是不能流口水丢人……”

        费小宝红粉粉嘴巴吧嗒掉下一滴口水展小怜膝盖上,展小怜捏他脸蛋:“臭小子又一滴!”

        结果费小宝被妈妈捏脸蛋,口水掉厉害了。

        一家三口坐客厅闹真热闹,山羊胡管家从外面进来:“夫人,夫人,外面有个您朋友,说要来看你?!?br />
        展小怜茫然抬头,她自从和公爵结婚就没有什么朋友,哪里来朋友,她抓抓头好奇问了一句:“谁???”

        公爵也抬头,还颇为警惕:“夫人朋友?”

        山羊胡管家点头:“说来看过夫人,这次过来旅行顺便又过来了……”

        展小怜一巴掌,说:“我知道是谁了!”然后扭头看着公爵:“黑大叔,你记不记得那个谁,就是帮我写过论文,叫卿犬?”

        公爵顿时警惕,低头看了下身上随意休闲服,立刻站起来说了句:“我去换件衣服?!?br />
        展小怜:“……”对着公爵背影喊:“黑大叔,你超级帅,别跟人家小破孩比这个……”

        公爵头也没回上楼换装备去了,展小怜对山羊胡管家摊手:“你们家主人要和人家比美,请客人进来吧?!?br />
        卿犬还是几年前一个人来时候一样,身上背了一个包,当然,要说变化肯定是有,卿犬现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已经成熟,且全身上下透着高端精英气质年轻男人,他跟着山羊胡管家身后,径直走进客厅,目光第一眼是落展小怜脚下,正乖乖坐着专心致志啃着小手小孩。

        展小怜还是那副样子,盘腿坐着沙发上,扬着小脸笑嘻嘻看着卿犬,抬手对着他打招呼:“哟,犬,好久不见??!”

        〖启蒙书网∷∷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