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7章 凭什么?

    第367章 凭什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气氛那一刻有种剑拔弩张紧张感,一直坐车里卿犬看着外面那帮人,半响慢吞吞别过脸,闭目养神,他不会蠢到现去找燕回,他现过去只会让完全抓狂燕爷把他打个半死,警察来了也别找他,他是无辜,抓人也别抓他,抓燕爷就行。

        展小怜一直都没有扭头看燕回,甚至没有给过他一个侧目,她抬眸,乌黑明亮眼睛上,长长睫毛上下掀动,犹如一面扇子跳动,眸中倒映着公爵身影,她看着公爵,轻声说:“黑大叔,我有点累?!?br />
        公爵护着她身体,直接带她朝着车走过去,公爵保镖遍布周围,公爵一动他们跟着就动,完全是把公爵围中心位置,论身手自然是燕回人甚一筹,但是公爵部下有合法持枪保卫皇家贵族权利,他们每个人手都伸怀里,没有?;榭鍪焙虿换岚吻?,就等着那帮不知名恐怖份子有异动一枪击毙,所有有经验人都知道那是拔枪动作。

        叮当三姐妹身体随着公爵护着展小怜脚步而转移挡着燕回方向,她们瞪圆了眼睛盯着燕回,仔细观察他每个动作,哪怕是一个眨眼动作都能让她们严阵以待,强敌不是非要真正动手才知道对方有多强,气场也只能说明一切。

        燕回眼中有充血般疯狂,他死死盯着那个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女人,猛然出声:“展小怜!”他抬脚朝着展小怜方向冲过去,却被突然迎面甩过来身体逼到后退一步,叮当三姐妹完全以一副不要命架势阻挡他去路。

        展小怜没有回头,依旧公爵护送下走向路边停着车,公爵护着她肩膀,觉察到她身体微微发抖,公爵震惊:“小怜!”

        展小怜抬头看着公爵,对他露出一抹浅笑:“没事,被吓了一跳?!?br />
        公爵什么话没说,速带着她走到车门前,拉开车门:“小怜,你先进去休息!”

        燕回被叮当三姐妹压制,叮当三姐妹是完全不要命用身体攻击,偏偏燕回厌恶事就是跟不相干人身体接触,燕回微微抬着下巴,突然看到展小怜仰着脸,苍白如纸脸上勉强挂着一抹笑容,对着那个恶心男人笑十分刺眼,燕回瞬间觉得气血上涌,咬着牙回头对着身后一辆车里喊了一声:“幽,死了没?没死话给爷杀了这三个疯女人!”

        叮当三姐妹同时对着摆出攻击姿势:“哟——”

        一个黑白相间影子直接从其中一辆车窗户里跳出来,以不可思议速度翻着跟头速越过身边人物,直接对着叮当三姐妹当人体飞镖砸过去,叮当三姐妹瞬间改变对敌方向,速做出防备反应:“哟——”

        四个神经病女人打成一团,旁人不能近身。

        燕回脱身,撒腿就朝着展小怜方向奔去,燕回身后人一见,迅速追上,将燕回围中间,朝着展小怜和公爵冲过去:“展小怜!你给爷下来!”

        展小怜刚坐到车里,公爵伸手关门,还未站稳,公爵高大身躯突然被一股外力撞车上,接着一双铁钳一样手带着蛮狠和浓重杀意,掐公爵脖子上,阴郁着眼,咬着牙,死死盯着这个被燕回划定为抢他女人男人,把公爵死死卡他和车之间。

        公爵瞬间觉得呼吸困难,偏偏那人攻击时是背后,他根本使不上力气。

        公爵原本以为这是男人之间正大光明战争,直到现他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他常见那种具有绅士风度和品格人,而是像那些毫无底线可言暗杀者一样卑劣和无耻。

        那些遍布周围公爵护卫纷纷拔枪瞄准燕回,把燕回以及燕回带过来人全部围困枪阵中。

        周围有人报警,警报声四起,安享小镇警卫系统全面开启,以镇长为首领警务人员速驱散周围学生,纷纷拔枪对着这帮不速之客。

        “黑大叔!”展小怜速从车另一边打开车门下车,掉头就看到公爵被燕回压制场景,“黑大叔!”

        “瞧瞧瞧瞧,把你急,”燕回看着她,邪笑:“妞,为什么你要逼着爷惹你生气?”

        展小怜抬头看向四周建筑物,偶有亮光闪烁,她知道,那些肯定是?;す艟鸦魇?,他们现一定调整佳时机寻找枪击燕回途径,阻击手职责是一枪毙命,只要他们开枪就会毫不留情,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男人终会成为一捧骨灰,一摊黄土。

        展小怜伸手关车门,然后她抬脚绕过车头,径直走向燕回和工具,正瞄准位置狙击手因为展小怜突然出现被挡住视线,不得不重提枪重寻找便于发挥位置。

        展小怜走到燕回面前,“你闹够了吗?”

        燕回微微抬着下巴看着她,伸手去摸她脸,“妞……”

        展小怜猛拍下燕回手,用一种愤怒到极致声音开口:“燕回,为什么你每一次出现都会让人这样绝望?这样愤怒?这样恶心想吐?”

        “展小怜,你想死!”燕回死盯着展小怜。

        展小怜点头:“对,我想死,我三年前就想死了,可惜我哥不让我死,我答应他们了,既然唯一一次想死没死成,那么我就要好好活下去。燕回,曾经到现,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只知道用暴力、威胁,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你放开公爵,你不就是想撒气找个人质吗?你放开他,我当你人质,你杀了我不会引起国际纷争,人家说起来顶多算是情杀,但是你要是杀了具有皇族身份公爵,那就是国际谋杀。但凡有点脑子人,就会选择我……”

        燕回邪笑,扭头看着被他掐住男人,然后慢吞吞看向展小怜:“这么说还是心疼他?那爷还偏就杀了他,爷才他妈不管什么国际纷争,你别跟爷扯什么国际纷争,你他妈就是心疼他是不是?”他邪笑,眼中是疯狂杀气,“是不这个男人死了,你才会跟着爷回去?那这样他死了多简单?他死了你就不生气了是不是?”

        展小怜冷冷看着他,眼中明明白白写着“无可救药”字样,“燕回,我不会阻止你,如果你要杀你就杀,他死了,我作为他未婚妻,我就跟着他一起死,我绝对不会跟你回去,我不会蠢到跟一个只知道虐待女人和玩弄权势男人回去,我不会蠢到放弃天下那么好男人,跟一个疯子走,除非我同样变成了疯子。燕回,等你有一天老了,玩不动了,你一定会为你曾经种种后悔,因为你这一生,就没有做过一件对事,你总是一错再错,不计后果,如果我不死,我等着看你后悔那一天?!?br />
        燕回咬着牙,死死盯着她,“是吗?爷他妈后悔事,就是应该第一次看你时候,把你扔到深山里去!”

        展小怜冷笑:“我这辈子后悔事,就是跟你缠上了。燕回,看来我们俩,总算对有一件事有了共识?!?br />
        然后他突然松开掐住公爵手,上前一步拉住展小怜胳膊,两只手直接把展小怜圈怀里,完全不顾把身体暴露狙击手枪口之下,他强行把展小怜禁锢怀中,放软声音:“妞……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喊你小怜?为什么每个喊你小怜人你都能给他们好回应?是不是爷要改成个称呼你就会乖乖应了?小怜,小怜,爷也叫你小怜行不行,爷道歉了,爷知道错了,爷就不该玩女人,别跟爷置气行不行?错了,以后,爷不打人,法治社会打什么人是不是?你说什么就什么,爷都听你,你要出去就出去,爷保证不拦着了行不行?你要说爷怎么改就怎么改,爷都错了你不能揪着不放,哪有不让人犯错?人家不是说什么狼回头钱都不换?爷都认错了还不行吗?”

        展小怜被他强行搂着身体一动不动,然后她轻轻摇了摇头,只说了一个字:“不……”

        公爵护着脖子依靠车上,他对中文理解能力只能让他断断续续听明白燕回话,他抬头看着上空,对他们做了一个保持警戒手势,这个手势只是保持警戒不撤狙击手,也等于是让他们现不要开枪。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真正目标是小怜,而且不是抱着杀人目,换句话说,对公爵而言,这个男人不过是个被感情冲昏头脑人,他还罪不至死,即便事后警方绝对会给他按一个漠视皇室罪名,那也是后话。

        燕回搂着展小怜不撒手,咬着牙:“怎么就不行?爷都说错了怎么就不行?”他忽又放软声音:“小怜,小怜……你跟爷回去,爷保证以后都不会玩女人,爷把她们都撵了,你给爷回去行不行?爷错了,真错了……”

        展小怜哭着依旧摇头:“不……”

        燕回死死搂着她身体,“理由,你要给爷理由!”

        展小怜抬头,乌黑眼中蓄满了泪水,她说:“不!我离开青城那一天我就发誓,我绝对不会再信你说任何话,任何话……对不起燕回,我不欠你任何东西,你出现只会让我加困扰,如果你真像你说那样你认错,就请你安安静静离开,永远都不要来打扰我。我平静三年,我努力了三年,你出现这一瞬间被完全打破……燕回,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

        燕回突然嗤笑出声:“凭什么?凭什么你能随心所以打扰了爷,自己拍拍屁股说滚就滚?凭什么你努力三年爷他妈也努力三年,到头来爷要认输?”

        展小怜点头:“燕回,对你来说你要是输赢吗?可是燕回,对我来说,我要是自由。你因为你不甘心,意图改写我人生,”她用同样语气和问话反问:“凭什么?”

        燕回立刻开口:“改口!爷改口!爷就是要你,就是想要你……”

        “要我?”展小怜吸了下鼻涕,冷笑着说:“那么很抱歉,我不给!”展小怜抬手一指公爵说:“燕回,你看到他了吗?他会是我丈夫,他会是这个世上好丈夫,他能给我婚姻,给我忠诚,给我爱,给我这世上女人想求东西。我为什么要舍弃这样一个男人,选择回到那个你掌控天下当你情人,做你禁脔,甚至连温柔都是施舍男人身边?!我为什么要选择你这样一个只知道用暴力、用手段、用威胁来欺负女人男人?”

        她伸手,坚定而又愤怒推向紧紧拥着她男人,一点一点拉开两人之间距离:“燕回,你学不会如果尊重一个人,如何爱一个人,真有像正常人一样和别人相处之前,你得不到任何尊重和爱,别人对你只有恐惧和怜悯,他们害怕你势力,可怜你人性缺失。燕回,我怎么可能会爱你、接受你?我比你富有,我比你充实,我比你人生有未来,我怎么可能会跟你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男人回去?滚回你阴沟一样地下王国,不要打乱我人生步骤!你害我背井离乡,你让我有家不能回,你让我活战战兢兢,你甚至让我失去了当母亲资格,我怎么可能会跟你回去——”

        展小怜猛推开禁锢她身体人,踉跄后退一步,落入公爵怀抱,她转身,把头埋公爵怀里,一字一句说:“燕回,你学不会怎么样当一个人,你就永远是阴沟里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