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4章 情敌什么的,最木爱了

    第364章 情敌什么的,最木爱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家里到底怎么样,展爸展妈都不说,反正小怜现好好就行,至于燕回,随他便吧,惹不起也躲不起,他们就只能把这种外太空生物当成人类来看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这样吧。

        展小怜对家里事是真不知道,她每天高高兴兴生活、学习,公爵大人时不时出现校门口等着展小怜一起放学,两个人能沿着学校门口那条路走下很远,走累了就坐车回去。

        展小怜看来,公爵大人那层装酷和装神秘外衣褪去以后,瞬间就变成了平凡人,会害羞,会生气,会小心眼,也会大男子主义。

        当然,对于一个没有恋爱经验老男人来说,他还有关键问题没搞明白,他现不过是追求者,压根没有跟展小怜闹别扭资格,可人公爵大人不知道,就因为展小怜和一个问路观光客多聊了几句,公爵大人醋意大发,虽然当时表现很绅士,但是观光客离开以后,公爵大人心情就十分不好了。

        展小怜开始还不知道呢,继续跟公爵大人一边走路一边聊天,结果公爵大人绷着脸,气压很低,说白了就是觉得展小怜跟人家观光客说太多而且态度太热情,明明旁边就是一个追求者为什么对他态度没有那么热情呢?公爵大人无比郁闷。

        对公爵大人反常,展小怜很就发现,扭着小脑袋凑到他面前问:“黑大叔,你怎么了?”

        公爵大人想了想,还是老实说理由:“小怜,为什么你对一个观光客态度都比对我热情?”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他:“因为人家需要帮助??!”

        公爵大人加郁闷了,他停下脚步看着展小怜:“可是小怜,我一直都需要帮助?!?br />
        展小怜抓头:“黑大叔,你有什么不爽你直接说出来,黑大叔有些事我怕我猜错了?!?br />
        于是,公爵用一种类似指控语气对展小怜说:“小怜对被人都很热情,但是对我一直都是不咸不淡,这对我来说不公平?!?br />
        展小怜两只手抓头:“黑大叔冷静!”

        认真想了想,展小怜才开口:“这个,我不是对黑大叔冷淡,实是没办法热情,黑大叔,你自己就跟木头桩子似,我对你热情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样我也会很困扰,你想想啊,你对一个人笑脸相迎,结果人家给你一个冰块脸,你心里能高兴嘛?黑大刚刚有没有看到那个观光客人家也对我笑嘻嘻?一个劲道谢?这个热情可是相互……”

        话没说完,公爵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抓着展小怜肩膀,低头堵住了她嘴。

        展小怜:“……”

        乌溜溜大眼睛睁大大,展小怜盯着公爵眼睛一个劲看,半响公爵喘息着后退,认真问:“那这样是不是很热情了?”

        展小怜:“……”

        回到家里,展小怜用脑袋一个劲装沙发,叮当三姐妹旁边齐齐“哟”:“哟——小主人,kiss!”

        展小怜翻个身,往沙发上一坐,捧着脸嘟哝:“黑大叔真是奇葩,热情哪里是那样热情?那分明是骚扰嘛,哎——说他木头桩子还不高兴,以为亲一下嘴就是热情了……”然后展小怜仰天长啸:“老娘我说明明是态度问题!”

        话音刚落,就听到薇薇安声音传来:“什么态度问题?你跟我堂哥吵架了?”

        展小怜抬头看,薇薇安正撅着屁股把一个大行李箱往屋内拖,急忙问了句:“停!你干嘛呢这是?你往我家里拖东西干什么?”

        薇薇安理所当然说:“当然是过来住几天。我哥今天晚上回去就发神经了,跟谁说话都笑眯眯,弄整个公爵府人心惶惶,就连杰拉尔管家都说我哥今天不正常,为了不被炮灰,我可是偷偷摸摸跑出来?!?br />
        展小怜:“……”都是她错,真,就是因为她要求热情,所以才让薇薇安被迫离家出走,还跑她这来了。

        薇薇安擦着头上汗把行李箱放客厅,累往沙发上一坐,嘴里嘟囔道:“莲,你说是不是因为你跟我哥说了什么?要不然我哥怎么突然转性了?不知道人还以为他老年痴呆症犯了呢?!?br />
        展小怜打死都不承认:“没有,绝对没有!我真什么都不知道啊?!?br />
        薇薇安叹气:“完了,看来我哥脑子真是出问题了?!?br />
        展小怜默默缩着脑袋不吭声,然后举手弱弱说了句:“薇薇安,我还有事,导师布置了课题,我要去研究一下,你自便?!彼俣扰芊考涔孛帕?。

        房间想来想去,然后给公爵打电话,公爵自己手里有一部电话,就是专门为展小怜准备,电话通了,迅速被接起来,展小怜心虚开口:“喂,黑大叔,是我呀?!?br />
        “哦,小怜,”公爵大人速说:“我很高兴你给我打电话?!?br />
        展小怜擦汗:“那个,黑大叔我跟你说一声,薇薇安到我家里来了,你别担心哈?!?br />
        公爵大人惊讶:“薇薇安?她为什么突然去了你家里?希望她没有给小怜带去困扰,我待会过去把她接回来好吗?”公爵大人自认今天晚上对谁都很热情很友善,觉得薇薇安没道理突然离家出走,难不成跟他一样是感情问题:“小怜,薇薇安有什么不对劲地方吗?比如有没有跟你说起她喜欢什么人?”

        展小怜赶紧摇头:“完全没有,她就说要过来住两天,黑大叔,我觉得你不用过来接,我就是跟你说一声,薇薇安看起来很正常,真没别事?!?br />
        公爵大人失望,看不到小怜了,“可是我不放心她?!?br />
        展小怜握爪:“黑大叔,你不放心薇薇安就是不信任我,我会伤心?!?br />
        公爵大人立刻改口:“哦,小怜误会了,我是不放心薇薇安,因为她总算喜欢给人家添乱,我怎么不相信小怜呢?”

        展小怜擦汗,公爵大人竟然这样说自己妹妹,薇薇安知道要炸毛了,“嘿嘿,公爵大人放心吧,这么晚别出来了,不安全,明天让她回去吧?!?br />
        公爵大人皱眉:“嗯,那麻烦小怜了?!?br />
        然后两个人沉默,半响公爵大人幽幽问:“小怜,你没有别事了吗?”

        展小怜:“……”使劲想了想,“黑大叔,你今天是不是很意我说话???”

        公爵大人愣了下,“什么话?”

        展小怜都不好意思开口了:“就是我说黑大叔不够热情话,是不是???”

        公爵大人想着是不是薇薇安说,解释道:“我是觉得我也想改变一下自己,要是改变了能让小怜喜欢,我还是很高兴?!?br />
        展小怜囧了囧,“其实,我还是觉得原来黑大叔好,那个……其实是因为我适应了原来黑大叔。嘿嘿!”

        公爵大人无比忧伤拿着电话,正襟危坐坐椅子上,半响说了句:“哦,我会继续努力。另外,”他顿了顿,问:“小怜什么时候能嫁给我?”

        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揉着太阳穴自言自语:“真是厚脸皮又无厘头黑大叔!谁说黑大叔喜欢害羞了?……”

        这样事几乎每天都会上演一阵子,展小怜后来就适应了,她现觉得公爵大人就是个矛盾体,身上充满了矛盾点,明明是个很害羞人,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次又一次求婚,求婚哎,多少男人都鼓不起勇气事哎。

        年后展小怜回到学校主要事就是平时课题和研究生毕业论文,展小怜觉得自己苦日子来了,特别是导师宣布要大家寻找毕业论文以后,她世界陷入了整个黑暗,这会到哪找一个卿犬来帮我写论文???

        放学回家,公爵大人照例等学校对门路上,展小怜一出校门就看到了,她怀里抱着书,笑眯眯抬脚朝着公爵站方向跑去,结果刚起步,胳膊突然被人一把抓住,“往哪跑呢?我这么大个活人站这里你看不到?”

        展小怜回头,猛睁大眼睛:“犬?!”

        卿犬只有一个人,手里提着一只大袋子,唇角挂着一丝恶作剧得逞笑容,“这下看到了?走路不好好走跑什么跑?”

        叮当三姐妹瞬间冲了过来:“哟——”

        “玩去吧,我认识他!”展小怜对叮当三姐妹挥挥手,三个小姑娘,瞬间玩自己了,展小怜看着卿犬,她惊讶程度不是一点半点,打死她也没想到会看到卿犬,甚至他还是有目等他学校大门口:“犬,你怎么这???”

        “我想找,还会找不到?”卿犬看白痴似看着她,直接把他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往展小怜抱着书怀里一搁:“这次带礼物了,乐死你!”

        展小怜“唉唉”两声,急忙蹲下来放地上,然后往地上一堆扒开就看,然后和让等旁边管家提到车上,她站起来一脸困扰:“呵呵,那个,”她顿了顿,小声问:“你没跟别人说吧?”

        卿犬冷下来:“我要是说了,你现看到就不会是我一个人?!?br />
        公爵站对面等着展小怜过去,结果发现她被一个人年轻东方男孩给拉住,公爵开始是以为那男孩又是个找人或者是问路,然后他才发现小怜是似乎认识那个人,公爵内心瞬间升出警惕,认识?看样子,不但认识,还非常熟。

        展小怜对着卿犬冒星星眼:“犬,我要写研究生毕业论文了?!?br />
        卿犬鄙视看着她:“我不过出来半个月旅行,我可没义务帮你写论文?!?br />
        展小怜挡着不让他走:“犬,看咱俩关系这么好份上,帮帮忙呗?!?br />
        卿犬垂着眼帘抬着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她:“没门?!?br />
        展小怜围着卿犬转圈圈:“犬!”

        “小怜!”公爵迈步走了过来,展小怜和卿犬同时扭头,公爵视线和卿犬眼神碰上,双方瞬间产生了浓重敌意,各自对对方身份和目产生了怀疑,公爵毕竟年长,他对卿犬微微点头,然后扭头看向展小怜:“小怜,是熟人?”

        展小怜点头:“对啊,黑大叔,这位是卿犬,是……”展小怜脑子转了一圈,竟然发现找不到可以形容她和卿犬关系词语,一个恨不得杀了她但是没杀成还帮过她忙家伙,要怎么形容关系,展小怜觉得有种非敌非友亦敌亦友感觉,努力想了想,勉勉强强说道:“是我家乡人!”

        卿犬瞬间黑脸,家乡人!这算什么破称呼?

        展小怜又对卿犬解释公爵:“这位是爱德华公爵,是我朋友和追求者?!?br />
        卿犬脸加黑了。

        公爵勾了勾唇角,对着卿犬伸手:“很高兴认识你?!?br />
        卿犬黑着脸伸手:“幸会?!?br />
        再抬头,彼此看向对方目光都是带着火花,卿犬虽然有时候脾气暴躁,和燕回有脾气又几分相似,但是毫无疑问,卿犬是个识时务而且懂分寸人,爱德华公爵,单就姓氏就足以让人却步,再加上公爵这个成为,稍微有点常识人就知道,这个人是正儿八经皇亲国戚,他再不服,也只能忍下一口气,他还没蠢到和这个国家皇室成员起正面冲突,否则倒霉就是他。

        卿犬看向展小怜,展小怜正笑眯眯一副她什么都不懂表情,卿犬突然忍不住嗤笑出声,这女人命是不是也太好了点?她跑到外面来上学,竟然让一位公爵对她有意。卿犬刚来时候就看到这人站那里,而且一看就是等人,只是卿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等会是同一个人。

        卿犬从初震惊和愤怒,突然就变得镇定起来,这样不是很好?正好合了他心意?她有了一个有足够能力?;に驼展怂腥?,这不是很好?否则,只要她回去,燕爷就会牛皮糖一样缠过去,燕爷没有决定放手之前,他绝对会不依不饶缠着她。而这个男人,有种尊贵身份,别不提,单就他身份就会让人无法靠近,就算燕爷,也做不到别人国家为所欲为。

        展小怜一巴掌拍卿犬胳膊,大喊一声:“犬!你傻了?公爵大叔跟你说话呢?”

        卿犬蓦然回神,抬头看向公爵:“什么?”

        展小怜鄙视看了他一眼:“黑大叔说请你吃饭呢,”然后她压低声音凑到卿犬面前:“黑大叔有钱,你来了不吃白不吃,走吧,蹭好吃去?!?br />
        卿犬看了她一眼,一副懒理表情。

        公爵对着卿犬友善一笑,说:“卿先生?”

        卿犬点头:“不胜荣幸?!?br />
        本来公爵是打算和展小怜一起吃烛光晚餐,结果多了个电灯泡。公爵大人敏感觉得小怜这位家乡人有点自己小心思,公爵大人立刻把卿犬列为情敌头号人选,因为谁都能看得出不管哪方面,这个叫卿犬年轻人和展小怜加般配。为了彰显公爵追求者强势,公爵大人大度邀请“情敌”一同用餐。

        卿犬和展小怜坐展小怜车上,虽说心里承认展小怜要是跟那位公爵成了对她有利,卿犬嘴里还是损了句:“你是缺父爱还是缺什么?那么老男人你都愿意?”

        展小怜不干了:“怎么老了?黑大叔那是成熟,那是有成熟男人,你没发现吧?你这个小屁孩跟公爵大叔站一块时候,明显嫩多,人家黑大叔那就是钻石王老五,你就是一个纨绔富二代……哎哟!你怎么打人呢?”

        卿犬冷哼:“谁让你欠揍?”

        展小怜摊手:“别不承认,本来就是,黑大叔还是很有男人魅力,我挺喜欢他?!?br />
        卿犬嗤笑:“你还真打算嫁了?”

        展小怜鼓着嘴:“我嫁了怎么了?我有这个大叔,再说了,黑大叔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关键是,黑大叔是个丈夫可靠人心,踏实可靠不花心?!?br />
        卿犬冷笑:“我还不花心呢,怎么没听你说嫁给我?”

        展小怜斜了他一眼:“耍人好玩是不是?”

        卿犬咬牙:“怎么不蠢死你?”

        展小怜伸手指着自己:“我蠢?你说我蠢?”哼哼冷笑两声,展小怜说:“这是我从小到大听到过不好笑笑话,你蠢死了我都不蠢,我小时候可是有神童称号?!?br />
        卿犬冷哧:“你也知道是小时候?”

        展小怜摊手:“算了,你纯粹就是妒忌我,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你怎么知道我这里?难道是我大哥二哥告诉你?没可能???我二哥还说航空公司消息也是屏蔽,莫非你是偷偷潜进去?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信息?”

        卿犬理所当然说了句:“我干嘛要告诉你?我想查还能查不到?”

        展小怜手托腮,“完了,我要赶紧跟我二哥讲,漏洞出现了,要不然不会有人知道我这里……”

        卿犬懒理她,继续追踪公爵话题问:“那个什么公爵,你还真打算考虑?你不觉得对你来说他老了点?”

        公爵到不是说人看起来有多老,只是他经过岁月沉淀过多眼睛有着别人没有冷静,即便是他怀着浓重敌意看着别人,那也有种别人做不到遮掩,除非他故意让别人知道。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嘴里说道:“犬,你别对人家大人有敌意,说起来,公爵大人是真很好人。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我很喜欢他,我想,不久将来,我可能真好答应嫁给他?!彼底耪剐×ね房醋徘淙?,得意洋洋说:“公爵大人跟我求过好多次婚,我算算哈……”展小怜掰掰手指头说:“迄今为止,有十二次了!”

        卿犬:“……”咬着牙:“你有什么好显摆?人家电视上还演过一百零一次九十九次呢?你十二次算什么?有本事,你也让他求婚一百零一次再答应!”

        展小怜撇嘴:“你拉倒吧,人家电视上那是屌丝追求女神,我算女神吗?黑大叔是明显高富帅,我是女屌丝,你觉得会有哪个傻缺高富帅对一个女屌丝求婚一百零一次?人贵有自知之明,这点道理都不懂,你到底是害我呢还是帮我呢?还一百零一次……切!”

        卿犬大怒:“你‘切’是什么意思?”

        展小怜摊手:“就是瞧不起你这个都没有女朋友、没有情人、没有恋爱经验纯情小破孩还想给我出谋划策意思?!?br />
        卿犬瞪着她,展小怜摊手:“你要感谢我,要不是你这个电灯泡,我现是和可爱黑大叔坐一辆车,唉,希望黑大叔没有生气?!?br />
        卿犬冷脸:“你还真当他是你男朋友了?”

        展小怜吊儿郎当:“迟早嘛,”然后一撩头发:“我还是很有魅力?!?br />
        卿犬冷哼一声扭过头看向一边,“他瞎了眼才看上你,首先这眼神就不好,戳瞎!……”

        展小怜想动手掐他:“犬,别惹我发火,我现还是很牛气,起码这里,你得把我当老大,我一生气,哼哼,”展小怜做了个捏死爬虫手势:“我拗断你脖子!”

        卿犬斜眼看了她一眼,真心不想搭理,他疯了才来找这个疯女人,对,爷说她是疯女人,果真没错,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疯女人。

        晚宴是公爵家举行,当然,公爵家那张超长晚餐桌再也没有出现,正常晚餐,只是公爵府邸餐厅进行时,就多了份庄重。

        卿犬坐客人位置,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突然笑笑说:“倒也奇怪,我看着公爵大人府中装修和摆设,倒也不觉得陌生?!?br />
        展小怜好奇:“哦,犬,你来过?”

        卿犬笑笑:“怎么会?初次过来,觉得眼熟应是公爵大人家中装修风格和家父极为相似,家父西溏卿泛舟,当地不过是个会玩船老把式,不想品味竟和公爵大人相近……”

        展小怜坐卿犬对面,直接对着卿犬踹了一脚,瞪他,想死?敢说尊贵公爵大人品味和他们家老头,这是明摆着是说公爵大人年纪大能当他爸,还说公爵大人没品味。

        公爵淡淡笑了笑,戴了墨镜脸没有什么大起伏,嘴里自然接口道:“那相比令尊也是个品味高雅人,不想隔了一个国家还能遇到知己,有机会定会拜访。卿先生年轻活力令人羡慕,看到卿先生倒是让我想到凯文?!?br />
        展小怜好心提醒卿犬:“凯文是黑大叔侄子?!?br />
        卿犬瞬间脸黑。

        展小怜摊手,谁让你说人家公爵大人和他父亲一样?那人家就当你长辈了呗。

        山羊胡管家笑眯眯指挥仆佣上品,亲手一盘烤牛排放到卿犬面前,“卿少爷请用餐,凯文少爷生前喜欢一道菜,希望卿少爷也喜欢,公爵大人从卿少爷身上看到凯文少爷影子,心里也能得到安慰……”

        卿犬:“……”

        展小怜继续摊手:“犬多吃点……”

        卿犬直接踹了展小怜膝盖一脚。

        展小怜揉着膝盖嘟嘴:“死孩子,找打!”

        晚宴奇奇怪怪气氛中度过,公爵送展小怜回公寓,卿犬自然而然跟着,展小怜回头看他:“犬,你没住酒店?安享小镇酒店虽然没有星级,可是都很干净卫生?!?br />
        卿犬跟着展小怜走:“我去看看你狗窝是什么样,晚点回去。放心,我不会赖你住宿,别用看流氓眼神看我?!?br />
        展小怜斜眼看他,公爵虚扶展小怜肩膀:“没事,我陪你一起,会和卿少爷一起离开,顺便把薇薇安带回来?!?br />
        卿犬冷哼,用中文问道:“展小怜,你还真怕我把你掐死?”

        展小怜摇头晃脑:“是黑大叔要发挥绅士风度,我为什么要拒绝绅士行为?”

        卿犬冷着脸不说话,一直跟到展小怜公寓门前,薇薇安正工作间画插画,满桌子都是油彩,听到外面动静急忙探头:“莲,你回来啦……咦?小狗!???堂哥……堂哥晚上好!”薇薇安对着公爵大人行了个正儿八经淑女礼。

        公爵对薇薇安点头:“有没有给小怜填麻烦?”

        薇薇安学着比划展小怜手势,斩钉截铁回答:“完全没有!”

        展小怜扭头看卿犬:“看到啦?”

        卿犬冷飕飕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走到门边又回头看着公爵:“公爵大人还要深半夜女人房里待多久?”

        展小怜想揍他,人家公爵大人刚来好不好?再说了,人家妹妹也呢。

        公爵要带薇薇安回去,结果薇薇安不走:“我不,我就要莲家里,我画都画了一半了,要是现走,我每天还要往这里跑,多麻烦啊?!?br />
        展小怜只要跟着说话:“黑大叔,你让她待这里呗,我又没赶她?!?br />
        公爵想了想,似乎突然想通了:“好,那么小了,我先回去,你早点休息?!?br />
        走出公寓,站着大门口,卿犬和公爵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卿犬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头也没回说了句:“既然决定追她,就坚持,抓紧把她娶回去,年纪一大把了,别跟人家年轻人学还要谈几年恋爱什么,趁早娶了省事。那女人是个大麻烦,你只要不嫌麻烦,我会祝你一臂之力?!?br />
        公爵一顿,他站住脚,然后他回头:“小怜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她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也无意追寻,不管多大麻烦,对我来说都不是麻烦?!?br />
        卿犬还是没回头:“既然她没说,那就不用问了,反正,只要这里,什么麻烦都不是麻烦,只要看你?;に侄喂徊还磺坑?。不过,他们事……总要有个了结!”说完,卿犬抬脚走了。

        公爵看着那个年轻人离开背影,默默回头,抬脚朝着等一边车走去。

        屋内,展小怜正跟薇薇安闹不可开交,“你把我画这么胖,我哪里有那么胖?衣服扣子都撑开了,肚皮都露出来了!你们家大冬天就穿一件衣服还露肚皮???”

        薇薇安抢画:“这是艺术处理,是创意,你不懂不许打击我!点还给我!”

        展小怜举高:“小冬瓜,小冬瓜!你来呀!”

        薇薇安好不容易抢到画,气呼呼跑工作室,还使劲把门撞上了,展小怜嘎嘎笑着,掐腰上楼洗澡睡觉。

        这一阵都不用准时去上课什么,导师给出了时间让大家写各种课题和论文,展小怜可以一觉睡到天大亮。

        第二天一早卿犬出现公寓门口,管家倒是记得这小子昨天来过,不过这会小主人正睡觉,管家也不知道要不要让他进来,卿犬安静站着门口,跟管家说了句:“你去跟她说,就说她家庭教师来了,让她起来?!?br />
        展小怜抓着头发出来,心里还奇怪她还没找到家庭教师呢,结果一出来就看到卿犬站客厅里,展小怜顿时兴奋起来:“犬!”

        卿犬冷飕飕睨了她一眼:“我时间有限,顶多一周就要回去,你要写什么找什么资料必须动作迅速,不然别怪我不帮你?!?br />
        展小怜电击似往楼上跑:“犬,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好?!?br />
        展小怜对论文什么真是没辙,她每次都是用自己语言把要写内容说出来,卿犬记录,然后他把她说直白意思艺术化处理,一句话能写成好几段,这字数就占了优势。对此,展小怜对卿犬无比崇拜,就差给他揉肩捶背了:“犬,你真是太牛掰了,我可崇拜你了?!?br />
        卿犬懒理她,“继续?!?br />
        展小怜撇嘴:“一点都不可爱?!?br />
        公爵对展小怜找那毛头小子当老师事自然知道,薇薇安就会蹦跶着通知,所以公爵大人频繁出入展小怜公寓,生怕他心中女神被那小子给抢了去,每次去都照着卿犬上次提过去食物和礼物送一份过去,以致展小怜一看到他就哆嗦:“黑大叔,零食和礼物暂时不用送了,我都好几份一模一样项链了?!?br />
        卿犬:“……”这人也是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