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62章 异生物入侵

    第362章 异生物入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兄妹三人一路说着吵着散步,慢悠悠回龙家正宅了。

        卿犬走出龙家大门,直接坐到车上,伸手关门,提醒司机开车,然后拨了个号码打电话:“是我卿犬,我要本月中旬前后三天查航空公司旅客飞湘江飞行入境记录……没有对方机场信息,你把想办法把所有旅客姓名中,带有lian发音人名找出来,姓氏?也是l开头,但是怎么拼不确定,首选lng发音,我要全部信息,查到了发到我邮箱?!?br />
        卿犬确定如果没听错话,那个叫薇薇安女孩确实是以“lian”发音来称呼展小怜,至于到底是哪个“lian”,怎么写他不确定,只是这个发音,不管怎么翻译成人名,都必然是以“l”开头,或许,这是他今晚来这里大收获,至于其他,让那死女人去死,水性杨花朝三暮四女人,明明是她厚着脸皮赖过去镯子,结果戴几天就不戴了,那手留着干什么?直接剁了什么都不用戴省事。

        展小怜湘江过了一个整体来说很是幸福念,因为太幸福,展爸展妈几个哥哥都身边,弄她都不想回学校了,下午飞机,结果当天早上她赖床上打滚:“不去!我就是不去!我不想回学校了,你们打死我算了,我不去!”

        龙湛一听,急吼吼命令龙谷:“你今天去一趟小怜那个什么破学校,去给小怜办退学,我们家可爱小怜要湘江继续上大学?!?br />
        龙谷叹气:“大哥,你没看出小怜就是耍耍赖吗?”

        龙湛大怒:“我可爱小怜都说不想去了,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让你去你就去!”

        展爸一听,赶紧把展小怜喊起来,说龙湛要给她办退学了,展小怜额头挂着好几条黑线赶紧爬起来了:“大哥,我跟我爸我妈闹着玩呢,你还真信啦?”

        龙湛一听,顿时泪流满面,“小怜,其实我们家湘江上研究生也挺好,湘江大学英语研究生专业也是很不错,真……”

        展小怜抓头,“大哥,打??!我可不想浪费我两年时间花相同学历相同专业上。好,我起床了?!?br />
        磨叽磨叽收拾收拾东西,再加上要想办法把薇薇安弄走,直接急拖到了中午,薇薇安就是死赖着不走,坚持要跟龙谷生一个小孩带走,龙谷表示头疼无比,绝对不可能答应,就算跟女人睡觉也得挑人,不可能要这么个飞机场,摸着都没手感。

        薇薇安闹腾了一上午加一下午,展小怜把她行李和飞机票都拿了,然后找两个人抓着薇薇安,直接塞到车里,不走也得走了,要不然大哥事情没解决,她再添乱扯上二哥,就麻烦了。

        因为天气太冷,龙美优不能出门送留家里,潘弦也因为怀孕被留家里,其他人都去机场送展小怜,薇薇安大哭大闹,那完全就是一个放赖小破孩,再加上个子小,她怎么哭赖都没人注意,都以为是个小孩闹脾气呢。

        展爸展妈把展小怜送到安检口,展妈红着眼圈说了句:“小怜,自己外头小心点,别把自己弄感冒了,别顾着好看,冷了就多穿点,别让妈家担心,知不知道?”

        展小怜手里提着薇薇安,对着展爸展妈挥挥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生病?!?br />
        龙湛怨恨盯着龙谷,“明明应该轮到我送小怜了!”

        龙谷扶额:“大哥,你别顾着小怜那边了,小怜去过一次,知道怎么去,而且我那边也安排了管家去接机,不会有事。倒是这里,因为潘小姐怀孕,还有仗打,记者会上怎么回答记者问题你可想好了,不然这影响就大了?!?br />
        龙湛压根不管,就记恨这次没让他送小怜了,记者会什么,丢给公关部就行,关他什么事?

        展小怜跟薇薇安和展爸展妈道别,过了安检直接里面候机,两人轻装上阵,行李虽然多不过有保镖和随行人员负责,她们压根不管。

        上了飞机展小怜戴上眼罩睡觉,薇薇安趴飞机上画插画初稿,相对于薇薇安平时是疯劲,每次画插画时候表情还是很认真,说她高智商估计是过了,不过对于绘画,薇薇安还真是有天赋。

        长途飞机着落,展小怜又是被人摇醒,其他客人都下飞机了,展小怜还呼呼睡,薇薇安摇着她肩膀喊:“莲,莲!我们到了!”

        展小怜拿下眼罩,发现人都走差不多了,这才揉着眼睛跟薇薇安一起下飞机。

        管家提前几个小时等机场外面,展小怜和薇薇安一出站就看到了管家那张长了雀斑大饼脸,“欢迎小主人!”

        叮当三姐妹齐齐歪着脑袋看着展小怜:“哟——小主人!”

        管家拉开车门:“小主人,薇薇安小姐,请上车!”

        就展小怜跟薇薇安打算上车时候,薇薇安突然拉拉展小怜衣袖,兴奋说:“莲!莲!你看那边!”

        展小怜看她:“干嘛?”然后她顺着薇薇安视线看过去,就看到外面停着一排留车里,有一辆尊贵黑色加长车赫然停那里。

        因为被挡住了车牌号,展小怜不确定是不是还有其他有爵位人也有相同车,展小怜打算上车动作停下来,然后看着那车偷偷抵了抵薇薇安:“是不是你堂哥?”

        薇薇安对着展小怜比划了一个手势:“不一定,我去看看?!?br />
        展小怜翻白眼,赶紧上公爵大人那种性格人是想不到来接人,不是说他懒或者不想,实是他想不到。

        薇薇安轻朝着那车走过去,伸手敲了敲车窗,后车窗摇下,薇薇安立刻喊道:“堂哥?!?br />
        公爵皱眉,薇薇安伸手捂住自己嘴,哦,她不应该这么大声对一辆有爵位车里人喊堂哥,薇薇安速钻到了车里,展小怜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着那车摆了摆手,意思是自己坐这车,那车太引人注目了,她还是别过去添乱了。

        上了车以后管家坐前面好奇问:“小主人怎么不和公爵大人一起乘车?!?br />
        展小怜笑眯眯说了句:“我过去了你买多伤心???”其实就是展小怜怕死,她今天坐上去被有心人看到了,要是明天人家看到她时候没有车?;つ??嘭——她就翘辫子了。

        薇薇安和公爵大人这么长时间,怎么着都有公爵大人车?;?,她不掺和了,吩咐司机:“开车吧?!?br />
        公爵看着展小怜车上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等后面保镖车跟过去了,低声说了句:“跟上?!?br />
        展小怜到车上就想睡觉,打个呵欠,歪着脑袋眯眼,车到公寓门口展小怜也醒了,她伸了个懒腰,揉着眼睛下车,家里仆佣集体对着她行礼:“小主人!”

        叮当三姐妹附和:“哟——小主人!”

        展小怜摆摆手:“给我弄点吃,吃完了我要睡一觉?!?br />
        叮叮小美人友情提醒:“吃完睡,长肉肉!哟——”

        其他两人附和:“哟——长肉肉!”

        展小怜大怒:“敢说我胖,都去默写ab字母一百遍!”

        叮当三姐妹顿时垂头丧气:“哟——一百遍……”

        展小怜下车没多久,公爵那辆加长车不多时也公寓门口停了下来,展小怜那帮保镖正忙着给把行李从车上搬下来,见公爵大人和过来,赶紧搬下行李把车开车库腾门口位置。

        展小怜缩回往屋里走脚步,小跑着过去,到了安享小镇展小怜就没什么怕了,这里可以说是公爵老巢,他经历过上次暗杀事件后就整个安享小镇做了防备,镇长大人为了配合上级指示,还特地调派了军队巡逻。

        车门一开,公爵从车里下来,“小怜?!?br />
        展小怜笑眯眯看着公爵:“哟,黑大叔?!?br />
        公爵大人略显不安,似乎有什么心事,他努力腔调解释:“你好小怜,我是去接你?!?br />
        就是跟展小怜说他明明去接她,但是她没有上他车,展小怜明白了,公爵大人这是指控她没搭理他:“哦?!?br />
        公爵大人看着她问:“你还生我气吗?非常抱歉我不想惹你生气,小怜,请问你能原谅我吗?”

        展小怜真想往他头上贴“猪头”两字,她分明都忘了这事了,结果他自己主动提起来,不是上杆子往她面前找不自吗?展小怜看了眼公爵那张无比认真和真诚脸,咽了口水,说:“哦,请问黑大叔,你打算用什么样办法让我原谅你?赔罪要有诚意哟?!?br />
        展小怜真是欺负人上瘾了,毫无疑问对展小怜来说,公爵大人是一个完美撒气桶和被欺负对象,好能列个每天必功课什么,吃饭睡觉欺负公爵大人,跟人家道歉总有道歉准备吧,展小怜就是想骗礼物,实是公爵大人每次送出礼物都是无比昂贵和吸引人眼球。

        展小怜仰着小脸,大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粉红小嘴动来动去,笑眯眯等着公爵礼物,提醒:“黑大叔,你诚意呢?”

        结果,公爵大人突然朝着展小怜面前走了一步,跨到了展小怜面前,高大身形笼罩着她,伸手捧起她脸,低头对着她嘴之间亲了过去,嘴里还无比严肃认真说了句:“小怜我很想你……”

        展小怜瞪圆了眼睛僵原地,“……”

        周围正忙碌着搬东西仆佣们以一个定格不动姿势看着,哑语:“……”

        正趴车里看着薇薇安愣住,下巴咔嚓掉地上:“???!”

        所有人都看着,公爵松开手,突然想起什么似慌张后退一步,嘴里慌乱说:“抱歉小怜,我唐突了,那个……你休息,我下次再来看你……”然后尊贵无比公爵大人满脸通红钻进车里,落荒而逃。

        展小怜看着留下汽车尾巴,扭头看向管家,用手指着自己嘴唇,她错觉?

        管家大声咳嗽了两声,所有愣住人迅速恢复工作:“走走走……搬行李!”

        叮当三姐妹对着展小怜挤眼,集体伸手做了个飞吻手势,表情暧昧从嘴里发出一个拟声词:“哟——啵!”

        “你们!去默写!”展小怜瞪眼,大家速溜了,留下展小怜一个人站原地,真是她错觉?为什么大家都是这样反应?

        本来亲吻都是很正常事,有人见面都会,可是那种感觉一看就是见面礼似亲吻,公爵大人给所有人感觉就是个正统古板又不近女色人,他刚刚对他们小主人行为分明就是走投无路下行为,偏偏公爵大人还说了一句无比煽情话。

        说白了,公爵大人刚刚行为充满了矛盾点,想道歉没准备礼物,似乎打算用热吻表达他歉意,结果嘴里说却是想人家。

        展小怜抓头,一个人默默回去了,算了,就当是公爵大人送给她一个热情洋溢亲吻式见面礼。

        薇薇安僵着身体坐车上不敢动,公爵从刚刚开始上车就维持看着窗外动作,根本没有回头打算,薇薇安擦汗,这气氛太紧张了,她刚刚就应该下车跟着莲住这一块,可是公爵上车速度太,而且上车以后就让开车,就跟后面有狼追似,薇薇安摊手,不就亲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

        薇薇安努力清了清嗓子:“堂哥?!?br />
        公爵大人完全没有反应,或者说他完全沉浸他自己思绪里,压根没听到微微话。

        薇薇安擦汗,不敢说话。

        展小怜上午睡了一觉,下午时候赶紧往导师面前跑,告诉导师她回来了,拉下什么内容她肯定会补,绝对不拖后腿,后一年,展小怜怎么着也得让自己完美毕业。其实研究生课业没那么紧,导师讲了该讲,布置了课题让学生自己研究去就行,导师起个指导作用,没几个研究生导师还整天往学校跑,不过展小怜这个导师跟人家不一样,他就喜欢跟学生呆一起,就算不是讲课业他也喜欢,还经常跟自己学生去酒吧喝酒,总之用心是好,希望自己带学生每个都是好。

        从学?;乩?,展小怜首要问题就是睡觉倒时差,对展小怜来说,幸福事就是睡懒觉,睡多久她都愿意,她觉得人生幸福事就是睡觉。

        恢复上学展小怜生活再次规律起来,早睡早起,公寓学校两点一线,绝对不往外跑。

        从展小怜回来到现,害羞了一周没有露面公爵大人再次出现展小怜面前,展小怜没坐车,而且沿着学校前面路慢慢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斜着眼睛看他,“黑大叔,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了呢?!?br />
        公爵立刻露出窘迫表情,穿再路人可是他身上气质总让人没办法把他当路人看,挺拔身材极富贵族风范发型以及,让他即便不开口站那里也十分引人注目。当然,如果他脸上表情自然一点话会好,公爵不安看着展小怜:“我很抱歉小怜……”

        展小怜抬着她漂亮小下巴看着他:“哦——黑大叔抱歉什么???”

        “抱歉,”公爵大人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看着展小怜问:“小怜,请问你能嫁给我吗?”

        展小怜瞪大眼,一脸惊奇:“哎?”

        公爵愣了一下,立刻改口:“对不起,口误,其实我是想说,请问你能原谅我吗?”

        展小怜松口气,这口误差别可大了,“黑大叔,逗你玩呢,我早不生气了?!?br />
        公爵表情似乎松了口气:“真吗?那太好了,我很高兴你这样说?!?br />
        展小怜理所当然拿过小盒子,好奇打开一看,结果发现是戒指,她怀疑看着公爵:“黑大叔,你拿戒指来跟我道歉?”

        公爵抬头看着前方,坚决不看展小怜,嘴里却缓慢而流畅说道:“对不起小怜,我有点着急。因为薇薇安告诉我,你湘江似乎很受人欢迎,有好几个追求者,对此我很不安。唔,小怜,我想对你来说,我实不是个理想丈夫人选,但是我想说,很喜欢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想法,但是我想告诉你是,我真很喜欢你,跟你意时候,我很放松,我心情愉悦,我会不由自主因为你而微笑,其实,其实刚才不算口误,”他站住脚,再次挡她面前,“小怜,你能嫁给我吗?”

        展小怜眼睛又瞪圆了,“那个,黑大叔……你是不是经常跟人家求婚???”

        公爵茫然,“哦,不!”然后他坚决摇头:“我这是第二次,第一次被你拒绝了?!?br />
        展小怜抓头,一脸嫌弃说:“你都跟我求过两次婚了?!惫丶看味疾皇鞘焙?,这次不是说好是道歉吗?

        公爵顿时满脸通红,“我想我对怎么讨女孩子欢心这个问题……嗯,比如何应付一个暗杀者要难很多?!彼粽糯炅舜晔?,问:“小怜,我想问是,你讨厌我了吗?还是说,我可能会被排除你追求者行列之外?”

        展小怜努着嘴看着他,然后抬脚朝前走去:“不,黑大叔又真诚又坦率,我怎么会讨厌?”展小怜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我真是个满身缺点人,我有个朋友就说我是个典型小市民,自私,贪钱,得寸进尺欺软怕硬,我甚至跟黑大叔说过我只会回应你追求但不会给你感情上互动,这种话其实很无耻,可是黑大叔竟然接受了。对我来说,黑大叔才是值得我去追求人,只是……”

        展小怜站住脚,转身认真看着他:“只是我暂时还没有办法爱上你,我很喜欢黑大叔,但是我这种喜欢不是爱,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给你爱情上回馈,我拒绝你求婚不是因为你问题,而是因为我自己问题,”她动动手,比划了一个乱糟糟手势,说:“我怕愧对你真诚,所以我不能答应你,起码我暂时没有办法答应你求婚,该说抱歉是我?!?br />
        公爵站原地看着她,半响他笑了笑:“我明白,我求婚是我自由,小怜拒绝是小怜自由?!?br />
        展小怜看着公爵脸,半响她脸上堆起甜甜笑容,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那,黑大叔现是不是有一种心脏中枪深受打击感觉?黑大叔是不是打算放弃了呀?”

        公爵叹气,然后慢慢摇摇头:“不,我说了,我现闲着也是闲着,与其无所事事,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做,我是个专职闲人,会比其他追求者有耐性和时间。要说心脏中枪……是有一点,毕竟我是被我喜欢女孩拒绝?!?br />
        展小怜继续看着他,然后她“咯咯”笑起来:“黑大叔,你加油!我还是很看好你?!?br />
        说着,展小怜抬脚往前慢悠悠走,一步三摇,似乎等公爵过去跟她并排。

        公爵看着她微笑,抬脚跟了上去,“小怜回家很高兴嘛?薇薇安说小怜有一对了不起父母,小怜家庭非常有爱和睦。另外,薇薇安一定给小怜和小怜家庭带去了很大困扰,我很抱歉?!?br />
        展小怜摊手:“不用道歉啊,薇薇安除了骚扰我二哥外,其他还是挺正常,真?!?br />
        公爵笑:“薇薇安是一个让人很头疼孩子,如果给另兄长带去麻烦,我代替她道歉?!?br />
        “都说没关系了,薇薇安挺讨人喜欢,我爸我妈就很喜欢?!闭剐×祷笆邓?,薇薇安不缠着龙谷时候展爸展妈真挺喜欢,觉得这小姑娘特别可爱,长又好看,就是一看到她睁着一双漂亮混血儿才有地方眼睛对着龙谷要求生孩子时候,展爸展妈脸色都变了,这孩子神经不正常吧?

        展爸展妈喜欢卿犬,回家路上还讨论了一份呢,主要是卿犬人长好,嘴巴讨长辈喜欢,和小怜站一块时候搭调,所以他们就盼着小怜男朋友要是卿犬他们肯定支持。

        就是一想到小怜之前得罪那个神经病,展爸展妈齐齐叹了口气,展小怜离开家都两年多了吧?这都两年没见过了,那死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放弃”这两字呢?人家不都说时间可以把什么都给冲淡吗?两年了啊,有必要这种执着嘛?

        展爸展妈是觉得自己闺女好,聪明,好看,懂事,不过实话实说,小怜又不是西施貂蝉,比小怜好看姑娘多了去了,怎么这小子就非缠着小怜呢?

        再说大年三十晚上,展爸展妈真是被吓坏了,小怜被龙谷拉走,那死孩子就跟疯子似跟后面追,那汽车都开没影了,他都不知道赶紧回来歇会,追着都没打算停下来,看他那样子要是没人拉着,估计能追到第二天早上。

        展妈叹口气,“也不知道我们家小怜上辈子是不是就跟他是冤家,要不然那孩子怎么就非得盯着小怜呢?”

        展爸也是很是无语,他要是知道就好了,话说展爸一直以为现年轻人不会有这种情况,结果看看那小子,果然脑子不正常孩子跟正常人思维是不一样。

        展爸展妈一路都讨论这事,到了机场是龙宴让人过来接他们,直接他们送到小区里面居民楼下,展爸展妈对着人家道歉,还要请人家上去喝茶,司机哪敢上去,赶紧开车走了。

        展爸拿钥匙开门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他离开时候门可是反锁上,结果现他拧一圈这门就开了,推门进去看客厅里乱七八糟样子,展爸心说坏了,离开家半个月,这是招贼了。

        结果展妈进去以后随手把客厅里一件白色熊皮大衣捡了起来,认真看了看,还闻了闻味道,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哟,这衣服还是真是熊皮……我们家谁穿得起这个?不是我们家吧?”

        展爸一听,看了看还真不是他们家,他们家就没有人有这样衣服,展爸展妈心里有数了,那死小子肯定来过,展爸什么话没说,直接朝着展小怜房间走去,门一拧就开了,只见展小怜床上被子里鼓除了一坨,一看里面就躺着一个人,床下面歪着一双黑色男人穿高帮鞋。

        “她爸,怎么了?……哎哟!”展妈往门口一站被吓了一跳,她拍着胸脯呼气,“这孩子……睡着了?”

        床上人躺被窝里一动不动,就从被窝里露了点头发梢,展妈跟展爸对视一眼,“不会是病了吧?怎么没反应?”

        展爸展妈心里一哆嗦,哎哟,这孩子别是想不开吧?两人赶紧走到床边,展妈不敢碰,展爸装着胆子,伸手被子上推了推:“小伙子?小伙子!……”

        燕回还是没反应,展爸被吓赶紧伸手一把拉开被子,就看到那小子脸色苍白跟纸似,偏偏脸颊两处还带着不正常红晕,呼吸时候特别沉重,一看就是发烧所致。

        展爸展妈同时松了口气,还好是活,这要是死了,他们家就完了。展爸赶紧动手把燕回脑袋从被窝里拽出来,被子往下拉了拉,展妈已经跑出去从冰箱下面拿冰块了,也不知道烧成啥样,一二零人来之前先给降降温,这小子金贵,他们可不敢让他这样留家里,万一出事就完了。

        展爸用以前对付展小怜法子对付燕回,用毛巾裹了冰块让燕回脑门上放,展妈已经跑去打电话了,赶紧送医院去,这不吓死人吗?他们这是今天回来了,要是晚几天回来,是不是这小子死他们家里都没人知道?

        而且展爸展妈还挺奇怪,这小子不是挺怕死?怎么今天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别不是偷偷摸摸跑过来吧?现也顾不上了,赶紧送医院再说,展爸手里有蒋笙当初留给他手机号码,知道燕回跟蒋笙关系匪浅,平时很少打这挂电话,这都非常时期了,赶紧给蒋市长打电话吧。

        蒋笙接电话时候正青城医院,对着一帮人大发雷霆。

        蒋笙不是普通人,他是一市之长,是摆宴父母官,他要是没事就算了,他多忙一个人啊,一个市长想做出业绩,想做出让上级满意让百姓称赞业绩,不努力肯定是不行,蒋笙作为市长来说,他确实很勤奋,如果没有燕回这个大蛀虫话,蒋笙可能会加理直气壮,不过那小子一直拉他后腿,还不能不管。

        燕回大年三十晚上跑龙家闹事,被人家打了一顿就算了,还非要堆一排没用雪人,堆那玩意有什么用?他以为堆十几个雪人龙家就会让他进去?这不白痴吗?谁说都不听带着一身伤扒雪,直到堆了七八个以后趴雪堆里不动才被人抬车上,就这还不忘雪人呢,要不然就闹腾,蒋笙没办法,只好让人继续堆。

        燕回人被带回来了,不过根本不消停,没办法,就只能捆着他不让动,要不然那伤起码又得拖几个月,蒋笙心说带回来治好了,他也功成身退赶紧回摆宴了,结果回去刚自了一周多,青城来电话,说燕爷失踪了。

        失踪了,那么个大活人,那么个被捆床上动都动不了大活人就这样失踪了!蒋笙能不急?床上绑带是被割开,也就是说有人帮燕回割开绑带,燕回本身重伤身,按理走不了多远,有外力帮助还是被人绑架?

        能掉录像都调出来看了,结果画面中始终根本看不到第二个人,不过种种画面显示,确实是有第二个人躲摄像头看不到地方帮燕回,燕回后消失镜头是医院四楼走廊窗户口,他先是趴窗台上,然后往窗台上挪动,然后一头栽了下去,窗户下方地面找蛛丝马迹,结果没有迹象显示那里曾经有人落地摔伤迹象。

        蒋笙让人足足找了三天,结果什么都没找到,燕回就这样失踪了,怎么也找不到了,蒋笙三天没睡好,想起来就一身汗,这要是让蒋老知道了,估计电视上过两天就会显示某位重量级人物去世出殡祭奠闻。

        就蒋笙要求全员寻找燕回时候,一个全身冒着寒气冷美人突然出现医院,身上穿再多她身上也没有多少温度,冷美人目光空洞看着蒋笙,只说了一句话:“爷被幽带走了?!?br />
        蒋笙对燕回身边女人十分反感,他出现地方燕回那些女人绝对是不允许出现,这也是为什么雪姬直到三天后才出现蒋笙面前缘故,她不能擅自出现,否则会被诛杀,既然蒋笙要求全员寻找,雪姬也是燕爷旗下一员,就有了出现理由。

        蒋笙回头问雷震:“幽是谁?”

        雪姬开口代替雷震回答:“爷养傻狗?!?br />
        雷震擦汗,说是狗也差不多。幽灵这个女人那就真是个幽灵存,如果爷不带出来,很少有人知道幽灵这个女人,她就跟她名字一样像个幽灵,讨厌所有光亮东西,按照医生话说,幽有严重自闭倾向,讨厌照相机讨厌摄像机之类,本人日常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保姆跟踪照顾。

        燕爷早闲时候,一直把这女人当逗狗玩,然后燕爷也发现她对机械类有着超越正常人天赋,专注力超强,让她做精细活,她能做到完美无缺,而且,对燕爷下达指令非常敏感,燕爷有次训那女人耐力,结果不知干嘛了,把她忘了,结果那女人就跟疯子似跑了一天一夜,哪怕后累拖着腿也没停下一步,知道燕爷有人实受不了提醒了燕爷,燕爷才想起来把这女人给忘了,收了指令,她才直挺挺倒地上。

        因为幽这个女人没几个有印象,要说知道,估计也就雪姬,因为雪姬算是监督保姆或者其他人照顾幽人之一,幽经常一天都不露面,吃饭都是人塞到她黑漆漆房间里她自己吃,吃完碗她会直接丢垃圾桶,周而复始,所以根本没人想起她,直到两天前,保姆突然发现之前递进去食物竟然还放房间里,赶紧跟雪姬汇报,雪姬立刻联想到那位蒋市长正忙碌事,可惜,雪姬是个安分守己主,只轻轻“嗯”了一声,继续忙自己事,谁都没说。

        雷震赶紧挡住雪姬跟蒋笙解释:“幽是爷养女保镖之一,脑子有点,”雷震也说不清,反正就是不正常:“爷应该是被她带走了?!?br />
        蒋笙皱眉:“她要造反?”

        雷震摆手:“蒋市长您这个放心,爷对他身边背叛者惩罚比对外人严厉几百倍,还没有几个人这个胆量,”瞳儿不就是例子?当初燕爷宠瞳儿时候那是真宠,所有女人里面专宠她,当时谁要是敢说瞳儿一句坏话,瞳儿能扒别人一层皮,燕爷还夸她手法好,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对巴结瞳儿,生怕被背后穿小鞋,结果偏偏就是瞳儿背叛了爷,爷狠有目共睹,当初他给了瞳儿什么程度宠,对她惩罚也就重到什么程度,有了瞳儿先例,还有谁敢有二心:“幽是训出来,她没有指令绝对不会行动,蒋市长,如果爷是幽带走,您大可放心?!?br />
        蒋笙皱眉,“幽这个女人,确实可靠?”

        雷震点头:“不敢骗蒋市长,她对爷绝对言听计从,要说有什么让人不放心话,没有指令时候,她就是个几岁孩童?!?br />
        蒋笙一听,急了,“那还不去找?!燕回满身伤,跟一个白痴女人一起,还不被折腾死?”

        就是这个时候,展爸电话打来了。

        蒋笙拿出手机一看,心里一喜,当初他留电话给展爸时候是为了防止燕回展家伤人,展爸打过仅有几次电话就是因为燕回,这会突然打过来,燕回又失踪,十有八九是因为燕回关系。

        蒋笙之所有没第一时间就想到展爸,是因为蒋笙知道展爸展妈去了摆宴,燕回被带回来以后谁还有闲心管展爸展妈什么时候回来?蒋笙觉得自己都被逼走投无路,结果展爸电话救急了。

        展爸展妈可真是无奈啊,他们刚刚到家,行李还没放好,结果就发现燕回这小子躺他们家小怜床上生病了。

        展爸展妈打完电话就等着了,展妈叹口气,抬脚去卫生间上厕所,展妈还奇怪卫生间门怎么被关上了,她一手开灯一手推门,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展爸速冲了出去:“怎么了?”

        展妈都被瞎破胆了,抱着展爸直哭,“有鬼!有幽灵……”

        展爸一手搂着展妈,一手拿了门边扫把一把把卫生间门推开,结果就看到一个长头发年轻女人蹲马桶水箱上面,一脸好奇看着他们,那女人非常长,她蹲马桶水箱上,头发竟然直接垂到了水箱下面,手里拿着一个游戏机,正“滴滴滴”按着游戏机按键,眼睛却看着他们,身上穿着件白色松紧衣领棉睡裙,光着脚,乍一看,真像幽灵。

        展爸拿着手里棍子跟幽灵说话:“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我们家卫生间?”

        结果那女人歪着脑袋看展爸,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展爸身上都冒了一层冷汗,真是幽灵?不会吧!可是有影子??!

        幽抬头,挡眼睛,抬手用手里游戏机把卫生间灯给砸碎了,卫生间瞬间暗了下来,展爸展妈一看这是人,顿时松了口气,是人就行啊,看着神经病样,八成是跟那小子一起来。

        看惯了奇葩燕回各种德性,展爸展妈内心跟一般人比那是无比强大,确认那姑娘不是鬼神之类,就没那么怕,除了他,也没别人会带个神经病身边,谁让那小子本身脑子就不正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