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51章 习惯成自然

    第351章 习惯成自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薇薇安是一个旅行专家,这是公爵大人原话。

        那刚满二十一姑娘泪汪汪被管家强行拉去换衣服了,公爵大人利用这个空档特地和展小怜解释:“她父母兄长和我父亲同时丧生一次反对派袭击中,她对这个国家抱有敌意和恐怖,所以,她懂事以后就一直往外跑,因为她跑丢,后来就专门安排人陪着她一起,一年中她只有一两个月是这里,其他时间都是外面旅行……”

        展小怜托腮:“说起来也真可怜,年纪那么小?!比缓笏究谄骸霸匆磺卸际强雌鹄春苊??!?br />
        公爵点头:“对,她锦衣玉食生活无忧,看起来很美,但是她内心非??招?,所以她总有些稀奇古怪想法,总是搞一下恶作剧出来,我知道,她只是想要别人注意她。但是,”公爵看向远方,慢慢说:“我不能让她被很多人注意,一旦有人知道她是爱德华家族女孩,她人生安全就会遭到威胁?!?br />
        展小怜突然想起之前龙湛说那女孩除了是从国外过去,其他信息查不到话,原来是这样,公爵为了避免薇薇安被多人知道,故意屏蔽了有关薇薇安消息。

        展小怜扭头看着公爵,笑眯眯竖起大拇指:“黑大叔你真是个好哥哥?!?br />
        公爵扭头看着展小怜,然后慢慢掉过头:“我不算好哥哥,我能给薇薇安东西不多,可能对她来说,我只是个知道对她训斥和责备哥哥?!比缓蠊舫聊艘幌?,看着另一边说:“很抱歉,让莲小姐失望了,我真不是个优秀男人?!?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我完全没感觉到哎?!?br />
        公爵低头,嘴里突然说道:“我结过一次婚,但是后来离婚了,我父亲被人暗杀时候为了?;に懒恕惫羯焓置劬瞪?,“那次被暗杀给了我永生难忘记忆?!?br />
        展小怜惊讶,小心说:“黑大叔,你是说你脸上……呃,那道伤痕是袭击中留下?”

        公爵摸着眼镜手顿了一下,然后他伸手摘下眼镜,目光落地面上,任由那道伤痕暴露展小怜目光下:“对,这是上帝对我惩罚,惩罚我危难没能担起儿子责任,却让父亲代替我死去?!?br />
        展小怜愣了下,“黑大叔一直自责?”

        “不,”公爵扭头看向展小怜,说:“我是痛恨我自己,明明是个男人,却没有男人担当?!?br />
        展小怜努了努嘴:“黑大叔,你那时候多大?”

        公爵抬头,“十七岁,是个足以承担责任年纪?!?br />
        展小怜手托腮,轻描淡写说道:“十七岁???那黑大叔信奉上帝真不公平,让一个少年正是身心成熟年龄遭受了这样重创。不过,上帝这种行为也能说是公平,黑大叔接受洗礼比别人多了一次?!闭剐×鹧?,伸手拍公爵肩膀上,笑眯眯说:“黑大叔,恭喜你,你可是上帝挑中宠儿,他偏爱你,所以黑大叔才比别人痛苦,才比别人强大?!?br />
        公爵一愣,他直起腰,扭头看着展小怜,那张犹如雕塑般脸上,一双深邃眼落展小怜脸上,她大眼笑弯弯,一只手搭他肩膀上,洋溢着满脸幸福,然后以一副理所当然姿态说:“黑大叔,你是不是被我说感动了?”

        公爵默默回过头,叹气,半响,他突然低笑着开口:“对,莲小姐说对,上帝偏爱我,所以我才痛苦,也强大?!?br />
        展小怜得意洋洋比划了一个“v”字手势:“那是,我二哥哄我厉害了,我都是跟我二哥学?!?br />
        公爵还没来得及开口呢,薇薇安已经换了一身衣裳走出来,刚好听到展小怜话,她蹙着鼻子不高兴说:“都说龙谷是我了!”

        展小怜摊手:“你这话跟我二哥说去?!?br />
        公爵震惊:“什么?”

        展小怜指着薇薇安说:“黑大叔你问她?!?br />
        薇薇安鼓着嘴不说话,展小怜幸灾乐祸解释:“我当初湘江时候,薇薇安小姐有一天突然拿着一张高智商鉴定书去找我二哥,让我二哥跟她生一个聪明小孩?!?br />
        薇薇安立刻指着展小怜嚷:“哦,哦,原形毕露了吧?你还敢说你不认识我?”

        展小怜若无其事摇头:“我本来就不认识你啊,你干嘛非说我认识?我连你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谁认识?和薇薇安小姐初次认识,哪里有问题?”

        公爵大人慢了好几拍,“高智商鉴定书?我怎么不知道薇薇安什么时候做过智商坚定?”

        薇薇安跳脚:“堂哥!你不要管那个啦。你现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是大骗子,说谎话都不写稿!堂哥,这是一个坏女人!真是坏女人!”

        展小怜继续得瑟:“黑大叔,你家小堂妹和你一样,对我有误会呢,要不要重调查一次我底细?湘江龙家,想查话还是挺容易?!?br />
        薇薇安指着展小怜喊:“病鸭子!”

        “呀呀,”展小怜否认:“那是另有其人?!彼噶酥缸约?,说:“我可是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好姑娘?!?br />
        “才不是!”薇薇安大怒:“你是个狐狸精!”

        展小怜一撩头发,勾着眼看她说:“姐就算是狐狸精也是指可爱狐狸精?!?br />
        薇薇安立刻对公爵大人说:“堂哥堂哥,你听到了吧,她自己都承认是狐狸精了,你千万不要被她迷惑!”

        展小怜站起来,反手掐腰,抖着肩膀笑:“狐狸精可比小冬瓜漂亮多了,虾虾虾……?!?br />
        薇薇安泪汪汪:“堂哥,她一直欺负我!”

        公爵大人再次扶额,怎么又变成这样了?面对着两个都有点脱线年轻女孩,他现已经不知道要说谁了。

        相亲宴还继续,微微安换了衣服以后重走了出去。

        相亲宴其实就是为了公爵和微微安举行了,所以才有那么多年轻男女,而展小怜就是他们中一位,当然,对展小怜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如果不是薇薇安一直盯着展小怜吵架话,估计被她外貌迷倒男生肯定不是一个两个,结果找展小怜搭讪男人一堆,薇薇安就专门盯着展小怜了,一个男人都不敢靠近。

        公爵大人没办法,只能专门找人盯着薇薇安,免得她又做些什么事伤了客人。

        展小怜回头就看到薇薇安坐她后面,虎视眈眈盯着她,展小怜对她咧嘴,薇薇安立刻一脸凶相瞪着她:“干什么?”

        展小怜摊手:“友好一下嘛?!?br />
        薇薇安立刻提着裙摆走过来,“狐狸精,我跟你说,你不把龙谷给我,我堂哥也不会给你?!?br />
        “哦,”展小怜抬头看天想了想:“你是想跟我交换?那我告诉你,你诡计没法得逞,我对你堂哥没兴趣?!?br />
        “怎么会?”薇薇安瞪大眼睛:“我堂哥很有魅力!哦,我知道了,你和那些女人一样,嫌弃我堂哥脸上有伤疤是不是?”

        展小怜晃着脑袋:“以貌取人是不对,何况我觉得公爵大人很帅,没兴趣,完全没兴趣罢了?!?br />
        薇薇安往展小怜旁边一坐,瞪着她,怒气冲冲说:“我堂哥哪里不好?你凭什么没兴趣?”

        展小怜歪着身体往她面前凑:“你堂哥特别好,可是我这心里一时半会还么办法把他当成同辈人,不过我看到你喊他堂哥,我突然又觉得我要是把他当长辈,你就成了我同辈人了,一想到你这样小冬瓜,我就想吐血,所以我正纠结,到底要怎么样才好?!?br />
        薇薇安用鼻孔眼对着展小怜喷气:“你说谁小冬瓜?”

        展小怜托腮看着她:“说你啊,要不然还能说谁?”

        薇薇安火冒三丈:“谁是小冬瓜?谁是小冬瓜了?狐狸精我告诉你,你跟我堂哥是绝对没戏,你别指望了!”

        展小怜摊手:“呀呀,这句话应该是我送给你才对,我二哥看不上你这么笨,你没指望了?!?br />
        “我很聪明,我智商很高!”薇薇安抓狂,“我还得过奖!”

        展小怜好奇:“哦,那你说说你得过什么奖?”

        薇薇安抬头,挺着她小胸脯,说:“图书奖?!?br />
        展小怜好奇了:“哟,你还出过书?作家??!”

        薇薇安“哼”了一声,“当然?!?br />
        展小怜对她勾手指:“去,拿一本过来让我欣赏欣赏?!?br />
        薇薇安一扭身,走了,展小怜还以为自己可以消停了呢,结果一会功夫后,她又跑了回来,手里还真抱了一叠书,放上面一本封面色彩鲜艳,红红绿绿就跟儿童画似,薇薇安大刺刺往展小怜面前一放,“看到没有?就是这个书,这是我出版书?!?br />
        展小怜十分好奇拿过来一看,顿时喷出一口老血,只见封面上色彩鲜艳五彩斑斓人物动物形状幼稚可爱背景图上,几个十分可爱卡通字体被摆放着显眼处,上面写着几个字:薇薇安舞会,展小怜抽搐着嘴角随便翻了一页,鲜艳黄底上,用十分可爱又流畅线条画着一个长着波浪卷头发女孩,上面陪着大大字来描述图画内页:薇薇安喜欢这片黄色麦田,因为那是太阳颜色,薇薇安笑了。

        展小怜抬头看着薇薇安,问:“这是你出版书?”

        薇薇安抬着下巴,骄傲说:“那是七岁时候出版,这本是得过儿童优秀出版图书奖,还有这个也是得过奖,还有这个……”

        展小怜大概翻了一遍以后,明白了,薇薇安说她得过奖是真,只不过,她出版图书全部都是画册似,画面颜色非常浓烈,给人视觉十分强烈冲击,这些画册说起来十分适合四五、岁孩子阅读,所有画册封面上,都是标注着儿童读物,说白了,薇薇安是一个儿童画插画家。

        展小怜对着她竖起大拇指:“画非常好,我替世界儿童感谢你,不过,你图书出版得奖和你智商高有什么关系?画这么好,顶多算是非常有绘画天赋,和智商高不高没关系?!?br />
        薇薇安鼓起脸:“我画画都得奖了,智商还能不高?你一点都不知道,我不跟你说了!”

        展小怜拿着其中一本书看:“我二哥那样才是高智商,至于你嘛……我不跟小冬瓜探讨智商问题,要是说太明白,就太打击你了?!?br />
        薇薇安愤怒:“你又欺负我!别以为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就是说我笨!我很聪明,我都等奖了!”

        展小怜翻着白眼站起来,走了。

        薇薇安冲着展小怜嚷:“喂!你听到没有?我智商真很高,你就把你二哥送给我吧!我肯定会还给你!”

        展小怜去找公爵大人,好奇追问:“黑大叔,薇薇安小姐为什么一定要生个高智商孩子?我看她都走火入魔了?!?br />
        公爵本来还挺吃惊她怎么过来找自己,等展小怜问完,公爵慢慢开口:“因为,家族人一直觉得如果是凯文继承了家族遗产和爵位,有辱家族门风。我想莲小姐应该知道,凯文有严重口吃,他小时候严重,后来长期治疗有所缓解,但是,还是不人意。爱德华家族人丁单薄,只能暂定凯文,薇薇安一直觉得她可以为家族贡献一份力量,她要找一个智商高男人来为家族生一个高智商孩子。以前她年纪小,谁都没当真,后来发现她是当真,并且真付诸于行动了……”

        展小怜目瞪口呆:“她还小吧?那你们不阻止她?万一她碰到坏人,被人骗了呢?”

        公爵转过身看着展小怜,低头笑了笑,说:“薇薇安是个很倔孩子,因为父母早逝,所以她很有自己想法,如果能阻止得了,就好了?!?br />
        展小怜叹气:“唉,想想你也很辛苦唉。有个那么小妹妹,就跟养女儿似养着。说起来,指望薇薇安生个孩子,还不如公爵大人自己努力呢?!?br />
        公爵僵住,半响他低下头,略显狼狈开口:“很抱歉,我想先离开一会?!?br />
        展小怜奇怪回头,怎么说了一半就走了?又不是小女生,都是离过婚老男人了,怎么说娶了老婆生个孩子他还害羞呢?

        晚宴结束以后,展小怜回家,第二天正常上学,结果晚上放学,展小怜就看到薇薇安正跟叮当三姐妹脑袋顶脑袋凑一块吵架:“我告诉你们,你赶紧离那个狐狸精远一点,她真是个坏女人,你们绝对会被她带坏!”

        叮当三姐妹异口同声:“你才是坏女人,不准说小主人坏话!”

        展小怜走过去,保镖伸手拉开车门,她坐进去,然后从车窗探头跟叮当三姐妹说话:“你们三个不许打小冬瓜哟?!?br />
        叮当三姐妹齐回头:“哟——收到!”

        薇薇安听到抬头:“哦!坏女人出来了!站??!”

        展小怜坐车上提醒司机:“开车?!?br />
        车立刻上路,薇薇安追了两步没追上,速度跑回头跳到自己车上,对司机指着前面车说:“跟上那辆车!”

        然后一直跟到展小怜家里。

        饭桌上,展小怜看着不请自来客人,手托腮看着她:“小冬瓜,我邀请你吧?”

        薇薇安鄙视:“真没礼貌!我是客人!来了你不应该招待嘛?真是太没礼貌了!”

        再之后,薇薇安就跟跟屁虫似一直跟着展小怜,上学她跟着,放学她也跟着,反正她好像没什么事,展小怜问三姐妹她上课时候薇薇安干什么,叮当小姐妹争着发言:“哟——画画!”

        然后当当速跑去拿了一张纸出来,“哟——画画?!?br />
        展小怜拿过来一看,一张展小怜学校大门彩色画,原本舒雅清醒学院大门,微微安笔下呈现以后,就显得十分明活泼,而且瞬间降低了大学档次,展小怜看着有种是幼儿园大门镶嵌了大学校牌感觉,她举着画感慨了一句:“说起来,那小冬瓜画真不错,虽然看着幼稚了点?!?br />
        当当星星眼,扭动着身体嚷:“哟——好看!”

        叮当和叮叮就不喜欢,摇头:“哟——不好看?!?br />
        展小怜跟龙谷打电话,特地跟他提到了薇薇安:“大哥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小姑娘?就是那个自称智商两百六小姑娘?!?br />
        龙谷点头:“记得,怎么了?怎么突然提起她了?”

        展小怜叹气:“那小冬瓜是爱德华公爵大人堂妹?!?br />
        龙谷:“……”半响问展小怜:“你认出你了?”

        展小怜宽面条:“岂止是认出来了?认定我是坏女人,还让我把你借给她,说用完了生了孩子了就把你还给我,要给爱德华家族生个继承人呢?!?br />
        龙谷擦汗:“小怜,二哥对不起你?!?br />
        展小怜摊手:“谁让你是我二哥呢?为了捍卫我二哥清白,我得加油。所以二哥,你少勾搭几个女人,找个固定行不行?哎哎,好歹你也是有妹妹人是不是?不能一直这样游戏人间对不?”

        龙谷瀑布汗狂滴:“小怜,二哥已经改正了?!?br />
        展小怜咧牙笑:“哟,那二哥是不是打算要找个固定女人了?”

        龙谷:“……”默了默才说:“那也得等大哥稳定了才轮到我不是?先来后到嘛?!?br />
        展小怜突然响起龙湛那位潘小姐,急忙问:“对了二哥,潘小姐怎么样了???上次我们骗大哥了呢?!?br />
        龙谷暗自松了口气:“没事了,解释清楚就没事了?!?br />
        说是没事,其实龙谷因为这事被龙湛打了一顿,龙家大少头顶上绿帽子被摘了,可事情也传开了。

        龙湛回去直奔潘小姐住所,结果没人,第二天一早龙湛就赶到了潘小姐拍戏排场,直接冲进去把人给拉了出来,拍古装戏,结果突然闯进个现代人,这还拍什么啊,不过也因为龙家大少这样一闹,龙家大少和女明星潘弦绯闻也瞬间曝光,一度上了各家报纸杂志头版头条,着着实实让潘弦火了一把,刚好为她正拍摄古装戏也炒作了一把,结果弄清了,龙湛鼻子也被气歪了,回家就把龙谷打了一顿,要不是他,他能离开他可爱小怜弄出这事?

        龙氏是上市公司,不得不为这事打了一把公关战,后龙氏集团发布公告中慢慢消停,公告称龙家集团总裁龙湛和潘小姐相恋多年,算是正面回应了绯闻,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闹出大风波,龙湛只好把自己两个情人踢了一个,就剩潘小姐一个人了,要不然不定什么时候就传出一女侍二夫传闻了。

        这事展小怜过了很长时间才知道,叹口气,想着自己哥哥总算能像正常人一样,还挺高兴,原来那算什么事???五个变成了两个,大哥还挺自豪呢。

        展小怜电话那头犹豫了好一会才又开口:“二哥,你能不能找几个人?;の野治衣??那个……我怕他们出点啥事……”

        燕回那是什么性子人,就没有比展小怜了解人,燕回说他要把展爸展妈从楼上扔下去,别人不信,可展小怜信,就是因为她太了解,所以她要对付燕回,只有用一种豁出去心态才行,否则,燕回就是捏住了她命门,展小怜不知道能管多久,起码短期内不不会有事情,燕回能短时间内把电话送到她爸她妈面前报平安,说明燕回就没打算那个时候就是骗她,他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做。

        展小怜不敢展爸展妈,她问了,展爸展妈会反过来担心她,怕她一冲动回国去,所以展小怜不敢问,只能通过龙谷知道摆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谷听她这样说,愣了一下,然后才说:“小怜,其实摆宴那边没有你想象那么坏,展叔展婶他们很好,燕回也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实际上伤害,而且,你三哥已经到了摆宴,正熟悉工作。二哥知道不愿意提起燕回,二哥也不愿意,不过二哥愿意跟小怜说句实话,燕回经常去找展叔展婶,但是没有伤害过他们,否则,二哥现不会这样冷静和你说话,二哥知道,他们对小怜很重要,心里上,他们比二哥离小怜近,就算是为了小怜,二哥也不会让他们受伤?!?br />
        展小怜沉默了很久,龙谷拿着电话,看了看屏幕重贴到耳边:“小怜,听吗?”

        电话端什么声音都没有,过了好一会,展小怜开口:“二哥,我可能,不会再回摆宴了?!?br />
        龙谷笑了笑,“我理解,不去摆宴,小怜留国外,或者回湘江,都行?!?br />
        展小怜低着头,咬着下唇说:“二哥,要是可能,我想把我爸我妈接到我身边,你要是有时间,跟他们洗洗脑,不然,我会一直担心?!?br />
        龙谷低笑:“小怜,二哥跟你保证,不会让他们出事,你想干什么都行,有事跟二哥说,好不好?别担心,交给二哥?!?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她身体一仰躺床上,看着天花板躺了好一会,门外有人敲门,薇薇安声音传来:“喂,狐狸精!我进来啦!”

        展小怜翻了个身体,侧躺着看着门,薇薇安推门走了进来,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往展小怜面前椅子上一坐,眼珠子看着上方,问:“你刚刚是不是跟龙谷打电话?”

        展小怜吃惊:“哦?你偷听我跟我二哥打电话!”

        薇薇安继续看着上方,嘴里说道:“那你把他手机号码给我,我也要给他打电话?!?br />
        展小怜抱着手机床上滚来滚去:“不给,绝对不给,给了你我二哥还有安生日子过?有本事你自己去要,要到了你就赢了,其实我二哥这个人对女人很没有抵抗力,如果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搞定我二哥,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身为女人,没有足够吸引我二哥魅力,你没女人味,所以我二哥不喜欢你?!?br />
        薇薇安一听,顿时怒了:“谁说?我有!”然后她怒气冲冲站起来,伸手拉开门,回头对着展小怜嚷了一句:“你等着!”

        展小怜摊手,等就等,就不信这小冬瓜能把她二哥怎么样。

        其实展小怜一点都没说错,龙谷对女人那是真没有抵抗力,要是薇薇安千方百计都没能拿下龙谷,只能说明龙谷没把她当女人,一个发育不全小丫头,对于喜欢美艳妖娆身材要好龙谷来说,那就是一直青苹果,不对胃口。

        这话伤了薇薇安身为女人自尊心,第二天,薇薇安就乘飞机去湘江了,展小怜还说这几天薇薇安总算消失了呢,结果叮当三姐妹说昨天薇薇安小姐生气说,她明天就去湘江找龙谷,还说她是高智商,跟龙谷绝对能生一个超级聪明小孩。

        展小怜表示摊手,二哥,好自为之吧。

        青城,某豪华大酒店内,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叠纸,面前搁着脚茶几上还有一堆纸,他脚边还跪坐着一个冷冰冰面无表情雪姬,雪姬低头,两只白没有血色手真燕回那伸直腿上来回按着,一言不发乖乖巧巧,安静像个专门为别人按摩玩偶。

        燕回低头看着手里东西,很就把眼睛看成蚊香眼。燕大爷认认真真看了半天,突然大怒,伸手把手里纸一撕两半:“什么玩意?看不懂!你们就跟爷说,什么地方!”

        燕回面前站着负责人一脸头疼表情:“爷,暂时追踪到只有国家位置,具体再什么位置……这个真是时间太短,查不出来??!”

        燕回颠着二郎腿,冷笑:“你这就是跟爷说,爷要你们就是摆设是不是?”

        说着,燕回慢悠悠站起来,雪姬顺势把身体往沙发扶手另一边一让,安静坐那里看燕回对着那几个人拳打脚踢:“爷要你们干什么?一个个都跟废物似,找个女人都找不到?那要你们干什么?去死!都给爷去死!”

        被燕爷打人谁敢还手,打完了还得鼻青脸肿一瘸一拐赶紧把毛巾递上去给他老人家擦手,以免他们身上细菌弄脏了燕爷手。燕回低头,看到手上一枚戒指沾了滴血迹,低头看了好一会,然后抬头把手伸出去,问:“谁血?谁血往爷手上跑了?”

        众人:“……”血是不会长脚跑,真,如果不是他老人家打人,怎么会沾上血?

        只是这理,谁敢跟燕爷讲?

        卿犬牵着卿辰手靠门边,卿辰抬头看着卿犬:“哥哥,我能不能回家写作业?”

        卿犬低头看着他:“又怕了?你不是三天两头看到?有什么好怕?”

        卿辰一脸郁闷说:“哥哥,你说燕爷为什么这样???他每天都打人,我们老师说力是相互,他打人自己也疼啊?!?br />
        卿犬点头:“没错,所以燕爷就是找虐典型?!?br />
        卿辰叹气:“为什么会这样呢?”

        卿犬语气不屑说了句:“这个啊……嗯,应该是被女人甩了心里扭曲了?!?br />
        卿辰看着远方,握爪自语:“女人真是太可怕了,我以后一定不要喜欢女人?!?br />
        卿犬点头:“嗯,现流行喜欢男人?!?br />
        卿辰伸手捂屁股,“???可是我看书上说,那样会菊花不保!”

        卿犬鄙视:“你攻别人不就行了?”

        卿辰抬头看着卿犬:“哥哥?!?br />
        “嗯?”卿犬慢悠悠低头看着他。

        卿辰一脸愤恨:“你是我亲哥嘛?有你这样怂恿弟弟走弯路吗?”

        卿犬惊奇:“上了初二果然不一样了,这个都知道了?”

        卿辰愤怒:“我要跟我爸告状!”

        卿犬抬手,一巴掌对着卿辰脑袋打过去:“回家了你就别想再回来了,你确定?”

        可怜小正太鼓起嘴巴,半天没吭声,卿犬见里面动静消停了,一拍卿辰脑袋,说:“差不多了,走吧?!?br />
        门一开,从里面出来人估计他们爹妈都不认识了,完全变了形,一个个跌跌撞撞走出来,都看看不到路了。

        满地碎纸片,卿辰小心抬脚走过去,看着一个冷冰冰大姐姐半跪地,正把燕爷手指上戒指挨个取下来。

        卿犬两只手插裤袋里,对卿辰抬抬下巴:“先去写作业,有事我叫你?!?br />
        燕回阴着脸,活动着被取了戒指不大习惯手指,嘴里说了句:“卿犬,你说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这一翻脸,怎么就拗不过来呢?爷就不明白了,怎么着都不行,那就是一个疯女人?!?br />
        卿犬站着旁边,垂着眼眸看着地面,“爷问我?我怎么知道?再说了,爷阅女无数,应该了解女人了?!?br />
        燕回抬脚揣着茶几,一下一下:“啊,爷忘了,你到现连女人手都没摸过,怎么会知道这个?!?br />
        卿犬黑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可不是,爷有那么多女人,还不是跟我一样?”

        “你想死是不是?”燕回猛站起来就要对着卿犬踹过去。

        卿犬速跑到门边,“本来就是,要不然爷怎么没把那女人给降服了?也就是形式主义……”见燕回对着他冲过去,卿犬直接冲出门跑了,笑话,留那边被他打鼻青脸肿?谁让爷说他?活该!

        燕回追到门边:“你给爷等着!”

        卿辰一哆嗦,哥哥又跟燕爷掐起来了,赶紧低头写作业,一动都不敢动,一会功夫后燕回走进来,伸手捏着卿辰脸蛋晃了晃:“你看看你那个连女人都没摸过哥哥,刚欺负到爷头上了,爷说错了?哪说错了?等他回来爷就割了他舌头……”

        卿辰脸蛋被他捏都肿了,卿辰眼泪汪汪捧着脸说:“燕爷……燕爷您轻点,其实我觉得我哥不是不敢摸女人,而是我觉得我哥可能是个同性恋,他刚才还门口怂恿我以后不要找女人,找男人呢?!?br />
        燕回惊奇:“哦,还有这事?”

        卿辰捧着被解救出来脸蛋,“真,我骗能燕爷嘛?要不然我哥都二十四了,怎么到现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燕回摸下巴,是这样?“这样说还真有可能,爷瞅着他之前喜欢跟野猫一道,难道跟野猫是一对?”

        卿辰一听:“???”

        两人同时沉默。

        卿犬晚点时候回来了,一进门就卿犬就觉得气氛不对,也不是气氛不对,实是正趴桌子写作业两个人看他眼神有点怪,就是那种“这是一个稀有、罕见、活……奇怪生物”眼神盯着他,他走沙发上坐下,那两人视线就追到沙发上,他拿书出来看,那两人还是盯着他,半响,卿犬实受不了那两人眼神,从书本里抬头,奇怪问了一句:“爷,有什么问题?”

        卿辰速低头看书,燕回突然站起来,以一种试探眼神看着他,“你看着爷时候,有没有什么想法?”

        卿犬茫然:“什么想法?”

        燕回抬抬下巴,大拇指晃晃指了指他自己,说:“没有?”然后,燕大爷松口气似回头跟卿辰说了句:“小子,看到了吧?爷就说他要是敢有什么想法,爷就阉了他?!?br />
        卿辰皱着眉头,盯着卿犬看,卿犬瞪他:“再不赶紧做作业看我不削你!”

        卿辰赶紧低头继续写作业,燕回重坐回去咬着笔杆子趴桌子上,卿辰不敢让他写,继续写自己,其实心里十分鄙视燕大爷,他都上初二了,燕爷还啃六年级题目,他打算六年级留级几年???真丢人。

        燕回有时间就往展爸家跑,有时候早上去了晚上就回来,就是专门等展小怜给展爸打电话,结果,很少有碰上机会,燕爷压根没放弃想法,反正一直去,而展爸展妈跟燕爷之间也和谐了,那小子除了老往跑,别也没惹什么事,不影响夫妻俩生活,就当养条小狗多做一份饭了。

        这哪天没去了,展妈还忍不住嘀咕了:“唉?那死孩子今天是不是不来了呀?他要是不来,我就不做那么多饭了,省老吃剩饭?!?br />
        展爸看了看门:“还是做着吧,不然突然来了他又抢了吃,我们倒是不够吃了?!?br />
        这就是燕大爷不屈不饶整出来效果,都给他老人家留饭了。

        雷震对此表示十二分佩服,不佩服不行啊,那个人类脸皮能厚到这个程度?厚到人家前一秒还骂着让他去死,后一秒做饭了还讨论要不要做燕爷饭,这绝对是本事。

        ------题外话------

        昨天二,打乱原有步骤,惆怅。

        万了,木二,胖妞妞们表要想了,渣爷打个滚,明天本月后一天,胖妞妞捧着票跳到爷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