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8章 好姑娘坏男人

    第348章 好姑娘坏男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约定,龙湛表示愤怒和抓狂,晚上睡觉时候列了n个毒杀爱德华公爵大人谋杀计划,作废稿纸塞满了一垃圾桶,势必要整出一个惊天动地完美无缺杀人计划,结果稿纸被打扫卫生仆佣看到了,赶紧跟展小怜说,展小怜头上黑线挂了好几条,大哥还没打算消停???

        其实对展小怜来说,龙湛各种担心都是多余,那爱德华公爵是谁???那可是叶凯文舅舅,也就是说,公爵大人展小怜眼里头,那是长辈,要不然她也不会“黑大叔黑大叔”叫到现。

        展小怜老家,有些辈分长人还是小孩子,经常能看到白发苍苍老太太喊刚会走路小奶娃姑奶奶,展小怜小不点时候就被一个她第一次见面喊叔叔人喊大姑了。虽然展小怜无意中看过公爵大人长相,但是对展小怜来说,这人辈分是高。

        龙湛坚定认为那位奇怪公爵大人对他可爱小怜怀有觊觎之心,几次邀请晚餐之后,龙湛立刻把公爵从靠谱男宝座上拉下来,自己坐了上去,看来靠谱还是他这个大哥,其他所有意图接近小怜雄性都不是好东西。

        龙湛锲而不舍谋划着他计划,还让身边保镖参与进去,结果保镖都被展小怜提醒过了,劝都是阴奉阳违主,转个身就跟展小怜打小报告,龙湛各种计划全都无疾而终。

        周六,展小怜家里仆佣都很小心翼翼,知道莲小姐有幸邀请了一位很有身份地位大人物来家里做客,就连平时允许吵闹叮当三姐妹都被禁止唱歌跳舞了,家里各处都被打扫干干净净,公寓庭院也被整理井井有条。

        临近中午时候,一辆黑色普通轿车停门口,一个男人敲门询问这里是不是龙氏九号住宅,得到肯定答复后,那男人立刻回头,后座玻璃窗口对着里面说了句什么,不多时,车门被打开,公爵脸上带着宽大墨镜,披风两端衣领高高竖起挡两边,三四名保镖簇拥下,缓步朝着里面公寓大门走去。

        展小怜笑眯眯从里面跑出来:“黑大叔,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我这边早就准备好了?!?br />
        公爵全身上下都冒着生人勿近气息,展小怜自动默认自己不是生人,因为山羊胡管家大叔说了,莲小姐不算生人。

        展小怜很热络很自来熟前面为公爵带路:“黑大叔,你司机真厉害,一下子就停门口了,我还以为你会找不到呢,我跟山羊胡管家大叔打电话说要去接,他偏说不要……黑大叔,你请坐这边,马上就可以上菜了,正宗东方菜哟,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br />
        公爵微微点头:“谢谢?!?br />
        展小怜一边把仆佣端过来茶往公爵面前放,一边开口:“我家乡地方真是有礼尚往来说法,我去了黑大叔家那么多次,结果黑大叔一次都没来我家……这种感觉怎么说?有点不对等,我几次三番,就有点不好意思,时间一久,我就会忍不住想,是不是黑大叔瞧不起我,所以才不乐意来?嘿嘿,不是我多心,是我老忍不住用我自己方式来揣测别人想法,当然,不排除东西方文化诧异,要是我说不对,黑大叔你可千万别见惯?!?br />
        公爵摇头:“不会,我很荣幸得到莲小姐邀请,希望没有给莲小姐添麻烦?!?br />
        展小怜笑嘻嘻说道:“怎么会有麻烦?其实说荣幸是我才对,黑大叔可是我来这里上学以后,第一个到我家里做客客人呢。希望黑大叔是个好开头,以后我能交到多朋友?!?br />
        公爵表情不多,确切说他话不多,展小怜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公爵才会应上一两句,不过好处就是会引话,展小怜挑话头很辛苦,说时候可畅了,就是这个话题说完了,要怎么样才能挑中公爵感兴趣话题,这就成了展小怜心头大患了,然后一阵短暂沉默后,公爵主动开口:“莲小姐湘江长大?我有个东方朋友,恰好也是湘江地方人,口音上似乎有偏差,倒是莲小姐那两位兄长口音类似湘江人?!?br />
        这也是当初公爵相信那份伪造调查报告原因之一,内地来穷女人和湘江富家公子,听起来似乎符合某些故事发展规律。

        展小怜对着公爵竖大拇指:“黑大叔厉害!我几个哥哥是正儿八经湘江人,至于我嘛,因为某些原因,虽然是湘江出生,不过是内陆一个小城市长大,所以语言和口音其实是偏那边?!?br />
        展小怜和公爵下面聊很愉,楼上龙湛扒楼梯口,满脸怨恨咬着衣角往楼下偷看,手里握着一把刀,正一下一下对着木质楼梯戳洞,一戳一个洞,一戳一个洞,恨不得那刀就是扎公爵身上。

        展小怜跟公爵说话就是一直没上菜,其实就是等龙湛下来呢,结果等了好一会龙湛都没下来,展小怜心里还奇怪呢,大哥不下来怎么开饭呢?不太好啊。想了想她站起来,跟公爵打了个招呼,直接抬脚朝着楼上走,结果还没走到上面,就看到龙湛整个人趴地上,正往下偷看呢。

        展小怜满脸黑线走过去,也没嚷,一脸凶相指了指房门,压低声音把龙湛喊进去:“大哥,人家是客人哎?!?br />
        龙湛星星眼解释:“小怜,他一看就不是好人,真,哪个好人都到人家家里做客眼镜还不拿?”

        展小怜叹气:“那公爵大人有原因,大哥别对人有偏见啊,你开始不是说黑大叔这样才是绅士吗?怎么突然又讨厌了呢?!?br />
        龙湛经验老道摸下巴:“凭大哥经验,这家伙对我们家小怜有觊觎之心……”

        展小怜抓狂:“大哥,你以为我是钞票黄金钻石黑珍珠???人家那是长辈,能有什么心???”

        展小怜刚嚷完,龙湛短路了,急忙问:“长辈?”

        展小怜点头:“是啊,不是有个和我约会过一次凯文吗?黑大叔是他舅舅,我跟他外甥约过会,他不是长辈是什么???”

        龙湛一听,继续伸手摸下巴,转过身一个人自言自语开口:“要是这样那我不是白担心了?可是长辈也会有龌龊心思不是?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不行,要是一直上面,小怜不是没人?;??还是陪着小怜一起下去……”

        然后兄妹俩下楼了,龙湛一本正经跟公爵握手:“抱歉公司有点事耽搁了,让您老人家久等……”

        展小怜瞪圆了眼看着龙湛,老人家?

        这老人家称呼跟喊燕回那货可是完全不同呀,龙湛这嘴里老人家,明摆着就是对长辈。

        公爵听完了也不由自主抬头,龙湛说是英语,再怎么翻译那单词就是对老人家长辈意思,“龙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展小怜伸手扶额,她不认识眼前这个人,真。

        龙这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误会,自顾自话:“抱歉,是我一直忽略了,原来公爵大人是长辈,给您造成那么多困扰,我表示歉意?!?br />
        龙湛说还一本正经,展小怜赶紧岔开话题:“哎,大哥既然来了,那我们准备开饭吧,黑大叔都来了好一会了,肯定饿了?!?br />
        管家早就等旁边,一听说开饭,立刻让人把饭菜端上桌。

        公爵显然对这种近距离交谈和用餐并不十分适应,特别是他是初次到达一个地方。饭桌上交谈是必不可少,龙湛一反以前不说话对人家喷毒液状态,和公爵侃侃而谈,看展小怜一直怀疑龙湛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没被发现。

        结果龙湛表现非常好,甚至还跟公爵谈到了政治,这个话题上两人显然有话题。展小怜知道龙湛和龙谷都有看报纸习惯,男人看报纸跟女人不一样,女人只看八卦,一看到什么导弹航母核武器就头晕,男人则相反,对这些东西特别有兴趣,至于娱乐版闻男人都是直接漠视,结果现看出来了,展小怜就光顾着看八卦了。

        那两人虽然有话说,不过很显然某些意见上并不相同,所以刚刚和谐了一会,气氛因为两人阐述不同政见时候骤然紧张起来。

        龙湛不客气开口:“果然是老人家了,也不看看现对外软弱外交有没有用,抗议了人家就会罢手?真是开玩笑,你这套理论已经落伍……”

        公爵很淡然开口:“党政为民,这是首要原则,执政党如果不能从平民角度出发,只顾泄愤发动战争,平民安全谁来负责?抗议是外交一个必然手段,辅助这个外交手段还有经济制裁,并不是战争就能完好解决一切,战争过后,谁为战争损失买单?政府?还是国际联盟?终受损坏还是平民……”

        展小怜头晕脑胀,“大哥,咱们吃饭吧,好好突然谈这个,多伤感情……”

        结果两个男人继续围绕党政事展开讨论,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让谁。

        展小怜默默低头吃东西,讨论吧,不吵架就行,她管不着。

        这顿饭很热闹,展小怜站起来去洗手间,对于自己把公爵大人请回来事展小怜表示这个决定是错误,她就不该说什么礼尚往来,她就应该安安分分不搭理山羊胡大叔就行了。

        低着脑袋往外走,还没走出去,就听到龙湛声音餐厅响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打我们家小怜主意!我告诉你别指望了,我们家小怜说了,你是长辈……”

        展小怜刚想冲出去不让龙湛瞎说,结果就听到公爵已经冷静应对:“龙先生冷静,如果我没记错,龙先生国家有句古语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相信这句话就是为了证明淑女魅力好写照,所以龙先生不必多虑。再者,即便我对莲小姐有所仰慕,也是情理之中事?!?br />
        “哦哦,”龙湛像抓到把柄似说:“承认了吧?我就知道……”

        公爵还是那个腔调和声音:“龙先生,我和莲小姐是朋友,虽然开局并不令人满意,但是我希望能弥补我过错,不给莲小姐带去困扰。莲小姐聪明可爱,是位很好姑娘,她会让我心情愉,我很高兴能认识莲小姐这样女士,但是我愿意把莲小姐当成朋友来相处,我希望能和她做朋友。如果我有意追求,我会直言相告。龙先生不必对我抱有敌意?!?br />
        龙湛托着下巴还想说什么,展小怜故意踩着高跟鞋发出响声,慢吞吞走过来,笑眯眯说:“大哥,黑大叔,你们聊什么???”

        龙湛立刻摇头:“什么都没说!”

        公爵点头:“是,闲?;??!?br />
        展小怜一击掌,“如此,继续开动,还有好多菜品没上呢。管家,撤桌,换品!”

        剩下时间气氛总算缓和了,也可能是因为公爵和龙湛说那番话缘故,龙湛不找茬什么事都没有,大家都高兴。

        总体来说还算成功,虽然第一次品尝异国他乡菜,但是公爵对此评价还是很高。

        一顿饭下来,展小怜发现这位公爵大人真是很少言,当然,大原因是他语速慢,碰上展小怜巴拉巴拉说个不停时候,他根本没有办法接上话,所以他给人感觉就非??诖?。展小怜本来还说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后来突然想到叶凯文结巴,展小怜就不由自主想了,是不是这人也跟叶凯文一眼说话结巴,所以只能放慢语速,这样才能保持一句话说完时候有字重叠给人结巴感觉?

        这话展小怜肯定不好意思问,毕竟跟公爵关系也没那么好,这位神仙到人家做客还戴着眼镜呢,这眼镜就是距离就是隔阂,哪里能问这样问题?

        午餐圆满结束,用晚餐公爵就提出回去,展小怜没留,乐乐送公爵大人回去了。

        龙湛对这顿饭很满意,因为把他认为对展小怜大威胁给解决了,到底是什么威胁龙大少爷自己都不知道,反正他放心了,那是长辈,那还是一个对展小怜没意思长辈,又能?;ば×质浅け?。这多让人高兴???

        展小怜偷偷摸摸给龙谷打电话,让无论如何都要把龙湛给喊回去,要不然她这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为此,两人还思来想去找什么样话才能让龙湛回去。

        后,龙谷给龙湛打电话,电话说:“大哥,出大事了?!?br />
        龙湛懒洋洋问:“急吼吼什么事?能有多大事?”

        龙谷急忙压低声音说:“大哥,我说了你可千万别上火,今天有人医院妇产科看到潘小姐了,说是孕检。大哥恭喜你了,我偷偷让人问了医生,医生说潘小姐肚子里孩子都一个月了……”

        龙湛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暴跳如雷:“怎么可能?我两个月没回湘江,她怀哪门子孕?……”然后龙湛抬头,似乎看到他头顶上戴着一顶绿油油帽子,“潘嘟嘟那个贱人,看我不掐死她!”

        龙谷震惊:“???这样,那我要跟潘小姐谈谈,问问孩子到底是谁……”

        “那我女人,浓密问什么问?滚远点!”龙湛大怒:“让她给我等着,看我不把她打死!”

        展小怜躲门外偷听,然后赶紧跑回屋,一会功夫以后,龙湛过来敲门,一脸愧疚不舍看着展小怜说:“小怜,大哥得回去一趟,后院起火了,大哥要去把火灭了?!?br />
        展小怜一脸茫然:“后院起火?”

        龙湛点头,阴沉着脸开口:“大哥不是还有两个情人?有一个怀孕了,大哥一直都小怜这里,她怀哪门子孕?大哥要去找出奸夫,一起绑起来扔海里!”

        展小怜立刻很无良点头:“大哥,那你去吧,绿帽子这玩意,戴头上滋味不好受,我能理解大哥心情,绝对不会怪大哥?!?br />
        龙湛对着展小怜忏悔了一阵子后,总算决定第二天早上回湘江了,当天晚上展小怜就看到龙湛抱着胳膊让人收拾东西,展小怜心虚扒门口:“大哥,不定是误会,你别心急哈!”

        龙湛看到展小怜站门口,站起来走出来,走廊来回走了几步:“那女人十六岁跟了我,跟了我十年,能给我都给了,她要什么我给什么,竟然敢给我戴绿帽子,看我怎么弄死她……我能捧她,我就他妈就能摔她……贱人……”

        展小怜头大了,哎?十六岁还未成年吧?未成年就跟着大哥了,十年都没离开?潘啥来着?潘嘟嘟?女明星里好像叫潘嘟嘟吧?倒是有个潘弦,口碑什么都不错,而且很少被爆绯闻。龙谷就说大哥有个那个女明星情人,可是根本没说是谁啊。

        展小怜不敢吭,咬着手指头后退,大哥好像气不轻,得赶紧跟二哥通个气,想想也是,男人被戴绿帽子,肯定会很生气。

        展小怜跟龙谷打电话:“二哥,大哥气坏了,说回去要把奸夫找出来绑起来扔海里,你说他会不会一生气直接把这什么潘嘟嘟也绑起来扔海里???”

        龙谷笑着摆手:“放心吧,不会,潘小姐一星期前去外地拍戏了,一时半会,大哥回来就想找人也找不到,先把他给弄回来再说,要不然你就麻烦了?!?br />
        展小怜内流满面:“二哥我现已经麻烦中了,一个朋友都没有?!?br />
        第二天,龙湛带着愤怒登机,潘嘟嘟这死女人死定了!怀孕,真会玩??!换情人!必须换一个情人!上次就应该把小菲菲留下来,把这死女人踢了。

        某位潘姓女明星正某影视基地吊威亚吊哭爹叫娘,正拍顺利,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古装美人怎么能打喷嚏?完全破坏了美感,赶紧重来。

        展小怜世界终于清静了,送走了麻烦制造者,展小怜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当天晚上早早上床睡觉,一觉到天亮,虽然有点对不起大哥,但是没有大哥日子真好幸福啊。

        为了破坏龙湛时候应验黑色魔咒,展小怜开始努力修复和班上同学关系,甚至邀请了一批同学去自己家里做客,第一批完了安排了第二批,就连导师都被展小怜请过去了,总算慢慢和大家多了点接触,就连公爵那边展小怜都没落下,特别是展小怜听了公爵话以后,展小怜就坦然了,虽然公爵看起来不善言辞,不过他那天有句话让展小怜觉得公爵其实是个坦荡人,他说如果他要追求,会直言。

        展小怜很喜欢公爵这句话,因为她自己就是这样人,她喜欢一个人,她告诉这个人,然后把这个人努力追到手,否则这个人就是朋友。

        展小怜对公爵印象开始并不好,甚至是非常恶劣,就是从这句话开始,展小怜对公爵态度是只能变好,关键是,她现觉得她和公爵大人是朋友。

        虽然再去公爵家里,公爵家黑乎乎房子让展小怜很不舒服,但是不会有那种害怕和恐惧感觉。

        如今神坛上公爵大人对展小怜来说,其实就是一个批着神外衣人。

        少了龙湛中间搅合,展小怜日子逐渐恢复正常,居住了安享小镇相邻小镇爱德华夫人很喜欢展小怜,没办法,展小怜花言巧语很会哄长辈高兴,而那个怪脾气老太太笑点很高,展小怜稍微说两句小孩,她都能笑个不停,以前老太太邀请展小怜时候,展小怜都不愿意过去,觉得太烦了,现老太太邀请了,展小怜就用一种走亲戚串门心态过去说两句笑话。

        对展小怜来说,对付这个老奶奶可比对付导师容易多了,展小怜导师也是个脾气不好老头,讨厌学生迟到,讨厌学生问重复问题,讨厌学生笨,展小怜不要做什么好,她就要中规中矩,不老被导师点名就高兴了,说起来就是胸无大志类型。

        学习上,展小怜不算是个好学生,她一直都是这样,到了国外还稍好一点,起码每天回去还会看看书,复习下导师讲内容,当然,毫无疑问考试结果展小怜绝对是名列前茅,以致让导师想不喜欢都不行,主要是展小怜还不是那种死学习孩子,大部分东方过去学生,都是那种死啃书本类型,大学生是这样,硕士生还是这样,要掰好长时间才能把东方学生这种学习习惯掰过来。但是展小怜不是,她是真聪明,靠是理解,而且,每次有什么需要思考和发散想法,她是积极一个,反正展小怜就是这样,干啥动嘴特别麻溜,就是讨厌写字。

        和刚来这里状态比,展小怜已经能慢慢适应到这个环节和学习氛围中,每天高高兴兴学习、生活和交朋友,展小怜从初战战兢兢不敢乱跑状态走了出来,交朋友也得看人,正如龙谷说,和国内一样,国外朋友也分合群不合群和适不适合自己。

        再一个就是公爵大人那边,要说跟公爵大人一点关系都别扯上展小怜还真不愿意,好歹是个大公爵,不求占好处,好歹她这上学几年时间里有靠山啊。不管哪里,踩高就低是本能,展小怜现是各方便都好,这要是展爸展妈送过来,谁知道班上同学对展小怜是什么态度?起码,展小怜知道有些被排挤学生,大原因就是家庭条件不好,背井离乡到这来上学,被人欺负没靠山,就只能忍气吞声。

        公爵大人很低调,小镇上有很多都不知道这里住是一位公爵,只知道那住宅主人身份不凡,爱德华这个姓氏这个国度虽然不稀有,不过拥有这个姓氏人肯定多少都和皇族有关,要么远亲要么外亲,反正不得罪就是了。

        展小怜和公爵家保持着一种友好距离,她倒没有经常去公爵大人家,毕竟男女有别,而且都是成年人,展小怜有时候装傻归装傻,不过分寸还是有,她没想干什么,就是想这棵树上挂个牌子,让人家知道她展姑娘不能随便欺负。

        展小怜生活逐渐趋于稳定和平静,慢慢开始习惯一个人外面生活日子。

        叮当三姐妹整天“哟哟”个不停,这口头谈也不知道怎么就养成,反正开口说话第一句话就是“哟”,改不了了,还经常捡些乱七八糟东西回去,小猫小狗小乌龟,全被展小怜让人丢了,后叮当小姐妹眼泪汪汪请求下,留下了两只一看就是买来当叮当小姐妹坚持说捡来小乌龟。

        和展小怜这种状态截然相反是人国内,燕回可以说是上蹿下跳闹鸡飞狗跳,第三次进医院后,好了,被卿犬死拖活拖好不容易请回了青城,到了青城以后燕回不找别人,专门找展爸,也不管展爸知不知道展小怜哪,反正他就赖着展爸,非要展爸告诉他展小怜哪。

        为这事,展爸头发掉了一大把,还以为消停了,结果消停了那么长时间又冒出来了,这孩子到底是什么脑子???

        燕回不管,疯起来时候,就一天三趟往展爸家跑,有时候一上午就能去好几糖,他还有展家钥匙,进去直接拿钥匙进去,也不偷东西,反正就是赖进去,过分一次就是跑展小姐房间睡觉,不管展爸展妈怎么敲门,死活不出来,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才走,展妈都要疯了,那是她闺女房间啊,她两个闺女都那房间里住过,他一个大老爷们算什么事???

        展妈一生气,把被单床罩扯下来,去给撕了,换。

        对于燕回这种死活看不懂人脸色就是赖别人家里神经病似状态,后来展爸展妈习惯了,真习惯了,要不然怎么办???展妈拿把刀把燕回剁吧剁吧包饺子?行了吧,还是好好过日子吧,反正龙家兄弟说了,小怜那边什么都好,还认识了一位公爵大人,生活好,学习也好,还不怕被人欺负,根本不需要展爸展妈操心。

        不是展爸展妈骗燕回,他们是真不知道小怜现到底那,展小怜给展爸打电话回来,那电话号码显示展爸手机上就跟骗子电话似,一溜零,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个国家号码,展爸还网上搜呢,结果没这个号码,也就是说,展小怜打回家电话号码显示是被改过。

        展爸展妈也不问,展小怜也不会刻意说这些,就是跟他们说平安话,至于家里跑来了个莫名其妙东西,只字未提。

        一大早,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坐展家客厅里,手里捧着一杯豆浆,喝津津有味,展妈眼刀子对着燕回不停飞,燕大爷表示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喝豆浆。

        展爸对面,面前什么都没了,展妈没办法,只好重给展爸榨了一杯,燕回手里豆浆是燕回抢了展爸。

        展爸真习惯了,燕回坐这边,他坐那边,脸上戴着眼镜,手里拿着报纸看,怎么看怎么和谐场景。

        半响,燕回含着吸管对展爸喊:“喂,老头?!?br />
        展爸不理他,谁去搭理一个小疯子?只要这疯子没有攻击性,不会打伤人,说什么都行,展爸现是想通了,就把这小子当四五岁孩子哄就行,别他爱怎么就怎么着,没人管得住,能怎么办?

        燕回没得到回应,继续喊:“老头,爷跟你说话呢?!?br />
        展爸还是不搭理,老头?他还年轻着呢,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老,所以老头不是喊他。

        燕大爷很不高兴,“老头,耳朵聋了?爷跟你说话!”

        展爸依旧没抬头,燕回怒了,伸手把展爸手里正看报纸扯了下来:“耳朵聋了是不是?”

        展爸伸手掏耳朵,装蒜似问:“什么?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听不见?!?br />
        燕回大怒:“哪有那么老?你以为爷不知道?你就是装!”

        展爸放下手:“没那么老你还喊我老头?小伙子,你这态度就有问题,我是绝对不会把我女儿嫁给像你这么没礼貌人,我女儿丈夫,一定得懂礼貌,尊敬老人,就像……就像……”展爸指指报纸上李晋扬接受专访照片,说:“就像人家李先生那样绅士,如果这点都做不到,那肯定不行。他对老人都不尊敬,我怎么知道他会对小怜好?”

        燕回:“……”

        然后默默伸手,把被他揉成一团报纸重整理开,报纸已经皱皱巴巴了,努力摊开,然后小心往展爸手里塞,眼睛看着天花板,嘴里说道:“爷什么都没做?!?br />
        展爸继续看报纸,虽然已经看不到上面写了什么字。

        展妈煎了两只鸡蛋,买了两根油条,配着豆浆送到展爸面前:“她爸,赶紧吃了去上课,你上午不是有课?”

        燕回伸大拇指指着自己:“爷也没吃!”

        展妈理都没理他,他没吃关她什么事?饿死活该,结果燕回这不要脸自己把展爸面前鸡蛋抢过去吃了一只,油条他嫌脏,就糟蹋了一根,还把豆浆喝了。

        展爸都习惯了,拉拉展妈:“赶紧吃了我们走,跟他计较什么呀?”

        吃完了,展爸展妈夫妻俩收拾了东西走了,展妈临关门时候没好气跟还赖客厅不走燕大爷说了句:“死小子,走话记得锁门!”

        有次展妈晚上回家,发现门是大开,一个人没有,还好这是东西没丢,要不然展妈非得气死过去不可,还用想吗?肯定是那小子出去时候没有关门。后来燕回老赖他们家里,展爸展妈每次走时候都会体现他锁门,他就不走,他们俩谁跟他耗得起?耗不起就这样吧,他有钥匙啊,就算把他撵出去了他还是拿了钥匙来开门,这锁展爸换过两回,结果每次燕回都配到钥匙了,后来展爸也不浪费钱了,就这样吧。

        燕回躺沙发上不理,展妈气死了,白了燕回身影一眼,关上门走了。

        这一幕真是经常性,燕大爷三天两头往这跑,周围邻居还说那长特别好看小子也不知道是展爸展妈抱养,还是小怜夫婿呢,展爸展妈都没法说出口了,那就是个神经病,缠着小怜呢。

        对展爸展妈来说,展小怜现过好,比什么都好,真,展爸现闭上眼睛还能想到当初小怜披头散发坐床上,周围满地汽油画面,他没看到展小怜躺血泊中样子,所以给他印象深就是那画面,他害怕,他怕小怜跟这人一起,还会有被逼到那样一天。

        展爸现想法和以前不一样,他以前盼着孩子能身边,好好,也不要大富大贵,就这样一家人一块就行,可是现不,他没有别要求,就一个,他两个女儿,都平平安安活着,能逢年过节时候给他打个电话喊一声爸爸,就行了。

        对于燕回赖展家,蒋笙也习惯了,开始他还过去,结果后来发现这小子没闹事,好,蒋市长非常忙,那是真忙,他是父母官不是闲人,哪有那么多时间整天盯燕回身上?这世上闲人就是燕回,谁都耗不过他。

        蒋笙就跟展爸聊过,就这样,反正也闹不起什么大事,要是真有什么事就直接拨他电话,蒋市长为此还特地把个人号码给了展爸。再过来,蒋笙发现展爸展妈和燕回相处还挺和谐,那提起来心就放下一半了,就这样吧,他只要不闹事,只要不逼出人命,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蒋老头其实也习惯了,开始他整天提心吊胆,这孩子不省心啊,几次三番往龙家跑,被人都打死了还去,蒋老头有一阵老做噩梦,经常从梦里惊醒,就是担心燕回给担心,后来医生给开了安神药,蒋笙又电话过来说燕回现没什么事,就老往人家跑,别还好,蒋老头才慢慢好一点。

        蒋老头很少做后悔事,不过有一件事他还真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逼着那丫头打胎,虽然明知孩子生不下来,可是让孩子自然没了,两孩子之间怨气也没那么大,后续也不会闹到僵成这样,看看子归现样,就跟打算这辈子就要那一个女人似,这都一年了,还是缠着,他到底多久才会忘???

        燕回怎么想还真没人知道,他开始是白天往展家跑,后来晚上也会去,拿着一本小学六年级书趴展小怜书桌上看,看没看懂没人知道,反正他就那样看,那么一个子人,跟个小学生似看六年级课本,展爸展妈被雷真是里焦外嫩。

        第一次看到时候,展妈手里端着一碗热粥,直接给摔地上了,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晚上回家时候就跟展爸说了:“她爸,你说这孩子脑子是不是真不正常???他多大人???六年级数学题……哎哟我妈呀,那错一塌糊涂,还让我给打分呢,我给得了十六分,还不高兴,那都错了我能给打对嘛?误人子弟不是?哎哟,还有这么笨人……”

        展爸也是十分无语,这孩子是来搞笑吧?到底多大???哎,真是没法说了都。

        燕回找了展小怜将近一年,什么都没找到,期间他还去了湘江,每次都是带着一身伤回来,龙家老大有时候就故意让人把他放进来,然后逮住机会了一顿死打,龙湛那是真下手,还是不含糊,把人打伤打残了压根不管,虐心虐肺什么,不是龙家大少菜,他喜欢方式就是把人打个半死,看着人家半死不活他就特别高兴。

        这边事展小怜是肯定不知道半分,展爸展妈还有龙家兄弟都瞒特别严实,展小怜这妞也能憋得住,自打出去了,就没问过一个字,当然,别人也不敢提,之前湘江兄弟几个都拐弯抹角提过,结果展小怜那情绪就不对了,后来大家都知道,不提,绝对一个字都不能提。

        因为燕回老展家晃荡,展爸跟展妈对自己手机十分爱护,没办法,这小子动不动就偷两老人家手机,其实就是想找找有没有奇怪手机号,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展小怜那手机给展爸打电话,显示都是零零零就算了,关键什么吧,这挂了电话手机号就自动消失??颊拱只沟P哪?,特地买了张黑卡,后来才发现白买了,根本不留痕。

        真吃着早餐呢,展爸裤兜里手机突然就响了,展爸一见这个时间点电话,心里就猜着肯定是闺女,因为时差,所以他们就约好了几个时间点打电话,这是其中一个,一边吃早餐一边听闺女电话,多幸福啊,结果今天早上不巧,对面还坐着一只耳朵竖起来家伙。

        展爸手顿了下,然后站起来说了句:“去下卫生间?!?br />
        结果燕回一听,站起来跟着展爸就去,展爸回头看他:“小伙子你做什么呀?卫生间只能待一个人……”

        燕回跟着:“爷尿急?!?br />
        展爸指指卫生间:“那你先去?!?br />
        燕回抬脚往那边走,展爸见了抬脚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开口说道:“喂?”

        燕回转身就跟过去,展妈一见,对着燕回喊:“喂?那死小子你干什么?”

        燕回回头:“老太婆滚开,关你屁事?”

        展妈一听,手里还拿着刚腾出来晾衣架,冲过去对着燕回满头满脑打:“老太婆?让你老太婆!让你老太婆!……”

        燕回大怒:“死老太婆你还打?……”结果展妈拿着那东西就抽燕回脸,燕回抱头鼠窜,坚决不还手。

        眼瞅着展爸就要走出去了,燕回抱着脑袋往门边跑,展妈跟着就追过去。

        展爸听到后面动静,一回头就看到展妈手里晾衣架对着他脑袋砸过来,这就不由自主伸出胳膊挡了一下,结果电话一离开耳朵,手机话筒里就传出清晰一声:“哎?爸?喂?喂喂?……坏了?完了,怎么什么声音都没有???……喂?……”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燕回伸手就去抢电话,展爸展妈这会反应过来了,展爸就想把电话给挂了,还没来及呢,被展妈一撞,电话直接被撞摔地上了。夫妻俩弯腰都去捡,燕回这身强力壮动作又,往地上一蹲,伸手从展爸两条腿空隙穿过,一把掏了过来,往耳边一放:“妞?!”

        ------题外话------

        打个滚,这下真是月底了,胖妞妞们票票不投过期了,滚来滚去滚来滚去,给渣爷投票减肉肉,胖妞妞们要减肥。

        渣爷手捧大碗,伸胳膊向前:胖妞妞抱着票跳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