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5章 哪里麻烦到哪里

    第345章 哪里麻烦到哪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一直都是个聪明姑娘,过目不忘记忆让她认真起来后成了学校焦点人物,国外学校倡导创,展小怜本性就不是中规中矩学生,花里胡哨颖想法一个赛过一个,弄老师提到她喜欢又头疼,这姑娘聪明是聪明,招人喜欢也特别招人喜欢,不过,她作业一直都是后一个交,因为展小怜每次都是被逼到头,觉得不交作业会被扣学分,害怕,所以临时抱佛脚完成作业。

        社会学老师让班里学生分组开展社会实践活动,班里同学都愿意跟展小怜一个组,她就像个招牌一样,跟她一组就不用拿不到分,只要不让她写论文什么,她干什么都积极。

        外面发调查问卷一整天,回去展小怜就星星眼,趴床上一动不动,抬眼看到那个玩偶娃娃,眼珠子转了转,展小怜伸手把娃娃拿过来,手里晃了晃,捏着嗓子替小玩偶配音:“啊,小怜,你回来???怎么累像死狗一样?难道就不知道偷偷懒吗?”

        换个手,展小怜又粗着嗓子对话:“不能不能,大家都很认真,我要是偷懒了怎么办?好不容易跟班上同学关系近了一点,要加油才行,不能偷懒?!?br />
        “哟,哟,”继续捏着嗓子说:“那累死活该啰,偷懒也是一门社会学,是很重要课程哟?!?br />
        展小怜叹气:“哈,站了一天,这身体确实吃不消啊,明天还有一天呢?!碧纱采峡醋盘旎ò?,眼睛一眨不眨,半响,拿出手机翻了翻号码,给展爸打电话:“喂,爸?”

        展爸还学校没放学,待会还有课要上,一看是展小怜号码就忙不迭接了:“喂?小怜?这个时间……你还没睡觉?”

        展小怜撇嘴:“没呢,我今天外面搞社会调研,站了一天,累死了都?!?br />
        展爸心疼闺女:“你那身体哪能搞体力活?你好歹休息休息啊,偷懒也不会???”

        展小怜翻白眼:“我这不是刚到这学校来,要搞好人际关系,不想给大家留坏印象嘛。对了爸,你跟我妈身体好不好???”

        展爸肯定都跟展小怜说好,不好也好,何况这一阵还真是挺好。那神经病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开窍了,反正突然就不来了,开始一阵子展爸展妈还想着,这小子是不是什么时候又要冒出来,结果好一阵过去,一直没出息,展爸展妈松了口气,看来那小子总算是知道他们身上打听不出来消息,放弃了。

        反正展爸展妈想着,只要那小子不来找他们,他找谁都行,真,他们这些普通平头老百姓,跟那小子耗不起。别看展妈每次都拿着刀追燕回,让她真砍,好好没做什么事,她也不敢砍,真把人砍出什么问题了可怎么办?看看那小子后台,那个蒋老头还有摆宴市长,谁跟他们这些人斗?这不找死吗?

        燕回为什么不来了展爸展妈一点都不关心,那不是自己孩子,干什么都行,就是别来烦他们。

        说起燕大爷,那可真是一把伤心泪,湘江被一绑半个月,半个月以后伤刚好了一点,能动了,卿犬都跟他说好回去就让卿辰继续补课了,结果当天夜里,燕大爷也不知怎么就把绑带给弄开了,然后从医院逃了出去。等卿犬近病房发现时候,肺都气炸了,啥话没说赶紧打电话,那人能医院跑出去还能去哪?卿犬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肯定又去送给龙大少爷打了。

        卿犬这小子真是太了解燕大爷,人燕大爷就是去龙家了,第一次怎么爬大门,这一次他还是怎么爬大门,不过这一次就没第一次那么好运了,刚从大门上跳下去,就被龙家保全队发现,燕回这身上伤还没好利索呢,很就被龙家保全人员抓住。

        这一次算他命好,因为这次龙湛出去会他女明星小情人了,家守阵龙谷,龙谷本人就是个阴毒份子,耍阴招他行,不过打人事他不屑做,再一个,龙谷知道这小子重伤身,上次被偷跑到龙家被大哥打个半死,这次要是真打了,不定命就没了。所以燕大爷没挨打,但是被关起来了,美其名曰收留,违法事龙二少从来不做,燕回被饿了三顿,燕大爷眼睛都成蚊香形状了。

        龙谷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就放了一只软绵绵白胖胖馒头,门口敲敲门,然后伸手打开门,抬脚走进去,燕回正以一个死狗状姿势趴床上,蚊香眼一圈圈转着,半死不活,龙谷把盘子放桌子上,开口:“饿人不能挑食,这馒头就是专门拿给你?!?br />
        燕回挣扎着爬起来,伸手抓起馒头咬了一口,龙谷笑眯眯说了一句:“吃了这个馒头,小怜和你也就没半分关系,所以这是一只代表和平馒头,吃吧,吃下去,你也和小怜也就解脱了……”

        燕回一听,“呸呸”两口,把嘴里馒头都给吐了出来,往地上一砸,喘着气指着龙谷大怒道:“那个变态耍着爷玩!他还没告诉爷……爷妞哪!”

        龙谷笑,笑容阴冷深深不达眼底:“燕先生,你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小怜,我曾经两次亲手把她交到你手里,我给了你两次机会,可你亲手把她推开,我不怪你留不住,所以我给了你第二次机会,可是燕先生,亲手推开她人不是你吗?我好奇问一句,小怜你心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存?你若视若珍宝,又怎么舍得让她伤心?你若弃之敝屣,为什么又这样执着追寻?燕回,你对小怜这种感情,究竟是占有还是爱?”龙谷一手托腮,悠然自得看着他,满脸笑容说:“燕回,我说过话不会收回,我不会再把她交给你,绝对不会再让你又伤害她机会,至于你,是找你林妹妹还是宝姐姐,自行随意,但是小怜,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见到!”

        燕回猛伸手一把抓住龙谷手腕,他抬头看向龙谷,死死盯着:“不!她是爷……没有她,就不行……”

        龙谷低笑,他慢慢凑到燕回耳边,笑道:“没有了小怜,你是不是觉得生不如死?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去死呢?你死了,也就解脱了,你说是不是?死亡很容易,一枪一弹,一刀一跳,眼一闭,几秒钟就没了,什么烦恼都没有,女人?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你说是不是?”

        燕回低着头,抓着龙谷手突然软了下来,然后手一松垂了下去,龙谷站直身体,“活着人不勇敢,敢死人才是勇士,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燕回,你是不是勇士?如果是,那就为了小怜死一次,你活着,她只会永远躲着你,只有你死了,她有可能记住你。你真爱小怜?那就证明你爱,去死吧!”

        燕回安静趴着一动不动,半响,他身体突然动了一下,然后他慢慢从床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都站不直了,他依旧低着头,开口:“爷就算死,也要死那妞面前,现死?爷没那么蠢,她看不到,也不会看到,没意思……”燕回抬头,眼神涣散摇摇欲坠,飘飘忽忽看着龙谷,说:“你问爷对那妞什么感觉?不知道……反正,爷就是要她,就要她!她不出来,爷就一直找,什么找到,什么时候扛回爷家……爷再找到了,谁都挡不了,谁挡了,爷要谁命……”

        燕回说完,猛举起手,一拳把龙谷打趴地,“就是你!就是你这狗东西把爷妞藏起来了……”

        龙谷伸手擦了嘴角血,从地上爬起来,嗤笑:“对,我藏起来了,可是燕回,小怜是个大活人,不是木偶,不是孩子,如果她愿意,她随时可以回来,如果她愿意,你随时能得到她发给你只言片语,但是燕回,迄今为止,你收到了她什么提示?如果小怜愿意让你找到,不管我用什么样办法,我都藏不住。燕回,小怜选择了放弃了,你呢?”

        燕回沉默,站原地一动不动。

        龙谷整理好身手衣服,后退一步,让开通往门路,开口:“放弃吧,小怜已经开始了自己生活,每天高兴学习,生活,交朋友,不用担心身边有乱七八糟事发生,不用提防身边漂亮女佣会勾引男主人,也不会因为自己男友和莫名其妙女人上床而伤心。燕回,放弃吧,给你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小怜一条生路,对你们彼此都好。你人外面等了一天,还算他们识趣,没有硬闯,否则你现也不会安安稳稳站这里。别再出现了,如果让大哥看到你,他只会把你打比上一次狠?!?br />
        燕回沉默着抬脚,朝着门方向晃去,走到门边时候,他伸手扶着门,嘴里说了句:“爷还会回来,爷还不知道爷妞现哪……”

        龙谷:“……”

        这家伙什么脑子?怎么就这么固执这么偏激呢?诱哄他自杀没成功,打击他放弃也白说了,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这小子彻底消停?

        卿犬带着人外面等了一天,等脾气都没了,一听说今天是二少爷家也没着急,跟脾气暴躁龙大少不一样,龙家二少爷还算比较理智人,想东西也会深一层,肯定不会要了燕爷命。一堆人正说话呢,突然看到一个摇摇晃晃人影从远处走来,那步子挪就跟腿上绑了千斤顶似,要多累有多累。

        燕回好不容易挪到大门口了,结果龙家大门一直没开,卿犬急了,这不开门怎么出来???

        结果,一个看门人跑出来说了:“我们家少爷吩咐了,燕先生是怎么进来,就怎么出去,我们不能随便开门?!?br />
        卿犬:“……”看爷那架势,貌似没爬出来力气吧?

        燕回走到门口,还没出来了,“咕咚”一声直挺挺砸到地,一动不动。后卿犬给逼急了,给看门卫塞了一堆钱才让看门人偷偷摸摸开了一条缝,让他们进去把人给抬出来,燕爷又给送医院了。

        卿犬打电话想蒋市长描述这事时候,完全是用一个局外人口吻描述,蒋笙听了真想一头撞死算了,要不然就让人把那妖孽给收了,反正,不要让他跟燕回那东西共存就行,想来想去,蒋笙觉得还是把人给弄回来才行,要不然他哪天稍微好一点了,又要往人家去找打。

        湘江发生任何事,龙家兄弟都不会跟展小怜,展小怜也从来没有问过这些事,多是根本想不到会有这样事,她现状况,正如龙谷说,高高兴兴学习、生活、交朋友。

        随着学校认识人多了,展小怜还交了几个比同学关系要近一点朋友,都是社会实践时候拉近关系,一个小队五个人,有三个认认真真活动,另外两个就是时不时偷懒,调查问卷统计下来,也是那两人少,那剩下三个人自然而然就会走近,展小怜难得认真一次,结果还碰上了。

        调查报告不需要展小怜操心,组队时候展小怜就说明了,她不写报告,其他怎么都行,参与修改也没问题,就是不写报告,那是展小怜死穴,谁都不能戳,两天调查总算结束,调查报告另外结果让正写,放学后,展小怜跟大家道别,高高兴兴朝着大门口走去,刚走出学校大门,就看到一个特别眼熟老头站门口,隔了老远就笑眯眯看着她:“莲小姐,很高兴又看到了您!”

        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展小怜立马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鬼屋管家吗?一想到鬼屋,展小怜顿时汗毛直竖,笑可僵硬了,嘴里好奇问了一句:“哦,这不是管家大叔吗?真巧啊,您到这里来接人吗?”

        管家大叔留着两撇花白胡子,下面还有一撮神奇山羊胡,这是展小怜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活外国人山羊胡,就因为管家大叔胡子,展小怜看着他时候总觉得他不像好人。

        管家大叔笑眯眯说了句:“是啊,接人。公爵大人特地让我来莲小姐?!?br />
        展小怜一听,全身汗毛再次跑了一圈,急忙摇头,龇着牙笑小心翼翼:“啊,我还有事,我导师给我布置了家庭作业,我想我得回去先搞那玩意?!?br />
        管家大叔还是笑眯眯说:“公爵大人说,不会浪费莲小姐多长时间,因为他答应过再送莲小姐一条钻石项链,所以我是特地来接莲小姐过去?!?br />
        展小怜笑容当时就僵了脸上,这人过来时候,直接带过来不就完了?干嘛费事跑来跑去?展小怜小心指了指公寓方向,“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家了……”

        管家大叔还是对着展小怜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展小怜觉得管家大叔那笑突然就有吓人了,有种吸血鬼管家要发飙感觉,展小怜一哆嗦,抿着嘴,以一副警惕姿态看着管家大叔,管家大叔微笑着开口:“莲小姐,公爵大人一直想邀请莲小姐和令兄长一起共进晚餐,以显示对之前所有误会对两位伤害表示歉意,顺便想把项链补偿给莲小姐,莲小姐,作为女士,您这样拒绝公爵大人好意实失礼,对于我这样亲自等您学校门口,并且等了两个小时才等到您出来老头子来说,您这样再三拒绝绅士是十分没礼貌行为!”

        展小怜顿时有种心脏中枪错觉,管家大叔怎么能用这样友善优雅姿态和笑容说出这么刻薄话来?展小怜瞬间垮下双肩,拖着步子抬脚就走:“管家大叔,咱们走吧……”

        管家大叔继续微笑:“莲小姐请上车,我来为您开门,请小心?!?br />
        展小怜站车门口,犹豫了好一会,突然跟管家大叔说了句:“大叔,稍等片刻,我打一个电话?!?br />
        电话一接通,展小怜就捂着话筒用中文速说:“二哥!是我,那个吸血鬼公爵突然让他们家管家来我学校接我过去做客,说要表达之前事情歉意,我推不掉,管家大叔杀伤力太大了,我心脏都裂成好几瓣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半个小时以后,如果我没给你打电话,你必须给我打电话,然后要电话里催我回家,要是你打电话我一直不接……”展小怜顿了顿,艰难咽了下口水,打了个哆嗦,说:“我要是一直不接,我可能已经被人吸干了血,你去找我时候一定要脖子上多挂两串大蒜,听说吸血鬼怕打算,能辟邪!”

        龙谷:“……”擦汗:“小怜,你别紧张,这就是他们基本礼节?;涣宋?,发生这么多事还是一场乌龙,如果我从悲痛中慢慢恢复话,我可能也会邀请乌龙事件当事人去家中做客,用以表达我歉意。你那小脑袋里想什么呢?还吸血鬼公爵……”

        展小怜跳脚:“我不管,反正每隔半个小时,你就要给我打一次电话!一直打到我回家为止!”

        龙谷哭笑不得:“行,我打还不行?放轻松,没你想那么可怕?!?br />
        跟龙谷打完电话,展小怜才上车,然后从车窗里伸手,对着身后车里叮当三姐妹做了个手势,三个小美人集体“哟”了一声,急巴巴催着司机跟了上去。

        车到了爱德华七十号大门口停下,展小怜下车,进大门之前打了个哆嗦,然后深呼吸,调整了下心里状态,才跟管家大叔后面进去,一到那大房子大门口,展小怜就开始紧张,进门之前再三叮嘱门口两个看门人:“不能关门!”

        结果,她一进去,门又被关上了。

        展小怜僵门口,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抬眼看到开了昏暗壁灯宽敞大厅里摆放着一张长离谱桌子,桌子中间摆放着一个高高烛台,烛台呈三脚架形状,烛火全部被点燃,长方形桌子两端各摆放了两张椅子,椅子和桌子样式和大厅家具摆设一样,极具西方宫廷感觉。

        展小怜站门口一动不动,然后抬脚朝前走了两步,她抬头,习惯性看向楼梯口,想着那人每次都是从楼梯口出来,这次肯定也不例外,结果没看到人,然后就听到右侧位置有脚步声,展小怜顿时蹦了一下,透过烛台,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站右侧门位置。

        “莲小姐,”那个男人开口,“我很高兴您能接受我邀请。本来我打算邀请您和龙先生一同进晚餐,可惜龙先生已经回国?!?br />
        展小怜僵着脸笑了下:“黑大叔,你太客气了?!?br />
        那男人抬手示意了一下,“请坐?!?br />
        展小怜“哎”了一声,然后明白了,两人是要隔着这么长桌子吃饭了,展小怜忍不住擦汗,这个可真是证明人家是绅士好方式啊,隔了这么长桌子吃完饭,世界级色狼也没办法发挥本色了,得多长手脚才能够着人???展小怜暗自松了口气,看来吸血鬼公爵暗黑习惯也是有好处。

        展小怜这一边坐下,那男人另一端入座,烛台恰好挡住了展小怜那人脸,就看到明明暗暗火光和那人肩膀,别什么都看不到。

        展小怜正襟危坐,也不说话,就跟小木偶似。

        那男人突然声音带笑出声:“莲小姐?”

        “哎?”展小怜惊了下,然后抬头看着那头,一脸等着对方说话表情。

        那人开口:“我以为莲小姐十分开朗,所以才冒昧要去莲小姐前来,却不知道莲小姐也有着这样安静时候……又或者,莲小姐还记我之前仇?”

        展小怜额头顿时爆出一个十字青筋,差点把桌子掰下一个角,忍了忍,然后微笑:“黑大叔真会说笑话,怎么会?”

        男人点头:“那我就放心了。我之前邀请过莲小姐,刚好是个宫廷宴会,我以为客人间相互并不熟识,所以莲小姐如果去了不至于会尴尬,很遗憾莲小姐没有出席?!?br />
        展小怜干笑:“呵呵?!?br />
        刚好管家带领一支仆从队伍推门而入解了展小怜尴尬,每样食物都是双份,分别放两人面前摆放整齐,管家大叔挑出其中一份放到展小怜面前:“莲小姐,请尝尝我们今天主厨拿手菜。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然后殷切看着展小怜,笑眯眯不说话。

        一圈人虎视眈眈瞪着展小怜,展小怜突然不知该怎么下口。

        展小怜硬着头皮尝了一口,然后对着管家大叔点头:“好吃?!?br />
        管家大叔立刻露出笑容:“那祝您和公爵大人用餐愉?!?br />
        庞大仆从队伍从房间里退出去,展小怜顿时松了口气,对面男人开口:“杰克尔管家是个热心人,他很喜欢莲小姐,觉得莲小姐就像他孙女一样让人喜欢?!?br />
        展小怜还没来及说话,手机突然响了,她一听铃声就知道是龙谷打来,一边掏电话一边装模作样跟对面男人说了句:“不好意思接个电话?!卑训缁胺诺蕉?,压低声音开口:“喂!”

        龙谷电话那端调侃:“啊,原来小怜还活着啊?!?br />
        展小怜:“……”

        龙谷笑着问:“晚餐怎么样?”

        展小怜小声说:“刚开始吃呢,二哥,不是我说,真好诡异……”

        龙谷扶额:“小怜,做客要享受当客人感觉?!?br />
        展小怜哭丧着脸:“二哥,我只能我是活受?!?br />
        龙谷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小怜,你别对人有偏见,有了偏见,你怎么看都不成了,你就把对方当成一个长辈来相处,我们家小怜可是人见人爱,难不成连一个怪大叔都搞不定?”

        展小怜叹气,然后提高声音说了句:“我知道了,我量早点回哈?!?br />
        挂了电话,展小怜把手机放到包里,嘴里说了句:“不好意思?!?br />
        那男人低笑了句:“说抱歉是我才对,冒然把莲小姐请过来,打乱了莲小姐日常生活计划?!?br />
        展小怜重拿起刀叉,一边吃东西一边回道:“哪里,偶尔打破原有规律也挺好,我就当给自己一点惊喜好了?!?br />
        男人抬头:“我很高兴听到莲小姐把这顿晚餐当成惊喜?!?br />
        展小怜其实挺喜欢吃,她现肉嘟嘟就没瘦下去,也没刻意瘦,这边胖女孩还是挺多,展小怜这小骨架小体型真算不上胖,充其量只能算圆润,按照展妈意思,她就应该再胖一点才好。

        面前摆了一堆吃,展小怜自己动手换盘子,一堆都不客气,本来放这里不就是用来吃?不过她自己刚换了一份,管家大叔就推门进来,走到身边打算为她换一个菜品品尝,结果发现展小怜自己换了,管家大叔立刻笑眯眯说了句:“呀,莲小姐可真是个可爱好姑娘,我就喜欢这样姑娘,这些可都是主厨心血,他要是知道客人非常喜欢,一定很高兴?!?br />
        展小怜听了顿时无比忧伤,她伸手捏了捏腰上肉,抬头跟管家大叔说了句:“可是大叔,主厨师傅做太好吃也是麻烦事,我这肉什么时候才能减下去???”

        管家大叔摇头:“莲小姐就这样非常自然非常漂亮,完全没必要为了那种病态美委屈自己胃,用餐愉莲小姐,我就外面,您有需要我就会进来?!?br />
        看着管家大叔走出去,展小怜忍不住叹气:“黑大叔,你们家管家大叔太热心了,要是多有几次这样,我怕我肥成猪?!?br />
        那男人低笑出声:“我也以为莲小姐这样非常漂亮?!倍倭硕?,他突然开口,严肃问了一句:“对了莲小姐,我能不能问问你为什么称呼我为‘黑……大叔’?”

        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然后托腮说道:“你是长辈嘛,喊大叔应该没错吧?至于为什么叫黑大叔,估计是因为你给我印象就是黑乎乎吧,我不由自主就喊出来了?!?br />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说了句:“明白了?!?br />
        展小怜嘴里塞了满满食物,偷偷偏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偷偷弯下腰朝着他那边看,结果什么都看不到,展小怜坐直身体,忍不住问道:“对了黑大叔,你是不是对紫外线过敏???”

        那男人一愣:“什么?”

        展小怜赶紧嘿嘿一笑:“没什么,我瞎说呢?!?br />
        “不是,”那男人突然说:“是因为我不希望别人看到我?!?br />
        展小怜点点头,不敢多问:“明白了?!彼挂晕亲贤庀吖裟?。

        男人抬头看着她:“我很抱歉,我希望没有给莲小姐造成困扰?!?br />
        展小怜摇头:“没什么,每个月都会有自己不愿意让人家看到那一面,是我失礼了,该道歉人是我?!比缓笏费佬Γ骸昂诖笫?,看我还是个学生份上,千万别吸我血!”

        那人错愕:“吸血?”

        展小怜知道他不见光原因是因为不想让人看到他脸以后,突然就放松不少,好歹不是她自己想那样,多好,“我每次来,都怀疑黑大叔是电视上演吸血鬼大叔,把我喊过来其实就是为了吸我血?!彼貌筒娌α瞬ε套永锱洳怂獍?,笑着说:“不过我刚刚看到这里有蒜瓣了,吸血鬼怕大蒜?所以我才确认一下,既然黑大叔不是吸血鬼,那我就放心了?!?br />
        “我很抱歉,”男人笑了笑:“谢谢莲小姐这样告诉我感受,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这样跟我直白说出我怪异?!?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哦?!原来黑大叔也这样知道自己这样很怪异?那为什么还要这样遮遮掩掩?”展小怜摊手:“其实不是我说哈,黑大叔你露不露脸都一样,一大把年纪了,有几个人会想看???那要是电影明星什么还能了解一下,这个现实生活,长什么样就什么样,真没什么好遮。越这样,人家就会越好奇。黑大叔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就矫情了,其实没几个人会真正意别人样子,即便当时看到奇怪,转个脸就会忘记。就像我吧,我老说要减肥,我觉得自己胖了,以前衣服穿不下了,我就想找个减肥,实际上我走班里时候,没有一个人说我胖,甚至没几个人会意我胖还是瘦。后来我就想了,做个乐胖子多好?”

        展小怜心里琢磨着这人这么不喜欢别人看到他脸,是不是长特别难看,或者是脸上真有个什么东西???现这医学条件这么发达,啥东西都能去掉不是?多大事啊。

        自己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桌子那一头人半天没吭一声,展小怜叹口气,哎,难得她愿意开解一个人,结果人家还不领情,然后低头吃东西,本来她对这地方就有点怵,这一不说话,展小怜心里就没底了。

        不过幸好,没多长时间后,龙谷电话又打来了,展小怜装着不耐烦口气小声说了句:“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太晚回家啦?!?br />
        等展小怜挂了电话,那男人才开口:“抱歉耽搁了莲小姐时间……”

        展小怜翻白眼:“黑大叔,你别老抱歉了,我来都来了,被邀请还挺高兴,不过我哥担心我晚回家什么,毕竟是晚上,你别介意,我哥人就这样?!?br />
        龙谷湘江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差点破坏了他完美贵公子形象。

        展小怜积极响应管家大叔号召,把面前摆放都品尝了一遍,还别说,主厨手艺不错,虽然是西式餐饮,但是展小怜吃起来觉得味道还是挺好。

        好不容易把用餐时间打发了,展小怜也松了口气,这主要时间过去就好办了。

        晚餐过后,龙谷又给展小怜打了一个电话,展小怜顺势就提出来告辞了,那项链什么,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吃人家那么多东西了都,揉了揉圆滚滚肚子,展小怜叹口气,看来又要胖三斤了。

        幸好,那男人临走时候还是让人把一条黑水晶项链拿给了她,展小怜确认似问了一遍:“黑大叔,你确认没拿错给我?”

        那男人正站着楼梯中央位置,听到展小怜声音点头:“就是,就是送给莲小姐?!?br />
        展小怜想纠正一下他话,把送给出补偿,不过想了想,东西都拿到手了,以后都不见了,管他那么多干嘛?然后跟主人告别,展小怜乐回家。

        展小怜下定决心,绝对不要再跟这个人接触,安全感不足。

        早上展小怜看报纸,发现国家颁布了一条关于土地调控,展小怜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不过因为这条规定是放头条首位,展小怜就多看了几眼,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呀呀,这种玩意一出,保守派就要发飙了,侵犯了他们权利,小心人家跟你拼命……”

        班上有两个同学家里家长就是保守派,展小怜本来看文都没往心里去,结果到了学校就听到那两个学生大谈特谈,再一听就是说那条土地调侃法律法规,估计是受到家长影响,那两个同学自然是站自己立场说,以致他们因为这个跟班上其他同学吵了起来。

        一条律法颁布,有人反对自然就会有人支持,特别是当支持声大于反对声时候,就说明律法颁布成功。因为事不关己,所以展小怜不参与争吵,班上同学很分成三派,中立派,反对派和支持派,拉同盟拉到展小怜身上,展小怜笑嘻嘻摊手:“实对不起啊,我们家这里没有土地,不涉及到个人利益,所以我关心,要是非要我拉入营,那我选择无派别?!?br />
        一个女同学提醒她:“那就你一个人哟?!?br />
        展小怜比划“k”手势,“自成一派!没有派!”然后站起来做了一个裁判开始手势:“现,中立党请入座,反对派和支持派请准备,群架开始!”

        结果班上人乱哄哄笑成一团,什么反对派支持派,这会大家都忘了,展小怜正得瑟呢,其他同学迅速正襟危坐,她一见连忙回头也打算坐下,结果导师站讲台上,笑眯眯看着她说:“莲同学,看你这么活力四射我非常高兴,既然这样请你回答一下我们昨天让大家思考问题……”

        展小怜耷拉下脑袋,一下子蔫了,昨晚上忙着紧张和黑大叔吃饭,回家没看书就睡觉了。

        休息时候展小怜无精打采把脑袋搁桌子上,眼睛直勾勾看着前面,旁边同学探头过来:“嗨!莲?!?br />
        展小怜扭头,对着她焉呆呆摆摆手:“嗨,露西?!?br />
        露西看了下周围,凑到展小怜面前开口:“看你这么没精神,晚上要不要带你一起去呢?”

        展小怜好奇:“带我去哪?”

        露西眨了下刷了睫毛膏眼睫毛,“今天晚上我们班女生要和另一个贵族学校男生见面,呃……其实就是变相相亲会,这是杰西卡好不容易才争取来,你也知道她人脉关系特别广,所以我们班女生和隔壁班人都参加?!?br />
        “相亲会?”展小怜总算有了点精神,惊讶:“原来外国人也搞相亲这一套?”

        露西一撩头发,撇撇嘴说:“你也知道我们家没那么好条件,能进入这所学校其实家里是花了大价钱,如果我们不能找到一个有钱男人,那我们就白来这所学?!?br />
        展小怜目瞪口呆:“明白了?!?br />
        露西托腮歪头看着展小怜:“我真羡慕莲,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千金小姐,什么都不用愁,就连男人家族都为你找好了,而我们还要靠自己争取?!?br />
        展小怜摆手:“我哪算是千金小姐?男人什么,随缘呗,我觉得争取男人什么,这个听起来有点怪,相亲宴很正常,我家那边经常有,而且相亲节目还特别火,那么多男女站上面让人家看,就跟集市上卖驴子卖马似,有看中了双方谈成就牵走,看着挺怪,其实想想男人女人也就那么回事,牵走了能不能成功就是两个人事了?!?br />
        说起来,展小怜当有钱人也就今年一年,此之前她可是正儿八经小康家庭孩子,果然由俭入奢易,她竟然这么就适应这种看起来十分奢侈生活了,而且还觉得理所当然。

        展小怜托腮想,这要是哪天她没钱了,这些东西都没了,她是不是就不适应了?

        叹口气,展小怜继续趴桌子上发呆,露西推推她:“莲,晚上你去吗?要不一起呗,说实话我也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我跟我第二任男朋友分手以后我就一直一个人,我希望能碰到一个有钱男人?!?br />
        展小怜脑子里立马就出现了龙湛为她办相亲会,顿时全身一阵毛骨悚然,好恐怖,急忙摇摇头:“我还是不去了……”

        话没说完呢,后面杰西卡过来往展小怜桌子上一坐,勾着那碧蓝色眼珠子看着展小怜说:“嗨莲,反正你回去也没事,为什么不去?你真把自己当成小老太婆,每天你都这样当乖乖女你不觉得单调?要是多几次这样机会你不去,你可就被淘汰了,走吧,大家都是学生,别担心会什么坏人出现?!?br />
        展小怜脸都笑僵了,被打击到了,小老太婆……展小怜这辈子也就长了一张乖乖女脸,说她是乖乖女这还真是冤枉了,就没有乖乖女像展小怜这样叛逆,能把老师气到吐血。她有气无力辩驳了一句:“我看起来像小老太婆,你们俩真是成功打击到我了!”

        晚上时候还是被人拉走了,没办法,杰西卡这个中间人怎么着都要带几个条件优越女生来状女生人气,要不然人家贵族男校学生一看来全是歪瓜裂枣,下次肯定就没机会,莲是一个条件非常好而且长可爱东方女孩,把她拉过去就是当作焦点摆放,类似人家古董店整店之宝之类,只能看不能碰,而且,莲这样就算挑不中他们也理所当然,毕竟女孩眼光要允许比男孩高出许多。

        展小怜哪真是活道具,毕竟她有一张和这些人完全不同小脸,这群打扮花枝招展姑娘们中间,展小怜低调内敛又脸带微笑娃娃模样真是非要吸引男生目光,来搭讪挺多,其中不乏帅哥,不过展小怜是绝对不考虑金发碧眼高鼻梁外国男人,她要是敢带这样回家,展爸不说话展妈也得跟她闹,这是展小怜底线,面孔一定得是东方,要不然她万一生孩子了,铁定要生个金毛小奶狮,展妈要抓狂。

        坚决不留电话号码,展小怜相亲宴结束立马回家,叮当三姐妹等都睡着了,看到展小怜出来立马精神抖擞“哟”了一声,高高兴兴准备回家。

        展小怜看看时间,还说一个小时就结束,骗人,这都过了两个半小时,这都十点了,以后再也不来了!看看周围,展小怜抓头,她都不知道现哪了,好歹有司机,展小怜也不用愁。

        和其他同学告别,展小怜上车,车行上路,展小怜往后一靠,叹口气,明明什么都没做,结果还是挺累,果然适合她事就是睡觉。

        靠着后座眯眼睡觉,司机机灵开了一种蓝调音乐,正适合这样夜晚供展小怜这种不懂音乐人入眠。

        音乐前奏优雅响起,展小怜正眯眼享受,冷不丁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伴随着一声猫惨叫半截停了一下,展小怜睁开眼问了句:“怎么了?”

        叮当三姐妹从后面车上冲下来:“哟——”

        然后叮当手里捧着一只被撞死野猫送到展小怜面前:“哟——猫咪死了!”

        展小怜看了一眼,赶紧扭过头挥挥手:“这么晚了,能不能找到猫主人???我们装死人家猫咪,总和主人交涉?!?br />
        车后面司机下车看了看:“莲小姐,看猫身上毛,怕是野猫,找不到主人。这一片野猫特别多,不过一般不会慌不择路往车上撞,怕是被什么惊吓了到了……”

        司机话刚说了一半,不知哪里突然传来两声响,叮当三姐妹立刻全身戒备看向周围,叮叮张嘴说道:“哟——,波洛洛47全自动手枪,带了消音器,消音器损坏,影响消音效果……小主人,这里有枪战,速度离开!”

        说着,叮当三姐妹直接从展小怜打开窗户两边分别跳进去,把展小怜挤中间,对着司机喊:“哟——出发!”

        展小怜睁大眼睛,“开玩笑吧?我是不是死神???怎么到哪都有事???开车开车,开车!”

        司机刚启动车辆,还没来得及发车,其中一边小树丛突然有响声传来,然后就看到从树丛里钻出一个人,然后又一个,这两个人钻出来以后,回头伸手握着后面伸出来一只手,两个人合理,把第三个人扶了出来,那人身上有伤,跳出来以后腿一软,差点跌倒地。

        后出来是五个人,两个人压后,一边走一边警惕看向后面,似乎怕有人追出来。

        几个人出来看到路上刚好停着三辆车,不由一愣,走前面人立刻松开扶着那人手,速冲过来,“莲小姐!”

        展小怜本来还说怎么看着那人走路姿势有点眼熟呢,一看有人冲过来,展小怜拼命拍着司机肩膀:“司机大叔,你傻了?开车??!开车开车!踩油门??!”

        “哦,哦哦!是!”司机手忙脚乱开车,直接冲了出去,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冲过来那人真对着他们招手,企图得到帮助,而后面车根本不敢停,直接擦着那人身体开了出去。

        半路上司机回了下神说:“莲小姐,刚刚那位,是不是公爵大人???”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懒洋洋说了句:“啊,可能是吧?!?br />
        司机纳闷了:“那小主人不帮一把?好歹,昨天晚上那位公爵大人还请小主人共进晚餐了?!?br />
        展小怜继续看着窗外:“上次没见过他就说我是嫌疑犯啥,这次见了,还不得说我是杀人犯?你也知道他是公爵,我们这一伸手,不定就卷进政治事件,到时候惹祸上身,怎么死都不知道。乐于助人是好事,不过好心办了坏事,可就不妙了。普通公民就要有普通公民样子,公民不谈政事?!?br />
        司机看了眼后面:“可是……”

        展小怜摊手:“你可以回去帮忙,我可以给你一辆车?!?br />
        司机那里敢?沉默开车。

        叮当小姐妹们手托腮沉默,半响叮当开口:“哟——要死人啰!”

        展小怜扭头看她,叮叮自顾说:“波洛洛47全自动手枪是军用手枪,党派之争,公爵大人中枪,明天头条闻会是公爵大人中枪身亡闻,哟——公爵大人死了,会影响国家政治局面,平民人心惶惶,哟,这是社会问题……”

        当当扭动身体上下乱看:“要死了,要死了……啊,我听到枪声了!”

        展小怜叹气:“我怎么没听到?”

        叮当伸手挡耳朵边上,嘴里嚷嚷:“听到了听到了,我听到了公爵大人惨叫声,死定了!”

        展小怜没辙了:“你们就是想当救世主是不是???”

        叮当小姐妹异口同声说:“哟——没有?!?br />
        展小怜揉着太阳穴:“那个什么公爵没给你们什么好处吧?我们回去万一被他对头发现,我们就死定了,就算今晚不死,以后恐怕也会活提心吊胆,你们确定要救你们尊敬公爵大人?”

        叮当小姐妹伸手捂着了自己嘴,司机装着胆子说了句:“莲小姐,我良心会不安?!?br />
        展小怜叹口气,“停车?!比缓笏奔菔蛔夏行员o谒盗司洌骸鞍盐颐撬谐蹬坪哦夹断吕?,还有,量别让人看到你们脸,如果待会能把人救出来,别直接回公寓,绕个道,想办法去公爵府邸。不过丑话说前头,万一谁死了,是你们自愿,别怪我哈?!?br />
        三辆车掉头往回开,迎面有两三辆车开过来,叮当小姐妹睁着眼往人家车里看,看那四五个人有没有搭上人家车,结果没发现,看来聪明人都会躲,叮当小姐妹很失望,继续往回开。

        路上枪声四起,展小怜一听头皮就一阵发麻,心口那个地方不由自主就觉得疼,她伸手按住了,然后探头窗口看,“开慢点,应该就这附近了?!?br />
        前方路边有两个人跌跌撞撞走,叮叮立刻喊起来:“哟——小主人,那里!”

        展小怜一缩脖子,说了句:“让他们赶紧上车!”

        车都没有熄火,后面车里保镖立刻下车强行把人架到车里:“赶紧,我们小主人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回来……”

        车掉头肯定不可能,三个司机脸上卡着眼镜,脸上蒙着布,朝着前面路一踩油门一开到底,直接冲过躲树丛后面对着他们连连开枪人墙,开了过去。

        展小怜蹲后面,抱着脑袋说:“太阳!这是真实版枪战片??!我这命啊……”

        司机就是当地人,左绕右绕穿梭大街小巷,后面车紧紧跟着前面,也不知绕了多久,反正后汽车停了,门被人拉开,一个声音响起:“莲小姐,您安全了!”

        ------题外话------

        胖妞妞们,月底了,月票不投过期作废了,给渣爷投票真掉肉肉,一张票减一斤肉,三张票减四斤,十张票想减几斤就几斤,胖妞妞们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