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44章 生活很美好

    第344章 生活很美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对龙谷调查进度十分关注,毕竟这是关系到她洗清罪名重大事件,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跟龙谷讨论进展。她从小到大,就很少有这样积极态度针对一件事,这次可真是迫不得已了。

        龙谷收拾起手里资料,抬头问了展小怜一句:“小怜,二哥要出去找一个人,你要一起去吗?”

        展小怜睁大眼睛:“现吗?为什么要晚上去???”

        龙谷想了下,说:“因为晚上时候人都?!?br />
        展小怜盯着他看了会:“是不是要去找我姑?”

        龙谷伸手拿手里东西拍了她脑袋一下:“聪明姑娘?!?br />
        展小怜听了抿了下嘴,然后叹口气,“那……我还是不去了吧?!?br />
        龙谷退回来,看着她问:“你怕?”

        展小怜摇摇头:“不是我怕,我有什么好怕?对不起我人我姑姑,我没什么好怕,我是担心我爸以后知道了,会怪我,毕竟他以前是因为我姑才有机会上学,我爸一直很感激我姑,可是……”

        龙谷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往外带着走:“要是这样,就应该去见见她。怎么说呢,这个世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和你姑姑情人之间,你当然会选择?;つ阕约?。就算是你和你姑姑之间,我想你爸爸也是希望你能?;ず米约?。小怜既然你欠她,你有什么好担心?现如今,就算有事,也是他们害你,如果没事,你作为晚辈过去拜访一下又何妨呢?”

        展小怜叹口气:“唉?!鄙焓肿チ讼峦贩ⅲ骸拔揖褪歉鍪戮?!”

        龙谷大笑:“好吧,小事精,现请你陪着二哥走一趟吧?!?br />
        三姐妹争先恐后“哟哟”声中先跑到车里,展小怜回头看着龙谷:“二哥你看到了吧?她们三个连坐车都跟我抢,我都懒训她们了?!?br />
        龙谷弯腰,伸手敲敲车窗:“不想被潜话,都乖乖坐到后面车里,这是小姐车?!?br />
        三姐妹一听,又争先恐后下车,挤到了后面车里,龙谷对展小怜摊手:“吓唬一下就行了?!?br />
        展小怜:“唉?!?br />
        龙谷就是带着展小怜去见展英,展英家庭住址早被人送到了龙谷手里,长子江楠已经参加工作,一家宠物店工作,专门给宠物看病,次子江河,和展小怜一个学校上学,比展小怜高一届,家里还有个只有五六岁女孩,是展英和江哲海小女儿。

        当初江哲海确实是把三个孩子安顿挺好,有干净卫生住宅有雇佣男女仆佣还有孩子保镖,展英催促下,江哲海每个月都会给长大打过来生活费供他们生活,三个孩子不能说生活有多奢侈,总体来说还算是生活无忧。但是自从江哲海出事,所有资产被冻结以后,三个孩子生活就变了。连续三个月发不出工资,仆佣和保镖把家里一些值钱东西抢劫一空,三个孩子哪有反抗力气。

        当时江楠刚成年,父母又都不,又要想办法赚钱养家,又要还要照顾两个小,特别是当时小妹妹只有几个月多,还喝奶粉,状况有多难可想而知。后来展英辗转了几个国家才敢过去,当时她就是怕孩子被人注意到,所以故意转了几个国家。

        展英当时带过去一些钱,可这些钱显然不能让他们大手大脚花钱,所以展英为了能长久生存和几个孩子有机会上学,搬了住所,靠着那点钱,生活勉勉强强倒也过得去。

        展英不懂英文,又没有一技之长,家里还有个小女儿需要照顾,她只能待家里,不过时间一长,江楠帮她找了一份工作,就是帮忙照顾周围人家没时间照看孩子,这样就多了一份收入来源,虽然不多,可不至于坐吃山空状态还是让展英觉得高兴。

        这个时候刚刚从国内逃亡出来,能活着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敢多求别?当初就是心贪,江哲海才被人弄进去生死不明,她才利用自己亲侄女却终落得个背井离乡下场,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结果,展英觉得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冒险,害人害己。

        展英对展小怜还是有一点愧疚,毕竟他们算计展小怜时候就没有过多考虑展小怜安危,所以她心里有愧。但是她根本不敢跟展小怜说对不起,多是顾不上,家里有三个孩子要养,江哲海又指望不上,展英很就把展小怜抛到了脑后,忙于自己现今生计。

        只是,展英想一笔勾销不提前程过往想法终究只是她想法,原来因果报应不只是说来听听话,燕回人找到了展英了,那时候正是午休时候,展英帮忙照顾四五个孩子都睡觉。展英砍断那些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可是她能跑到哪里?

        那些人围着她淫笑,笑声刺耳,享受着她绝望和恐惧,其中一个人拿着一把斧头,让她选择是要陪睡还是失去两条腿,如果她失去了腿,她就是一个废人,她就没有办法养孩子,没有办法赚钱,所以她选择了前者。

        当一切结束,展英拉着破碎衣裳准备离开时,却被人拦住,她清楚记得那个人用轻描淡写语气说道:“忘了告诉你了,陪我们哥几个睡一觉,保住可不是两条腿,而是一条腿,你有一条腿,可是一定要砍下,要不然没法回去交差!我们爷还等着用你这条腿哄展小姐开心呢?!?br />
        展英愤怒而又绝望尖叫响切云霄,那是切肤之痛断骨之痛,血流满地,家中尚有嗷嗷待哺孩子还有两个需要照顾孩子,她绝对不能死这个肮脏不堪胡同巷子里。

        展英站了起来,用是假肢,她有满心仇恨,支撑她站起来就是她满腔仇恨,什么是狠?什么是毒?原来这才是真正狠真正毒!展英不恨那个叫燕回男人,但是她恨展小怜,恨展卫,恨所有跟展小怜有关人,这是一种扭曲恨,因为那是有着血缘关系人,她为什么不念亲人份上放她一马?她都陷入了这样生活,为什么不放过她?

        人都是这样,展英得意时,她绝对不会体会到别人心情,当她陷入绝望时,她必然要求别人对她宽容。

        当展英看到展小怜第一眼,她眼中透露出恨和狠戾让展小怜不由自主保持了十二分警惕心,按照展小怜想法,她才是该恨那个人。被自己亲姑姑利用算计不说,亲姑姑还打算把她当祭品用,用完根本没打算收回来,展小怜那时候认定亲姑姑还真是伤了展小怜心,否则,她也不会狠下那么大心非要展英一条腿。

        龙谷和展小怜是出现展英家庭聚餐上,一个个子挺高年轻开门,他疑惑看着门外不速之客,试探着问:“你们找谁?”

        房子还算整洁,可以看出主人收拾很用心,表现出高于这个住宅区生活品味,只是颇有经济原因,家具已经出现老化迹象。

        展英和以前相比苍老了很多,有了和她这个年纪相符皱纹,曾经为了取悦江哲海而去整容脸稍稍有些变形,身体也有了发福倾向,旁边一个五六岁小女孩正自己捧着碗吃饭,一个正对着门坐年轻人本来是低头吃饭,听到声音他抬头,看到门口站龙谷和展小怜时瞳孔猛一缩,随即低下头继续吃饭。

        龙谷翩翩贵公子气质让这个狭小而散发出浓重油烟味客厅,显得肮脏不堪。

        叮当三姐妹进屋以后,这边看看那边看看,跟着叮当捏住鼻子说:“哟——好臭!”

        叮叮当当跟着也捏鼻子:“哟——不好闻!”

        然后三个人站门边墙上当壁画。

        展小怜因为展英看到她时那种浓重恨而止步门口,门边保镖跟着站到门边,龙谷摊摊手,对着客厅里开口:“很抱歉打扰了你们晚餐,我是来找一位展英女士,和江河先生,请问哪一位是?”

        展英放下碗,靠桌子支撑慢慢站了起来,她扭头对站门口一脸茫然江楠开口:“小楠,你带江河和泠泠去你房间,妈妈要见下客人?!?br />
        小女孩捧着碗抬头,看着展英奶声奶气说:“妈妈,泠泠还没吃完?!?br />
        展英摸摸小女孩脑袋,笑笑说:“泠泠乖,去哥哥房间吃,妈妈一会陪你们?!?br />
        小女孩捧着碗,一边扒饭一边跟着江楠进了房间,江楠回头看了展英一眼,见江河站桌子旁边没动,他走出来,伸手把江河拉了进去。

        展英见三个孩子都不了,又扶着桌子慢慢坐下,抬着下巴,用一种轻蔑眼光看了龙谷一眼,又把目光扫向门口展小怜,开口:“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我很忙,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扯,你们也看到了,我还有孩子要照顾?!?br />
        龙谷客厅里慢悠悠转了一圈,然后把目光落展英身上,似乎能隔着桌子看到她装了假肢腿,半响,他突然嗤笑一声,说:“既然有还有个那么小女儿要照顾,展女士怎么能跟着自己儿子胡来?”

        展英抬头看向龙谷:“我不明白你说什么?!?br />
        龙谷低笑:“是吗,我以为我不需要说清楚展女士就能明白。既然展女士这样说,我就被展女士看证据,相信展女士看了以后就会明白?!彼底?,龙谷微一偏头,其中一个保镖把一个文件夹递过去,龙谷掏出一叠资料递扔到桌子上,“叶凯文,男,就读于xx学院,大约一个月前早晨,他被人发现死某公园里……”

        展英冷哼一声,伸手扔了过去:“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她冷冷看了展小怜一眼,“你觉得我一个戴了假肢人有能力杀死一个人二十四成年男人?”

        龙谷摇摇头:“你当然不能,不过,你身边可是自然有别人能!”

        展英猛站了起来:“没有证据事,你少胡说八道!”

        龙谷摊手:“证据?我不是给了你,那厚厚一叠,看完了再说也不迟是不是?”

        展英狠狠瞪了龙谷一眼,哆嗦着手拿过来那些东西,看着那些密密麻麻英文,她完全看不懂,但是叶凯文死亡现场照片她却是能看得懂,一个人死了,却找上她了。

        展英伸手捂着胸口,指着龙谷义正言辞怒道:“你少拿这些东西来唬我!我也看不懂这些,我杀不了人,我孩子也不会去杀人,你们别血口喷人!”然后她一指展小怜:“拜你所赐,我就是个瘸子,你们别欺人太甚了?!?br />
        展小怜一直站门口,看到展英指着她被吓了一跳,而后她抬脚走进厅里:“姑姑,有句话叫身正不怕影子歪,你没做过坏事,何必这么激动?你确信你孩子没有做过坏事,大可以把他喊出来问一句,何必对着我们生气?另外,我不明白什么叫‘拜你所赐’,你被人伤了一条腿,那是你应得报应,你伤害别人时候就该想到,会不会哪一天自己也会有同样境地。姑姑,欺人太甚不是我,我无缘无故被人按上谋杀嫌疑,我有权替自己洗脱罪名同时找到真正凶手来证明我清白。而我们现查到信息都指向这里,所以我来了?!?br />
        展英抬着头,直直盯着展小怜:“你这个恶毒孩子,你就这样对你亲姑姑,你就是这样对你父亲亲姐姐?展卫要是知道你这样,他一定不会原谅你,你小小年纪就跟青城一个黑社会流氓不清不楚,不知廉耻,我一直替你隐瞒,没想到你……”

        “姑姑!”展小怜开口打断:“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是我爸我妈养女,你现面前这位是我亲二哥哥,一个爹妈生哥哥,我能出国是因为我哥哥关系,也就是说,我喊你姑姑是尊重我爸,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你,其实我跟你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所以,你利用我和算计我甚至打算弃我于不顾……这些事,你不必对我爸怀有任何愧疚之心,因为我不是他亲生女儿,而同样,我对付江哲海和你展英手段,我也不需要怀有任何愧疚之心。所以展英女士,我们俩之间没有谁欠谁说法?!?br />
        展英震惊看着展小怜,然后又扭头看向龙谷,结结巴巴问:“你……你说什么?”

        龙谷低头笑了笑,开口:“展英女士没听懂?我和小怜,不是展英女士以为那种所谓情人情侣或者是金屋藏娇关系,我是小怜亲哥哥,展英女士亲侄女恐怕展英女士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见了,所以,就像小怜说那样,你和小怜,相互都不必愧疚,你们本来就是陌路?!?br />
        展小怜走到展英对面桌子上坐下来,伸手把桌子上空碗摞一起,嘴里说道:“既然话说开了,我本来那种见长辈心情也就没了,这下就好说话了,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说这些话,能不能请江河先生出来说句话?”

        展英依旧盯着展小怜,半响突然说了句:“不可能!不可能!展卫不会骗我!”

        展小怜抬头回视她,“我爸本来就没骗你,因为我爸就是把我当亲闺女养。请江河先生出来说句话呗?!?br />
        展英仰着脖子,伸手按住桌子上那叠厚厚资料,说:“是我做!全部都是我做!你们不必找我儿子出来问,我承认是我做!我就是为了嫁祸给你,我就是为了报仇……”

        展小怜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有点无奈开口“展英女士,叶凯文真正身份是以为王室授予爵位一个贵族继承人,遗产和爵位,他被人谋杀,这位公爵会一直追查到底,直到找到真正凶手。叶凯文看起来很普通,有明显结巴,可他是个成年男人,同时,也是为拳击高手,你没有条件杀人,也没有动机。你能做,就是用你思维方式编造一个时间和事件基本吻合谎言,来证明我是个贪得无厌无耻下流贱人,用来增加我有可能杀人筹码。展英女士,我只能说你这个方法太挫劣了,谎言一拆就穿,我杀人动机也不成立?!?br />
        展英摇头,脸上露出笑容,说:“就是我做,我想嫁祸给你,我恨你,如果不是你,我腿不会成现这样,如果不是你,我会生活好……都是因为你!我怎么没有杀人动机?我当然有!”

        展小怜抬头看天,呼出一口气,“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杀了叶凯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他统共见过两次面罢了?!?br />
        龙谷叹气,伸手拍了下展英肩膀,对那扇紧闭门扬声喊了一句:“江河先生,让自己目前承担自己错,似乎不少男人所为,我奉劝江河先生还是出来聊两句,否则换成那位公爵大人,江河先生可就没有这么好待遇了?!?br />
        龙谷话音刚落,门被人打开,江河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眼镜因为戴时间久而出现镜片模糊现象,他伸手拿下眼镜,用衣角使劲擦了擦,然后餐桌旁边坐了下来,“没什么好说。我爸说话,就是我想说,我想替我妈报仇?!苯犹?,看向展小怜:“我看过你照片,你到学校第一天我就认出来了,除了穿衣服和照片上不一样,其他一模一样,你照片放我妈抽屉里,我第一次看时候还是,后来再看,千疮百孔,由此可见我妈有多恨你?!?br />
        顿了顿,江河继续说,声音有种躲角落里感觉,“妈?!彼冢骸拔铱吹搅??!?br />
        展英恐惧看着江河,条件反射问:“你看到什么了?”

        江河抬起头,看着前方,脸上挂着诡异笑容,说:“那天晚上,那条胡同巷子里,那群不知道哪里来男人,他们轮流压你身上,你咬着牙哭,却一声不吭,你为了保住你双腿选择了陪他们睡觉,但是他们还是砍了你一条腿,没有麻药,没有措施,按住你身体,拉直你腿,砍了下来。我听到你哭声撕心裂肺,充满了绝望,这样还不算,他们还抢走了我们所有钱财,我们之所以一直穷,就是因为我们钱和东西被他们抢走了……”江河扭头看向展英:“妈,我一直等这一天,我本来呢,是打算等我赚足了路费,我回去亲手砍死她还有他们说那个什么爷!”江河用一种居高临下眼神看着同样坐着展小怜:“我没想到她这样乖乖送上了门?!?br />
        江河对着展小怜露出牙齿,瘦瘦脸颊因为他龇牙咧嘴表情变得有点狰狞,他说:“我请人跟踪过你,想知道你作息规律,因为你身边一直有人而作罢,叶凯文是他命不好,一个没人理死结巴竟然约到了你,这不就是他找死?又蠢,又笨,就知道看书,就知道考高分……什么拳击高手?只要把药放到饮料罐里,再是高手那也是一摊泥!”江河笑起来,“是他自己说不想活,是他自己说死了才好……我只是顺手帮了他一把而已……”

        龙谷低笑:“因为被一个女孩拒绝不想活?一个男人失望时气话而已,相信这世上很多人都有过这样情况,因为一点小事为了面子说不想活,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月后,又会生龙活虎。你把别人无心话当成真,然后剥夺他生命,这个似乎说不过去。说吧,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杀死叶凯文嫁祸小怜还不如直接刺杀小怜,何必多此一举?”

        江河看着龙谷,眼神尖锐而疯狂:“??!这样……”江河慢慢拉起衣袖,露出手腕上一块和这个家庭并不相符金表:“看到没有?他竟然有这种东西!他凭什么有这种东西?!我没想到他身上会有那么多值钱东西,金表,玉坠,就连包里手机都是好……他什么时候有那些东西?就连钱夹子里,都是我没见过金卡和现钞……他一直都是和我一样穷光蛋,他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东西?他一定是做了坏事抢来!一定是……”

        龙谷叹气:“说白了,根本原因不是报仇不是解恨也不是为了你妈,你是见财起意?!?br />
        展英呆呆听着,她睁大眼睛,眼泪挂脸颊上,一滴一滴往下滴落,她颤抖着嘴唇看着眼前模糊一切,伸手抱住了头,发出痛苦尖叫:“啊——”

        展小怜被吓动了下身体,立刻被龙谷伸手拉进怀里,“没事小怜,她情绪崩溃,不用害怕!”

        展小怜闭着眼睛,半响才慢慢睁开,她慢慢推开龙谷,站直身体,看着坐餐桌边母子,开口:“你听到了你儿子话,剥夺一个人生命是因为他命不好,那么我现也这样告诉你,我目是要你一条腿,替我无辜木头哥哥报仇,因为我要那条腿而衍生其他事件并不我计划之内,如果你要怪,也只能怪你命不好?!?br />
        展小怜朝前走了一步:“这世上,因果轮回循环不休,种什么善因得什么善果,你种是恶因,所以传到了你儿子身上,同样,恶果也你身上实现。展英,你为了一己之私,伤害一个无辜人时候,是不是根本不信命?是不是从未想过,报应这个东西?”

        展英抬头,尖叫着吼道:“我已经后悔了……我已经后悔……为什么我都认命后悔了,我还是失去了我腿,我还是遭到那样下场……这不公平!”

        “对,不公平!我也觉得不公平!”展小怜冷笑:“那姑姑,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公平?这世上又有什么是绝对公平?当你提着行礼登机那一刻你有想过对我是不是公平?当你抛下江哲海时候有没有想过公平?没有游戏规则是单方面,你选择了说开始,那么结束就要对方同意,这样才公平。如果你说停就停,那别人是什么?你所说不公平,那是对你擅自破坏游戏规则惩罚。没有签订了合同以后,一方毁约就要求另一方不追究,凭什么?”

        展英泪眼朦胧盯着展小怜,“对!”她点头,眼泪随着她动作落下:“你说对,我破坏游戏规则,我没有处理好后续,所以我该受到惩罚,我认。但是,我错不至于受到这样惩罚!那个姓安,他腿只是伤,没有断!凭什么我要为他一条伤腿付出一条腿代价?凭什么?”

        “凭什么?”展小怜忍不住冷笑出声,“展英!姑姑!你这种认知究竟是谁教你?你说木头哥哥腿是伤腿,而你付出了一条腿代价,你觉得不公平?那你有没有想过杀人未遂也是杀人?不能因为你没有把人杀死,所以就说你不是杀人!木头哥哥是伤了腿,但是姑姑,如果他运气不好,是不是连命都会丢?如果他丢是命不是腿,你今天还能说出这样话?人家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照着这句话延伸,我是不是应该说摩擦之怨当毕生之敌至死方休?”

        展英睁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她有满腹心酸委屈和恨,却展小怜狠戾话中抓不住分毫,她有错,她当然有错,但是她错不足以要她付出那样惨重代价??!

        江河一直坐餐桌上,突然发出一连串古怪笑声:“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妈,你跟他们说什么呢?这些就是他们有钱人思维,他们怎么会理解我们痛苦?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过是什么样日子?妈,你是不是恨这个女人?你是不是恨不得她去死?!如果不是她,是不是我们家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展英低头,伸手捂住脸哭了起来,“我认命!我认命!我什么都认了……”她猛抬头,抓起桌子上那堆资料,疯狂撕扯起来,嘴里一个劲嚷道:“我认命了,我认命了……但是这些都是假假!我儿子不会杀人,不会……”

        展英话没说完,江河突然笑着站了起来,满桌纷飞纸片中朝着展小怜冲过去,一直别下面手高高举起一把剪刀,朝着展小怜脸上直接扎了过去:“妈,我帮你杀了她,你这辈子就放下了!”

        “小怜!”龙谷抬头,直接伸出胳膊直接打展小怜脸上,展小怜被他打一个不妨,鼻子一酸,身体往后一仰,直接朝着后面仰面倒了过去,剪刀尖端直接扎龙谷肩膀上,等江河拔出剪刀,打算刺第二下时候,展英扑过去抱住江河胳膊,“波谷!波谷!不要啊……”

        与此同时,叮当三姐妹和门口保镖也已经赶了过去,一条美腿直接抬起,一脚踢飞了江河手中带血剪刀,那剪刀飞了一圈,直接扎到了房顶上。

        展小怜被龙谷一只手撑住身体没栽倒地,龙谷把她扶起来,伸手按住流血胳膊,抬头看了下那把剪刀,跟叮当说了句,“把剪刀拿下来,小心别沾上你指纹……”

        “哟——”叮当三姐妹人叠人,轻而易举把剪刀拿了下来放一个袋子里。

        展英抱着被人按倒地江河,哭着喊:“他不是有意……他不是有意啊……小怜,小怜姑姑对不起你……你放过他好不好?好不好???”

        展小怜头也没回说了句:“姑姑,杀人抵命人之常情。何况他还费了点低劣心思想嫁祸给我,造成是我和他合谋效果?二哥能查到他,别人很也会查到他。我要怎么救?”

        “小怜!”展英看着被捆住江河,哭着说:“小怜……姑姑对不起你,姑姑一直都知道对不起你……小怜,看姑姑和你爸爸姐弟一场份上,你救救他好不好?”

        展小怜脱下外套,紧紧裹住龙谷胳膊,抬头看着展英开口:“姑姑,我救不了,我也不能救一个杀人犯。但是,我可以看姑姑和我爸爸是亲姐弟份上提醒姑姑一句,如果,你把他交给警方,让他认罪,说不定他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他落入那位公爵手里,他必死无疑。你现报警让人带走,你和你另一个成年儿子不会有包庇嫌疑,你小女儿也不必被送走,如果等到明天,那什么都难说了?!?br />
        江楠房门打开一条缝,江楠怀里抱着趴他肩膀上睡着泠泠站门口,他低头看着展英,只说了一句话:“妈,打电话报警,杀人犯法,我们不能包庇江河,如果他是清白,我相信警方也会还他公道。起码,要为刚刚他伤人行为让他先自首?!?br />
        展英哭着回头看着江楠:“小楠,他是你亲弟弟??!”

        江楠看着展英,“妈,就是因为波谷是我亲弟弟,我才要你报警。如果我没记错,你帮江河整理过一份资料,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现我明白了,就是你们编造出谎言,妈,江河犯法,但是你是同犯,就算不知情,就算是编故事,你同犯事实也存!你一旦被收监,泠泠怎么办?你想她被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她一旦进去了,你这辈子就别想把她当成女儿了,别人会说她家庭氛围不适合她成长,她有一个杀人犯母亲,你要是真为了他好,就自首,争取宽大处理,这样对泠泠影响还不大,要不然后悔都来不及?!?br />
        江河低着头,被捆结结实实,一句话都不说,整个人陷入一种诡异沉默。

        展英捂着嘴痛哭,半响站起来,走到客厅电话旁边,颤抖拿起电话,拨下了报警电话。

        展英报警后,警方很赶到,龙谷胳膊被赶来救护人员包扎好,展小怜坐龙谷旁边,呆呆看着前方,嘴里茫然说道:“二哥,我虽然那样跟我姑姑说,可是,我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姑姑说对,她错不至于受到那么严重惩罚?!?br />
        龙谷低头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头,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搂,低声说了句:“小怜已经补偿了不是吗?小怜也看出来了吧?江河神经并不正常,初步看,他有严重人格分裂。白天他是正常,但是晚上他会陷入癫狂,一点诱因就能让他爆发。因为自己母亲自己眼前被人凌辱和折磨而失?!绻桓?,他这种情况会被查出来……”龙谷扭头看着展小怜满是惆怅脸,笑着说:“小怜,我们谁都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控制,我们不愿也不想杀害任何人,蝴蝶效应不是我们所能预料。如果每个人都因为这种效应自责,那这世上会有很多人都活困扰里?!?br />
        展小怜点点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不过我还是忍不住会多想。姑姑她……她还有小女儿,其实我对姑姑没有那深恨,我当初只是想要她一只脚,现看看,就是因为我这个想法,所以出了那么多意外。二哥,姑姑虽然恨我,不过她对我伤害并不大,我做不到高尚以德报怨事,不过,看小孩子份上,能不能先把她保释出来?”

        龙谷笑着揉揉她头发:“行啊,不过,公爵那边会不会干涉二哥可不敢说。毕竟,他失去可是他继承人?!?br />
        兄妹俩正说着话,一个老头颠颠走过来:“龙先生,莲小姐,我们家主人就那边,想跟两位说句话?!?br />
        龙谷看了下远处听着一辆黑色加长车,站起来,伸手扶着展小怜下来走过去。

        那男人坐车里,甚至连车窗都没有摇下,隐约只能看到一个黑色人影,等两人走近,男人开口:“我很感谢两位为凯文做出一切。究其结果,终错是我,是我给了他太多自由,是我没有告诉他人心险恶,所以才让他被人谋财害命。同时,我想对莲小姐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固执和偏见,让莲小姐陷入一场无妄之灾,也让龙先生受了重伤,对此我深表歉意?!?br />
        龙谷笑了笑:“没什么大碍,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br />
        展小怜看了下龙谷胳膊,扭头看着远方,嘴里说了句:“你能相信我是无辜我已经很感谢了,既然事情结束了,我也就放心了。不过,我也挺倒霉,要不是我二哥伸那一胳膊,现半死不活人就是我了,”展小怜往前走了一步,凑到车玻璃旁边,嘴里说了句:“黑大叔,你多轻松啊,坐车里不出来,这车是防弹吧?人家想伤你都不容易呢。就我二哥倒霉,所以他被人扎了一剪刀,看来以后我也要让我二哥跟黑大叔学习,想让人干活,就直接往这人头上赖事,人家为了证明清白就会乖乖干活,多好啊?!?br />
        龙谷:“……”

        那男人坐车里,因为展小怜突然凑近被吓了一条,听完她阴阳怪气说话,突然说了句:“我突然觉得莲小姐有句话说对了?!?br />
        展小怜鼓着嘴盯着那个影子,睁着眼不说话,其实就是等着这人说她哪句话说对了。

        那男人开口说话:“女人真都很小心眼?!?br />
        展小怜瞪圆了眼,气咧歪了小嘴,然后呼直起腰,说了句:“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小心眼!”扭头看着龙谷:“二哥!我们走!”

        龙谷叹气,走过去跟那男人打了个招呼:“爱德华先生,再见?!?br />
        展小怜走回头,抱着龙谷胳膊一边走一边嚷了一句:“再什么见?是再也不见好不好!回家!”

        龙谷路上就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爱德华先生都道歉了,别这么没礼貌呀?!?br />
        展小怜指着他胳膊嚷:“我二哥都受伤了,那人还坐车里享受呢,一副眼高于顶样子,什么玩意??!”

        龙谷拽拽她头发:“事情解决了,而且,小怜也解脱了,不是挺好事?再说了,我们以后说不定都不见了,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不是坏事。以后要注意,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此!”

        展小怜撇嘴,“我疯了才给一个诬赖我人留好印象,他怎么没说给我留好印象?我呸,真是浪费了我两个月时间!”

        展小怜因为这事带来烦恼逐渐放松,为此龙谷还特地留了周六周末陪着她把这个城市逛了一遍,两天时间跑展小怜腿酸,回家往床上一躺,嚷着哪里都不去了。

        龙谷叹气:“小怜,你可得多跑跑才行啊,这样身体才好?!?br />
        展小怜懒洋洋打了个滚,“我现这样挺好……”

        后续事情展小怜没有过问,毕竟跟她关系不大,倒是有警方来找她问过话,展小怜本来知道就不多,就把自己和叶凯文约会事说了,警方就来了一次,然后就走了。

        龙谷临走那天,叶凯文葬礼举行,龙谷想了想,他航班定了不会改,不过他还是让展小怜过去了,毕竟叶凯文跟她见过,展小怜不是事情第一因素,却是诱因之一,为了表示对死者尊重,怎么着也要过去一趟。

        龙谷交给展小怜任务,展小怜再不愿意也得过去,换了件朴素衣服,直接驱车过去了,去人不算多,起码对于一个爵位继承人来说,来参加人太少,同班同学也没几个人参加,由此可见叶凯文人际关系非常狭隘。过去人年纪都挺大,展小怜算是年轻一个,跟那些人都不认识,展小怜伸手把一朵黄色雏菊丢到黑色棺木上,后退一步,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叶凯文,虽然我没接受你第二次约会,但是你死跟我真没关系,我没想你死,所以你以后绝对不能来找我,绝对不能……我也是无辜,我还以为我们以后会成好朋友呢……那个,上帝保佑你!”

        展小怜是无神论者,说完了自己就低着头赶紧退后面了,她就是因为拒绝了叶凯文,而叶凯文死了她良心上不安,如果叶凯文现好好她肯定一点负担压力都没有。

        叶凯文葬礼那位神秘公爵大人依旧没有现身,来客人中只有一位中年男人红了眼圈,其他人全部都是面无表情。展小怜突然替叶凯文感到悲哀,人死了,连个为他哭人都没有。

        龙谷答应展小怜保释展英,两天后展英被龙谷委托律师保释出来,至于江河,警方也发现了他分裂情况,经过法医鉴定,发现江河确实存精神分裂事实,正准备二次坚定。

        展英出来以后去找了展小怜,不过展小怜没见,她让管家给她带了句话:“姑姑,你遭遇不是我所愿,我不能也没有能力控制那一切发生,对我来说,我甚至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件事,对此我只能说很抱歉,不见你,是想就此断了彼此关系,希望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遗忘?!?br />
        展小怜也问自己做对不对,错哪里,终结果却是种因得果,她有错,却也没错,如果说有错,错是和这件事关联所有人,如果说没错,她不过也是无辜受害人之一。

        龙谷走后,展小怜生活又恢复了两点一线生活,之后她再也没敢应约,乖乖当自己好学生,周六周末时候会出去逛街,会去另外城市观光,经常给展爸展妈打电话,给龙谷报平安,故意电话里把龙美优气个半死,把她气生龙活虎,整天找展爸展妈告展小怜状。

        展小怜突然觉得如果一直这样,生活也挺美好。

        展小怜天一天晚上回家,突然发现自己带过来行李箱还有一个没打开,展小怜叹口气,不是忘了,而是用不上啊,走过去,蹲下来把箱子打开,把里面东西挨个拿出来,然后摆放出来,拿到箱底时候展小怜愣了一下,伸手拿起一个裹袋子里东西,捏了捏,还软乎乎,她伸手打开,直接拿出一个小肥妞奶糖玩偶娃娃。

        她蹲地上,拿着那个娃娃发呆,半响,她伸手把娃娃扔进了垃圾桶,结果一晚上都翻来覆去盯着垃圾桶看,光想着那个娃娃,睡不着了。深半夜爬起来把娃娃捡起来,捏去娃娃身上脏东西,拍了拍,重装进袋子里,朝桌子上一放,终于睡安稳了。

        第二天起来,展小怜让人把娃娃洗了洗晾干,直接扔床头,这么可爱娃娃,丢了多可惜,而且,这小玩偶样子太像她小时候,她怎么能把自己给丢了呢?

        距离这次人祸两个月以后,展小怜意外接到了一张邀请函,展小怜好奇打开一看,发现是个手写贴,单词写龙飞凤舞,展小怜认了好一会才认出来,邀请她进宫廷参加什么什么宴会,展小怜皱着眉头想了想,宫廷啊,貌似她不认识一个宫廷人,能得到这种邀请函人应该没有几个吧?脑子转了一圈,能和宫廷搭界貌似只有黑大叔,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了落款,使劲往爱德华上面认,完全认不出来。

        展小怜啥话没说,一张白纸上认认真真写了几个回复,让送邀请函人带回去,开玩笑吧?这种不明不白邀请再高端她也不会去。自从叶凯文事件后,展小怜就很小心,生怕自己再惹上不明不白是非。

        说实话,展小怜觉得自己愿意招事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还是很容易招事,为了防止无端祸事惹上身,展小怜觉得好办法就是她自己注意,什么宫廷邀请函,有多远死多远,周六周末有时间,她出去拍几张照片发给展爸展妈看都好,打死都不要惹麻烦!